芭蕾舞界的神话,因为命运

日期: 2020-01-07 13:40 浏览次数 :

《天鹅湖》是中国观众接触最早、也是最熟悉的作品。2009年十一期间,为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及中美正式建交三十周年,曾震撼国际芭蕾舞坛的中国芭蕾公主谭元元,首次随美国旧金山芭蕾舞团为中国首都观众献上三场代表美国芭蕾舞最高水准的演出。 在此期间,首都观众有幸观赏到了由谭元元的恩师旧金山芭蕾舞团艺术总监海尔吉托马森改编的、被纽约时报誉为世上最美的美国版本的《天鹅湖》。除北京站外,舞团还前往苏州和上海两地表演。对此,谭元元表示:30年前中美建交时,小泽征尔率波士顿交响乐团来沪演出,拉开了中美文化交流的序幕;30年后的今天,很荣幸,我能和旧金山芭蕾舞团共同接过这一任务,继续担任中美文化交流的使者。 出生于上海的谭元元,10岁考入上海芭蕾舞蹈学校;14岁参加第二届芬兰赫尔辛基国际芭蕾舞比赛,获少年组第二名;16岁参加法国巴黎的国际芭蕾舞蹈比赛,夺得首届国际舞蹈比赛金奖尼金斯基大奖。随后她被旧金山芭蕾舞团聘为独舞演员,21岁时晋升为首席舞者,是目前美国三大芭蕾舞团惟一的华裔首席舞者,也是该团历史上最年轻的首席舞者,并且10余年来稳坐旧金山芭蕾舞团之巅。 谭元元还曾是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座上客,2004年,谭元元登上美国《时代》杂志封面,被评为时代英雄人物,并成为继刘翔之后第二个登上《时代》的中国青年领袖。谭元元曾演出包括《吉赛尔》、《奥赛罗》、《罗密欧与朱丽叶》、《睡美人》、《胡桃夹子》、《天鹅湖》等经典剧目,成为名副其实的芭蕾公主。 一枚硬币决定了芭蕾生涯 舞蹈家皮娜鲍什有句名言:我跳舞,因为我悲伤。对世界一流芭蕾舞团首席谭元元来说,应该是:我跳舞,因为命运。这位天生的舞者,其命运正是由一枚硬币决定的。 1977年2月14日,上海一户普通的谭姓人家诞生了一个女婴。初为人父的谭爸爸欣喜地为女儿取了个可爱的叠名:元元。 谭家有女初长成。没过几年,小小年纪的谭元元就出落得楚楚动人了。精致小巧的五官,清灵脱俗的气质,修长匀称的体形谁都知道,弄堂深处的谭家有个漂亮文静的小女儿。谭爸爸与谭妈妈在女儿身上倾注了无数心血,希望女儿能在日后成为令家族骄傲的人。 5岁的某一天,电视里播放的芭蕾舞剧《天鹅湖》突然吸引了正在一旁玩耍的谭元元。当她饶有兴致地模仿电视里的舞者立起足尖时,她并不知道,这个小小的无意识的动作会给自己将来的人生带来怎样的影响。 又过了两三年,此时谁看见小元元都会感慨上帝造人亦是贫富不均的。她饱满精致的五官,长颈,窄骨架,下肢与上肢的比例超过黄金分割,手指纤细而长,细圆柱般的身体没有一缕多余的肌肉或脂肪这样的女子,天生属于芭蕾。 10岁那年,谭元元报考上海芭蕾舞学校,芭蕾舞校招生条件中关键一条,下肢必须超出上肢11.5厘米。谭元元有天赐的13厘米之差,所以芭蕾舞校的所有老师,都觉得这是一棵难得的好苗子。但由于父亲希望她从医,导致谭元元入学时间整整推迟了半年。后来,元元在习舞期间受伤,她父亲更是坚定了让她放弃芭蕾的想法。争执不下时,父母决定以抛硬币方式来定夺。硬币正面朝上,练芭蕾;反面朝上,学医。于是,一枚硬币决定了谭元元的未来。结果是正面朝上,跳舞!从那一日开始,谭元元的命运就和芭蕾再也不能分开。后来,谭爸爸在回忆当年这桩趣事时曾感慨地说:要不是她妈妈坚持元元有芭蕾天赋,那世界芭蕾舞坛可真要少了一个优秀的中国芭蕾舞演员了。至今,谭元元都珍藏着这枚硬币,因为在她心里,是它见证了她走上艺术道路的最初选择。 谭元元身体条件出众,平常练习中偶然流露的闪光点被当时学校的老师林美芳和陈家年看在眼里。在带谭元元的3年里,陈家年、林美芳两位老师全身心扑在她身上,一板一眼地教,每一个动作眼神细细讲解,不但教她舞蹈,还教她做一个有责任感的演员。正是这样的严格训练,才让谭元元凭着出众的气质和完美的表演,在赫尔辛基国际芭蕾比赛、法国国际芭蕾比赛、日本名古屋国际芭蕾比赛中接连获奖。 元元13岁那年第一次正式登台表演就是以失败而告终的。那是1990年在上海本地的一场比赛,当时元元躲在后台,怕得要命。于是,林美芳把谭元元推上台。谭元元哆哆嗦嗦地上去了,腿止不住打颤,就这么撑到结束的最后一个动作,音乐都停了,她的腿还要颤两下。当时林美芳的一句话让元元记忆深刻,紧张是因为自卑,自卑是因为确实差得远,那次比赛是谭元元唯一一次失败经历。 经历了这次失败,元元找到了自己的差距与不足,她在日后的训练中更加刻苦用功了。一年后,14岁的元元第一次走出国门,参加在芬兰举行的第二届赫尔辛基国际芭蕾舞比赛,以扎实的基本功和精湛的技艺获得银奖。翌年12月,第五届国际舞蹈比赛在法国巴黎举行,25个国家的125位优秀选手展开激烈竞争。谭元元是中国派出的惟一选手,她的表演格外优异,7个评委都给了满分,最终谭元元以绝对优势成为这届大赛的惟一金奖获得者。国际评委、世界芭蕾皇后乌兰诺娃对媒体说:这是我近20年来看到的最年轻但又最具古典表演风格的女演员。不久在法国比赛时,从不邀请外国演员的巴黎歌剧院,还破天荒地向谭元元发出了演出一个季度的邀请。 随后,日本名古屋举办第一届国际芭蕾舞比赛,谭元元又一次问鼎最高奖。而且大赛设的男子成人组、少年组第一名全部空缺。在赛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问:你们评比第一名的标准是什么?评委会副主席指着身边的谭元元说:第一名的标准就是她,达到了她的标准就是第一名。 完美的传奇与代价 1994年初,经过严格挑选,17岁的谭元元被选入德国斯图加特的约翰?柯兰克芭蕾舞学校进修。 1995 年,谭元元打算毕业后留在斯图加特芭蕾舞团继续舞蹈生涯。在巴黎与谭元元有一面之缘的汤马逊力邀谭元元到旧金山芭蕾舞团做表演嘉宾。一场双人舞和独舞表演下来,旧金山的观众和汤马逊都为她倾倒了。汤马逊拿出一纸合约,来我们这里,你将是最年轻的独舞演员。1998 年,在外地演出的一天,当时旧芭的首席意外扭断手指,第二天的演出面临取消的危险。谭元元临危受命,要在一晚时间内,学会一部巴兰钦的舞剧《斯特拉文斯基协奏曲》。巴兰钦是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编舞大师,他的作品大都节奏快、动作复杂,很难掌握。 当时大家心里都打鼓,疑虑她能不能在一夜之间把这个半小时的舞剧都学会。结果谭元元办到了,演出反响很好。从那以后,团长就对谭元元特别信任。谭元元又跳了巴兰钦的另一些作品和《天鹅湖》全剧。《天鹅湖》跳完以后,谭元元拿到了首席舞者的合同,那是1998 年,她才21岁。成为首席舞者后,她每年都要演出上百场,几乎担纲了舞团所有剧目的女主角,如《天鹅湖》、《睡美人》、《吉赛尔》、《胡桃夹子》等;印有她照片的大幅海报常年挂在旧金山芭蕾舞团剧院的门口。当年朱镕基总理访美时,她坐在艾伦格林斯潘和朱镕基的中间。 2001 年,旧金山芭蕾舞团的第一次欧洲巡演为谭元元赢得了国际声誉。伦敦舞评家Covent Garden 称谭元元为旧芭王冠上最大的那颗宝石;《纽约时报》舞评家Anna Kisslgoff称她结合了精致与大胆的特质。日本权威《舞蹈》杂志评选20 世纪101 位舞蹈明星,谭元元是唯一的华人;2004 年,谭元元被评为亚洲英雄。她永远忘不了在巴黎那次比赛,一个评委对她说,成为真正的艺术家,你必须要为心灵舞蹈,你必须去感知空间,了解角色性格,触碰自己的内在。谭元元说自己并不一定能达到这个目标,她在努力地尝试。 别人看我跳得很轻松,其实并不是那么回事。谭元元舞姿轻盈、流畅,而每一个动作,都凝聚了一个完美主义者对自己无尽的苛责。如果在舞台上错了一步,我会懊恼一整天。台下有3000 双眼睛看着你,这让艺术家活得很累。谭元元腿上有3次骨折的伤痕,这是她为完美付出的代价。芭蕾是西方的艺术,站在西方古典艺术顶峰的中国人少之又少。对谭元元来说,成功秘诀是把握好每一次机会。 今年32岁的谭元元,已经跳了整整21年芭蕾,她依然是旧金山芭蕾舞团的首席,受到近乎残酷的职业道德驱使。她说,我现在身上没有一个地方是不疼的。只要你立志成为一名芭蕾演员,那么伤痛就一定会陪伴着你的。在舞台上的时间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刻,我感受到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我整个人陶醉其中。据了解,为了跳舞,已30多岁的谭元元至今未婚。元元很无奈地说:爱情是美好的,我当然希望此生拥有它。不过,常常夜里11点演出完,回家后又要写论文到凌晨两三点,早上8点半就得起床上班,恋爱的时间从何而来呢? 在西方古典艺术圈,谭元元凭借高超的技巧以及深厚的艺术素养,能在世界顶级芭蕾舞团稳坐首席12年,实属难得。谭元元坦言,漂泊海外很多年,深感华人在古典艺术圈立足的艰辛。今年国庆能回到祖国,把我最好的状态表演给大家,我十分高兴! 谈起未来,谭元元表示,她会在事业达到顶峰的时候退下来,因为这样会比较有成就感。现在,单身的谭元元,与父母居住,随时能吃到父母亲手做的家常菜,让一天吃不得两顿西餐的谭元元大饱口福。已32岁的谭元元仍在追求艺术的更高境界。谭元元已经做好打算,退休后去做一场被迫延期的冒险,如滑雪、跳伞等。谭元元既没有被荣誉所累,也让人看不出岁月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忙碌、辛苦的生活,她过得像跳舞一样,举重若轻。(文章作者:admin)

图片 1

谭元元,出生上海,11岁考入上海芭蕾舞学校,她的芭蕾舞蹈造诣堪称芭蕾界的神话,精湛的芭蕾舞技惊动全世界:她是唯一担任美国三大芭蕾舞团之一—旧金山芭蕾舞团主演演员的唯一中国人,是参加捷克拉格世界明星汇演的第一位亚洲人。将和世界顶级演员依阿罗斯拉夫·撒连格和法国巴黎国家歌剧院芭蕾舞团首席演员卡尔·巴给特出演。

一枚硬币成就芭蕾梦

幼年时的谭元元就表现出对舞蹈的喜爱喝天赋,5岁的她就会踮起脚尖模仿电视中的天鹅湖。10岁那年,谭元元凭借绝佳的身形条件考入上海芭蕾舞蹈学校。入学前夕,却遭到了父亲的强烈反对,工程师出身的父亲希望她将来成为一名医生,不赞成元元学舞,而母亲则认为女儿有跳舞的天赋,希望女儿能在艺术道路上有所追求,争执不下的时候,父母只好通过抛硬币来决定女儿的未来。结果,谭元元抱着狂喜的心情看到了命运之神的安排。11岁那年,谭元元如愿进入了上海芭蕾舞蹈学校。但是,由于父母的争执不下,谭元元开始学舞比同学晚了近一年,看着身边的同学都已经跳得很像样了,自己还不能立起脚尖站稳,原本活泼的谭元元变得沉默寡言。

这个时候,谭元元遇到了她生命中两位至关重要的老师,林美芳和陈家年夫妇,这对谭元元眼中不苟言笑、追求完美的老师,每天给她补课并施予更为严格的要求。365天,谭元元每天最少有6个小时的训练量,直到谭元元的水平赶上来。学习芭蕾之前,谭元元对芭蕾的认知只是华丽的服装和美丽的花冠,只看到芭蕾的世界里充满了瑰丽烂漫的童话、纯粹热烈的爱情,看到美丽的舞者将她汹涌的感情顷刻挥洒在舞台上,当四周的漆黑重入光明,那最后激动的掌声和欢呼更像是为舞台背后那寂寞枯燥的日日夜夜反反复复的练习祭奠的。芭蕾舞又被称为“凶狠的艺术”,谭元元的记忆中,六年的校园生活每天大部分时间都是站在把杆旁进行着永无止境的形体训练。不管是高温三十八度时跳湿了几件练功衣的时候,还是脚磨到破皮出血,都不能停下来,不管多疼多累,也要带着微笑跳完每一首变奏曲。泪水和汗水中,谭元元从“后进生”成为了“优秀学生”,她也开始走向更大的舞台。

从丑小鸭到白天鹅

1991年,15岁的谭元元第一次走出国门,参加在芬兰举行的第二届赫尔辛基国际芭蕾舞比赛,并夺得了比赛的第二名。1992年12月,第五届国际舞蹈比赛在法国巴黎举行,25个国家的125位优秀选手展开激烈竞争,在欧洲,为了让观众能更直观的欣赏这种具有独特魅力的艺术,舞台都是倾斜5到7度,欧洲的演员从小就在倾斜的练功房里训练,这种情况对一直在水平地面练习的中国演员来说等于宣判出局。看到这样的情况,谭元元心里非常害怕,上台之前,她甚至以自己有伤无法上场为借口,想要打退堂鼓。然而一旁的林美芳老师并没有心软,而是一脚把谭元元从后台踹到了舞台上。然而上场之后超常的发挥也让谭元元找回了信心,接下来的比赛她都进行的很顺利。并且拿到了这次比赛的金奖。

这次的表演得到了苏联最著名芭蕾舞演员乌兰诺娃的高度赞赏,“你以后艺术的道路还很长,我希望你以后能够用你的心来跳舞,这样的话,你才能真正的打动观众。”时隔一年,谭元元在日本名古屋举办的第一届国际芭蕾舞比赛中,又一次问鼎最高奖。随着一系列国际大奖的获得,谭元元在舞蹈界的知名度不断提高,18岁那年,她作为客席演员参加了旧金山芭蕾舞团的精品汇演,精湛的舞艺征服了旧金山芭蕾舞团的艺术总监海尔吉·汤马逊,于是他向谭元元发出了邀请。“来旧金山吧,我可以聘你做独舞演员。”就这样,云集世界一流好手的旧金山芭蕾舞团里,迎来了历史上最年轻的独舞演员。

成功路上的机遇

旧金山芭蕾舞团名列美国三大芭蕾舞团之一,成员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顶尖舞者。谭元元1995年从上海来美加盟旧金山芭蕾舞团时,就已经担任“独舞演员”,更在短短3年间跃升为“首席舞者”。她是该团唯一在中国大陆出生的演员,也是美国三大芭蕾舞团唯一的华裔首席舞者。在美国的大型芭蕾舞团,演员都要从学徒、群舞演员一步一步走到独舞演员和首席舞蹈演员,一个新人直接成为独舞演员这是史无前例的,一时间,各种猜测、质疑的声音接踵而来。尽管遭遇众多质疑和排挤,但是谭元元依然保持乐观的心态,并积极的排舞、训练,她相信,她会用事实证明自己的实力。

不久,一次突发事件,让谭元元摆脱了这种尴尬局面,让所有的质疑鸦雀无声。一次演出,女主角骨折,为了救场,团长问在一旁学习的谭元元:“你能不能把这个舞剧给跳下来?”这是一出巴兰钦与斯特拉文斯基的一个小提琴协奏曲节目,巴兰钦是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编舞大师,他的作品大都节奏快、动作复杂,很难掌握;而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素有“音乐界的毕加索”之称,他的音乐节奏变化很大,而在这之前,谭元元并没有正式跳过这两位大师的作品。这时离演出只有一个晚上的时间,而谭元元没有半点犹豫就接了下来。第二天上台竟然大获成功,旧金山各大媒体对这位意外出现的新秀给予很高评价。从此,谭元元获得了更多的演出机会,并成为全美三大芭蕾舞团第一个华裔首席演员,也是最年轻的首席演员。这位为芭蕾而生的东方女孩,从此站在了美国主流芭蕾舞台的制高点,人人都记住了这张清秀俏丽的东方面孔,称呼她为“来自东方的芭蕾公主”。

在不同文化间舞出别样风采

对于舞者来说,最难的就是跳到一个层次之后再上一个台阶。处于艺术巅峰的谭元元时刻渴望着突破,渴望在芭蕾舞这个古老典雅的艺术中加入具有创新性的元素。1998年,芭蕾舞剧《鹊桥》的参演,让谭元元心中的渴望变为现实。日本前驻华大使中江要介将这出古老的中国民间神话改编成了西方古典的芭蕾舞剧,鹊桥的主演均是世界顶级的芭蕾舞蹈家。国际化的制作团队,顶尖的表演阵容让《鹊桥》取得了巨大成功,谭元元也完成了由白天鹅到七仙女的升华。

2010年,谭元元又与日本国宝级大师梅若玄祥合作能剧《鹰姬》,在日本的能剧中跳芭蕾。能剧是有着一千多年古老历史的古老剧种,是日本三大传统戏剧之一,表演时需戴上面具,通过肢体语言和特殊的发音技巧来演绎人物的喜怒哀乐。能剧节奏缓慢而沉闷,行动时足底紧贴舞台,不能举起脚踝。而芭蕾舞是“足尖的艺术”,形式优雅大方,一动一静,不同的艺术结合到一起,让谭元元有了前所未有的体验。如今,芭蕾对于谭元元来说,并不仅仅是身体的跃动。她用芭蕾表达着最深切的痛苦和幸福、描述着不同的生活和文化,在自由驾驭芭蕾的同时,谭元元也越来越自如的行走在不同的艺术之间。她说:“我以为我已经达到了我事业的巅峰,但是我非常惊讶的发现,我事业的巅峰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