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净的快乐,这个时代失落了的艺术品格

日期: 2020-01-07 08:51 浏览次数 :

图片 1

图片 2

  3月10日-4月30日

《沙与沫》 许玉玲作

画家许玉玲作品在深圳展出(图)

  纯净的快乐许玉玲作品展

《热风》 许玉玲作

许玉玲作品《黄绿变奏》,纸本彩墨。

  女画家许玉玲多年来的43件精选之作,涵括了她在水彩、彩墨、油画和雕塑领域的探索与研究,这些水彩与水墨交融、中国国画元素与西方水彩元素互汇的作品,大多静中有动,动中有静,其关键词为纯、真、净。

正在深圳隐舍展出的纯净的快乐许玉玲作品展,给都市人带来一场纯、真、净的心灵洗礼,一场中西合璧的美学熏陶。

南都讯记者颜亮 3月10日4月30日,纯净的快乐许玉玲作品展在深圳隐舍inshow展出,展出女画家许玉玲多年来的43件精选之作,涵括了她在水彩、彩墨、油画和雕塑领域的探索与研究,这些水彩与水墨交融、中国国画元素与西方水彩元素互汇的作品,大多静中有动,动中有静,其关键词为纯、真、净。

  在创新之余,捍卫美的底线,是许玉玲内心的一个使命。美就是美,原本不美的东西是不可能通过矫饰和诡辩,用理论证明出美来的,美有时候是一种直觉,一种瞬间判断。我们鼓励创新,但创新并不意味着对基础意义上的美进行破坏。

3月10日至4月30日,纯净的快乐许玉玲作品展在深圳隐舍展出。女画家许玉玲多年来的43件精选之作,涵括了她在水彩、彩墨、油画和雕塑领域的探索与研究,这些水彩与水墨交融、中国国画元素与西方水彩元素互汇的作品,大多静中有动,动中有静,其关键词为纯、真、净。轻松的开幕式,没有喧嚣的人群,所有的作品都安详地挂在合适的位置。音乐轻扬,香韵飘逸,知己好友,赏艺品茗,谈论生活的美学,这也正是本次展览策展人、隐舍inshow创始人胡杰风的艺术理想。

从现场展出的作品来看,许玉玲强调用自己独特的观察和表现方法,来表现对生活的感悟和认知。我用纯化了的造型和色彩,来表达我对人或物最本质的认识和感受。许玉玲谈到作品《沙与沫》,画中的沙子,一般人是不敢用这么纯的黄色去表现的。这是因为我觉得,在孩子的眼中,沙子就像金子一样宝贵,他沉浸其中,其乐无穷。画面所考虑的是一种象征意义而非简单的客观再现,人物的造型看似简单,也是经过纯化的,这里就有马蒂斯的影响。

  作为隐舍inshow创始人及画展策展人,胡杰风这样评价许玉玲的画作:她的艺术语言是经过纯化了的,在含蓄的美感之下更显深刻。在当下喧嚣的社会环境中,许玉玲独在其自由、纯净的个人世界里寻求绘画与雕塑的乐趣。

当下中国,艺术家多如牛毛,大师满天飞。一些人甚至没有耐性进行严格的美术专业训练。在当下喧嚣的社会环境中,许玉玲独在其自由、纯净的个人世界里寻求绘画与雕塑的乐趣。她对艺术的追求,是一种不计时间成本的投入。策展人胡杰风介绍说:她虽然是从西画入手,但其创作出发点和思维方式都是中国式的。她深受康定斯基、马蒂斯、齐白石、林风眠和黄永玉的影响,尤其推崇齐白石的观点:善写意者,专言其神。工写生者,只重其形。要写生而后写意,写意而后复写生,自能形神俱见,非偶然可得也。同样的,马蒂斯的绘画和雕塑创作,都是几易其稿,是感性的表现和理性的思考的结果。在这一点上,东西方的艺术大师都是一致的。许玉玲对色彩和造型的纯化,深受马蒂斯影响。

我的作品看上去像写生,但实际上它又不是纯粹的写生,我会以实景为基础,在实景对象的基础上加入我的想象 我可能会增加一些实景中并不存在的颜色,使画面更为协调,或者我干脆就撤换了一套更吻合画面需求的背景。

  法国美术评论家Anicic Jaco认为,许玉玲的作品深受印象派影响,具有自然光色之美,但又追求一种东方的抽象、意象美。可以看出她沿承林风眠中西合璧的思想,在体现中国艺术精神方面具有强烈的自觉意识。她的色彩是强调对比的,具有强烈的时代感,而这正是康定斯基所强调的:色彩直接地影响着精神。色彩好比琴键,眼睛好比音槌,心灵仿佛是绷满弦的钢琴,艺术家就是弹琴的手,它有目的地弹奏各个琴键来使人的精神产生各种波澜和反响。

生于1973年的女画家许玉玲现为广东第二师范学院美术系副教授、广州画院特聘画家、亚洲现代雕塑家(中国)协会理事,历经美院附中、本科、研究生、大学美术教师、画院画家多年的专业训练与创作研究。她觉得身处这个中西文化日益深度交融无间的时代,在各种艺术思潮相互影响、艺术门类之间相互借鉴融合的时代背景下,要有无拘束的艺术思想,才更有利于自己的艺术创作。许玉玲的画,就像水一样,反映出中西交融的当代语境。许玉玲正在用自己的方式去演绎中西合璧的水彩交响。

策展人胡杰风则认为许玉玲画中那种发自内心的,自然而然的个性,洋溢着真、善、美、净,不是刻意张扬的,不是人为制造出来的个性和新潮。画中有诗,气韵生动。她对自然的美十分敏感,其笔墨体现了动与静的结合,静中有动,动中有恒久美。线条与色彩具有音乐的节奏感,画面语言省、净,像诗一样轻松而隽永。

  许玉玲 1973年生,现为广东第二师范学院美术系副教授、广州画院特聘画家、亚洲现代雕塑家(中国)协会理事。

在创新之余,捍卫美的底线,是许玉玲内心的一个使命。美就是美,原本不美的东西是不可能通过矫饰和诡辩,用理论证明出美来的,美有时候是一种直觉,一种瞬间判断。我们鼓励创新,但创新并不意味着对基础意义上的美进行破坏。

许玉玲作品之一:《茄园拾趣》 高丽宣/水溶性颜料

  

作为策展人、隐舍inshow创始人胡杰风对许玉玲有着深刻的理解。他认为她那种发自内心的,自然而然的个性,洋溢着真、善、美、净,不是刻意张扬的,不是人为制造出来的个性和新潮。画中有诗,气韵生动。她对自然的美十分敏感,其笔墨体现了动与静的结合,静中有动,动中有恒久美。线条与色彩具有音乐的节奏感,画面语言省、净,像诗一样轻松而隽永。她的艺术语言是经过纯化了的,在含蓄的美感之下更显深刻。作品色调鲜明,色彩丰富,善于运用鲜亮的、对比的色调去进行情感表现,追求对比色的和谐,给人时尚感,具有当代艺术的装饰美。她的绘画把笔墨和情感结合起来,强调书写性,体现了中国艺术的写意精神,给人予浪漫、抒情感;她的雕塑,有一种内在的生命律动,优美的姿态和神情似在与观众对话。

许玉玲作品之一:《起舞》 雕塑 / 铜

  

◎许玉玲观点:

  

▲无论是雕塑,还是其他不同画种,都是艺术表达的不同载体。艺术家通过艺术语言去传达她内心的感受,就像文学家通过文字去传达内心的思想和感受一样。艺术载体的多样化,可以使创作思路更开阔,不会拘泥于固有的艺术门类。在现代艺术各种思潮交融、东西方文化碰撞更密切的时代,这种不拘泥的创作方式和思想可以使接触到的一切都任我自由调度,用于我的创作意图和情感表现。

  

▲在艺术创作上,我强调用自己独特的观察和表现方法,来表现对生活的感悟和认知。我用纯化了的造型和色彩,来表达我对人或物最本质的认识和感受。比如说《沙与沫》中的沙子,一般人是不敢用这么纯的黄色去表现的。这是因为我觉得,在孩子的眼中,沙子就像金子一样宝贵,他沉浸其中,其乐无穷。画面所考虑的是一种象征意义而非简单的客观再现,人物的造型看似简单,也是经过纯化的,这里就有马蒂斯的影响。

  

▲我的作品看上去像写生,但实际上它又不是纯粹的写生,我会以实景为基础,在实景对象的基础上加入我的想象我可能会增加一些实景中并不存在的颜色,使画面更为协调,或者我干脆就切换了一套更吻合画面需求的背景。

◎艺术家点评:

Anicic Jaco(中文名:安杰,法国美术评论家):

许玉玲的作品深受印象派影响,具有自然光色之美,但又追求一种东方的抽象、意象美。可以看出她沿承林风眠中西合璧的思想,在体现中国艺术精神方面具有强烈的自觉意识。在全球化中西交融的大的时代背景下,自觉地把西方的具有建筑性的几何造型、色彩的表现力和东方的写意精神进行有机结合。在创意构思、表现语言、视觉传达的意念上,是协调一致的。她的绘画,无论是水彩还是彩墨,在色彩表现力上,都达到了油画的强度。她的色彩是强调对比的,具有强烈的时代感,而这正是康定斯基所强调的:色彩直接地影响着精神。色彩好比琴键,眼睛好比音槌,心灵仿佛是绷满弦的钢琴,艺术家就是弹琴的手,它有目的地弹奏各个琴键来使人的精神产生各种波澜和反响。

曾振伟〔暨南大学艺术学院教授、亚洲现代雕塑家(中国)协会会长〕:

我是专程从广州开车来深圳参观许老师的展览。作为学界的艺术家佼佼者,许玉玲老师对绘画语言有着深入的探索和研究,她强调自然美和印象派的光色效果,但在形式美的追求上又是理想化的。许玉玲的作品注重神态的刻画,她把对生命力的把握,贯穿于笔下的人、花卉和静物,把对生活的感悟,自然地融入到线条、色彩和笔墨中去,画面协调、舒畅。她的作品无论是题材、形式、媒质、技法等诸方面都有着独特个性,别具意蕴,令观者耳目一新。

郭湘闽(哈工大深圳研究生院教授、哈工大深圳规划设计院副院长):

这些作品可以看成是当下中西文化交融语境下的富有探索性和革新意义的、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画,她冲破了狭隘意义上的传统中国画界限,打破了画种的束缚与媒材的藩篱,以高丽宣纸、水墨和各种水溶性颜料(国画颜料、水彩颜料、水粉颜料)为媒材,借鉴西方近现代艺术的色彩表现和形式,以中国人独有的抒情写意的性情,进行全新的尝试,着力去表现她对当下生活的真心感悟和内心的审美情感,并把对她的美好感受和意念融入线条、色彩和笔墨之中。笔墨当随时代,中国画如果总是一成不变,注定要被这个时代所抛弃,真正的传承不等于原汁原味的复古,但创新、变革必须捍卫美的底线,捍卫中国魂,这也许才是当下中国画家传承光大中国画的真正使命。

采写/南方日报记者 李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