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妓女画家绘画管窥,看古代闺阁付诸笔端的闲情与才思

日期: 2020-01-07 08:51 浏览次数 :

图片 1

图片 2

妓女画家是指那些有画艺修养的风尘女子。为了介入高层次的文人圈,她们除了颇具姿色外,还要刻苦于笔墨技法的练习;在与文人的交往中,她们又获得了艺术熏陶。她们在雅集笔会中,听到的是文人们对艺术的真知灼见,观赏到的是文人们的助兴之作,甚至她们还可以得到文人们在笔墨方面的直接传授,如明代南京名妓林奴儿在史廷直、王元父的教授下学习绘画,朱斗儿向陈鲁南学画山水小景等。就这样,妓女们能诗擅画,虽然是一种幸运,但其实也是为满足男人的特殊需要而产生的现象。就这样,一个妓女画家群便从普通妓女中分离出来,她们在身份上仍为妓女,但她们的精湛艺术却使她们作为女艺术家而流芳千古。妓女画家的题材范围要比闺阁画家窄得多,她们主要表现兰、竹,因为它们似乎更适合妓女画家的创作。一来,兰以其清幽,竹以其虚静被历代文人赞誉为君子,通过表现有君子风范的兰竹,可以标示出她们自身虽坠入青楼,但仍不失高洁情怀的特殊心态。二来,当绘画作为文人雅士与妓女间交流的一项重要文化内容时,兰竹以形象简单,创作用时短,纵情涂抹三二枝,便可形完气足的特点,而吸引着妓女们为之创作,以助一时之兴。

明清之际,文化世家、私家收藏、文人雅集等现象兴盛,女性绘画得到了空前的发展,画家人数、作品数量都超过了历代女性画家及作品的总和,在绘画语言的完美上更远胜于各代女画家。

明清以来,在以男性画家为主导的画坛下,女性画家虽因社会环境的制约在绘画语言的建树上也没能超越男性画家,但她们以女性画家特有的细腻情愫,拓展了一般男性画家很少涉及的情感天地。浙江博物馆自11月25日起,推出流芳未歇明清时期女性画家作品展,此次展览整合浙江省博物馆、常州博物馆和常熟博物馆庋藏的30余位明清时期闺阁画家书画作品60余件,从中或可触碰古代规格女性流入笔端的细腻情怀。

马守真(1548-1604 年)

代表明清女性绘画艺术创作与成就的包括名媛、姬侍和妓女画家。

展览海报

小字玄儿、月娇,号湘兰。金陵( 今江苏南京)

名媛与姬侍属于来自生活环境优越的民间女子,故统称为“闺阁画家”。闺阁画家中又以来自于绘画世家中的女子,如明“吴门画派”仇英之女仇珠、文从简之女文俶;清“海上画派”任颐之女任霞等人的艺术造诣最高。

中国古代绘画经历了数千年的发展历程,历朝各代名家辈出,唯女性画家足迹往往隐而不彰。尤其是在明代以前,无论从画史记载还是从作品流传来看,女性画家实属凤毛麟角。

人。她以其聪颖机敏,能诗擅画,又轻财重义,成为秦淮名妓。她往来于文人墨客间,尤与文士王稚登( 字伯谷)

妓女画家是指那些有画艺修养的风尘女子。历史上以明代妓女画家艺术成就最大,现存作品也最多。明中晚期实行罚良为娼政策,致使大批有较高文化修养的“犯官”妻女沦落为妓。伦理道德的堕落,又使知识结构较高的文士名流们纷纷出入青楼。妓家们除了讲求色貌服饰以外,也一注重自身文化技能的培养,于是明代出现了一批卓有成就、擅琴棋书画的妓女创作群。一个妓女画家群便从普通妓女中分离出来,她们因精湛艺术而流芳千古。

明代,伴随着手工业和内地商业及海外贸易的日益发达,带动了城市经济的繁荣,在手工业领域出现了资本主义萌芽。受其影响,各种学术思想也日趋活跃,长期受封建社会传统文化束缚的女性萌发了个性解放的要求。同时,具有先进思想的吕坤、汤显祖、袁宏道等文人,在妇女问题上都不同程度地提出反对传统礼教,赞美女性才智的新看法,从而引起了社会对女性价值的重新审定,也使女性的自我意识逐步增强,地位也得以提升。

最为友善。他们互相题诗酬唱,共赏乐舞,而画艺上的切磋更是常贯于谈笑间。马守真擅画花卉,尤以画兰之精、画兰之专而名扬江南,因此自号马湘兰。她的作品不太重视对兰外在形态的细致刻划,而重在写出兰的内存精神,聊以抒发心中之逸气。《兰竹石图》扇中的兰叶以不见线痕的墨笔一挥而就,迅速的行笔令叶面深浅有别,枯润有致,在丰富了视觉效果的同时,张扬了兰飘逸洒脱的物性。《兰竹图》扇同样是幅赋予兰竹生命动感的作品,作者在构图上不是刻意经营,兰竹随势而生,险夷互映。画中的兰、竹叶虽只绘三五撇,但它们皆翻转有秩,富有表现力度,且彼此间承迎有情,互为衬托。故宫藏马守真的作品还有:《兰竹水仙图》轴、《兰花图》卷、《兰花图》轴等近十件。

闺阁画家与妓女画家也大体形成了各自的艺术特点,她们之间的主要区别也就体现在下面几点上。

李因,《水墨松鹰图》,浙江省博物馆藏

在画兰上与马守真难分伯仲的是顾眉(1619-1664 年),她字眉生,一字眉庄,上元( 今江苏南京)人。与寇白门、汴玉京、董小宛等秦淮名妓齐名。从良后嫁崇祯年间进士龚鼎孳为妾。她才貌双全,精诗擅画,通晓音律。故宫所藏其一卷《九畹图》,是幅状物不求形似,而幽兰之天真浪漫的真实生动性,尽现笔端的作品。图绘坡陀间幽兰披佛偃仰,兰花互盼呼应,兰叶穿插映带极合自然之体。

▌创作题材的差异

江浙地区是长江三角洲地区经济发展的中心,有着悠久的文化渊源。三国时期的陆逊,晋代的陆机,盛唐的白居易、苏轼都曾在苏杭为官。南宋迁都杭州后,江浙逐渐成为文人荟萃之地。

明代的薛素素,名薛五,字润娘,号雪素。生卒年不详。她是位相貌俊美,而于诗文、书画、箫、弈、马术、刺绣等方面又无所不能的江南名妓。她于绘画上的造诣则更使她从容地走进文人们的笔墨酬答之中。她尤工兰竹,下笔迅扫,各具意态。虽名画好手,不能过也。故宫藏她的兰竹作品有《兰竹松梅图》、《墨兰图》,《兰石图》、《兰竹图》等。通过这些作品,可略窥其兰竹画的特色:构图上,她常把丛兰、湖石等主体安排在画面的左侧或右侧,然后以飘逸轻柔的兰叶向另一边做舒展的伸延,从而使画面既充实又空灵。用笔上,信笔所至,不事雕琢;兰叶往往一笔挥就,山石的皴法也是逸笔草草,这些都表露出作者的女侠气质。施墨上,有浓有淡,墨分五彩,色调丰富多变化。除了创作兰竹外,她还画有少量的山水画。故宫藏有一幅《溪桥独行图》扇,图中山石在皴的基础上,以水墨晕染,使之于风骨奇峭中包孕着秀爽清润的雅逸美感。画中人物虽小如寸余,成为点景人物,但因刻画生动,有呼之欲出的动感,仍不失为画面重点表现者。此图同她的兰竹画一样,无论从行笔施墨,还是从创作意境上,均显示着文人画的审美情趣。

妓女画家主要描绘的是花卉画中的兰、竹、水仙等,尤以画兰、竹为多。

至明代,这里更是当朝重要画家、文人的聚集地。以戴进为首的浙派,以沈周、文徵明为首的吴门画派,以恽寿平继承北宋徐嗣同没骨法的常州画派,以陈淳、徐渭为首的写意派,以周之冕、孙克弘为首的勾花点叶派等。始于北宋的文人画理念在不断的绘画实践中也逐渐发展和渗入到了一般文人士子,尤其是江浙地区文士的学养之中,或为父子相继、夫妻相传。家藏书画和家庭成员创作的观摩,都潜移默化地引发了女性对书画的创作兴趣。在擅画者的亲自指点关照下,她们在日常生活闲暇之余以笔墨为伴,借书画创作抒发内心情感。一些具有相当文化权的大鉴藏家,如王穉登、董其昌、陈继儒、李日华、汪珂玉等开始关注女性的绘画艺术,他们赏识她们的作品,并在作品上进行题跋、评论,说明这一时期女性已经积极介入到诗画创作领域并获得认可。

柳如是(1618-1664 年)

兰、竹是历代文人所赞美的“四君子”,兰的清幽、竹的虚静、石的坚实也都便于映现妓女们的某种特殊心态,最为关键的一点,即绘画已成为明清时期文人雅士与妓家之间一种具有文化意味的交流形式,竹形象简单,技法单纯,创作所需时间短,纵情涂抹三两枝,便可形完气足,从而以助一时之兴。

徐灿,《大士像》,浙江省博物馆藏

本姓杨,名爱儿,字如是,号影怜。江苏吴江人。早年曾为南京名妓,后归东林领袖钱谦益为妾。她博考群籍,能书擅画,与黄媛介为诗、画密友。柳如是虽赋才情,但流存下的画作甚少。故宫仅藏一幅山水画,即《月堤烟柳图》卷。在这幅尺寸不大的作品上,钱谦益以行书体工整地写了一段跋文,记述了此画的创作由来:在柳如是27 岁时,钱谦益为她出资建成花信楼。柳登楼后即被楼四周桃红柳绿的美景所感动,不禁触景生情,趁兴挥毫绘成此图。因为它是作者在短时间内迅速勾画出的写生山水图,运笔的线条较弱,物象造型亦不够准确。但它带有鲜活的自然气息、生活气息。作者在清新淡雅的设色中,成功地再现了江南温润的水乡风貌。此画作为女画家所创作的现存的第一件写生山水图,在中国画史上具有重要的意义和特殊性。

妓家中画兰艺术成就最高者当推明代的马守真。马守真为秦准地区名妓之一,以画兰之精、画兰之绝、画兰之专,而被号为“马湘兰”。她重在写出兰的精神,聊以抒发心中逸气。流传至今的作品主要有:北京故官博物院藏《兰竹石图》《兰竹图》《兰竹水仙图》吉林省博物馆藏《兰花图》天津艺术博物馆藏《墨兰竹石图》等。

到了清代,女性绘画在明代兴盛的基础上,又有了进一步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女性画家结社闺阁,积极地开展雅集笔会,甚至还课徒授艺、卖画自给,实现经济上的独立。这使清代女性画家无论是人数,还是作品数量都超过历代女性画家及作品的总和,在绘画技法的多方运用上,更是远胜于各代女性画家。因此,对女性画家及其艺术的关照和记述相对于其他时期而言更为丰富。

沈萼,《三秋图》,浙江省博物馆藏

尽管在以男性画家为主导的画坛下,女性画家在当时的文化环境、生活环境及封建伦理道德规范等因素的制约下大都没有形成自己独具特色的艺术风格,绘画语言的建树上也没能超越男性画家,但她们在创作中以女性画家特有的细腻情愫,拓展了一般男性画家很少涉及的情感天地。

墨笔写意 白阳风韵

明代,在复兴文人画的风潮影响下,强调发挥主观能动的心学兴起,使明代中期的绘画变得更有生气,在技法上也有许多突破,表现于花鸟画创作上,水墨写意的大家应运而生,代表画家便是被后人合誉为青藤白阳的徐渭、陈淳。

陈淳,字道复,号白阳,号白阳山人。长洲人。通经学,晓古文,精诗词,有着深厚的文学修养。同时,擅书法,尤以草书成就最显。其花鸟画在受业明四家文征明和沈周的基础上,融入自身对生活的观察和体验,兼以草书笔法入画,以一花半叶,淡墨欹毫,自有疏斜历乱之致、浅色淡墨之痕俱化矣!的风格,形成白阳水墨大写意花鸟画画风。他在形与神的处理上兼工带写,构图简括明了,用笔潇洒利落,不失文人画灵动的笔墨情趣,深受当时许多文人画家的喜爱,也受到女性画家的青睐。闺阁画家李因、陈书即是承袭白阳画风的典范。

陈书,《设色花鸟图》,浙江省博物馆藏

李因,《梅花喜鹊图》,浙江省博物馆藏

没骨写实 两枝并秀

吴德旋《初月接续闻见录》云:时武进恽冰画,以没骨名。而江香以勾染名,江南人谓之双绝。恽冰、马荃堪称清代女性画家中杰出的两位,分别以没骨、写实而唱响江南。

恽冰,恽寿平族后裔,自幼敏于诗文,潜心于花鸟画创作,画风继承家学没骨写生法。以水墨着色晕染,灵动多变的用笔,将墨、色与画中的形象完全融为一体,注重叶片的阴阳向背,造型生动传神,极具立体感。

恽冰,《玉洞仙株图》,浙江省博物馆藏

马荃,马元驭后人,幼承家学,从父辈学习五代黄荃及宋代宫廷花鸟画的勾染花卉法,注重用笔色勾勒,线条工细精整,婉转流畅,注重设色的反复晕染,使色调艳丽丰富温润雅致而不媚俗。

马荃,《花鸟图》,常熟博物馆藏

两人皆为大家闺秀,生活优裕,家风严谨,凭借自身聪敏继承家学。她们在绘画艺术上传承家风,在审美情趣上不离文人范畴,题材多以写生花卉为主,两种不同绘画技法,表现出女性特有的情感。

书香世家 艺术熏陶

明清之际,江浙一带形成了大批以文化为业的创作世家,并形成了各自的艺术体系,出现了多个家族群体,体现出江浙一带文人世家的家风特征,成为明清画坛上的一个特殊现象。文化世家或书画世家较其他的家庭具有开放意识,对于女子习画,一般并不阻止,而会加以鼓励,甚至为她们能在绘画方面有所造诣引以为荣,如江苏的恽氏、毕氏、庄氏,浙江的顾氏、任氏等家族。她们在翰墨飘香的家庭环境中成长,得以饱览大量家藏的书画作品。在观摩泼墨挥毫所构筑的绘画环境中熏陶,不仅引发她们对书画的兴趣,更使她们在日后的生活中以笔墨为伴,借书画来消遣悠闲安逸的时光,或娱悦身心。她们在创作中自然地倾注自己的真情实感,使作品带有女性独有的细腻情愫,画风清秀雅丽。

顾韶,《设色花卉图》,浙江省博物馆藏

周禧,《设色花鸟图》,常熟博物馆藏

王锜香,《花卉图》,常州博物馆藏

独立开放 各具风采

明末清初具有较先进思想的学者阮元、袁枚、俞樾等人,纷纷表达对女性的同情,对压抑妇女的愤愤不平,尤以袁枚倡导的性灵说影响最大。在这样的思想意识影响下,有不少女性不再依附于男性,更加自主独立,她们不断冲破封建伦理的束缚,走出了各自封闭的家庭,走向开放的社会。她们结社雅集,吟诗作画,积极开展雅集笔会活动,通过交流促进绘画艺术的进步与发展,其中,有追随袁枚的随园女弟子孙云凤,以及深受慈禧太后喜爱的女官缪嘉惠。她们不同于之前的闺阁女画家,不受深闺的限制和约束,更加融入世俗与社会。她们思路开阔,博采众长,创作题材更为宽范,花鸟、人物、山水、书法兼有之,画风更加舒朗、明丽。并且凭借自身画艺课徒授艺、卖画自给谋生于社会,为后世女性画家绘画意识的提高和绘画风格的发展铺陈了道路。

孙云凤,《明湖饮饯图》,浙江省博物馆藏

缪嘉蕙,《水墨花鸟图》,常州博物馆藏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