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丽萍春晚,杨丽萍因爱舞蹈不生育

日期: 2020-01-06 22:43 浏览次数 :

杨丽萍与王迪的《雀之恋》

杨丽萍和搭档王迪

图片 1

与杨丽萍一起走在中央电视台一号厅外面的长廊上,人群拥挤,声音嘈杂,都是全国各地拥来的各路演员,许多年没有经历这种场面的杨丽萍昂首向前走,停下来的间歇,全是被那些年轻的舞蹈演员们靠上来合影的瞬间,有个胖胖的小演员,用命令的语气喝道:和我合张影!我们全笑了,因为她的语气是如此理所当然。不像别的人的语气,那么急切、期待和景仰。在春晚舞台上,杨丽萍确实以她数次令人惊艳的亮相,成为某种传奇。

2012年春晚中,54岁的著名舞蹈家杨丽萍与搭档携《雀之恋》惊艳亮相,网友纷纷夸赞杨丽萍宝刀不老,美得令人窒息。在春晚舞台上,杨丽萍确实以她数次令人难以忘怀的出场,成为某种传奇。

杨丽萍,1958年生于云南,洱源白族人,自幼酷爱舞蹈。1971年进入西双版纳州歌舞团,九年后调入中央民族歌舞团,并以“孔雀舞”闻名。1992年,她成为中国大陆第一位赴台湾表演的舞蹈家。1994年,独舞《雀之灵》荣获中华民族20世纪舞蹈经典作品金奖。2003年,杨丽萍任原生态歌舞《云南映象》总编导及主演。2009年,编导并主演《云南映像》姊妹篇《云南的响声》,再获成功。 今年央视春晚的舞台上,著名舞蹈家杨丽萍无疑是最惊艳的一位表演者。由她和搭档王迪合作表演的舞蹈《雀之恋》清新脱俗,有观众甚至惊叹,这一作品“美得令人窒息”。但是观众或许并不知道,这段美轮美奂的舞蹈,实际上是她正在创作的大型舞剧《孔雀》中的一个片断。

羽衣

最后的舞台作品

昨天,结束了在云南大理陪母亲度过的短暂假期,杨丽萍又回到昆明,投入到紧张的排练中去。忙碌之余,她抽空接受了本报独家专访。快人快语的杨丽萍不矫揉造作,不假扮谦虚,畅快淋漓地分享了自己的创作感悟。她坦言,《雀之恋》展现的艺术魅力,是她自己正在追求的一种“新东方美学”,对于这个崭新的艺术方向,她觉得挺好。

杨丽萍身后的大屏幕上,是春晚节目组为配合她的舞蹈做出的华丽的背景图,缓慢上升的孔雀屏与深蓝色的星球融合在一起。可是她还是不太满意,跳下来和设计者讨论,这尾巴的上升要呈现出什么形态,应该是震颤,带点华美的震颤,而不是直接地直愣愣地上来。设计师默默地听着,所有现场的人,包括灯光、舞台设计,甚至摄像,都在逐渐接受她这什么都要参与的劲儿。

《孔雀》中的《雀之恋》

春晚表演只达理想状态60%

春晚歌舞组导演杨莱莱告诉我,没谁想到杨丽萍会对自己的节目呈现有关的一切如此精心,没有一个舞蹈演员会像她这样认真。她甚至会安排两个舞蹈演员在台上代替她做动作,自己在下面盯着摄像机,且和现场导演一起商量镜头怎么办,她拒绝惯常的晚会镜头移动方式,坚决要求按照她的要求走。因为到组很晚,她的节目也一直没有亮相,所以整个导演组都在担心着。可是看到杨丽萍走台的瞬间,杨莱莱说自己的担心没有了,虽没有完成整个舞蹈,可是,当巨大的羽毛长裙慢慢随着她的腿推上去的刹那,所有的人知道,春晚剧组竭尽全力邀请杨丽萍来参加很正确。

与杨丽萍一起走在中央电视台一号厅外面的长廊上,人群拥挤,声音嘈杂,都是全国各地拥来的各路演员,许多年没有经历这种场面的杨丽萍昂首向前走,停下来的间歇,全是被那些年轻的舞蹈演员们靠上来合影的瞬间,在春晚舞台上,杨丽萍确实以她数次令人惊艳的亮相,成为某种传奇。

今年央视春晚上有两个舞蹈节目最受关注,一个是杨丽萍的《雀之恋》,另一个是群舞《龙凤呈祥》。其实,央视春晚导演组最初邀请杨丽萍参演时,是希望由她来跳《龙凤呈祥》中的凤凰,但杨丽萍却拒绝了,她说自己不会跳凤凰。经过沟通,导演组请她从正在创作的舞剧中挑出一支舞来,这便是后来的《雀之恋》。事后却评价说,她对自己在春晚上的这个节目并不满意。

因为一开始就确定歌舞部分的参加者是顶尖的大腕,所以剧组在第一时间就邀请了杨丽萍,也就是去年8月份,并且给了她重要的开场舞蹈的隆重安排。杨莱莱说:我们设计的是一龙一凤领舞,场面很恢弘,可是杨丽萍毫不迟疑就拒绝了,理由是她不会跳凤凰;然后节目组又建议跳舞蹈串烧,建议杨丽萍把自己的成名作,包括《雀之灵》和《两棵树》、《月光》等组合起来跳,她还是拒绝。最后是杨丽萍自己的提议:自己最近排的舞剧《孔雀》中有一段双人舞,表现孔雀的恋爱,能不能上?尽管有没看见录像带就不通过节目的条例,可是杨的舞蹈录像带却迟迟提供不了,导演组已经习惯和众多大腕斗智斗力的过程,杨莱莱也有一肚子的故事告诉我,不过在杨丽萍这里,她们还是放松了:因为杨自出现那一刻起,她的所有细节,包括在摄像机前盯镜头的细节,都使人意识到,她对一切都会负责。

1月16日,春节晚会第二次彩排杨丽萍、王迪表演舞蹈《雀之恋》,这是杨丽萍最后的舞台作品《孔雀》中的一幕。

自述:春晚这个节目我不满意,只能算是理想状态的60%。这个作品本来的长度是7分55秒,但导演哈文跟我说,只能给我4分钟。我说不行;后来又说给4分半钟,我还说不行;最后给了5分钟。这已经是春晚舞蹈中时间最长的了,但是你看那个舞蹈的动作,还是很紧张。

杨丽萍上春节联欢晚会的次数并不多,自2006年春节联欢晚会的松、竹、梅之后,她已经连续多年拒绝了这个舞台,她告诉我今年一开始也不想来。尤其是导演的那些建议,听起来很不符合她的意思。凤凰怎么跳?我还真的不会。而且和群舞是什么关系,怎么编排,都成问题,不是我的风格。而串烧自己的作品,更是可笑。这次和她一起表演《雀之恋》的王迪模仿了几个动作,刚舞完孔雀结束,忽然颤动成了一棵热带植物,非常好笑而不搭。我要呈现的是整个的舞蹈形态,是完整的作品。

杨丽萍身后的大屏幕上,是春晚节目组为配合她的舞蹈做出的华丽的背景图,缓慢上升的孔雀屏与深蓝色的星球融合在一起。可是她还是不太满意,跳下来和设计者讨论,这尾巴的上升要呈现出什么形态,应该是震颤,带点华美的震颤,而不是直接地直愣愣地上来。设计师默默地听着,所有现场的人,包括灯光、舞台设计,甚至摄像,都在逐渐接受她这什么都要参与的劲儿。

从切换镜头,到服装,再到音乐,都太匆忙了。这支舞蹈的音乐是三宝创作的,我在彩排前三天才拿到。之前排练的时候,我们一直是没有音乐的,就是靠数着八拍编排的。服装是在春晚彩排当天才拿到的,跳的时候,我对这个服装一点儿感觉都没有。这个裙子是用几万只染色的羽毛做成的,有10斤重,压得我腰都快断了。之所以用真的羽毛来做衣服,是因为春晚的电视镜头要有特写,要求服装和造型在高清镜头下不能露怯的。

什么是完整的作品?就是连从音乐到服装都考虑完全的作品。在整个春节晚会上,舞蹈演员的服装大概是最不受重视的了。一群群的舞蹈演员在大厅里跑来跑去,杨丽萍不时发出叹息,觉得这些演员的服装完全是敷衍的产物:粗枝大叶的缝纫,耀眼的色块,简陋的审美。

春晚歌舞组导演杨莱莱告诉记者,没谁想到杨丽萍会对自己的节目呈现有关的一切如此精心,没有一个舞蹈演员会像她这样认真。她甚至会安排两个舞蹈演员在台上代替她做动作,自己在下面盯着摄像机,且和现场导演一起商量镜头怎么办,她拒绝惯常的晚会镜头移动方式,坚决要求按照她的要求走。因为到组很晚,她的节目也一直没有亮相,所以整个导演组都在担心着。可是看到杨丽萍走台的瞬间,杨莱莱说自己的担心没有了,虽没有完成整个舞蹈,可是,当巨大的羽毛长裙慢慢随着她的腿推上去的刹那,所有的人知道,春晚剧组竭尽全力邀请杨丽萍来参加很正确。

化妆也是很急赶出来的。一开始我不满意,一直不满意。到彩排前4天,化妆师4天不睡觉,才做出来现在的样子,然后一直在我们脸上试啊试……我的天啊!

而她自己的舞蹈一向是精细的,光看那条鲜艳夺目的羽毛裙裾就知道了,10万根羽毛织补成的一条,每根羽毛用手工缝纫起来,没有穿在身上的时候,这一条羽毛裙就装满了她的大箱子,我还诧异怎么使用这么写实的服装,一反过去她的孔雀舞所穿的轻薄的纱衣。她打开视频让我看,反其道而行之的写实的,并且有十几斤重的羽毛裙,突然在她身上活了起来,一寸寸地摇动着,这才想起来,杨丽萍一贯强调她舞蹈的力量。

杨丽萍

追求一种“新东方美学”

杨丽萍解释说,这裙子其实也是急救章。决定上春晚后她找了这两年走红的设计师劳伦斯许,双方没有弄出结果,后来找了云南本地的设计师石头。一拍即合就决定用羽毛了。

没生育不妨碍

杨丽萍此前最深入人心的作品,当属早年的民族舞《雀之灵》。近年来,她一直在云南埋头创作,推出了《云南映像》、《藏谜》、《云南的响声》等原生态作品。她的新作《雀之恋》,既不同于《雀之灵》的传统风格,又与原生态作品有着明显差异。有朋友半开玩笑地说,这是“后现代孔雀”。

编舞之一高成明告诉我,杨丽萍每个舞蹈都很反对司空见惯的东西,因为现在普遍的舞蹈服装都很虚,没有质感,所以这次干脆就上了一个质感强烈的。设计师石头完成这个任务的时间不到两个月,不过她告诉我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很喜悦,因为是云南人,一直是杨丽萍舞蹈的迷恋者,沟通得就很顺畅:我迷恋她的舞蹈,她其实语言表达得不太清楚,但是看了几段舞蹈下来,我就明白,这是她自己灵魂的故事,孔雀只是符号,讲述的是她放弃与重塑自我的过程。

杨丽萍做母亲

自述:的确,《雀之恋》既不是原生态的,也不是民族舞,它是创造性的。我们尝试了一种新颖的美学,比较实验性的。朋友们管这个叫“后现代”,我觉得是在追求一种新的方向,用叶锦添的话说,这是一种“新东方美学”。

开始也考虑过用纱,也考虑过把羽毛印刷在纱上的特殊形式,可是石头感觉,所有的人造材料,在杨丽萍的这个舞蹈里面,都不够诚实。加上杨丽萍一直鼓励她,别人都做的,我们也没必要做了。最后花了一个月,把从广州买回来几十万根不同鸟类的羽毛全部钉在裙裾上,总共3米多长,又根据鸟儿身上的自然色泽,将羽毛染成7种颜色,这是下身的服装;上半身用类似文身模样的薄纱。这是因为她的舞蹈,每块肌肉都有语言,所以上半身不能遮挡,要亮出来。

这次和杨丽萍一起跳双人舞的王迪是春晚的常客,他的现代舞《守望》曾经获得过国际大奖,舞蹈的基本功非常好,不仅能跳现代舞,民族舞也很厉害。可是,多年以来,一般人心目中春晚上的舞蹈明星,似乎还是多年前的杨丽萍。

新东方美学追求的是什么?举个例子,我特别欣赏何训田创作的音乐《阿姐鼓》,很民族又很国际,这种理念太有意义了,它能从灵魂上找到人类共同的东西。电影《卧虎藏龙》的音乐也是这样的,我很欣赏这种审美,很东方又很时尚。原生态作品展现的是一个原汁原味的民族的文化特色,而《孔雀》会追求这背后的精神上的东西。

孔雀的恋爱

杨丽萍随时随地都在研究舞蹈。她一边吃饭,一边想象孔雀亮相后,王迪是不是要来个自己在守望中浑身震颤的动作,然后再互相啄对方的胳膊,说着说着就站起来示范了,两只孔雀凝视着对方,忽然把头埋下来,她和王迪的胳膊交错,一点点啄起来。

西方有天鹅,东方有孔雀。孔雀真的是表现东方的一个很好的形象。现在有很多人在做孔雀题材,但我做的就是不一样,我把它吃得很透。要做到这个,你得有天赋,得有情感,得有学问,还要做功课,很不容易的。你看春晚,我不就只做到了60%吗?

这次和杨丽萍一起跳双人舞的王迪是春晚的常客,他的现代舞《守望》曾经获得过国际大奖,舞蹈的基本功非常好,不仅能跳现代舞,民族舞也很厉害。可是,尽管在春晚上出现过多次,却很难让人记住,舞蹈,在春晚上似乎只是配角。多年以来,一般人心目中春晚上的舞蹈明星,似乎还是多年前的杨丽萍。

说到高兴的地方,她给记者示范各种动作,她和外甥女彩旗在湖南台的春晚上会把头发绑在一起互相拉扯,代表万物生发出来的感觉。

艺术创作不能自以为是

不过杨丽萍自己知道,如果没有好的呈现方式,即使是她上了春晚效果也白费。2006年她和谭元元、刘岩共同跳松、竹、梅,尽管她那几分钟内没有安排伴舞,也有足够的展示时间,可效果还是不符合她的期望。她觉得就是杂乱舞台中的小间歇而已,甚至不如早年电视舞蹈简陋时代的《雀之灵》。

杨丽萍的妹妹小四,出嫁前一直跟着杨丽萍,觉得姐姐有长姐如母的架势,生下孩子彩旗后,也扔给杨丽萍养。杨丽萍很喜欢彩旗,小四说,姐姐其实比很多人会做母亲,高原女人的特征在她身上特别明显,撑大梁,养活家,哥哥当时读书,姐姐从每月30元的工资里拿出一半供他。

在观众的心目中,杨丽萍是民族舞演员,但是在春晚舞台上和她搭档的王迪,却是一位优秀的现代舞者。其实,杨丽萍正在创作的舞剧《孔雀》,其主演和编导全部是现代舞演员。在这种跨界合作中,杨丽萍对于自己所从事的舞蹈艺术,也有了更为深入和独到的看法。

杨莱莱解释了为什么连续多年春晚上舞蹈节目不好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春晚上舞蹈节目很多是现成挑选来的,有靠天吃饭的感觉,而且现在舞蹈的大气候一般,即使有几个特别好的节目,也不一定适合春晚的气氛,所以很难出彩。

上世纪90年代中期,杨丽萍和一名台湾商人结为夫妻,有一年,他们回台湾过春节时,公公婆婆提到了抱孙子的愿望。回到北京,杨丽萍到医院咨询了产科医生,医生告诉她,女性累积的脂肪量需占体重的22%才可能受孕,达到28%以上才有足够的能量储备以维持怀胎和哺乳所需,像杨丽萍这样长期节食、身上几乎没有脂肪的人来说,怀孕简直难以想象。这意味着要生育,杨丽萍就必须增肥,而增肥就意味着要长时间停止跳舞。在两难之间,杨丽萍选择了舞蹈。丈夫一度因不理解而返回了台湾,但杨丽萍的执著最终打动了他,在杨丽萍的制作资金吃紧之时,他把能调动的资金都给了妻子。

自述:现代舞的舞蹈语汇当然与我从前的舞蹈不同;但是创作一定要从内容和情感出发,不是从我打算用什么技法出发。王迪的基本功特别好,腿可以撇到另一边去,但《孔雀》里他不会这样,因为不符合角色。技法必须为内容服务。

今年的舞蹈节目显然经过了设计:我们也出去挑选,可是更多还是把自己的观念放在里面。比如蒋大为上场唱歌,按照过去的逻辑,舞蹈就是伴舞,可是这次不一样,我们是把歌嵌在舞蹈冰凌中,先靠舞蹈来营造意境,然后蒋再上台唱思故乡的歌曲,用舞蹈去表现思故乡。

杨丽萍比较爱才,彩旗3岁的时候,特别能转圈,热爱跳舞,当时一群画家朋友们说,呀,你家又出了一个人才。于是彩旗3岁就和杨丽萍上台了,发烧了也不吭声,在台上旋转十几个圈没问题,大家发现彩旗有韧性。我和彩旗都像她女儿,没生育不妨碍她做母亲。彩旗生病,她总是能比我先注意到,照顾也是她的事情,所以,彩旗干脆就放在她身边了。小四说。

现代舞就是跳感觉的,现代舞就是追求身体解放、心灵自由;追求个性,不循痕迹。这和我追求的新东方美学是一致的。但有一点,我在创作中一直和他们讨论,现代舞要表现观念,很好,但也要有情感。有的现代舞,台上跳得起劲,台下观众要睡着了,不知道他在跳什么。

为了让舞蹈能跳出以往晚会的配菜的尴尬,杨莱莱他们挑选了不少能够独树一帜的舞蹈,包括俄罗斯的现代舞蹈团,女演员跳古典芭蕾《天鹅湖》,男演员在旁边跳现代舞。天鹅湖即使在中国,也是普通老百姓熟知的舞蹈语汇。再就是杨丽萍的《雀之恋》,一是和多年前的《雀之灵》互相呼应;二是杨丽萍的一句话特别有说服力,她说西方舞蹈的代表是天鹅,而东方则是孔雀。杨莱莱说,尽管杨丽萍不好说话,可是她们还是很诚恳。我们让她信任我们。

杨丽萍11岁的时候,在西双版纳农场学校的桌子上领操的时候,被歌舞团的军代表看中个子比同龄女孩高,这是改变了她命运的特点。当年她父亲失踪,母亲一个人带4个孩子,生活窘迫。小四告诉记者,姐姐身上有高原女人的特征,听说一个月有30元钱,二话没说就去了。母亲不愿意,觉得那不是正途,领她回来,她自己再次去了。

舞蹈也好,电影也好,还是要从人的角度,关注生命本身,不能光是关注自己。你得尊重大众,当然不是迎合大众。尊重和关注大众这是很高的境界,也是我一直追求的。艺术创作,不能自以为是。

怎么建立信任?双方得互相信任。杨莱莱解释,她着力去说服杨丽萍的,就是告诉她央视春晚的平台很好,不仅仅好在影响力上,而且舞台呈现也是一流的,技术也强大。比如是我们会配合展示杨老师的羽毛裙,会把场面上灯光暗下来,特意突出羽毛的质感,肯定不会用大平光,那样的话,再好的质感也显现不出来。最要紧的,她们尊重杨丽萍的创作,不会提任何无理的要求。

并不是天生的舞者

一套孔雀服造价高达7万元

不过以杨丽萍的性格,她在很多时候是和自己作战:这是她一直以来精心策划的告别舞台的舞蹈作品,春节晚会首次亮相,如果失败,会不会引发后面的不良效果?配合舞蹈的三宝的音乐还没做好,她听了初稿之后觉得和自己想要的不完全一样,如何修改?而春晚的舞台和她自己的舞台效果不太一样,这都是她紧张的原因。

小四说,她童年特别羡慕11岁就进了西双版纳歌舞团的姐姐,她也想跳舞,可是杨丽萍毫不犹豫地说:你不行,你是平足,跳不高。后来小四成了画家,画的对象不少就是姐姐的舞蹈,其实姐姐也并不是天生的舞者,她也跳不高,别人劈叉能到180度。她跳起来,怎么也拉不平。

《雀之恋》成功的背后,与其华丽的服装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据了解,杨丽萍身上的这身孔雀服,其造价不算设计费也要高达7万元。如此高贵的服装,在舞蹈界已是十分罕见的了。杨丽萍透露说,她于1986年表演《雀之灵》时所穿的服装,价格仅有700元,此后她也曾穿过价格为1500元左右的演出服。尽管此次身着华服亮相央视春晚,但杨丽萍仍然要替同行叫苦:“舞蹈演员都很穷的。有明星走红地毯的服装就要20万元,舞蹈演员有套1000多元的演出服就很不错了。”

整个舞台气氛是喧闹的,锣鼓喧天的,但是到了我们这里突然要安静下来,而且要极安静,能做到吗?杨丽萍充满了疑惑。这段舞蹈的设计很奇异,一开始是两只孔雀在森林中互相引诱对方,是温柔的性的诱惑。我觉得性是特别自然的事情,所以这段舞蹈并不避讳这些。而这段表现,除了动作,还有她们精心设计的口弦。这口弦是一张薄膜,即使是走在杂乱的排练厅里,或是走在饭店狭窄的通道中,杨丽萍都会不管不顾地练习,清亮的鸟叫声在人群上空响起,非常奇异。她像孩子似的笑起来,说这是练习了几个月的结果。而王迪也会以鸟叫来应合,两个人的羽衣这时候会有森林的效果,也像鸟巢,可是,设计中的几分钟的安静场面,能在喧闹的舞台气氛里凸显出来吗?头上是戴耳麦还是不戴?都是困惑。

著名舞蹈理论家张苛曾在指导杨丽萍时,也发现了她的奇怪:谁要是想让她模仿一段舞,她极差,完全学不会。你要是告诉她,这段舞要表达什么,不限制这限制那,两天后,奇迹能出现,她的表现会超越想象。

雌孔雀长尾巴只因自己喜欢

不过,最大的困惑来自舞蹈本身。杨丽萍随时随地会设计舞蹈动作,哪怕是在饭桌上。她一边吃饭,一边想象孔雀亮相后,王迪是不是要来个自己在守望中浑身震颤的动作,然后再互相啄对方的胳膊,说着说着就站起来示范了,两只孔雀凝视着对方,忽然把头埋下来,她和王迪的胳膊交错,一点点啄起来。对于她来说,舞蹈是随时随地发生在生活中的。

53岁的时候,杨丽萍依然是舞台的精灵,有年轻的演员不服,反正她也跳不到什么时候了,明年跳孔雀,你看嘛,54岁啦,肯定跳不动了。结果54岁的杨丽萍再上春晚舞台,她身体当中焕发出来的细节、韵律和那种生命感,都告诉大家:看我,我是杨丽萍。

央视春晚落幕后,立即有观众给《雀之恋》挑错,认为自然界中的雌孔雀是不长尾巴的,更不可能开屏。对此,杨丽萍的回应很坦荡:“对!自然界里母孔雀的确是没有长尾巴的,但是那怎么办啊?我喜欢啊!我想跳啊!”她解释说,舞台艺术不可能那么写实,在她和舞蹈家刀美兰跳孔雀舞以前,云南村寨里孔雀舞都是由男人跳的,“现在因为我在跳,村寨里才有女孩子跳了。”至于雌孔雀开屏的效果,杨丽萍说那只是晚会视频营造的效果而已,“我们跳舞的时候,他们还弄了一只蝴蝶一直在上面飞,没办法,哈哈!”排练三个月修改几十次

说到高兴的地方,她给我示范各种动作,她和外甥女彩旗在湖南台的春晚上会把头发绑在一起互相拉扯,代表万物生发出来的感觉;而自己舞蹈结尾处,腿部力量如何使用,如何慢慢抖动,制造华美的开屏感,使几米长的羽衣如何和银幕上孔雀屏融合在一起,孔雀开屏是最高潮,现实中如此,舞蹈中也是如此。她强调:所有的动作不能是民族舞的,也不是芭蕾或者现代舞的,就得是我化出来的,是我杨丽萍自己的。

1958年生于云南,洱源白族人,自幼酷爱舞蹈。1971年进入西双版纳州歌舞团,九年后调入中央民族歌舞团,并以孔雀舞闻名。1992年,她成为中国大陆第一位赴台湾表演的舞蹈家。1994年,独舞《雀之灵》荣获中华民族20世纪舞蹈经典作品金奖。2003年,杨丽萍任原生态歌舞《云南映象》总编导及主演。2009年,编导并主演《云南映像》姊妹篇《云南的响声》,再获成功。

演出前三天拿到三宝音乐

什么样的舞蹈是杨丽萍式的?舞蹈的另一名编舞高成明说,其实这段舞蹈不复杂,就是表现两只孔雀的恋爱,可是现在一般舞蹈中表演恋爱都是模式化的,那些炽热的双人舞,翻飞,缠绵,高举看上去都很俗套,让那种微妙的爱情感觉荡然无存。我们要的是真,不是甜,不是挤眉弄眼。这套舞蹈动作,幅度不大,没有大托举,也没有大的翻滚。我们在空间形态上下工夫,是两只孔雀的爱,可是爱里面有灵魂。所以先用声音去挑逗,营造森林的感觉。

(文章作者:admin)

杨丽萍告诉记者:“春晚原本给我们4分钟的表演时间,但我觉得时间短无法完成表演,于是,我们获得了宝贵的5分钟,这样,就可以将一段完整的舞蹈奉献给观众。 ”

因为是双人舞,所以王迪的配合很重要。跳了多年舞的王迪练习了几个月下来,会很困惑地发现自己的十八般技巧很多用不上了。这个舞蹈需要的不是大动作,是情感的恰到好处,甚至呼吸都得和杨丽萍一脉相承。王迪说:不是僵化地去表现感情,比如说这个动作表现爱,这个动作表现温柔,而是充满感情地去舞蹈,去展示孔雀的爱,包括自然的性。这是最让他感到困难的地方,是他整个舞蹈生涯的挑战。

《雀之恋》不仅舞姿优美,而且创造性地加入模拟“鸟语”的口技,来演绎两只美丽孔雀的爱情故事。在《雀之恋》中,王迪与杨丽萍不仅要完成舞蹈表演,还要进行口技表演。杨丽萍说,《雀之恋》开场中模拟孔雀叫声的口技就是我和王迪表演的。 ”

为什么选择了舞蹈技艺甚高的王迪,而没有选择自己舞蹈团的那些少数民族男演员?杨丽萍说,因为这个舞蹈并非原生态的,而是高度艺术化的,舞蹈语言得是共通的。她很诚恳地看着王迪:少接点活,少跳那些光为钱的舞蹈,认真把自己变成艺术家不好吗?王迪笑着回答:舞蹈界能像你一样的有几个?不过王迪还是重视和杨丽萍的合作,虽然开始跳得很苦恼,可是一段之后,整个状态由内而外地生发出来,感觉自己身体都不同了。

杨丽萍还邀请著名音乐人三宝为《雀之恋》谱曲,杨丽萍说:“三宝很忙,我在演出前3天才拿到三宝创作的音乐,真的很紧张。 ”不过,令杨丽萍紧张的还不止这些。由于杨丽萍创意的孔雀长裙制作工艺复杂,没有服装师敢接受短时间内制作羽毛裙的任务。后来,杨丽萍找到云南一位青年时装设计师,她同意试试看。这两条美丽的羽毛长裙也是演出前几天交给杨丽萍的。

这段舞蹈,高成明说自己看了之后热血沸腾。杨丽萍一上台,没有人关心她腿踢得有多高,身体有多柔软,她不是用外形在打动观众。她身体当中焕发出来的细节、韵律和那种生命感,都告诉大家:看我,我是杨丽萍。

孔雀羽衣太重不便于舞蹈

(文章作者:admin)

除了精湛的舞技,所有观众都对《雀之恋》中华美的羽毛舞裙赞叹不已。杨丽萍告诉记者,那两件羽毛裙并非由孔雀羽毛制成。绿孔雀常见,但蓝孔雀稀少,因此难以寻找到真正的蓝孔雀羽毛。于是服装师收集了大量鹅毛、鸽子毛、鸵鸟毛,染成蓝色。两件羽毛裙由4人历时两个月手工缝制而成,工艺堪比国际时装周上的高级订制礼服。但蓝孔雀羽衣虽美,却重达三四公斤,不便于舞蹈。由于演出服在正式演出前不久才制作完成,因此,在整个排练过程中,杨丽萍与王迪一直身穿轻便的练功服排练舞蹈。穿上

宛如孔雀长尾的羽毛长裙登台后,两人顿觉身体沉重许多,好在舞蹈功底扎实,沉重的舞裙并未影响表演。

台下压力大上台很投入

与杨丽萍联袂演出《雀之恋》的王迪现为广州军区战士文工团舞蹈演员,此番是第五次登上央视春晚舞台。王迪12岁开始学习舞蹈,曾在全国“桃李杯”舞蹈大赛以及日本、韩国、俄罗斯举办的国际舞蹈大赛上获奖。2003年,王迪曾领衔主演沈阳歌舞团创作的舞剧《天祭》。他说,《雀之恋》大约排练了3个月,修改了几十次。 “杨丽萍老师是一位追求完美的舞蹈家,她对舞蹈品质的要求很高,做事很专注,每个细节都要起到一定的作用,最终把一个舞蹈完美地呈现在观众面前。 ”王迪坦言,演出之前压力比较大,但真正站在舞台上,全身心投入到舞蹈中,就感受不到压力了。

谈到与杨丽萍合作《雀之恋》的起因,王迪告诉记者,《雀之恋》其实是杨丽萍自编自演的新舞剧《孔雀》中的一个片段。而舞剧《孔雀》正是由杨丽萍、王迪领衔主演。

杨丽萍筹备舞剧《孔雀》之初,为找不到合适的男主角而发愁,后来《孔雀》的副导演向杨丽萍推荐了王迪。看过王迪舞蹈表演的录像带后,杨丽萍认为王迪是《孔雀》男主角的合适人选。于是,王迪顺利加盟《孔雀》。央视龙年春晚剧组向杨丽萍发出邀请后,杨丽萍就将《孔雀》中她与王迪一段双人舞演绎成《雀之恋》送审,结果获得春晚导演组的认可和好评。杨丽萍这样评价王迪:“他是一位有实力、有潜质、有悟性的舞蹈演员,他在《雀之恋》中的表演很出色,大家还将看到他在舞剧《孔雀》中的精彩表演。今年8月,《孔雀》将在全国巡演。 ”

在《雀之恋》之前,王迪曾四次登上央视春晚舞台,由于是在群舞中出现,因此他从未获得像《雀之恋》这样高的关注度。不过,王迪对此十分坦然。他表示,无论是否因为《雀之恋》而走红,他都会踏踏实实地继续做一位勤奋的舞蹈演员。王迪说,2月底结束在加拿大的演出后,他将回到《孔雀》剧组排练演出。

他透露,今年他将与我省的艺术院团继续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