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回暖尚需时日,今年艺术品春拍收槌

日期: 2020-01-06 14:22 浏览次数 :

图片 1

摘要:随着中国嘉德、北京保利、苏富比北京、佳士得上海、匡时、华辰等一线拍卖企业相继落槌,2015年国内春拍暂告一段落。从成交来看,艺术品市场整体行情仍然不容乐观。

随着中国嘉德、北京保利、苏富比北京、佳士得上海、匡时、华辰等一线拍卖企业相继落槌,2015年国内春拍暂告一段落。从成交来看,艺术品市场整体行情仍然不容乐观。

近现代书画作为关注度最高的板块,每季拍卖中均有天价拍品诞生,尤其是新入场的超级藏家多数选择入手这一板块的封面作品,亿元、超级买家两个关键词助推这一板块成为当仁不让的热门。

张大千的《琵琶行诗意图》,以1587万元成交

虽然国内艺术品市场在经过两三年的“腰斩”调整后,亿元级拍品重现市场,市场趋势向好,但幅度还是有限。这也就是说,艺术品市场“调整行情”尚未结束,艺术市场仍然处于探底过程中。

即便是处于市场调整周期内的2018年拍场中,近现代书画板块依然不乏天价和创纪录拍品出现。雅昌艺术网数据显示,该板块共计诞生4件超过亿元成交的拍品,分属潘天寿、傅抱石与李可染三位大家。潘天寿更是凭借2.875亿元的《无限风光》成为年度该板块最高价拍品,同时也刷新了个人拍卖最高价纪录。

随着中国嘉德、北京保利、苏富比北京、佳士得上海、匡时、华辰等一线拍卖企业相继落槌,2015年国内春拍暂告一段落。从成交来看,艺术品市场整体行情仍然不容乐观。

艺术市场仍处深度调整中

虽然国内艺术品市场在经过两三年的《腰斩》调整后,亿元级拍品重现市场,市场趋势向好,但幅度还是有限。这也就是说,艺术品市场《调整行情》尚未结束,艺术市场仍然处于探底过程中。

仍然处于深度调整中的中国艺术品市场因自身规律、经济转型等颇多叠加效应,让这一轮的调整来得比以往更为漫长。

艺术市场仍处深度调整中

从成交来看,嘉德18.73亿元,相比2014年秋拍的17.03亿元稍有增加;保利10周年33.2亿元,超过2014年秋拍的24.91亿元近三成。从成交数据看,亿元级拍品重现市场,国内艺术品市场在经过两三年调整后,开始从谷底缓慢复苏,但幅度有限。

仍然处于深度调整中的中国艺术品市场因自身规律、经济转型等颇多叠加效应,让这一轮的调整来得比以往更为漫长。

北京匡时董事长董国强表示:“目前,市场对于高价位拍品的接受还存在压力。”即便是匡时主推的三件宋代绘画精品,在董国强看来,成交价格仍然低于他的预期。

从成交来看,嘉德18.73亿元,相比2014年秋拍的17.03亿元稍有增加;保利10周年33.2亿元,超过2014年秋拍的24.91亿元近三成。从成交数据看,亿元级拍品重现市场,国内艺术品市场在经过两三年调整后,开始从谷底缓慢复苏,但幅度有限。

据了解,今年北京匡时上拍的三件宋画中,《宋人摹郭忠恕四猎骑图》从6000万元起拍,由沪上藏家刘益谦以8050万元拍下,尽管这个成绩顺利成为今春古代书画最高价,但另外两件告身:《吕祖谦告身》、《司马伋告身》分别以2875万元、2012.5万元的价格落槌,相对于宋代精品的难得程度来说,这样的成交价格,甚至被业内行家称为“捡漏”。

北京匡时董事长董国强表示:《目前,市场对于高价位拍品的接受还存在压力。》即便是匡时主推的三件宋代绘画精品,在董国强看来,成交价格仍然低于他的预期。

而北京保利今年春拍虽然整体成交喜人,但就单件精品成交情况来看,天价拍品依然难见。古代书画夜场的大件———乾隆《御笔平定台湾二十功臣像赞》以4000万元起拍,多番竞价后,以7475万元成交,成为保利十周年春拍成交额最高的拍品;石涛《奇峰怪石图》以2600万元起拍,经过长达20分钟多轮竞价,以6440万元成交。

据了解,今年北京匡时上拍的三件宋画中,《宋人摹郭忠恕四猎骑图》从6000万元起拍,由沪上藏家刘益谦以8050万元拍下,尽管这个成绩顺利成为今春古代书画最高价,但另外两件告身:《吕祖谦告身》、《司马伋告身》分别以2875万元、2012.5万元的价格落槌,相对于宋代精品的难得程度来说,这样的成交价格,甚至被业内行家称为《捡漏》。

低潮之中仍存亮点

而北京保利今年春拍虽然整体成交喜人,但就单件精品成交情况来看,天价拍品依然难见。古代书画夜场的大件———乾隆《御笔平定台湾二十功臣像赞》以4000万元起拍,多番竞价后,以7475万元成交,成为保利十周年春拍成交额最高的拍品;石涛《奇峰怪石图》以2600万元起拍,经过长达20分钟多轮竞价,以6440万元成交。

虽然高价较少,但2015年春拍中,仍有亮点出现。尤其是在近现代书画市场中,潘天寿和李可染两位近现代书画大师分别创出亿元天价。

低潮之中仍存亮点

其中,潘天寿《鹰石山花图》经过激烈争夺,以2.79亿元创造潘天寿作品拍卖纪录,李可染革命圣地山水巨制《井冈山》也以1.26亿元的超亿元高价拍出。

虽然高价较少,但2015年春拍中,仍有亮点出现。尤其是在近现代书画市场中,潘天寿和李可染两位近现代书画大师分别创出亿元天价。

而北京匡时拍品石鲁的《桃妮》,经过多番激烈竞价后也以2185万元成交;齐白石的《放牛》以2012.5万元成交;张大千的《琵琶行诗意图》,以1587万元成交;傅抱石的《武则天》,以1322万元成交;黄宾虹的《春江归棹》,以1085万元成交。

其中,潘天寿《鹰石山花图》经过激烈争夺,以2.79亿元创造潘天寿作品拍卖纪录,李可染革命圣地山水巨制《井冈山》也以1.26亿元的超亿元高价拍出。

由于存量大,时代近,真伪相对易辨,近现代书画一直受到各路买家的热烈追捧,吸引了资金的关注,成为春拍中的热门。

而北京匡时拍品石鲁的《桃妮》,经过多番激烈竞价后也以2185万元成交;齐白石的《放牛》以2012.5万元成交;张大千的《琵琶行诗意图》,以1587万元成交;傅抱石的《武则天》,以1322万元成交;黄宾虹的《春江归棹》,以1085万元成交。

以香港佳士得拍卖为例,中国近现代书画板块特性非常明显。其中,徐悲鸿的《双鹫图》以3036万港元、超最低估价约17倍成交,令人意外。张大千《云山居隐》最终以2812万港元成交,小幅超估价,维持稳定水平。

由于存量大,时代近,真伪相对易辨,近现代书画一直受到各路买家的热烈追捧,吸引了资金的关注,成为春拍中的热门。

而在北京保利十周年春拍中,中国现代艺术的大师巨擘也撑起整场。如作为中国抽象绘画源头,吴大羽同样有着极佳表现,其《无题-19》最终以1035万元的高价被国内顶级藏家收入囊中。此外,朱德群《珍惜的一刻》、《无题》均已828万元顺利易手,而赵无极《23.3.82》也以678万元成交。

以香港佳士得拍卖为例,中国近现代书画板块特性非常明显。其中,徐悲鸿的《双鹫图》以3036万港元、超最低估价约17倍成交,令人意外。张大千《云山居隐》最终以2812万港元成交,小幅超估价,维持稳定水平。

近现代大师精品的抢夺无疑成为今年春拍中的一大亮点,不少人担心近现代书画价格太高了,个别已经超过了古代大师的价位,价格有“倒挂”的嫌疑,但总体而言,近现代书画行情总体还将是“趋热”的。

而在北京保利十周年春拍中,中国现代艺术的大师巨擘也撑起整场。如作为中国抽象绘画源头,吴大羽同样有着极佳表现,其《无题-19》最终以1035万元的高价被国内顶级藏家收入囊中。此外,朱德群《珍惜的一刻》、《无题》均已828万元顺利易手,而赵无极《23.3.82》也以678万元成交。

不可否认的是,在今年春拍中,近现代大师的赝品也不少,一些投机客趁市场行情好来借机兜售假货,买家对此应有清醒认识,避免上当受骗。

近现代大师精品的抢夺无疑成为今年春拍中的一大亮点,不少人担心近现代书画价格太高了,个别已经超过了古代大师的价位,价格有《倒挂》的嫌疑,但总体而言,近现代书画行情总体还将是《趋热》的。

当代艺术维持调整

不可否认的是,在今年春拍中,近现代大师的赝品也不少,一些投机客趁市场行情好来借机兜售假货,买家对此应有清醒认识,避免上当受骗。

随着艺术品市场的结构调整,当代艺术板块同样进入调整阶段,形成以三五年为一个周期的常态化调整行情。

当代艺术维持调整

其中,在北京保利的现当代夜场,中国现代艺术大师中的“抽象系”代表人物成为本板块的支柱。仅吴冠中个人专题就为这个板块贡献了1.1亿元的成交额。数件作品均超出高估价顺利易手,而吴冠中的传世佳作《木槿》更是在现场众多藏家的轮番竞价之后以6900万元的价格拔得本次夜场头筹,同时也创造了今春中国油画拍卖的世界纪录。随后,陈荫罴专题也成为这一板块唯一的一个白手套专场。

随着艺术品市场的结构调整,当代艺术板块同样进入调整阶段,形成以三五年为一个周期的常态化调整行情。

几位当代书画市场活跃的名家成交价格均有不同程度的降低,甚至高估价拍品出现流拍。

其中,在北京保利的现当代夜场,中国现代艺术大师中的《抽象系》代表人物成为本板块的支柱。仅吴冠中个人专题就为这个板块贡献了1.1亿元的成交额。数件作品均超出高估价顺利易手,而吴冠中的传世佳作《木槿》更是在现场众多藏家的轮番竞价之后以6900万元的价格拔得本次夜场头筹,同时也创造了今春中国油画拍卖的世界纪录。随后,陈荫罴专题也成为这一板块唯一的一个白手套专场。

当代书画近两年价格上涨过快使之目前备受冷落。除了因为当代书画和新水墨在经过快速上涨后需要休息和分化之外,市场的观望情绪也有所影响。未来有实力的画家会有一定的学术支撑,而今春的当代书画确实有点冷。

几位当代书画市场活跃的名家成交价格均有不同程度的降低,甚至高估价拍品出现流拍。

当代书画近两年价格上涨过快使之目前备受冷落。除了因为当代书画和新水墨在经过快速上涨后需要休息和分化之外,市场的观望情绪也有所影响。未来有实力的画家会有一定的学术支撑,而今春的当代书画确实有点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