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良与齐白石互赠画作缘起京戏,从南到北

日期: 2020-01-06 11:45 浏览次数 :

图片 1

这是一场20世纪中国书画大家经典作品的空前盛宴,那些我们耳熟能详的名字,从晚清的赵之谦、何绍基,到民初海派的任伯年、吴昌硕,再到从传统中开拓出花鸟、山水、人物画的创新思路的齐白石、傅抱石、叶浅予、李可染等,还有探索西化艺术、中西融合创作出各自独特风格的徐悲鸿、林风眠、庞薰琹,以及为“中国水墨画”开拓新风貌的吴作人和进行油画民族化探索的吴冠中等,207件(套)大师的精美作品,在中国美术馆一层的6个展厅内,一一隆重登场!

图片 2

摘要:齐白石日前,湖南省博物馆的“画吾自画——馆藏齐白石绘画作品展”从馆藏齐白石作品中遴选出绘画精品近百件,包括花鸟、山水、人物诸画种,亦涵盖其早、中、晚各个时期。“越无人识越安闲——齐白石笔下的人物神情之

面对20世纪的中国画坛,齐白石与李可染是分列于前半叶与后半叶的两座高山,当我们回首、直面这两座高山时,常常看到的仅是山的一面,而一座高山因拥有庞大的基础、多面的支撑才生成了峰顶的巍峨之势。因此,对齐白石与李可染的认识,我们要如古人观察“造化”一样,从山脚到山巅,从山阳到山阴,由多方面去感受方可了解。然而,人们也许太需要“符号化”的诉求,齐白石虽诗书画印、工笔写意、山水花鸟人物无所不能,但多以花鸟名世,李可染则索性被定义为中国山水画大师。其实他们还有多方面的成就,只是被关注得相对较少,因此很多学者常会用“遮蔽”这个词来加以形容,那么被遮蔽的部分是怎样的?如两位大师的水墨人物画作品在他们的艺术以及美术史中是否有被遮蔽的价值,是本文所关心的。笔者有幸在2010年上半年参与了《北京画院藏齐白石全集·人物卷》的编写工作,读到了北京画院收藏的133件齐白石人物画作品及图稿,并在同年12月参与策划了李可染人物画作品展览,得见40余幅来自各方的李可染水墨人物画作品及相关资料。因此本文试图从作品出发,以李可染受到齐白石影响后作品的风格变化为坐标,来比较两者水墨人物画创作的异同,进而揭开两位大师人物画成就被“遮蔽”的一角。

第二篇:齐白石、傅抱石、叶浅予、李可染作品

关良赠与齐白石的画作《贵妃醉酒》。

齐白石

齐白石(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

齐白石,擅画花鸟、虫鱼、山水、人物,笔墨雄浑滋润,色彩浓艳明快,造型简练生动,意境淳厚朴实。所作鱼虾虫蟹,天趣横生。

齐白石主张艺术“妙在似与不似之间”,衰年变法,形成独特的大写意国画风格,开红花墨叶一派,尤以瓜果菜蔬花鸟虫鱼为工绝,兼及人物、山水,名重一时。齐白石在绘画艺术上受陈师曾影响甚大,同时吸取吴昌硕之长,与吴昌硕共享“南吴北齐”之誉。

齐白石专长花鸟,笔酣墨饱,力健有锋。但画“虫”则一丝不苟,极为精细。不过,最享负盛名的还是画“虾”,堪称画坛一绝。

齐白石自称其诗第一,印第二,字第三,画第四。

▲篆书《百花齐放》齐白石1953年

▲行书《卖画例》齐白石

▲《公鸡》齐白石1935年

白石老人画过很多以雄鸡为题材的作品,这与他幼时天天喂牛养鸡不无关系。在他的绘画生涯中,30岁以前画鸡就已经很生动了,直到60岁以后又重新研究画雏鸡。70岁以后,感得画法还不够恰当,80岁以后,画雏鸡的技法才算最后成功。

▲《红衣牛背雨丝丝》齐白石1952年

▲《农耕图》齐白石1952年

▲《溪水小桥》齐白石1920年

▲《鳞桥烟柳图》齐白石1924年

▲《江上群帆》齐白石

▲《日出图》齐白石

▲《栗树》齐白石1932年

▲《寿翁》齐白石1894年

▲《采药仙女》齐白石1916年

▲《青蛙》齐白石1951年

▲《鲇鱼》齐白石1930年

▲《虾》齐白石1949年

▲《螃蟹》齐白石1934年

▲《小鱼都来》齐白石1951年

▲《渔翁》齐白石1928年

▲《松鹰》齐白石1940年

▲《藤萝蜜蜂》齐白石1940年

▲《大幅荔枝》齐白石1948年

▲《牵牛葫芦》齐白石1948年

▲《松鼠葡萄》齐白石1935年

▲《灯台三鼠》齐白石1930年

▲《筠篮新笋》齐白石1940年

▲《秋荷》齐白石1953年

▲《贝叶工虫》齐白石1944年

▲《莲蓬蜻蜓》齐白石1920年

▲《折枝牡丹》齐白石1930年

▲《芙蓉小鱼》齐白石1920年

▲《喜鹊》齐白石1941年

▲《芙蓉蜜蜂》齐白石1920年

▲《鸢尾墨蝶》齐白石1920年

▲《残叶蚂蚱》齐白石1920年

▲《葡萄蝗虫》齐白石1920年

▲《油灯飞蛾》齐白石1945年

▲《老来红蝴蝶》齐白石1945年

▲《水稻螳螂》齐白石1945年

▲《莲蓬蜻蜓》齐白石1945年

▲《水草小虫》齐白石1941年

▲《咸蛋小虫》齐白石1941年

▲《孤雁》齐白石1921年

▲《鸣蛙》齐白石

▲《富贵昌》齐白石1956年

高妙传神关良绘画艺术展10日起在北京画院美术馆展出。一个月的时间里,关良神妙的画作将与北京画院美术馆长年展出的齐白石精品同处一室。关良与齐白石,两位20世纪中国的艺术大家曾有过一段情意浓浓的忘年交。关良有画为证,这也是这次展览有新意的一个呈现,确属难得。

日前,湖南省博物馆的“画吾自画——馆藏齐白石绘画作品展”从馆藏齐白石作品中遴选出绘画精品近百件,包括花鸟、山水、人物诸画种,亦涵盖其早、中、晚各个时期。

傅抱石

傅抱石,早年留学日本,抗战爆发后,在重庆迎来他艺术创作的第一个高峰期。曾以新中国第一个美术家代表团团长的身份,赴欧洲写生,为中国的画家开创了新路。之后的数次旅行写生对傅抱石影响深远。他擅画山水,中年创为“抱石皴”,笔致放逸,气势豪放,尤擅作泉瀑雨雾之景;晚年多作大幅,气魄雄健,具有强烈的时代感。人物画多作仕女、高士,形象高古。

▲《待细把江山图画》傅抱石1961年

▲《兰亭图》傅抱石1956年

▲《渊明沽酒图》傅抱石

▲《雪舟上人像》傅抱石1956年

▲《金刚坡下》傅抱石1955年

▲《雪景山水》傅抱石

▲《陶榖赠词》傅抱石1944年

▲《观瀑》傅抱石

▲《金陵山水》傅抱石1947年

在北京画院所藏的2000余件齐白石作品、图稿、印章、文献及齐白石收藏的书画中,有四件关良赠与齐白石的画作。这四件尺寸相仿的关良戏曲人物画,从面貌上看应是一个时期的作品。其中一件作品上题有白石前辈指正,一九五三年,关良。由此可见,这四幅作品应是关良1953年所画,然后赠给齐白石的。顺藤摸瓜,我翻阅了关良的相关文献,在上海书画出版社1984年出版的《关良回忆录》中,可以读到这样的章节《问艺齐老》,文中提到了关于他与齐白石交往的旧事。

“越无人识越安闲——齐白石笔下的人物神情之二”是北京画院美术馆自2005年开馆以来所推出的齐白石作品陈列的第二轮第四展,也是北京画院“2019人物之年”最具重量级的展览项目。

叶浅予

叶浅予,从事国画教育,以舞蹈、戏剧人物为主的国画创作,中国漫画和生活速写的奠基人。

20世纪40年代开始,叶浅予由漫画转向中国画。这段时期,正值张大千、常书鸿等人西赴敦煌、使敦煌艺术的风采重新展现之际。浅予先生历来重视中国绘画传统,他也从敦煌绘画宝库中汲取了艺术修养,并集中地表现在他的中国画人物画上。他采用敦煌绘画的重彩方式表现舞蹈人物,形成了他浓郁热情的舞蹈人物画风格。

速写在叶浅予的艺术生涯中同样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根据速写加工,进行中国人物画创作,逐渐形成笔墨爽利、造型夸张富于装饰感的画风。

▲《印度婆罗多舞(婆罗多舞)》叶浅予1962年

▲《中华民族大团结》叶浅予1953年纸本工笔重彩中国画

1942年,关良曾赠送好友李可染一本戏曲人物画的册页。可染先生到北京后,将这本册页拿予齐白石观赏。白石老人看后非常兴奋,欲见作者。可染先生解释说,作者关良住在上海,不便即来见他。于是齐白石在册页的扉页上题写了关良墨趣四字。据关良文中所说,1956年他来京开会,与李可染一同拜见了齐白石。齐白石不仅对他印象深刻而且现场作画,相见甚欢。在此书的第98页,刊载了齐白石赠与关良的作品两幅,一幅为《螃蟹》,另一幅为《松鹰》,皆为齐白石常画的题材。在《螃蟹》的画作上,齐白石题跋:良公老弟同道,九十三岁白石璜请讲。对于这两张画,学者柯文辉先生认为是在关良与齐白石见面之后所画,并提到可染教授说的老师很少写这样下款,以示对关良先生的认可。

南北两个齐白石的展览同开,掀起了从南到北的“白石热”。

李可染

李可染,中国近代杰出的画家、诗人,自幼即喜绘画,13岁时学画山水,曾师从林风眠,专攻素描和油画,同时自修国画,拜画家齐白石为师。43岁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49岁为变革山水画,行程数万里旅行写生。72岁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画研究院院长。晚年用笔趋于老辣。擅长画山水、人物,尤其擅长画牛。

▲《拙政园》李可染

▲《江南水乡》李可染1960年

▲《榕树水牛》李可染1962年

▲《暮韵图》李可染

▲《春雨江南》李可染1962年

▲《巫峡帆影》李可染

▲《杏花春雨江南》李可染

▲《绍兴社戏》李可染1956年

▲《山静瀑声喧》李可染1962年

相关阅读:

【中国美术馆】“特展”引万人争相来赏,一日尽览中国近现代艺术大师作品(1)(任伯年、吴昌硕、陈师曾)

【中国美术馆】“特展”引万人争相来赏,一日尽览中国近现代艺术大师作品(2)(齐白石、傅抱石、叶浅予、李可染)

【中国美术馆】“特展”引万人争相来赏,一日尽览中国近现代艺术大师作品(3)(徐悲鸿、林风眠、庞薰琹)

【中国美术馆】“特展”引万人争相来赏,一日尽览中国近现代艺术大师作品(4)(吴作人、吴冠中)

【中国美术馆】“特展”引万人争相来赏,一日尽览中国近现代艺术大师作品(5)(中国美术馆六层藏宝阁大师作品

从现在掌握的信息看,1953年关良并未与齐白石见面,那么作品是如何交换的?是李可染先生帮助传递过?还是柯文辉先生的推测有误,抑或是关良先生对1956年见面的时间记忆有误?现在还无法确定,但无论如何,这6幅画作,应视为一段艺坛的佳话。

越无人识越安闲

由于关良赠与齐白石的这4幅戏曲人物画未提及所绘曲目,我出于好奇,很想了解关良所绘内容出处。因为这与艺术家的创作初衷以及创作方式有关,更何况齐白石也是个戏迷,关良赠与前辈大师的作品,理应是精心挑选过的。所以,我先后请教了北京京剧院朱甲、江苏省演艺集团的柯军等多位戏曲界专家以及兼通美术史与戏曲的中国美术学院的董捷老师。

齐白石笔下的人物神情之二

第一轮,北京京剧院的戏曲专家对4幅作品竟报不出戏名。问到董捷老师,得到的结论是两幅为《贵妃醉酒》,一幅为《乌龙院》,一幅为《除三害》。当我将这一意见反馈给戏曲专家们时,回复是颇有回味的。除认为《除三害》应为《通天犀》外,他们其实早先也从人物的样貌上认出这几出戏,但因关良先生在人物形态及服饰上的简化,使几位专家对作品到底是哪一出戏产生了怀疑。这不由得使我想到了齐白石那句被大家无数次重复的话:似与不似之间。关良戏曲人物画的妙处,或许也正在于此。难怪白石老人会对关良的作品一见倾心,因为两位大师在艺术上的追求是一致的。

薛良

由于惺惺相惜,此后齐白石对关良给予了更大的支持,甚至成为其艺术的解读者。关良回忆说:全国解放后,文化部门的一些同志,对我的画褒贬不一,有的还持否定态度齐白石多次出来为我辩护,齐老先生侃侃而谈,认为这是一种创新,而且自成一派在齐白石先生道义的支持下,1956年我在北京举办了第一次个展。这次展览非常成功,观众纷至沓来,戏曲名家梅兰芳、画家李苦禅等都给出了颇高的评价。而后,1957年,关良与李可染代表中国到当时的东德访问、写生,开启了他们艺术的新旅程。

8月30日,“越无人识越安闲——齐白石笔下的人物神情之二”专题展在北京画院美术馆正式与观众见面。此次展览由北京画院联合故宫博物院、中国美术馆、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首都博物馆、天津博物馆、辽宁省博物馆、浙江省博物馆、湖南省博物馆、湘潭市齐白石纪念馆、荣宝斋等11家国内重量级文博单位及艺术机构共同主办,北京画院美术馆、齐白石艺术国际研究中心共同承办。

文末,还有一事须赘言,当年德国莱比锡的伊姆茵采尔出版社出版的《世界美术》系列画集第636号为齐白石,第692号则为关良的戏曲人物。关良先生在他的回忆录中特别提到了此事,也可算是两位大师的又一段缘分。

“越无人识越安闲——齐白石笔下的人物神情之二”是北京画院美术馆自2005年开馆以来所推出的齐白石作品陈列的第二轮第四展,也是北京画院“2019人物之年”最具重量级的展览项目。此次展览以齐白石人物画的演变历程为线索,共分为:下笔如神在写真(早期作品)、扫除凡格总难能(中期作品)、幸能笔墨不相同(晚期作品)三大板块,以精彩的齐白石原作、详实的文献资料和难得一见的“手稿”还原齐白石大写意人物画的发展脉络和艺术特色。

(作者系北京画院美术馆/齐白石纪念馆馆长)

一次变法

从“齐美人”到“西城三怪”

齐白石的人物画之名远早于他的花鸟画、山水画之名。据白石老人自己回忆,他人生中的第一张绘画作品便是8岁时摹拓的雷公像,在做雕花木匠时,齐白石也常常会为乡邻们绘制神像功对来养家煳口。正式踏上绘画道路之后,除了为人画写真像之外,齐白石还擅画仕女,还因此在湘潭当地赢得了“齐美人”的称号。此次展览中齐白石的早年仕女作品可谓佳作云集,汇聚了诸如《西施浣纱图》、《黛玉葬花图》、《麻姑进酿图》等民间传说、文学作品中的经典女性形象,观众可以从精细的作品中看到齐白石早年扎实的人物画造型功底。

齐白石 黛玉葬花图无年款 146×39cm 纸本设色 荣宝斋藏

衰年变法后,齐白石人物画的面貌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从早期的工细写实转向简率粗放,常以寥寥数笔便表现人物神情的微妙变化。描写对象也已摆脱了早年“齐美人”的范畴,开拓出许多新的人物画题材,如齐白石仿效前人将自己与门人雪庵,以及友人冯臼庵并称为“西城三怪”,所作的《西城三怪图》。此外,民间喜闻乐见的不倒翁、钟进士、李铁拐等常常出现在画面里。在齐白石的笔下,这些神仙不再是高高在上、庄重威严的形象,而是样貌丑怪、心地善良,他们或是风趣幽默、或是辛辣讽刺,充满了现实生活的气息和浓浓的人文关怀。

一份安闲

自画像中的人生如戏

“越无人识越安闲”出自齐白石的一首自作诗,有一次,齐白石的门人为他画像,而身旁好友皆说不像,唯有齐白石题诗一首作为巧妙回应“身如朽木口加缄,两字尘情一笔删。笑倒此翁真是我,越无人识越安闲”。作为此次展览主题,这首七言绝句则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齐白石的人物画艺术,作为中国画的集大成者,齐白石诗书画印全能,但是长期以来学界和社会上都对齐白石的花鸟、草虫关注颇多,山水、人物则相对薄弱。而且在齐白石自己的艺术生涯中,他也曾对人说过40岁后较少作人物画,在润格笔单中人物画也逐渐消失,这与齐白石人物画不受时人认可有关,而“越无人识越安闲”则可视为齐白石对于外界最好的回应,从中我们也能感受齐白石超然的人生态度,以及淡于名利,坚守艺术“寂寞之道”的本心。

齐白石白石草衣 无年款 128×33.5cm 纸本设色 辽宁省博物馆藏

除此之外,齐白石还常常借画抒怀,将自己的情感以及处世观、人生观融入到画作中,所以在很多展品里都可以看到齐白石自己的影子。在展览中,我们将具有自画像性质的作品进行了重点梳理呈现,如早期的《白石草衣像》,画中的齐白石虽然衣着朴素但却身背书册、怀抱古琴,可以想见早年作为民间画师时的齐白石心中所怀的文人理想。移居北京后的齐白石,常常因为木匠出身受到同行的攻讦,他对此毫不示弱,专门绘制《人骂我我也骂人》作为回应。人到暮年,齐白石非常喜欢画《老当益壮》,画中老人手持拐杖,轻松而又自信。这些展品不但用艺术的形式记录下齐白石的形象,也真实地反映出齐白石一生之中不断变化,丰富而又精彩的内心世界。

一番探索

寻齐白石的“枕中之密”

齐白石的人物画不只借鉴于前人和民间艺术,也得之于对生活观察和自我个性的表达,更得之于其在创作中反复推敲、再三修改的艰苦用心和惨淡经营。在北京画院收藏的齐白石画作中有一大批数量可观的人物画稿,从早年勾摹前人作品的粉本,到中年源于生活的写生,再到晚年的“自家造稿”,这些画稿里有许多反复涂抹、修改的痕迹,以及齐白石在创作中详尽的画法批注,真实记录下齐白石人物画反复推敲的创作过程,可谓难得一见的齐白石“枕中之密”,是了解齐白石人物画创作的第一手资料。

齐白石 跛仙图 无年款 93×44cm 纸本设色 荣宝斋藏

此次展览中全面梳理了北京画院院藏的齐白石人物画稿并按照时期和题材进行分类展出,同时还将一些重要的创作底稿与作品进行对比展出,观众可以感受齐白石人物画“一挥而就”背后艰辛的探索和创作过程。

一台好戏

十二家机构精品汇集

此次“越无人识越安闲——齐白石笔下的人物神情之二”便是以齐白石的人物画作为梳理重点,汇聚了国内12家重量级文博单位及艺术机构的珍贵藏品,共展出齐白石的人物题材画作近200件,利用北京画院美术馆的展览平台搭建一台齐白石笔下人物画的“好戏”,此次合作机构的参展作品也可谓“超强阵容”,其中更是不乏齐白石人物画中的代表作,如《黎夫人像》、《婴戏图》四条屏、《不倒翁》、《寻旧图》等。国内众多兄弟单位的鼎力相助,使得齐白石的艺术佳作在北京画院美术馆里汇聚一堂,共同演绎齐白石笔下精彩的人物神情。

齐白石 飞鹤人物图1897年 73×37.5cm 纸本设色 浙江省博物馆藏

此外,为了配合本次展览活动,北京画院美术馆专门设计了一套“齐白石人物”的趣味表情包于展览开幕同期上架,公众可免费下载使用。希望通过生动有趣的表情包再现齐白石笔下的人物神情,也让观众能够更好地理解齐白石所绘人物之妙。

展览将横跨国庆假期,持续至10月16日结束。

画吾自画

齐白石:天真作少年

周懿

齐白石出生于湖南湘潭县白石铺杏子坞贫寒农家,早年以木匠为业,20岁以《芥子园画谱》自学绘画,50多岁北上后毅然“衰年变法”,开创了“红花墨叶”的大写意花鸟画风格,成为一代中国画大师。直至1957年去世,他的画笔从未停止过。“画吾自画自合古,何必低首求同群”这句来自陈师曾的题诗,既是齐白石“衰年变法”的动力来源,也是齐白石一生执着追求艺术的写照。正在湖南省博物馆展出的“画吾自画——馆藏齐白石绘画作品展”,展览主题正是源自此句。

齐白石 雁来红图轴约1934年 169.3×49.3cm 纸本设色 湖南省博物馆藏

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白石老人的家乡湖南看白石其画,在湘音环绕的氛围中,自当是多了一份别样的理解。他的幽默,他的大胆,他的自信,他的坚韧,他的情趣,他的接地气,是生他养他的这片土地赋予他的秉性。

该展览在馆藏齐白石艺术作品中精选100幅左右颇具代表性的绘画作品,共分为4个单元,展出展品包括花鸟、山水、人物诸画种,涵盖齐白石创作的早、中、晚各个时期。沿着展线一路走来,观众可以看到这位艺术大师是怎样炼成的。

第一单元“一丘一壑自谓过之”(1882-1918),展示了齐白石早期初学绘画时的作品,也充分显露出他骨子里的天赋与自信。26岁后“木匠”齐白石才拜萧传鑫、文少可、胡沁园、陈少蕃等为师,开始正规学习诗文书画。后又拜入晚清名士王闿运门下,得以进入湖南乃至全国性的文人交游圈。期间,齐白石以“五出五归”远游和十年幽居,提高了技巧与修养,开拓了眼界与心胸。正如他的自用印“一丘一壑自谓过之”所言,齐白石在骨子里对于自己的艺术天赋与志向颇为自信,其早期绘画构图奇异,用色清雅,画面质朴自然而充满生活气息,个人特色初见端倪,已经成为地方绘画名家,这奠定了他日后成为大师的基础。

齐白石 山水中堂纸本设色 湖南省博物馆藏

第二单元“老萍自用我家法”(1919-1928),集中展示了齐白石变法时期的作品。1919年,齐白石正式定居北京,但其冷逸疏简的画风不为人所喜,卖画生涯很是落寞。因此,他听从陈师曾的劝告,以“老萍自用我家法”的自信,进行了长达十年的“衰年变法”,一方面继续向明清个性派文人画家索求,另一方面借鉴近人吴昌硕的笔墨与色彩表现,确立了一种质朴纯真、清新刚健,充满生活情趣而又富有鲜明个性的新风格,即“红花墨叶”的大写意花鸟画。同时,山水画也是笔简意远,平中见奇,独具创新面貌,一派大家气象。

齐白石山水六条屏 1925年 178.2×46.6cm 纸本设色湖南省博物馆藏

第三单元“少年无此好红颜”(1929-1948),展现了齐白石创作鼎盛期的作品。“衰年变法”之后,齐白石大器晚成,创造力旺盛,此后20年是他的绘画鼎盛期。人们所熟知的齐白石作品,多出于此一时期,尤其以水族的虾蟹、红花墨叶的花卉作品广受欢迎,山水、人物虽数量较少,但也有很高的质量,最终呈现了我们所熟知的“齐派”风格。齐白石在馆藏《雁来红》上题道“少年无此好红颜”,颇有借“老少年”之名表达一位画家在艺术盛期的成熟与自信。

齐白石寿桃图轴1947年23.8×49.8cm 纸本设色 湖南省博物馆藏

第四单元“一花一叶扫凡胎”(1949-1957),呈现给观众齐白石生命最后岁月留下的佳作。1949年以后,年届九旬的齐白石仍然保持充沛的创作精力,时有杰作出现。上世纪50年代以后,老人身体衰象渐显,把笔作画,有时不能控制正常笔线形态。但是千锤百炼的绘画技法已经成为齐白石的一种本能,在他生命中的最后岁月,其作品构图日渐概括,笔墨愈见奇拙,有时甚至超然物表,进入“一花一叶扫凡胎,墨海灵光五色开”的超凡境界。

齐白石秋荷册页1951年 30×41.6cm 纸本设色湖南省博物馆藏

展览作品中,“客居”是齐白石频繁提及和表现的内容。北漂几十载,人事变迁,战乱动荡,他也从一个默默无闻的木匠,成了名扬四海的艺术大家。但他的乡音未改,乡愁未减,乡思未断,一虾一蟹,一蛙一鸟,一花一草,一果一蔬,一山一水还是儿时的纯真模样。“画吾自画”,也像是“自说自话”,更成了“自由自在”,这个老少年,把他的纯与真,留在了画上,也留在了这世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