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盘没有下完的棋,北京视觉经典美术馆建馆两周年暨

日期: 2019-12-05 07:39 浏览次数 :

图片 1

图片 2

2017年5月19日上午10点“意象——薛行彪油画展”在福清市美术馆开幕。本次展览遴选了薛行彪先生从艺五十年间各个阶段部分作品共46件,体现了从具象到意象,从传统模式到现代模式转化的过程。

黄鸣的油画《一盘没有下完的棋》油画作品,参加1994年在中国美术馆展出的“第二届中国油画展”; 2005年油画参加“大河上下——新时期中国油画回顾展” (北京);2011年参加“回顾与展望湖北油画艺术展”(武汉); 2011年参加“吾土吾民油画系列展•人文江南——油画邀请展”(杭州)等一系列重要展览,并有多达15次以上的重要出版。该作品既是黄鸣的成名之作,也是其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同时也是新时期中国油画静物经典的画作之一。

开幕式剪彩嘉宾

以生在北京命名的北京视觉经典美术馆成立8周年馆庆特别邀请展于2018年3月24日下午3点在北京视觉经典美术馆隆重开幕。此次展览由国家一级主持人,现任民进中央委员、北京市政协委员、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会长阚丽君主持。

本次展览学术主持、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副所长郑工先生在谈到展览的名字时说道:“从日常生活中去体悟某种形而上的存在,从抽象形色中去品味某种诗意化的图像,是薛行彪绘画的突出特点。他说他的油画是意象性的表达,即在形象问题上追求绘画的表现力,从而扩展绘画语言自身的表述空间,在形色关系中寻找自我的表现意图。三十多年来,他一直思考着油画的意象性问题,努力实践着他的艺术主张,以其鲜明的个性,在意象油画领域独树一帜,是当代中国一位具有代表性的画家。”

如果按传统绘画的分类方式而言,黄鸣的油画作品显然要归入静物画的范畴之列。自文艺复兴时期以来,与宗教和历史主题的绘画创作相比,静物画一直不太受到画家的重视。原因是,静物画是绘画的小门类,它所表现的形象及内容有限,不能充分展现画家雄阔的艺术才能和高超的艺术技巧,因此它不太受到画家和赞助人的青睐。然而,艺术史的重大变革和观看经验的改变,却往往能够通过小小的静物画而得以实现。正是因为静物画不需要背负太多的历史、文学和宗教的主题内涵,而使得它成为更加纯粹的“绘画”艺术。因此,所谓“小小的静物画”包容了丰富的艺术内容,它考验着艺术家的智性及创造才能。

两年来,北京视觉经典美术馆在勿求其大,惟求其精的宗旨下,自身特色的经营思路逐渐清晰与明朗起来的,北京视觉经典美术馆属意经典二字,就是要通过学术团队的努力,给公众呈现出经典之作,秉持着这样的宗旨与理念,近半年之久精心筹备的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北京视觉经典美术馆主办的北京视觉经典美术馆建馆两周年暨《华延峰油画邀请展》于2012年3月20日下午三点在北京视觉经典美术馆举办了盛大而又隆重的开幕仪式。原北京市政协主席陈广文先生、中国艺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刘茜女士、原中国美术馆馆长杨力舟先生、中国国家画院著名画家王迎春女士、原北京电视台台长张晓爱女士、原北京电视台副总编江洁红女士、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副所长郑工先生、中国著名评论家郎绍君先生、辽宁盘锦市文化局局长苏志伟先生、信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宋斌先生等近三百名嘉宾出席并本次展览的开幕仪式。

北京视觉经典美术馆成立8周年馆庆特别邀请展嘉宾剪彩

薛行彪先生是国内最早提出写意油画的艺术家之一,早在七十年代末就开始注重绘画形式与语言的研究,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先生曾说过,“他是当时整个画坛自觉注重形式的先行者之一”。

以静物为对象的艺术创作,大致可以划分为两类:一是隐喻象征性的绘画;二是纯粹形式表现性的绘画。前者以十七世纪的荷兰小画派为代表,后者则主要出现在20世纪以来的现代主义艺术流派中。其实,这两者的区分不是绝对的,形式和内容总是紧密相关的,黄鸣的绘画正是属于这种折中类型。他的绘画是极尽写实的,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具象一类的艺术创作。主题、情节往往是具象作品的生命线,但是,缺乏情节及内容的写实静物画如何产生艺术感染力呢?隐性的在场是画家创作静物作品所采取的表达方式,以物的状态隐喻情节、故事和人物的存在。黄鸣以静物为对象的艺术创作拉开了与西方古典静物画的审美距离。他的作品所表现出来的象征隐喻性内容,并不是以一种物物对应的方式实现的,如同十七世纪荷兰小画派的静物画,以动物喻示狩猎,瓜果象征丰收和富足,花卉寄托幸福与安详等。黄鸣对静物画的理解,更偏向中国艺术由来已久的“观物”的艺术传统,“观”一方面是穷尽物理,另一方面是以物为凭借实现精神的升华和视觉意图的转移。小小的“静物”能够容受宇宙的气象和深邃的心灵境界,所以中国古代画家能够再现巍峨雄壮的大山,也能寄情于一隅一物,以一株兰花、一片山石、一盏油灯等点滴之物,抒怀畅意。

在展览现场,爱这茶语提供了德国进口花果茶,供到场嘉宾饮用,花果茶明艳的色泽与华延峰纯净、优美的油画作品相映成辉,浓郁的花果香气更为美术馆精心布置的展览现场增添异彩;参观画展的嘉宾张东声先生参观后特题诗一首:延承古典神韵传,峰奇云清塬上观,大道无痕青花影,雅聚视觉经典馆充分表达他对本次展览画家及美术馆的赞赏之情。下午四点,还举行了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美术研究所副所长郑工主持的华延峰作品学术研讨会,郎绍君、张祖英、刘曦林、尚辉、王镛、袁宝林、牛克诚、郭小川、王端廷、赵力忠、张晨、曹庆晖、杭春晓等二十余位著名美术评论家、学者及媒体朋友就华延峰的艺术成就进行了交流、探讨。此次展览将持续到4月8日。

着名油画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油画系前主任马常利;着名油画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苏高礼;着名理论家、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副所长郑工;着名油画家,北京当代中国写意油画研究院副院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闫平;着名油画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造型研究所副所长,北京当代中国写意油画研究院副院长丁一林;着名油画家,《中国油画》杂志主编,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副总编辑,中国美术家协会油画艺术委员会委员王琨;北京林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院长丁密金;着名画家、门头沟区政协常委、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朱德友;武警总部创作员陈树东;《中国油画家》杂志主编蔡国胜;着名油画家张峻明;着名油画家周武发;中宣部新闻局原副局长张文祥;中国社会经济文化交流协会版权工作专业委员会理事长刘阳;江苏省宜兴市紫砂艺术研究院院长卫江安;美艾眼科医院院长高克;文化部直属公司原《华文中国民间文化艺术发展公司》总经理、北京中拍国际拍卖公司顾问金维红;北京视觉经典美术馆馆长吴华等数百名嘉宾出席了此次展览的开幕仪式。

“油画语言有别于水墨画,它以丰富的色彩和厚实的肌理效果见长。油画家们采用写意、意象或抽象的方式时,如何充分发挥油画表现语言的优长而不削弱或丧失其特性,是个值得关注的问题……薛行彪的作品则是充分运用油画语言可能性的基础上进行创造的,很注意油画的笔触美和色彩美。当然,他的这种近乎‘大写意’的油画也面临着如何在取得‘势’和‘大感觉’的同时,表现丰富内容的难题。他不畏艰辛,在从容不迫地探寻。”著名当代中国美术理论家邵大箴先生点评道。

特别要提到的是,在许多人看来,“草席”成为了黄鸣绘画作品的一个标志性符号,黄鸣的作品几乎都画有草席。他以单调重复的方式画草席的经纬线,由此也形成了他绘画独到的韵味。黄鸣与草席进行着旷日持久的搏斗。草席销蚀着他的青春,他的生命。编织草席的过程,是一个人的战争,一个人的修炼,一个人的参禅……。寂寞、单调、重复,必须一个人面对,这与其说是画画,不如说是一种心性的修炼。

华延峰,1937年生于辽宁。先后就读于鲁迅美术学院附中、鲁迅美术学院油画进修班、法国画家伊维尔高级油画研修班。他几乎把全部精力用于写生和创作,对古近油画的发展变异做了认真的考察,这些考察更加坚定了他坚持写实绘画的矢志。新时期以来,西潮澎湃,青年人竞相追逐时新,一些同代人也纷纷改弦更张,放弃写实画法而去探求各类新形式与新风格,华延峰一度感到认知的困惑,但在作品中,他一如既往,坚持着自己的写实操守。

参展艺术家代表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副教授石煜在展览开幕式上致辞

薛行彪先生今年已经74岁高龄,但仍然每天坚持创作7-8个小时,他认为“艺术是一辈子的事情,是一个艰难的前行过程”,而他之所以尚能勇往直前,得益于儿时的成长经历和家乡这片土地赋予的“基因”。自15岁外出求学至今首次回到家乡办展,也是应福清市美术馆开馆展的邀请。福清市美术馆是福清市第一座美术馆,它的落成是福清市文化事业里程碑式的大事件。“家乡的事,义不容辞”薛行彪先生在展览前言中写道。

图片 3

此次展览将展出华延峰的静物、人物和风景油画作品70余件。华延峰的油画静物画以青花瓷系列为代表,此外还包括秋果系列、唐三彩系列、艳秋系列等。其静物画中的唐三彩、彩陶、乐器、老油灯、布玩具以及各种秋日成熟的果蔬都以别样的风姿呈现在我们面前;华延峰的油画人物画和风景画曾多次参加辽宁省、北京市及国家级的展览,并多次获奖,受到业界的肯定。本次展览也将展出华延峰的多幅参加全国性美展和国外展览的油画作品,如获全国第二届静物油画展一等奖的油画静物《青梨》;参加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中国当代油画展,并被台北李石樵美术馆收藏的油画静物《乡情》等。

北京视觉经典美术馆在这8年的时间里,成功的与数百位艺术家、数十位国内外顶尖的评论家、策展人建立了很好的关系与互动,展览的参观人数也高达数十万人次,艺术家的满意、观众的共鸣就是对美术馆最大的认可。值此建馆八周年馆庆之际,北京视觉经典美术馆特别邀请五位着名油画家戴士和先生、李延洲先生、马晓腾先生、刘长宜先生、石煜先生来馆共同举办这个展览。这五位油画家都有北京中央美术学院的学历,他们每一位的艺术风采都得益于北京文化环境的滋养,他们每一位的创作都生于北京。这次展览共展出了五位画家精选的以北京亲历风物为题的大小作品一百余件,时间跨度超过半个世纪,点点滴滴,小中见大,相信观众欣赏作品时也能感受到北京与我们一起变化,成长的时代的脚步。

在福清市美术馆开幕暨“意象”薛行彪油画展开幕典礼上,举行了福清市美术馆开幕剪彩仪式,同时,福清市美术馆向薛行彪先生颁发了收藏证书,将薛行彪先生两幅作品纳入福清市美术馆第一批馆藏。开幕式之后,薛行彪先生带领现场嘉宾观众参观了福清市美术馆,并向大家介绍了本次展览作品。

黄鸣创作的《一盘没有下完的棋》

当代中国著名美术理论家邵大箴先生在评论中写道:绘画的表现语言多种多样,写实的,写意的,表现的,象征的,抽象的都各有其特有的审美取向,各有其存在的意义,关键是驾驭每种语言的艺术家与这种语言在精神气质上应该是契合的,感情应该是真挚的,态度应该是极端投入的。华延峰的艺术创作,除了它自身不可替代的艺术价值外,他根据自身条件选择在古典写实绘画中的潜心经营而取得出色成绩,在这方面的自觉给予我们有益的启示;他在艺术创作中表现出来的虔诚和精益求精,也是令人感佩和赞叹的。

著名油画家,《中国油画》杂志主编,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副总编辑,中国美术家协会油画艺术委员会委员王琨在展览开幕式上致辞

随后,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副所长郑工先生主持召开了《“存在的意象”学术研讨会》,原福建省文联党委书记陈济谋先生、福建省民族与宗教事务厅副厅长、福建省文史研究馆副馆长余险峰先生,福清市委宣传部部长林彤女士,福清市政协副主席吴华云女士,华东师范大学谭根雄教授,福建师范大学陈宗光、李晓伟教授,中央美术学院唐承华教授,艺术家陈明华先生,闽江学院郑频教授、漆艺艺术家俞峥女士,威狮国际艺术中心总策展人、福建省青年画院策展部副主任谢儒杰先生,福清青年艺术公社负责人、策展人陈熊先生等领导嘉宾与薛行彪先生一同列席。

展览:1.1994年参加“第二届中国油画展”(北京)

中国著名美术史论家张敢先生在评论中写道:华延峰以高度写实的方式表现这些日常生活中常见的物品,为我们展示了这些不同材质的物体所具有的独特美感。在面对华延峰的作品时,除了叹服于他技艺的精湛,更多领略到的是一种远离世事纷扰的释然。宁静与愉悦,这是多少人梦想得到的状态!

王琨先生在展览开幕式中谈到:这个展览让我感动,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展览,几位都是北京的画家,北京的画家没有乡愁,但北京的画家更多的是怀念,这里面有戴士和老师十几岁画的,看了之后又怀旧又感觉亲切。北京的画家,值得骄傲,除了他们生在北京,长在北京之外,他们视野开阔,他们见多识广,从这一点上他们优于各地的画家,这种文化的熏陶在他们画里都有体现,这个画展都是好画家。

本次展览由中共福清市委、福清市人民政府主办,福清市委宣传部、福清市文体局承办。据悉,展览将持续至6月19日。

2.2005年油画参加“大河上下——新时期中国油画回顾展”(北京)

中国著名评论家郎绍君先生在评论中写道:在生活中,我们不可能像画家那样久久地注视一张桌子,一件瓷器,不可能像华延峰那样以如此写实的眼光观察它们,把它们的形体、质感、肌理、光泽、色调以及它们的投影如此细致地捕捉下来。摄影作品可以更加逼真地再现物象,但摄影作品的真实主要是靠机械的力量,绘画的真实则全靠人手的高超技艺,后者和人的情感、心理有更加直接的联系,技艺特征特别是像《青梨》那样的微妙特征更是前者所不能比拟的。因此,摄影可以接近绘画但不能取代绘画。肖像《大凉山汉子》让我们看到了生命的沧桑;《油田作业工》呈现的是青春的活力;《卖柴女孩》描绘出生活的沉重与艰辛。画家着眼于底层的劳动者,努力做到再现的真实和表现的真实,不像某些作者那样把人物对象当作没有生命的观念符号,更不为了某种形式风格的时髦追求而任意丑化他们。《塬上月》《黄河从黄土高原流过》是很耐看的风景作品,前者恢宏,后者深幽。两者都取横长构图、暖色调,而高原上阳光与阴影间的明灭辉映,似乎让人感到了不息的时间运转。《家乡的第一场雪》画的是盘锦一带的冬景。在东北,寒冷比关内来得早,刚收完稻子,就下了雪。在平远的路上,一辆马车迎面走来。这件作品没有《塬上月》那种荒莽崇高感,而是充满了生活诗意,使人感到温和亲切。大体说来,华延峰的静物画以理性的、再现对象的美为主要追求,不以表达情感和个性见长,但从静物的选择、摆放到具体的描绘,也透露出画家的朴实性格和情感意向,印证了那句风格即人的名言。

著名理论家、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副所长郑工在生在北京展览开幕仪式上致辞致辞

福清市美术馆开馆暨“意象”薛行彪油画展开幕

3.2011年参加“回顾与展望湖北油画艺术展”(武汉)

继这次展览之后,在紧邻长安街黄金一般位置的北京视觉经典美术馆将一如既往的在学术背景的支撑下,发掘经典之作推向社会的同时为更多优秀的艺术家提供一个国际化的展示平台。

郑工先生在展览开幕式中谈到:《生在北京》的这种当下性,或者是当地文化的一种深层关系,生长关系,是当代艺术研究中的一个重要命题,我不能说这个展览开启了北京画派的一扇窗户,但是他至少提出了北京现象。

学术主持:郑工

4.2011年参加吾土吾民油画系列展“人文江南——油画邀请展”(杭州)

编辑:冯漫雨

著名油画家,北京当代中国写意油画研究院副院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闫平在生在北京展览开幕仪式上致辞

策展人:唐明修

出版:1.《第二届中国油画展作品集》 广西美术出版社 1994年

闫平女士在展览开幕式中谈到:《生在北京》又有岁月、又有话题,又有情义,真好。

主办单位:中共福清市委、福清市人民政府

2.《美术》封二 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 1994年第5期

著名油画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油画系前主任马常利先生致辞

承办单位:福清市委宣传部、福清市文体局

3.《亚洲艺术家》第十期 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 1994年

马常利先生在展览开幕式中谈到:作为北京的画家,我们很好的把北京的过去和现在,用我们的艺术形式把他表现出来,其目的就是让人们更爱北京,更爱我们的祖国。

协办单位:祥兴集团

4.《文艺百家》封面 山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1997年第一期

中宣部新闻局原副局长张文祥女士致辞

5.中国当代美术现象批评文丛《新古典油画》 吉林美术出版社 1999年

张文祥女士在展览开幕式中谈到:刚才我看了之后,我就感觉,这些都像教材一样,这些作品中有深厚的基本功,每一幅画都有感觉,我们能从作品中感受到时代,社会背景,人物,甚至是人物当时的那种心情,这就是艺术的感染力,同时每一次到视觉经典美术馆来都是一种视觉的享受,视觉经典美术馆就像一个艺术的港湾,每一次的展览都像一股艺术的清流,吹进来一股清风,让人有艺术的享受和陶醉在艺术中。

6.中国高等美术学院教材《油画静物》(黄鸣 著) 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 2001年

此次展览的艺术家刘长宜和现场观众合影

7.《名师授艺》 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 2001年

这次展览不论是从展览主题还是展出作品都受到了观众和嘉宾们的一致好评,展览将持续到2018年4月8月。

8.《当代写实经典•油画静物》 古吴轩出版社 2002年

更多展览图片

9.《中国油画文献》赵力 余丁编著 湖南美术出版社 2003年

此次展览由国家一级主持人,现任民进中央委员、北京市政协委员、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会长阚丽君主持

10.《大河上下•1976—2005新时期中国油画回顾展作品集》岭南美术出版社 2005年

北京视觉经典美术馆馆长和本次参展艺术家戴士和合影

11.《中国油画二十家•黄鸣》封面 北京美术摄影出版社 2005年

生在北京展览嘉宾合影

12.《艺术界》2006年三、四月号(双月刊)安徽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艺术界杂志社 2006年

展览现场

13.《神州风情》2006年总第12期 香港神州风情杂志社 2006年

展览现场

14.《回顾与展望——湖北油画艺术展作品集》湖北美术馆 湖北美术出版社 2011年

展览现场

15.《吾土吾民油画系列展“人文江南——油画邀请展”作品集》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 2011年

展览现场

黄鸣创作的《一盘没有下完的棋》油画作品就运用了隐性在场的表达方式,以物的状态隐喻情节、故事和人物的存在。在《一盘没有下完的棋》油画作品中,黄鸣竭力经营最为简单的绘画元素——横线和竖线,他以最为简单的绘画元素创造出最为坚固的艺术。因此,黄鸣的绘画看似是具象的,实质是抽象的;看似是极繁复的写实,实质是极精简的形式建构。在这样精心经营下,黄鸣以极为理性的方式经营画面中形与形之间的结构及比例关系,使作品既有严谨精巧的形式结构秩序,而又不失绘画表现的变化及灵活性。黄鸣就是这样将一盘没有下完的棋清晰地呈现在观者的面前。虽然没有人物的出现,但是一把折扇、一副眼镜、一盘没有下完的棋盘,还有透过窗棂投射在覆盖着席子的棋桌上的阳光斑影,这些已经将人物——棋者的形象淋漓地刻画在观者的脑海中。这个人物不是被眼睛看见的,而是被心灵触摸到的,观者感知到的棋者,不是他的体态和相貌,而是他的精神和气质,画面中的棋局及环境留下了人物活动的“气场”。弈棋的境界,不在于争强好胜,而是在黑白方寸之间运筹宇宙和人生的胸怀与境界,看似紧张激烈的博弈却传递出平和悠游的美感。与此同时,黄鸣在此幅作品中,同样地选择了其强烈的带有符号的绘画元素——草席。在他的作品中草席既是物,也是形式元素,草席的经纬线实际就是他在绘画中着力表现的横竖线,他以草席强化画面的稳定坚固感,强化作品的形式力量。黄鸣在《一盘没有下完的棋》油画作品中表达出强烈的文化意识,这样的意识也是他心性的自然流露,再加上多年受江南自然和文化环境的滋润,使他对平和自在的艺术和生活体验尤为强烈。

展览现场

黄鸣注视的是一些“被忽视的事物”,他的作品没有机巧的观念,也没有炫亮的图像样式,在中国当代艺术纷扰的环境中,他寂静地立身在一旁。当细读黄鸣的作品时,英国艺术史家诺曼•布列逊的一段话,或许能够给我们一些启发,他讲到:在静物实际上所处的那种低层面的现实世界中,由于没有什么事件,也就没有什么历史的剧变了。但是,卡拉瓦乔和塞尚的静物画却使我们相信,这些作品有能力决裂于绘画史,重写绘画史,它们是不折不扣的趋大的描绘。布列逊提醒我们,注视被忽视的事物,在那里我们将发现别有一番洞天的艺术世界。

编辑:江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