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你一直背着它前行,但它会成为你最强悍的部分

日期: 2019-11-29 20:48 浏览次数 :

图片 1

摘要:“生命与爱”,是所有宗教、文化、艺术讨论的永恒命题,是无界的。

图片 2

你想象过,用输液用的塑料管、头发、岩石这些偏门的素材做首饰吗?

滕菲:胎记

1月11日下午,中国艺术权力榜&中国设计权力榜“无界论坛”成功举办,著名艺术家滕菲、著名艺术家谭平、青年艺术家吴笛笛、青年设计师巨琳、青年设计师闫睿,以及一百余位各领域嘉宾齐聚观唐艺术区,在温馨舒适的展览空间中,娓娓道来他们对“无界·生命与爱”的理解。

回看于北京今格艺术中心刚结束的梅香滕菲∙当代首饰展,这是艺术家滕菲继2011年个展寸∙光阴Ctrl+S之后,近五年思考的片段呈现。展览涵盖三个部分::艺术家对首饰艺术的个人思考,新作和再做的作品,以及相关的文献档案,意在把一个碎片化的滕菲较为完整地呈现,与观者做一次有关时间、有关生命的交谈。以下为凤凰艺术为您带来的独家展评与视频报道。

图片 3

滕菲:40日记

图片 4

梅花香自苦寒来。

《心经》,银、珍珠、戈壁石、琉璃,2017

滕菲:

无界·生命与爱论坛现场

在首饰艺术家滕菲刚刚于今格艺术中心结束的个展《梅香-滕菲・当代首饰展》中,艺术家仿佛透过作品将梅枝的苦涩默默隐去,沉积多年的香气随之释放。

而且,还能做出艺术性,较之那些价值不菲的珠宝也不遑多让。

首饰是表达自我的媒介

“生命与爱”,是所有宗教、文化、艺术讨论的永恒命题,是无界的。但若问你,什么是爱?却很难给予一个绝对的定义。它等同于欲望吗?它是可以量化的吗?它是永恒不变的吗?它们作为根本的命题始终启迪着全人类的思考,文人赋予其情感维度的创作,科学家用生物学、物理学知识做出客观解答……而现场的五位嘉宾,则从自身的工作或生活经历中,分享了对与“生命与爱”实实在在的体会。

展览包含两条线索。明线围绕滕菲的五组作品《梅香》、《一片云彩》、《磨玉》、《心经》、《一寸光阴》展开,揭示出一个艺术家直面自身生命体验的精神世界;而另一条隐藏的线索则指向艺术家三十余年学与授的学院生涯从中央美院到德国柏林艺术大学的多段求学经历,从归国回到中央美院从事材料实验课程的开设,再到创建首饰工作室投身其中十五年的教学实践。滕菲以其多年的艺术积淀、体悟,在当代首饰这一领域上孕育出朵朵梅花,淡香留存。

现在,这样的实践已经越来越多。其中一个领军人物就是艺术家滕菲:她是中央美院首饰专业的创建人,从90年代就开始在这个领域“开荒”,被称为“中国概念首饰第一人”。

首饰,对我而言,是一种表达自我的媒介,一种精神层面的慰藉,而不单单是一件漂亮的装饰品或工艺品。我创作的首饰作品件数不多,像《40日记》、《那个夏天》、《心悸》与《胎记》这些,从名字就可以看出都是跟我的成长直接有关的。作为一名女性,身体也一直是我关注的一个对象,它会成长、衰老,也会诞生新的生命。很多作品虽然是新作的,但是资料已经收集了很多年。

图片 5

▲展览现场

点击看视频

此外,在德国的学习经历,也让我对首饰的材料特别感兴趣。《朵颐》这组作品,形状是一朵云,是有一次我带学生去农村采风时看到天空中飘过的一朵云,那种自由自在、怡然自得的情态让我很感动,于是把这种幸福的感觉用玉记录了下来。玉的浑然天成、饱满细腻,特别符合这种自由随性的感觉。还有一个例子,金属向来给人的感觉是冰冷、机械、锋利,而在我的创作中,我也使用金属,但是我让它呈现出不同的姿态来,指纹的印迹,弯曲不规则的造型,使之更接近自然中的生物,温暖柔软。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够带给人精神上的欢愉和感动。

论坛现场展出了滕菲“以爱之名”特别创作的首饰作品《辛卯年》,这也是滕菲为中国艺术权力榜“艺术发现”公益拍卖创作的作品,以2011年滕菲给即将出国的儿子特别打造的吊坠为原型。作品的背面是滕菲和谭平夫妇的手机号码,正面是键盘,代表着保存,保存的是爱。

当代首饰,时至今日,对于绝大多数的国人来说,这仍然是一个稍显陌生的词汇:国内设计行业的从业者会认为这早已超越了设计的范围,属于艺术创作;而本土艺术媒体面对这一相对边缘的艺术门类又极度缺乏基本知识。这些外界对于当代首饰模糊不清的定义是否曾经对先行者滕菲造成过困扰?我做的到底是什么?我想要做什么?需要坚持什么?

而抛开这些标签,听她讲故事,我更愿意这样形容她:一个用光阴做首饰的人。

编辑:admin

冷雨璇(时尚致爱CEO、时尚新娘全媒体总编、本场论坛主持)

▲ 一寸光阴 展览现场 滕菲

滕菲做过一些私密性的首饰作品,很多朋友想收藏,她都婉拒了。

图片 6

可毫无疑问的是,滕菲始终保持着自己的坚持与态度。1995年,从德国归来的滕菲,面对国内这一完全空白的领域,从最基础的工作做起。没有同行者的滕菲,在自己的领地里专注而投入地耕种,因为孤独、小众、边缘而不被资本打扰的当代首饰健康、自由地成长。

《那个夏天》是滕菲在儿子出生时做的。她将自己剖腹产的疤痕形态提炼出来,纪念两个生命体:一个是新生,另一个是母体的再生。

时尚致爱CEO、时尚新娘全媒体总编、本场论坛主持冷雨璇

在滕菲看来,当代首饰落点于艺术。对一件首饰作品的解读与对一件当代艺术作品的解读本质相同着眼于艺术家对事件的思考、对自我情绪的表达、对观念的涉及与表现,和对现实的质疑与批判。当代首饰艺术家们从首饰进入,又从首饰中漫步而出,进入到观念的上层空间中,而不是仅仅落入狭义首饰这一形态样式的窠臼。

《那个夏天》,银、漆,2007

论坛的主题“无界·生命与爱”,看上去是一个特别宏大的主题,无论是剖析260万年的人类文明、两千多年的宗教发展还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科技进步,都无法用完整的语言和结构去解释它。同时,它又那么细微,它是不是每天洒进房间的阳光?一封从纸信变成微信的家书?或是一个玻璃水杯上的两个手指印?

▲展览现场

还有个作品,是她用自己的头发做的。

滕菲(艺术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硕博导师、首饰专业创建人学术带头人)

与中文概念下首饰相对应的英语词汇jewelry词源来自于意为宝贝、宝石的jewel,作为首饰、珠宝等完全不同概念的统称。可在中文的世界里,究竟是用首饰,还是用珠宝却意味着完全不同的观念表达。珠宝的珍贵性往往提示出其在物质层面昂贵的商品属性,可首饰作为一个相对更为开放的词汇,指向的是饰品与作为主体物的人在心理及生理层面所发生的关联。我们或可言之,当代首饰命题中很重要的一点即是对于实用性的讨论。奥地利著名首饰艺术家Peter Skubic曾在他的左前臂皮肤下植入一枚塑形首饰并放置了7年,以此作为其行为作品皮肤下的首饰。这件作品在探讨首饰的表达方式、限定和界限的同时,也在挑战着人们对于装饰概念与人自身关系的固化认知。在今天,如何定义首饰、定义首饰与人的关系,以及它作为与人关系最为紧密的佩戴物,如何在创作、佩戴和观看之间寻找到更多的可能性,首饰艺术作为发问者,面向历史、当下、文化、社会、人类、哲学等不同领域与维度提出最为敏锐的观点。

那是2003年,“非典”期间,哪儿也不能去,头发长了,梳头时每天都会脱落好多,她就把每天梳头时掉下的头发收集起来。

图片 7

▲作品《一片云彩》滕菲

那一年她四十岁,就将其命名为《四零日记》。

艺术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硕博导师、首饰专业创建人学术带头人滕菲

废石蝶化新生,碎片重生万象,不同的地域环境与个人特质导致艺术家滕菲在材料选择上的变化。我们可以看到,无论是对废料的再次唤醒与造型,还是在蜡、干花以及植物这样的天然造物上的塑造,都具有内敛、含蓄的特质,就如淡淡梅香,萦绕鼻尖。

《四零日记》,头发、银,2003

图片 8

▲ 磨玉 2017 磨前 滕菲

一次研讨会上,滕菲把首饰全都摆在桌上,不预先告知其背后的故事,让来宾自己拿一件喜欢的戴。一个女摄影师选了《四零日记》。

滕菲论坛分享现场

▲ 磨玉 2017 完成作品 滕菲

滕菲觉得奇怪:“头发是很私人的东西,很多人会感兴趣,但都觉得有点害怕,不敢戴。"

时间和生命,一直是我感兴趣的的话题。

▲作品《心经》滕菲

摄影师就给她讲了自己生病期间掉头发的经历。

《胎记》

这种内敛、敏感的特质,或许源于滕菲一直以来相对顺遂的生活经历,与其所成长的杭州所独有的温润质感,但滕菲的作品却并不浪漫,事实上,儿时严谨的家庭教育与德国留学时肃穆的哲学氛围赋予了滕菲的艺术以强韧的力量。相比花朵盛放时的浓烈,滕菲更关注生命的强度,在花谢花开的刹那中所孕育出的生死转换的能量。就像是本次展览同名作品《梅香》一般,观者可以清晰地看到时间的推移与沉淀如何塑造一位女性由浅至深的灯光与暗色空间营造出一个深沉的整体基调,微弱的红色石头暗暗地闪烁,就像是灰烬中又生发出的新芽新枝,暗示着生命的多种面貌与可能。

“她看到头发,就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因为这是她曾经拥有的东西。”

在儿时看过的电影里,母子相认都以胎记为证。在没有高科技可检测DNA做亲子鉴定的时代,胎记是人们赖以佐证的标识。在我的右侧腰背处也有一块只有父母才能辨识的胎记,这块胎记,自己是看不见的,当我16岁离开家到北京读书时,妈妈不无惋惜地说自己好像丢了一个女儿,好在这块胎记可以帮她找到我。从那时起,我会时常设法留意这块胎记,二三十年过去了,我惊讶地发现岁月可以改变身体的一切,而唯独那块胎记丝毫未变。

▲ 作品《梅香》滕菲

滕菲天然对时光的流逝、及人在时光中的改变充满敏感。

图片 9

展览现场地下一层的作品,来自于滕菲所教授过的众多学生中的一部分。在今日,他们之中不少人早已成为各领风骚、独树一帜的中国首饰人。滕菲在接受凤凰艺术专访时表示,在教学中,我最忌讳的就是雷同。因为在我看来,老师的责任是帮助学生发掘他自身的特质。这些特质在每个人身上都是非常独特的,这是我最在意的东西。

因此,作品也表达着她对生命存在本身的困惑。

《胎记》

▲ 滕菲的学生作品,展览现场

《追到天堂》,是她给父亲的纪念。

《那个夏天》

严寒料峭,梅开百花之先,预示着春日即将到来。在今日,首饰艺术绝不是只包含传统意义上穿戴配饰或财富价值的附属物,而是积极与社会问题及哲学思考发生关系的艺术媒介,就如滕菲在展览中所尝试显现的,试图对当下社会给出自己最为独特的解决方案。

图片 10

1987年我怀孕了。九个月之后,健康正常的我,本该自然生产,却不料腹中的胎儿有些懒散,超过预产期九天还不想出来,出于对胎儿的健康考虑,决定剖腹产。日子是我自己选定的,那是1988年8月31日的下午,孩子出生时间为下午4点15分。由于只做了针灸局部麻醉,因此过程中我的大脑意识清晰,能够一直跟随主刀大夫的手术刀在我那被撑的薄薄的肚皮上行进。在经历了一种似乎难以承受却还是承受下来的切肤之痛后,好像是一股血水涌出了那道裂痕,一阵热乎乎的感觉过后,孩子顺利诞生了。刀口用7针缝合了起来,留下了这个身体的疤痕。这道生命的印记换来的是一个新生命的诞生和母体的再生。

苦寒去了,但梅香愈浓。

父亲病逝的时候,家人没告诉她。她没见到最后一面。

《那个夏天》

关于艺术家

“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经历亲人的死亡,我当时完全不知道怎么去往下走。我不能释然,我化解不了,我不能理解……好像谁都帮不了我忙。”

图片 11

▲ 艺术家滕菲

有一天,她找到一个信封,里面是父亲化疗时掉下的头发。

艺术家谭平

滕菲,艺术家、设计师、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首饰专业创建人。荣获第十届全国美展金奖、中国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奖、中国珠宝首饰设计大师称号。中国美术家协会工艺美术艺委会副主任、中宝协珠宝首饰设计师协会副主任。1983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1987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获学士学位,1990年赴德国留学,1995年毕业于柏林艺术大学获硕士学位,1995年至今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德国汉堡工艺美术博物馆、法国文化艺术中心、奥地利下奥州艺术厅、丹麦阿乎斯博物馆及国内外藏家收藏。作品梅系列作为国礼被巴西、美国、法国、葡萄牙、俄罗斯等多国总统及夫人收藏。

“有一次他洗头发的时候,我比较敏感,就收了一些他的头发,放在一个信封里收纳起来。”

谭平(著名艺术家):2006年滕老师要给自己做一个展览,她先找遍自己全身不完美的地方,一个是胎记,一个是剖腹产留下的伤疤。

滕菲的学生作品

图片 12

对于男生来讲,打个架留个疤更酷一点,对于女生来讲,在她身体上留下这个东西(剖腹产的疤痕)可能是她一生非常深刻的记忆。她把这个东西最终做成一个红色疤痕外形的作品,很多人看了之后都感到很震撼,特别是有过这样经历的女生。

▲贺晶《胸针》

《追到天堂》,头发、皮箱、培养皿、枕头、银,2011

滕菲:我并不认为自己在找一些不好的、丑的东西,我觉得那些东西在我看来是很美好的,是有力量的,是值得我去珍视的,包括岁月流逝人外形的变化,我觉得这本身就是一个真实的呈现。

▲刘骁《米石》

她把头发放在一个培养皿里面,垫上一个枕头、装在一个蓝色的箱子里,一旁停着小小的蝴蝶,“特别美好,有一种蓝天白云的感觉。”她就给作品取名《追到天堂》。

《追到天堂》

▲孙捷《花样年华》

图片 13

这件作品是对失去父亲的纪念。

▲梁晓《絮语》

“做了那件作品以后,好像我就好了。”

我庆幸在父亲生前保留过一绺鹤发。那是在他病中的一次梳洗后脱落于盥洗盆中的头发,有意无意地被我存放起来。当他真的离我而去,消失得了无踪影时,心中的那股隐痛久久挥之不去。直到某天碰触到这帧案屉中“柔软而真切”的白发,我——被溶化、治愈了。

▲张晓宇-YVMIN Studio 《White Glimpse 粉红漩涡耳坠》

年少时总想“出逃”,总觉得时间还多

插入图片:《追到天堂》

▲Ju Smith 《童趣系列-鸽子》

父亲对滕菲最大的影响,是鼓励她追求自由。

插入图片:《追到天堂》-局部

▲李安琪《食品级》

滕菲记得父亲小时候教导她和姐姐,不要被困于家庭和琐事。“父亲总说,女孩子不要做那么多家务,琐琐碎碎婆婆妈妈的 ,好浪费时间。”

《辛卯年》

▲金栩如《空间的容器》

她想起小时候和姐姐爱戴小蝴蝶发卡,被父亲批俗气。“他说,要大气,不要扭扭捏捏。” 他想让女儿们提防女性自怜自艾的弱点。

这是一件银质吊坠,为出国留学的儿子创作的。吊坠的一面印着我与丈夫的电话号码,一面取形于电脑键盘“ctrl+s”,即“保存”的快捷键,寓意“贮存”。贮存什么呢?财富吗?当然不是。现在,孩子和父母之间,缺失的是情感、关爱。吊坠也表达了我们对儿子的牵挂之情,希望他能随时感受到父母的爱。

▲陆泓钢《月食》

图片 14

图片 15

▲李怡《钻石戒指》

1980,滕菲在大学宿舍

《辛卯年》

▲毛娜《兔子公主》

滕菲一开始确实是按父亲期望去做的。

《磨玉》

▲王谦张少飞-angs《雪山系列-耳饰璀璨款》

80年代末,丈夫去德国念书,她后来决定同去,把两岁的孩子交给两边的老人。

每一块石头上都写了编号存档,我把它们看做不同的生命。我想激活它们,因此我将每一块玉石废料拿来每日琢磨,在保有原始初形的原则上不断琢磨,直至废料整体形状完善和谐。磨石的行为即为人性圆满的修为过程,无论雏形多么不堪,始终不急不慌不忙,从容淡定,顺其自然,随形修为,千姿百态。生命倘若于呼吸间能够亲和石之质朴、玉之高洁所蕴含的温润与美好,焉能有更多的奢求?完满与美好,终归是人性崇尚的终极境界。

▲ 吴冕《金戒指 | 两枚含金量相同的戒指》

德国的五年日子,“自由而纯粹”。当学生、搞创作、办展览,对物质和生活心无挂碍,只有梦和远方。

图片 16

▲魏子欣《首饰盒》

而年轻气盛之后,生活开始一点点“讨回来”。

《磨玉》

▲闫睿-硬糖《泪滴珍珠》hoop耳环

回国时,孩子已经差不多六岁了。

《小陶和小段的婚戒:影子》

▲言漫江《物语桃》

重建亲密关系,过程迂回且漫长。

小陶和小段是两个跳现代舞的年轻人,希望我帮他们量身定做一对婚戒。在开始制作前,我和他们交谈了很多次,感觉到他们生活状态的单纯和不易,为热爱的艺术守着一份清贫。从聊天中我还了解到一个有意思的细节:这对情侣,一个十指全斗,另一个则全簸。于是设计出一对“影子”对戒,造型采用和现代舞一般自由的异形,戒面饰金并用了小陶和小段相互交换过的指纹。在工艺处理上,为时间留有一定空间,佩戴者可以介入其中去琢磨、滋养、呵护,让对戒日渐圆浑、天成,一如他们的爱。

▲张凡《衍异》

“这个是逐渐体会到的,一开始你还不觉得,比如三个月过后,你以为已经亲密无间了,结果再到半年,一件突发的小事又会让你突然觉得,‘啊,原来我们的关系并没有贴近。’”

图片 17

▲尹相锟-骸《感染花园》系列

图片 18

《小陶和小段的婚戒:影子》

▲周薇《招潮蟹招潮》

“你就会发现,你以前缺失的东西,总有一天是要补回来的。就像是冥冥之中告诉你,必须要这样做。”

《光阴集》

▲庄冬冬《四月二十六》

而感情融洽之后,新的分离又在不断产生——很快,孩子进入青春期,开始向父母要独立——到住校——到出国。

光阴一直是我思考的一个命题,2008年我将自1990年代以来的随笔摘选出来编辑成一本自传性的文集——《光阴集》。

▲温淼-10+10 Nail Lab美甲作品

内心的歉疚就那么留下了。“总觉得做得不够。”

整理出来是想为自己的精神空间做一次清理,与关爱我的朋友分享一段人到中年的心路历程。我想,人可以“站”在空中,也可以“飘”在地面,灵魂与肉体的交融,只在瞬间,捕捉住这一瞬间,便把握了自己的人生。

▲刘畅-昶《金枝》系列

儿子在英国读书,离得远了,想要送他一件生日礼物。

图片 19

▲赵小睦-Larmo朗睦《珍珠候鸟》

男孩子不习惯戴首饰,她就做了一块挺酷的吊牌。

《光阴集》

▲邰靖文《冬至》

“一面是‘CTRL+S’——‘储存’嘛……觉得当下小孩要的其实不是更多的物质,而是一种关爱,来自父母精神层面的东西。”

谭平:刚才滕老师说了她的人生,她的作品有一个特点,就是把两个不同时期的作品放在一起,直接产生一种联系,可以看出时间从中所起的作用。除了首饰,她还有一些其它的作品,装置、版画等,都有“在做”的概念。她的作品可能二十年前就已经做了,五年之后,又在上面加一些东西,再过一段时间又加一些东西,她在不断使作品更加丰富,就像人生一样。

展览信息

图片 20

吴笛笛(青年艺术家)

▲ 展览海报

《辛卯年》,银,2011

图片 21

展览名称:梅香滕菲当代首饰展

吊牌的另一面就是他们夫妇的电话号码。

艺术家吴笛笛

艺术家:滕菲

“他在那么遥远的地方,只能一个人去面对许多事情,我就希望让他能够感受到一些什么。”

《没有杂草》

展览时间:2017.4.2 5.2

因为这个吊牌的缘故,这么多年,他们的电话号码都没有换。

世界上没有一种称之为“杂草”的草,所有的生命体其实都有自己的不可代替性、特殊性。在滕老师的“磨玉”系列里,所谓“边角料”的玉里体现了每一个生命体的唯一性。

展览地点:今格艺术中心

有很多人在网上看到作品的图片,拨打那两个电话,接通了,常常很惊讶。问她,“你不害怕吗?”

二十多年前在中央美院念书,滕菲老师的课便开发了我们对材料非常个人化的感知系统,有一点“点石成金”的感受。当时我们满学校找各种各样的材料,非常兴奋,因为发现了各种材质带来的从来没有过的体验。

展览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新中街40号

滕菲就跟对方说,“我想你一定不是坏人,你会感到激动和惊讶,那你一定也是心很诚的。”

图片 22

通过空虚的一面,去把握实在的一面

吴笛笛作品《几何山水》

滕菲小时候挺怕父亲的。

谭平老师让我们每个人特别珍视自己的感知力,他从来没有阻断我们的想法,一直都是希望我们遵循自己的意愿。

“因为他外在给人的形象挺硬的,总是不太亲切,但你慢慢大了以后,会发现他实际上内心特柔软。然后我们会经常玩到一起,他也挺逗的,大家一块没大没小的。”

我可能对宣纸一直有种特殊的情感,多层之后,透出来的宣纸的颜色跟单层画上去的时间感或质感是完全不一样的。我用宣纸做了几个系列,在“竹”系列中,我去掉竹子的枝叶,保留竹干,我认为竹子的这部分最有精神,跟生命体的关系比较密切。

“你发现,你越大他就越小,交流起来就更容易了。父母不都这样吗,慢慢他们就变小孩,你就成大人了。”

图片 23

图片 24

吴笛笛作品《静物-竹》

到现在,她总发现自己像父亲。“前两天我看到个什么东西,还在自言自语,我说‘诶,我挺喜欢这儿的,我说老陈,你要是在,肯定也会喜欢。’”

每个生命体都有自己的伤痛,就像让·热内说的:“美只源于伤痛。”?每个人都带着特殊的、各自不同的伤痛,或隐或显,所有人都将它守在心中,当他想暂时逃离这个世界感受短而深刻的孤独时,就隐退在这伤痛中。我觉得,其实伤痛会成为生命中最强悍的部分。

“我总是感觉,随着我年纪越来越大,我离他反而越来越近了。”

闫睿(独立设计师、首饰品牌“硬糖”主理人)

这是时光回馈的礼物。

《答案在我们自身之中》

图片 25

图片 26

90年代初,滕菲在德国留学时

独立设计师、首饰品牌“硬糖”主理人闫睿

另一个被时光改变的,是她对东方文化的感情。

《家族画像》是我毕业创作的一件作品,那时我身上发生了一些事,让我发现自己和家人的行为模式很相似,有一些相似之处在我意识到的时候我是想要避免的,但是无意识的时候会重复。这给我很大触动,我想探究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些行为来源于什么,其中遗传和先天的因素占多大比例,又有多少是后天形成的,这种探究成为我做这个作品的初衷。做这个作品的过程中,我对家人进行了采访和记录,跟父母谈了很多,我父亲也手写了很长的信去梳理我们之间的关系以及家族的历史。

最早,滕菲对东方文化并没有太多诉说的欲望。“当你距离一个东西太近,你就没有进入的欲望,只想逃离。”

图片 27

图片 28

闫睿《家族画像》

90年代初,谭平与藤菲在展览上

我用了很多手工烧制的红色琉璃象征血脉的传承。这个材质是非常脆弱的,它太易碎了,几乎不能触碰,这种材质的选择正是我想要对家族记忆表现的感觉。

后来,滕菲慢慢发现,西方人在艺术语言上强劲的表达,是建立在西方工业化和经济发展历程之上的,而这不是她的语言。

图片 29

“那我背后的是什么呢?”很自然地,父亲教写的书画、柜里的旧书、南宋的画、小时候懵懵懂懂跟着大人去茶室喝茶的经历,慢慢跳出来。

闫睿《家族画像》(2)

“我想说,人,其实任何时候都达不到完满。当人在国内时,总想要出去看看;当人在异乡时,又想到遥远的东方、曾经生活的地方……”

《针》是我这个《家族画像》系列的最后一件作品,源于针灸的针,佩戴的方式其实就是针灸的方式:直接刺在身体上。我觉得在我对家族进行研究并做完一系列作品之后所体验到的感受,跟针灸给我的感受非常一致:针刺进去之后有一种酸胀的感觉,不完全是疼,也不完全是麻木,它很复杂。同时,针灸又有一个疗愈的作用。在针的顶部也延续了琉璃做的血液,像生长的血脉。

图片 30

巨琳(设计师、Ju Smith独立首饰设计品牌创办人)

红楼梦,有机玻璃,书,1996

《梦飞》

在欧洲数年的留学生涯,让她思考最多的是“时空”这一概念。“我以为人类具有两面性,可将其归结为实与虚.....我试图使观众面对虚幻的表现,更能强烈体会自身实体的存在。”

图片 31

她还做过一些与光阴有关的作品。“总觉得光阴就在指尖,它的存在你好像都看得见,但你从来没有抓住过它。”

设计师、Ju Smith独立首饰设计品牌创办人巨琳

图片 32《30”光阴》,影像作品,截取"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第一个梦与身体有关。滕老师跟我说首饰与身体有关,不仅仅限于日常生活的佩戴。我大学本科四年级毕业创作的作品之一,叫做《红》,我选了一种秋木,很长一段,分为三个部分,然后又用中国传统的结构将它们连接起来,在身体上进行缠绕。我想把首饰看作一个有机生命体,是生长在人身上的,并与人体完美融合。

{"type":1,"value":"名为《寸·光阴》的项链的来源,是滕菲拍下风吹影动,将它留在地上的形状提取出来做成的。

第二个梦和亲情有关。有了孩子以后,亲情变成了我情感世界最重要的一部分,孩子的一举一动都会时时刻刻牵动着我的心。我的女儿渐渐长大,开始各种涂鸦,我自然而然把她这种流淌着爱和生命的线条转换成了首饰,作为一个家庭情感传承的信物。

图片 33

图片 34

提取光斑后的项链

巨琳的童趣首饰(1)

之后,她把这个光斑形态做成的银项链交到不同人的手里,让其来抛洒,最后落下的形态都互不相同,再从每人抛落成型的形状里再提取并设计,来获得他/她自己的“光阴” 。

第三个梦和飞翔有关。因为童趣首饰的初衷是为了记录和珍藏生命的美好瞬间,把它传承下去。在做的过程中,我渐渐发现父母变得更认同孩子,而孩子也变得更加自信。

图片 35

图片 36

抛洒和实验的过程

巨琳的童趣首饰(2)

最后,她用约一厘米宽的手作皮带把那片“光阴”固定拢住,佩戴的方式是背着的。

图片 37

“其实阳光是你永远不能收纳下来的,而通过这样一种转化方式,你就捕捉到、收纳了一片属于你自己的光阴,你背着它,就可以前行。”

艺术家谭平(左)、观唐艺术区创始人李保刚(右)

图片 38

李保刚(观唐艺术区创始人):艺术家们太厉害了!刚才一句话生命中最强悍的是伤痕,刚才又一句话,每个人的生命有一个底色,因为你的底色是文化。

《寸·光阴》,银,钛,2011

我的生命底色在十四、五岁的时候,正是毛泽东时代和邓小平时代的跨越点,河里面洗完澡唱着歌就回来了,一边坐着拖拉机,一边读《陋室铭》,很快乐。语文老师随便说一句“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这也是生命底色。我们那时候不知道其实这是人生理想,这就是生命底色。后来我做观唐艺术区,跟设计师说要做出一条小巷,要做出美丽的景色。他说什么景色?我说“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结果他做了半天没做出来,因为他没有那个生命底色。

“光阴陪伴着你的生命,这是最富足的。”

链接信息:

去找一种包裹锋利与对抗性的柔软

滕菲是中央美院设计学院首饰艺术专业的创设人。她在国内最早提出了首饰要为个体量身打造的观念。这种量身无关尺寸和样式,而是向内寻求每一个体的生命痕迹。她的试验从她自己和亲人开始。《那个夏天》《身体的寓言》《心悸》《谜》……这些作品都是将她或家人的吸氧管、心电图记录纸、磁共振脑电图以及脱落的头发作为素材,与银、珍珠、钛这些材质组合打造成为可佩戴的物件,物我天人一体。

柔软、慈祥、永远带着微笑,仿佛没有极限——这是学生对滕菲最常提及的印象。

论坛背景:

但滕菲说,这只是表象。她总嘲笑自己年近60还是“爱逞强”、“性子急”。

“中国艺术权力榜ART?POWER100”是中国最具公信度和影响力的年度艺术大奖之一,从2007年创办至今,已成功举办十一届,以榜单的客观真实性、评委的权威性和发布渠道的广泛性在业内外树立了良好的品牌口碑。自2016年起,中国艺术权力榜突破单一媒体平台,实现跨媒体、跨平台联合呈现,成为极具社会影响力的文化艺术盛会。

图片 39

2018年度中国艺术权力榜&中国设计权力榜的“无界论坛”,是在“艺术与公众:中国艺术权力榜十周年故宫主题论坛”成功举办的基础上,又一次集合艺术界、设计届、教育界、科技界、投资界、媒体界等各领域专家的文化艺术观念及项目交流活动。通过跨界、多元、务实的主题讨论,为艺术从业者们聚集思想能量,打开行业思路,催生话语影响力,增加文化艺术的社会辐射力,为优秀文化艺术项目搭建与商业投资交流的优质平台。

柔软与果敢是她身上并行的重影,年轻的时候物资不充足,连做装置的机械工具,都是她自己做的。

滕菲坦言,很多创造美丽的行业,创造的过程是艰苦而漫长的。首饰制作的危险情况也很多,“ 焊枪工作中,女孩子头发如果没扎起来,一个不小心,头发卷进吊机里,头皮都能被弄下来。”为了方便,她一直是短发。

她说现在体力差太多了。但前些日子,她还去参加了赛车培训班,学会了瞬间提速、漂移,“我和另一个女士是在那次活动里头年龄最大的。”

图片 40

最近,Lens邀请滕菲以雷克萨斯LS为灵感来源创作一件首饰作品。

她很快发现这款车有一种独特的气质:“车的外在很男性化,敦厚、有力量,而内里却是柔和、敏感、包容的。”这也正是雷克萨斯的品牌哲学的体现,兼融之道。

她想在这样的一种坚硬跟柔软的冲撞里面,找到一种表达。

图片 41

“比如用一条柔和的曲线,去包裹一些强硬的东西,这时候你再去看外面那根线,它是有力量、有张力的。这也是一种东方的表达。”

这两种力量,也隐喻着人与自身、与他人的关系。

身边的朋友,有时找她抱怨夫妻之间的关系问题。“你听完诉苦以后会发现:人都不坏,但就是刚里头缺了一点柔性,或者柔里头刚性又太多,就造成磨合不畅的结果。”她谈到。

柔软和刚硬,这两者又是经常会发生转换的。在课堂上,她给学生讲材料,“你总觉得竹子是个很脆的东西,但当你把竹子片成很薄的篾片,它又变成柔韧性很强的了。”

最终,在这次创作的作品上,我们看见两种艺术语言与形态的结合。

图片 42

滕菲设计手稿

这是一个胸针,有着左右两扇不对称结构:右扇曲线和弧形更多,相对柔性,看起来更东方;左扇锋利的、直线带角的形态更多,看起来更西方。

如何将两种看似非常对立的语言很好地结合在一起,也是滕菲近几年来一直在琢磨的。“但东方和西方之间又不是完全孤立的,它们有重叠和融合。”

图片 43

《光之灵》,2019, “鱼鸟抑或蝶蛹,在诗意和谐的缜密中,幻化作光的精灵。锐利与圆钝,犀利与平和,滋养了温润的天地。”

在左扇的金属镂空部位,她使用了中国传统工艺,透明珐琅。当其处在阳光照射下时,这种镂空的色彩又很像西方教堂的彩色玻璃。

“其实很难说这个东西到底是东方还是西方的。这里面有好多东西其实都是一种重叠,有一种穿越,无论是时间上的穿越,还是文化上的跨越。”

图片 44

而右扇形态的孔洞结构,是她从过去的“光阴系列”作品中延伸过来的概念:从光影、树影里去提取光斑的形态。

图片 45

“当孔洞跟后面人的衣服之间形成一个距离时,就会形成一种穿越和留白,这也是东方审美里的东西。”

而左侧金属镂空的孔洞,在滕菲看来,与雷克萨斯LS “鹤羽折布”的结构形态有些异曲同工之处。

图片 46

雷克萨斯从传统折纸工艺中汲取灵感创造的“鹤羽折布”内饰,通过精准的折叠呈现出具有独特光影效果的立体纹理。当光线照射“鹤羽折布”时,光和影的相互作用在门板上形成三维图案,进一步凸显LS内室的典雅氛围,这也是雷克萨斯想要传递的“有温度的豪华”。

此外,LS上许多仿生设计的形态,也给了滕菲许多联想,比如叶脉式花纹设计的Mark Levinson音响罩,从古筝琴弦上生发出来的中控台线条设计......

也正是得益于这些灵感,让我们看到了这件充满巧思的匠心之作。

不急,不缓,

在重复性的生活里得益

一般人使用珐琅,多是直接在金属表面上使用,而滕菲选择在镂空的孔洞里涂珐琅,形成另一种效果,“我觉得这样很含蓄,又很幽暗,但是它同时又很强烈。”

图片 47

其实珐琅的使用非常麻烦。

珐琅买来是粉末,杂质很多,光是处理色彩颜料,就得花很多时间。

“先是研磨,然后冲洗,把飘上来的脏东西去掉,将干净的部分留下来,再接着研磨,再淘洗……你把颜色处理得越精细,烧出来的效果才越好看。”

图片 48洗着洗着,一天就过去了。"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type":1,"value":"使用的色彩多的时候,得准备一星期。

在她看来,这些传统的工艺劳作,是磨砺人的。

“要有耐性,你稍微一个环节出岔了,就全功尽弃了。比如点蓝的过程,稍微浮躁、一慌乱,就做坏了。”

图片 49

“为什么有时候好的作品有一种气息能够抓住人,是因为它的制作者的心境、状态,常常能够投射到作品中。”

滕菲将这种过程也视为心性的修炼:

“我做事情挺急的,想要非常有效率。但是当你发现你真的做不到的时候,你就很容易陷入某一个不顺利的环境,然后崩溃。”

而这种重复性的劳作会让人心情平和,从中得益。

图片 50

《磨玉》,玉,2017,“将玉石废料拿来每日琢磨,磨石的行为即为人性圆满的修为过程”

她也越来越相信人有极限。“在做作品过程中,我一直告诫自己不要急。”

“你得学会面对它,然后尽可能的动用自己的智慧去减少损失,去弥补,以及让它呈现出一种新的可能。”

随着时间变化,滕菲的心态重心在转移,她性格里沉静的部分越来越多。

图片 51

滕菲工作室一角

“都要经历青年共同的喧哗和躁动之后,才会开始沉静下来,将激情内敛。一切生命功能的源泉,都从‘静’生长,那是自然的功用。在自然界中,任何事物,植物、矿物的生长,都从静态中充沛它生命的功能。”她谈到。

2010年开始,应外交部特邀,滕菲为多位“第一夫人”设计定制胸针“国礼”级首饰。

图片 52

暗香浮动,2010年赠予葡萄牙总统阿尼巴尔·卡瓦科·席尔瓦与总统夫人玛利亚·阿尔维斯·席尔瓦

图片 53

梅之蕊-2011年赠予美国总统贝拉·奥巴马与总统夫人米歇尔·拉沃恩·奥巴马

采访滕菲时,聊天被狗叫声打断,提醒她遛狗的时间到了——如今,她生活里的“羁绊”越来越多。

儿子出国定居前,把一只狗带来滕菲身边。

遛狗这件事,曾属于她很抗拒的“重复性的生活琐事”那一类。

她不擅长应付生活琐事,总是为之神经紧张——比如冬天为没有集体供暖的房子烧水供暖,比如春天时连绵不断的柳絮,比如工作,比如人情负担。

父亲关于自由追求理想的告诫一直在耳边,她也将其视为一种特权和庇佑。但他似乎从未为她准备过关于应付日常的答案。

图片 54

生活琐事的芜杂与羁绊,是她在艺术家与教师之外,努力去平衡的另一种状态。

遛狗外出时,年纪大一点的邻居总爱跟她拉家常,其他街坊们则向她展开同龄退休老人的生活画卷——做操、下棋、打太极、吹笛子……

这种规律性的生活,让她感觉又新奇又抗拒。

遛狗遛得多了,她慢慢喜欢上这样的例行外出。

就像年轻的时候她喜欢秋天,现在她开始喜欢简单的春天。

在真实的生活中,她学着平衡两种声音。

这是她自己领会的生活本来的样子。

三里屯CH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