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首饰艺术家杰克,中英首饰艺术领头人之间的对话

日期: 2019-11-29 20:48 浏览次数 :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杰克的作品中常见的符号:小标尺

杰克的作品中常见的符号:小标尺

杰克和滕菲

当代首饰设计早已不再是纯形式主义的表现,而是如同其他的艺术表现方式一样为观众演绎现实世界的一切。当代首饰作品完全不依附名贵的宝石或金银以及传统首饰设计所追求的精致美感,相反,平凡质朴的材料皆可尝试,寻求创新。作品的创作十分关注观念的发展与表达,并籍此寻找作品的内在属性和精神价值。作品不仅在呈现艺术家的自身经验与文化价值观,同时也传递了艺术家对于个体与社会、传统与当下的纪录与思考。除此之外,作为与人的身体最为亲近的艺术品,当代首饰设计俨然已跳脱了传统的佩戴形式。艺术品凭借着佩戴者身体的活动,可观赏的角度与方式也随之变换。相比较被固定在美术馆等模式化的展示空间里其他艺术形式,这样的交流方式是鲜活的,互动的,自由的。

首饰艺术不同于商业首饰

首饰是一门艺术,还只是一种装饰?什么是当代首饰?首饰艺术和商业首饰有什么关系?对商业首饰的产业前景会有什么影响?近日,上海四大空间由策展人姜节泓邀请中英首饰艺术教学的领军人物杰克康宁翰与滕菲,举办双个展《致陌生人》,他们的作品与观点也许对这些问题有所启发。

滕菲和杰克康宁翰的双个展是以当代首饰艺术的形式围绕叙述、交流和再现的方式进行的探讨。国内首饰设计,中央美院最好,因此请来滕菲;而英国的伯明翰,则是欧洲最好,因此请来杰克。这两位相距七千英里的艺术家来自不同的文化教育背景,不同的个人经历,但他们从事着相同媒介的艺术实践,同时,也分别担当了英国和中国当代首饰艺术教学领军人物的角色。在作品里,这些异同相映成趣,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对首饰艺术及其实践再思考的空间。双个展不是对抗是对话,这样的展览全国很少。

即将在上海四大空间开幕的‘失之美:当代首饰与视觉艺术展’将推出七位英国和德国的首饰艺术家的作品。同时展出的还有英国艺术家Ravi和中国艺术家马良的影像作品。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参展的首饰作品刚刚在几天前和在德国的慕尼黑举办的一年一度的当代首饰设计盛会‘国际首饰设计展’同期展出。国际首饰设计展从1947开始举办,是国际上规模最大,专业领域最前沿,影响面最广的首饰设计展,发掘了一大批优秀的,独立的首饰设计师和艺术家。艺术家当中有一部分毕业于伯明翰珠宝学院,并获得硕士学位。学院拥有150年历史,是欧洲乃至世界屈指可数的珠宝学院之一。作为当代首饰设计领域前沿的代表,为此领域培养了大批优秀的首饰设计师和艺术家。

滕菲认为,首饰可以从两个层面来看,第一个层面是纯粹装饰性的,从更高的层面来看,首饰是可以表达创作者个人情感与思索的物件。

首饰艺术不同于商业首饰

中英在首饰艺术方面的差别,好比中英之间足球的差别。英国首饰艺术已有120年的历史,中国只有10年。不过这种落后是时间的差距,没有关系。当然,中英之间在概念上也有差异。滕菲还有德国留学的经历,而我在英国10多年,首饰艺术作品看了不少,但毕竟不是英国文化中生长的,光有悟性是不够的。相比之下,中国首饰艺术新,有朝气,但环境不一样,差距相当大,不能对此形成共识。

3月29日下午18: 00的开幕展将邀请一批知名的当代艺术家,首饰设计行业、教育界等的专业人士及各界时尚人士出席。同时,现场将举办与参展艺术家座谈活动,由展览策划人伯明翰中国视觉艺术中心主任姜节泓博士主持,并邀请专业人士参与讨论。

杰克康宁翰则认为,首饰是什么,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但是我们可以给它一个框架首饰关注的是与人的身体之间的一种关系,因此不管怎样,首饰应该是一种可配戴的物件。当然,我们也不排除一些非常概念化的首饰艺术家,他们可能用冰做了一件首饰,冰在常温下就融化了,但它在某一瞬间仍是可以佩戴的。

滕菲认为,首饰可以从两个层面来看,第一个层面是纯粹装饰性的,从更高的层面来看,首饰是可以表达创作者个人情感与思索的物件。

首饰艺术与商业首饰的关系,好比时装业中的服装表演所展示的作品是不能穿的。首饰艺术家的作品虽然前卫,但也能戴。这里的所有作品是孤品,而且是艺术家自己动手做的。其中,杰克的作品,涉及到集成的概念:艺术家的劳动,包括手工制作、搜集材料、购买现成品。这些材料与现成品有自己的故事,自己的内容,经过艺术家集成,内容迭加,有了新的含义。

本次展览将于2008年3月30日-2008年5月30日期间在位于上海市陕西北路66号4楼的‘四大空间 Star Space’ 对外展出。同时,作为伯明翰艺术与设计学院的中国预科3月30日‘Open Day’系列活动的一部分,还将会针对展览安排专题讲座,由策展人介绍艺术家作品以及英国当代首饰设计教育,为想去英国学习艺术与设计的同学们提供专业信息。当天下午,由参展艺术家主持的首饰设计体验课程将与观众进行更广泛的交流,展开一次寻找美丽的当代首饰设计旅程。有意参加者请提前与伯明翰艺术与设计学院中国预科联系并预约座位。

杰克还表示,众所周知,几千年前,人们就开始佩戴首饰,为了装饰、为了辟邪、为了神佑,首饰的这些传统功能在如今的首饰中依然有所体现。然而,所谓当代首饰区别于传统首饰的一点,是它可以成为首饰创造者表达思想、抒发情感的一种媒介。首饰尺寸虽小,但艺术家仍然可以通过它来表达自己的政治见解,讨论性别问题、家庭暴力等等纯艺术也在讨论的问题,因此,我们说首饰可以像纯艺术中的种种形式一样,是一种艺术创作的媒介。

杰克康宁翰则认为,首饰是什么,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但是我们可以给它一个框架首饰关注的是与人的身体之间的一种关系,因此不管怎样,首饰应该是一种可配戴的物件。当然,我们也不排除一些非常概念化的首饰艺术家,他们可能用冰做了一件首饰,冰在常温下就融化了,但它在某一瞬间仍是可以佩戴的。

当代首饰,正如去年在四大空间举办的展览,说明当代首饰应该表述艺术家自己的东西,而非炫耀财富。这次展览的重点,则是探讨首饰艺术品是如何进行传播和交流的。叙述性是当代首饰的核心概念和主要实践取向之一。正因为叙述性,首饰才得以脱离单一意义上的财富、权力以及信念的表征;正因为叙述性,首饰才可能超越传统审美之囿,在当代艺术的语境里另建一片天地;正因为叙述性,首饰才能成为一种语言,才能讲述故事,唤起记忆,表达性情,体味人生。

策划人:姜节泓 Jiang Jiehong 执行策划:廖薇 Ella Liao 艺术家:Lisa Juen Jivan Astfalck Jo Pond Louise Evans Jessica Worley Kathryn Partington Toni Mayner Ravi Deepres 马良 Ma Liang 展期:2008年3月30日-2008年5月30日 主办者:伯明翰艺术与设计学院中国预科 地点:四大空间 Star Space 地址:上海市陕西北路66号科恩国际中心4楼

策展人姜节泓则认为,当代艺术里面,对于传统的反叛有各种各样的渠道。在首饰的范畴里,在材料上的反叛就是一个重要的渠道。首饰不再黄金万两了,而一个很便宜很廉价的材料,也同样也能够作为首饰呈现出来。

杰克还表示,众所周知,几千年前,人们就开始佩戴首饰,为了装饰、为了辟邪、为了神佑,首饰的这些传统功能在如今的首饰中依然有所体现。然而,所谓当代首饰区别于传统首饰的一点,是它可以成为首饰创造者表达思想、抒发情感的一种媒介。首饰尺寸虽小,但艺术家仍然可以通过它来表达自己的政治见解,讨论性别问题、家庭暴力等等纯艺术也在讨论的问题,因此,我们说首饰可以像纯艺术中的种种形式一样,是一种艺术创作的媒介。

两位艺术家的共同点是作品都有叙事性,不同在于他们讲不同的故事:滕菲是自己的故事,甚至采用自己身体上的材料;而杰克则可能是人家的故事,材料也是搜集来的。他的作品有标志性的形象小房间,有家的隐喻,由此带来了许多相关的感受,如亲情、温暖、幼时的记忆等等。

编辑:admin

中国首饰艺术市场像上世纪90年代的日本

策展人姜节泓则认为,当代艺术里面,对于传统的反叛有各种各样的渠道。在首饰的范畴里,在材料上的反叛就是一个重要的渠道。首饰不再黄金万两了,而一个很便宜很廉价的材料,也同样也能够作为首饰呈现出来。

他们的不同也反映了中英首饰受众群体的不同。外国人戴东西,不见得戴贵的东西;在中国,不论贫富都戴贵重的东西,不只是一件佩饰,而是一家一当,是财富的象征。中西方文化传统的不同,对首饰的要求也不同。

杰克康宁翰指出,这是我第一次来中国,我发现这儿的当代首饰艺术市场跟上世纪90年代的日本有几分相近:中国没有当代首饰的传统,中国刚刚接触到西方的当代首饰文化,首饰艺术家、收藏家与专门的首饰展馆也都刚刚兴起。

中国首饰艺术市场像上世纪90年代的日本

编辑:admin

他描述了日本当时的情况,他说,日本人的衣饰装饰性很强,因此人们没有佩戴首饰的传统。日本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受到西方的影响,一些尝试用新材料与新技术制作首饰的设计师与艺术家开始组建当代首饰协会,推广当代首饰。起先,他们模仿欧美制作首饰,发展很快,但是不久就出现了新的问题,他们开始自问,什么是日本的当代首饰?这令他们开始反思日本的传统文化,找寻日本特有的材料与技艺,比如漆的使用。这又反过来又影响了欧美的首饰艺术。

杰克康宁翰指出,这是我第一次来中国,我发现这儿的当代首饰艺术市场跟上世纪90年代的日本有几分相近:中国没有当代首饰的传统,中国刚刚接触到西方的当代首饰文化,首饰艺术家、收藏家与专门的首饰展馆也都刚刚兴起。

他说:中国当代艺术也应该借鉴日本,寻找自身特有的传统、材料与工艺,发展具有中国特色的当代首饰。

他描述了日本当时的情况,他说,日本人的衣饰装饰性很强,因此人们没有佩戴首饰的传统。日本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受到西方的影响,一些尝试用新材料与新技术制作首饰的设计师与艺术家开始组建当代首饰协会,推广当代首饰。起先,他们模仿欧美制作首饰,发展很快,但是不久就出现了新的问题,他们开始自问,什么是日本的当代首饰?这令他们开始反思日本的传统文化,找寻日本特有的材料与技艺,比如漆的使用。这又反过来又影响了欧美的首饰艺术。

滕菲也谈了她的看法,刚回中国的时候,好多东西没有一个你所期待的语境。但是随着时间推移,随着中国社会发展的种种变化,国际大格局的重组,更坚定了她最初的那种追求。在办首饰专业的过程中,滕菲也经常会考虑到学生的出路,诸如此类特别实际的一些东西。在现实和理想并行的过程中,其实最重要的还是艺术家的创造力。如何造就一个好的想法,一个好的判断力,最终还要回到一个纯粹的培养学生的体系里面。在专业的设置上,两者都得兼顾。

他说:中国当代艺术也应该借鉴日本,寻找自身特有的传统、材料与工艺,发展具有中国特色的当代首饰。

滕菲向记者透露,她所开创的首饰专业,本科与硕士学位的各届学生30位上下,她所经历的种种困难,是还处在萌芽时期的中国当代首饰艺术的真实写照,也印证了杰克的观察。不过,她的首饰专业会成为大热门,应该不会很遥远。相信这样的讨论对前途无量的中国首饰业,不管是商业首饰还是艺术首饰,都会十分有益。

滕菲也谈了她的看法,刚回中国的时候,好多东西没有一个你所期待的语境。但是随着时间推移,随着中国社会发展的种种变化,国际大格局的重组,更坚定了她最初的那种追求。在办首饰专业的过程中,滕菲也经常会考虑到学生的出路,诸如此类特别实际的一些东西。在现实和理想并行的过程中,其实最重要的还是艺术家的创造力。如何造就一个好的想法,一个好的判断力,最终还要回到一个纯粹的培养学生的体系里面。在专业的设置上,两者都得兼顾。

受访人物

滕菲向记者透露,她所开创的首饰专业,本科与硕士学位的各届学生30位上下,她所经历的种种困难,是还处在萌芽时期的中国当代首饰艺术的真实写照,也印证了杰克的观察。不过,她的首饰专业会成为大热门,应该不会很遥远。相信这样的讨论对前途无量的中国首饰业,不管是商业首饰还是艺术首饰,都会十分有益。

滕菲教授,首饰艺术家,任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硕士生导师、首饰专业负责人。

受访人物

杰克康宁翰教授,当代首饰艺术家,伯明翰城市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珠宝分院的院长。

滕菲教授,首饰艺术家,任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硕士生导师、首饰专业负责人。

姜节泓博士,策展人,英国伯明翰城市大学伯明翰艺术与设计学院中国视觉艺术中心创建人。

杰克康宁翰教授,当代首饰艺术家,伯明翰城市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珠宝分院的院长。

编辑:admin

姜节泓博士,策展人,英国伯明翰城市大学伯明翰艺术与设计学院中国视觉艺术中心创建人。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