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两位竞拍者曾计划买下圆明园兽首归还中国,蔡铭超可能判监禁

日期: 2019-11-29 20:48 浏览次数 :

图片 1

摘要: 核心提示:关于圆明园兽首的拍卖可谓一波三折,英国一位艺术专家透露,有两名竞拍者被蔡铭超击败,其中一位华人原本打算将其中一个兽首送回中国,他曾出价1千万欧元竞拍。3月10日报道 关于圆明园兽首的拍卖可谓一波三折。继上周蔡铭超在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召另两位竞拍者曾计划买下圆明园兽首归还中国(图)核心提示:关于圆明园兽首的拍卖可谓一波三折,英国一位艺术专家透露,有两名竞拍者被蔡铭超击败,其中一位华人原本打算将其中一个兽首送回中国,他曾出价1千万欧元竞拍。3月10日报道 关于圆明园兽首的拍卖可谓一波三折。继上周蔡铭超在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明自己是两个兽首的最终买家并宣称“这个款不能付”之后,英国一位艺术专家透露,蔡铭超击败的竞拍者原本打算将兽首送还给中国。在YSL藏品拍卖会的第三天,鼠首和兔首分别以900万和1000万欧元起拍,在不超过6次竞价后,均以1400万欧元成交,据称,共有三位竞拍者参与了争夺。本周的《经济学人》上,艺术市场专家Sarah Thornton撰文称,被蔡铭超击败的两名竞拍者之一——一位在伦敦做生意的华人——原本打算将其中一个兽首送回中国,他曾出价1千万欧元竞拍。蔡铭超在新闻发布会上发言 佳士得拍卖现场Thornton认为另一位竞拍者也有可能打算把一个或两个兽首还给中国,他分析说,“艺术史家的一致共识是,兽首并没有那么高的艺术价值,因此中国艺术品的收藏家们对兽首并没有那么痴狂。”相反,此前的中国的舆论攻势已把两个兽首热炒成了烫手的山芋。“而它们的价值更多是象征性的和政治性的。正因为如此,很可能这两位失意的竞拍者原本都打算将拍得的兽首送还给中国。”据分析,另一位竞拍者很可能是有意在中国发展事业的商人。蔡铭超的横空出世显然打乱了两位商人的阵脚。根据法国法律,佳士得不能简单地直接将兽首出售给竞价第二高者。伊夫圣罗兰的合伙人兼爱人贝尔热,在去年圣罗兰去世后决定拍卖他们共同收藏的艺术品,但现在他表示将留着这两个兽首。(编辑:英臻)

摘要: 在上周法国拍卖的两尊圆明园兽首铜像的最终竞拍者蔡铭超强调,自己将不会付款。他在接受凤凰卫视独家专访时表示,自己参与竞拍肯定会有很大损失,但绝非炒作。 蔡铭超表示,拍得文物但不付款,有特别的原因。 蔡铭超2号也透过网络上向外界发表声明,2月26号国家文物局发圆明园兽首拍得者蔡铭超:代价很大 绝非炒作(图)在上周法国拍卖的两尊圆明园兽首铜像的最终竞拍者蔡铭超强调,自己将不会付款。他在接受凤凰卫视独家专访时表示,自己参与竞拍肯定会有很大损失,但绝非炒作。蔡铭超表示,拍得文物但不付款,有特别的原因。蔡铭超2号也透过网络上向外界发表声明,2月26号国家文物局发出了《关於审核佳士得拍卖行申报进出境的文物相关事宜的通知》,自己作为一个中国人必须遵守中国政府的规定,如果这两件拍品无法入境,自然不能付款。同时,蔡铭超表示自己肯定会有很大损失,但竞拍不是为了炒作。国家文物局2号也表示蔡铭超竞拍兽首完全是个人行为,买家既然做此决定,就要对自己的个人行为负责。另外有中国投资收藏方面的专家指出,尽管蔡铭超已经表态,因为付款期限有2~3个月,所以佳士目前无权对其采取法律行动。3月2日,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召开新闻发布会对外宣布,是该基金收藏顾问蔡铭超通过电话委托的方式参与了圆明园兔、鼠首在法国巴黎的拍卖,并成为了最后竞拍者。蔡铭超强调,虽然兔首鼠首铜像以总共3149万欧元落槌,但这个款不能付。蔡铭超在新闻会上说:“我不会付款。在当时那样的情况下,每一个中国人都会站出来,我只是尽到了自己的责任。”代价:100万元保证金?蔡铭超以3149万欧元的“天价”拍下鼠首兔首铜像又拒绝付款,按照国际拍卖法,保证金将被没收。网络上有传言蔡铭超作为VIP大客户,事先未付保证金,而是由拍卖公司的专员签字担保。国家注册拍卖师、厦门定佳拍卖相关负责人项女士认为,这种可能性不大,拍卖保证金基本上是肯定要交的,数额一般是标的底价的10%到20%。“这样就算鼠首兔首的底价和起拍价一样,都是900万欧元,蔡铭超要付出100万欧元左右的保证金。”项的这一说法,还得到部分平时与蔡有过接触的相关人士的认同,并称认为为挽救文物,蔡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而记者多次试图向蔡求证这一消息,未果。蔡铭超成功制造变相流拍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副总干事牛宪峰昨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拍下圆明园兔、鼠首“无疑冒着极大的压力和风险”,是非常情况下的非常举措,并已“在事实上成功阻止了鼠首和兔首铜像被拍卖”。牛宪峰说,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一直反对拍卖流失文物,主张中国对流失文物的正义的、合法的权利。据透露,此前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曾强烈抗议拍卖圆明园鼠首和兔首铜像,并致函相关拍卖方表达了反对拍卖流失文物、不拍卖是底线也是前提的态度,同时也向有关方面做了建议。2月25日,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国宝工程”收藏顾问蔡铭超向拍卖行做了委托。据介绍,当时其本意是看一下拍卖现场的情况,如果撤拍或流拍,就不参与;如果是进入了正常的拍卖程序,则会进一步关注。900万、1000万、1100万欧元……在现场拍卖师报价不断攀升的情况下,蔡铭超不得已参与了竞拍,最终鼠首和兔首铜像以总共3149万欧元落槌。据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青铜器专家向记者透露,蔡铭超表态不会付款,这事实上等于宣告了两兽首的流拍,但佳士得有可能择时对两兽首进行重新拍卖。律师:佳士得起诉蔡胜算不大对相关拍卖事宜有一定研究的厦门秋生律师事务所副主任杨毅昨日向记者分析:“蔡铭超若以个人名义委托拍卖,还是要承担不小的法律风险。”“一般是竞拍后7天内付款”,杨毅分析,国际一般惯例,一旦蔡没有及时付款提货,佳士得至少有两种选择,一是直接起诉蔡铭超违约,可没收保证金,也可没收其之前可能已委托在该拍卖行进行拍卖的一些拍品;也可以在进行二次拍卖后,若成交价低于第一次成交价,起诉要求蔡补差价。“从现在看,佳士得打官司的胜算并不高;因为这次理由还是比较充分的,比如说国家文物局已经表态,蔡也可能表示说‘我交钱了,但这一拍品无法运回中国’,因此拒交”,杨毅说,但蔡铭超在国外拍卖行的声誉会大受影响。佳士得:不会说明将采取何种措施昨晚,法国佳士得拍卖行发表简短声明,重申了拍卖行保护购买者个人信息机密的原则。声明称:“中国买家拍下圆明园兔首和鼠首一事,我们也是从媒体新闻报道中得知的。根据原则,我们不会透露买主或其代理人的身份,也不会说明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将采取何种措施。”一“举”成名的蔡铭超蔡铭超的主业是服装,副业才是经营厦门心和拍卖。但让他一“举"成名的,不是服装,也不是拍卖,而是令人咋舌的藏品。在2006年香港苏富比举行的“佛华普照——重要明初鎏金铜佛拍卖会”中,经过一番竞逐,明永乐鎏金铜释迦牟尼坐像最终被蔡铭超以1.166亿港元拍得。创造了中国工艺品的世界纪录,同时结束了铜佛在海外飘零多年的历史。据介绍,这尊明永乐鎏金铜释迦牟尼坐像流落国外已经几百年了,后曾被英国一个犹太家庭收藏,在那个犹太家族传了几代人,一直被视为传家宝。“艺术品的价值不能简单用钱来衡量。”蔡铭超当时曾表示,“以前国际上多次拍卖中国文物,结果都被外国人拍走了,如果错失时机,以后可能再也难遇收藏永乐释迦牟尼坐像的机会。”赵启正对圆明园兽首被拍卖表态针对近期备受关注的“佳士得拍卖圆明园兽首”一事,全国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大会发言人赵启正昨日表示,希望有一天法国解放并涤清了自己,会把这抢来的东西送还给中国。赵启正在答记者问时说,法国法院驳回了要求佳士得停止拍卖圆明园兽首一事,在国内影响很大,委员们也很关心。“有中国网友在网上问,‘我们一向很崇敬法国文化,这次怎么了?法国文化生病了?是什么样的价值观?’”赵启正引述网友的话说,法国是一个文化悠久的国家,文化中核心价值就是价值观。法国的价值观并不是由少数法国人来承载的,是由全体法国人来承载的。赵启正说,大作家雨果这样写过,有两个强盗走进了圆明园,一个叫英吉利,一个叫法兰西。“我希望有一天法国解放并涤清了自己,会把这抢来的东西送还给中国。”赵启正介绍说,有一个现在还健在的法国作家叫贝尔纳·布里泽,他写了一本书叫《第二次鸦片战争洗劫圆明园》,这本书有中译版。他说,圆明园的洗劫给中国人造成的心灵创伤就好像是如果1871年普法战争的时候,普鲁士的士兵把卢浮宫、凡尔赛宫再加上国家图书馆一起摧毁,给法国人会造成什么样的心灵创伤,这是一样的。“所以政协委员们跟我说,不能够把佳士得强行拍卖圆明园的兽首看成是这次事件的失败,它教育了世界人,包括法国人自己。”赵启正说。(编辑:英臻)

摘要: 中国买家蔡铭超拍下圆明园兽首但拒绝付款,佳士得方面目前仍未透露是否会对流派一事采取措施。有法律专家认为,根据法国法律,蔡铭超可能被判处2.25万欧元罚款和6个月监禁   《中国青年报》报道,针对圆明园兽首流拍一事,佳士得法国分公司新闻部一名负责人作出以下三据法国法律 蔡铭超可能判监禁 佳士得不可能起诉?中国买家蔡铭超拍下圆明园兽首但拒绝付款,佳士得方面目前仍未透露是否会对流派一事采取措施。有法律专家认为,根据法国法律,蔡铭超可能被判处2.25万欧元罚款和6个月监禁   《中国青年报》报道,针对圆明园兽首流拍一事,佳士得法国分公司新闻部一名负责人作出以下三点表态:第一,该公司刚刚获得这一消息,正在确认消息的可靠性并研究对策,不便马上做出表态;第二,竞拍者并没有预交任何保证金,该公司在拍卖前虽会对竞拍者的身份进行一定的核实工作,但是并不会审查竞拍者的银行账户;第三,发生此种情况后,该公司传统上均作为个案处理,是否进行法律追究,目前尚不确定。   旅法学者姚蒙先生表示,变相流拍是在特殊情况下发生的特殊事件,具有很大的戏剧性。他认为,圆明园兽首对于中国人来说,具有不同寻常的历史意义。蔡铭超先生的行为,无论从法律上还是从道义上,都很难进行简单的是非评判。不过,在他看来,这种做法从法理上讲,具有正义性的一面,他赞同这种做法。   曾在巴黎法院为“禁拍请求”进行辩护的华人律师任晓红介绍说,根据法国《刑法》第313条第6款规定,参加竞拍但最终拒绝付款者,将被判处2.25万欧元罚款和6个月监禁。不过,由于蔡铭超人在中国,这起跨国官司究竟怎么打,目前还难以定论。 佳士得重申保密原则 拒绝透露是否采取措施   《京华时报》报道,本次拍卖的中标者是来自厦门的中华抢救海外文物专项基金国宝工程收藏顾问蔡铭超,他在新闻通报会上说,“当时我想,每一位中国人在那个时刻都会站出来的,只不过是给了我这个机会,我也只是尽了自己的责任。但我要强调的是,这个款不能付”。现场发言后,蔡铭超以非常快的速度,从侧门离去,有记者追上去试图多问些问题,但均被拒绝。   中华抢救海外文物专项基金副总干事牛宪锋在新闻通报会上透露,拍卖当天,蔡铭超做了一个委托,本意是看一下拍卖现场的情况。“如果撤拍或流拍,我们就不参与了;如果是进入了正常的拍卖程序,我们就会进一步关注。在现场拍卖师报价900万欧元、1000万欧元、 1100万欧元的情况下,我们参与了竞拍,最终这两件兽首铜像以总共3149万欧元落槌。”   牛宪锋最后评论道,“蔡铭超先生是一位令人钦佩的中国人。” 佳士得回应 不说明将采取何种措施   法国佳士得拍卖行3月2日晚发表简短声明,重申了拍卖行保护购买者个人信息机密的原则。声明称:“中国买家拍下圆明园兔首和鼠首一事,我们也是从媒体新闻报道中得知的。根据原则,我们不会透露买主或其代理人的身份,也不会说明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将采取何种措施。” 法律分析 买家是否会承担法律责任?   中国拍卖协会副秘书长王凤海表示,拍卖一旦成交就意味着买卖合同已经建立,按照中国拍卖法规定,买受人应当按照约定,支付拍卖标的的价款。未按照约定支付价款的,应当承担违约责任,或者由拍卖人征得委托人的同意,将拍卖标的再行拍卖。拍卖标的再行拍卖的,原买受人应当支付第一次拍卖中本人及委托人应当支付的佣金。再行拍卖的价款低于原拍卖价款的,原买受人应当补足差额。   虽然中国拍卖法与法国不尽相同,但是在程序上不会有很大出入。因此,佳士得很有可能会根据法国拍卖法向法院等相关机构,追讨应得的损失。   申请禁拍圆明园两兽首一案的原告律师任晓红表示,之前从来没有接手过举牌但不付款的类似案件。对于蔡铭超的举动,感到很惊讶。任晓红表示,获悉此事后,她就开始与法国的刑事和民事专家讨论,尚未得出一致的结果。“但根据法国法律,佳士得拍卖行是有权利要求赔偿其所受损失的。”法国法律专家:买家将承担怎样的法律责任?   法国的一些法律专家对蔡铭超将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意见不一致,主要有两方面意见。   一种意见认为,蔡先生将面临刑事制裁。根据法国法律的规定,蔡先生有可能面临6个月的监禁和22500欧元的罚款。也有一些人认为,蔡先生不会受到刑事的制裁,而只是将受到民事的处罚。在民事处罚方面,蔡先生将有可能面临巨额的赔偿金。此事进一步的发展,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是要看佳士得和另一个当事人皮埃尔• 贝尔热基金会怎么样来看待这个事情。 佳士得不可能起诉   英国《泰晤士报》2日发表评论说,尽管竞得圆明园铜兽首的中国藏家表示不会付款,但佳士得公司“不可能”起诉其违反合同。   《泰晤士报》称,“如果蔡铭超果真是胜出的竞拍者,那么,他不为这两件兽首付款的决定并不会对佳士得产生严重影响——虽然它在国际艺术领域方面的声望会受到影响。”“佳士得不可能起诉蔡违反了合同,通常这种情况的结果是,低价投标者获得拍卖物。”该报分析说。 争鸣 自毁中国人信誉   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副主任赵榆表示,这等于是在外国人面前自毁中国人的信誉。在海外拍卖时,一般会员或老主顾是不需要保证金的,纯粹凭信誉。蔡铭超打着中国人责任的名义出尔反尔,实际上是让中国人在国际大型拍卖会上失信于人。   与国内拍卖行只能以“上拍”一种方式进行拍卖不同,海外拍卖行可以有3种拍卖方式,首先可以由拍卖行自行买断,很多国际大拍卖行都以这种方式充足库存,“他们猎到好东西后,就自行买下作为库存,等到好的时机再拿出来拍出好价钱。”第二种方式是私下交易,也就是在上拍之前与感兴趣的卖家“单线联系”,达成交易后,物品就不用上拍了。最后一种才是国内所熟悉的现场拍卖。“既然有这么多方式可以操作,为什么要用这种最吃力不讨好的方式呢?实在很难理解!”赵榆如是说。(编辑:英臻)

蔡铭超在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佳士得拍卖现场

关于圆明园兽首的拍卖可谓一波三折。继上周蔡铭超在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明自己是两个兽首的最终买家并宣称这个款不能付之后,英国一位艺术专家透露,蔡铭超击败的竞拍者原本打算将兽首送还给中国。

在YSL藏品拍卖会的第三天,鼠首和兔首分别以900万和1000万欧元起拍,在不超过6次竞价后,均以1400万欧元成交,据称,共有三位竞拍者参与了争夺。

本周的《经济学人》上,艺术市场专家Sarah Thornton撰文称,被蔡铭超击败的两名竞拍者之一一位在伦敦做生意的华人原本打算将其中一个兽首送回中国,他曾出价1千万欧元竞拍。

Thornton认为另一位竞拍者也有可能打算把一个或两个兽首还给中国,他分析说,艺术史家的一致共识是,兽首并没有那么高的艺术价值,因此中国艺术品的收藏家们对兽首并没有那么痴狂。相反,此前的中国的舆论攻势已把两个兽首热炒成了烫手的山芋。而它们的价值更多是象征性的和政治性的。正因为如此,很可能这两位失意的竞拍者原本都打算将拍得的兽首送还给中国。据分析,另一位竞拍者很可能是有意在中国发展事业的商人。

蔡铭超的横空出世显然打乱了两位商人的阵脚。根据法国法律,佳士得不能简单地直接将兽首出售给竞价第二高者。伊夫圣罗兰的合伙人兼爱人贝尔热,在去年圣罗兰去世后决定拍卖他们共同收藏的艺术品,但现在他表示将留着这两个兽首。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