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程小琪的荷花系列,程小琪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

日期: 2019-11-29 20:48 浏览次数 :

初识小琪兄是在去年秋,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豪迈、放达。他送给了我一本他的画册,这本画册收集了他近几年以荷花为主题的画作,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今年秋,他即将在广东美术馆举办个展,展示了一批大画幅的荷花作品嘱我写序。这批作品有工笔、有写意,在表现语言方面,有以传统笔墨画的,也有以西方现代构成手法完成的,还有以德国表现主义的笔触与色彩画的,更有十余幅是直接用荷叶拓印出来的。可谓不拘一格,形式多样,表现语言不一,从中既可以看出他涉猎多画种的广泛兴趣,亦见出他综合多画种绘画语言为其所用,整体把握画面的一种才气,无怪乎杨之光先生会题一荷之梦的匾额赠他以鼓励。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中国传统儒家哲学中蕴含一种比德的观念。孔子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仁者乐山,是因为有仁德的人宽厚、沉稳,心境雄健、博大,故从山的形象中看到了和自己道德品质相通的特点;智者乐水,是因为他的才智与思维如同水一样是活跃、进取、流动不止的,因而从水的形象中看到了和自己道德品质相通的特点。荷花也是如此,在数千年儒家文化的浸润中,中国传统知识分子让这种草本植物承载着多种文化寓意,如出淤泥而不染、小荷才露尖尖角等,从而使其成为了传统知识分子安身立命、修养自我的写照,并产生了许多诸如八大山人、齐白石、潘天寿这样以像写神、以言立意的画荷大家。

程小琪国画 《荷语秋系列之七》 136cm68cm 纸本设色 2011年

李芹江苏省美术馆学术部主任、副研究员、江苏省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委员

在中国写意花鸟画中,最讲究最重视的绘画表现技法即为笔墨,它是画者为自然物象表达内心情感的媒介,有笔墨变化的绘画形式是一幅上等中国画的标志,而笔和墨分别指代线条变化和墨色变化。线条是中国传统绘画中最具艺术魅力的语言,同时也是最基本的造型手段,通常绘画作品可以通过以线条为手段传达客观物象的形状、特征、质感等一系列效果。唐张彦远曾在其《历代名画记》中正式提出“墨分五色”的绘画理论,因而绘画者通过以墨色深浅浓淡不一的线条来表现物象的色彩与体积,由墨的干湿浓淡结合各种墨法表现万物的千变万化,升华出创作者内心的造化,力求具备六法之一“气韵生动”的艺术境界,此外由于中国传统宣纸本身所存在的特殊渗透性、晕墨性,便使得墨色的变化显得独一无二且韵味奇特。

从中国文化的特性来说,以像写神、以言立意的关系一直是中国绘画的核心问题。中国传统道家哲学将宇宙自然的根本归结为道,认为道是有与无的统一。所谓有,是因为道之为物,其中有象,其中有物,其中有精。也就是说,道是真实的存在,包含了象、物、精等有形的东西,现实物象的千差万别也都是由道产生的;所谓无,是说道又是没有具体的形象,是不能单凭感觉把握的。也就是说,道具有无和有双重属性,可以是一种有形的物理形态,也可以是一种无形的观念形态。而荷花一物,在小琪的眼里,则如同道一样,是有与无的综合体和统一体。故他画荷花,首先注重的是荷花作为物质存在的有,正因为有了物质的有,才有可能运用艺术语言表述精神层面的意,也就是无。

以创作荷花和以荷叶肌理表现山水的广东著名画家程小琪,于12月29日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 《荷语程小琪中国画作品展》。该展览由广东省文化厅、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办,广东美术馆承办,广东步步高电子工业有限公司、广东明星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等为支持机构。共展出程小琪近年创作的40多幅荷花和荷叶肌理山水作品。

写意花鸟画是传统中国画的一种画法样式,从宋代开创以来,传承发展、名家辈出。清代的扬州八怪,近现代的海上画派,特别是吴昌硕、齐白石,他们的传世经典为现当代写意花鸟画的创作提供了极为丰厚的传统根基。基于此,写意花鸟画在当下不仅实现着艺术创新,而且成为雅俗共赏的一种绘画样式。沈威峰写意花鸟画的艺术成就及其影响,正是得益于传统审美文化与笔墨语言的滋养。

图片 4

在传统绘画美学中,意居首要的地位。就言象意三者的关系而言,象比言更接近于意,因而传统中国画均着眼于立象以近意,把言视之为立象、表意的手段和工具。小琪的荷花同样注重言、象、意三者的关系,所不同的是,他更强调言本身的美学意蕴,更注重以言消解象而达到意的阐释。在他的作品中,荷花作为象的存在,其实只是他以言立意的符号,他所关注的并不是画中荷花是否与现实中荷花形似的程度,他并不太在意于笔墨本身是否一定要传达出象的品貌,而是着眼于笔墨的内质表达,即笔墨阐述时的笔感、笔意自身在画家无意识中构成的文化密码。他在宣纸上用墨、用彩纵横涂抹,呈现的图像剥离了传统绘画的历史沉积,既消解了古典荷花图式固有的程式化语言,也消解了人们对文人画荷花固有的和习见性的阅读习惯,给人以一种新的视觉感受。他运用水墨材料和生宣纸的性情和特点,以墨和彩在纸面上的碰撞、分割、重组,来构成一个新的有意味的水墨空间形象在具象与抽象之间,图式内涵复合、凝重、动态,意象飘逸与空灵。故而,他的荷花拓展了言的维度,表现为一种现代意识的墨象符号。在他的作品前,读画人会于不自觉中进入到一种视乎冥冥、听乎无声,冥冥之中、独见晓焉的审美境界中。

程小琪是广东潮州人。现任羊城报业传媒集团副总经理、高级记者。同时兼任广东省收藏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美术家协会策划委员会委员、广东省直机关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广州市美术家协会理事。近年先后出版个人画集《当代国画名家作品研究程小琪莲华清影》、《荷语程小琪中国画作品集》。已有《墨荷》、《金塘》、《书斋有诗意》、《我知鱼乐》、《卷舒开合任天真》、《紫气东来》等一批作品入选参加全国、广东省、广州市美展。今年8月在广东美术馆举办了《荷语程小琪中国画作品展》,其作品《遍写荷塘不见花》已被广东美术馆收藏。

花鸟画的萌生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渊源,自远古以来,画花画鸟便成为与人们生活劳作密切相关的一种题材。在装饰图案之外,具有情节性的绘画中,花鸟形象与人物的活动相关联。从流传的早期画迹来看,战国时期的帛画,东晋顾恺之的人物画等,花鸟作为配景出现。画面的主题是人物各种活动,而诸多花鸟走兽形象因其特有的文化内涵与优美的形象,成为画面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花鸟画独立成科并发展繁盛,体现在对各种花鸟对象造型的丰富多样的描绘,赋彩用墨、骨法用笔、经营位置等画法的纯熟多样的表现,以及造型与笔墨所构成的绘画样式具有的审美品质,这些元素为花鸟所承载,使花鸟画具有了独立的特殊的审美价值。如果说判断花鸟画的价值,以花鸟画是什么和应能做什么为依据,那么我们便可以在审美功能与范式上对沈威峰花鸟画的价值与意义进行品评与欣赏。

  在笔墨传承方面,王凤年的花鸟画受中国传统文人画的影响、效法于明清诸大家,在此前提下融入现代元素及山水画技法形成自己的风格,简而言之是师古人又异于古人。他追求用新的观念和感情去对待旧题材,将所谓的深沉、幽涩、沉吟之感改变为内心的痛快淋漓舒展豁达。张立辰教授曾在《张立辰先生中秋讲稿》一文中提到:中国画笔墨所表现的是线条本身的变化。笔墨是中国传统绘画的核心,王凤年认同且注重笔墨,强调笔墨应以用笔为主,认为其扮演着重要角色并居于举足轻重的地位。因此,应该在控制好笔墨的前提下竭力发挥笔墨的功效,力求以这种特殊的语言方式不断扩大它的艺术表现力。 此外,写意花鸟画的创作需要灵感,特别重视笔墨的机缘,清郑板桥在《竹》中提到:“意在笔先,定则也;趣在法外,化机也。”强调画者对绘画的运用自如凭借个人的情趣意念。针对具体的绘画作品,笔墨的纵横交错会使画面出现出乎意料的笔墨效果。

统观小琪的荷花作品,不难看出有两种言说方式:一是或用彩墨纵横挥洒、涂抹而生成的一种心境,或以现代构成话语营造而成的一种情境;另一种是用传统文人画语言在禅意中写就的一种意象。这两个方面构成了他作品语言品质的整体,使他的作品具有了耐人寻味的可读性和当代文人的话语品质。

程小琪是资深媒体工作者,工作之余酷爱作画,他选择荷花作为绘画主题,在十年的艺术实践中,不断开掘和突破原有的传统荷画题材,追求更高的艺术境界。他以独特的视觉表象和色墨运用,创造出一个有别于传统的程氏荷语艺术境界,给人以视觉的冲击力。他从传统入手而不拘泥于传统,运用新颖独特的构图,以及奇特的荷叶肌理表达形式,将现代构成和现代生活的感受融入绘画,将西方现代技法融入作品之中,创作了一批技法独特、视角新颖、画面大气的作品。他创造性地运用荷叶肌理描画山水,将荷叶的画法扩展至山石、云雾的渲染中,以荷语诠释胸中丘壑,从而使其山水画作品别具一格,自成一体,受到艺术评论家的好评。

沈威峰创作的题材,主要是花果、禽鸟、松竹等,荷塘、竹林是其所擅长,亦作草虫、鱼虾以及活泼可爱的松鼠、花猫等。以荷花与竹林为题材,沈威峰创作了多幅作品,悬挂于各地重要机构的大厅、会议室、会见厅等场所,比如人民大会堂的《映日荷花别样红》、香港中联办的《盛世荷花别样红》、中央党校的《乾坤清气》、上海东郊宾馆的《晨曲》等等。这些作品在代表了沈威峰艺术成就的影响力的同时,体现出了他的花鸟画的价值。自古以来花鸟画即有装饰厅堂的功用,装堂花便如此。沈威峰以荷花与竹林为题材的写意作品,之所以被那么多的重要场所选用,在装堂的同时,更为重要的是,他的作品代表着传统中国画的审美样式,承载着传统文化的审美观念。写意花鸟画不仅仅为画家、文人所欣赏,也为广大公众所喜爱。

图片 5

读小琪的画和与他交谈,都能感受到他徘徊于传统与现代中的茅盾。作品中那些以线条描写物象的执着,显现出其对传统笔墨深切的眷恋,但以现代构成和真实荷叶拓印等艺术手法构成的语言图式,以及把画荷花当画山水的新思路与新实践,则消解了传统绘画状貌物像的单一功能,使它在事实上已不是传统话语的延续,而是现代知识分子情绪与心态的置换。

本次展览的策展人、广东美术馆馆长、文化部国家当代艺术研究中心专家委员会委员、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罗一平认为,程小琪所关注的并不是画中荷花是否与现实中荷花形似的程度,他并不太在意于笔墨本身是否一定要传达出象的品貌,而是着眼于笔墨的内质表达,即笔墨阐述时的笔感、笔意自身在画家无意识中构成的文化密码。他在宣纸上用墨、用彩纵横涂抹,呈现的图像剥离了传统绘画的历史沉积,既消解了古典荷花图式固有的程式化语言,也消解了人们对文人画荷花固有的和习见性的阅读习惯,给人以一种新的视觉感受。他运用水墨材料和生宣纸的性情和特点,以墨和彩在纸面上的碰撞、分割、重组,来构成一个新的有意味的水墨空间形象在具象与抽象之间,图式内涵复合、凝重、动态,意象飘逸与空灵。故而,他的荷花拓展了言的维度,表现为一种现代意识的墨象符号。

晁说之云:画写物外形,要物形不改。诗传画外意,贵有画中态。小写意画法在造型与笔墨之间,营造了花鸟画的诗情画意,形态与意韵兼得。沈威峰的花鸟画属于小写意,这些动植物花鸟画的妙境在画家的笔下,展现出优美的千姿百态与鲜活的生命力,在造型上留心花鸟形象的刻画,用色上着意画面整体韵味的营造,而在题材的选择上则流露借自然物象性灵的抒发,营造了花鸟画的妙境,当属上品。

  在花鸟画乃至整个中国画的表现中,画家的审美志趣往往在笔墨的运用中全然体现,它追求娱目赏心。正如黄宾虹所说:“气韵来自笔墨、梅花不是能言鸟,却是人间解语花。”所谓气韵如何在用笔中体现,谢赫在《古画品录》中曾提出中国画的“六法论”:一曰气韵生动,二曰骨法用笔,三曰应物象形,四曰随类赋彩,五曰经营位置,六曰传移摹写。其中第一条明确提出了气韵生动的重要性,所谓气韵,即绘画的内在神气和韵味,通过生动的气韵表现物象的生命力、内涵、神韵,从而达到赏心悦目的追求。

在和小琪的交谈中,他似乎念过一首不知谁写的荷花诗,大意为:

著名美术评论家朱万章认为:在山水画创作中,程小琪不以古人为依归,更不以造化为准绳,而是在古人与造化中找寻到一种切合点:将传统荷画与山水皴法相结合,创作出一种独特的技法。这种画法颇似傅抱石的抱石皴,但与抱石皴不同的是,其用墨沉厚,荷叶的肌理极为明显。所以,严格讲来,这仍然还是其荷画的转型,是在游刃有余的荷画天地中,衍生出的别样天地。

《金风晨露》纵45cm x横44cm 2006年创作

  张彦远说:“夫象物必在于形似,形似需全其骨气,骨气形似,皆本于立意归乎用笔。”在中国画中“骨气”归乎“用笔”,“用笔”体现“骨气”,二者相互包含,相互作用,联系密切,且不能离开墨来理解“骨法用笔”。说到笔墨互用,就需说明关于浓淡、虚实、聚散、大小等的对比问题。在具体画面中要以笔墨结合各个对比形式的运用,力求达到既存在对比反差又和谐统一。

儿时的城南

据悉,这次展览的展期将至2013年1月3日。

花鸟形象在形似之外的意蕴有以下三个层次:其一表现物象之物性生意;其二表现物象之独特风韵;其三表现物象之所兴起人意之处。花鸟画创作需要画家对自然物象的习性、意蕴有着丰富而深入的认识。《宣和画谱》云:五行之精,粹于天地之间,阴阳一嘘而敷荣,一吸而揪敛,则葩华秀茂见于百卉众木者不可胜计,说明了自然造物众多花木有荣衰之变;又云:而羽虫有三百六十声音颜色饮啄态度,远而巢居野处眠沙泳浦戏广浮深,近而穿屋贺厦知岁司晨啼春噪晚者,亦莫知其几何,说明了禽兽鱼虫诸种习性举止。绘画传神应表现花鸟之荣枯语默四时之候,画者应该像诗人一样识得草木虫鱼之性,得造化之妙。所以花鸟虽甚微,而有得于此就超乎寻常了。

图片 6

有一池荷塘

编辑:李璞

写意花鸟画的意,寄托于花鸟形象生发出的丰盈的自然生意。沈威峰之所以能够在传神写意方面达到很高的境界,在于能够从自然万物中直接取得,生意趣味浓厚是其重要的特征。他的一幅幅画作栩栩如生、宛然若动。花盛叶茂,果实灿烂,俯仰有体,布景有致。花鸟相伴,意趣颇多,游蜂栖蕊,飞鸟窥实。禽兽鱼虫之态各得其情,翻飞顾盼,戏水觅食,独立安详,嬉戏鸣噪。自然之丰富多彩,揽图可得,可谓气韵生动,情趣活泼。

在写意画中,要求造型更简洁神妙,笔墨更洗练豪放的大写意比生动潇洒的小写意为难;而在小写意画中,借花鸟画传情的花鸟画比模山范水的山水画和传神写照的人物画为难。然而,王凤年知难而进,经过数十年的非凡努力,实现了合南吴北齐之专为一,融气势磅礴与真情实感为一,汇笔歌墨舞与平面构成为一,有效地推进了大写意花鸟画的发展。

那荷塘的秋天

苏轼《评诗人写物》说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是梅花诗而决非桃李诗,无情有恨何人见,月晓风清欲坠时是白莲花而决非红梅诗,这样的诗才尽写物之功。而认桃无绿叶,辨杏有青枝则为陋语,乃村学中体。比较两类诗,可见苏轼崇尚物象独特风韵意境的表现,这才是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作诗必此诗,定非知诗人。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含义真正所在。追求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诗与画的结合产生的是意境或意象,关键在于意。以诗人的眼光来看自然,强调有文人修养的人立物象之意不俗。意的形成来自主客观的融合,缘物寄情,画得意境便有了灵魂。

图片 7

有一抹如血残阳

《清供图》纵96cm x 横36cm 2012年创作

王凤年大学时代打下了坚实的梅兰竹菊的基本功和既擅笔画又工写意的本领,故此他的大写意花鸟画艺术自然而然地把南吴的雄峻高旷、出奇制胜与北齐的笔精墨妙、触手成春结合起来。大写意花鸟画这种形式,易于放胆,难于细心,易于表现磅礴气势,难于表现精微感受。王凤年则既能在不断地读书行路观察自然中师造化养浩气,又善于调动幼年生活的深切感受与动人回忆,更善于在笔墨与形象的互动中抒写情怀。所以他每以淋漓酣畅、不与人同的笔墨描写粗枝大叶的瓜果,把天骨开张、势足力大和感受精微结合得不露痕迹,粗中而有细,气旺而情长,可谓“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

一个男孩

沈威峰特别重视画意的巧妙表现,以求的及近其意。立意超拔绝俗,这对画家构思的要求很高,水平高下由此而见。他的花鸟画默合诗人句法,识物性、有思致,为有感于物之佳作。在他的作品里,整个的荷塘中荷叶连片、荷花朵朵,大尺幅的画作收入了荷塘美景。作者受映日荷花别样红诗句的启发,以红艳的色彩为荷花着色取意。沈威峰的荷花美在茂盛,美在浓艳,美在勃勃生机。这么红艳繁茂的荷花,当是稀世少有的。竹林亦是密集成片,细干交错、竹叶繁盛。微风吹来,瑟瑟作响,清气满乾坤。墨竹、绿竹、朱竹兼有,细劲高挺,蔚然壮观。

图片 8

曾独自在那里徜徉

《虚竹幽兰生静气 和风朗月喻天怀》纵130cm x 横48cm 2010年创作

写意画的笔墨既有象物的效能,又有传情的功用,为了表现个性的鲜明、抒发感受的强烈,甚至于可以夸张变形。王凤年不但充分继承了这样的优良传统,而且按照自己的艺术个性强化了笔墨节奏,极尽轻重、浓淡、干湿、虚实对比之妙。更为可贵的是,他在注重起承转合、呼应顾盼的抒情笔墨中,巧妙地引进了西方现代艺术中的平面构成意识,形成笔墨构成的理论与实践,从而在强化视觉冲击力上超越了别人,为传统大写意花鸟画走向现代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

只是如今

在人与自然之间,花鸟画成为一种媒介,体现人对自然的体悟。从有限的一草一木、一花一鸟可以体味到自然造化的无限生动气韵。作为中国画的一个门类,写意花鸟画应该具备中国画的最高境界天人合一的宇宙观和博大精深的主体精神。其审美观照方式为神与物游,神指审美主体,物是审美客体,两者息息相通,游产生神对物的精神体悟,强调主客观精神的契合,追求物我相忘、彼此相融的境界。因而花鸟虽甚微,然一花一世界,以小观大,其理在此。草木之华实,禽鸟之飞鸣,动植发生有不说之成理,行不言之四时,诗人取之为比兴讽谕。沈威峰作品的妙境在于能夺造化而移精神遐想,登临览物有所心得;在于能兴起人意,寓意在物象上是有所选择的,并且作画寓意与画家人品性相联系,具有鲜明的个性特征。他的花鸟画总体上表现出闲适端庄的情调,兴起祥和盛大之意。画之于人,各有本情,沈威峰的作品笔精墨妙,曲尽玄微,构建了精妙奇绝的花鸟世界。虚竹幽兰生静气?和风朗月喻天怀。

图片 9

不见了荷塘。

大写意的鼻祖可以追溯到唐代的王洽,王维。宋代的梁楷作出了突破性的贡献。明代的徐渭则把大写意推向了极致,他在生宣纸上充分发挥并随意控制笔墨的表现力,进而把水墨大写意推向了能够强烈抒写内心情感的至高境界,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之后的四百多年间,涌现出了像八大山人、石涛、黄慎、任颐、吴昌硕、齐白石、张大千、黄宾虹、傅抱石等众多的自成一格的写意画大家,创作了无数光照千古的水墨写意画珍品,在中国美术史上留下了璀璨的一页。王凤年从诸家吸收营养,也不断地在艺术语言和精神境界上进行探索和开掘。

我想,儿时的荷塘,是他对传统归依心境的写照,而今作品中现代话语铺陈的荷塘,消解的正是往昔记忆中的荷塘。记得清源性信禅师说过:老僧三十年前来参禅,见山是山,见水是水,乃至后来亲见知识,有个入处,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而今得个体歇处,依然见山是山,见水是水。这正好阐述了小琪荷花作品的要旨。当他注重语言为荷花立象时,有如清源性信禅师的见山是山、见水是水,感官组成的印象基本与客观事物相吻合。但当这印象转换为以现代构成式话语来重新言说时,则已是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的意象,画面中内蕴的情感与哲理已经包含着他现时的人生体验以及对物象的参悟。如果他今后能再进一步,加强笔墨语言质量的锤炼,化奇巧为平实,化刻意为自然,则能进入清源性信禅师依然见山是山,见水是水的更高境界。那时,他的作品,虽然还具有荷花物像的特征,但和第一个见山是山,见水是水,所见已是不可等量齐观。

图片 10

小琪画的荷花是其在自然状态中出现的一种自在、自为的结果,在他这些具有现代意味的水墨作品当中,笔痕、墨迹所产生的意绪与情思无不体现着与艺术息息相关的生命追求,体现着一种艺术精神的释放,在绘画中他并不是刻意追赶现代话语的时髦,他只是在一种艺术的自觉中使用了现代话语的言说方式来表达式自己对生活的真实感受。

清代王昱《东庄论画》说:“学画者,先贵立品。立品之人,笔墨外自有一种正大光明之概;否则,画虽可观,却有一种不正之气隐跃毫端。文如其人,画亦有然。”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的王凤年,对于绘画,有着超乎于常人的感悟和理解。王凤年认为:一个画家如果缺乏正确的价值观念,没有深邃的艺术修养和崇高的道德水平,就会堕入世俗的浊流,即使有巧夺天工的绘画技巧,也不过是一个匠人而已。因而,他认为一个优秀的画家应该先做人后作画。他深谙庄子的“虚静恬淡寂寞无为,是天地的基准,是道德修养的最高境界”。也认定博修、守真、戒躁是通往大道的境界之路,因而,他多年来潜心艺海,甘于寂寞,淡泊名利,戒骄戒躁,静下心来修养情操,夜以继日地沉浸于笔墨营造的氛围里而达到忘我的境界,执着地寻找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

其实,我的文章是强化了小琪作品中现代话语的言说方式,从本质上说,他还是一个传统情结十分浓厚的画家,他的画作中存活着一种传统笔墨的精神和情绪,也正因为这份传统情结,他在创作荷花时,不被某一孤立的事物所限,荷花的物象也好、表述的语言也好,都不过是道的有限的外在形式,是意的表达。

图片 11

广东美术馆馆长 罗一平

王凤年在传统绘画的钻研上取其精华,弃其糟粕,他着意于在吸收传统的基础上进行创造,这种思想贯穿在他的整个绘画过程中。王凤年吸收了前人水墨写意之长,熟练地运用大刀阔斧、奔放淋漓的大写意画法,拓新了花鸟画新的表现天地。作品中不沾染一点媚俗之气,完全是作者本人激情的绽放和豪放思想的宣泄。画家意在笔先,下笔时心使腕运,以一种迸发的情感、意念去驱使笔墨,因意成象,以象达意,在笔墨技巧中融进了豪情和意趣,从而在画面中表达了一种昂扬的向上的精神,让人读后心神为之一振。

2012年8月4日写于广州至莫斯科的航班

图片 12

编辑:admin

画家作画,意不在复制眼中之物,而在情感的倾诉和心性的抒发,比拼的是画外功夫。“气”是中国绘画艺术以及所有中国艺术的一个古老的命题,在古代文论中,一直存在着“文以气为主”的观点。在古代哲学中,“气”指宇宙万物的本源。王凤年作画强调画气,求神似,求“不似之似”,承袭了石涛等的观点:“予更欲以不似之似似之,真在气,不在姿。”他也赞赏吴昌硕的 “作画须凭一股气”“墨池点破秋冥冥,苦铁画气不画形”的主张,因而,他的大写意,寓雄浑博大于精微严谨之中,“奔放处不离法度,精微处要照顾到气魄”。王凤年画中的鸡禽、牡丹、墨竹、松树、芭蕉、兰花等,均充盈着旺盛饱满的郁勃之气,提炼出了自己独到的艺术语言,因而极具个性特色。

纵观王凤年之艺术,乃求笔外之笔、墨外之墨、意外之意、趣外之趣,其内在之精神、学养和才情,酣畅淋漓地跃然纸上,内中更潜藏着更深一层的文化含义。著名画家张立辰评论说:“王凤年的画十分注重自然之美和意境情趣,既不怪诞,也无甜俗,他善于博采众长,自成一格。用笔俊逸洒脱,形似而神备,墨色多变明快而丰富。不论宽幅大轴或盈尺小品皆充满生机与韵味,形成清新典雅之风貌。

图片 13

王凤年深得用墨三昧,善于用水用墨,大泼墨、大破墨尤见功力,淡破浓、浓破淡,极尽墨法之变化,使得烟岚满纸,动静如生。整个画面显得诗意盎然,反映了王凤年怀有“睥睨古今,牢笼宙合”之心境,张扬着师传统更师造化、向大自然学习的主张。

王凤年的写意画,不管是花鸟还是山水,其布局皆视题材、主题和画幅形式的要求,达到了完美的艺术境界。其构图疏密有致,设色明快秀润,造型生动活泼。在《岁寒三友》中,画面上密下疏,上方用极淡的变幻的墨色绘就的花枝从左向右以略微上扬的构图斜向画面之外,整个画面均用灰白墨色处理,简洁明快。正如徐渭所说:“从来不见梅花谱,信手拈来自有神;不信且看千万树,东风吹着便成春。”在《清夏》中,作者描摹的是夏日荷塘之清景,画幅中错落着浑然大块的荷叶,田田的荷叶用浓、淡的灰墨写就,杂以青色,荷花呈红色,烂漫地绽放着幽香,花蕊用墨色擦出,点缀着黑色的蕊尖。密实的叶脉下,是漾漾浮动的水波,有金色的小鱼儿在尽情地游弋。该幅作品用笔奔放、泼辣,水墨淋漓,浓淡、干湿、轻重恰到好处,把荷塘的光景以及荷花的高洁都表现得独具特色,神韵毕显。

王凤年以他极佳的天赋、广阔的阅历、深厚的功底、良好的修养、高洁的品性,为大写意花鸟画注入了一股清丽高雅、浑朴滋茂之风,也为他的画作熔铸了厚重的艺术与人文内涵。王凤年正值耳顺之年,以他的性灵、才情、功力和学养,定会绘出更加瑰丽、更加灿烂的新篇章!

图片 14

  作者:何也(著名美术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