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雪涛绘画艺术新论,笔下的雄鸡与牡丹相映成趣

日期: 2020-01-07 08:51 浏览次数 :

图片 1

图片 2王雪涛“春风浓艳——王雪涛花鸟作品展”将于2017年5月21日 15:00在荣宝斋大厦二层多功能厅隆重开幕。此次展览展出王雪涛先生近百余幅作品,囊括了王雪涛先生各个时期的精品,分别有荣宝斋旧藏、社会征集、画家家属提供,实属难逢之品赏机遇。图片 3王雪涛创作照王雪涛先生(1903—1982),原名庭钧,字晓封,号迟园,河北成安人,自幼喜绘画,中国现代著名小写意花鸟画家,先后受教于陈师曾、萧谦中、汤定之、王梦白等诸位前辈,尤受王梦白影响最大。1923年拜齐白石为师,齐白石爱其才华,奉师命改名雪涛,六十余年潜心研习花鸟画艺术,不断探索,上溯宋元,涉猎明清,融汇古今中西,以革新的意识创作了大量画作,终集大成而独树一帜。著有《王雪涛画集》、《王雪涛画辑》、《王雪涛画谱》、《王雪涛的花鸟画》等。图片 41956年王雪涛参加中国文化代表团访问欧洲,在法国与毕加索相唔,王雪涛(左一)向毕加索介绍赠送齐白石木版水印画集王雪涛善于描绘花鸟世界的丰富多彩和活泼生气,尤善于描绘大自然中的小生命,如蝴蝶、螳螂、蝈蝈、天牛、青蛙、蜻蜓、马蜂等,栩栩如生,引人喜爱。在传统固有色中融入西洋画法讲求的色彩规律,为画面增添韵律。他笔下的花鸟虫鱼,刻画细致入微,鲜活多姿,情趣盎然。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其花鸟画已达到一个艺术高峰,至今无人出其右。图片 5青年时期的王雪涛与夫人徐佩蕸提及王雪涛的绘画风格,人们马上会想到“小写意”这个概念。这个标签贴在他的作品上,确实很贴切。尤其是在民国之后的画坛上,能够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一种风格和面貌去画画,而且丰富和升华了前人的笔墨和色彩,这在绘画史上的确是少见的。准确地说,王雪涛的绘画立足于宋元以来的传统,尤其是他对徐青藤、陈白阳、石涛、八大的参悟,奠定了他笔墨的高古与沉厚。之后,陈师曾、齐白石、王梦白、陈半丁对他的影响可谓是点睛式的里程。陈的文气、齐的率气、王的静气、陈的清气,都在他的作品中有所体现,加之他的勤勉与谨严的天性,成就了他身前身后姹紫嫣红般的灿烂声名。在他与齐白石交往的几十年中,老人家不止一次地盛赞他的绘画,或带溢美,但更多还是由衷。如1933年,题其书画合璧册道:吾贤下笔如人意,羡汝成名鬓未丝。次年又题作:蓝已青矣。可见在白石老人心里,青年王雪涛已是位置高标了。王雪涛的绘画取材丰富,笔墨沉著又飘逸,设色秾艳却和谐,兼工带写,时常也借鉴西画之图式与手段,但却毫无刻露之习。这也正是他的绘画一直受人爱待、雅俗共赏的重要秘笈。王雪涛从二十年代始便以鬻画为生计,他了解市场、更了解他们的需求,他作品中明丽清新的格调正是在此过程中渐至形成的。如果说齐白石在大写意花鸟上开拓了新的境界的话,那么,无疑,王雪涛在小写意花鸟的营造中确定了自己的话语。在此,我将之称作“精微的写意”。王雪涛一生与荣宝斋的渊源有自,缘分甚深,这是一段特别的佳话。而今天,北京荣宝拍卖荟萃他各个时期的精品于一处,有荣宝斋旧藏、有社会征集、有家人提供。旨在弘扬、流布王雪涛绘画的人文传统。这或许是他身后与荣宝斋的又一次因缘邂逅。王雪涛花鸟作品展部分作品赏析:图片 6百花齐放 115cm×179cm图片 7牵牛双鸡 83cm×50cm图片 8咏梅 121.8cm×68cm图片 9藤萝群鸭 110cm×80.3cm图片 10玉龙山即景 96.5cm×79.8cm图片 11柱顶红 79cm×38.5cm

图片 12

王雪涛作为二十世纪小写意花鸟画的代表人物之一,其一生专事花鸟画的创作、研究与教学,是二十世纪花鸟画坛上践行『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成功典范,是锐意进取、承前启后的一代中国画大家。

王雪涛

王雪涛存世的作品丰富,但相关研究明显滞后,真正意义上的学术探究尚嫌不足。所谓的『王雪涛研究』,大多停留在回忆性质或基础材料的重叠层面上,相关硕士论文仅有三篇,且总体研究水准良莠不齐,有雷同,图解甚至武断之弊;且对于其艺术分期多是『早、中、晚』,较为概念化和程式化。特别指出的是,用『雅俗共赏』来形容王雪涛的花鸟画风格,几乎成了盖棺定论的通识,例如刘曦林认为,『他不属于个性奇异「曲高和寡」的那种艺术家,他追求的情趣和色彩,使他成为更受人民大众所喜爱的一位「雅俗共赏」的花鸟画家。』这是具有普遍性的认知,个人以为『雅俗共赏』未能真正触及王雪涛艺术风格之关键处,更不能浅表地认为『情趣』或『色彩』等绘画语言表达上的不冷逸和题材上的喜闻乐见就是『雅俗共赏』,关于王雪涛『不一般化』的艺术追求将在本文第二部分进行论述。还有胡立辉在《王雪涛花鸟画研究》论文中关于『王雪涛文化水平不高』『传统文学修养薄弱』的观点,本人深为质疑,也将在后面展开商榷。

得趣于自然

对于王雪涛的艺术历程,有王雪涛儿媳温瑛女士编的年表可寻;对于王雪涛不同时期的作品,有画集可看;关于画理,相关介绍文章不在少数,另有教程、纪录片等影像资料可参考。个人认为,在所见材料中,尤以薛永年、王珑写的《王雪涛的艺术蹊径》一文最为言简意赅,对王雪涛画理及其艺术特色,分析得鞭辟入里,本文无需赘述。

王雪涛是中国近现代花鸟画大师,可以说他对于中国的小写意花鸟画有着卓越贡献。

王雪涛从一九二二年考入北京美术专门学校至一九八二年辞世的长达六十年的艺术生涯中,就花鸟画的宏观风格而论,本人认为可分为『白石画风』『梦白阶段』和『雪涛风格』三个时期,本文拟借助梁志斌的口述资料,从王雪涛与王梦白、齐白石的师生缘入手,剥开迷雾,就模糊不清的问题和值得商榷的问题进行论述:其一是王雪涛与王梦白、齐白石之师生缘及画风转变之原因;其二是王雪涛用色之匠心和『雅俗共赏』『文化不高』评价之有失公允;其三是王雪涛与王梦白异同之比较及艺术生命问题之思考。随着对王雪涛研究的不断深入,我们坚信『花鸟传神笔法精,千秋自会有公评』。

之所以与花鸟画结缘,要追溯到王雪涛的学生时代。

一 王雪涛与王梦白、齐白石之师生缘及画风转变之原因

从小时起王雪涛便喜欢写生,他对自然界中的万物生灵以及绘画有着浓厚的兴趣。

王雪涛的师承问题,所见文章阐述的师承顺序多为『齐白石、王梦白』,也有少数只字不提王梦白的,需要澄清的是,王雪涛师承顺序是王梦白、齐白石,而且王梦白影响其一生。

后来北上攻读绘画专业,毕业后赴京再次考入北京国立艺术专科学校。

1923 年间,他与《九友画会》同好徐兰贞相恋,同拜齐白石为师,白石翁即为王庭钧更名雪涛,为徐兰贞更名佩蕸。

其中作品来源取材广泛,构图巧思,形神俏丽,笔墨情趣不乏厚实灵动。

图片 13

《雉鸡》

画面中两只雉鸡一卧一立,在一块岩石前栖息鸣叫。岩石并不突出,这是因为只是略勾勒轮廓,稍加泼染,显得自然不生硬。雪地以大片空白来衬托雉鸡的羽毛鲜艳,化解了繁乱之感。岩石背后伸出两株红果,鲜艳欲滴,与五彩之际相互映衬,画面更具明亮清丽。

王雪涛在1965年创作的这幅水墨国画,用大片的留白来表现大雪过后的情景。笔、墨、色三者相得益彰,又各自灵活自如,使在雪景中那些带有颜色的花果雉鸡迸发奕奕生机。此幅花鸟画是王雪涛成熟时期代表作之一。

图片 14

图片 15

花鸟之意趣

王雪涛的花鸟画来源于生活,他善于描绘花鸟世界的丰富多彩和活泼生气,技法属于半工半写意,虚实结合。

笔下花鸟虫鱼生动活泼,刻画细致入微,画面生趣盎然,笔法潇洒有致。

这样清新妙丽,雅俗共赏的风格,跳脱出以前明清花鸟画的僵硬程序化,使王雪涛成为深受大众喜爱的花鸟画家。

图片 16

图片 17

王雪涛洞察力过人,他认为自然中的一草一木乃至花鸟鱼虫,都是有“灵性”的,并不仅仅只是人所独有的。在他的作品中呈现出的显著特点就是其形态之精微、色彩之鲜丽,这使他的画风独具一格。

除了花卉、树木写生各具鲜明特征之外,他还擅于捕捉稍纵即逝的瞬间情景。

无论迅疾飞掠的雀鸟,还是步步激昂的雄鸡,抑或展臂捕虫的螳螂和翩翩扇翅的蝴蝶,都能抓住其中精髓所在,尽显灵动生机。

所以他的画作取材十分广泛,甚至蜘蛛、蜥蜴、龟、蛇等类都可入画。

从王雪涛过往作品在可以看出,前期画风清雅,后期色彩明艳,尤其擅长画牡丹和雄鸡。

他笔下的《牡丹》和《雄鸡》在中国花鸟画中是不可忽视的存在。

画中之情趣

《牡丹》作品欣赏: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图片 21

图片 22

图片 23

图片 24

王雪涛的花鸟画在笔墨技巧上,能化古法于我法,创作上主张“师法造化而抒己之情,物我一体,学先人为我所用,不断创新”。

他对色彩的处理也很有特色,有时以墨与色相结合,设色明快艳丽,形象丰富轻灵。虽雅而非高傲,虽俗绝非谄媚,深得雅俗共赏之誉。

图片 25

《雄鸡图》 尺寸:57*115.5

图片 26

图片 27

上有 “溥儒”“齐白石”“李可染”三个钤印

为什么说他的“雄鸡”价值百万?这是有依据的。

在以往的拍卖成交记录中,王雪涛作品中以雄鸡和牡丹为主的画作多次以百万以上价格成交。

此幅是江苏保莱所藏《雄鸡图》真迹向大家分享展示,传递国画艺术魅力与文化。若有幸拥有,请倍加珍藏。

图片 28

他认为情和趣是画家自身的感情。

“一幅画的内容是好的,但总要有情趣才能打动人心。要画得引人生情,画家要先自动情。”

这一由衷的信念是一位真正艺术家的感悟,是审美意趣之体现。

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他的花鸟画已达到一个艺术高峰,至今无人出其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