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东第一屠宰场,上海创意产业集聚区又耀新亮点

日期: 2019-12-07 14:33 浏览次数 :

图片 1

上个世纪,上海被称为“东方巴黎”。“上海工部局宰牲场”始建于1933年,出自英国建筑设计大师巴尔弗斯之手,整体建筑共有5层,外方内圆、高低错落、无梁楼盖、廊道盘旋、布局宛若迷宫,空间却又次...

1933老场坊位于上海市虹口区沙泾路29号。这里原是老上海工部局宰牲场,而且是当时远东最大,且最现代化的宰 ,因该建筑于1933年竣工,故被称为1933老场坊。

上海创意产业建设高潮迭起。“1933老场坊”将亮相在上海创意产业集聚区的版图上。历时近半年的谈判和协商,上海创意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与锦江国际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达成协议,将向上海食品有限公司租赁地处虹口区沙泾路10号、29号地块,建成上海地标式创意产业集聚区,取名“1933老场坊”。2006年8月1日,双方在杨子大酒店举行签约仪式。 整个工程总投资7000万元左右。据了解,规划正式实施后,将在全球招标设计公司为“1933老场坊”进行创意设计;力求形成又一经典时尚地标,集聚丰富多彩创意体验内容,给大众提供无限创意激情。 意外发现,退休老人点石成金 发现这幢建筑的是原上海市房地局高级工程师、社科院副研究员薛顺生老人,一直以来,老人致力于研究保护上海的优秀历史建筑。先后参与修订了《上海住宅建设志》、《上海房地产业志》等行业杂志。编著、合著或独立著述了二十多本书籍,内容均与上海老建筑有关。现在,老人已73岁高龄,但仍在为上海优秀建筑保护努力不息。一个偶然的机会,老人看到了这样一个圆顶的大型建筑;职业的敏感,使他投入所有的精力去揭开古老建筑的面纱。终于,这一远东第一宰牲场又重新被人们所认知。此后,“沙泾路10号、29号原工部局宰牲场”先后正式挂牌为虹口区优秀历史保护建筑,2005又升级为上海第四批优秀历史建筑。 老人发现的厂房,引起了上海创意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的注意。一直以来,上海创意产业中心“盘活老厂房,为创意服务”的举措,与老人保护优秀建筑的举动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为了更好地体现这一建筑的历史特征,发掘历史内涵,“1933老场坊”的投资者,邀请了20余位建筑学家、文化学者群力群策,以求最大程度还原历史气息,展示历史积淀,让宰牲场在这个创意的时代实现新的价值。 大师策划,集聚内容丰富多彩 上海创意产业中心和英国创意产业之父霍金斯,最近联袂规划了创意产业集聚区——“1933老场坊”。作为英国创意产业的领军人物,霍金斯曾成功地运用老建筑改造,建立了英国儿童创意体验中心。此次,双方将联手打造综合性创意体验中心。总的格调是:外滩18号+新天地+田子坊。 在“1933老场坊”,市民将感知到中外各种绘画和书法的艺术魅力,可以品味到世界各国酒文化的醇厚,可以领略到国际最新时尚的风潮。在这里,市民将欣赏到创意设计、创意艺术表演的魅力,可以请创意设计师为自己设计“独一无二”的服装;可以到类似于巨鹿路上“新都里”的创意餐饮店就餐;影视明星可以住在舒适度堪比五星级、但装潢充满个性化的创意酒店中;而在创意成果展示区,不仅可以欣赏到最新的工业设计作品,还可以进行设计交流和交易等。最令人注目的是,建筑顶层将全部采用玻璃;白天,阳光一泻而下;入夜,抬头可望星空。这里将是各种前卫艺术的会演殿堂。

一座可容纳1000 头牛、1500 头羊、300 头牛犊和500 头猪的屠宰场,最终将变成一个集酒吧、高级餐厅、雪茄酒廊、时尚设计室、大剧院为一体的创意中心。2008 年3 月,位于上海沙泾路的“远东第一屠宰场”,将作为改建后的“19 叁III”创意中心全面对外开放,原来的工业建筑调整为一个时尚中心。对负责改建的总设计师赵崇新来说,改建“没什么棘手的,就是清理干净,不作任何处理就好了,建筑本身就很有魅力,千万不要乱加”。


图片 2

上海的沙泾路,毗邻苏州河,原本是一条连接海伦路和周家嘴路的便道,不足千米。沙泾路两边挤满了局促的老房子,出租车往往开到近处也找不到入口,但这个经常被误写为“沙井路”或“沙溪路”的小地方在中国摄影圈内却是大大有名。

上个世纪,上海被称为“东方巴黎”。

尽管它是当今世界上三座同类型宰牲场中硕果仅存的一个,但相较于上海的众多百年老建筑而言,老场坊并不显得特别出众。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也只能默默无闻地湮没在老旧街区内。随着北京798模式的兴起与遍地开花,众多废旧老厂房被改造成文化创意园,曾经被冷落的这座废弃的宰牲场终于横空出世,从廉价仓库摇身一变而成了文化创意园,成了上海一处时尚地标。

在网络上,摄影迷们四处散播这条路的“秘密”——“远东第一屠宰场”藏身其中。

“上海工部局宰牲场”始建于1933年,出自英国建筑设计大师巴尔弗斯之手,整体建筑共有5层,外方内圆、高低错落、无梁楼盖、廊道盘旋、布局宛若迷宫,空间却又次序分明,算得上是建筑艺术与生产工艺完美结合的典范。

图片 3

这座始建于1933 年的远东地区最大现代化屠宰场,曾是上海工部局宰牲场的旧址,场区内有近2.5 万平方米的老场房。在当时,全世界大型现代化屠宰场共三个,一个在英国,一个在美国,第三个就是位于上海的“远东第一屠宰场”,由英国设计师巴尔弗斯设计,为当年亚洲最大的肉食品加工场。

上海比起中国好些个“N朝古都”来说应该算是比较年轻的大都会,不过近现代的历史遗存绝对是最丰富的。漫步上海滩,很容易就会发现一些原汁原味的特色建筑,散发着上海作为时尚之都的特有气质。离北外滩不远,虹口区沙泾路10号、29号,就是这样一个所在。这里原本是一处听起来多少有点毛骨悚然的地方--“远东第一屠宰场”,现如今早已华丽变身,成为上海数得着的潮流时尚之地。

走进1933老场坊,这座由英国建筑设计大师巴尔弗斯担纲设计,有着古罗马巴西里卡风格的老建筑,尤其是错综复杂的内部空间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东南西北4栋建筑围成的四方形厂区与中间一座24边形的主楼通过楼梯相连。整个建筑高低错落,廊道盘旋,设计精密宛如迷宫,却又次序分明。超过三百根的宽大伞形柱均匀分布在建筑方形的外围体量中,独立支撑起雄伟的建筑。八角形和四边形的伞状柱帽是该建筑最重要的特色之一,八角形伞形柱帽主要分布于建筑外围的西侧,方形伞形柱帽主要分布于建筑外围的其他部分。廊桥空间是该建筑最具有特质的特征之一,其独具的魅力来自于建筑光影所形成的神秘而富于变化的空间。

1970 年——2002 年间,“远东第一屠宰场”大楼被改建为制药厂。2002年,制药厂停工,建筑被闲置。这座荒凉而破旧的场所,自此成为摄影迷城市探险的好去处。对导演来说,这里也曾在荧屏上辉煌过,这里是谢晋《大李、老李和小李》的拍摄地,后来又成为周星驰拍摄《功夫》的片场之一。摄影迷分享着“远东第一屠宰场”的神秘和诡异,并且相互提醒:“这地方大门被封住不许进入,因为最近有人拍照摔死了。”

这个地方现在叫做 "19叁III老场坊",其前身为上海公共租界最高行政机构工部局所建远东最大的宰牲场,建成于1933年,由英国着名设计大师巴尔弗斯设计,余洪记营造厂建设,带有明显的古罗马帝国时期巴西利卡式建筑风格。建筑外立面的水泥外墙从上到下设立花窗,由方、圆2种元素组成,历经岁月洗礼,依旧魅力非凡。

图片 4

在“色影无忌”网站的论坛上,网友们给这座废弃已久的老房子开了专场,兴致勃勃地为其再开发再利用出谋划策:或电影基地,或改建大型仓库,或做成真人PK 地图.

走进19叁III老场坊,发现这里早已摇身一变,成为时尚靓丽的潮流之地,餐馆、酒吧、剧院、影楼,成了一个集创意体验中心、时尚休闲发布、历史博物馆于一体的创意园。

2015年6月的一天,我来到了声名鹊起的老场坊,参观之余也拍摄了部分照片。下面,就请大家跟随我的镜头,走进1933老场坊去看看吧!

11月15 日,“上海国际创意产业活动周”开幕,“远东第一屠宰场”摇身一变成为了虹口区北外滩的首家创意产业园区——19 叁III。

作为当时远东最大的屠宰场,这里的建筑空间布局奇特,呈外方内圆的“回”字形,东、南、西、北4幢建筑围成四方形厂区与中间一座圆柱形的主楼通过26座空中廊桥相连。整个建筑高低错落,廊道盘旋,设计精密宛如迷宫,却又次序分明,体现了当时西方建筑的最高水平。

图片 5

派发给媒体的宣传材料里为老场坊定了性—“总的格局定位是:外滩18号+新天地+田子坊,成为集外滩18号的时尚前卫、新天地的活力流行和田子坊的艺术元素为一体的综合性创意体验中心。”

整个建筑细节的设计非常科学,在建造时就是按照从牛羊进场到屠宰、分割、成品的流水线而规划的,还充分考虑了采光、卫生和通风等问题,堪称建筑艺术和生产工艺完美结合的典范。这样格局的屠宰场在全世界只有三座,另两座在英国和美国,都早已被毁,无从可寻了。

图片 6

从70 年前的远东第一屠宰场到未来上海的创意中心,19 叁III 走过了从肉体到精神的有趣飞跃。

最值得称道的是宰牲场的建筑设计充分体现了动物福利的理念。从各地运来的牛到达屠宰场后,首先进入2000平方米的地下室休息,免除旅途劳困。屠宰场设在圆形建筑的顶层,四周是一间间牛舍,牛群顺着螺旋型的牛道走到顶层后,会在牛舍中小憩,然后进入屠宰场。在那里牛先被电击,失去知觉后再被宰杀,无痛苦地走向生命的终点。

图片 7

未来名利场?

这个宰牲场,昔日可同时容纳1000头牛、1500头羊、300头牛犊和500头猪,这里的廊桥宽度都是不同的,不同大小的牲畜会通过不同宽度的廊桥进入,巧妙地达到分流的作用。

图片 8

如今,在“远东第一屠宰场”的水泥外墙上挂着硕大的几个字:19 叁III。这是它的新名字。

这些廊桥和牛道经过特别的防滑设计,道面粗糙不平,上面仿佛还清晰地留着牛群经年累月走过的蹄印。

图片 9

取这个名字的原因很简单,它建成于1933 年,当时的承建商是赫赫有名的上海余洪记营造商。至于名字中用到了中文、罗马数字和阿拉伯数字则有另一层含义,按照负责改建的总设计师、中元国际工程设计研究院总建筑师赵崇新的说法,“这是上海创意产业中心的设计,取海纳百川之意”。

中心的圆柱体1-3层是当初的屠宰车间,现在已成为创意项目的活动区,经常举办各类工艺和艺术活动。圆柱体第4层楼面是超过1500平方米的空中舞台,现被设计成透明玻璃地面,每平米玻璃可以承重400千克,人走在上面能清楚看到脚下4层的空间。我去的时候没有开放,不然上去踩一踩,可以测试下自己的胆量。

图片 10

“ 19 叁III”事实上包含沙泾路10号、29 号地块中的1 号楼——4 号楼四栋建筑。1 号楼为主楼,即当年的远东第一屠宰场旧址,占地2.5 万平方米,共5 层;2 号楼建于1935 年,当时作为宰牲场的化制间,即病畜、废肉、内脏、毛发等废弃物的处置场和焚化炉,现在则改建成公馆,北侧屋顶中部有一个高耸烟囱,现在是整个“19 叁III”的高点;3 号楼是设计制作中心,2000 平方米,原来是工人宿舍;4 号楼是过去的仓库,现在为设计与教育中心。因此,“19 叁III”是包括主楼、会馆、设计与教育中心和创意制作中心四个楼群的创意中心。从头到脚,屠宰场的身份已经完全被清洗干净了。

圆柱体1-3层之间靠X型的物流楼梯和弧度很大的旋梯相通。

图片 11

11月15 日当晚,重新铺上弹格路路面和大理石的沙泾路上挤满了政府官员和来自各国的上百位参展艺术家。“19叁III”整座大楼灯火通明,人影幢幢,临时设置的宴会厅里觥筹交错,仿佛一夜之间,屠宰场变身为活色生香的名利场。

这些旋梯差不多一人左右宽,优美的弧形旋转出很大的角度,如此大的角度其实是为了工人逃生而设计的。一旦待屠宰的动物受到惊吓,惊慌奔跑,工人可从这些弧度大且狭窄的旋梯迅速逃生。

图片 12

“19 叁III”主楼是典型的欧式老建筑。呈方形设计,中间环绕一栋24 面的核心建筑,形态类似于罗马的角斗场,建筑最上方有一个直径6 米的大型顶棚,光线由此渗透进整个楼房。顶棚下方,是一个占地981 平方米的中心圆大剧院。剧院采用了磨光玻璃作舞台,据管理方介绍,剧院配套设施还有3.5吨的工业电梯,足以承载一部汽车从底楼直达大剧院。大剧院成为楼内最为奢华的地方。

整栋建筑采用了无梁楼盖的结构设计,超过三百根宽大的伞形柱均匀分布在方形的外围建筑中,独立支撑起雄伟的建筑。它解决了一般大柱上必须加梁的弊端,使得利用空间大大扩张。

图片 13

开幕当晚,中心圆大剧院举办了一场2007 风尚论坛,捧场的名人包括舞蹈家金星、摄影师王小慧等人。此外,这里已经举办过包括法拉利之夜、雷达表之夜等奢侈品派对,明星杨紫琼、名媛靳羽西前往捧场。

本建筑全部采用英国进口的混凝土结构,墙体厚约50公分,两层墙壁之间采用中空形式,在缺乏空调技术的30年代,巧妙运用物理原理进行温度控制,即使在炎热的夏天依然可以保持较低的温度。

图片 14

一个获邀参加活动的记者事后写文章感慨:“此次创意产业周给人的最大的惊喜,依然是主会场建筑。而活动周倒像是它的附属,似乎这个周的热闹,只是为了将这个曾经消失在城市淤泥中的建筑重新带回人们的视野。”

整栋建筑的风格朴实无华,大气而不张扬,只有仔细观察,才能从它似乎不经意的精美装饰细部中,感觉到当初设计师的匠心独运。如此流畅的生产工艺、精密的房屋结构、卓越的建筑设计,在近百年前的上海堪称开一先河。

图片 15

热闹了一周的上海创意产业周结束之后,记者再次抵达“19 叁III”,这里已经安静下来,门禁森严。虽是正午时分,烈日高悬,但空荡荡的“19 叁III”显得清冷寂寥。

现如今,昔日的宰牲场已经华丽变身,成了一个集酒吧、高级餐厅、时尚设计室、大剧院为一体的创意中心。

图片 16

从中心圆大剧院往下看,主楼内部是一个巨大的迷宫,里面隐藏了洞穴式车间、老式城堡过道、独特的桥廊和坡道。主楼是由东、南、西、北4栋高低不一的钢筋混凝土楼房围成的四方形厂区,中间是一座圆柱体大楼,与旁边的楼房通过楼道相连,俗称“八角楼”。各个楼层之间上下交错,通过各种宽窄不一的通道相互连接,到处都是交错的楼梯通道,直筒的或弧线的,人走的或牲畜走的,如果摈弃新修的电梯,通过这些楼梯通道往上行进,渐渐就会不知道自己身在几楼。阳光从大剧院顶棚照射下来,半阴半亮,造成内部空间神秘而幽深之感。

这里也成了很多摄影商家钟爱的的外景地。

图片 17

负责“ 19 叁III”项目重建和管理的众桁管理公司的创意总监高梦告诉记者,这些室内的车间等,未来可能为画廊和酒吧。画廊和酒吧就在这种外观酷似洞穴的地方生存着。主楼还将开设一个上世纪50 年代风情的招牌牛排餐厅,而地下一层的酒窖将改建为专业的雪茄朗姆俱乐部。

牛气冲天的"牛市"餐厅。

图片 18

直到2008 年3 月,所有工程完工并正式对外开放,届时将成为集高端设计、创意零售店、餐厅、酒吧和画廊等于一体的创意中心。

巨大公仔玩偶陪伴单身客人的咖啡馆。

图片 19

乘创意周开放“19 叁III”一周的机会,一位住在沙泾路附近的当地居民进入“远东第一屠宰场”的内部看了看。他说,住了这么多年,没有想到,屠宰场是这个样子的。

在公仔呆萌真挚的眼神注视下,单身的客人再也没有了孤独感。

图片 20

重现的遗失宝藏

客人可以在各种可爱的汪星人的陪伴下,度过温馨和闲散的时光。

图片 21

被“远东第一屠宰场”打动的,还包括改建总设计师赵崇新。

入夜了,古老的建筑在夜色中散发的迷人的光彩。

图片 22

他回忆说,当初获邀参加改建方案竞标活动时,因为时间短,工期紧,他并不太乐意插手,后来有人劝他先去看看。他去了一趟,结果大为震惊,当即决定一定要接下这个项目,“非常棒的建筑,当时觉得免费做也可以”。

大写的汉字“叁”和罗马数字“III”构成的园区标志,正象征着两种文化的结合,新旧时代的交错和更替。

图片 23

赵崇新将1 号楼形容为“根据‘宰牲’工艺流程而设计的‘钢筋混凝土的机器’”。他解释说,“1 号楼本身是一个工业建筑,它完全按照宰牲的工业流程而非美学的角度而建的,因为独一无二,因为新奇感,今天我们才会对这栋建筑产生美学的感觉”。

历史与时尚在这里完美交汇,"19叁III老场坊"这座82岁的老建筑,正焕发出迷人的光彩,成为上海城市记忆里的独特元素。

图片 24

据当年的资料介绍,“远东第一屠宰场”建筑工期为时两年,光建筑和设备就花费白银330 多万两,全部是钢筋水泥结构,楼内可容纳1000 头牛、1500 头羊、300 头牛犊还有500 头猪,每天可以宰杀300 头牛、500 头羊、100 头牛犊和300 头猪。

文章来源为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删除内容或协商版权问题!

图片 25

一名1952 年进厂的工人王强在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回忆: “最多的时候,我们有2000 个工人,日宰杀量可达13800 头,很壮观。”这位70多岁的老人介绍说,这个建筑最大的特色就是牢固,即使来上一场地震也会毫发无损。这是因为每层楼尽管结构复杂,但是地面都是一次性浇注的。


图片 26

主楼有一种坡道,又称牛道,其地面故意建得很粗糙,有专门的防滑设计,而且实行人畜分离的通道设计。这里有完整的流水线,每层楼天花板上都有可以传输的挂钩,将牲畜倒挂传输到各个流程。这里每间车间都有独立的通道,但又互相连接,窄的楼梯只容一人通过。动物的内脏可以通过滑道滑到相关的流程上,最后的一步就是滑到底楼的杂碎间,有专门的货车来运输。在赵崇新的设计里,这些通道得到了最大限度的保留,当年畜生走的牛道也成了到访者上楼的一种路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图片 27

上海创意产业中心活动策划部部长张惠关于“19 叁III”的介绍简单明了:“一切恢复到1933 年的模样。”赵崇新在谈到设计方案时也说: “没什么棘手的,就是清理干净,不作任何处理就好了,建筑本身就很有魅力,千万不要乱加。”关于“19 叁III”的改建,他写了一篇文章《磨出来的水泥世界》,这个标题就足以说明他的整个设计方针:整个1 号楼的外立面全部按原工艺、原材料做成新的水泥抹面,通体打磨,上下一体。赵崇新说:“我希望保留其原有的结构形式和气质。”

图片 28

就此,他将屠宰场的保护重点分成了三个部分:最重要的是廊桥空间,其次是伞形柱和外立面。在他看来,廊桥空间是屠宰场最具特质的特征之一,也是摄影师们趋之若鹜的原因所在。外廊桥空间含有四层外廊和26 座斜桥,在后期又增设了两座新桥,仅有两座老桥损坏严重,现已在改造过程中被修缮,同时,后建的两座新桥则被拆除,以恢复1933 年竣工时的样子;内廊桥空间上下共计10 座桥,另外5 个半圆形的桥也均保存完好。

图片 29

伞状柱分为八角形和四边形两种,这种无梁楼盖的结构设计在当年是极为先进的技艺。八角形伞状柱主要分布于建筑外围的西区,四边形伞状柱则主要分布在其他三区,修缮之前的柱子的外立面材料各异,有粉刷面的、油漆面的、不同年代和尺寸的瓷砖面以及水泥抹面,“统计下来有六七种”。这些装饰材料后来被全部清除干净,统一刷上水泥。

图片 30

前几年,由于周边街道整治,屠宰场的外墙统一粉刷成了温情的桃红色,这些也完全经过专业技术清洗以恢复原设计的质感和色彩。如今,外立面的花格窗洞、门窗和门前灯也根据1933年图纸上的设计进行修复。

图片 31

赵崇新接手项目之前,“19 叁III”已经有一个总体定位,即将其由原来的工业建筑调整为一个时尚中心。赵崇新说,最终,他打算将屠宰场变成一个男性时尚中心,因为上海已经有太多女性活动场所。但后来的想法变得更为纯粹,就是建立一个平台,将建筑本身与功能剥离,艺术家进来也可以,奢侈品牌进来也可以,做成博物馆也可以。他作了一个比喻:“这就是一个插座,录音机插上可以用,电视插上去也可以用。”

图片 32

对话改建总设计师赵崇新

图片 33

“我们不需要加进前卫的东西”

图片 34

Z= 赵崇新

图片 35

B= 外滩画报

图片 36

B:最早什么时候接触这个建筑?

图片 37

Z:去年10 月份,方案拿出来时间很短,整个改造也非常快,1 年时间。

图片 38

B:工期这么紧,有什么遗憾的地方吗?

图片 39

Z:我们一开始定的就是建立一个平台的概念,这个概念很宽泛,可以这样做也可以那样做,所以和最初的设想偏离很少,但遗憾的地方很多。它是个70 多年历史的老建筑,我们做设计时测绘不是很全,一些地方只能等到施工时挖出来才知道里面是怎样的,所以和图纸也不能完全一样,只能一边施工一边改。

图片 40

因为工期紧,施工也就不太精细,不过它本来就不是一个非常精细的建筑,所以我们的粗糙也不是特别显眼。其次是经验也不足,调水泥时问题就很多,样本颜色调好了,下次调又不一样,后来想,本来就是做修补,和原来不一样也行,后来所有的地方水泥的颜色都不尽相同,反而自然了。还有一个遗憾是,没有足够的停车位。

夜游上海外滩的“世界建筑博览会”

B:方案后来有过调整吗?

上海有个叫“春美术馆”

Z:1 号楼的方案基本没有变过,其他几栋楼原本是打算拆掉的,我们设计了很多方案,但后来还是保留了。1 号楼的第一版方案出来就没有遇到反对的意见,我们的设想很简单,因为这个建筑本身就非常吸引人了,我们不需要加进很多前卫的东西,所以全部用水泥做,之后打磨一下,使之具有一种文化建筑的气质,但本身仍是商业建筑。里面有很多是后来加建的,我们将其全部拆掉,大约运出去6000 吨混凝土,现在看起来反而不太像迷宫了。

上海影像——街拍上海滩

B:当时有什么可以参考的资料吗?

上海影像——街拍上海滩

Z:幸运的是,原有的建筑图纸很全,结构的图纸保留了一半,但工艺图、设备图都没有了,所以我们到现在对整个宰牲流程并不完全了解。

上海影像——街拍上海滩

B:据说英国还有一幢一样的屠宰场,你去考察过吗?

上海影像——街拍上海滩

Z:那里现在也被开发为创意产业园区,我去看过,其实是完全不同的两栋楼,只是都有个圆屋顶而已。

上海影像——夜幕下的上海滩

B:是否计划留出一个空间,展示当年的宰牲流程?

黄昏里的上海滩

Z:我们接手的时候,除了土建留下来的工艺还在,其他的工艺全部拆掉了。任何建筑都有三个生命:功能的生命、结构的生命和文化的生命。这个建筑的功能生命已经结束了。改造一个建筑不可能让其百分之百留下来,只要让人能够回忆起当年的历史片段就够了。

世所罕见的名人街竟有如此吓人的横幅

B:整个工程耗资多少?

上海影像——颠覆你印象的浦东影像

Z:一个亿,从创意产业的角度来说算是高的。从重新开发一个建筑的角度来讲,并不算高。我们并没有用很高级的材料,但定义一定是高级的场所。

看完了,别忘了做点啥:

B:什么地方耗费最多?

点赞,关注,拍砖,分享,交流,赞赏,......悉听尊便!

Z:还是土建的东西耗资最大,比如结构的加固,另外是施工工艺上,虽然整个外立面都是用水泥粉刷,但是这并不是普通的水泥,价钱很高,另外,做好之后还要全部打磨一遍,耗费很多的人力。

欢迎关注!

编辑:admin

本图片由新华社签约摄影师郑武华摄影创作,版权所有,请勿侵权!如有转载、摘引和使用本人作品之行为的,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部分文字介绍摘编自百度百科,在此鸣谢相关作者;如需要相关图片的原始文件或有相关合作意向的,请与本人联系。本人联系 方 式:Mobile:13902902152;QQ:474071092,E- mail:photo0152@126.com;微信:photo0152

图片 41

微信公众号:yangzhouxiake

图片 42

今日头条号:独一无二的影像

图片 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