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太缺乏对摄影艺术的关注,沙飞摄影奖作品展

日期: 2019-11-29 20:48 浏览次数 :

图片 1

沙飞是中国20世纪具有开创意义的著名摄影家,他的影像是近一个世纪以为中国人视觉记忆的重要凭证。沙飞以其高度的人道主义情怀和富于探索精神的摄影创作,留下了一笔宝贵的影像资源。沙飞利用摄影语言关注社会和人类自身命运的精神,成为激励后人从事这一事业的原动力,同时也是沙飞摄影奖的基础。

陈丹青(右一)参与本届摄影奖的评审。李培梁洁摄

沙飞摄影奖由沙飞作品主要收藏机构广东美术馆、主要研究机构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沙飞暨影像研究中心以及沙飞的女儿王雁女士共同设立,旨在发扬沙飞精神,奖励使用摄影手段持续关注社会和人类自身命运,以及在推进摄影和使用图像方面对社会产生过重大影响并取得杰出成就的个人。

张新民摄于湖南怀化,1996年

上周末,第二届沙飞摄影奖在广东美术馆揭晓。作为目前国内最具学术指标的摄影奖项之一,沙飞摄影展邀请的评委与众不同。广东美术馆馆长王璜生介绍说,本届评审除了《中国摄影》编辑部主任李波、复旦大学视觉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顾铮两个圈内人外,还特别邀请了几位外行,他们是:画家陈丹青、诗人钟鸣和实验表演艺术家吴文光。希望这样的评委布局能让摄影奖的眼界更开阔。

沙飞摄影奖的评审机构为沙飞摄影奖评审委员会。评审委员会由五位来自不同学科背景的专家和学者组成。本届评委包括顾铮、陈丹青、李波、吴文光、钟鸣。

3月的广州乍暖还寒,陈丹青悄悄来到广东美术馆,参与了一整天的评奖工作。傍晚从美术馆专家会议厅走出来时,猛然见到一帮记者时有些错愕。陈丹青果然保持着旧知识分子作派,圆框眼镜、长围巾,一派温和又频频有几句狂语。席间,有人提到目前国内美术馆对摄影收藏的软肋,有专家立刻缄口不语,另一边却突然冒出一个声音:我有话要说,国内的美术馆除了广东美术馆外,对摄影的关注和收藏大大缺乏。而我以为,少了摄影,一个美术馆就像一个人少了肺或者腰子什么的,不健全。说这话的人,正是陈丹青。

沙飞摄影奖不接受个人申请,所有参选人员由对摄影领域高度关注和了解的提名委员推荐。本届提名委员是:蔡萌、陈小波、冯博一、胡武功、吴鹏。他们为本届沙飞摄影奖推荐了10位候选人。并于2009年3月5日评出四位获奖者:李媚获学术贡献奖,艾未未与张新民获摄影创作奖,顾棣获特别贡献奖。其他获提名者分别是刘树勇、安哥、贺延光、李杰、渠岩、雍和。

四川德阳

艾未未摄影作品意图感最低

沙飞摄影奖主办机构希望籍这一奖项的设立,以开放性和前瞻性的态度,深入推动摄影学术和创作的发展,促进摄影与当代社会的良性互动。

记者:这次获奖的艾未未,他的当代艺术非常有名,去年入选了英国《ArtReview》杂志当代艺术权力榜第47名,但他的摄影作品却很少人知道。

2009年5月18日,沙飞摄影奖主办机构将在广东美术馆向获奖者颁发奖项,同时将在岭南会展览馆举办获奖者及获提名者文献和作品展。

深圳1997年

陈丹青:艾未未的《纽约19831993》前前后后进行了差不多10年,用最生活化的镜头记录了许多如今鼎鼎大名的名人当年初到美国时的那种状态,包括谭盾、刘晓东、陈凯歌、冯小刚、北岛。可贵的是,他的这批作品当时并没有任何目的性,这批人当时也默默无闻,只是十几年过后,这些人成了名人后,照片多了另一重意义。

展览名称:第二届沙飞摄影奖作品展展期:2009年5月18日-5月31日展厅:岭南会展览馆(广州市二沙岛晴波路13号)

我觉得,艾未未的所有艺术就是表达一种波普的概念,有反精英的倾向。我觉得他的作品都为了表达这个,摄影只是其中附带的一路。当所有提名作品摆到评委们面前时,大家发现艾未未的作品非常民主、清新和平等。他作品中的意图感最低,不像其他摄影师那样一定要表现农民、民工这样的标题,他不是特别想要表现是什么,而是表现一种在场的看见。他的作品中呈现出来的那些名人是处于最闲散的状态下,被拍摄者和拍摄者似乎都没有对镜头的意识。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深圳1992年

可以说,艾未未的摄影作品宣告了一种生活与摄影的自然融合,是一种民主意识。他告诉你我这样拍,你也可以这样拍。或许艾未未技术上不一定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我们更看重他给摄影带来了什么。

稿件一经选用,即视为作者同意本网免费将其使用于本网或与本网有合作关系的非赢利性各类出版物、互联网与手机端媒体及专业学术文库等。

  5月18日,第二届沙飞摄影奖在广东美术馆颁出后,作品研讨、作品展出等系列活动吸引了众多热爱摄影艺术的市民及业内专家赶赴现场。大奖颁出后,艾未未、张新民以及另外8名获得提名艺术家的作品在岭南会馆展出,空前火爆。  创作奖得奖人张新民三十多年来,目睹了中国城市化的急剧进程,见证了深圳如何从一个三万多人口的渔村变成上千万人口的现代化大都市。中国农民进城,是20世纪下半叶一件具有全球化意义的大事。活动期间,张新民就艺术追求历程、城市化进程影像纪录等话题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深圳让我懂得摄影  广州日报:沙飞奖备受关注,作为获奖者,能谈谈感言吗?  张新民:能获得沙飞摄影奖,是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的,很荣幸。沙飞以后,我们的人文环境并不乐观,但仍然有摄影家一直在以个人观察的方式,保持自己对社会、对人类自身命运的关注,并留下视觉意义上的思考。  我个人认为,摄影对社会能见度的贡献是独特的,用摄影手段持续关注社会和人类自身命运因此才有其价值。正是对于沙飞摄影奖这个基本宗旨的由衷认同,我感受到的不仅是荣幸,还有鞭策。  广州日报:作为较早成名的摄影家,你为什么要把摄影的视角锁定在城乡,如何想到要记录中国改革开放以来那10年来的城市化进程?  张新民:1988年底我离开海南岛到了深圳。这里紧挨香港,资讯发达。这时我才第一次接触到爱伦马克(EllenMark)、德巴东(Depardon)、罗伯特卡帕(Robertkapa)、尤金史密斯(EugeneSmith)这些西方摄影师的摄影。人文关怀摄影理念和西方摄影师的工作方式,改变了我对摄影的认识。  我用照片记录流坑村的生活片段,想留住这个自然村落在20世纪末的一系列自然形态。但是我低估了流坑和外界贯通之后其内涵的转变速度——每一次进入流坑村,都会感觉到上一次见过的人和事已经和这一次大不一样。农民是中国人的绝大多数,他们涌进城市找出路,绝不是一个孤立的现象。他们不顾一切,我为什么不用胶片记录下来?  摄影其实很边缘  广州日报:你的照片给了我们很明确的这个时代的特定信息,您觉得这些获奖作品是否见证了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变迁?  张新民:照片呈现了摄影师和被拍摄对象的某种关系,我在拍照时尽量做到直接一些。细心的读者除了看到被拍摄的对象,还会看到摄影师,就像你读《老人与海》,听《一无所有》,你读到和听到的不是小说和歌曲本身,是海明威和崔健,他们的情感、想象力、智慧、价值判断及他们的一切。至于见证或者不见证什么,不是作者可以说了算的。  广州日报:从《包围城市》到《流坑》再到《石头记》,有没有认真想过摄影到底是什么?  张新民:拍摄《流坑》的时候,能否把照片拍得很摄影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摄影其实是很边缘的。摄影有其他门类不可替代的功能,不必辛辛苦苦去为混入艺术圈而努力。  城乡影像记忆  打动评委  张新民长期关注中国社会转型过程中,中国传统农业社会的解体,以及城市化进程中,中国农民的具体遭遇与生存状态。他的《流坑——中国传统农业社会最后的标本》一书,见证了中国传统农业社会的衰败与传统文化的没落。  而其代表作《包围城市——中国农民向城市的远征》的拍摄,历时十多年,在巨细无遗地呈现中国农民离土、进城的全过程的同时,也以细节丰富的画面,揭示中国农民这个特定社会阶层在现代社会转型期中的艰辛处境。他的摄影实践,给我们带来有关中国当代社会变动的真切的视觉文献。美国学者谢牧高度评价《流坑》中的文化人类学的价值观。著名艺术评论家杨小彦教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作为摄影家的张新民,已经形成他个人的观察方式,而无法用纪实或报道之类的概念来简单定义。  耗费10年  拍摄城市化进程  就本次获奖作品,张新民表示:里面的照片大多数是我的视觉记忆——看见了,有些感受,然后用相机拍下来。  在上世纪70年代,拥有一部相机是一个奢侈的梦想。张新民回忆说:鬼使神差,80年代初我被调到这样的宣传机构负责编辑一份小报,在那里我接触到了一台照相机,理光-10单镜头反光照相机,我用它拍下了我的第一张发表在传媒上的照片。  1998年后,张新民离开了四川去了海南岛。后来到深圳,张新民拍打工妹的同时,也拍摄城市的变化。股票在上世纪50年代以后突然从中国消失,80年代末又再次进入中国的社会生活,很快掀起极大的波澜。张新民拍摄了较早时期的深圳股市,1992年的深圳股灾系列照片让他一夜成名(获得当年度人民摄影报杯新闻摄影大奖和第七届尼康摄影比赛特等奖)。  他耗费10年时间关注一个有着1000多年历史的古老村落——流坑的变化进程,最后结集成《流坑——中国传统农业社会最后的标本》,震动摄影界和艺术界。

记者:除了艾未未,另一位获奖者张新民是纪实摄影代表人,也用了10年时间关注中国社会的农民工问题,与艾未未作品风格迥异。

由稿件引起的著作权问题及其法律责任由作者自行承担。

允许转载,转载时请标注来源和作者。

陈丹青:我比较感兴趣的是,张新民本身就是从四川出来打工的,非常熟知农民工群体在城市里的生存状态。他有一组镜头记录了一个老乡村历史根脉的腐烂,年轻人从安徽农村里走出来,然后走向城市,这个农村最终被淹没,农民们对农村的延续机会只剩下种姓繁殖这个命运模式大概许多城市里的农民工都逃不掉。

稿件一经选用,即视为作者同意本网免费将其使用于本网或与本网有合作关系的非赢利性各类出版物、互联网与手机端媒体及专业学术文库等。

可以这么说,艾未未的作品展现个体对生活、生命的理解与态度,他告诉我们:摄影可能做什么?张新民的作品告诉我们:这就是摄影。今天,我们还弄不清什么是当代艺术。我的体会就是,用艺术的方式追问什么是艺术,这就是现代艺术、前卫艺术、实验艺术该做的事情。

由稿件引起的著作权问题及其法律责任由作者自行承担。

美术馆没有摄影收藏不健全

记者:您怎样思考自己以画家的身份参与一个摄影奖的评奖?

陈丹青:这是我第一次当选摄影奖评审,我想大概也是最后一次吧?因为好的作品太多了,取舍起来真是伤神。

现在我们基本上处于一个影像时代、电子传媒时代,在西方,摄影作为艺术的前沿学科,是现代美术馆的一个非常主要的收藏、展示和学术的部分。广东美术馆对摄影的收藏起步很早,并且做到今天比较完善的架构和影响,很不容易。我刚回国内的时候,就发现国内的许多现代美术馆都没有摄影,这在我看来,就像一个人少了肺或者腰子什么的,是不健全的。像法国的蓬皮杜艺术中心、美国的大都会博物馆,都有庞大的摄影作品收藏。许多国内的美术馆口口声声说要做一流美术馆,却没有摄影收藏,说到底,还是土。

上世纪80年代,我们对摄影的理解可能是风花雪月的沙龙摄影,或者官方的宣传需要。但今天,我们更应该思考摄影的可能性在哪里,而不再是一种简单的自娱自乐的工具。

编辑:admin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