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拍卖市场真正谷底尚未到来,春拍天价

日期: 2019-12-01 10:42 浏览次数 :

买家谨慎是当前市场骤降的元凶,卖家惜售则很可能成为未来艺术市场持续低迷的主因。这次金融海啸对艺术市场的冲击,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如果说今秋的艺术品拍卖让你觉得惨不忍睹,那么请做好准备,因为真正的谷底可能还在明年等着我们。北京华辰拍卖行董事长甘学军,略带忧虑地用这个词描述2009年艺术市场的前景。 从10月初的香港苏富比秋拍,到刚刚落幕的北京保利、瀚海秋拍,几乎每一个成交数据都在冲击着人们的神经。香港佳士得今年春拍总成交额达24亿港元,秋拍时竟萎缩到了11亿港元;北京嘉德春拍创造了9.9亿元人民币,秋拍同样下跌到了3.6亿元;除此之外,此次苏富比、保利、匡时、瀚海等各家拍卖行的成交额,都比春拍时下滑了50%甚至更多。 显然,金融海啸对艺术市场的冲击,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但拍卖行几乎来不及为眼前的惨淡局面默哀,已经被新一轮危机的阴影所笼罩。可以预计的是,明年对于艺术市场来说将是一个更严酷的寒冬,然而这个严冬将持续多久,破坏力多大,还是一个未知数。 当代艺术尚未见底 对市场来说,资金、人气、拍品是三大要素,一个都不能少。但眼下,资金减少了,人气降低了,拍品因惜售也一般化了。如此,行情别无选择只能回调。 知名艺术市场评论人牟建平,在亲临保利秋拍现当代中国艺术夜场拍卖后如是说。 作为内地当代艺术行情的风向标,前往这场拍卖会观摩的人数并不见少,然而买气却大不如前。虽然该专场最后的成交率高达83.7%,但拍品均价已经比过去下降了不少,6407.5万元人民币的总成交额,比春拍时的1.8亿元,足足少了一半有余。而纵观此次内地当代艺术专场,成交价最高的作品周春芽的《藏族新一代》仅以627.2万元人民币落槌。包括曾梵志、岳敏君、刘小东等在内的名家之作,都遭遇了流拍。许多作品甚至连过去一半的价格都不能成交。 如果说内地的拍卖,是由于精品数量萎缩,而限制了天价出现的话,那么香港的两场拍卖或许能够展现出问题的全貌。此次秋拍,香港苏富比和佳士得的现当代亚洲艺术夜场拍卖,都推出了多件罕见的中国当代艺术名家的早期作品,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张晓刚的《血缘:大家族1号》和《血缘:大家族2号》。这是令张晓刚名扬海外的血缘系列中最早的两幅作品,重要性不言而喻。今年春拍当中,曾有一幅《血缘:大家族3号》出现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最后以4736.45万港元成交,高出估价一倍。而此次这两幅作品的成交价,仅仅达到2306万港元和2642万港元。而两个专场的成交率也都不足60%。 相比这些聚光灯下的一线艺术家,二线当代艺术家所受的打击更加猛烈。过去几年,像俸正杰、尹朝阳这样的艺术家,单幅作品价格能够达到近500万元人民币,而今年秋拍,他们的作品最高成交价仅达到100多万元人民币。其跌幅比起张晓刚,还要大得多。 华氏画廊总经理华雨舟说:前两年当代艺术火热的时候,这些二线艺术家的价格在短短时间内大幅提升,那么在目前市场紧缩的情况下,支撑这些艺术家的力量就比较薄弱了。与此同时,一线艺术家的价格虽然也跌得很厉害,但张晓刚这样的名字毕竟还是比较有代表性的,因此还能维持一定的支撑力。 相较之下,还是20世纪中国油画的行情稳定得多。上月底和本月初,香港佳士得分别举行了两场中国20世纪艺术夜场和日场拍卖。其中有多件作品创下了艺术家的成交纪录。赵无极的一幅代表作《向杜甫致敬》更是以4546万港元的高价,刷新了画家个人纪录。 牟建平认为这很合理:这不是疯狂的炒作,因为赵无极值这个价钱,他有这个学术支撑,他的市场是一步步慢慢来的。相反,中国当代艺术疲软,资金量不足只是一方面,更深层的原因是近两年价格飙升过快,炒作过猛,行情涨到顶点无法延续下去了,颇有点类似国内股市6000多点的回调。 当代艺术最早是海外资金炒起来的,出货也是先在海外,它受国际市场的影响最大。不像中国书画,根基在国内。所以在国际资金开始离场后,当代艺术行情就可能一落千丈,它与海外的联动性过强,涨时是利,跌时是害。 而这波跌幅何时是底,牟建平也没有把握:张晓刚的画秋拍在2000万港元附近徘徊,能不能稳得住我感觉很怀疑。这两年的千万元高价,当代艺术拍品会套上一拨人,何时见底需要时日。 对此,华雨舟指出了一个更现实的问题:当今年这么多作品,在一个比较低的价位还没有成交的情况下,我们就要考虑,是不是明年春季的时候,会迎来再下一轮的进攻。这两年兴起的一些画廊,规模做得很大,年轻的艺术家在很短的时间内拔得非常高,今年也受到了一定的惩罚。那么在这种市场冷漠的情况下,他们是不是会有这个耐心,或者说拥有足够的能力和资金?只要出现一个小问题,就会导致他们全线离场,这样的话,这些年轻艺术家就会受到很大的伤害。 艺术市场短期内难以恢复 当然,当代艺术会在今秋出现大幅回调早已在许多人的预料之内。然而真正让人心寒的,是此次秋拍中传统板块的低迷。 甘学军坦言:我们事先已经预料到市场会受影响,但实际感受,要比预测的严重得多。他指出,此次传统板块艺术品的成交价位,普遍比往年降低了20%~30%。而天价拍品的数量更是急剧下降。内地的秋拍当中,千万元级拍品目前仅有匡时成交的八大山人《柏鹿图》(1881.6万元人民币)一件,无论是与春拍还是与去年相比都逊色不少。 甘学军认为,这不仅仅显示出投机性资金正在退场,更重要的原因是,买家的购买力已经大幅下降。 比如,华辰此次重点推出的积翠园藏画专场,网罗了自宋元以降,历代名家的精品之作,文徵明的《竞秀争流》、仇英的《山水》、王翚的《仿王晋卿采菱图》都在其中,而且拍品大多流传有序,更有前辈高人巨眼鉴定题跋,为原作增色不少。 然而拍卖现场,仍然是观者众多、应者寥寥。最后,几件高价拍品纷纷流拍,成交率仅达61.98%。如果在市场好的时候,这个专场应该不成问题。但这一次,有一些比较重要的老客户,因为资金上或者企业经营上的原因,没有到场。而新的买家,在这种市场氛围中,也不像过去那么热情高涨,而以观望居多,有些很好的东西,就是不伸手,我们也没办法。甘学军说。 然而此次金融危机所打击的,还不仅仅是部分买家的购买力,更是整个市场的信心。 牟建平指出:无论是藏家还是买家,购买欲望减退,观望心理更重些,对市场未来走势看不准,特别是对当前介入时机是否合适也没底,导致投入的资金减少,出手谨慎了许多,以往的千金一掷很难再目睹。另一方面,由于卖家预感到市场不好,好的东西卖不出好价钱,产生惜售心理,很精的拍品在今年秋拍中也难得一见。 市场越是疲软,藏家越是不愿抛出精品。甘学军将这种现象称为交易真空。如果说买家谨慎是当前市场骤降的元凶,那么卖家惜售则很可能成为未来艺术市场持续低迷的主因。也正是基于这点,他才认为,艺术市场的谷底会在明年春天。 中国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字画鉴定委员宣家鑫也认为:明年艺术市场的拍品数量将会陆陆续续减少20%~30%,而成交金额,也将在今年秋拍的基础上,进一步减少10%~15%。 中国的当代艺术、瓷器、书画,整体已经走入拐点。这个拐点的周期估计在1到2年。而且这次的金融风暴,它可能不像过去的游资型,而是呈L形发展,也就是说,低迷期可能会持续几年、十几年。而艺术市场的发展曲线也可能如此。宣家鑫说。 明年是藏家的大好时机 然而,在如此悲观的前景下,宣家鑫仍然在积极买入近现代及古代书画精品。他认为,在买家普遍产生恐慌心理的情况下,对于真正有眼力和财力的收藏家来说,恰好是一个机遇。 在最近的秋拍当中,他先后买进了多件张大千、徐悲鸿等名家的作品,共斥资400多万元人民币。这个价格已经比过去低了大约20%。 华雨舟的想法也与宣家鑫不谋而合。他的华氏画廊每年都会购入一些20世纪中国油画精品。但在过去几年的拍卖会上,常常因为竞争激烈,无法购入心仪的拍品。而今年秋拍当中,他明显感觉拍卖会上的竞争减弱了许多,他也得以用非常合理的价格,买到了几件市场上为数不多的油画精品。 其实明年的时机还要好。宣家鑫说,在艺术品市场中,买家往往有一种从众心理。这次佳士得古书画专场上,最高价的一件作品是国外藏家买去的,而且价格还不低,说明他们比国内买家有前瞻性。 因此宣家鑫建议,现在有实力的买家,可以挑选一些古代和近现代书画中的精品、稀品买入,而且最宜选择名家的代表作,而非应酬之作。这样的作品,将会成为今后几年中,资本最好的避风港。等到这波金融危机过去以后,它们带来的回报将会达到5倍、10倍。除此之外,由于相关规定限制拍卖,几乎没有经过任何炒作的高古瓷器,以及历史、文物价值高且行情较为健康的高古佛像,都是适合收藏和投资的安全板块。 此次北京瀚海推出的中华宗教雕塑艺术瑰宝专场,虽然成交率不高,但几件重点拍品大都顺利成交,且成交价格都高出了拍前最高估价。其中一件明代的西方三圣佛估价仅600万~800万元人民币,成交价却高达918万元人民币;而另一件估价68万元人民币的15世纪自在观音,也以134万元人民币成交,几乎比估价高出一倍。这也是此次秋拍中,少有的未经打折的艺术品,牟建平评论到。 当然在市场走低的情况下,流入市场的精品数量也会减少许多。这就需要买家具有专业的眼力,来辨别优劣。 这次秋拍中,有些很明显不靠谱的近现代书画大师的赝品愣是几百万元成交了,倒让我很纳闷,说明当前国内有些买家还很业余。牟建平说道,拍卖是讲究艺术的,现场调度烘托也很重要,这里面暗含猫腻,外人很难看出其中真真假假,既需要多看,也要练就一副火眼金睛。 牟建平说得含蓄,宣家鑫却一针见血:这两年官窑瓷大热,其实真正的官窑数量极少,而且都有编号,现在市场上能够看到的官窑,可以说80%都是假的。当时行情好,鱼目混珠,现在冷静下来了以后,价格就开始下跌了。这次在香港佳士得拍出最高价4690万元人民币的清乾隆御制粉红地粉彩轧道蝴蝶瓶,如果在过去几年,能拍到7000万到8000万元人民币。 然而牟建平所指的真真假假还远不止拍品本身:香港苏富比、佳士得推介日韩和东南亚当代艺术,只能看作是一种补涨行为,过度炒作也要小心风险。就像股市一样,补涨的往往力度有限,跟晚了就只能被套。

买家谨慎是当前市场骤降的元凶,卖家惜售则很可能成为未来艺术市场持续低迷的主因。这次金融海啸对艺术市场的冲击,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苏富比拍卖场上,赵无极的《无题》以194万港元卖出,张大千的《老树腾猿》成交价为626万港元。中国当代艺术部分,王沂东的《闹房No.2吉祥烟》拍出1298万港元。 当代艺术与传统艺术品这两个板块,不仅藏家群体不同,行情走势也已呈现出两条不同的曲线。当代艺术与金融市场的曲线更为接近 中国当代艺术的滑铁卢似乎已经到来。如果说今年春拍,香港的两大拍卖行还能凭借雄厚实力维持局部繁荣,同样的方法用在今秋,恐怕已无力回天。 上周六,香港苏富比的首场现当代亚洲艺术晚间拍卖,首先应验了那句盛行了一年多的预言。 当晚全场47件拍品,仅成交28件,总成交额1.17亿港元,不到拍前最低估价2.45亿港元的一半。张晓刚、岳敏君、廖继春和曾梵志等人的作品都有流拍。 今年春拍,张晓刚的《血缘:大家庭1号》曾在香港苏富比拍出4736.45万港元的高价,而在这次秋拍中,同样级别的《血缘:大家庭1号》却仅以2306万港元成交,即便如此,它依然是当晚中国当代艺术品部分的少数几个亮点之一。 与此同时,正在为秋拍备战的北京几大拍卖行,也悄然作出战略调整。中国嘉德和华辰拍卖此次秋拍都将精简其拍品数量。而素以中国当代艺术为强项的北京保利,此次秋拍计划较大幅度地缩减现当代艺术部分的拍品数量,其中夜场数量将控制在40件以内,日场也将控制在80件以内。同时,北京保利还将力推新锐艺术及国际当代两个新兴板块。 显然,今年秋拍对于中国当代艺术将是一场严峻考验。然而,在国际经济持续走低、买家信心受挫的情况下,其他艺术品板块能否自保?艺术品市场又能否成为投资者的避风港?这些问题很值得探讨。 当代艺术的支撑力减弱 本周二公布的2008年胡润百富榜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去年首富杨惠妍的财富大幅度缩水。从去年的1300亿元,到今年的330亿元,短短一年里,杨惠妍个人财富缩水近75%。 虽然杨惠妍并不一定收藏当代艺术,但她的财务状况却可以反映一大批中国当代艺术收藏者目前所处的困境。 其实中国当代艺术行情走低,在今年北京的春拍当中就已初露端倪。此一颓势会在今秋蔓延到香港,也在苏富比专家的预料当中。但有一点,他们没有算到,或者说,没有坦诚。 苏富比当代亚洲艺术部主管林家如曾在拍前表示,她并不担心夜场,反而担心日场的拍卖。她认为:一线艺术家好的作品会继续打破纪录,而今年对二、三线艺术家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因为这几年来他们的价位很高,而量很多、作品的重复性又比较高,所以,倒是二、三线艺术家的价格会在今年受到些许影响。这种说法,无非迎合了买家追涨杀跌的心态。 然而结果与林家如预测的却恰恰相反。上周六的晚间拍卖,成交率仅59.6%,而第二天的现当代艺术日场拍卖成交率却高达80.1%。这两个数据代表什么呢? 华氏画廊的华雨舟在拍后一语道出其中玄机:相比日场,还是夜场更能看出市场整体的状况,因为它的作品单价比较高,从幕后操纵起来要花费的代价也就比较大了。 言下之意,此次苏富比现当代艺术日场和夜场之间之所以会产生如此差距,正是由于前两年支撑这个市场猛涨的力量正在减弱。而其原因,不言自明。 当然艺术和金融的关系还不是很大,艺术品市场对金融市场的反应也是有一个延迟的。华雨舟说,但就整体来讲,现在大家还是都比较缺现金。有很多大收藏家在资金分配上都出现了问题。 几个月前苏富比征集拍品时,委托方的心理预期还很乐观。于是估价过高成了上至拍卖行下至藏家对此次苏富比夜场遇冷众口一词的解释。然而,这只是一种避重就轻的说辞。显然,几个月来金融市场连连重挫,已经直接影响到中国当代艺术藏家的购买力。估价过高影响的可能只是一场拍卖,而购买力下降,却能影响整个秋拍,乃至当代艺术市场的前景。 华雨舟说:中国下半年艺术市场究竟如何,那就要看北京了,因为这个时候量比较大,我们就能看出这个市场承受力到底怎么样了。而这决定了艺术市场是否会马上形成一个新的格局。因为这两年很多新机构以及海外的画廊出现,大家都是一个目的,就是盈利。一旦大形势转变,它们看不到很好的盈利前景,可能有些会撤退或转行。 今明两年宜买 古代、近现代绘画 那么,今年传统艺术板块是否也会受到金融市场的影响呢? 北京华辰拍卖公司董事长、国内拍卖行业元老甘学军并不这么认为。在2004年之前,当代艺术本身是不好推介的部分。甘学军说,是它进入资本运作领域,成为金融资本运作的媒介以后,才一下子蹿上去的。但是这样一来,它就真正成了挂在墙上的股票了。这样一来,它的价格起伏就与金融市场的起伏直接挂钩了。 因此在甘学军眼里,当代艺术与传统艺术品这两个板块,不仅藏家群体不同,行情走势也已呈现出两条不同的曲线。当代艺术与金融市场的曲线更为接近,而传统艺术品的走势则受长远的宏观经济前途判断影响,它对金融市场的反映并不明显。 这一趋势在上个月的纽约秋拍中已经显露。当时恰逢美国雷曼兄弟公司宣布破产后的第二日,纽约苏富比和佳士得两家拍卖行在同一天举行了各自的亚洲艺术品拍卖。苏富比着重亚洲,尤其是中国当代艺术品,而佳士得则力推中国传统工艺品。结果两家拍卖行的成交结果有天壤之别。 纽约苏富比的这场亚洲当代艺术拍卖只取得了851.3万美元的成交总额,还不及前两年一幅画的价格。这是苏富比从2006年春季举行亚洲当代艺术专场以来,成绩最差的一次,同时也是成交率最低的一次。211件作品上拍,只成交137件,成交率仅64.9%。 而佳士得的拍卖,虽然没有出现疯狂的价位,但成交率仍旧很高。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一件清乾隆黄地绿彩云龙纹贯耳穿带瓶。去年,同样一件品相完整的贯耳穿带瓶曾在香港拍出1000多万元人民币的价格。这次在纽约拍卖的这件拍品,品相并不完整,成交价却仍旧达到1216万元人民币,并不低于那件完整的贯耳穿带瓶。可见传统艺术品的价格并没有受到金融市场的直接冲击,仍然在稳步攀升。 不过,这并不表示今秋的内地拍卖市场能够安然度过金融危机。甘学军坦言:大的国际经济环境的低迷,特别是当代艺术板块起落,应该说还是影响了很多收藏者和经营者的信心。但是现在市场上有一个现象值得注意,那就是市场上局部出现一种交易的真空。也就是说,一方面,因为现在市场不是那么火爆了,很多人觉得现在应该是买东西的时候了;另一方面,因为经济还没有糟糕到抛售藏品的地步,对长远的宏观经济的前途还有信心,握有艺术品的藏家不舍得出手。 所以,甘学军用一句不一定不好来概括他对今秋艺术品市场的判断。只要有像样的东西、合适的价位,就一定会有人争购。 然而对于买家个人来说,现在进入艺术市场仍旧存在巨大风险。中国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字画鉴定委员宣家鑫指出:艺术品市场快速增长的阶段已经结束,前两年艺术市场当中不合理的因素,都将在接下来的盘整中被逐一清理。而这其中,不仅仅包括炒作严重的当代艺术品,还有近几年来备受追捧但赝品百出的明清官窑以及玉器。 在宣家鑫看来,现在国内外机构对于当代艺术品的炒作方法大同小异,无非低价囤积、快速拉高、高价出货。而古代和近现代书画存世量稀少,已经决定了它们难以运作。而且即便是后朝仿制的赝品,仍然具有历史、文物价值。因此,这一部分的市场始终比较健康。 而在市场低迷的时候,就更适合买入这一部分的艺术品了。宣家鑫预计:今年和明年,都是买入古代、近现代书画的好时机。但今年流入市场的精品已经比往年少多了,因此今年秋拍可能会是比较难过的一关,能否安然渡过,就要看中国明年的经济发展情况了。

保利和嘉德春拍均创出新高,但行家认为这些数字都是人为能做出来的

编辑:admin

秋拍成交率和成交价的大幅下降,不仅仅显示出投机性资金正在退场,更重要的原因是,买家的购买力已经大幅下降。

编辑:admin

6171.2万元5月30日凌晨0点20分,今春内地艺术品拍卖会中最重头的一件拍品宋徽宗《写生珍禽图》在历经了45分钟150余回合的叫价后,最终以天价被一位国内买家纳入囊中。

在艺术品市场中,买家往往有一种从众心理。这次佳士得古书画专场上,最高价的一件作品是国外藏家买去的,说明他们比国内买家有前瞻性。

这件珍宝所在的北京保利2009年春拍夜场,开办两年来每场都被认为是中国内地艺术品市场的风向标。金融危机当头,更是引得国内外买家和业界千余人士前来观摩。现场竞拍异常火爆,拍卖从5月29日晚8时开槌,鏖战近6个小时,直到第二日凌晨才告终。120余件拍品共斩获3.64亿元人民币,成交率近九成。

因此宣家鑫建议,现在有实力的买家,可以挑选一些古代和近现代书画中的精品、稀品买入,而且最宜选择名家的代表作,而非应酬之作。

5月30日晚,在内地另一大拍卖行中国嘉德的中国古代书画专场,买家几乎以同样的热情创造了又一波高价奇迹:宋人《瑞应图》经过32次叫价,以5824万元人民币高价成交;同场的近17米长的明代吴彬《临李公麟画罗汉》卷经过35轮激烈争夺后,拍出4480万元人民币;其后董邦达的《雪后悦心殿诗意图》也以795.2万元人民币成交。此三件清宫旧藏书画以1.11亿元人民币的高价成交,同样被迅速定格为今年春拍最辉煌的时刻之一。

如果说今秋的艺术品拍卖让你觉得惨不忍睹,那么请做好准备,因为真正的谷底可能还在明年等着我们。北京华辰拍卖行董事长甘学军,略带忧虑地用这个词描述2009年艺术市场的前景。

隐藏在成交数字背后的硬伤

从10月初的香港苏富比秋拍,到刚刚落幕的北京保利、瀚海秋拍,几乎每一个成交数据都在冲击着人们的神经。香港佳士得今年春拍总成交额达24亿港元,秋拍时竟萎缩到了11亿港元;北京嘉德春拍创造了9.9亿元人民币,秋拍同样下跌到了3.6亿元;除此之外,此次苏富比、保利、匡时、瀚海等各家拍卖行的成交额,都比春拍时下滑了50%甚至更多。

在行家眼中,这几件作品的天价成交,恰恰是今年春拍最荒唐的场面。《写生珍禽图》我看根本不是宋徽宗的真迹,而是明清的老仿,拍到800万到1000万元之间就差不多了。鉴定家、著名艺术市场评论人牟建平说,吴彬的《临李公麟画罗汉》能拍出4480万元,价格简直是超高。真迹的画册我有两本,所以一看就知道这件是半临半造的,用线太飘了。另一幅长卷《瑞应图》也不经看,我看过仇英画的《仿宋萧照瑞应图》,上面有董其昌的前题后跋,跟这本差太远啦。

显然,金融海啸对艺术市场的冲击,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但拍卖行几乎来不及为眼前的惨淡局面默哀,已经被新一轮危机的阴影所笼罩。可以预计的是,明年对于艺术市场来说将是一个更严酷的寒冬,然而这个严冬将持续多久,破坏力多大,还是一个未知数。

这些内行一眼就能看出蹊跷的作品,竟能拍出如此离谱的价格,其中的文章,业界早已心照不宣。按照牟建平的说法,今年嘉德拍了5.4亿元,保利拍了5.9亿元。虽说成交金额比去年秋拍好,但都只比去年秋拍提高了一个多亿,这一个多亿拍两张大件作品就有了,都是人为能做出来的。如果就凭这些数字说市场转暖,还不能让人心服口服。

当代艺术尚未见底

从今春已经结束的几场大型拍卖来看,无论是市场人气,还是买家的购买力都好于预期。但艺术市场不同于股市,决定市场活力的关键还是在于拍品质量。而这也正是隐藏在成交数字、拍卖纪录和激烈竞投背后,最令业界忧心的硬伤。

对市场来说,资金、人气、拍品是三大要素,一个都不能少。但眼下,资金减少了,人气降低了,拍品因惜售也一般化了。如此,行情别无选择只能回调。 知名艺术市场评论人牟建平,在亲临保利秋拍现当代中国艺术夜场拍卖后如是说。

金融危机来了,大家都担心好的作品卖不出好的价格,所以征集好作品比较难,而拍卖行也不敢征集太好的作品。牟建平说。这点在受金融危机冲击最为严重的油画板块尤其明显。去年春拍匡时国际曾经拍卖过一幅王广义1992年的作品《大批判万宝路》。原本拍卖行对这件作品期望甚高,估价在900万元到1500万元人民币之间,其油雕部经理尤永对它的个人预期还高达1500万元到1800万元人民币之间。但最终这件作品仅以980万元人民币成交。

作为内地当代艺术行情的风向标,前往这场拍卖会观摩的人数并不见少,然而买气却大不如前。虽然该专场最后的成交率高达83.7%,但拍品均价已经比过去下降了不少,6407.5万元人民币的总成交额,比春拍时的1.8亿元,足足少了一半有余。而纵观此次内地当代艺术专场,成交价最高的作品周春芽的《藏族新一代》仅以627.2万元人民币落槌。包括曾梵志、岳敏君、刘小东等在内的名家之作,都遭遇了流拍。许多作品甚至连过去一半的价格都不能成交。

今年嘉德的油画拍品我看了,质量明显不如以往。只有四五件写实画派名家作品撑着,比去年秋拍差了一大截,牟建平说,保利虽说是以油画见长的,今年的拍品也不如去年秋拍,大尺幅的作品明显减少很多。

如果说内地的拍卖,是由于精品数量萎缩,而限制了天价出现的话,那么香港的两场拍卖或许能够展现出问题的全貌。此次秋拍,香港苏富比和佳士得的现当代亚洲艺术夜场拍卖,都推出了多件罕见的中国当代艺术名家的早期作品,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张晓刚的《血缘:大家族1号》和《血缘:大家族2号》。这是令张晓刚名扬海外的血缘系列中最早的两幅作品,重要性不言而喻。今年春拍当中,曾有一幅《血缘:大家族3号》出现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最后以4736.45万港元成交,高出估价一倍。而此次这两幅作品的成交价,仅仅达到2306万港元和2642万港元。而两个专场的成交率也都不足60%。

从当代艺术到书画,投机者目标转移

相比这些聚光灯下的一线艺术家,二线当代艺术家所受的打击更加猛烈。过去几年,像俸正杰、尹朝阳这样的艺术家,单幅作品价格能够达到近500万元人民币,而今年秋拍,他们的作品最高成交价仅达到100多万元人民币。其跌幅比起张晓刚,还要大得多。

从香港苏富比、佳士得,到内地的保利、嘉德,今春价格过千万的当代油画作品仅张晓刚一幅。其余诸如曾梵志、刘野、王广义、蔡国强之类的当代艺术主力军价格均跌到了百万元级别。而其下原本徘徊于百万元左右的新兴艺术家们也连带失去了市场。

华氏画廊总经理华雨舟说:前两年当代艺术火热的时候,这些二线艺术家的价格在短短时间内大幅提升,那么在目前市场紧缩的情况下,支撑这些艺术家的力量就比较薄弱了。与此同时,一线艺术家的价格虽然也跌得很厉害,但张晓刚这样的名字毕竟还是比较有代表性的,因此还能维持一定的支撑力。

我觉得当代艺术一时半会儿上不来,国内肯定是没有这个市场了,国外也没有那么多资金来接盘了,现在国外好多艺术基金都倒闭了,尤伦斯都得卖古书画来维持它的当代艺术了。

相较之下,还是20世纪中国油画的行情稳定得多。上月底和本月初,香港佳士得分别举行了两场中国20世纪艺术夜场和日场拍卖。其中有多件作品创下了艺术家的成交纪录。赵无极的一幅代表作《向杜甫致敬》更是以4546万港元的高价,刷新了画家个人纪录。

牟建平认为,对于一个健康的中国油画市场来说,1000万元应该是一个价格分水岭。能拍出1000万元以上高价的只有诸如赵无极、刘海粟、常玉等在艺术史上已经有明确定位的第一代油画家。而当代艺术能拍到五六百万元已经不错了。

牟建平认为这很合理:这不是疯狂的炒作,因为赵无极值这个价钱,他有这个学术支撑,他的市场是一步步慢慢来的。相反,中国当代艺术疲软,资金量不足只是一方面,更深层的原因是近两年价格飙升过快,炒作过猛,行情涨到顶点无法延续下去了,颇有点类似国内股市6000多点的回调。

从今春的拍卖来看,金融危机带来的盘整作用已经起效。在5月24日晚举行的香港佳士得亚洲当代艺术中国二十世纪艺术夜场拍卖中,成交前四名的拍品均为中国第一代油画大师的作品。其中常玉的《猫与雀》更是以4210万港元(3705万元人民币)的高价成交,远高于该艺术家的作品在2006年的香港佳士得拍卖中创下的拍卖纪录。此外,赵无极的《我们俩》(NousDeux)也以3538万港元(3114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创造了该艺术家的拍卖第二高价。

当代艺术最早是海外资金炒起来的,出货也是先在海外,它受国际市场的影响最大。不像中国书画,根基在国内。所以在国际资金开始离场后,当代艺术行情就可能一落千丈,它与海外的联动性过强,涨时是利,跌时是害。

通场成交价最高的当代艺术品蔡国强精品《为外星人做的计划第七号:再建柏林墙》成交价仅为840万港元(741万元人民币)。这与他的另一件作品《apec景观焰火表演十四幅草图》在同一拍卖行创下7424.7万港元(7350万元人民币)世界纪录,相差不到两年。

而这波跌幅何时是底,牟建平也没有把握:张晓刚的画秋拍在2000万港元附近徘徊,能不能稳得住我感觉很怀疑。这两年的千万元高价,当代艺术拍品会套上一拨人,何时见底需要时日。

同样的差距也在保利的中国绘画艺术夜场拍卖中显现出来。该场的第一件拍品,陈逸飞的《踱步》从1000万元人民币起拍,经历了60余次的叫价后,以4043.2万元人民币高价成交。而同样出自比利时收藏家尤伦斯夫妇珍藏的两件当代艺术作品:张晓刚的《血缘大家庭系列》和刘小东的《阳光普照》,则分别以1680万元和683.2万元成交。

对此,华雨舟指出了一个更现实的问题:当今年这么多作品,在一个比较低的价位还没有成交的情况下,我们就要考虑,是不是明年春季的时候,会迎来再下一轮的进攻。这两年兴起的一些画廊,规模做得很大,年轻的艺术家在很短的时间内拔得非常高,今年也受到了一定的惩罚。那么在这种市场冷漠的情况下,他们是不是会有这个耐心,或者说拥有足够的能力和资金?只要出现一个小问题,就会导致他们全线离场,这样的话,这些年轻艺术家就会受到很大的伤害。

从中国当代艺术到中国书画,投资者的目标已经发生了转移。市场究竟是否回暖,要等到今年秋天才见分晓了。

艺术市场短期内难以恢复

编辑:admin

当然,当代艺术会在今秋出现大幅回调早已在许多人的预料之内。然而真正让人心寒的,是此次秋拍中传统板块的低迷。

甘学军坦言:我们事先已经预料到市场会受影响,但实际感受,要比预测的严重得多。他指出,此次传统板块艺术品的成交价位,普遍比往年降低了20%~30%。而天价拍品的数量更是急剧下降。内地的秋拍当中,千万元级拍品目前仅有匡时成交的八大山人《柏鹿图》一件,无论是与春拍还是与去年相比都逊色不少。

甘学军认为,这不仅仅显示出投机性资金正在退场,更重要的原因是,买家的购买力已经大幅下降。

比如,华辰此次重点推出的积翠园藏画专场,网罗了自宋元以降,历代名家的精品之作,文徵明的《竞秀争流》、仇英的《山水》、王翚的《仿王晋卿采菱图》都在其中,而且拍品大多流传有序,更有前辈高人巨眼鉴定题跋,为原作增色不少。

然而拍卖现场,仍然是观者众多、应者寥寥。最后,几件高价拍品纷纷流拍,成交率仅达61.98%。如果在市场好的时候,这个专场应该不成问题。但这一次,有一些比较重要的老客户,因为资金上或者企业经营上的原因,没有到场。而新的买家,在这种市场氛围中,也不像过去那么热情高涨,而以观望居多,有些很好的东西,就是不伸手,我们也没办法。甘学军说。

然而此次金融危机所打击的,还不仅仅是部分买家的购买力,更是整个市场的信心。

牟建平指出:无论是藏家还是买家,购买欲望减退,观望心理更重些,对市场未来走势看不准,特别是对当前介入时机是否合适也没底,导致投入的资金减少,出手谨慎了许多,以往的千金一掷很难再目睹。另一方面,由于卖家预感到市场不好,好的东西卖不出好价钱,产生惜售心理,很精的拍品在今年秋拍中也难得一见。

市场越是疲软,藏家越是不愿抛出精品。甘学军将这种现象称为交易真空。如果说买家谨慎是当前市场骤降的元凶,那么卖家惜售则很可能成为未来艺术市场持续低迷的主因。也正是基于这点,他才认为,艺术市场的谷底会在明年春天。

中国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字画鉴定委员宣家鑫也认为:明年艺术市场的拍品数量将会陆陆续续减少20%~30%,而成交金额,也将在今年秋拍的基础上,进一步减少10%~15%。

中国的当代艺术、瓷器、书画,整体已经走入拐点。这个拐点的周期估计在1到2年。而且这次的金融风暴,它可能不像过去的游资型,而是呈L形发展,也就是说,低迷期可能会持续几年、十几年。而艺术市场的发展曲线也可能如此。宣家鑫说。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