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藏家,一位只收藏120件中国当代艺术品的欧洲藏家

日期: 2019-11-30 22:32 浏览次数 :

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崛起与海外藏家的紧紧相扣早已为人所知。然而,在风云变幻、风波频发的2008年里,遭遇内忧外患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如今已渐入谷底。如此情势下,曾经对海外藏家充满诱惑的中国当代艺术如今还有昔日的魅力吗?涉足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的海外藏家在想什么?在做什么?他们又如何看待未来中国当代艺术的走势呢?西尔万勒维给予了他的回答。

DSL Collection 收集了大量的中国现代艺术,包括油画,雕塑,装置,和视频,并且在收集了25年的全球艺术作品后,他们开始在2005年收集中国艺术。身为DSL Collection 的创始人sylvain和dominique Levy,现在已成为中国的常客并且对中国飞速增长的艺术界充满了热情,同时也在上海大学艺术系担任客座教授负责教授现代艺术和艺术管理。

图片 1

图片 2

你如何看待此次全球经济危机?

当代艺术在我们的文化中扮演着日益煊赫的角色。艺术的经济力量体现于:

曾梵志 《无题#8》

西尔万勒维:法国收藏家,与太太 Dominique Levy 成立的 DSL 私人收藏机构,收藏了 70 多位中国艺术家的160件当代艺术品。

西尔万勒维:无疑这场经济危机来的迅猛,而且会持续很久。不过,中国所遭受的程度相对而言要轻一些。当然,这并不是说有人可以幸免,可以肯定的是,每个人都会受到影响。

国际拍卖中的天价成交

张洹 《和平》

导语:从法国到中国直线距离1200多公里,西尔万勒维自从第一次到中国就被激发出了艺术嗅觉,的确有人说过艺术没有国界之分,但收藏这件包容和欣赏兼备的举动并非凡人所能掌握。中国的当代艺术空气令勒维先生着迷,使他每年在中法之间长途飞行数次,他在用心接纳以及善待这份中国时代给他的礼物,用它们填充自己的收藏帝国。

你如何看当前经济危机下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

日益增长的博物馆数量

所谓将藏品数量限定在120件,只是一个概念的表达。它的意义在于说明我们会有义务一直去更新藏品。就像是一棵树一样,当你把树枝砍掉一些,树干就变得更加粗壮。

与西尔万勒维先生的会面是在上海一栋洋房的花园里,他非常熟悉上海,儿子也生活在上海,他和夫人平均每两个半月来中国一次。

西尔万勒维: 正如股票、房地产等所有投资市场一样,当代艺术市场没有理由不受影响。但是我们应该全面去关注,事实上它是一个复杂而多元的市场。每个环节都与艺术家有关系。如果一个艺术家和他的作品成为市场资本的投机对象,那么现在他的市场就会崩塌;如果一个艺术家的作品没有真正的艺术价值,同样他的市场也会崩塌;相反,只要是好的艺术家作品现在仍然会被收藏,而且其作品的市场价格会更真实和理性。

艺术已成为生活方式的一部分

DSL COLLECTION创始人法国收藏家西尔万勒维

收藏是物质与精神的高度统一

那么,你的个人收藏会被影响吗?

随着中国影响力的提升,中国当代艺术潜力巨大已是公论。上个月的香港拍卖数据显示,65% 以上的买家来自中国大陆。我从事收藏已逾二十五年,希望能够与你分享我关于藏家、收藏和藏品方面的经验。

人物简介

在上海大学的一次讲座上,勒维先生提道:收藏是一种优雅的烧钱方式。他很能理解有些中国藏家把艺术收藏看成是一种投资行为,艺术之于金钱的关系是不能被否认的,从美第奇家族、伦勃朗到毕加索,不管是藏家还是艺术家都离不开金钱。但如果只把艺术和投资联系到一起,把艺术局限在物质层面上,那就会错过很多更有意思的东西。

西尔万勒维:我的回答既是也否。是是因为DSL收藏会在经历这场金融危机之后更加小心和谨慎;否的意思则是收藏是一个长久的项目,只要有机会我就会进行下去。艺术家和他们的作品就好像一块块拼图,只要坚持和耐心,一幅完整的图画终将呈现。

人们为何收藏?

西尔万勒维,来自法国,DSL Collection创始人。DSL Collection是中国当代艺术品的私人收藏,其中涵括了70多位对中国当代艺术有重大影响的顶尖艺术家。作品包括绘画,雕塑,装置艺术,视频以及摄影。自2005年成立以来,DSL收藏致力于运用网络www.dslcollection.org展示空间向全球展示其收藏和增加其作品以及艺术家们的能见度,为公众创造一个开放的空间。这一展示形式改变了常规静态单一的实体展览和发行画册等的传统手段。在作品的选择上,西尔万勒维试图跳出当下疯狂的当代艺术市场的框架,并将其收藏的数量控制在120件左右,目的是为了不断地重新定义。 西尔万勒维和他的妻子早在25年前就开始从事艺术收藏。之前的很长时期里,他们都是热衷于当代设计作品的收藏,其中很多都是在欧洲设计艺术品中最重要的作品。而在3年前,他们开始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因为,他们认识了中国的一些藏家,例如杨斌、张锐等等,并愉悦地与他们一起交流有关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的观点。2008年7月,他们在对中国进行了一次艺术之旅之后决定未来只专注于收藏中国艺术品。2009年他更是接受了上海大学美术学院的邀请,成为该学院的教授并将于即将到来的牛年开始留在中国讲学。

关于勒维夫妇收藏的故事要从25年前讲起,那个时候地产生意让勒维先生赚到很多钱,他们开始考虑该怎么花钱。勒维先生认为艺术可以同时满足人类对物质、情感以及精神方面的需要,所以他们开始收藏艺术品。作为钱袋满满的新藏家,最吸引他们的便是现代绘画大师,那时他们买了很多这一类型的作品,弗朗西斯培根、杜布菲等等但很快便感到无聊,他们发现收藏这样的大师的作品只跟有钱有关,有钱就买得到,丝毫感觉不到收藏的乐趣。所以,他们逐渐卖掉了一大部分藏品,到了1995年前后开始很认真地建立20世纪40年代家具设计的收藏。这在当时需要极大的勇气,那时几乎没有收藏家涉及这个领域,即使是经营这个领域作品的画廊在整个欧洲也只有4家。直到今天,他们在这个领域的藏品也是很珍贵稀有的。10年后的2005年,当代家具设计的市场在欧洲突然升温,很多大藏家开始进入这个领域,比如皮诺。有一次,勒维夫妇想收藏一件东西,在跟画廊交涉的过程中被告知需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购买,因为已经有别的藏家在等候单上。从那时起,勒维夫妇感觉到,可能要停下来了,如果需要等待才能拿到一件作品,这也不是他们想要的收藏。

未来,你有什么新的规划吗?

作为最著名的收藏家之一的巴尔比耶穆勒(Barbier Muller)夫人曾给出过一种有趣的解释:一件藏品是一个人的作品。是它的界限与伟大之处。它必须唤起他人的好奇心与情感。它是一次艺术历险,具有道德的尺度,无私的承诺。我们来分析一下这段字字珠玑的解释:

收藏是要不断修剪的

2006年,勒维和夫人创办了一个收藏机构叫DSL CollectionDSL是他和夫人名字的缩写,现在里面大约有160件藏品,包括影像、雕塑、绘画、摄影、装置等。从决定建立DSL开始,勒维夫妇的目标就是建立一个博物馆级的收藏机构。他们希望DSL成为一个文化品牌,一个开放的收藏机构,并不仅仅是私人收藏,而是能够影响到更多的人。为此,他们制订了一个机制,藏品的数量不会继续扩大,但是会定期更新其中的一些作品。西尔万勒维:收藏是一个人的冒险

西尔万勒维:肯定是保持一种持续的收藏状态。但DSL不仅仅只有收藏,它更代表了一种与人共同分享艺术的概念和模式。DSL的藏品将通过网络、电子书籍与所有的艺术爱好者共同分享,而且今年开始这些作品还将通过借展的方式将在不同的美术馆以及艺术空间展出,这对于我来说会是一种新的体验和经历,我很期待。

一件藏品是一个人的作品,这意味着它具有自己的界限而不同于博物馆。博物馆是文化的保存者和赞助者。唤起他人的好奇心与情感意味着藏品应能够与他人分享。如今,大多数伟大的当代艺术品在私人储藏室或府邸不见天日,这对藏家是极大的满足而对于公众却是缺憾。这违背了一件艺术品的精神实质,艺术品属于人类共有的文化遗产。

收藏是需要修剪的。这就是西尔万勒维对于收藏的观点。因此,他不会说自己不卖藏品,原因是他们的藏品数量是限制的,这就使得他们会不断更新藏品。他说:这就像是一棵树,当把树枝砍掉一些,树干就变得更加粗壮。

收藏需要冒险精神

未来你将如何维持你120件藏品数量的理念,并维持不断更新呢?

一次艺术历险是对艺术史上重要藏家共同的支配因素。历险意味着兴奋、新奇和承受风险。藏家们的另一个突出标志是对艺术的狂热。藏家都是艺术成瘾者!收藏同样也是一条从周围环境中开启新风景的途径,是与其他人、其他文化创造联系的途径。

那用怎样的方式进行更新呢?拍卖?还是私下交易?他的回答是:画廊!。他说:DSL是针对中国当代艺术的收藏,而中国的艺术空间流动性很大,变动很快,所以我们不得不跟随这个轨迹。当我们决定卖掉一些藏品时,首先会回到卖给我们这些藏品的画廊那里。90%的情况下,我们都是希望通过那些画廊来卖掉藏品。

也就是在2005年的时候,由于有亲戚搬家到中国,勒维夫妇也有机会第一次来到中国旅行。这次旅行让他们感到震惊,中国的变化、速度和尺寸太鲜明了,他们迫不及待地想要了解这个国家。艺术被他们看成是一个社会的镜子,所以他们很快找到了上海的画廊。在和香格纳画廊的老板劳伦斯交流之后,勒维夫妇参观了丁乙的工作室。紧接着,他们便做了一个决定:开始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品,因为中国艺术有与众不同的地方。

西尔万勒维:这个概念的真正含义是指收藏需要有限而不是累积。一种收藏本身就应该是一件艺术品因为他的连贯性。不过诚实得说这个数字实际上已经超过150件而不是120件。

这些藏家的概况是怎样的?

用中国的方式收藏

收藏是属于一个人的冒险,勒维先生的这句话有两个关键词:一个人和冒险。每件藏品都是属于收藏家个人的,只要他收藏自己喜欢的作品,就不会有大藏家或者小藏家之分。建立一个收藏体系需要很大的勇气和胆量去发现,也会犯错误,对藏家来说,建立自己的收藏的过程无疑是一次冒险。

你怎么看待未来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发展?

即便他们的动机可疑,即便他们的议事日程只为了社会地位的攀升,即便他们的兴趣无聊到不过是想装饰他们的墙面,我都甚感欣慰地看到世界各地的富人都开始选择收藏艺术品尤其是当代艺术品。

西尔万说:艺术是社会的一面镜子,无论发生什么,不管是变迁、革命,甚至是动乱,在中国的社会发展为中国的当代艺术创造了巨大的动力。所以,西尔万表示,他们想收藏的艺术一定是那些具有深度的作品。而中国当代艺术是他们的最终选择。他认为,在每件艺术品背后都有一位艺术家,一个人物。对于他们来说,认识作品背后的人很重要。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在收藏界90% 的朋友都是艺术家的原因。

勒维先生当时从遥远的巴黎来到中国,一句中文不会说,也不属于任何官方机构,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品对于他来说是一次十足的冒险。好在他的两个孩子都学了中文,算是他们家和中国的联系,中国当代艺术为他们开启了一扇了解这个国家的门。尽管他们当时对中国和中国当代艺术都不了解,但是他们很清楚,绝不能用西方人的眼光来评判,只有了解中国文化,用中国人的眼光来判断,这个收藏才有价值。回到巴黎后,勒维夫妇结识了旅居巴黎的中国艺术家杨诘苍和他的太太杨天娜她是一位中国当代艺术评论家。他们彼此交流了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品的计划,在得知勒维夫妇希望建立博物馆级的收藏之后,杨天娜成了DSL的顾问,冒险正式开始了。

西尔万勒维:有好也有坏。不好的一面是,尽管很多人都在购买当代艺术,但他们的目的是很投机性的。他们的购买仅仅是因为拍卖结果好。好的一面是新一代艺术家正在出现,中国艺术正在广泛地在全世界蔓延,而且这一趋势不会停止。

《艺术观察》(Art Review) 杂志中的一份调查显示,史上重要的藏家即使是大的买家都不一定是最有钱的人或者甚至最贪得无厌的收购者,而是产生过重要影响的人。这影响是鉴赏力与慷慨两者的结合。

西尔万表示,指导他们进行收藏的一些主要思想有以下几点:第一,要用中国眼光。他说:我们努力地抛开原本我们自己对文化的理解,试着去使用中国的文化特殊性去理解。这就是我们依靠中国的艺术家和策展人来帮助我们的原因。第二,关注那些实验艺术和先锋派作品,这也是他们为什么在藏品中有一大部分的作品属于装置作品和录像作品;第三,收藏应该反射出所有不同的区域性艺术场所,像北京、上海和广州以及海外的中国艺术家们。一个好的艺术作品是一件经过了大脑思考、心脏跳动和动手劳动得来的作品,也就是意味着这件作品是有思想,有感情和视觉感很强的作品。

面对陌生的文化,勒维夫妇做了大量的功课,他们显得十分勤奋,每次来中国不仅花很多时间参观艺术家的工作室、逛画廊、看展览和参观美术馆提高自己的眼光,也通过阅读、与中国人交流来了解中国文化。在他们看来,这些都来自于他们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热情,如果想建立一个收藏体系,除了要做功课,你首先要让自己有热情。到现在8年过去了,勒维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理解发生了变化,刚开始的时候,他还很容易被一些表面的东西影响,有一段时间他喜欢政治波普,现在他开始关注很多概念性的、抽象的作品,比如当代水墨,在他的判断里当代水墨会成为DSL的重要部分。

编辑:admin

他们是以自身为例为他人树立典范的人。他们激励着艺术中的兴趣。如今通过与名流和财富的联系,公众与媒体能更好地接触艺术。

到底西方方式和中国方式有什么不同呢?西尔万表示,其实不存在一个西方的或者是中国的收藏方式。不同之处在于以什么思想去收藏。如果你是以一个中国的思维进行收藏的话,那么在你收藏一件作品时,你得考虑的是中国的文化和社会,而不要试着用西方的文化观念来看待中国的艺术。不要忘记中国有着5000年的文化历史。

当代艺术是时代的礼物

我想同样强调很重要的一点:收藏的道德尺度。我开始收藏时是为了我个人的愉悦,但很快我就意识到我有一种责任,一种社会义务。首先藏家和健康的艺术市场对艺术家的支持是艺术大环境发展的决定性因素。艺术家需要大量的藏家,各种藏家,购买他们的艺术作品。

建立流动的美术馆

一个西方人,却如此热爱中国的艺术,这是一件让中国艺术圈振奋的事,西方收藏家来中国买艺术品其实没什么可关注的,会有更多人意识到中国当代文化的价值。 勒维先生希望更多的中国人能够意识到艺术不仅仅是投资,而是留给后代的文化遗产。

在当前困难的经济形势下许多机构维护现有收藏和扩大收藏的资金都面临耗竭,此时藏家不能仅安于做藏家,他们必须承担资助人的角色。这是现如今许多西方收藏家加入博物馆董事会的原因。

西尔万并不想在一个特定的地点建立一个博物馆,因为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消耗太大。于是他创建了一个虚拟的在线博物馆网站,这是一个崭新的呈现艺术的方式。西尔万说:DSL Collection 不仅仅是收藏,更是一个致力于3个目标的庞大工程,即建立一个以艺术先锋派、实验艺术品为核心的收藏和交流。现在如互联网、博客、论坛等平台已经逐渐在人们的生活占据着越来越多的比例,这只能说明共享已经成为人们生活的一个重要部分。艺术本来就是为公众创造的,而不是仅仅被收藏在私人收藏家的金色的、禁锢的豪宅中或是被埋没在博物馆里。所以,DSL COLLECTION的特别之处就在于它是一个视觉的博物馆。为了给这个网站更多的可看性,他们有两个全职的工作人员负责把它和一些中国的和其他地方的博客和论坛链接起来,让这个收藏为更多的人所知并得到展现。另外,他们还在忙碌一本电子书,这对展示收藏品来说是一个革命性的举措。当然,电子书是永远也无法取代书籍的,但是它可以带来一个不同的体验。在创作一个电子书的工具上有很多的优势,例如可以使用图像、声音、录像和3D动画。它还能被大量的传播出去,通过CD或者下载的手段。

在收藏的过程中,勒维夫妇关注的不仅仅是艺术家的作品,也关注着这个国家。作为一个欧洲人,勒维看到中国处于持续的、深刻的变化当中,这种建设的过程涉及到社会各个层面,从公路建筑,到互联网和电子商务。不同于一般的藏家,他将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关注和中国社会的变革联系在一起。他还从儿子那里学会了用微信,当得知微信在一年半的时间里有了2亿用户之后,他觉得不可思议。在他看来,中国是一个十分现代化的社会,但也有各种现代社会的问题,就业、环境污染、住房等等。有趣的是,中国当代艺术家的创作正是基于这样一个社会,一个发展和问题共存的社会,再加上当今的中国艺术家开始国际化,他们和世界其他国家的艺术家一样,到处旅行、参加国际双年展,拥有国际眼光,这样一个时期的艺术创作在勒维夫妇的眼中是非常精彩的。从文化传承的角度来看,今天的当代艺术和25年前早期的中国当代艺术一样重要,相比被市场过度追捧的中国早期当代艺术,恰恰是这个时代更需要被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只有30年的历史,即使是今天的创作,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也得算是中国当代艺术的开始,今天这个时代和30年前一样重要。而且,不是只有亿万富豪才能收藏这个时代的作品,作为藏家,需要的更多的是激情,与财富无关。

另一方面,收藏艺术意味着为后代保存国家的传统文化遗产。

编辑:admin

勒维在全球各大艺术品博览会上认识了很多中国的年轻藏家,他发现这些藏家已经懂得艺术不光是一种投资。勒维就是这样,始终保持着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热情,希望通过自己的收藏来证明艺术不仅仅是投资,更是为后代留下的文化遗产。

在宋庄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家年会上,被誉为中国当代艺术教父的中国艺术批评家栗宪庭宣称:收藏家正是通过他们的行为,来证实自己是否有资格成为这个时代价值标准的建造者。可喜的是,近几年中国民间当代艺术的收藏进入了议事日程。这些收藏家具有重大的历史责任感。他们将有助于通过民间收藏完成中国当代艺术重要作品的国内留存,我们能够实现逐渐完成的文化建设。

编辑:李洪雷

管艺写道:今天,在中国收藏艺术比创作艺术更是分内的事,我们的当代艺术遗产正在全数流向海外,由于买家都是外国人。

如何开发好的藏品?

艺术关乎感受,爱与恨。直觉和趣味是决定性的,还有学识。研读书籍、参观他人的藏品、咨询专家、学习收藏条件和藏品保护,同样,完善经验和专业知识同样是明智的收藏的决定因素。尤其明显的是收藏青年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不仅仅是知道当前市场报价的问题,而需要对这类艺术实践有关的知识与批评性的调查研究。犯错误也是开发藏品的一部分。

数年来我有幸在很多伟大的艺术家艺术生涯的早期得见他们的艺术作品,是故我能感受对他们发现的喜悦。然而,我同样发现过无数的除了我没有人看好的艺术家,要说他们有艺术生涯那也是发展的极其缓慢的艺术生涯。所以我当然也不具备百发百中的预言赢家的天赋。

就个人而言,我不愿去收藏简易的作品。我不理解的作品更加吸引我。我重视艺术作品的思想性,而不只是美学特性。艺术应该能够为你提供以全然不同的眼光看待日常事物的可能性。

谨记:理想的藏品是不存在的。这种说法像是悖论。一件藏品就是一个理想物,通过解释永远无法到达,而不断在完成中。

藏品的价值如何?

接下来,我将更多谈及艺术品价格与市场。

大体说来,获得彼此有一定关系的物品并将这些物品依照一定的条理陈列可以反映出藏家对它们的回应。一件藏品的独特性脱离并高于多件藏品的总和。这种独特性是可定义的并且具有自身的价值。

它有所谓的缘起因此所有艺术品的价值都能够升至一定高度。最好的例子是圣罗兰的藏品以突破历史记录的价格成交。如果收藏的动机只是投资,那么这些作品的独特性也就不存在了。

最后,我想说与艺术本身相比,人们更愿意谈论艺术的经济价值,但当被艺术品环绕时,这确实是财富。

编辑:admin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