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只收藏120件中国当代艺术品的欧洲藏家,收藏是一个人的冒险

日期: 2019-11-30 22:32 浏览次数 :

图片 1

DSL Collection 收集了大量的中国现代艺术,包括油画,雕塑,装置,和视频,并且在收集了25年的全球艺术作品后,他们开始在2005年收集中国艺术。身为DSL Collection 的创始人sylvain和dominique Levy,现在已成为中国的常客并且对中国飞速增长的艺术界充满了热情,同时也在上海大学艺术系担任客座教授负责教授现代艺术和艺术管理。

图片 2

图片 3

曾梵志 《无题#8》

当代艺术在我们的文化中扮演着日益煊赫的角色。艺术的经济力量体现于:

西尔万勒维:法国收藏家,与太太 Dominique Levy 成立的 DSL 私人收藏机构,收藏了 70 多位中国艺术家的160件当代艺术品。

张颂仁收藏的这组人民英雄纪念碑设计稿中不仅有碑状和塔状的造型,还有低矮的红星、拱门和巨型的坛状造型等,与1958年最终建成的纪念碑有巨大的差别

张洹 《和平》

国际拍卖中的天价成交

导语:从法国到中国直线距离1200多公里,西尔万勒维自从第一次到中国就被激发出了艺术嗅觉,的确有人说过艺术没有国界之分,但收藏这件包容和欣赏兼备的举动并非凡人所能掌握。中国的当代艺术空气令勒维先生着迷,使他每年在中法之间长途飞行数次,他在用心接纳以及善待这份中国时代给他的礼物,用它们填充自己的收藏帝国。

在结束的汉雅一百展览上颇受人瞩目的,莫过于在香港艺术中心展出的当年未被采纳的人民英雄纪念碑设计稿。这些营造方案与如今耸立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中央的纪念碑迥然不同,它们有的基座上竖立着高大的人物塑像,有的低矮得如同一座公墓。这些设计稿关乎新中国奠基以来最深入人心和最具代表性的建筑符号。这套来自香港汉雅轩画廊创始人张颂仁的个人收藏虽不是标准意义上的艺术创作,却足以令中国任何一家大型公立博物馆垂涎它们承载的是有关历史和政治的集体记忆,若只遁迹于私人收藏的仓库中不见天日,那可谓有损于其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因此,当张颂仁公开表示他有意将汉雅一百展出的藏品留给香港的机构或者政府的时候,中国艺术界的神经被挑拨了一下。

所谓将藏品数量限定在120件,只是一个概念的表达。它的意义在于说明我们会有义务一直去更新藏品。就像是一棵树一样,当你把树枝砍掉一些,树干就变得更加粗壮。

日益增长的博物馆数量

与西尔万勒维先生的会面是在上海一栋洋房的花园里,他非常熟悉上海,儿子也生活在上海,他和夫人平均每两个半月来中国一次。

然而,这套藏品究竟最终要向哪去、如何去,张颂仁语焉不详。与此同时,香港M+视觉文化博物馆在1月16日明确发布了接受来自中国内地的艺术收藏家管艺捐赠的37件中国当代艺术作品的消息,时间恰好是汉雅一百开幕的同一天。这两件同时在香港发生的艺术事件是否预示着一个中国艺术收藏新纪元的到来?

DSL COLLECTION创始人法国收藏家西尔万勒维

艺术已成为生活方式的一部分

收藏是物质与精神的高度统一

公立艺术机构的窄门

人物简介

随着中国影响力的提升,中国当代艺术潜力巨大已是公论。上个月的香港拍卖数据显示,65% 以上的买家来自中国大陆。我从事收藏已逾二十五年,希望能够与你分享我关于藏家、收藏和藏品方面的经验。

在上海大学的一次讲座上,勒维先生提道:收藏是一种优雅的烧钱方式。他很能理解有些中国藏家把艺术收藏看成是一种投资行为,艺术之于金钱的关系是不能被否认的,从美第奇家族、伦勃朗到毕加索,不管是藏家还是艺术家都离不开金钱。但如果只把艺术和投资联系到一起,把艺术局限在物质层面上,那就会错过很多更有意思的东西。

管艺捐赠的消息让人措手不及,原因一是收藏家本人一贯作风低调,其二是此举是中国内地藏家首次向公立艺术机构捐赠当代艺术个人收藏。

西尔万勒维,来自法国,DSL Collection创始人。DSL Collection是中国当代艺术品的私人收藏,其中涵括了70多位对中国当代艺术有重大影响的顶尖艺术家。作品包括绘画,雕塑,装置艺术,视频以及摄影。自2005年成立以来,DSL收藏致力于运用网络www.dslcollection.org展示空间向全球展示其收藏和增加其作品以及艺术家们的能见度,为公众创造一个开放的空间。这一展示形式改变了常规静态单一的实体展览和发行画册等的传统手段。在作品的选择上,西尔万勒维试图跳出当下疯狂的当代艺术市场的框架,并将其收藏的数量控制在120件左右,目的是为了不断地重新定义。 西尔万勒维和他的妻子早在25年前就开始从事艺术收藏。之前的很长时期里,他们都是热衷于当代设计作品的收藏,其中很多都是在欧洲设计艺术品中最重要的作品。而在3年前,他们开始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因为,他们认识了中国的一些藏家,例如杨斌、张锐等等,并愉悦地与他们一起交流有关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的观点。2008年7月,他们在对中国进行了一次艺术之旅之后决定未来只专注于收藏中国艺术品。2009年他更是接受了上海大学美术学院的邀请,成为该学院的教授并将于即将到来的牛年开始留在中国讲学。

人们为何收藏?

关于勒维夫妇收藏的故事要从25年前讲起,那个时候地产生意让勒维先生赚到很多钱,他们开始考虑该怎么花钱。勒维先生认为艺术可以同时满足人类对物质、情感以及精神方面的需要,所以他们开始收藏艺术品。作为钱袋满满的新藏家,最吸引他们的便是现代绘画大师,那时他们买了很多这一类型的作品,弗朗西斯培根、杜布菲等等但很快便感到无聊,他们发现收藏这样的大师的作品只跟有钱有关,有钱就买得到,丝毫感觉不到收藏的乐趣。所以,他们逐渐卖掉了一大部分藏品,到了1995年前后开始很认真地建立20世纪40年代家具设计的收藏。这在当时需要极大的勇气,那时几乎没有收藏家涉及这个领域,即使是经营这个领域作品的画廊在整个欧洲也只有4家。直到今天,他们在这个领域的藏品也是很珍贵稀有的。10年后的2005年,当代家具设计的市场在欧洲突然升温,很多大藏家开始进入这个领域,比如皮诺。有一次,勒维夫妇想收藏一件东西,在跟画廊交涉的过程中被告知需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购买,因为已经有别的藏家在等候单上。从那时起,勒维夫妇感觉到,可能要停下来了,如果需要等待才能拿到一件作品,这也不是他们想要的收藏。

近年受到最多关注的向公立机构捐赠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的事例还是当属2012年收藏家、前瑞士驻华大使乌利希克向M+捐赠的1463件中国当代艺术品,藏品数量庞大,估价高达13亿港元。

收藏是要不断修剪的

作为最著名的收藏家之一的巴尔比耶穆勒(Barbier Muller)夫人曾给出过一种有趣的解释:一件藏品是一个人的作品。是它的界限与伟大之处。它必须唤起他人的好奇心与情感。它是一次艺术历险,具有道德的尺度,无私的承诺。我们来分析一下这段字字珠玑的解释:

2006年,勒维和夫人创办了一个收藏机构叫DSL CollectionDSL是他和夫人名字的缩写,现在里面大约有160件藏品,包括影像、雕塑、绘画、摄影、装置等。从决定建立DSL开始,勒维夫妇的目标就是建立一个博物馆级的收藏机构。他们希望DSL成为一个文化品牌,一个开放的收藏机构,并不仅仅是私人收藏,而是能够影响到更多的人。为此,他们制订了一个机制,藏品的数量不会继续扩大,但是会定期更新其中的一些作品。西尔万勒维:收藏是一个人的冒险

对于此次管艺的捐赠是否会引发更多中国内地的藏家向公立机构捐赠作品,M+谨慎地向记者表达了其自身开放和遵循机构原则的态度。的确,收藏中国当代艺术的藏家并不信任大多数中国内地的公立艺术机构在保存、维护和研究藏品方面的能力。此外,缺乏与捐赠相关的税收和鼓励政策,公立机构所表现出的不开放的姿态,以及藏品所有权归属等问题也是明显制约私人收藏进入公立艺术机构的条件。

收藏是需要修剪的。这就是西尔万勒维对于收藏的观点。因此,他不会说自己不卖藏品,原因是他们的藏品数量是限制的,这就使得他们会不断更新藏品。他说:这就像是一棵树,当把树枝砍掉一些,树干就变得更加粗壮。

一件藏品是一个人的作品,这意味着它具有自己的界限而不同于博物馆。博物馆是文化的保存者和赞助者。唤起他人的好奇心与情感意味着藏品应能够与他人分享。如今,大多数伟大的当代艺术品在私人储藏室或府邸不见天日,这对藏家是极大的满足而对于公众却是缺憾。这违背了一件艺术品的精神实质,艺术品属于人类共有的文化遗产。

收藏需要冒险精神

位于上海浦东新区的龙美术馆,由收藏家刘益谦、王薇夫妇创办

那用怎样的方式进行更新呢?拍卖?还是私下交易?他的回答是:画廊!。他说:DSL是针对中国当代艺术的收藏,而中国的艺术空间流动性很大,变动很快,所以我们不得不跟随这个轨迹。当我们决定卖掉一些藏品时,首先会回到卖给我们这些藏品的画廊那里。90%的情况下,我们都是希望通过那些画廊来卖掉藏品。

一次艺术历险是对艺术史上重要藏家共同的支配因素。历险意味着兴奋、新奇和承受风险。藏家们的另一个突出标志是对艺术的狂热。藏家都是艺术成瘾者!收藏同样也是一条从周围环境中开启新风景的途径,是与其他人、其他文化创造联系的途径。

也就是在2005年的时候,由于有亲戚搬家到中国,勒维夫妇也有机会第一次来到中国旅行。这次旅行让他们感到震惊,中国的变化、速度和尺寸太鲜明了,他们迫不及待地想要了解这个国家。艺术被他们看成是一个社会的镜子,所以他们很快找到了上海的画廊。在和香格纳画廊的老板劳伦斯交流之后,勒维夫妇参观了丁乙的工作室。紧接着,他们便做了一个决定:开始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品,因为中国艺术有与众不同的地方。

建美术馆!建美术馆!

用中国的方式收藏

这些藏家的概况是怎样的?

收藏是属于一个人的冒险,勒维先生的这句话有两个关键词:一个人和冒险。每件藏品都是属于收藏家个人的,只要他收藏自己喜欢的作品,就不会有大藏家或者小藏家之分。建立一个收藏体系需要很大的勇气和胆量去发现,也会犯错误,对藏家来说,建立自己的收藏的过程无疑是一次冒险。

面对制约因素,同时也因为个人的雄心与抱负,更多的藏家选择为自己的藏品兴建私人美术馆。没有什么能够比一座受人景仰的地标性固定资产更能彰显个人理想、财富和社会地位了。

西尔万说:艺术是社会的一面镜子,无论发生什么,不管是变迁、革命,甚至是动乱,在中国的社会发展为中国的当代艺术创造了巨大的动力。所以,西尔万表示,他们想收藏的艺术一定是那些具有深度的作品。而中国当代艺术是他们的最终选择。他认为,在每件艺术品背后都有一位艺术家,一个人物。对于他们来说,认识作品背后的人很重要。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在收藏界90% 的朋友都是艺术家的原因。

即便他们的动机可疑,即便他们的议事日程只为了社会地位的攀升,即便他们的兴趣无聊到不过是想装饰他们的墙面,我都甚感欣慰地看到世界各地的富人都开始选择收藏艺术品尤其是当代艺术品。

勒维先生当时从遥远的巴黎来到中国,一句中文不会说,也不属于任何官方机构,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品对于他来说是一次十足的冒险。好在他的两个孩子都学了中文,算是他们家和中国的联系,中国当代艺术为他们开启了一扇了解这个国家的门。尽管他们当时对中国和中国当代艺术都不了解,但是他们很清楚,绝不能用西方人的眼光来评判,只有了解中国文化,用中国人的眼光来判断,这个收藏才有价值。回到巴黎后,勒维夫妇结识了旅居巴黎的中国艺术家杨诘苍和他的太太杨天娜她是一位中国当代艺术评论家。他们彼此交流了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品的计划,在得知勒维夫妇希望建立博物馆级的收藏之后,杨天娜成了DSL的顾问,冒险正式开始了。

过去的一年是这场浪潮的高峰,中国当代艺术收藏的新玩家们轮番为我们带来了新的私人美术馆竣工、开幕的消息。这其中就包括了即将在上海开幕的余德耀美术馆,以及刘益谦、王薇夫妇的龙美术馆。记者试图请余德耀和刘益谦分别解答关于藏品来源、收藏策略以及收藏主体与美术馆之间的关系等问题,但目前,刘益谦表示由于卷入其收藏的《功甫帖》的真伪之争无暇旁骛,余德耀则以希望大家的视线更多地集中在美术馆而非收藏上为由回避了这一话题。

西尔万表示,指导他们进行收藏的一些主要思想有以下几点:第一,要用中国眼光。他说:我们努力地抛开原本我们自己对文化的理解,试着去使用中国的文化特殊性去理解。这就是我们依靠中国的艺术家和策展人来帮助我们的原因。第二,关注那些实验艺术和先锋派作品,这也是他们为什么在藏品中有一大部分的作品属于装置作品和录像作品;第三,收藏应该反射出所有不同的区域性艺术场所,像北京、上海和广州以及海外的中国艺术家们。一个好的艺术作品是一件经过了大脑思考、心脏跳动和动手劳动得来的作品,也就是意味着这件作品是有思想,有感情和视觉感很强的作品。

《艺术观察》(Art Review) 杂志中的一份调查显示,史上重要的藏家即使是大的买家都不一定是最有钱的人或者甚至最贪得无厌的收购者,而是产生过重要影响的人。这影响是鉴赏力与慷慨两者的结合。

面对陌生的文化,勒维夫妇做了大量的功课,他们显得十分勤奋,每次来中国不仅花很多时间参观艺术家的工作室、逛画廊、看展览和参观美术馆提高自己的眼光,也通过阅读、与中国人交流来了解中国文化。在他们看来,这些都来自于他们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热情,如果想建立一个收藏体系,除了要做功课,你首先要让自己有热情。到现在8年过去了,勒维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理解发生了变化,刚开始的时候,他还很容易被一些表面的东西影响,有一段时间他喜欢政治波普,现在他开始关注很多概念性的、抽象的作品,比如当代水墨,在他的判断里当代水墨会成为DSL的重要部分。

营建私人美术馆的收藏家对于藏品真伪问题的争辩是出于对个人资产和声誉的维护,而将美术馆与收藏分别而论更是凸显了二者间割裂的关系。此时,我们又一次地遇到了艺术机构与藏品所有权的问题。即便是那些已经注册成为非营利性机构的美术馆,其藏品往往并不归属于机构所有。例如,比利时商人尤伦斯男爵夫妇2007年在北京创办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以展示自己的收藏,但如今,这家艺术中心与真正掌控尤伦斯夫妇藏品的尤伦斯基金会已经是两个各自独立运作的机构。

到底西方方式和中国方式有什么不同呢?西尔万表示,其实不存在一个西方的或者是中国的收藏方式。不同之处在于以什么思想去收藏。如果你是以一个中国的思维进行收藏的话,那么在你收藏一件作品时,你得考虑的是中国的文化和社会,而不要试着用西方的文化观念来看待中国的艺术。不要忘记中国有着5000年的文化历史。

他们是以自身为例为他人树立典范的人。他们激励着艺术中的兴趣。如今通过与名流和财富的联系,公众与媒体能更好地接触艺术。

当代艺术是时代的礼物

有了展览空间的收藏就一定是博物馆级的吗?博物馆级别的收藏一定需要博物馆吗?法国收藏家多米尼克和西尔万莱维夫妇2005年建立了DSLCollection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并明确表示不打算营建固定展览机构,而以其他途径来实现收藏的分享、传播与教育等功能。自2011年起,DSL陆续发布其官方网站、移动平台客户端以及社交网络页面作为对外的窗口。2014年1月,DSL还出版了一册可以免费下载的长达500页的电子藏品图录。DSL收藏所采取非实体的多维展示和研究方式也值得其他拥有美术馆的私人收藏参考和借鉴。

建立流动的美术馆

我想同样强调很重要的一点:收藏的道德尺度。我开始收藏时是为了我个人的愉悦,但很快我就意识到我有一种责任,一种社会义务。首先藏家和健康的艺术市场对艺术家的支持是艺术大环境发展的决定性因素。艺术家需要大量的藏家,各种藏家,购买他们的艺术作品。

一个西方人,却如此热爱中国的艺术,这是一件让中国艺术圈振奋的事,西方收藏家来中国买艺术品其实没什么可关注的,会有更多人意识到中国当代文化的价值。 勒维先生希望更多的中国人能够意识到艺术不仅仅是投资,而是留给后代的文化遗产。

到有用的地方去

西尔万并不想在一个特定的地点建立一个博物馆,因为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消耗太大。于是他创建了一个虚拟的在线博物馆网站,这是一个崭新的呈现艺术的方式。西尔万说:DSL Collection 不仅仅是收藏,更是一个致力于3个目标的庞大工程,即建立一个以艺术先锋派、实验艺术品为核心的收藏和交流。现在如互联网、博客、论坛等平台已经逐渐在人们的生活占据着越来越多的比例,这只能说明共享已经成为人们生活的一个重要部分。艺术本来就是为公众创造的,而不是仅仅被收藏在私人收藏家的金色的、禁锢的豪宅中或是被埋没在博物馆里。所以,DSL COLLECTION的特别之处就在于它是一个视觉的博物馆。为了给这个网站更多的可看性,他们有两个全职的工作人员负责把它和一些中国的和其他地方的博客和论坛链接起来,让这个收藏为更多的人所知并得到展现。另外,他们还在忙碌一本电子书,这对展示收藏品来说是一个革命性的举措。当然,电子书是永远也无法取代书籍的,但是它可以带来一个不同的体验。在创作一个电子书的工具上有很多的优势,例如可以使用图像、声音、录像和3D动画。它还能被大量的传播出去,通过CD或者下载的手段。

在当前困难的经济形势下许多机构维护现有收藏和扩大收藏的资金都面临耗竭,此时藏家不能仅安于做藏家,他们必须承担资助人的角色。这是现如今许多西方收藏家加入博物馆董事会的原因。

在收藏的过程中,勒维夫妇关注的不仅仅是艺术家的作品,也关注着这个国家。作为一个欧洲人,勒维看到中国处于持续的、深刻的变化当中,这种建设的过程涉及到社会各个层面,从公路建筑,到互联网和电子商务。不同于一般的藏家,他将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关注和中国社会的变革联系在一起。他还从儿子那里学会了用微信,当得知微信在一年半的时间里有了2亿用户之后,他觉得不可思议。在他看来,中国是一个十分现代化的社会,但也有各种现代社会的问题,就业、环境污染、住房等等。有趣的是,中国当代艺术家的创作正是基于这样一个社会,一个发展和问题共存的社会,再加上当今的中国艺术家开始国际化,他们和世界其他国家的艺术家一样,到处旅行、参加国际双年展,拥有国际眼光,这样一个时期的艺术创作在勒维夫妇的眼中是非常精彩的。从文化传承的角度来看,今天的当代艺术和25年前早期的中国当代艺术一样重要,相比被市场过度追捧的中国早期当代艺术,恰恰是这个时代更需要被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只有30年的历史,即使是今天的创作,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也得算是中国当代艺术的开始,今天这个时代和30年前一样重要。而且,不是只有亿万富豪才能收藏这个时代的作品,作为藏家,需要的更多的是激情,与财富无关。

当然,公立艺术机构和私人美术馆并非中国当代艺术收藏仅有的归宿,也有收藏家为他们的藏品选取了更为个人化、更为多样的归宿。

编辑:admin

另一方面,收藏艺术意味着为后代保存国家的传统文化遗产。

勒维在全球各大艺术品博览会上认识了很多中国的年轻藏家,他发现这些藏家已经懂得艺术不光是一种投资。勒维就是这样,始终保持着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热情,希望通过自己的收藏来证明艺术不仅仅是投资,更是为后代留下的文化遗产。

从事文化娱乐业的收藏家乔志兵自2006年起收藏中国当代艺术,2009年又开始了国际当代艺术的收藏。他的收藏汇集了不同媒介的艺术家,以与收藏家本人同辈的艺术家为主。乔志兵将部分收藏置于他在北京和上海开设的五洲风情和上海之夜两间夜总会中,用他的话说,就是放在有用的地方在入夜的灯光下和穿梭的宾客间,这些价值不菲的艺术作品与鲜活的现实发生着直接的接触。乔志兵目前并没有设立美术馆的打算,他想开一个私人展示空间,用于展示自己每一年度的收藏。乔志兵对于借调藏品参加展览十分慷慨,在王兴伟和徐震的大型回顾展上,都能看到乔志兵收藏的作品。

在宋庄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家年会上,被誉为中国当代艺术教父的中国艺术批评家栗宪庭宣称:收藏家正是通过他们的行为,来证实自己是否有资格成为这个时代价值标准的建造者。可喜的是,近几年中国民间当代艺术的收藏进入了议事日程。这些收藏家具有重大的历史责任感。他们将有助于通过民间收藏完成中国当代艺术重要作品的国内留存,我们能够实现逐渐完成的文化建设。

编辑:李洪雷

香港商人、社交名流邓永锵爵士也将他的中国当代艺术收藏放在了有用的地方。他的藏品中不乏张晓刚、方力钧、王广义等名家的作品。邓永锵收藏中的部分作品安放在位于香港中环中国银行大厦顶楼的高级私人会所中国会中,但由于该场所收取入会费用,所以这些作品并非大众可以得见的。

管艺写道:今天,在中国收藏艺术比创作艺术更是分内的事,我们的当代艺术遗产正在全数流向海外,由于买家都是外国人。

同样来自香港,出身于富商世家的郑志刚,他创办了K11艺术基金会进行当代艺术收藏,以2000年后的新艺术作品为主。在基金会之外,他也建立有自己的个人收藏,涉猎的则是更有知名度的艺术家。KAF和郑志刚的个人收藏中的少数作品偶见于其经营的上海K11购物艺术中心,却从来没有显露过完整的面貌。郑志刚认为就自己的收藏而言,它并非政府机关,也不会承担更多的公众责任,但可以出借藏品给K11及其展览,但是暂时没有做大型展览的打算。

如何开发好的藏品?

这些个人化的收藏带有藏家本人趣味的明显烙印。夜总会和商场的设定虽超乎常规,却给出了一种观看当代艺术作品不同的心态和视角前提是你有机会看到它们。另一个问题是,如何在这些稍显另类的情境中对这些作品进行适当的维护?比如悬挂于中国会墙面上的一些绘画作品就已经开始出现颜料剥落的现象。而这些个人收藏接下来是否需要系统性的研究、整理和维护?这一问题关乎收藏家与其藏品的未来。

艺术关乎感受,爱与恨。直觉和趣味是决定性的,还有学识。研读书籍、参观他人的藏品、咨询专家、学习收藏条件和藏品保护,同样,完善经验和专业知识同样是明智的收藏的决定因素。尤其明显的是收藏青年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不仅仅是知道当前市场报价的问题,而需要对这类艺术实践有关的知识与批评性的调查研究。犯错误也是开发藏品的一部分。

K11艺术基金会创办人郑志刚

数年来我有幸在很多伟大的艺术家艺术生涯的早期得见他们的艺术作品,是故我能感受对他们发现的喜悦。然而,我同样发现过无数的除了我没有人看好的艺术家,要说他们有艺术生涯那也是发展的极其缓慢的艺术生涯。所以我当然也不具备百发百中的预言赢家的天赋。

到艺术市场中去

就个人而言,我不愿去收藏简易的作品。我不理解的作品更加吸引我。我重视艺术作品的思想性,而不只是美学特性。艺术应该能够为你提供以全然不同的眼光看待日常事物的可能性。

乔志兵、邓永锵和郑志刚在接受记者专访时都回应说,自己并没有将藏品转手或者出售的打算。除非我极为需要这笔钱,但是我并不需要。邓永锵笑称。

谨记:理想的藏品是不存在的。这种说法像是悖论。一件藏品就是一个理想物,通过解释永远无法到达,而不断在完成中。

相对稳定的收藏对于维护艺术市场秩序,推动当代艺术的研究,乃至促进艺术家个体的发展都是大有裨益的。而每当出自重要收藏的作品见诸于拍卖场上时,往往会引发人们对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寿命的担忧。

藏品的价值如何?

2011年,尤伦斯夫妇通过香港苏富比春、秋两场尤伦斯重要当代中国艺术收藏拍卖会拍出了189件藏品。2013年10月,尤伦斯收藏的两幅油画又出现在了香港苏富比的拍卖会上,其中曾梵志《最后的晚餐》拍出了1.8亿港元的天价。

接下来,我将更多谈及艺术品价格与市场。

然而,出售藏品往往也可以是一种调整收藏的手段。据《华尔街日报》网站报道,2011年拍卖的作品只占尤伦斯中国当代艺术收藏总数的10%左右。再以DSL为例,该收藏一直保持着250件左右的藏品数量,每年更换收藏总数的15%。西尔万说,该策略在保持收藏稳定可控的规模的同时,又可灵活地调整收藏策略,并且为接纳年轻艺术家不断创造空间。

大体说来,获得彼此有一定关系的物品并将这些物品依照一定的条理陈列可以反映出藏家对它们的回应。一件藏品的独特性脱离并高于多件藏品的总和。这种独特性是可定义的并且具有自身的价值。

无论是向公立艺术机构的捐赠,营建私人美术馆,还是以其他各种途径进行推广和展出,这些努力使得越来越多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明确了去向,并一步步走向公众。像张颂仁在汉雅一百上展示的那样,私人收藏有能力保存一段集体的历史和记忆,留下对于一个时代的视觉印象。所谓一个中国艺术收藏的新纪元,无外乎标志着收藏中国当代艺术的收藏家们正走向成熟,他们着力延续着私人收藏的寿命,并用各自的立场、视角和能力为艺术赋予其在当代应有的地位和能见度,为时代留下它存在过的证据,为中国当代艺术收藏构建一场远大前程。

它有所谓的缘起因此所有艺术品的价值都能够升至一定高度。最好的例子是圣罗兰的藏品以突破历史记录的价格成交。如果收藏的动机只是投资,那么这些作品的独特性也就不存在了。

编辑:admin

最后,我想说与艺术本身相比,人们更愿意谈论艺术的经济价值,但当被艺术品环绕时,这确实是财富。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