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担心房价上涨,90年代以来的

日期: 2019-11-29 20:48 浏览次数 :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当代艺术的话语权回归内地

>>>>>>>>更多图片资讯

>>>.>>>更多图片资讯

导语:相比起传统艺术与80年代的现代艺术、先锋艺术,90年代之后的中国当代艺术最大的转折就是不再关心宏大叙事、历史意义、终极关怀、理性逻辑、超验精神这些词汇甚至已经成为被嘲笑与漠视的对象。由于失去了信仰与方向,当代艺术的精神在更加多元与开放的同时,也变得充满游戏性、颠覆性、碎片化。

今年苏富比春拍现当代艺术这一部分的表现还是比较稳健,当代亚洲艺术专场的总成交额超过2.11 亿港元,成就了当代亚洲艺术历来第二高的总成交额,这个成绩不差,但是如果没有受到海外经济环境的影响,估计结果会比现在好得多,所以当代艺术市场还是潜力无限,在苏富比现场虽然买气很足,但是如果主力买家系数到场,会不会有更好的成绩呢。

对大多数人来说,商业街上被腾空的橱窗意味着经济萧条和失业,但对于一些奉行乐观主义的艺术家来说,这意味着宝贵的机会。

一边是工厂,一边是艺术空间;厂房+艺术的氛围让798工厂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近日,798工厂被列入北京市规划委、北京市文物局联合公布的《北京优秀近现代建筑保护名录》中。至此798也摆脱了多年来盛传要被拆迁的传闻。然而,在采访中,艺术家纷纷表示,经历过拆迁等众多风波的798,并不会因为进入保护名录而有了保护伞。目前地价的上涨画廊酒吧等经营场所越来越多等原因,让798艺术创作的空间逐渐缩水。

以荒诞和解构为主旨的当代艺术消解了虚假的权威与体制的规训,部分地揭示了现实的真相和解放了人性,但是当艺术家始终用反对者和游戏者的姿态来面对一切事物,在抛弃了偶像、神圣、永恒、信仰、历史等等这些崇高价值之后,也迎来了精神的萧条,当代艺术在解构一切的同时也解构了自身的意义,最终走向虚无。

没有尤伦斯的苏富比,钟爱张晓刚和赵无极

在英国,艺术家和策展人们想方设法地利用倒闭的商店空间举行画展、从事艺术创作、开展创意集市,用创新的艺术愉悦公众。前不久曾经关闭的超市和一些独立的小店,已经被改造成社区咖啡厅或表演场地,用于推广当地艺术家的作品。

科技与人文的分裂

张晓刚凭借1993 年作《血缘大家庭:全家福2号》成为了现当代艺术专场的第一名。这张作品在开拍之前,曾经预言会入围张晓刚作品拍卖纪录的前三甲,不过现在只是打入了十强而已。没有了尤伦斯的苏富比,让我们看到了很多的张晓刚。阿特姐姐,曾经在2011 年把艺术发现奖颁给了赵无极,因为发现很贵。而20 世纪中国艺术专场,赵无极和朱德群的作品光芒四射,将之前大力宣传的写实主义和摄影遮盖掉了,最初大力宣扬有国际背景的《独坐》估价在600 万到800 万之间,最终却只在600万落槌。写实主义和苏富比还是有些水土不服啊。

据了解,这种闲置空间运动在英国之前的经济萧条时期也屡见不鲜。许多当时热情参与的艺术家已经成为当今著名的建筑师、出版人和艺术家。闲置的空间确实为艺术创新提供了可能。

合力推动798被保护

吕澎讲:当代艺术已经不再讨论从文艺复兴时期以来就支撑着人类文明的人文主义以及知识传统的命运。今天的艺术家关注新技术、新媒体,他们用最新最繁复的电子技术制作作品,但是并不关注人文主义与知识传统。

年轻人,你很猛啊!

编辑:admin

798工厂被列入《北京优秀近现代建筑保护名录》中,这一消息,艺术家们也是在看了新闻后知道的。艺术家李象群告诉记者,看到798能够列入名录里面,能够成功,觉得很高兴,“有点欣喜若狂。”

很多当代艺术家并不把知识放在眼里。知识并不等同于学问或科学,科技是一种可以重复验证的定理,学问是一种观念的陈述,而知识还包括有对自由和真理的向往,包括对终极意义的理解,知识可以抵抗权力的侵蚀或者游戏的心态。没有知识意味着没有深度的思考,也没有明确的方向。

苏富比上拍的年轻艺术家贾霭力的《苍白的不止是你》,因最后550 万的落槌价格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在采访圈内人士的时候,大家大多数都是笑一笑说,毕竟这幅作品的尺寸很大啊。让人无形中感到这是在为这幅画的真实成交提供论据,看来虽然这幅作品很大,但是针对这幅作品的争议也不小。不过只要钱是真的,这就足够了。而这次王兴伟和张恩利的作品突破了百万,也引起了不少的关注,不过大家普遍认为两个人的作品卖得其实并不贵,张恩利的《标准房》的成交价其实也只是一个正常水平而已,优秀的年轻艺术家的作品还是在获得藏家们的认可。

追溯798艺术区的发展,可以从“现代书店”老板罗伯特2002年入驻开始。当初罗伯特以0.65元/平方米的租金租下了回民食堂。此后,艺术家黄锐、李象群等也看中了798工厂内厂房+艺术的独特氛围,涌到这里。798工厂内,包豪斯建筑风格突出,工业与艺术,相得益彰。“以前艺术家比较集中的地方像宋庄等地,位置比较偏远,而且那个地方是属于内向型的,798是开放和外向型,是展示给大家看的,所以能留住人,”李象群指出。

科技只有与人文精神结合,只有成为带有人文色彩的工具,才是科技的最好归宿。如果科技无视人性,碾压自由,那么它带来的将是危机而不是福音。

一线艺术家你们也在流拍?

“七星集团一开始把厂房廉价地租给我们,是对闲置厂房的一种利用,”李象群回忆,事实上,798成为艺术园区并不是规划中的事,由此便有了2004年的798拆迁事件。

新世纪的工具理性在中国迅速蔓延,工具理性追求效率、一切以科技、数字为标准,忽视了人性、文化和生命的价值。工具理性压制着文化,在工具理性看来,文化是原始、落后和低层次的,只有科技与工具理性才代表着进步的新标准。百度公司以数据来经营,只看到三甲医院的资质而无视医疗广告带来恶果,就是冷冰冰的工具理性的结局。人文精神与自由理想被工具理性的标准化所淹没,人性就会被异化,自由的精神就会被物质所淹没。工具理性由此走向自己的反面:非理性。

王广义、张培力、顾德新、毛旭辉、杨少斌、张晓刚、刘炜这些艺术家的作品出现了流拍,这只能说明不管是不是大牌,如果达不到藏家的要求,藏家们也会不买账。一线的艺术家的名头在,但是藏家对于所购买的艺术品的要求也在。艺术品也是一个以购买者为主体的消费市场,并且藏家们的审美水准不断提升,选择的作品也很理性,一场拍卖会的结果还是取决于上拍作品的质量,大名头并不代表一切。

当时物业说准备把地卖了建公寓,聚集在798工厂内的艺术家都很紧张。而李象群由于正好要去开人代会,就决定把这件事作为一个议案提上去。

科技改变了生活方式,扩大了视野,但是科技无法替代我们对于生活的思考,也无法代替精神的归宿,互联网的平台再多也无法消除人的虚无感与孤独感。科技再发达,也无法让我们面对生存与死亡等终极问题这是艺术与文化的天职。

亲!运费增加了呦!

李象群介绍,闹得艺术家心惊胆战的拆迁也暂时中止,取而代之的是,长达两年的调研工作。此后,李象群等艺术家与798的管理方七星集团经过沟通,为798共同利益,不停地向人大和政协反映。

科技与文化不同,科技以革命性和创新性为天职,以可以重复验证为标准,科技是一路向前,永不回头的理性,而艺术与文化则需要不断回首来时路,在基本的价值上,在人的希望与痛苦中寻求答案,每一代艺术家的答案都不一样,这是艺术与文化的迂回曲折。当科技精神占据上风压制着艺术文化,自然就产生历史的断裂。

如果内地藏家在苏富比拍卖会上买了1000 万的作品,运回大陆就需要交300 万的税,如果之前合计买了1 个亿的作品,就需要补缴3000 万的税款,听着都肝颤。这件事情发生之前我们明明还在为6% 的税率欢呼,苏富比还做了一个艺术空间,这样一来为以前的私人洽购提供了好场地。程寿康说这个空间主要卖有一定市场、成名的艺术家的作品, 不会以发掘新人为主要方向,不会给画廊带来很大的竞争压力,不知道各位画廊主的感想如何?不过这些都是后话,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真不知道这个空间会不会吸引到更多的内地藏家去购买。

2006年,北京市委书记刘淇在报告中明确了798文化创意产业园区的方向。“而此次,798工厂被列入保护名录,也是大家这么多年来努力的一个好的结果,”李象群指出。

当科技精神掩盖人文精神,艺术创作一切都以最新为标准,创新成为当代艺术最重要的关键词。他们以推翻上一代人为最重要的任务,而不再热衷于在历史中寻根,不再历史中寻找当代精神的借鉴。唯一的野心就是创新,而不是坚守。他们的作品不再寻求永恒性。

当代艺术的话语权,内移大陆

对此,798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一贾姓相关负责人员告诉记者,798是上世纪50年代中国全面学习苏联期间,惟一一个由东德建筑师设计的,所以比较有历史意义。同时,798工厂也见证了中国电子产业发展的过程。也正因为这些特殊的历史记忆点,798管理委员会向北京市规划委提交了申报材料。

历史与现实的断裂

05 年到现在,中国当代油画在外来资本的进入和本土资本的支撑下,价格节节攀升,当代油画在短短的7 年之内缔造了很多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神话。但是08 年、09 年金融危机袭来时,当代油画遭遇了寒流,艺术市场萧条,当代艺术惨象横生,一片萧条。经过两年盘整的当代艺术市场又逐渐恢复生机,在2011 年春拍,很多的当代艺术家的作品表现抢眼。当代油画的投资回报率也吸引了很多闲置资金的进入,据世界艺术市场权威网站Artprice 统计,自2004 年以来,中国当代油画的增长率高达2000%。而Artprice 在FIAC开幕前夕, 公布了2010/2011 年度当代艺术市场报告。这份报告包含了超过81 个国家的艺术市场走势,分析了最畅销的个体艺术家对市场投机的抵抗力。得出了艺术市场的头条事件,是市场中心从西方转移到了东方。而中国已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艺术市场,在《当代艺术家拍卖成绩500 强》中总成交额的前十名艺术家,有一半来自于中国。曾梵志名列第二,张晓刚名列第四,陈逸飞名列第五,王沂东名列第七,周春芽(微博)名列第十。其他排名靠前的中国艺术家还包括刘小东刘野、蔡国强、张培力。如果不是内地藏家强大的经济实力,中国的艺术家在榜单的位置也不会这么靠前。不过世界艺术品交易的中心从西方转移到了东方,中国成为最大的艺术市场,而中国当代艺术的话语权移向大陆。以前购买中国当代艺术品的是风姿楚楚的尤伦斯男爵和瑞士藏家希克,不过如今似乎淡出人们的视野,与之相反是国内藏家们的气势滔滔,出手阔绰、目的明确、理智冷静的在拍场上举牌。早期被西方买家挑选的艺术家不再占据市场的主体地位,国内藏家的介入,在市场上的交易品类开始改变,形成了一股新的力量。而民生系和泰康系的力量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藏家唐炬(微博)也表示,当代艺术的话语权回到中国人手上,这是一个价值回归的过程。在他看来,有些符号性,或者迎合西方品味,甚至西方片面推动的作品,慢慢淡出中国人的视线,买家不会再以特别高的热情去竞逐,出现一些作品流标、冷场的情况。中国现当代艺术的话语权,移交内地,各位内地的ladys and gentlemen,你们赢了。

798不再面临拆迁尴尬

对于历史的理解是个人和时代的精神象征,历史意味着我们如何以过往为坐标来看待今天与计划明天。80年代的理想幻灭就是90年代的荒诞与享乐的伏笔,90年代的无意识也是今天的对抗与游戏的来由。

编辑:陈耀杰

列入《北京优秀近现代建筑保护名录》的,不仅是798,还有1920年建的中国少儿剧场,尽管建筑形式不同,建筑年代不同,但这些被列入保护名录的建筑,今后的命运却是相同的,那就是保护名录将是这些建筑的保护伞。

但是在新世纪人的眼中,历史意识已经消失,历史不再是当代生活的前传,历史不再是今天的借鉴和明天的启示。在当代人看来,历史与今天已然断裂,历史只不过是蒙尘的照片和档案,我们只存在于当下,不再寻根的好处也许是轻松上路,但是最终无法摆脱历史断裂的身份迷失和价值的虚空。

市规划委副总规划师温宗勇曾于上周向媒体介绍,凡列入本市优秀近现代建筑保护名录的建筑,原则上不得拆除。建筑工程选址,应该避开优秀近现代建筑。确因公共利益需要不能避开的,应当对优秀近现代建筑采取迁移异地等保护措施。

在失去了历史的坐标,失去了对历史重大变革的探究之后,当代艺术就失去了历史深度,当代艺术也不再寻求解决与答案,只有一堆象征反抗的碎片。

对此,798管理委员会一贾姓工作人员表示,进入保护名录,就意味着对建筑本身不会有任何破坏,而对于建筑物内部空间租用的艺术家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用途,加以装修。这对于798艺术园区是个有利影响,有利于保护798工业与艺术形式相结合的独特氛围。

历史感消逝之后,当代人就像一个虚假的橡皮人,所有的情感、历史感、真实感都被抽空。一方面是人死了人的精神被异化,人的信仰迷失。另一方面,艺术家作为一个人却在不停地膨胀当代艺术以渎神的姿态宣布,个人取代神圣偶像与英雄崇拜,批判与质疑一切崇高价值成为许多当代艺术家的唯一选择。

“有利的方面是,798是个城市空间,进入保护名录后,这个正在呼吸的空间得以存在。”艺术家黄锐告诉记者,50年来,已经有两代人生活在那里,现在由于列入保护名录,798作为确定主题形态得以保存,对于城市文化发展有积极作用。

马蒂亚斯魏施尔作品(Matthias Weischer)

事实上,除了拆迁外,798也曾遭遇过新规划的尴尬。李象群介绍,此前有迹象表明798艺术园区内将被划几条市政路线,“这样一来,文化创意园区的完整性就会遭到破坏,”李象群指出,此次列入保护名单后,798整个园区的完整性就得以保存,“798建筑以包豪斯为主,主体性建筑可以比较完整了。”

我们创作着许多历史题材,但是作品中的历史与现实是断裂的。在面对历史的转折带来的文化转型与社会结构变迁的时候,我们缺少德国的新莱比锡画派的敏锐。东西德统一之后,柏林墙的倒塌并没有让一切都走上正轨,德国人的价值观备受考验,人们的经济与文化生活反而充满不公平与不确定性。新莱比锡画派的艺术家们创作了离奇、诡秘的超现实主义画面来表达自己彷徨、困惑与怀疑,同时也用苏俄美术教育的具象和德国新表现主义的忧郁气质,试图在画面上重新寻回德国艺术的自信。今天的我们面临着新莱比锡画派极其相似的精神困境,但是却没有敏锐地把历史与现实的复杂纠缠表现出来,只是一味地遗忘或解构历史。

信仰与偶像的黄昏

地价上涨,空间变小

在藐视神圣、破坏偶像、拒绝信仰的当代精神影响下,传统宗教在西方文化中的影响力日渐式微,上帝被理性所驱逐,宗教成为了神话传说和历史故事,宗教对人们不再有精神的感召力,人们不断地向宗教挑战与追问,不断地破坏宗教的神圣,而面对异质性的宗教入侵,他们则表示要保护文化多样性。

由于有了保护名录这一保护伞,798将不再面临拆迁,但对于艺术家来说,这并不意味着,798此后可以远离风波。

西方当代精神中的弑父特质,让他们不断地进步,但是也让他们难以建立新的精神高度。面对全球化之下的信仰冲突带来的恐怖主义,单凭接受多元化的文化情怀无济于事。西方人针对自身文明不断地怀疑、追问、抨击,一步步消解了崇高的价值与自身文明的认同感。

黄锐指出,现在798面临的最大危机就是房价问题,这直接关系到798艺术园区内艺术家的生存。“现在798得到官方保护了,有点文物的意味,但是现实的情况是,地价提升了,对于艺术来说,798已经不适合成为艺术实验的空间,”黄锐指出,798曾经以艺术实验获得了新的活力,然而艺术实验要求在空间中形成张力,要进行新的解释,但现在的798已经不适合了。

当西方的传统宗教不再是一个具有凝聚力的追求,当人们不再向往一种有信仰的生活,当自身文明失去感召力与向心力,如何抵挡异质性文化的冲击?如何抵挡来到门口的野蛮人?在极端的原教旨主义的恐怖活动阴影笼罩下,西方文明开始重新审视宗教在现代生活中的意义。

对此,李象群也表示,虽然涨价提租是必然的趋势,但不应当这么快。“像艺术家自己花钱改造、搭建的楼层也算面积,这点极不合理。继续这么下去,这里的艺术家可能真的走了,”李象群指出,现在的798对于艺术家来说,自我没有再生可能性了,因为地价的提升,新的艺术家已经无法介入这个空间,将其作为创作空间。

西方的当代艺术近年来已经不再一味对抗宗教,尽管当代艺术与宗教的天然分歧并没有弥合,但是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尝试让自己的作品达到宗教精神一样的感召力,达成宗教的冥思的效果。遗憾的是,我们极少看到中国的当代艺术家在追问此种终极命题。

798应有个好规划

人总是需要超越感与神圣感来面对现实的残酷和痛苦。当代艺术在完成了弑父与渎神之后,并没有找到解决生存的终极问题的答案,生死、爱恨、时间空间的问题依然困惑着人类。但是,中国的当代艺术家似乎并不认为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寻求自身的救赎和超越性精神是一个重要问题。

目前,798内,除了艺术家创作空间外,画廊、酒吧云集。对此,李象群表示,尽管798列入了保护名录中,但并不意味着市政管理也进入了这个空间。到现在,画廊、酒吧等经营场所正在挤压艺术家的生存空间。“现在我们不知道798里面到底是干什么的?798内商业味道越来越浓,一天一个味。”

信仰与精神的重建

这几乎也是黄锐的同感:798现在更多的是个商品市场。

许多持游戏心态的艺术家以为自己是反叛者,其实真正的反叛是站在大多数人的对立面,以清醒的姿态来直面现实,并与大众保持距离。当游戏与恶搞成为当代艺术的主流,真正的叛逆者应该站在他们的对面,去寻找值得坚守的价值与使命感。

为此,李象群提议,将798列入近现代建筑保护名录只是一个方面,此后还应该在798管理上多下工夫。类似对于艺术家创作、画廊、酒吧分布,都应该做出一个百分比规划。

当然,回到等级秩序、古典审美、传统宗教中去已经不可能,但是当代艺术肯定不能流于游戏化的创作,不能用一种流派掩盖一种流派,不能一味沉浸于破坏与推翻当中,沉迷于生命原始本能,依靠荷尔蒙和非理性的颠覆创作,不能被语言吞噬了自我,重新寻回理想与信仰是重要命题。仅仅沉迷于颠覆与反叛,反讽与嘲笑,虚无与解构,最终也会走向对自身的消解,只剩下一个无聊无意义的萧条大结局。当代艺术的全部意义不仅仅在于揭露和破坏,还有建立。也许是时候从达达主义、情境主义的阴影下走出来,在精神废墟上寻找一个重建的方向。

对此,798艺术管理委员会工作人员表示,艺术管理委员会方面没有考虑过艺术家创作、画廊、酒吧分布的比例问题,“如果说要划分比例,那么这个比例到底该多大呢,谁又是专家呢,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利益。”

西方的哲学家和社会学家关于走出精神萧条的药方很多,从新理性到新宗教,再到新文化保守主义、新历史主义,这些药方对于中国艺术与文化不一定适用,但是至少我们应该认识到萧条的存在,才会寻找供给之路,倘若没有认识到这一点,我们将继续沉迷于虚妄、无序和荒诞的游戏当中,永远无法开始精神与信仰的重建。

编辑:admin

如何用艺术与文化来改变精神萧条的当代,当然不能像法兰克福学派一样,彻底否定新技术以及大众文化,那样的回头路不太可能。像福柯与德里达一样,在哲学中改变文化的语言结构,防止任何理论独占鳌头,这种书斋里的努力似乎也太书生气。也许问题不在于科技对人的异化,也不仅仅在于商业资本对人的规训,也不仅仅在于权力集团的压抑。

面对精神危机带来的种种问题,当代艺术最终还是要重新回归人文、理想、信仰、崇高与超越性精神,重新寻找到中心、主体才是未来的方向。当代的虚无、游戏与解构仅仅是一段插曲,萧条肯定不是最终的答案。理性的重建与价值的修复,才是走出精神萧条的方向。这决定了我们的当代艺术是继续沉浸在个人情绪当中,还是能够回归当代的本色给人们提供一种新的视角来看这个世界,用视觉的形式剖析当代的现实问题。

注:本文是应第三届南京国际美术展萧条与供给的总策展人吕澎之邀,谈谈90年代之后的中国当代艺术的精神的萧条与供给的不足。

编辑:隋萌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