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教和佛教哪个早起源,肖像中的文化线索

日期: 2019-11-29 20:48 浏览次数 :

丁方是我所见过画家之中少有的知识分子,他是一个擅于思考并具有强烈使命感的人,这一点在其过去的作品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大地始终是其精神的依赖和实践时勇气与力量的来源,沉厚的土地就是混沌世界历经翻覆折腾之后最终的积淀,长达三十多年的时间以来他持续在大地上奔走,用自己的双脚感受土地的博大、宽厚、深沉与复杂,以此获得思考的灵感和实践的力量。然后用饱蘸油彩的画笔在粗粝的画布上涂抹,将其对大地的感受耕耘成雄浑的图像。步入中年之后,理性逐渐接管了激情衰退之后留下的空缺,虽然他还在一如既往地行走,但此时对大地的触摸已经由感觉、冲动转变为一种循着文本引导下的对文化的瞻仰与膜拜。在艰涩的旅途中挥翰临池,黄灯之下的阅读,青卷之中的寻找成为艺术家长途跋涉中、行走之余的主要工作。

宗教是尼泊尔文化的一个主要组成部分。当前尼泊尔流行着多种宗教。有印度教、佛教、1教、伊斯兰教、基督教、锡克教等等。其中,印度教占居主导地位,其次是佛教。印度教和佛教是尼泊尔的传统宗教。

图片 1

丁方长我十岁,已到了即将步入人生晚年的年龄。早在十年之前,他就已意识到造化所规诫的得失荣枯之铁律,于是悄然对自己开始了一系列的规劝和调整。我想一个人主动将自己的思想和行为做顺应天时的调理反映出一种自觉,这无疑是智慧的表现,同时在这个鸢飞戾天的时代能够持守这个选择实乃难能可贵。另一方面,生理方面的变化也必然影响到创作的具体方式和对象,纵观人类自身的成长变化过程,凝集于人类身上的自然和社会两个极端性特质,总是沿着时间的轴线在向两个相反的方向缓慢地扩张。终于,我们看到画家手中,工具由细软的毛笔替代了宽整挺阔的油画笔,如同以精准的长矛替换了豪爽的阔斧,轻薄的纸张代替了柔韧的画布,表现的内容上莽莽苍苍的大地转换成了多情多姿的面孔。这组肖像是丁方的近期作品,近4年的时间里他更多的习作都聚焦于这类对人物肖像的描绘,阅读和研究伴随着边走边画的状态持续至今。丁方创作的方向突然由身躯和土地的抽象混合体转向具象的面孔,在许多人看来似乎是令人费解的倒退,仿佛一贯的英雄主义的情结让位于对人性的关注。但若你纵览一下他近几年的研究工作,就不难看出这个题材其实是一种研究式的创作实践。这一组肖像表现了中国西藏、尼泊尔、印度三地人类的面孔,丁方开始使用水墨和纸张对眼见的物象和心中的意象进行抒写。我们在其作品中,可以明确地感觉到三个地域之中人类面孔的共性和差异。藏区人物肖像的表现用笔沉着,造型严谨,透视人物的视角略带仰视,那些牧民和僧侣看上去具备一种大山一般的稳重气质;对印度人物肖像的表现中却是笔法潦草、挥毫狂放,但那些面孔中深邃的目光并未在这种大写意中简略,而是在反差中得到了强调;尼泊尔人物的肖像中处理加入了世俗生活的气息,笔法细腻,画面生动鲜活。透过这些风格的差异,我们可以领略到在其创作中,人类学及思想史的研究和应用在其系列肖像作品中已堆积成稳定的结构样式,艺术的手段回归到了载体的本色。

宗教是尼泊尔文化的一个主要组成部分。当前尼泊尔流行着多种宗教。有印度教、佛教、1教、伊斯兰教、基督教、锡克教等等。其中,印度教占居主导地位,其次是佛教。印度教和佛教是尼泊尔的传统宗教。

印度教和佛教都是起源于进尼泊尔境内,称为古印度。为什么印度教和佛教都是古印度发源出来的,而当地人民会更加信仰印度教呢?本期小编就带你去印度教文化看看印度教和佛教哪个早起源。

在我眼中,系列肖像类作品具有一种独特的作用,它扩展了传统肖像的记叙、图解人类个体的功能,试图透过对一系列个体面孔的刻画来揭示自然和文化之于人类的影响。人类本身就是一面古怪的镜子,自然和人文的映像复合于其上生成了一付付千差万别但又面面相觑,并似曾相识的面孔。举手投足的姿态、眉高眼低的表情都是人类形态对环境的反应。丁方所记录的面孔类别是几个特殊的族群,他们在宗教、文化和地理上保持着密切的关联。这批肖像写生的背后,体现出艺术家多年以来对这一广袤地域之内宗教和思想传播路径的研究,同时也隐晦地道出了作为传播载体的思想文化流变的轨迹和状态。

人口2587万人。尼泊尔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全国有拉伊、林布、苏努瓦尔、达芒、马嘉尔、古隆、谢尔巴、尼瓦尔、塔鲁等30多个民族。86.5%的居民信奉印度教,是世界上唯一以印度教为国教的国家。7.8%信奉佛教,3.8%信奉伊斯兰教,信奉其他宗教人口占2.2%。尼泊尔语为国语,上层社会通用英语。

最早印度尼泊尔斯里兰卡地区的确都是信阳佛教的,众所周知,释迦摩尼就是出生于尼泊尔的兰毗尼。阿育王及迦腻色迦王时期,佛教便是印度的主要宗教。

首先是地理因素,现代人类学的研究发现地理气候条件对人类面孔、体格甚至肤色的影响是明显的,这是一个地理条件对人类形的塑造概念。地理因素中包括海拔高度、气温变化、湿度以及物产类别等多种条件,是影响人类生长、发育、进化的外参量。例如,根据汤姆森的鼻子法则,人类的鼻子形状与气温有着密切关联,那些祖祖辈辈生活在年平均气温较低的地区之内的人群,其鼻子的长度相对更长一些。我们看到,丁方所绘中国藏区的牧民、信徒的面孔中就反映出了这一人类学规律。其它面部特征中,牙齿的形状和大小也是对力量选择的适应。在对人类形体研究方面,德国生物学家伯格曼观察到在恒温动物的同一物种中,更小的个体在温暖的气候中更经常见到,而质量更大的动物则在更加寒冷的区域被发现。体重和温度的关系被归纳为伯格曼法则。在川南藏区和西藏生活的原住民的确如此,身材魁伟的汉子比比皆是,和许多表现此方面的摄影作品相比,这种素描式的描绘与刻画更加直接的把人和自然之间的内在联系表现了出来。

宗教是尼泊尔文化的一个主要组成部分。当前尼泊尔流行着多种宗教。有印度教、佛教、1教、伊斯兰教、基督教、锡克教等等。其中,印度教占居主导地位,其次是佛教。印度教和佛教是尼泊尔的传统宗教。根据尼泊尔往世书的记载,印度教和佛教伴随着尼泊尔国家的诞生而兴起,历经古代、中世纪和近现代,至今不衰。其原因,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宗教已成为尼泊尔人的传统与习惯,融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因此作为传统习惯而自然承袭。尼泊尔属于贫穷落后的国家,人民的物质生活与文化生活水平低下。人们对于某些社会问题和自然问题造成的困苦不能认识或无从解决时,往往寄希望于宗教。宗教本身的社会价值,受到统治阶级的重视而予以提倡。基于上述原因,尼泊尔的宗教文化十分兴盛。表现为以印度教为首,印度教和佛教并行不悖地发展,同时不断吸收外来宗教。这样的宗教发展态势与尼泊尔国家的宗教政策也有着直接的关系。虽然至今尼泊尔政府尚未出台专门有关宗教问题的具体条文,但在宪法上已有明确的原则规定,并在实践中予以贯彻。归纳起来,可以说尼泊尔的宗教政策有以下几点:

在南亚佛教盛行的地区,发生了着名的伊斯兰教灭佛事件。伊斯兰教先由突厥人在北印度传播。突厥贵族通过武力征服的方式来传播伊斯兰教他们大肆烧杀抢掠摧毁佛教寺院和印度教庙宇强迫异教徒接受先知的宗教。佛教和印度教同时受到了严重打击但印度教经过调整和反抗后与穆斯林征服者实现了妥协并继续生存发展而佛教却因为种种内外原因最终在印度消亡。伊斯兰教可以说是踩着佛教的尸体进入印度的。佛教徒最终避难到斯里兰卡,斯里兰卡是现今南亚唯一的全民佛教国家。

其次是地理和文化之间所存在的密切关联,中国西藏、尼泊尔和印度在地理上的联系仰赖于雄伟的喜马拉雅山脉,这座西起帕米尔高原,东至中缅边境,绵延2500公里的山岳群是世界上最高的山脉。陡峭的山势,终年不化的皑皑积雪以及变幻莫测的气候令人心生敬畏,也引发了人类对神秘世界的无穷遐想。古印度婆罗门教的奥义书中关于创世纪的描述,印度教神话中具有可怕破坏力的湿婆都可以辨析出喜马拉雅山的影子。历史上,喜马拉雅山脉奇特的视觉形象和因其高耸壮阔所生成的极端性气候,无论是在山脉的南麓还是北麓都不断的摧毁着人类的意志,由此宗教成为此地人类为之折服的唯一事物。自古以来婆罗门教、佛教、印度教等均发端于此地,其中乔达摩.佛陀就出身于喜马拉雅山南麓的迦毗罗卫王国的释迦族。英国学者沃德尔在《印度佛教史纲》中曾讲过:印度民族心理之特别喜爱宗教,并在宗教中获得充分体现甚于其他各国。上至君主,下至农民,不管是哪个种族集团的人,都对神学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兴趣与感情。世界上各种神学所知悉的教条,很少不是印度各色各样的教派之中的某一教派所持有的。喜马拉雅山脉一方面成为三个区域间地理上的阻隔,另一方面又因其独特和神秘性促进了彼此的交流。

一、确立印度教为国教,维护印度教的主导地位。

印度教最早是婆罗门教,公元四世纪时,婆罗门教受到笈多王朝的大力支持,又进一步杂糅了佛教及其他学派的思想,于是发生了较大的转变,而以“新婆罗门教”自居,企图恢复旧有地位,这就是今日所说的“印度教”。伊斯兰教灭佛之际。印度教却因为与伊斯兰教的思想有所交融,而在某些区域仍旧保持着很大的势力。后来趁势在南亚地区广为传播,成为了南亚第一大宗教。

在他们彼此间的交流中,宗教的意义重大而且深远。人类学家安东尼.华莱士(Anthony f.c. Wallace)将宗教定义为:与超自然存在、力量和能力有关的信仰和仪式。宗教是非经验性的,并被认为无法用正常的方式进行解释,必须被不加任何怀疑地接受。对于聪敏的人类而言,宗教的这一点苛刻要求必须是具备一个接受条件的,而这一个地理片区严酷的自然条件逼迫人解除了疑虑,为人们信仰上的皈依提供了条件。在原始佛教的教义中,释迦牟尼对人生持否定态度,他更关心宗教的救赎问题。这种坚定的信仰改变人心的同时也会外显于人的五官神情,在丁方的这组作品中,我们不难看出相对于喜马拉雅山的南麓,北麓的中国藏区中人类的面孔更加虔诚和平静。我想这就是行走的体验的重要性,在近几年的会晤中,我反复听到过他强调现场的体验和创作的关系。在丁方看来,对历史的想象只有身临其境才能将心灵放逐回历史的原点,此时,空间成为一个寻找时间的线索。

1962年12月16日尼泊尔政府颁布新宪法。宪法的第一编第三条国家条目规定:“尼泊尔是一个独立、不可分割和拥有主权之印度教君主国。”1这表明尼泊尔政府向世界宣布尼泊尔是一个印度教国家。其实“印度教国家”的概念和理论并非尼泊尔人所创立,而是由印度人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提出。印度独立后,印度教大会的一名领导人M·S· 高尔瓦尔进一步发展了“印度教国家”的理论,鼓吹“印度教国家的家园不仅包括现代印度的国土,而且包括巴基斯坦、尼泊尔、缅甸……。”2当时尼泊尔国家的统治者拉纳家族,受“印度教国家”理论的影响,在尼泊尔强化印度教,实行印度教教派主义1,使宗教与国家政权相混淆。在20世纪40年代,尼泊尔曾经出现印度教婆罗门利用国家政权维护印度教,乃至干预司法的事件。事件的原由是, 1929年尼泊尔的尼瓦尔族人马特瓦· 拉兹· 佐希将创建于印度的“雅利安社”传入尼泊尔。该社反对种姓制度和婆罗门至上,提倡《吠陀》精神,认为印度教歪曲了《吠陀》。他并且主张普及教育,提高妇女的社会地位。“雅利安社”有10条教理:“真理就是上帝。《吠陀》是真知,诵读和聆听《吠陀》是最高的达磨。一切行为遵照达磨。冲破无知,增长知识。以社会的利益、人的利益为宗旨……。”“雅利安社”的教理为印度教婆罗门所不容。印度教婆罗门认为,反对婆罗门、就是反对政府当局。由于“雅利安社”的进步性,拉纳政府禁止其活动。但马特瓦·拉兹·佐希之子舒格拉·拉兹等青年坚持反对婆罗门至上,走上街头宣传改革印度教。据说当时尼泊尔的印度教主教要求拉纳政府制止“攻击”印度教的行为。在1940年1月的一天,拉纳政府在加德满都闹市区因罗佐克拘捕了正在宣讲《簿伽梵歌》的50名进步青年。几天以后,舒格拉·拉兹和其他三位进步青年被处绞刑。法庭对舒格拉·拉兹的控告是擅自宣解《簿伽梵歌》和翻译《梵经》。这是一场震憾全尼泊尔的宗教事件和民主事件。由此可见印度教在尼泊尔的地位和权威。1950年拉纳家族的统治被推翻以后,尼泊尔人民追认上述四位青年为为争取民主而牺牲的烈士,并塑像予以纪念和供人们瞻仰。

佛教发源于古印度,今尼泊尔境内佛教发源于距今约2553年前的古印度。佛教的创始人是释迦牟尼佛,这个名号是印度梵语音译过来的,释迦是仁慈的意思,牟尼是寂默的意思,寂默也就是清净的意思,佛是觉悟的意思。释迦牟尼佛是北印度人,就是现在的尼泊尔,它在印度的北方,西藏的南部据经典记载,佛圆寂时,世寿80岁。

此外,宗教的另一个定义就是关注那些定期聚集的信众。这些信徒都赞同相同的一个意义体系,比如业报与轮回的思想就是婆罗门教和佛教的核心,拥有广大的信众,尼泊尔、印度和中国的藏区在这个层面上就共属于一个体系。更为重要的是,长久的痴迷会将这种信仰内化。宗教、文化对心灵的约束,对焦虑的宽慰也是一种象,更为重要的是它对困惑人类的生死问题做出了解释,使人类找到了精神上的归宿,因而变得从容和淡定。对于人类精神状态在其外在形式上的表现,艺术大家是那种具有天赋,敏感而又聪颖的个体。丁方这批作品虽然是面对不同的对象所做的描摹,但其根本性目标却是在绘制一个群体的集体性形象。就像二十世纪德国摄影家赫斯所拍的德意志肖像,他用拍身份证件的方式去描绘一种内在的族群精神。群体的精神气质代表了一种生活方式,而这种生活方式理想地适应了他们的世界观所描绘的真实事态。索绪尔曾经说过,符号是任意的,象征是与它所代表的对象有比较稳定的关系。自然符号是指那些已经存在但不一定会被当成符号的东西被当成乐符号,无疑面孔、肤色、体格、衣着这些熟视无睹的事物对于群体精神而言,就是一种自然符号。人类进化的历史包含了对抗自然的过程,他们创造出了诸多的文化符号,但人类终归是自然的一个部分,自然符号所书写出的才是最接近本质的东西。

拉纳政府倒台以后,尼泊尔恢复了王权,王国政府采取维护印度教的主导地位,同时保护佛教的政策。在当代,特别是1990年以后,尼泊尔实行议会民主选举制,全国公民中不同民族、不同信仰者都可以在议会中占有席位。如此在不同信仰不同政见的政治氛围中,印度教实行教派主义1是不可能的。近年来,尼泊尔国家政治动荡的事实也充分说明,印度教已不能公开干预国家的行政、司法、教育和社会问题。尼现政府采取改革开放的治国纲领以后,文化也大开放。各种外来的宗教信仰文化生活都能在尼泊尔立足。这对印度教产生了很大影响。仅从信仰人数看,据1981年尼泊尔全国人口统计,印度教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89.5%。1991年,尼泊尔印度教人口减少到占全国总人口的86.2%。预计在2001年尼泊尔全国人口的普查中,印度教人数将继续下降。

印度教源于古印度韦陀教及婆罗门教,是世界主要宗教之一。它拥有10.5亿信徒,仅次于拥有15亿信徒的基督教和11亿信徒的伊斯兰教。所谓“印度教”是存在于印度本土上的宗教、哲学、文化和社会习俗的综合称谓,它的信仰、哲学、伦理观点等复杂多样,甚至相互矛盾。印度的社会等级、集团和不同的文化阶层有着各自相异的信仰和实践。

苏 丹

即使如此,“印度教国家”纳入宪法后,确保了印度教在尼泊尔的政治与社会地位。诸如,印度教神明钵须钵蒂纳特被视为国家的护卫者,称其为“国神” 。并按照传统,钵须钵蒂纳特寺的主持由政府安排。政府每年为钵须钵蒂纳特寺提供一定的经费。印度教湿婆神的坐骑公黄牛被列为“国兽”。除此之外,尼泊尔国王在发布文告或在国事庆典大会讲话时,都以“让钵须钵蒂纳特保佑我们”或“让钵须钵蒂赐福予我们”做为结束语。关于印度教的主导地位,据佛教刊物《阿难陀地》称,尼泊尔人在领取身份证时,不分信仰,都必须为“钵须钵蒂纳特发展区”交纳4卢比。商人和法院、银行、教育机构的职工和政府高级1都要向“钵须钵蒂纳特发展区”捐款。任何宗教组织注册时,要按照印度教组织的规章进行注册,否则不予在银行开户。在进行人口普查时,经常将具有双重信仰的人或佛教徒统计为印度教徒。此外,也有将佛寺变成印度教庙宇的现象。总之“印度教国家”列入国家宪法,明显地赋予印度教特殊的地位和权利,也就是说从国家的角度维护了印度教在宗教领域的主导作用。对此,尼泊尔佛教、锡克教等其他宗教派别都有反感情绪。它们曾向政府呼吁,要求改革宪法,强调宪法应以宗教、民族、语言、文化的平等为基础。要求将“印度教国家”从宪法上取消。

你可能也喜欢: 神秘的印度教的火葬习俗 印度教的人信仰是什么呢? 最古老的宗教:印度教 印度教有三派,分为哪三派?

编辑:admin

二、维护宗教信仰自由,不排斥、不打击任何宗教。

尼泊尔宪法明文规定,“在实施一般法律时,不得基于宗教、人种、性别、种姓、部族或其中任何一项而对任何公民有所歧视。”“在任命政府职务和其他公职时,不得仅基于宗教、种族、性别、种姓、部族或其中任何一项而对任何公民有所歧视。”3这表明1962年颁布的新宪法和国家法律清楚地阐明了印度教与其他宗教的平等关系。进一步明确印度教的种姓制度不复存在。印度教婆罗门不再享有特殊的、至高无上的地位。尼泊尔的社会现实说明印度教虽然居于主导地位。但它不排斥其他宗教,其他宗教之间也互不排斥。佛教信徒可以进印度教庙宇敬神,印度教信徒也去佛寺拜佛。尼泊尔的佛教寺院、1庙、锡克教堂、基督教会都允许其他宗教的信徒出入。形成印度教与佛教互融并与其他宗教相容的社会现象。

除此以外,现在的尼泊尔公民不但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信仰,而且可以改革宗教。这在过去是不可能的。尼泊尔旧宪法禁止任何人改变宗教信仰,每个人必须继承0遗传的信仰。否则,依1处。1924年,尼泊尔上座部的第一位比丘摩哈普拉伽耶就是因为从印度教改信佛教被政府拘留和驱逐出国境。那时候,提改革印度教就被认为是违反天条,要处以绞刑。

其实,宗教作为人类社会发展的产物,应该随着人类历史的发展而发展。在不同的社会、不同的历史时期,宗教在形式、内容等方面都要有所变革,否则不能适应社会发展的需求而衰退。当代,尼泊尔的政治制度、经济制度都在变革之中,面对西方文化的渗入、1平等的呼声和社会向现代化迈进的步伐,印度教要适应其赖以生存的社会环境必须作自身的调整。因而出现了不少印度教改革组织与社团。如,“人性教”、“梵女瑜伽中心”、“萨伊·巴巴”和拉泽尼什教团等印度教改革组织。对此,尼泊尔政府不干预,人民也不反对。这些组织各有各的教义。但大都主张种姓、种族、民族、宗教平等。如, “人性教”的教条是“人想人;欲求所得,必先付予;无罪则安,无恶则明。”4萨伊·巴巴教团的教义是:“宗教只有一个,那就是爱。语言只有一个,那就是心灵。种族只有一个,那就是人类。上帝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萨伊·巴巴教团主张博爱,其宗旨是为全世界的人民建立一个精神组织。不分宗教、信仰、种族、肤色,融汇一切思想和各种宗教。该教团除规定信徒每天做祈祷,并参加教团组织的社会活动外,还强调与他人对话要语言美、有爱心等等。该教团在加德满都和尼泊尔南方建立了不少活动站。教徒们定期去印度朝见教主萨伊·巴巴。萨伊·巴巴教在美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斐济、新西兰卡、毛里求斯等国家都建立了组织和活动中心。类似这种具有国际性的印度教改革教团在尼泊尔还不少。它们大都主张人人平等。

尼泊尔除印度教的各种教团和佛教的大乘小乘派别外,还有许多不同形式的宗教,纷纷在尼泊尔立足发展。尤其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传入尼泊尔的时间虽然较晚,但近年来这两种宗教发展迅速。许多印度教徒改宗,信仰伊斯兰教和基督教。此外,其他一些外国的宗教组织,包括中国台湾的1也传入尼泊尔,设立宗教活动中心并想方设法拉拢信徒。面对外来宗教的日益增多,尼泊尔政府、社会和人民既不干涉、不排斥,也不抵触、不反感。也就是说,尼泊尔社会从印佛两教的互容,发展到可以容纳一切宗教,体现了信仰自由。

三、国家保护和支持宗教活动,保护宗教遗产和寺院。

在尼泊尔,国家对宗教实行放开管理,各宗教团体教务自理。政府不干涉宗教教务和宗教活动,并且支持宗教团体或信徒集资建立寺庙和开办院校;支持将印、佛两教的某些内容纳入初等教育的课本;支持宗教团体兴办公益事业。宗教书籍刊物自由出版和发行。具体地讲,政府支持传统的宗教活动。重要的佛教和印度教的节日,政府规定为全民的节日,放公假。尼国王每年都亲自参加“佛诞节”、“黑天诞辰”等宗教节日的庆祝活动。每次宗教大会无论是印度教的还是佛教的,政府首相都参加开幕式典礼,点圣灯、发表讲话。国家对宗教古籍贝叶经和金石铭刻等实行统一管理,分别由国家档案馆、博物馆或文物保管局保管。对重点寺院政府每年给予拨款。对寺院的房产、土地、财产、宗教收入政府不征税,并给予保护。对著名的宗教圣地和重点寺院,政府还予以保护和修缮。例如,在计划修复佛祖诞生地蓝毗尼园时,政府积极配合宗教界的工作。首相亲自出席会议,参加讨论,倾听各方意见,并由政府直接出面与联合国、世界佛教徒联谊会等国际组织联系,申请资助。

综上所述,尼泊尔的宗教文化之兴旺,尼泊尔传统宗教之经久不衰,外来宗教之迅速发展,不仅是由于宗教自身所具有的强大生命力,而且在于国家宗教政策给予的保障。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