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的狂澜,理性的个性活力

日期: 2019-11-29 20:48 浏览次数 :

张春迎的作品区别于我们看到的现实主义的画作,她的作品要表达什么,说什么?

写实与现实主义有一定的区别,写实并非一定是现实主义,因为现实主义的基本特征是以生活的本来样式反应现实,尊重现实生活的逻辑。在蔡杰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出超现实的部分,即使艺术家表现了一个现实的场景,在这些生活物象的组合中,隐约传达出一种荒诞感。当然,在蔡杰的作品画面中,所有的物体都是写实的,但它们显然脱离了自身在现实中本来具有的角色,而变成一种视觉符号,最重要的是,这些物象背后隐喻着一种角色指代。

心迹

图片 1

几个人去哪里?在干什么事情?她的作品缺乏这样的逻辑关系。在这种看似荒诞和离奇的个人风格里边张春迎的作品有一个叙述的情节。看着她编造的一个个故事,我猜想她的大脑有一根无限宽广的天线,可以接受外星人的信息,她将那些密码破译之后转换成画面。

绘画作品中不论是使用具象的还是抽象的艺术语言,从本质意义上讲,都是对客观事物进行理性思考的结果,它是作者主观感受的使然,对基本要素整合组织的结果。物与物之间的组织是有目的,有意象的视觉思维活动,任何一个形状都具有一定的表现职能,而非随意罗列。

喜欢塔的尖耸,那分明在预示着精神要飞升的高度。而时空的转换也决定了塔早已不再只是曾经作为供奉或收藏佛舍利佛像、佛经的一种特殊建筑,在我的画面中塔也早已被消解了它作为建筑学层面上一种独特的东方建筑的特性,而是随着我的理想自由的展翅。 于塔,塔已非塔,它便可任由某种物体幻化而来也可任由不明材质堆积而成。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经赋予它一种形而上的精神所指,塔尖指向的正是我理想中的乌托邦

展览开幕式现场

在这里我提供以下几个可以参考的信息,艺术家的生活决定她的意识:一、张春迎出生于山东,一个见不到山,也见不到草原的地方;二、她的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到北京工作,她说:那时候觉得爸爸在哪里,哪里就是家。三、她在大学的时候,通过阅读书籍和影像,喜欢上了弗里达卡罗,对于她说的我画我自己的现实深信不疑;四、天津美术学院周边有很多算命的地摊,她在读研究生的时候,三年来亲眼目睹有无数人试图从一个陌生人那里窥悉到自己的未来。五、她用绘画的方式以写日记的心态,从04年开始到现在,一直保持这种良好的习惯;六、张春迎读完大学本科之后,读了研究生,从山东到了天津然后到北京,她说心在那里,那里就是家。

就此而言,蔡杰是位极重理性的画家,至少在绘画体验中,他刻画得细致入微,如作品中那些质感的扇子,鲜艳的玫瑰,透明的泡沫显然,没有理性的调控与沉着为主宰,艺术家画不出这样的感觉。绘画的表现技巧在他来说是近于替代原物,比原物更像原物。我隐约可以从他的画面上感受到他眼光的流注与凝视,如一个刚临世的孩童,以好奇的眼光注视着生活的中一切,一块餐布,一块黄胶带等,生活中随意可见的物品都是其注视的对象,这样的注视带来了种种异样之感。

人对于生命的感触可能会来自于自然中的任何一个细节,当暴露在地面的丝丝根须映入眼帘,强烈感觉到的分明是刺眼的阳光下根根生命的脉搏在有力的跳动,屏息便可以听到顽强的生命行走的声音

2015年6月24日下午4点半,由著名批评家杨卫策展的刘家华个展想象的狂澜在圣东方艺术画廊隆重开幕。

生活中的张春迎为人热情,细心周到,内敛不张扬,有主见不盲从,懂得协调人际之间的关系,是那种能够帮你出主意却不会让你感到为难的那种人。办事讲究效率,有憧憬和想象力,她敏感而细腻,她说:前几天在黑桥看到一排排被砍倒的树,似乎就能感觉到一种正在上升的命运嘎然中止。人对于生命的感悟可能来自于一个小小的细节。她为水被污染而哭泣,为花儿凋谢而忧伤,为草枯萎而流泪。一个敏感而细腻的人,她对万物的思考和体悟由此引发的思想赋予了她作品中寓言的意味。这种类型的作品与一般的自语和儿女情长远远的拉开了距离。

女性是艺术家较为经常使用的角色,蔡杰以自身的敏感,遵循客观的描绘,不遗余力的揭示女性那最微妙的一些瞬间,哪怕是人物的一根头发丝,一根手指头的形态,他都以最真诚的心来对待。以至于,走近他的画面跟前,视线自然而然聚焦至画面之上,那双逼真的眼睛,仿佛能让我们感觉到画中人的心跳。在平静的画面空间中,将不同的性格气质,人物微妙的内心世界,进行深刻、细腻的描绘,无疑证明了他在绘画艺术上的很高造诣。视觉感知的敏感细腻,使得他作品中的这些女性形象都是如此安静,甚至有些肃穆,平静不像喜怒哀乐那样可以直接传达出对象的心境,但平静塑造的悲喜则更有情绪的爆发力,冷静、客观、准确、真实以致单纯,而这显示了艺术家深厚的文化修养和艺术品位。

春迎 2008年1月

展览现场

对于张春迎为什么会选择黑白作为绘画的主色调,她是这样说的:我不太从色彩上分情绪,比如我也不觉得灰色就是忧郁,灰色对于我来讲很安静。我在上学的时候就喜欢黑白灰,喜欢国画的淡淡的墨色,到现在也是。我总是觉得太过于灿烂的色彩会扰乱我说话的声音。有时候简单里面才饱含着真理。张春迎的作品,画面的物不是很多,物体显小,在传统的美学法则里边是构图不够饱满,不过,她自有解释,她说:说喜欢空空的悠远的东西比如画面还有音乐,这样能让自己的脑袋走的更远。

就绘画语言而言,艺术风格和流派之间有着一种无形的秩序,借助这个秩序,我们可以深入生活现实与想象世界,可以做出自己的表达与言说;但是这个秩序,往往另我们失去自己的语言个性,安于现状。对于当代艺术家来说,摆脱现存的语言秩序,以创造新的语境,超越自身,无疑使艰难的。在当今时代的转变中,社会的经济和物质文化发生变革,艺术家各有不同的选择,有的跟随了主流,有的屈服于现实,还有的沉迷于艺术之路。人们的心理状态受其影响而求新求变,艺术家同样希望自己的创作与迅捷变化的时代同步。不可忽视的是,传统艺术的力量仍然在暗暗的发挥作用,滋养着艺术家,成为其创作的根基。传统艺术以旧的形态仍然存在于艺坛,另一方面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些积极因素会渗透到新的艺术形式之中。蔡杰的绘画语言,在传统与当代之间,有着明显的自我筛选与抉择,并赋予它们一定意义,绘画语言在平淡之中带有个性活力。因此,他的画境无论是环境的淡化、还是衣饰的属意、面部的细微刻画等,都不是孤立的技法炫耀,而是从属于对人与艺术的精神表达。

钢筋混凝土浇筑的坚实里掩饰不住灵魂丢失的苍白,厚厚的脂粉层里面渗透出藏不住的晦暗。当听见干涸的大地哭诉,小鸟沙哑的低吟,地球微微的颤抖,冰川蔓延的泪流我们怎能不问我们到底失去了什么?我们失去了什么,我们正在失去什么,我们将会失去什么,在这种不断的追问中,我们依旧漠然注视着眼前失去的和将要失去的

青年艺术家刘家华的绘画,综合了当代艺术的各种风格,如超现实主义、波普艺术、艳俗艺术,以及卡通绘画等等。批评家杨卫介绍说,刘家华的艺术却没有落于任何一派,而是取各种艺术的表现因素,来发挥自己的想象力,表达自己的思想情感。这使得刘家华的绘画,形式语言颇为新颖,内涵也较为丰富,均呈现出了一种后现代的艺术方式。其中既有波普艺术的平涂技术,也有艳俗艺术的绚丽色彩,还有卡通绘画的造型,以及超现实主义绘画的荒诞性等等。如此这般多角度、多手段的挪用、并置和重构,使得刘家华的绘画,具有了多重语义,同时,又带有了某种荒诞不经的视觉效果。

画画对她来说是走向内心的途径,是她的表达欲和使命感的价值体现,她用这样一种方式连接她所观察到的世界和她需要言说的部分。因为这种观察和表达带有悲悯的情怀赋予了这些作品 社会精神 式的时代烙印。个人的困境成为社会的困境。一位艺术家的可贵之处在于她明白自己的价值取向和尊重自己看待世界的方式。一个独特的艺术家,除了需要一个独特的看待世界的眼光之外,离不开对自己视觉词汇的偏爱和专注。

可见,蔡杰属于关注现代人生活状态的艺术家,重视生命体验和表达自我生存空间意识,有着自身的思考深度和敏感。每一次创作状态都是一种生存实现,他在思,思物象,思生存,思艺术

春迎 2008年5月

展览现场

在她的笔下,那些残肢和身体的片段代表了一个人沉重的肉身,水池和封闭的场景代表了特定的社会关系,而那些翅膀和高耸的塔尖则代表了在高处的灵魂,那些丝丝缕缕的线和物体则是挣扎的现实。那些看似搞笑和荒诞却在现实中可以寻求 合法化 的例证的装束和行为指向了这是一个异化了的世界。我们总是身在此处而心在异处。人的自由意志与生命的沉重感构成了张春迎绘画的核心主题。

人如花,黑夜里,人像花一样绽放,散发一阵阵茁壮的气息,笼罩在每一个阴暗的角落,黑夜瞬间便成明媚的天堂。花亦如人,当细细嫩嫩的枝干支撑起一颗庞大的灵魂,你分明感觉到它们内在蕴藏的力量正在迸发,这种力量足以将一切邪恶的思想毁灭。

自观念因素引入画面以后,带来了绘画的再次复兴,但也由此形成了某种新的制约,使绘画越来越走向程式化,而缺乏了应有的想象力。所以,今天的人们大都有着某种审美疲劳,对所谓的观念艺术,更是存在着不同程度的隔膜。正是在这样一种时代氛围下,我看到刘家华的绘画,顿时觉得眼前一亮,感到了某种视觉的解放和想象力的释然。

她习惯于把自己置于画面,用一种贴近地面的视角,用她所经验到的现实或者孤独或者高歌或者坦然通过她的画面语言得以将现实一一具体化。在她的命名为hero的系列作品里边,有一件作品是这样的:在一片只剩下树根的荒漠的土地上,一架本该进入航道的飞机却在某个树根上搁浅,一位踌躇满志头戴接收外星人信号帽子的少先队员拿住一把铁锹却找不到可以灌溉的绿地。红领巾就那样飘着

人都有颗纯净剔透的灵魂,像花一样不可亵渎,这是人的本真。只是经常一不小心,迷失在高耸林立的城市里,湮没在飞扬的尘土里。

刘家华作品

我们就处在这样一个时代,一个不断被破坏不断被消耗却无法找到刹车的悲壮的时代,欲望太强而公心太少!莎士比亚笔下哈姆雷特说出的倒霉的我,却要负起重整乾坤的责任,不幸或者荣幸的在我们这一辈中应验。新的局面有待于年轻一代来打开。张春迎的作品带给我们的陌生感是因为我们接触到了过多的那些泛滥成灾的快餐文化所导致的必然结果。随着张春迎的人间喜剧的日趋完善以及她作为一个公众艺术家的形象的确立,她的艺术将再一次证明艺术不是迎合大众的趣味,而是相反。

花是五颜六色么?不,花是灰色的,包容了一切的斑斓的色彩才能糅合成这般迷人的灰色。灰色是阴暗的么?不,灰色是最安静的平和,在这份平和里你会放下一切尘世的烦扰,内视之后便会然后波澜不惊的入世.

事实上,刘家华笔下的荒诞感,正是当代中国人的真实处境。在一个后发展中国家,受发达国家影响,释放出某些创新的能量,拉动了中国经济的迅速增长。但与此同时,由于意识的落后,观念的保守,又使得当代中国的社会形态在某些方面极为滞后,从而形成了一种前现代与后现代并置、城市与乡村结合、新与旧混杂的社会乱象。刘家华就生活在这样一种乱象丛生之中,耳闻目堵,自然也体会到了各种各样的荒唐离奇。他的作品所揭示出的这种荒谬感,实际上正是这个价值混淆的现实社会,其真假难辩、善恶不分的真实写照。

林善文

春迎 2009年于黑桥

刘家华作品

2008年3月

每每和画布相对而坐,便能放下这个世界的不完美,放下无法漠然的冲突放下不是逃避,放下不是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的消极,是真正明了之后的一种淡然与从容。因为,任何你的执着只源于那方寸的选择。

当然,刘家华的绘画,尽管直指当代中国人的生存处境,却并没有受到其具体现实场景的束缚,而是以这种荒诞感为表现基调,不断发挥自己的想象,发展自己的语言形态。其画面中既有对传统符号的挪用,如亭台楼阁;也有对现实人生的关照,如忧郁的石头人等等。但无论是挪用传统,还是表达现实,刘家华都赋予了自己的作品,以一种梦的臆想与形而上的塑造。我感兴趣的是,刘家华对画面的这种动态处理,他将笔下的所有事物都置于运动之中,或悬空飘摇,或惊涛拍浪,或绳索奔腾,犹如人的升华与情绪的激扬,在一个被物欲捆绑的现实社会,为我们解开了身上的绳索,掀起了想象的狂澜。据悉,此次展览将展至7月24日。

编辑:admin

拿起画笔,人生了悟,尽在其中,足矣。

刘家华作品

2011年于昆明

刘家华作品

在面对西方文化与中国文化时,一些艺术家的方式巧妙而自然,张春迎运用西方坦培拉式的技法和色调,描绘的却是极具东方情境的个人情怀,反复出现的渡船,莲花、悬浮的树无不接近东方宗教式的人生感悟。

刘家华作品

和丽斌

刘家华作品

此外,塔也是张迎春绘画中的一个关键形象。这个形象与英雄一样,并非某种具体的现实所指,而是在表达一种抽象的意向。对于艺术家而言,塔是独特的东方建筑的特性,更是东方精神的典型化象征,她将这种怀乡情绪与英雄情节联系在同一个画面上,用以表达自己的想象和追求。作为同龄人,张春迎的绘画追求引发了我的一些共鸣。在一个理想失落的时代,她将自己的内在体验与同代人的心灵桃花源联系起来,再造一个英雄的世界。恰是如此,张春迎的绘画才具有了更为广阔的力量。

编辑:李杨雷

盛葳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