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春迎简历与创作日记,喜玛拉雅无极场激发王小慧跨界

日期: 2019-11-29 20:48 浏览次数 :

心迹

图片 1

“我

图片 2

喜欢塔的尖耸,那分明在预示着精神要飞升的高度。而时空的转换也决定了塔早已不再只是曾经作为供奉或收藏佛舍利佛像、佛经的一种特殊建筑,在我的画面中塔也早已被消解了它作为建筑学层面上一种独特的东方建筑的特性,而是随着我的理想自由的展翅。 于塔,塔已非塔,它便可任由某种物体幻化而来也可任由不明材质堆积而成。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经赋予它一种形而上的精神所指,塔尖指向的正是我理想中的乌托邦

1980年生于山东 2002年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本科 2006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硕士 2006年至今居于北京环铁艺术城 获奖 2007年靳羽西中国新锐绘画大奖-优胜奖 展览 2008中国当代艺术文献展雍和美术馆北京 2008年轻一代艺术家联展环铁时代ART美术馆北京 2008深呼吸-中国当代油画联展全角度画廊柏林 2008威扬盛世-当代名家邀请展潍坊博物馆山东 2007第二届绿校年展星空间北京 2007靳羽西中国新锐绘画大奖艺术景上海 2007当代艺术院校大学生提名展今日美术馆北京 2007中国最具潜力青年艺术家亚太节联展RAAB画廊德国 2007“八零版艺术展”纽约艺术中心北京 2007环铁当代艺术展环铁国际艺术城北京 2006“倒计时”绘画联展前方画廊北京 2005天津青年女性绘画展天津

就是一个春天的花朵,正好长在一个春天里。可是我曾经不太相信这个,我现在还是不太相信这个。”崔健这样说。

王小慧的装置作品以莲蓬为视觉元素

人对于生命的感触可能会来自于自然中的任何一个细节,当暴露在地面的丝丝根须映入眼帘,强烈感觉到的分明是刺眼的阳光下根根生命的脉搏在有力的跳动,屏息便可以听到顽强的生命行走的声音

Born in 1980 shandong,China. Lives in Beijing 2002 Graduated from Shandong Art academy, Shandong, china ,Bachelor‘s degree 2006 Graduated from Tianjin Fine arts academy,Tianjin ,china, Master‘s degreeNovember 2006 till now Live in Huan Tie Art District Prize: 2007 “CHINESE ART PRIZE BY YUE-SAI KAN Finalists Award Exhibitions: 2008 Contempery Art and Documentary Exhibition of china,Beijing,china 2008 The Group Exhibitions of TheYounger generation artist,Beijing,china 2008“Deep breathing- The Group Exhibition of China Contemporary oil painting”, Berlin, Germany 2008“‘WeiYangShengShi’Exhibitions of Contemporary Famous artist”, WeiFang Museum,Shandong,China 2007 Lv xiao Annual Exhibition 2,star gallery, Beijing, China 2007“CHINESE ART PRIZE BY YUE-SAI KAN”, Art Scene China,shanghai ,china 2007“The university student nominates Exhibitions of Present age art academies”,Today art museum,beijing ,china 2007“The Group Exhibitions of The Most potential Young artist of china”RAAB gallery , Berlin, Germany 2007“The Contemporary art Exhibition of HuanTie”Huantie International Art City ,Beijing,china 2007“ The Art Exhibition of the 1980‘s Generation”New York Art Gallery, Beijing, China 2006“‘Tountdown’drawing Group Exhibitions”The Qianfang gallery,798,Beijing,china 2005 The oil paining art exhibition of Tianjin youth female Tianjin,china创作日记: 与今日艺术市场的种种的火热激情相比,一月中旬北京的温度足以让花花草草过早绝望,连平日勤奋的太阳也忙着偷懒,只有我们这些精神的贵族物质的贫民还一如既往的保持着饱满的热情,以此来抵抗刺骨的冷。 冰冷中的几十平米是专属于我可以自由翱翔的温暖时空,僵直的手指滴滴流淌出一个个由我营造的理想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我的某种情结肆意蔓延成笔下没有明显的身份以及地域的特征的“hero”。这个“hero”或许是你或许是我,亦或许是世界任何一个角落的任何一个民族任何一个血种任何一个具有正义感和对我们生存的环境具有保护意识的“他”或“她”。或正义着,或脆弱着、或受伤着,但却依然坚强的拯救着我们体内正在消失的信仰…… 时空的转换决定了塔早已不再是曾经作为一种供奉或收藏佛舍利佛像、佛经的一种特殊建筑,在我的画面中“塔”也早已被消解了它作为建筑学层面上一种独特的东方建筑的特性。它可以任由某种物体幻化而成也可以是任何一种不明材质堆积而成,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经赋予它一种形而上的精神的所指,塔尖所指向的正是我理想中的乌托邦…… 人对于生命的感触可能会来自于自然中的任何一个细节,当暴露在地面的丝丝根须映入眼帘,强烈感觉到的分明是刺眼的阳光下根根生命的脉搏在有力的跳动,屏息便可以听到顽强的生命行走的声音…… 春迎2008年于环铁

图片 3

上周末在浦东文化地标证大喜玛拉雅中心举办的花非花:穿越时空的对话,是著名艺术家王小慧一次多彩多姿的跨界尝试。9年前,她曾在上海美术馆举办花之灵个展。如今她对记者说:我从来不愿重复自己,这次个展再次以花为主题,完全是由于喜玛拉雅中心无极场玄天幻境的特殊空间,激发了孕育于心底的艺术激情。

春迎 2008年1月

编辑:admin

2010年,北京人艺林兆华戏剧邀请展,我觊觎了很久,却只订了《建筑大师》和《哈姆雷特1990》。

命题作文呼应玄天幻景

钢筋混凝土浇筑的坚实里掩饰不住灵魂丢失的苍白,厚厚的脂粉层里面渗透出藏不住的晦暗。当听见干涸的大地哭诉,小鸟沙哑的低吟,地球微微的颤抖,冰川蔓延的泪流我们怎能不问我们到底失去了什么?我们失去了什么,我们正在失去什么,我们将会失去什么,在这种不断的追问中,我们依旧漠然注视着眼前失去的和将要失去的

《建筑大师》是现代戏剧之父挪威剧作家易卜生晚年的作品,写建筑大师索尔尼斯生命中最后的几天。虽然这些天我工作忙碌,没有好好睡过一个整觉,身心疲惫,却还是津津有味地看到最后。

喜玛拉雅中心由日本顶级建筑大师矶崎新先生设计,经过十易其稿,将他对东方道法自然的文化精神的理解,借助模拟自然树木生长的奇思妙想融入到建筑中,成为上海最有型的自然主义灵魂建筑。在喜玛拉雅的建筑中段,29根柱子如参天大树破土而出,相触相拥,顶部为5,300平米空中花园,融入了宇宙本源道的哲学。证大集团董事长戴志康先生这个玄天幻境的异型林部分命名为无极场。而王小慧的展览冲动是在喜马拉雅中心无极场的工地上形成的:我看着工作人员把周边的灯光慢慢关闭,隐隐约约中几十根异形大柱尤如参天大树破土而出,向上生长,我似乎听到大自然的呼吸,听到生命的召唤,这是无极场魔幻般的力量。

春迎 2008年5月

图片 4

我想像中的花就是从这样的土壤里生长出来,它来自原始之初,来自生命之源。花是生命化的花,建筑是自然化的建筑。这将是花与建筑的对话,艺术与生命的对话。Reincarnation of Flowers展览主题油然从我心底涌出,这是生命的重生和轮回。而中文,我更喜欢用花非花。她还引用了哲学家周国平在一篇文章里的一段话:小慧拍出不是植物学的花,不是园艺学的花,总之不是作为物质对象的花。花非花这是艺术家的一个发现,与哲学家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殊途而同归。

人如花,黑夜里,人像花一样绽放,散发一阵阵茁壮的气息,笼罩在每一个阴暗的角落,黑夜瞬间便成明媚的天堂。花亦如人,当细细嫩嫩的枝干支撑起一颗庞大的灵魂,你分明感觉到它们内在蕴藏的力量正在迸发,这种力量足以将一切邪恶的思想毁灭。

整出话剧充满着一种隐秘而高贵的意识表达,不仅是建筑大师索尔尼斯对于年轻人的恐惧与现实名利的留恋,还有他对于妻子艾琳的冷漠与无奈,对于秘书的虚伪应酬。

跨界艺术跨越时空

人都有颗纯净剔透的灵魂,像花一样不可亵渎,这是人的本真。只是经常一不小心,迷失在高耸林立的城市里,湮没在飞扬的尘土里。

而当希尔达来到他的房子,让他的灵魂找到躯体,或者说,让他的躯体再次找到灵魂。她让他记得的不仅仅是那个吻,还有他曾站在高处,和上帝、和自己的理想在说话。那话如歌,随风而来,轻柔地拂在面上,像春天的花朵带着清香。那种感觉一定是他正坐在办公室的沙发里一直想找却找不到的,就好像一个无聊的下午在房间里发呆,一个美丽的女子突然闯进来放了一首能打动你的歌儿。

我把展览的副题定为跨越时空的对话,是因为九年前的展览在我心里一直没有画上句号。王小慧不愿意重复自己,总是在用不同的材质与语言进行新的尝试,但她却念念不忘花的主题,她说:9年前展览的装置作品所用的5000支莲蓬我至今仍珍藏着,我一直酝酿用这些枯莲蓬重新做个作品。现在9年前的莲蓬再次成为视觉中心和视觉符号,但我这次用了更多新的视觉元素,比如各种形态的玻璃,各种材质的雕塑,各种光源的灯光,包括中国艺术家很少用的霓虹灯,还有音乐音响,三维影像,行为艺术等各种视觉艺术元素。希望这次展览能成为跨界艺术的一次实验。

花是五颜六色么?不,花是灰色的,包容了一切的斑斓的色彩才能糅合成这般迷人的灰色。灰色是阴暗的么?不,灰色是最安静的平和,在这份平和里你会放下一切尘世的烦扰,内视之后便会然后波澜不惊的入世.

图片 5

无极场是一个巨大的自然崇拜图腾,混沌之初,天地阴阳交汇产生天下万物,清水混凝土的灰是太空的颜色,未经雕琢的朴素大美,充分表达了中国文人一生坚持的自然生活态度。王小慧在这里用摄影艺术、玻璃艺术、陶瓷艺术、多媒体影像艺术、灯光艺术以及装置艺术与无极场的建筑艺术对话,讲述前世今生花的故事,营造美轮美奂的花之迷宫。玻璃、镜面、灯光,互动影像,似花还非花,似梦还非梦,花影幢幢,灯光迷离。

春迎 2009年于黑桥

这并不是一个洛丽塔似的故事。索尔尼斯从头到尾都在尝试着一种心灵的回归,从身体到语言。他在自己的心里建了房子,然后把所有的人都推了出去。因为他知道这所房子哪里有阳光,也知道哪里阴暗危险。

世博会开启艺术新天地

每每和画布相对而坐,便能放下这个世界的不完美,放下无法漠然的冲突放下不是逃避,放下不是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的消极,是真正明了之后的一种淡然与从容。因为,任何你的执着只源于那方寸的选择。

和所有人保持距离,这是艺术家的慈悲之心。

有的人以为我只做摄影,其实我是最早跨界的。王小慧向记者表示,她学过的专业很多,如建筑、装潢、绘画、摄影与雕塑。她还追溯到自己的家庭教育:母亲是作曲的,因此她从小就尝试编曲、编舞、编剧。她回忆,上大学前就学过国画,拜师于天津的书法名家。因此,她尝试跨界比较自然。她的探索还不止于视觉元素,如这次展览中陶瓷的莲蓬是未上釉的瓷,采用了夜间荷花的香氛,可在6个月里散发这种香气,已经涉入嗅觉艺术。

拿起画笔,人生了悟,尽在其中,足矣。

然而他却又不甘,还是渴望表达,所以他还是在那里待着,你过去,他高兴了,就聊几句;不高兴,就躲进房子里。

跨界还意味着把艺术引入生活。比如她在展览中呈现的灯光艺术作品,在西方已经是雅俗共赏的品类了,但在中国还很少见,因此她把作品做成西方当代家具陈设中的茶几,可以进入日常家居空间。而她尝试3D影像,则与世博会有关。2006年她在同济大学组建的视觉艺术中心一成立就被邀请参加世博会相关场馆的竞标,在49家参与竞标的机构中夺得第一。由此积累了运用无极场这样高大的异型空间的经验。她引用证大董事长戴志康的话:无极场和我的气场特别吻合。这是一场自然与科技的完美结合,也是一场艺术与品牌的对话。

2011年于昆明

图片 6

编辑:admin

在面对西方文化与中国文化时,一些艺术家的方式巧妙而自然,张春迎运用西方坦培拉式的技法和色调,描绘的却是极具东方情境的个人情怀,反复出现的渡船,莲花、悬浮的树无不接近东方宗教式的人生感悟。

舞台上整个场景的明暗显得灰突突的,一束光打进来,象征着希望这种所有能想到的像光的东西。灰色是最丰富的颜色,和每个人生命的度过有关,人生的90%时间都是灰色,高兴和痛苦仅占10%吧,其他时间大部分都是灰色的。所以人常常喜欢灰色。我觉得灰色不仅仅是消极,甚至是颓废,但有的时候也是积极。灰色是很复杂的颜色,怎么说都有道理的颜色。和人生一样,怎么说都有道理。

和丽斌

看着看着,仿佛墙壁里透出歌声。

此外,塔也是张迎春绘画中的一个关键形象。这个形象与英雄一样,并非某种具体的现实所指,而是在表达一种抽象的意向。对于艺术家而言,塔是独特的东方建筑的特性,更是东方精神的典型化象征,她将这种怀乡情绪与英雄情节联系在同一个画面上,用以表达自己的想象和追求。作为同龄人,张春迎的绘画追求引发了我的一些共鸣。在一个理想失落的时代,她将自己的内在体验与同代人的心灵桃花源联系起来,再造一个英雄的世界。恰是如此,张春迎的绘画才具有了更为广阔的力量。

希尔达大声说,你应该再次站在建筑物的最高地方,给我一个城堡,你是最棒的!索尔尼斯!

盛葳

图片 7

编辑:admin

我恍惚地觉得,舞台上只有索尔尼斯自己。那些他倾慕、厌恶、惧怕的人,还有那些倾慕他、厌恶他、惧怕他的人,他们其实都是一个人,都是索尔尼斯自己。

最后一个场景,索尔尼斯拿着一个花环走上长长的梯子,要再次爬到建筑顶端的时候。那不是建筑落成仪式,而是索尔尼斯自己的葬礼。他的生命曾经澎湃,莫名地激昂到高处,又因为这莫名而更加害怕失去。害怕结束却知道应该在高潮时嘎然停止,于是他扮演成他们,目送自己的结束,或欢呼、或惊诧、或兴奋、或难过,或许劝慰、或许激励,都是自己给予自己的情感。

索尔尼斯始终是一个孤独的人,一个有着思想又不甘于孤独的孤独的人,要么选择孤独,要么选择堕落。

建筑大师不仅能建一所房子,更重要的是他能让你因此爱上他而愿意住在那所房子里;戏剧大师不仅仅可以写出各种各样的人物,更重要的是他们写的这些人真正像个人。环顾四周,其实可以发现,他们就在那里,甚至就是我们自己。

如果说“我”是个很可耻的词,能够出离我而看到自己,不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