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嘻患难总相从,中国嘉德2019春拍大观齐白石致胡宝珠墨笔花鸟册

日期: 2020-01-07 13:40 浏览次数 :

图片 1

摘要:韦昊昱齐白石的绘画广为人知,他定居北京后,受陈师曾影响“衰年变法”,融民间艺术与文人画于一炉。然而,对于齐白石的生平交游、尤其是生平活动史所涉的四川部分在学界却研究不多。近日,由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

图片 2

在吃瓜这件事上,八八的路子有点野。说得好听点,是粉丝们彩虹屁帮贴金的“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八”;其实呢,不过是个杂食动物,啥圈的瓜都好奇都知道一点。

一笑嘻患难总相从 —— 一九一九年齐白石纳川籍侧室胡宝珠之事新考

韦昊昱

中国嘉德2019春拍: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近现代

因为杂食,所以有时会觉得娱乐圈的瓜单调了点,吃着吃着就会忍不住freestyle一下。结果一看各位粉丝,比八八更freestyle.......

文 /韦昊昱

齐白石的绘画广为人知,他定居北京后,受陈师曾影响“衰年变法”,融民间艺术与文人画于一炉。然而,对于齐白石的生平交游、尤其是生平活动史所涉的四川部分在学界却研究不多。

6月2日晚上7:30

图片 3

一八七四年三月九日(阴历正月二十一日),时年十二岁的齐白石与原配妻子陈春君(一八六二——一九四〇)在湘潭家乡拜堂,其后育有五子。一九一九年二月底,五十七岁的齐白石第三次孤身北上,定居北京,并将十八岁的四川丰都(今属重庆)人胡宝珠纳为侧室。对于胡宝珠的身世、嫁入齐家时的身份,历来都沿袭了齐白石《自述》等书中陈春君为齐聘副室的说法,但在齐白石《自述》《年谱》(胡適、黎锦熙、邓广铭本)中对于胡宝珠嫁入齐家前的身份问题,均为含混不清的表述。一九四三年,齐白石在《祭夫人胡宝珠文》中并未叙述胡宝珠嫁入的细节,而在一九四〇年所作的《祭陈夫人》文中,齐白石则将胡宝珠在齐家的相夫教子,完全归功于陈春君的“德报”:“民国六年乙卯,因乡乱,吾避难窜于京华,卖画为活。吾妻不辞跋涉,万里团圆,三往三返,为吾求宝珠以执箕帚。”他还回忆一九三五年某日自己曾在家中不慎跌倒,行动不便,而“着衣纳履,宝珠能尽殷勤。得此侍奉之人,乃吾妻之恩所赐”,同时“宝珠共生三男三女,亦吾妻之德报也”。虽然在祭文中齐白石不免会有过分夸大的成分,但这却导致了此后齐白石家族后人叙述、人物传记、学术研究专著等对于这一情节记述的相互矛盾,如齐白石长孙齐佛来晚年曾回忆称:“一九一九年农历闰七月十八日,公得胡南湖赠一婢,名宝珠。有日记云:‘……胡南湖见余画扁豆一幅,喜极,正色曰:“君能赠我,当报公以婢。”余即赠之,并作诗以纪其事。 ’初为公磨墨洗笔,扫地浆衣。一九二〇年,陈夫人怜公年老远游,无人侍奉衾箒,夫人牵于家务,又不能长住北京,遂将胡宝珠收作公的姨太太,并偕长男于贞,一同送至北京。”郎绍君在《读齐白石手稿(上)——日记》一文中认为:“宝珠就是胡南湖所说之‘婢 ’,是以胡南湖母亲义女身份送到齐家的。白石将她带回湘潭家中,不久,就由白石发妻陈春君作主,纳胡宝珠为副室。”林浩基的《彩色的生命·艺术大师齐白石传》则讲作:“她告诉白石,给他聘定了一位配室,几天之内,她将携她一同来京,要白石预备下住处,准备成亲……一天下午,陈春君带着一位年轻女子赶到北京了。女子叫胡宝珠,原籍四川丰都人,生于清光绪二十八年壬寅八月十五中秋节,当时才十八岁。她父亲名以茂,是篾匠。胡宝珠在湘潭一亲属家当婢女,出落得十分标致。白石一见,满心喜欢。当天傍晚时分,三人一同到了龙泉寺新居,在陈春君的操持下,简单地举行了成亲之事。”周迅的《齐白石全传》又称:“不久,陈春君专程来到北京,为齐白石物色侧室,照顾他的生活起居。经过反复挑选,陈春君给齐白石聘到侧室胡宝珠……齐白石和胡宝珠一见面,双方都感到满意,于是就这样说定了。”然而笔者经过考证,发现陈春君与此事无关,齐白石与胡宝珠的结合实则得益于一段书画姻缘。

近日,由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峨眉春色为谁妍——齐白石与近代四川人文》一书力图坐实齐白石生平交游的史实过往,重构齐白石的社交关系和艺术思想,展现出一个齐白石穿梭活跃在军、政、商、学等不同界别之间的人际社交网络,一窥其从半生飘零,直至老身衰颓的言出心曲与所思所感,层层勾稽寻绎齐白石在不同历史时段的心路历程与多样性格,见证这位“砚田老农”在被波诡云谲的时代旋涡裹挟之下的人生抉择与命运沉浮。“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特选刊此书第一章“笑嘻患难总相从——齐白石与川籍侧室胡宝珠的相识过往”。

嘉德艺术中心拍卖厅 A厅

前天奥斯卡赛果出炉,感叹了下人家不貌美不标准不靠男人的大女主们:勇夺奥斯卡的女版“大猪蹄子”,跟我们的宫斗戏为啥不一样

(一)胡母义女

胡宝珠为作画中的齐白石研墨 引自《艺林一老:齐白石先生的书画金石生活》,载良友图书印刷有限公司:《良友》,1935年9月号第109期,第19页 上海图书馆藏

齐白石致胡宝珠墨笔花虫册

图片 4

一 胡母义女

镜心 水墨纸本

讲到遗憾失落影后的克洛斯、和她主演的《贤妻》,八八提了嘴齐白石的二房太太胡宝珠,同是在男权社会中被迫隐藏才能的贤妻,更惨烈的是齐白石83岁时还让她怀孕,结果难产去世。

胡宝珠(1902-1944),四川丰都人,1902年9月生于丰都县转斗桥胡家冲[7] 。胡南湖(1884-1951,图1) [8],字新三,名鄂公,湖北江陵人。1912年四川从清廷独立,成立军政府。1915年3月,胡南湖以总统府咨议身份随四川督军陈宦首次进入四川,任督军署一等秘书。袁世凯称帝后,他联络在四川的北方革命党人黄以镛等与温江、郫县等地的民军首领取得联系,进行倒袁活动,1916年起任“四川宣慰使” [9],1917年11月调任广东潮遁道尹,治所在广东潮汕[10] 。

19.5×24 cm(每幅)

这事八八只是在接近文末时写了短短数百字,结果!评论区的楼全体歪了!

图2 齐白石 《紫丁香馆图》 长卷 纸本 设色 32.5cm×102.5cm 1938年 北京市文物公司藏

题识:

图片 5

《齐白石辞典》一书“紫丁香馆”词条认为这是胡南湖在上海的故居 [13],而笔者细读《紫丁香馆图》四处题跋后,认为此馆应当位于北平,理由有五点:一是国民政府首都在南京,“旧京”应指北平,题跋一中的“戊寅三月,齐璜并记于旧京”时间是1938年3月,查齐白石年谱可知这一年他并不在上海,同年3月,在他给朱屺瞻所题《墨梅》跋中尚自称:“戊寅春三月,齐璜白石居燕京第二十一年矣”,且齐白石自1937年开始便“下定决心,从此闭门家居,不与外界接触” [14] ,1938年后,上海、南京相继陷落,齐白石更是“深居简出,很少与人往还” [15],因此可知当年3月时他尚在北平。二是1938年齐白石题写此跋时,胡母已然去世,胡南湖这时才“徙家南下,偃蹇海上”,而紫丁香馆也“早属他人”,成为了“王谢旧居”,因此抗战中胡氏举家迁居上海后的住处也不可能是紫丁香馆。三是题跋一云:“因拟为图,并报南湖先后之请也”,齐白石一生只在1903年和1946年两次到过上海[16] ,1903年尚不认识胡南湖,如果紫丁香馆在上海,怎么可能被胡氏多次邀请前去呢?四是题跋二云:“此十年前过友人故居所作”,这应是齐白石1928年路过紫丁香馆所作,故不可能在上海。五是题跋三云:“煤山山顶天风凉,丁香馆前野草芳”,和“丁香馆”对仗的“煤山”在北平景山公园内,因而此诗所言应当均是北平风物。

杏子坞老民画。

盛况空前后台评论一半以上都是求八齐白石的

图4 齐白石“南湖胡鄂”印1.8cm×1.8cm×4.9cm 1919年 上海博物馆藏

白石。

图片 6

二 南湖知画

白石。

喂,八八只是随口freestyle了一句,你们就要点播成主题曲,也太freestyle了吧?

目前已知,1919年6月前后,齐白石便为胡南湖治“南湖胡鄂”印(图4)[18] 。当年8月2日(阴历七月初七日),齐白石在《乙未日记》中首次提到了他和胡南湖、弟子姚石倩一道游览城南游艺园(图5、图6)的情景称:“胡南湖,人最慕余,一见如故,请余游城南游艺园,真人海。余未乐,食物少许而归” (图7)[19]。二人相识后,齐白石曾先后于1919年秋季和1920年7月间为胡南湖绘制山水精品《仿米芾烟雨图》 和《西河古屋图》[21] ,胡南湖也在北京画界中大力推荐齐白石的画名[22] ,齐白石在琉璃厂清秘阁装裱并以“十金”价格出售的六屏画作,被胡南湖“见之喜”,认为一幅百金,故齐白石发出了“南湖知画” [23]的感叹(图8)[20]。同时,和陈师曾一样,胡南湖也是说服齐白石定居北京,进行变法,谋求更大发展的坚定支持者,齐白石曾转述他的劝说称:“乙未冬,余三游京华。将归,湖北胡鄂公劝其不必,以为余之篆刻及画,人皆重之,归去湖南草间偷活何苦耶?况辛苦数十年,不可不有千古之思,多居京华四、三年,中华贤豪长者必知世有萍翁,方不自负数十年之苦辛也。” [24](图9)因此在胡宝珠嫁给齐白石之前,两人已然是艺术上的知己了。

寄萍堂上老人。

好吧,天大地大,粉丝最大!freestyle就freestyle,八八今天就带大家来吃吃文化圈的瓜,让我们一起摇摆!

图6 《京都市内外城地图》中宣武门外先农坛附近的城南游艺园方位

八砚楼头老叟。

图片 7

图8 齐白石《乙未日记》第16-17页中所记与胡南湖的交往 北京画院藏

三百石印富翁。

——我是喜得嫩妻的分割线——

图10 齐白石《乙未日记》8月13日(阴历七月十八日)条中所记胡南湖“报公以婢”之事 北京画院藏

老萍。

那天汹涌的求八声中,有不少留言说:原来齐白石是个渣男。

因此,原配陈春君应该和侧室胡宝珠嫁入齐家的过程关系不大,胡宝珠实则是以胡南湖报之齐白石的“四色礼”身份嫁入齐家的。在《乙未日记》8月13日(阴历七月十八日)条中,齐白石自记道:“胡南湖见余画扁豆一幅,喜极,正色曰:‘君能赠我,当报公以婢。’余即赠之,并作诗以纪其事。诗云:菟丝情短此情长,万事何如为口忙。采撷不思红豆子,加餐尝坐紫丁香(南湖有紫丁香馆)。良朋如此皆为景,爱我虽衰未减狂。蟋蟀声中归万里(一作‘十月京山满篱架’),老馋亲口教厨娘”[27] (图10),在后来的诗集收录此诗时,齐白石又加上了《友人见余画篱豆一幅,喜极,索去。后报我以婢,诗以纪其事》的题目 [28]。

学书不成负汝平生。白石并题。

八八倒不敢那么轻易地给齐老爷子贴标签,因为评价一个人,不能脱离他的时代背景。

图12 齐白石与胡宝珠合影

白石。

图片 8

随后,胡南湖因此画为齐白石送来了所谓“四色礼”:一为冬虫夏草一匣;二为雪花银耳一匣;三为火腿、野猪腿、蒋腿三只(三只为一色礼),四为婢女胡宝珠 [29]。四色礼实为明清以来一种流传甚广的婚庆习俗[30] ,具有“请期”之意,同时还带有男女双方中的晚辈,对长辈所行的祝福之礼[31] ,可见比齐白石小20岁的胡南湖,在这份厚礼之中无不暗含着希望山翁再续一弦的深意。

老齐。

齐白石是同治二年出生的。指望一个清朝人拥有尊重女性、两性平等的现代观念,也太难了吧。(对比才知道,曹雪芹有多么伟大)

当年11月5日(阴历九月十三日)上午八时,计划回湖南省亲的齐白石前往车站,预备返乡,此时在北京的胡南湖便从居所紫丁香馆中,将婢女胡宝珠直接带到车站,送给了齐白石 [32],11月7日(阴历九月十五日)一早,齐白石一行返抵汉口,11月14日(阴历九月二十二日)已经回乡省亲了。因此通过我们对齐白石、胡南湖、胡宝珠三人关系的重新梳理与勾连可以看出(图11、图12),齐白石或许臆造了陈春君在他纳妾一事上所发挥的重要作用,以此表明自己的明媒正娶之义,陈春君至多有可能在齐白石携胡宝珠返乡之际作主或默许了齐白石的纳妾之举[33] ,然而,后人诸多传记中有关陈春君劝说齐氏纳一侧室、陈反复为齐挑选侧室、胡宝珠是在湘潭一亲戚家当侍女、陈春君带胡宝珠一同来京、齐白石与陈春君回乡前向胡宝珠交代守家等诸多描写,则完全是无中生有了[34] 。

三余。白石。

图片 9

——————————————————————

借山吟馆主者。

齐白石一辈子就娶了两房妻子:原配陈春君,先做妾再扶正的胡宝珠(晚年的花花草草八八后面再说)。在那个三妻四妾也属平常的时代,他这样的男性在渣男界恐怕都排不上号。

注释:

钤印:木居士、木人、老白、白石翁

但要说齐白石在两性关系上是个好男人吧,那当然也算不上。

[1]1922年齐白石在给胡宝珠的画像上曾题有跋语称:“宝姬初侍余时,年十有八”,并欣慰地评价她“生性虽拙,能知怜惜老翁,老萍深可感也”(齐良迟:《齐白石文集》,北京:商务印书馆,2005年,第267页)。

自题画背:次孙之妇产儿夜,宝姬料理殷勤,画此报。

他一生信守七戒:一戒烟;二戒酒;三戒狂喜;四戒悲愤;五戒空思;六戒懒惰;七戒时光空度。是个自律性很强的勤奋人,唯独戒不了好色和好财。

[2]齐良迟:《齐白石文集》,北京:商务印书馆,2005年,第141页。

估价:RMB: 3,500,000-4,500,000 (12)

既然好色,怎么只有一妻一妾呢?最大的原因,是穷。

[3]齐佛来:《我的祖父白石老人》,西安:西北大学出版社,1988年,第5-6页。

自题画背:次孙之妇产儿夜,宝姬料理殷勤,画此报

图片 10

[4]郎绍君:《读齐白石手稿(上)——日记》,收入中国国家画院:《东方既白?中国国家画院建院30周年论坛文集》,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2011年,第93页。

民国三十年五月四日,齐白石邀请亲友29人,在长安街庆林春饭庄设宴,举行胡宝珠立继扶正仪式。此时距离胡宝珠嫁入齐家已经过去了22年,这22年里,她虽是侍妾的身份,却一直操持着齐家的日常起居,还能时时指点白石绘作,甚至偶尔能以假乱真地临仿白石画作,令白石惊喜不已。

在《齐白石自述》中,他开场就说:“我是穷窝子里生长大的.....我们家,穷得很哪!”

[5]林浩基:《彩色的生命?艺术大师齐白石传》,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1987年,第264页。

齐白石与胡宝珠

他在湖南湘潭农村长大,从小放牛砍柴种田、啥活都干。为了糊口,全家男女老少忙得脚不沾地,哪有空看着孩子。奶奶往他脖子上挂个牛铃,每天听到铃声知道他平安到家了,就放心了。

[6]周迅:《齐白石全传》,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2010年,第226-227页。

胡宝珠是以白石好友胡南湖报之齐白石“四色礼”的身份嫁入齐家的。在《乙未日记》8月13日条中,齐白石自记道:

图片 11

[7]1902年阴历八月胡宝珠生于丰都县转斗桥胡家冲,《齐白石年谱》(胡适、黎锦熙、邓广铭本)1919年条中称:“(胡宝珠)生于光绪二十八年壬寅八月,小于白石四十岁。”目前已知她的父亲名叫胡以茂,是个篾匠,母亲早逝,有一个姐姐嫁给了朱姓人家,有一个弟弟名叫胡海生,与在北京的姐姐胡宝珠久未联系,《齐白石年谱》1919年条中引《白石诗草》中“宝姬多病,侍奉不怠,以诗慰之”一诗题下的齐白石注语称:“宝姬自言有姊从朱姓,有弟名海生,忘其居住地名”(胡适、黎锦熙、邓广铭:《齐白石年谱》,上海:商务印书馆,1949年,第26页)。此外,2012年出版的《藏书阁:齐白石精品集》一书中“齐白石生平与艺术”一节,将胡宝珠家乡写为“邦都县”,当误,见潘深亮:《藏书阁:齐白石精品集》,北京:印刷工业出版社,2012年,第6页。

“胡南湖见余画扁豆一幅,喜极,正色曰:‘君能赠我,当报公以婢。’余即赠之,并作诗以纪其事。诗云:

顺便科普下,齐白石这个名字家喻户晓,但这其实是他学画后起的“艺名”。他原名齐纯芝,村里人都叫他阿芝;27岁后改名齐璜,因此他的有些画作上是这个署名。

[8]胡南湖生平详见徐友春:《民国人物大辞典》,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577页;张宪文、方庆秋、黄美真:《中华民国史大辞典》,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第1335页;李盛平:《中国近现代人名大辞典》,北京: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1989年版,第508页。

菟丝情短此情长,万事何如为口忙。

图片 12

[9]详见湖北省志?人物志编辑室:《湖北人物传记》第5辑,内部发行,1985年,第36页;田子渝、刘德军:《中国近代军阀史词典》,北京:档案出版社,1989年,第404页。据笔者考,“宣慰使”又名“宣抚使”,为北洋政府派出的一种临时特派官吏。详见张政烺:《中国古代职官大辞典》,郑州:河南人民出版社,1990年,第791页;陈立民:《中国历代职官辑要》,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1990年,第157页;张宪文、方庆秋、黄美真:《中华民国史大辞典》,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第1434页。

采撷不思红豆子,加餐尝坐紫丁香。

当齐白石还是穷逼阿芝的时候,12岁家里就给他娶了童养媳。这在当时农村很常见,因为双方都穷,早早婚嫁,女孩家里早点少张吃饭的嘴,男孩家里早点多个帮手干活的。

[10]广东潮州府自民国三年(1914)起改为潮遁道。道尹是民国初年的地方行政官名,民国三年(1914)5月23日,北洋政府公布《道官制》,规定省、道、县官制,分一省为数道,全国共九十三道,改各省观察使为道尹观察使,《道官制》规定的道尹职权是:(1)颁布单行规程权(2)监督道内行政官吏权(3)节制调遣军队权(4)自委掾属权(5)呈报总统权(6)委任财政监督权(7)委任司法监督权(8)出巡权。民国十三年(1924)6月,北洋政府内务部通令废止道制,裁撤道尹。潮遁道这一行政区划名于民国十四年(1925)被东江行政委员公署所取代。

良朋如此皆为景,爱我虽衰未减狂。

这个童养媳就是陈春君。齐白石回忆说,她干活是把好手,到他家后一分钟不闲着,爷爷奶奶都夸。齐白石和陈春君相互看看,心里也觉得满意,不过两人是等到齐白石19岁,才实际圆房。

[11]据笔者考,慈惠殿位于地安门东大街南侧,呈东西走向,两端曲折。东起帘子库胡同,西止地安门内大街,南邻南月牙胡同,北与北月牙胡同相通。其名得于明代在此建的“护国龙泉慈慧禅林”,清代属皇城,称慈慧殿,民国时期沿用此名,新中国成立后称慈慧胡同。

蟋蟀声中归万里,老馋亲口教厨娘。

图片 13

[12]此画现藏北京市文物公司,长卷、纸本设色,钤朱文方印“木人”,白文方印“白石翁”“老白”,32.5cm×102.5cm,著录自首都博物馆:《齐白石艺术大展集萃》,北京:北京出版社,2006年,第66页。此外,齐白石还曾为胡南湖作“紫丁香馆”白文方印(图3),该印为寿山芙蓉石,配有“跪乳羔羊”钮,以表现胡南湖对母亲养育之恩的感怀之情,边款有齐白石款识云:“南湖仁弟正刊。白石”,1.5cm×1.6cm×3.6cm,上海博物馆藏。

在后来的诗集收录此诗时,齐白石又加上了《友人见余画篱豆一幅,喜极,索去。后报我以婢,诗以纪其事》的题目 。

齐家穷到什么地步呢?齐白石说,陈春君天天忙里忙外,家里经常揭不开锅连口稀粥都没有。有时她饿得实在不行了,只能喝点井水填肚。

[13]《齐白石辞典》编纂委员会:《齐白石辞典》,北京:中华书局,2004年,第67页。

齐白石对胡宝珠甚是关怀喜爱,常以“宝君”、“宝姬”、“贤妹”呼之。齐白石在其自传中云:“宝珠自十八岁进我家,二十多年来善奉我的起居,寒暖饥饱,刻刻关怀。我作画时,给我理纸磨墨,见得我的作品多了,也能指出我笔法的巧拙。市上冒我名的假画,一望就能辨出。我偶或有小病,她衣不解带地昼夜在我身边,悉心侍候。春君在世时,对她很是看重,她也处处不忘礼节。”

图片 14

[14]齐白石口述、张次溪笔录:《白石老人自述》,南宁:广西美术出版社,2014年,第172页。

胡宝珠为作画中的齐白石研墨

怀第一胎的时候,陈春君都快生了,还要拖着大肚子用手爬着上山砍柴。

[15]齐白石口述、张次溪笔录:《白石老人自述》,南宁:广西美术出版社,2014年,第174页。

对这么一位善于持家、勤于照顾的胡宝珠,齐白石常常会作画刻印相赠,如齐白石曾刻印“齐白石妇”,赠胡宝珠,其边跋云:“宝珠……年十八归余,奉余周密,余甚感之,因刊石以记其贤。”又如中国嘉德2005年秋拍推出的“白石自珍”专题中,一对墨笔《葫芦杯花》二帧,白石亦记录下他对胡宝珠的疼爱:“宝君为余磨墨理纸已九年,画此册谢之,聊答殷勤之万一。老萍。”

图片 15

[16]1903年6月22日齐白石在回乡乘海轮途中,曾路过上海小住,1946年10月齐白石又先后在南京、上海两地举办过白石作品展览会。

参考图 :齐白石《葫芦杯花对屏》,中国嘉德 2005 秋 Lot2138,成交价 46.2 万 RMB

齐白石很早开始当木匠,他雕花的功夫渐渐在乡里出了名;25岁又得到学画的机缘,家里的境况才开始有所改善。

[17]《齐白石辞典》编纂委员会:《齐白石辞典》,北京:中华书局,2004年,第7页。

本次现身拍场的这本《墨笔花虫册》,亦是白石老人感念胡宝珠辛劳持家的报答。此册共12开,大约作于上世纪30年代初,分别画拳石麻雀、稻谷鹌鹑、觅食雏鸡、食叶桑蚕、横行螃蟹、静水游虾、梅花翻蝶、流水蝌蚪、莲蓬蜻蜓、水草游虫、聚首白条、南瓜蚱蜢等,而在南瓜蚱蜢这一开的背面,白石老人题记:“次孙之妇产儿夜,宝姬料理殷勤,画此报。”据题记可知,此册所作时,白石老人孙辈齐秉清之妻诞下第四代,而此时胡宝珠五女齐良芷尚不满周岁,夜里要照顾自己的女儿,还要帮助孙媳照顾曾孙,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极为辛苦的。白石老人看在眼里,亦感激在心,无能为报,只有作画相赠。

生了5个孩子、在家日夜操劳的陈春君,总算不用挨饿了,但她婚后几十年里,真没享过什么福。而前半辈子都忙于为生活奔波的齐白石,也确实没有风流的余暇和财力。

[18]见齐白石“南湖胡鄂”白文方印,青田石,1.8cm×1.8cm×4.9cm,边款为:“鄂,南湖近名也。乙未□(笔者按:此处应为“五”字漏刻一横)月,白石。近字误近名”,1919年刻,上海博物馆藏。

此册纯用水墨,以写意笔法而作,画花草笔势自由放纵而有分寸,画虫鱼追求神似但笔法讲究,构图简洁而空灵,基本代表了白石老人二、三十年代的花鸟画水平。此时的白石老人正处在“衰年变法”的过程中。从此册可知,白石老人的“变法”不只是改变了画法风格,更是改变了对前人的摹仿,突出表现他对生活的感受。

图片 16

[19]齐白石:《乙未日记》,收入北京画院:《人生若寄:北京画院藏齐白石手稿?日记》(上),南宁:广西美术出版社,2013年,第189页。城南游艺园是民国初年北京宣武门外先农坛北部的一处综合性游览娱乐餐饮场所,一度十分繁荣,在《乙未日记》中另有两幅齐白石在城南游艺园远观北京晚景后的墨线草图。一幅图前有齐白石自题云:“乙未七月初八日游城南游艺园,远观晚景,其门楼黄瓦红壁,乃前清故物也。二浓墨画之烟乃电灯厂炭烟,如浓云斜腾而出,烟外横染乃晚霞也”,图上又题称:“乙未七月初八日由京城外归,画此。”另一幅名为《公园图》,图上题道:“墙外淡墨水,余霞也,公园图,柏树外绝无它物,好事者不时游览”,草图前页还有《题公园图记》云:“余今年来京无意游览。一日,友人胡南湖、门人姚石倩偕至公园,即明清之社稷坛也。时值黄昏,余霞未减,树影朦胧。余删去闲人游女,以寂寥之境画之成图,恐观此者必谓大非公园,因作是记。乙未七月九日,白石老人居法源寺,时槐花正开。”这里齐白石均称游览城南游艺园是在阴历七月初八日(8月3日),而“门楼黄瓦红壁,乃前清故物也”“明清之社稷坛也”等句,指的便是城南游艺园中的先农坛,见北京画院:《人生若寄:北京画院藏齐白石手稿?日记》(上),南宁:广西美术出版社,2013年版,第175-178页、第179-180页。

此册虽纯用墨笔,从表面上看,其笔墨仿佛已若不经意、若无能若有能,实则是外示散淡、内含坚韧,淡而厚、清而苍、渴而腴、简而洁,令人赏之如冰雪清泉,竟无一丝烟火气。但背后的题记,却满含着夫妇情深、人间恩爱。让人直觉画面的高雅之外,也体味到白石老人于含毫命笔之际所弥散的生命意味。

直到他57岁离开湖南老家,去北京当起了“老北漂”,才开始有了“艳福”。

[20]齐白石:《仿米芾烟雨图》,立轴、纸本水墨,上款署“南湖仁弟正。乙未秋兄璜画此为别”,并钤白文方印“白石翁”“老苹辛苦”,朱文方印“齐大”,71cm×46.6cm,上海博物馆藏。

中国嘉德2019春季拍卖会

齐白石北漂,纯属迫不得已。那段时期他家乡治安混乱、盗匪横行,还有人公然喊出:“芝木匠发财了,去劫他!” 为了保命,他不敢不逃。

[21]齐白石:《西河古屋图》,立轴、纸本水墨,上款署“西河古屋图,为南湖仁弟制。庚申六月中,兄潢白石”,并钤朱文方印“阿芝”,68.5cm×36.1cm,另有陈师曾题诗与署款裱于诗堂部分,款尾钤白文方印“陈朽”,裱边有胡南湖于1948年3月20日补题的长跋,叙述了他当年恭请齐白石绘制此画的缘由,款尾钤朱文方印“胡鄂公印”,上海博物馆藏。

预展:5月30日—6月1日

比他大三岁的陈春君,当时已到花甲之年。为这个家操劳了几十年,实在是漂不动了。她自愿带着儿女留守老家,并贤惠地让齐白石找个小老婆,好在北京照顾他。

[22]徐大风认为:“立刻把他的画名在北京展传开来,替他宣传得最力的,莫过于陈师曾及胡鄂公”,见徐大风:《不媚敌的齐白石》,载联华图书公司:《茶话》,1946年第6期,第44页。

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

图片 17

[23]齐白石在《乙未日记》第16-17页中自称:“庐江吕大赠余高丽陈年纸,裁下破烂六小条,镫下一挥成六屏,令厂肆清秘阁主人代为裱褙,裱成,为南湖见之喜。清秘主人不问余,代余售之,余以为不值一钱,南湖以为一幅百金。时流何人能画?余感南湖知画,补记之”,收入北京画院:《人生若寄:北京画院藏齐白石手稿?日记》(上),南宁:广西美术出版社,2013年,第190-191页。此六条屏为纸本水墨,52cm×16.8cm×6cm,原系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旧藏,齐白石曾在画面补题边跋云:“庐江吕大赠余高丽陈年纸,裁下破烂六小条,镫下一挥即成六屏,倩厂肆清秘阁主人裱褙。裱成,为南湖见之喜。清秘主人以十金代余售之,余自以为不值一钱,南湖以为一幅百金,时流谁何能画?余感南湖知画,补记之,璜。”

嘉德艺术中心

于是57岁老翁齐白石迅速娶了个嫩妻:年轻貌美的十八岁少女胡宝珠。

[24]见1920年齐白石所作《水草?虾》一画题跋,册页,纸本水墨,钤朱文方印“齐大”“阿芝”,白文方印“白石翁”,66.5cm×60cm,中国美术馆藏。

拍卖:

图片 18

[25]齐白石口述、张次溪笔录:《白石老人自述》,南宁:广西美术出版社,2014年,120页。萨本介在所编《齐白石年表》1919年条中也称:“中秋节近,春君来,为聘副室胡宝珠,时十八岁”,载《书法之友》,1998年第4期,第25页。

6月2日—6月6日

因为齐白石在自述中拼命夸原配贤惠,说她劝自己娶妾、替自己下聘,于是一度流传的故事是:陈春君在家乡替丈夫物色妾室人选,亲自看中了胡宝珠,代下聘再送到北京的。

[26]《齐白石年谱》在引用齐白石《祭陈夫人》文中所谓“民国六年乙卯,因乡乱,吾避难窜于京华,卖画为活。吾妻不辞跋涉,万里团圆,三往三返,为吾求宝珠以执箕帚”的说法后,又颇为严谨地称:“祭文中记陈夫人三次北来,均未记年月”(胡适、黎锦熙、邓广铭:《齐白石年谱》,上海:商务印书馆,1949年,第26页),可见编撰者对于陈春君是否曾经来京一事的质疑。

嘉德艺术中心

但从齐白石其他日常记载中透露出的信息来看,胡宝珠是近现代史名人胡鄂公家服侍老太太的丫鬟,因此不可能是陈春君在湖南老家看中的。

[27]齐白石:《乙未日记》,见北京画院:《人生若寄:北京画院藏齐白石手稿?日记》(上),南宁:广西美术出版社,2013年,第194-195页。

图片 19

[28]齐白石:《友人见余画篱豆一幅,喜极,索去。后报我以婢,诗以纪其事》,收入郎绍君、郭天民:《齐白石全集》第10卷《诗文》第1部分“齐白石诗词联语”,长沙:湖南美术出版社,1996年,第94页。

胡鄂公字南湖。齐白石在日记中曾说胡南湖与他一见如故,在京城画坛还不待见齐白石的时候,胡南湖就赏识他并买了很多字画。

[29]齐白石弟子李苦禅曾在“文革”中写有《齐白石的一生点滴》一文(手稿现藏山东济南李苦禅纪念馆),文中回忆称:“早年有小政客胡鄂公者,初以爱齐白石的画渐成至善知交,一次送齐白石四色礼物:冬虫夏草一匣,雪花银耳一匣,火腿、野猪腿、蒋腿三只(三只为一色礼),另外胡使侍女一人送到齐白石家(三色礼物加一侍女即四色礼)。侍女姓胡氏即其主人胡鄂公之姓氏。后即齐白石之姨太太”(鲁光:《半路出家》,武汉:湖北美术出版社,2001年,第21页)。常任侠晚年则在随笔《红百合室诗话》中亦称:“齐年六十,湘人胡南湖谔公(笔者按:此处常任侠对胡南湖的籍贯说法有误,胡南湖应为湖北江陵人)以礼品四色为寿,少婢宝珠,即四礼品之一”(常任侠著、郭淑芬、常法韫、沈宁编:《常任侠文集》卷6,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2002年,第359页)。

图片 20

[30]这也是汉族婚姻“六礼”中重要的一礼:纳征,即通过男女双方馈赠不同的礼物,表达相互两家对婚姻的良好祝愿。

某篇手记中记载道:看到胡南湖十分喜欢自己新画的一幅篱豆图,齐白石就送给了他。

[31]娄师白晚年也曾回忆当年齐白石在世时,每年“三节两寿”(“三节”即端午节、中秋节、春节,“两寿”是老师和师母的寿辰)时,他都会向老师送上四色厚礼,以示尊师之意,见娄师白:《我的老师——齐白石》,收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委员会文史资料委员会:《文史资料选编》第12辑,北京:北京出版社,1982年,第103页。

胡南湖回家后回赠四色礼:一匣冬虫夏草,一匣雪花银耳,一匣火腿、野猪腿、蒋腿(八八注:金华东阳蒋村出产的火腿,清朝曾作贡品),外加一个侍女:就是胡宝珠。

[32]齐白石《乙未日记》当日条中记有:“十三日八钟,买车南返。至车站,胡南湖送宝珠来。姚石青(倩)、马吉皆亦来为别”,见北京画院:《人生若寄:北京画院藏齐白石手稿?日记》(上),南宁:广西美术出版社,2013年版,第200页。

八八没能找到那幅篱豆图,而书画界流传齐白石为胡宝珠送给胡南湖的画作,是下面这个四条屏《福祚繁华》。2018年秋拍,这画的成交价是9200万!

[33]郎绍君在《读齐白石手稿(上)——日记》一文中认为:“宝珠就是胡南湖所说之‘婢’,是以胡南湖母亲义女身份送到齐家的。白石将她带回湘潭家中,不久,就由白石发妻陈春君作主,纳胡宝珠为副室”(郎绍君:《读齐白石手稿(上)——日记》,收入中国国家画院:《东方既白?中国国家画院建院30周年论坛文集》,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2011年,第93页),这里的叙述虽较为简略,但也不无可能性,笔者通过本章节对齐白石、胡南湖、胡宝珠三人关系的重新梳理与勾连,或可进一步补充郎绍君文中的观点。此外,针对齐白石自述中存在的一些史实遮蔽现象,郎绍君也曾提醒研究者,虽然“迄今最丰富的齐白石形象还在张次溪记录整理的那本《白石老人自传》中。但老人的自述和张次溪的整理也遗漏和回避了许多东西,真实生活中的齐白石远比自述所描绘的生动丰富。我们的研究,不能比自述更简单”(郎绍君:《齐白石研究》,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2014年,第8页)。

图片 21

[34]自1962年7月15日开始,张次溪所著的《齐白石一生》一书,曾在上海《文汇报》“笔会”栏目连载80期,并由贺友直配插图(芳菲:《风雨跌宕一甲子——<文汇报?笔会>年谱缩略》,收入芳菲:《过去心》,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12年,第250页)。颇具深意的是,“文革”时期作为“四人帮”成员之一的姚文元,曾于1962年9月20日作《读报偶感》一文,点评《文汇报》所连载的《齐白石一生》,他在文中首先就提到了齐白石正室陈春君为其纳妾胡宝珠之事,并认为“似乎他妻子这一行为颇为贤惠”“这样的材料,究竟有没有必要在报纸上登载的传记作品中加以渲染,是大可研究的”“把他妻子这一行动写成仿佛很贤惠,这能反映当时的真实状况吗?”(姚文元:《读报偶感》,收入姚文元:《想起了国歌》,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63年,第164-166页)。1984年,高信在《<齐白石一生>》一文中,亦谈到了姚文元对此事的指责,他认为这是姚氏“挥起极左的棍子”,对张次溪一书的责难,因而反对姚文元所谓的“真实论”,并提出“是的,娶妾一事,是旧时代的陋习,即如齐白石先生也不可免俗,这也正是时代之使然。如实写来,何谓‘不真实’呢?难道抹去这点才叫做‘真实’么?我想,假使白石老人泉下有知,也会对姚文元的‘真实论’大摇其头吧!”(高信:《<齐白石一生>》,收入高信:《常荫楼书话》,西安: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998年,第64页),两人的文章虽都不是严谨的史学研究,却也能看出前人已经对齐白石纳妾一事中陈春君所扮演的角色和胡宝珠嫁入齐家的细节有所怀疑和争论。

对国画不太了解的童鞋,可能看不出这四条屏有什么特别之处。熟悉齐白石风格的却会被惊到:没见过他画这么密的画!

密到什么程度呢?连题诗的地方都忘留了,只好在夹缝处补了句:余画此幅图得诗一首,惜无空处不能写上。

图片 22

大家可能还是不明白:画密不密怎么了,很重要吗?对于出名抠门的齐白石来说,太重要了,因为多画一朵花、一片叶,那都是钱!

他在画室里可是明码标价,写得明明白白:花卉加虫鸟每一只加十元,藤萝加蜜蜂每只加二十元。

想用其他方式钻空子的,也被齐白石毫不客气地堵住:送礼物者不报答,减余价者不必再来。还狠怼了一句:减价者亏人利己!

图片 23

曾经有人买他画的水墨鸡雏,付了四块半,而标价是一块钱一只。齐白石就画了四只小鸡,其中一只藏在树后,只露出半身。

求他画画的,常在旁边死打烂缠:老爷子给添只虾吧。齐白石有时受缠不过,就添一只毫无生气的死虾烂虾。买主看了说:这虾怎么不活啊?齐白石翻个白眼,说:活虾多贵啊。

图片 24

再回头看看那幅《福祚繁华》,大家明白了吧?齐白石画了这么多朵花,这么多支藤曼,简直是太阳从西边出来。

抠门鬼空前绝后变大方,是在用画向胡南湖呐喊:太幸福了!!!太感谢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图片 25

成婚后,齐白石在画室门口挂出条幅:“凡我门客,喜寻师母请安问好者,请莫再来”。嗯,好不容易娶到的嫩妻,确实得看紧一点啊!

图片 26

——我是为夫封笔的分割线——

齐白石喜得嫩妻,开心到爆炸。胡宝珠是什么感受呢?不知道。因为历史一向只记载成功男人的光辉,至于背后的女人怎么想,没人询问,没人关心。

图片 27

从齐白石各种日记、笔记的零星记载中,可以知道她是四川人,五六岁就被人贩子转卖各地。

她本不姓胡,但到了胡南湖家,就跟主人姓。她的名字宝珠,也有人猜测是因为以老太太义女身份嫁给齐白石,仿《红楼梦》中给秦可卿当义女的丫鬟名字临时起的。

图片 28

这是个连姓名都是主人随便给的、微不足道的卑贱女子。没人能想到,她却是个绘画天才。

嫁给齐白石后,除了生儿育女各种家务,他绘画时她还要帮着磨墨铺纸打下手。胡宝珠领悟力过人,看着看着就成了行家,齐白石画画时她忍不住出声点评这笔绝妙,那笔弱了。

图片 29

齐白石觉得有趣,还做了首诗:“休言浊世少人知,纵笔安详费苦思。难得近朱人亦赤,山姬能指画中疵。” 他故意拿了些假画夹到自己的画作中,胡宝珠立刻就能指出哪些是假,哪些是真。

有聪慧少女在旁红袖添香,向来是文人墨客的梦想。因此起初发现宝珠的才能时,齐白石挺得意,欣然为她题字:此幅乃宝珠初学时作,求予书数字,即可令儿女笑存,老夫应之。

图片 30

可传统文人向往的红袖添香,是既要美貌女性没那么笨、好有沟通的乐趣;同时又得低于自己,好享受智商优越感。

一旦对方的聪慧超乎想象,才能甚至与自己平齐,他们就难以承受了。

图片 31

胡宝珠正是后一种例子。她的绘画才能进步神速,先是画了幅《群鹅图》,被齐白石错认是自己画的;再到后来,认错画的事不止一次发生。

当她画出一幅《群虾图》,齐白石感到了深深的恐惧。他在画上题写,承认宝珠这幅画跟自己的相比已难辨真假,因此,他让妻子放弃绘画:

”因恐人猜疑替老夫代作,竟使之无名,予非丈夫!“

图片 32

假如不是齐白石为自己的名声和利益,强行制止胡宝珠继续作画,以她的天赋,应该能成长为顶尖级的画家吧。但在那个时代,她别无选择,只能服从丈夫的命令。

就像电影《贤妻》中的格伦克洛斯,因为她是女人,纵有过人才能也不许出名,只能隐身在男人背后。而作为中国式贤妻,胡宝珠还要承担一项重任:为夫家开枝散叶。

图片 33

齐白石娶胡宝珠时已经是个57岁老人,因此每生一个孩子,他起的名字都有一种”老来得子“的惊喜感。比如他们的第一个儿子,叫齐良迟。齐白石还给他画过一幅《迟迟夜读图》。

图片 34

胡宝珠为齐白石生了三个儿子、四个女儿,其中一个女儿出生不久后就夭折。小儿子是齐白石78岁那年得的,他以为这肯定是最后一个孩子了,因此起名叫齐良末。

齐白石还给这个儿子起了个号,叫耋根,并在命册上题写:八十为耋,吾年八十,尚留此根苗也。估计他是按民间虚岁的习俗,给自己加了两岁,所以自称“年八十”吧。

图片 35

对于齐白石和胡宝珠的老少婚,当时的文人墨客们一致赞颂,都说是“红颜白发,传为佳话"。甚至有那个年代的文人,杜撰出胡宝珠在胡南湖家就视齐白石为偶像,对他爱慕想嫁的故事。

拜托,齐白石自己的回忆录中,都说当北漂的前几年备受冷落,比一般画家的开价便宜一半,依然少人问津。胡宝珠嫁他时,根本不会有人把这落寞老翁视为偶像明星。

图片 36

认为这段婚姻是”佳话“的,大多是把自己代入了齐白石的位置,幻想着老来仍能拥有嫩妻的”艳福“。至于这种艳福后面,是女性怎样的付出和牺牲,他们并不关心。

现在很多妈妈都知道,丧偶式育儿是多么辛苦的事。而胡宝珠还要兼顾生娃带娃,和照顾老人。齐白石虽然长寿,但身体并不是很好,多次伤病。老的老小的小,都靠胡宝珠。

图片 37

为抠门的齐白石当家,又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画家们去齐家做客,都会相互提醒:齐白石会端出一碟月饼一碟瓜子待客,千万不能动,仔细看就会发现月饼是发霉的,瓜子上挂着蛛丝。

给儿子儿媳和女儿们的每月伙食分配,齐白石也要亲自把关,一粒米一粒米地细细抠。

图片 38

她斩断自己的绘画梦想,顺从地隐身在男人之后。为他生儿育女、辛勤操劳二十多年后,得到的赏赐是在原配去世后,被扶正为继室,列入齐家族谱。

齐白石写道:她素来体弱,但当天招待亲友至深夜,毫无倦容。

图片 39

图片 40

领受这个迟来的赏赐才两年,她就因难产去世。

是的,齐白石83岁时还让她怀上了孩子。身为高龄产妇,又长期操劳,“素来体弱”的胡宝珠终于没能挺过这一关,42岁就撒手人间(注:八八前一篇写她去世时43岁有误,特此更正)。

图片 41

齐白石痛哭流涕,为胡宝珠写了篇祭文,承诺会按她心愿,将她的灵柩带回湖南老家葬入齐家祖山。

他兑现了自己的诺言。

图片 42

图片 43

但胡宝珠去世不到一年,齐白石就忙于寻找新妻了。朋友介绍了协和医院护士长夏文珠,这名44岁女子高挑秀丽,也有文化,齐白石很满意,就想结婚。

在子女们大力反对下,齐白石没能迎娶夏文珠,折衷让她以护士的身份留在齐家。

图片 44

在齐家期间,夏文珠和齐白石儿女摩擦不断。齐白石女儿齐良怜回忆说,父亲对夏文珠百依百顺,什么都听她的,每幅画的润笔费也要给一成夏文珠。

图片 45

也是在那段时期,曾愧疚自己让胡宝珠停止作画的行为“不丈夫”的齐白石,将自己的过错忘得一干二净,在胡宝珠一幅旧画的题字中,反说她作画“惜志不坚未成”。

图片 46

夏文珠没有陪伴齐白石走到最后。她在齐家几次闹别扭出走,女儿齐良怜有一次陪齐白石去夏文珠家,看到父亲对着比他年纪小的夏文珠妈妈下跪,求她让夏文珠回来,心里很不是滋味。

终于有一次夏文珠出走后,再没有回到齐家。齐白石又托人物色,有人介绍了一名叫伍德萱的女子来陪伴他。

有一次评剧名角新凤霞见齐白石,被他拉住手一直看。她对这段往事的记述中写道:“伍大姐带着责备的语气问:你总看人家干什么”,这个伍大姐,就是伍德萱。

图片 47

图片 48

伍德萱为何也没能继续呆在齐家,找不到记载。关于齐白石和女人们的最后一段传闻,来自小提琴家马思聪女儿马瑞雪。

她跟父亲拜见齐白石,听说有人给他介绍了一个44岁的女人,齐白石竟摇头嫌弃说:太老了。后来又有人介绍一个22岁的年轻演员,他这才欢喜地准备结婚。

马瑞雪的回忆中,说齐白石结过四次婚,这显然是误传。因此其他传闻是否靠谱,也不得而知。但白石老人风流好色的形象,看来当时已是深入人心。

图片 49

这就是宝藏老男孩齐白石,和女人们的故事。

讲这个故事,是为了痛批一顿渣男吗?其实用现在的观念去批判古人,恐怕没有太大意义。而白石老人的艺术成就,和他在日军入侵后拒绝作画的大节无亏,也不宜以道德批判去抹杀。

图片 50

八八讲这个故事,更多还是为了那些在历史上被隐身的女人。看到网上有些文章,将齐白石83岁让妻子怀孕称为“励志”,心里很不是滋味。那是被牺牲的一条命,和被牺牲的一生啊。

只因为她是女人,就不被当作活生生的人么?

图片 51

八八也相信,写那种文章的人并不是那么恶意,更可能是出于男性视角的惯性,习惯了只瞻仰成功男人的光辉,对背后的女性视而不见,她们的喜怒哀乐和血泪牺牲,无人关心,无人书写。

地球上另一半人口的故事,应该被听到,应该被看见。

图片 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