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主义为主的写实性水墨人物画的笔墨与造型,青桐教育丨江西婺源写生攻略

日期: 2019-11-29 20:48 浏览次数 :

德国新古典派雕塑家希尔德布兰德在19世纪末出版的一本小书里讨论过艺术再现中的心像问题。他发现,构成心像的感觉材料既源于视觉,也源于触摸和运动的记忆;而艺术家的任务就是用明晰的形象,把视觉感受和触摸记忆一并传达出来,让我们能够在心中重构三维的形式,以弥补运动的缺失。贝伦森把这个观念概括成一个美学信条:画家只有把触觉价值赋予视网膜印象才能完成任务。

写生必备画材

中国画的水墨人物写生,是中国人物画的一门重要课程,画家通过水墨人物写生,锻炼对人物的笔墨造型能力,是一个积累人物形象的过程,是了解、挖掘和表现人物内在精神的一个感悟过程。

以现实主义为主的写实性水墨人物画是20世纪中国画创造改良的重要成果,写实主义作为西方艺术的一个重要流派被引进与中国水墨相结合,无论从形式、内容到训练方法都促成了中国水墨画从传统向现代的转型,从徐蒋体系至今,水墨写实人物画呈现出百花齐放的局面,风格面貌多样化,并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作品及优秀的写实主义人物画家,极大促进了现实主义人物画的发展,产生了重大的社会作用和学术影响,但同时也必须看到,作为从西方引进的一种艺术形式,它与中国画传统笔墨之间的矛盾也从其诞生之初就包含其中,而且这种矛盾愈来愈凸显,因此,探计一下写实造型与传统笔墨的关系,及时梳理与反思,这对于我们对水墨人物画的发展与自觉建设,都是极有意义的。

丁方回顾自己早年的圆珠笔素描时也谈到心像:在铜版纸上用圆珠笔作画对我素描的成长起了很大作用,它是对物写生和记忆追溯两者的有机结合,使我渐渐放弃了以往速写、素描的画法,而建立了自己的风格。 在此前后,丁方画过许多以黄土高原为题材的铅笔素描,大部分是用磨秃的笔芯在较粗糙的纸上画的。就技术而言,两类素描风格的差异缘于笔和纸面之间不一样的触感。从视觉心理学角度看,触摸是不同于看和知的另一种感受方式,因此专注于触感正好是偏离看而转向内省的标记。这是解析风格之谜的关键。无论一个艺术家或一件作品,其风格生成并非出自视觉经验的记录,而在乎对不可见之物的领会与呈现,即便印象派画家也不例外。在此意义上,素描可以说是艺术家造型理念最直观的显现。

素描

水墨人物写生不是画像,是借所要表现人物的基本特征以中国画特有的笔墨形式表现人物。每一个人物的外部形象与内在气质是不同的,是十分丰富并各具特点的,在一般人看似雷同却存在着差异的形象与服饰中,我们就应该找出不同点,看到个别性,要有所发现,找出能表达人物性格的水墨因子。要学会善于在平淡中发现和挖掘出人物精神性的内容。虽不能说每一张水墨人物写生的要求一定要包含那么多内容,但每一幅写生作品应该有所收获,有一定的体会,哪怕有点滴的收益都是有积极意义的。

一、写实造型与中国画笔墨的冲突与融合

从2007年开始,丁方画了一批大尺幅的素描,用的材料是毛笔、水墨和质地粗糙的手工纸。这种纸产于苏北古城盱眙,其建制可上溯至秦一统天下之初,据说南北朝时北方士族迁徙途经此地,尔后魏太武帝拓跋焘南征未能破之,当地民风淳朴强悍此类掌故,丁方知之甚详,于是借题发挥,欲在纸上施展笔墨,追寻汉简之率性、中土佛教壁画放笔直取乃至文人书画尚古意、贵金石的流风遗韵。它蕴含着丁方对中国传统绘画的书写精神的独特理解。

  1. 素描纸1带

  2. 铅笔,炭笔(软、中、硬),木炭条等(挑选携带)

  3. 透明胶一筒

  4. 老人头橡皮、樱花橡皮各一块

水墨人物写生,不论你画过多少人物,不论你有过多少种艺术处理的办法,但当我们每每面对一个新的人物、新的形象时,仍要报以极大的热情去对待。观察他的造型,分析他的结构,设计他的笔墨,用我们已掌握并能熟练运用的处理手法,不论是以线为主的勾线填墨,或线墨结合的笔墨并施,还是其它手段,都不要妨碍我们在人物身上发现的新内容,发现未知,发现生疏感。这样,我们的写生就有价值了。这些个别性形象的积累,由人物所引起的服装等各种变化所产生的不同笔墨面貌而留下的内容,以及这一人物与那一人物的不同、同一人物在不同条件下理解的差异等等。这些异样或者别样性的充实,都在我们的脑海里沉淀下了内容,存留在水墨人物写生作品中的信息都在不断丰富着我们的人物素材。

写实主义自徐悲鸿等一批前辈引入中国,即突破了中国传统人物画的程式化面貌,在较短的时间使的人物画造型呈现出与传统文人画迥异的风格样式,西方写实主义重写生,以素描为基础,有着科学的训练方法与系统,这使得画家的造型能力空前提高,徐悲鸿对写实造型的强调,改善了传统人物画漠视现实生活的状况,写生带给画家描绘现实生活的能力,使写实人物画在适应社会和大众需求方面产生了重大的影响,40年代徐悲鸿全力推行写实主义方法并和50年代他主张的引自苏联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并为一体,使得写实主义成为社会认可的美术教育样本,推及全国,徐悲鸿的探索也是前无古人的,西方的素描与中国的水墨本就属于两个完全不同的体系,他们之间可以相互借鉴的地方并不多,在解决造型问题上,的确素描起了很大的作用,然而一碰到水墨,问题就出现了,传统水墨的书写性,毛笔宣纸的特殊性都无疑在写实严谨的造型面前受到了极大限制与束缚,融合,没那么容易,这一点徐悲鸿作为倡导者是深有体会的,在他的一些作品如《九方皋》《船夫》《愚公移山》《汲水图》等都可以看出他探索的足迹,然而这些作品或许今天看起来也并不能算特别成功,但它却为这种融合走出了第一步,奠定了写实水墨人物画的基础,他在教学过程中,推行写实与写生的相结合,始终将形神兼备作为写实艺术追求的最高目标,在实践中为中国现代写实主义水墨人物画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虽然有人指责他在中西方语言融合方面做得并不成功,指责他以低层次的形似代替高层次的写意表现语言这种观点是片面的,如果没有徐悲鸿等一批画家的这些努力与探索,可想而知,今天的中国水墨人物画将会发展成什么样子,而正是因为有了这条道路,经过一代代画家的努力,才不断发展完善着写实主义水墨人物画。

这批毛笔人物涉及面甚广,其中大量以线描、皴擦技法追摹文艺复兴早期大师的手笔,是丁方文艺复兴研究计划的一部分。而此次展出的是写生的一类。这类作品,虽然也是先照着对象画,讲求眼与手的配合,但是通常画得很慢。有的是在纸上直接落笔,回头细细收拾;有的则是画在速写本上,然后重新起稿。印度系列画的稍早,笔意粗犷。丁方在上世纪80年代初就画过一组毛笔水墨素描,以渴笔、焦墨为主。两组画在语言上有连续性,不过晚近的一组更注重对象质感的描绘,多了皴擦、晕染,线条讲究节奏、韵律与虚实变化,也更有韧性。

5.削笔刀、速写板,画板,画架

通过写生,留下的水墨人物写生作品固然难得,但从进行这一写生的开始到完成一幅水墨人物写生的过程却更为重要,因为过程中的观察人物、了解分析,画的进程中捕捉形象中的起稿设计用笔施墨,整合完善等等这样一个反反复复的过程中,一时的胸有成竹,一会的不知所措,一时的随机应变,一会的因势利导。胸有成竹可能是写生之前,面对所画人物的认识、表现有了兴致,并有了初步的处理想法,一旦毛笔落墨在宣纸上有形象时,有可能顺利无比,笔到形到意足,也可能进行中不尽人意,可能笔与墨之间、形与神之间有了矛盾,发生了冲突,不知所措。这种写生过程中的挫折某种意义上讲是一种对人物的生疏感,这也是写生中常遇到的情况,是在写生中去探索,去实践,去完善的过程。生疏感,在水墨人物写生中很重要,一方面是客观存在的,我们面对一个新的人物,陌生,与他人不同,年龄、性别、形象、结构、性格、装束等产生不同的生疏感容易察觉。同一年龄,同一类型相近的人物就不同了,就要看我们去挖掘出与他们之间的差异性与生疏感了,找到了不同就有了可探寻的内容。另一方面是有意识的去寻找出路,是以笔墨的表现形式来触摸生疏感,要敢于在司空见惯的人物中找出生疏感,更要善于在一般的生活现象中找到生疏感,要想在水墨人物写生中有所收益,这一点十分重要。要以怎样的笔墨架构去塑造人物,以什么样的水墨结果来承载这一人物提供给我们的一切要素,在写生前和写生过程中需要多加思考。为了以笔墨的方式写出内心的想法,大家都会全身心的在做好每一步,但在进行的过程中往往事与愿违,不尽人意的地方随时在出现,这就需要我们随时解决,随机应变。实际上从我们的水墨人物写生开始的第一步起,就在不断的制造矛盾、化解矛盾、利用矛盾而又成就于矛盾中。对立统一协调的画面是丰富有内容的画面,黑与白、线与墨、干与湿、大与小、犀利与柔软、内藏与外露等等都是画面中不可或缺的矛盾体。正是这些的矛盾与冲突构成着画面,支撑着画面,使人物的性格通过诸多因素得以充分的体现。艺术语言不是空泛空洞的表现形式,再熟练精彩的艺术语言也需要借助具体内容才会展示其魅力,无内容的艺术语言是无病呻吟。

1.素描与写实性水墨人物画

在造型上,多数人物肖像带着先知的特点,既反映出作者关于现时代精神的预言式思考,也是对他心仪的现代主义大师奥罗斯科、西盖罗斯、里维拉遥远的回应。相比之下,尼泊尔系列和藏区系列部分作品,无论语言或造型,都趋于理性与节制,透出古典艺术的气质。这几组作品风格上有明显差别,有一点却是共同的,就是借助高度形式化的语言使图像与写生对象分离,追求理想化的形态。

速写

我们在水墨人物写生的过程中,无论是运用线,还是用以线为主的墨色混合,还是借用山水、花鸟画的技法,都要以真诚对待所用的方法,不怕有失败,不怕有挫折,只要所表达的语言内容言之有情,言之有理,言之有物,言之有味,言之有趣,但不能言过其实。

素描是写实性水墨人物画中的焦点,素描一方面以一切造型艺术的基础,提高了画家的造型能力,一方面又因其诸多因素与水墨格格不入而阻碍了笔墨的发挥,使写实性水墨人物画时时处于两难的境地,这种以写生为基础的造型训练方法与中国画的传统训练方法是极其不同的,传统中国画虽然也重写生,然而却没能像西方那样深入透彻的去研究人的形体结构,更多的是着眼于线条及笔墨,较多程式化,这使得中国人物画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造型问题。唐宋以后,随着文人画的兴起,人物画的写实性更是愈见衰落。如果从中西比较的角度去看,中国的人物画与油画相比,显然要弱很多,徐悲鸿先生深切的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只有写生训练,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造型问题,而只有先解决造型问题,才能真正做到中国画论中强调的形神兼备,否则,只能是空谈,这对于中国人物画而言是极其重要的。

在画毛笔人物时,丁方特别强调摩擦感。他用柔性笔在粗糙的纸面上找画进去的感觉,与之前用圆珠笔在铜版纸上画的感觉正好相反,有点石涛所谓画受墨,墨受笔,笔受腕,腕受心,如天之造生,地之造成的意味,动作上更接近油画肌理塑造与刮沥的情形。其实,对于油画家和雕塑家,肌理不只具有视觉表现的意义,同时还指向人与物之间的实在关系,而沟通二者的是触摸的观念。在关于图像再现的心理学讨论中,经常提到的是看与知的关系,而触摸及其感性形式很少被顾及。这牵涉到身体经验与审美表现的问题。从这一点上说,丁方新近的毛笔素描既是对自己造型观念的反思,也是从书写性角度会通中西绘画精神的一次富有意义的实践。

1. 水性笔、针管笔、钢笔(墨水)、马克笔(代表性的颜色几只)、彩铅、炭笔、铅笔、毛笔、色粉、圆珠笔等。

言之有情。对人物状态的一切都要产生兴趣,要投入感情,要有意趣,在面对生动的人物形象时,没有激情,没有表现欲望,怎能画出彩呢?君子既爱须纵情,有情有心才会产生想法,仔细观察会显示出人物很多可表现的内容,面部、身躯,结构和构成,对形象的认识已在头脑中有了雏形,这是一个酝酿的过程、思索的过程,也是一个对人物情感情绪不断起伏贴近的发展过程。

造型与笔墨的融合过程是需要许多人的努力实践的,蒋兆和是徐悲鸿学派的忠实传承者,也是在这方面最有成就者。他在中央美院任教期间,从研究传统与研究素描两个方面着手,寻找笔墨与素描的最佳结合点,在徐悲鸿的研究成果基础上,使造型与笔墨的融合更趋于成熟自然,这其实是蒋兆和在充分分析了素描的介入对于中国画笔墨表现出现的一系列问题之后,在即重造型又重传统笔墨基础上的一种突破性尝试,他以传统绘画六法中的气韵生动和骨法用笔作依据,把写实方法建立在写意精神的基础上,把造型语言建立在笔墨表现上,从他的《流民图》《阿Q像》《慈母手中线》等一系列作品中,充分发挥了水墨的层次丰富的特点,同时从素描的结构和体感入手,淡化明暗色调,以水墨为主,略施淡彩,衣服以传统笔墨中锋用笔,简练生动,面部与手的刻画有素描的深入细致,虽未完全抛却光影,但传统笔墨与素描的结构,光影,体感却结合的恰到好处,尤其《阿Q像》中,造型与笔墨的结合已经非常融洽自然,是真正达到了传统绘画中的以形写神,形神兼备的高度。这也是徐悲鸿所倡导的写实主义水墨人物画的目标。《流民图》是里程碑式的经典作品,是写实主义水墨人物画的高峰,它不仅完成了笔墨与造型的高度完美的融合,在塑造人物形象、表达现实情感方面也极具西方写实主义的精神,不论从技法技巧,还是从作品表现现实的精神内涵和反映生活的深度方面都完全可以与西方写实主义的精典油画作品相比肩。蒋兆和是在写实主义人物画融合方面的卓有成就者,他的系列教学观念及技法一直被后人传承借鉴,影响深远。他创造的教学体系直接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人物画家,他的学生中李斛,杨之光以及后来的姚有多,卢沉周思聪等,无不是沿着他的教学体系开创了自己的绘画风格,这其中李斛是佼佼者,这在他的作品中就能看出。《关汉卿》、《印度妇女》、《齐白石像》,其中《印度妇女》是其优秀作品之一,即是写生也可以称为创作,色墨交融,脸部、手部造型严谨,结构阴影的处理融洽自然,展现了其融汇中西又能灵活运用的卓越才能,他在处理笔墨与造型上运用的仍然是蒋氏法又大量融汇了水彩的方法,使其画法有所突破,但在他的有些作品中水彩的味道过浓,削弱了水墨的表现力与国画的韵味,与蒋兆和先生的作品相比仍无法企及。因为蒋兆和使中央美院成为当时培养艺术人才的主阵地,培养了大批写实主义画家,对写实主义水墨人物画的发展推动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与此相对应的还有新浙派的一批画家,方增先,李震坚,周昌谷、吴山明、刘国辉等,他们在造型基础上更强调笔墨,他们以写意花鸟、山水的技法融入人物画中,增强了传统水墨的韵味,形成了另一类写实流派,其代表人物周昌谷的作品《两只羔羊》《莲池所见》等等一系列作品中,都能看到画家在技法上的创新,即继承了传统又打破了传统,色彩鲜艳,笔墨淋漓,墨韵色彩相得益彰,交相辉映,因此具有浓郁的传统中国画气息,属于写实主义水墨人物画中的出类拔萃者,而杨之光的写意人物画则吸收了西方绘画中对光与影的表现,增强了人物画的体积感,尤其近年来的一系列作品对笔墨与造型的运用技巧又达到了新高度,杨之光吸收了徐悲鸿学派和岭南画派和江南绘画因素,具有很强的综合性。近几年见他的一些作品融合水彩画的因素颇多,色彩的运用微妙而富于变化,色墨结合自然,光影的表现也含蓄而融洽。在原有的写实主义基础上融汇出了光与影的新原素,创立了自己的风格。吴山明也是一位不断创新的画家,早年他的作品极具新浙派的风格,造型趋于写实,晚年以宿墨作画,轻松灵动,充分发挥了传统笔墨的效果,画面丰富多变,墨色淋漓,纯净透明,这从他的作品《黄宾虹像》以及《延安五老》中都可以看出他有意弱化素描更强调中国画传统线的质量,与韵味,使其作品具有较高的艺术水准和传统笔墨意蕴,但多数作品小品化倾向较重,在人物的深入刻画及画面厚重方面却略嫌不足。其实,吴山明的人物画现在多借助于速写,与其以往重素描式的深入刻画已迥然不同。再有西安的刘文西、王子武二位先生也都是写实主义水墨人物画的大家,刘文西以陕北人为主要题材,造型朴实自然,技法上多以焦墨勾勒皴擦明暗,再施以淡彩,作品即有素描的体感与厚度,又不失国画笔墨的韵味,这在他的一些经典作品中都能得到较好的体现。以上这些画家在处理笔墨与造型的关系上都把素描作为了突破口,都取得了相应的成就。

陈剑澜

  1. 速写纸、牛皮纸、素描纸、速写本、浅色彩色纸等。

言之有理。在分析研究了人物的基本形态之后产生的想法,脑海中会梳理出怎样表现。无论怎样画,从哪里画,怎么处理画面,要有其自身的道理,不怕所想所做的不完善完美,有了初始才会有不断完善的可能,没有想法的写生不要去画,因为不知道画什么的画没有什么意义。无论画出的手法简约也罢,复杂也罢,灵巧也罢,笨拙也罢,只要表达的内容用笔墨表现出来了,意思表达明了了,就值得肯定,值得保留,不要计较北方还是南方画法,就如南方、北方文字语言一样,北方话就一定比南方话好听吗?表述的语言是方式,所表示的内容有没有表达准确是关键。艺术表现是个性的体现,是自己的,是别与于他人的,不能因为自己表达清楚了就一定也要别人都跟我学,同样道理,也不能因为我的笔墨无法企及就怀疑或否定别人的表达能力。正确的看待自己,也要正确地看待别人。这不是说不要去学习别人,相反要积极认真的研究传统,学习他人,研究他人承袭传统得来那优秀成分。看到别人的长处,研究经典作品的经典之处,分析为什么那样的处理办法就会有如此的结果,在自问中填补着自己的不足,在沿着他人作品的脉络思索中感悟着自己的欠缺。我思故我在。理既是道理,也是法理。明白所言之语的出因,出自于客体存在、起于内心的感悟,之所以这样画的哲理,是道理。产生于人物自身存在的骨骼结构、肌肉结构、衣服结构等等是法理。

素描在造型深入刻画方面是有帮助的,脸部与手部的刻画渲染,衣服的质感,体感的表现,素描都在其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这样看来素描训练不仅仅是能解决一个造型问题,它带给画家的还有一种深入观察理解对象的能力,许多画家无不从素描中受益,当然,也有一些人主张废除素描,认为他阻碍了中国画笔墨的发挥,这显然又是另一种极端,素描的作用是不言而喻的,关键是我们怎样去对待它,为我们所用,这才是根本。

编辑:admin

(以上速写工具挑选携带)

言之有物。尽管是线条、笔墨的一种表现,但它所表现的乃是具体的人,和由人物产生的一切具体现象,人物的笔墨表达要有内容,要准确到位。准确,首先是和谐的,它不是物理的准,是经过提炼概括的准确。到位,某种意义上讲更重要,有些部位是需要画到位。那些部位需要概括。画到位不是交待清楚所有的内容,是笔墨表现性的清楚,在头发衣服等富有表现性的部位,最能体现出来。准确、到位的体现,有些是笔到意到,有些是笔不到意也到,笔与笔的走动之间,墨韵的无界中,飞白划痕之迹都会产生很多联想般的思绪,都是些无意之意,有意之意所为。不可无事生非的故弄玄虚,也不要笔笔都要有所说法的小心拘谨,放不开手脚。有些是笔有所言,墨有所物,但很多在画的过程中,并不是都是这样,很多线条,很多笔痕墨迹是一种需要的皴染或状势画面,画面需要就有其道理,就有其作用,也就有内容了。

2.速写与写实性水墨人物画

色彩

言之有味,言之有趣。趣味是中国画追求的主要效果之一,中国画以笔画出的线条、墨产生的韵律均以书写来传递,书写性就有意,就包含了情感色彩。墨所倾诉的酣畅淋漓,苦涩老辣,线的阴阳顿挫,飘逸悠远,都是以味趣性在言物。以笔墨自身的魅力,借所表现的表内容得以体现,得以张扬。所以笔墨的趣味不可少,有些时候是一根两根线条或一小块墨韵产生的趣味,更多的是由众多线与墨组合,成就着整个画面的趣味。

与素描相比,同样作为训练手段的速写与水墨的结合就略显顺畅一些,分析其原因盖是因为速写以线条见长,这与中国画以线条为主相吻合,也正好发挥毛笔的特性,另外,以速写与水墨结合,一般不会为光影所困扰,速写的随意性、概括性,也正好符合中国传统水墨画的书写性,写意性,这使得它与水墨的结合问题比之素描要少一些,但也并非没有。一些以速写入画的画家如叶浅予,黄冑等都有各自不同的面貌,黄冑在这方面是较为成功的画家,他以冼炼,迅疾的线条塑造人物,造型准确生动,奔放自如,毛笔中锋一改传统一波三折、讲究韵味的技法程式,而是迅疾、沉稳、率直、力透纸背,创造出一种新的方式。是脱胎于传统又有别于传统,这使得他的作品呈现出一种与传统完全不同的面貌。另外,新浙江派中的刘国辉,也基本是以速写的造型与笔墨结合,但其与黄冑不同,刘国辉更讲究传统用笔用墨方式,线条完全出自传统文人画的用笔规范,起笔收笔均有出处,线条变化丰富,讲究趣味性,传统气息浓郁。他与吴山明成为新浙派当代最具代表性的画家。周思聪是一位才华横溢的画家,她的《人民和总理》《矿工图》至今仍是美术史上的经典作品。她有着深厚的素描速写的功底,早期作品多为反映现实生活的作品较深沉厚重,晚期转入少数民族风情系列,以速写入画,较多创造,水墨造型结合极其完美自然,但人物造型多夸张,降低了人物造型的写实性,表现内容由重大题材创作转入了田园牧歌式抒情小品,虽有浓郁的生活气息与抒情意味,但少了以前作品的大气和厚重。

  1. 一整套颜料,备用颜料:大白4瓶、另常用色各备颜料补充包。

  2. 卡纸20张4开大小,宽胶带2卷,水粉笔一套

  3. 调色纸5本(以免洗调色盘麻烦,且污染环境)

  4. 抹布或吸水海绵

  5. 折叠水桶、铲刀、喷壶

言不过其实。水墨人物写生的表现性无以质疑,但不可在以表现性为主导思想下,一切似乎又都借表现性的名义去刻意臆造了。任何事物都应该有个度。在这里讲,度,是一把尺子,我们不是把它推到一个极端就是强调,而是要寻找到一个最佳的最适宜的表现位置上,它有高低之别,但没有一个绝对的标准刻度。形象感可以强调,或强调某一些特征,使其更利于反映本质,与之对比的衣服可以提炼强化、概括,甚至重新组织整合。但都不能超出原是人物提供的最大临界点。否则,将会走向空洞概念的漩涡,成为习惯性的套路,那样的笔墨是油滑而不耐看的。

可见,不管徐悲鸿学派也好,新浙派或是其它流派也好,画家在写实造型的原则下,与传统的融合各有各的方法,想想自己这些年的人物画学习与创作,对此也深有体会,从中我们不难发现,迄今为止,尚没有一种完全是两全其美的结合,徐悲鸿学派重造型,写生,相对忽视笔墨,写实性强,而写意性弱。新浙派强调笔墨是以相对降低写实性为代价的。各有各的优点与弱点,看起来在人物画中写实造型与笔墨是不可调和的矛盾,要么牺牲写实,突出笔墨,新文人画的造型漫画倾向即是,要么突出写实在一定程度上弱化笔墨。可见,对于写实主义水墨人物画来讲,造型难,笔墨也难,用准确的造型画好水墨人物更难,但也应该看到,写实主义水墨人物画不论从技术上,还是在内涵的表达上,都还有多种发展的可能性,写实主义人物的发展并未走到尽头,写实造型与笔墨的结合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从当代一批优秀画家,如刘大为、任惠中、袁武、毕建勋、王明明、冯远、刘国辉、吴山明、何家英、王柯、南海岩等他们关注生活,努力探索各自不同的观念样式和风格流派,取得了不同的成果,他们中有的深研传统艺术,在传统艺术的传承和自我创新之间,走出一条创新之路,有的兼容中西。这些画家积极创造,引领着当代中国人物画坛的主流方向。这些画家虽然所走的基本上还是徐蒋体系或新浙派艺术家的道路,但却在此基础上都创立了自己的造型观与笔墨语言。如果因为造型与笔墨的矛盾问题就否定这些年来写实性水墨人物画的成就或者逃避造型把人物都画成过分夸张的漫画式的形态,将来中国的人物画还有什么希望,古人画论讲以形写神,形神兼备黄冑也在其文中强调过写实主义人物画中造型的重要性,指出无形则不能形神兼备,无形,神将焉附的观点,认为笔墨要从古人的审美基础上有所创造,不能为技巧而技巧,为笔墨而笔墨,这些前人总结的艺术实践心得对我们今天的继续探索仍有很大的意义。

备注:自行带好小推车,没有的同学可以到景区租用,色彩用卡纸,集体装车,写生基地分发。

水墨人物写生的造型训练,要有对人物造型的全面性掌握,素描速写训练是不可缺的一种训练造型手段。

写生的目的和意义

素描是基础,是中国人物画家掌握造型和研究结构的重要基本功。素描训练是系统的、严谨的、扎实的。我们要明确,无论是明暗调子的体面素描,还是以线为主的结构素描,或是线面结合的素描,都应该关注和强调的是人物的结构关系、体积关系。不仅要深入刻划出每一部份的内在、外在结构,找出他们的凹凸变化,还要关注每一结构之间的组合关系。发现并研究怎样能以笔墨的方式来表现人物这些组合关系。人物素描的头像、半身、全身训练要有明确的目的性去训练,以线面结合抓结构抓形态固然重要,但长期的深入性素描也不能忽视。因为深入性的素描能使我们由深入而进入事物的内在,揭示一些眼睛常见但平时并没有深入研究的内容。对很多习以为常的部分作细致入微的研究,对一些表面现象做一些入木三分的解析,都会有新发现,有新认识。精细素描的作用不是将所得都搬用到中国画水墨人物的写生中,它是应用。这种深入,它会使我们对人物内外在的认识向前推进一步,对视野是一个拓展。认识、了解,并细致的解析了人物一切的深入性素描,是让我们在充分掌握这一人物的一切之后,也明白了那些内容可提炼练出来就能说明这一人物的基本特征,哪些内容可简约,哪些内容可省略,知己知彼,方能灵活应用。以素描形式全面深入的了解人物的一切构造,不要以毛笔的方式去套画深入在宣纸上的国画素描,不要囫囵吞枣那样的把素描生搬移植到水墨人物写生上。

1. 通过本次写生提高学生对自然景物的描绘,室外风景观察力和速写风景造型能力,加深对客观世界的认识,培养提高学生的审美能力和造型能力。

中国人物画家的素描训练,关注的是以结构为主的如翻山越岭般的高低凹凸内容,不求明暗反差,不需要大明大暗的块面性的明暗关系,寻找存在于每一结构间的起伏变化。对人物的结构有了十分的了解和掌握,才会有我们利用其中的这三分或那五分来传达人物结构的可能了。这样,笔墨的触点才会有所指,画这画那任你选,画高画低任我用。素描客观上是在做深入刻画人物的研究作业,但更多的是在培养着我们的一种认识,一种理念,一种由深入所带来的人物一切现象有高低起伏变化的认识,一种有光线没光线客观都存在着凹凸内容的理念。这种认识和理念,是对思路的一个拓宽。如果以正确的态度来对待素描,就不会陷入一种盲目画素描的状态,也就不会把素描训练与水墨人物画写生对立起来,从而也就更好的为水墨人物画发展起到积极作用。

  1. 外出写生可促进学生对群体生活的适应,提高学生的独立生活能力和意志力。

  2. 美术联考及校考考试内容的学习。

速写历来是以迅速捕捉生活的能力,灵活多样的手法,快速方便的形式,成为中国人物画家最不可缺少的艺术表现手段,是人物画家必须长期坚持下去的科目。生活中人物的多样性,随时随地都在我们的周围发生和生成。留下的记忆和产生的灵感,记录的办法,最简便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速写。速写记录着生活也记录着感受。生活感受,感受生活,就是大凡卓有成就的中国人物画家们为什么笔不离手本不忘携,大量产生速写的原因。速写工具可以多种多样,铅笔、钢笔能使我们以方便、敏捷的方式采集到人物的一切动态、神态。其毛笔速写更是不可忽视的手段,毛笔虽不如铅笔钢笔方便,却能以笔墨线的面貌来传达神情与状态,长期的毛笔速写训练,磨练这首对毛笔的控制能力和驾驭能力。无论哪一方法的长期积累,无不在为水墨人物的写生打下良好的基础。速写要多画,要坚持不懈地画生活中的一切。画的过程会产生大量有价值有内容有意义的速写。而由画的过程所产生的思绪,对人物观察分析和理解的过程,也会不断地充填着我们在水墨人物写生过程中的想法,与素描不同的是速写尤其是毛笔速写在很大程度上作用着水墨人物写生中的用线、用笔和用墨。

婺源风景欣赏

移形写神,随形表意,水墨人物写生的过程,是在分析人物的特征后,让结构形象向着更能说明这一人物性格特征方向去发展,有些地方需要提炼,有些内容需要夸张,有些部位需要以笔墨的角度来处理,还有些内容要省略。这些都是为了更有利的表现人物。写生要写出这一人物与那一人物的差异,写出平淡中的不平凡。人物形态的准确把握不是素描的准确,也不能只是速写式的概括化。试想如果我们用一张处理准确的人物全身的结构素描作品,把它拷贝到生宣纸上,再以水墨意笔去完成,一定不是一件好的水墨人物画。这是因为两者的造型规律不同,理念不同所致。由此我们可以明白,水墨人物写生的造型,不是物理性对形的概念,也不是素描,速写所提来年的形的概念,要形而上,不要形而下。它是与其他艺术表现手法有别的具有自己独特的一种观察和造型方式,这种独特的造型审美观,是东方性的,是中国式的。以人物提供的客观现象,脑海中产生的形象可能会生出联想般的思绪。整体看可能头部类似什么,身体又如什么,外轮廓有哪些归类,内结构怎么既能交代清楚内容又能充分张扬笔墨。从面部来讲,眼睛与眉骨眉毛的线怎么用,鼻骨颧骨等是否可以有意识的不考虑所显现有多少,而画它的存在性,老人脸上的皱折是否是我们可利用的元素,来组成和谐有序的笔的线势。胡须浓黑或花白的头发也可以传达笔墨的领域。甚至像老年人脸上的斑痕斑点也不要放过可成就脸部笔墨设置的因子。头发可用浓墨画或干墨皴,可用线条顺势组合,也可干擦湿染。一切根据人物提供的内容去做画面所需要的笔墨设置。衣服可用线的单勾平染,也可借用山水花鸟的一些画法,勾、点、皴、填,一遍两遍完成也可,反复皴擦点染也行,只要我们始终保持笔墨的鲜活性、生动性和表现性,这些手段的融入就是积极的。对于源于鲜活人物产生的深入刻画,只要不是远离主题的做秀,就不会偏离方向,就会有新内容,有所收获。移位移形是为了以张力的笔墨写其内容,以有形的感染力更有力的表达人物形象、形态语言,从而也就更有说服力的表现出了人物最本质的性格特征。

江西婺源

时代的发展,人们审美意识的提高,对艺术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中国人物画的发展,向我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就水墨人物写生而言,就写实性人物创作需要而言,寥寥数笔的简约写生只能在水墨人物的写生中占一部分,更加深入的、更富有中国水墨人物内涵的写生将是需要我们认真思考,努力探索的问题。

最美乡村

婺源代表文化是徽文化,素有“书乡”、“茶乡”之称,是全国著名的文化与生态旅游县,被外界誉为“中国最美的乡村“。

图片 1

中国最美

江西的最美风景

婺源县,今属江西省上饶市下辖县,是古徽州一府六县之一。婺源由于风景美丽而成为学生写生的最佳之地。

图片 2

怎样画好风景色彩

一、构图——在构图中首先要有远、中、近景,要多揣摩大师的优秀作品。“十”字构图让整幅画很稳重,透视和空间感非常强烈;“S”形构图具有延长变化的特点,画面更优美协调;“C”形构图,画面简洁明了,然而在安排主体对象时    安排在C形缺口外,使人的视觉随弧线移到主体对象。

二、色调——色调是色彩整幅画的灵魂。我们画风景时要特别注意季节、气候、时间、光线,比如夏天大地一片绿色,所以就应该以绿调为主,在阳光下以暖调为主,在阴雪天以冷灰调为主。

三、透视——想把空间表达得更强就要注意整幅画的透视关系,一点透视比较常见。物体近大远小,近实远虚,近暖远冷。

婺源之旅

每一年    每一日

每一刻    每一分

图片 3

我们总会遇到最美的风景

青桐教育2017届写生作品欣赏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