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朝赵孟頫,元代书画藻鉴与艺术市场

日期: 2020-01-07 08:51 浏览次数 :

图片 1

本书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着重介绍了元代书画的发展概况及艺术风格和藻鉴,并详细介绍了一些元代著名画家,第二部分着重介绍了元代绘画的艺术市场,本书是一本集欣赏与鉴别于一体的古书画爱好者较实用工具书。

图片 2

我要发布图片 3图片 4发布日期:2017-10-22 12:19:23来源:中国书画报核心提示:赵孟頫有着深厚的学养和功力,不仅提出“作画贵有古意”的主张,并且还把它和“不求形似”的士大夫画相结合,再融以“师法自然”,就此奠定了元代文人画的理论基础。图片 5 赵孟頫有着深厚的学养和功力,不仅提出“作画贵有古意”的主张,并且还把它和“不求形似”的士大夫画相结合,再融以“师法自然”,就此奠定了元代文人画的理论基础。明人王世贞曾说:“文人画起自东坡,至松雪敞开大门。”这句话基本上客观地道出了赵孟頫在中国绘画史上的地位。唐宋绘画的意趣在于以文学化造境,但元以后的绘画意趣则更多地体现在书法化的写意上。而这之间,赵孟頫起到了桥梁作用。元以前的文人画运动主要表现为理论上的准备,元以后的文人画以其成功的实践逐步成为画坛的主流。而引发这个变化的人物就是赵孟頫。 赵孟頫在人物、山水、花鸟、竹石、马兽诸画科皆有成就,并全面实践他的文人画主张。其花鸟画相对较为工细,曾画过杏花、葵花、秋菊、梅花、鸳鸯、游鱼等,但传世的并不多见,流传至今的、我们能见到的仅有《幽篁戴胜图》。 此图画一只戴胜鸟栖于幽篁之上。戴胜鸟以工笔的手法绘成,勾染结合,局部运用丝毛法。其颜色以淡墨色为主,背部罩以淡赭黄,局部重色的翎毛染以花青。整只鸟羽毛丰满,神采奕奕。鸟后的竹枝及竹叶均以双钩画成。用笔密而不乱,工中带写;笔法精致而富有变化,颇见功力。竹枝挺秀繁密,笔笔见力,富有弹性。整幅画笔法工整细致,画风严谨细腻,工而不艳,细而不拘,既无南宋花鸟画的浓艳之弊,又无北宋以来士夫画逸笔墨戏之陋。赵孟頫在强调文人画重神情的同时,又摈弃了文人画忽视形象的游戏态度,充分展示了其艺术追求。标签:赵孟頫

纵观中国花鸟画发展史,元代花鸟画有着独特的面貌。元是中华民族历史上第一个由少数民族建立的全国性的统一封建王朝,在政治、经济和文化政策上都不同于以汉族为主导的封建政权。其不仅在制度层面延滞了汉唐以来逐渐形成的各种文化传统的进一步发展,同时也对花鸟画的内在意蕴和所呈现出的面貌产生了巨大影响。元代花鸟画粗略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在唐宋文人画基础上发展而来的“不施彩,而纯以墨色者”的墨花墨禽,此乃元代花鸟画的主流;另一类是延续唐宋以来院体花鸟画工整富丽风格的粉笔禽卉。元代花鸟画将文人画的高雅野逸、超然尘世的文化精神诠释得淋漓尽致,总体呈现出简率淡泊的艺术风貌。即使粉笔禽卉也在唐宋院体花鸟画细腻绚丽风格的基础上融入了简逸淡雅的意蕴,形成了新的艺术风格。

上编

《鹊华秋色图》由元代赵孟頫所作,原故宫旧藏,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该图为图卷、纸本、设色画,纵:28.4 厘米,横:90.2 厘米。在天下第一泉风景区大明湖的超然楼中有一幅“动”的《鹊华秋色图》。

审美意趣变化的社会文化背景

绪言

《鹊华秋色图》是赵孟頫于1295年回到故乡浙江时为周密所画。此幅向来被认定为是画史上文人画风式青绿山水设色,画中平川洲渚,红树芦荻,渔舟出没,房舍隐现,绿荫丛中,两山突起,山势峻峭,遥遥相对。周氏原籍山东,却生长在赵孟頫的家乡吴兴,从未到过山东。赵氏既为周密述说济南风光之美,也作此图相赠。辽阔的江水沼泽地上,极目远处,地平线上,矗立著两座山,右方双峰突起,尖峭的是“华不注山”,左方圆平顶的是“鹊山”。

元代画家生活在蒙古贵族的高压统治之下,既有亡国之痛而引发的强烈的故国之思和民族意志,又有社会政治、经济地位巨大落差而产生的愤世之情。他们大多刻意避世,隐居乡里,用绘画的方式来抒发悲苦郁闷的情怀。在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看来,元取代宋建立全国性统一政权,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改朝换代。汉唐更迭、唐宋相继,是汉族内部的政权更替,而元取代宋则不属于此类。遗民拒绝和新王朝合作而效忠于旧王朝,能体现文人忠贞的气节,往往受到世人赞颂。但是儒家又认为“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忠君固然重要,而天下万民重于君主和社稷,旧王朝已经失道,新王朝拥有天命,故与新的统治阶级合作共治天下也无可厚非。倘若能在新的历史时期造福民众,一样能成为受人敬仰的贤臣良将。而元是少数民族政权取代汉族政权,根据儒家“狄夷华夏”之大防的思想,进入元朝官僚体制就成了降敌变节的可耻行径。以文天祥为代表的汉族知识分子大多耻于臣服于蒙古族政权。他们立誓不事二主,在朝代更替的动荡岁月举兵反元;而在元统治稳定后则离群索居,或公开或隐晦地表达着对宋王朝的思念。

第一章 元代书画发展概况

此幅向来被认定为是画史上文人画风式青绿山水设色。两座主峰以花青杂以石青,呈深蓝色。这与州渚的浅、淡、树叶的各种深浅不一的青色,成同色调的变化;斜坡、近水边处,染赭,屋顶、树干、树叶又以红、黄、赭。这些暖色系的颜色,与花青正形成色彩学上补色作用法。运用得非常恰当。

元代的大宋遗民怀着对华夷错位现实的悲怆心绪,转向宗教和文化艺术寻求心灵的寄托,出现了诸多遗民画家,其中郑思肖、钱选、龚开、温日观最负盛名。他们作品中坚贞的民族气节更高于艺术成就。譬如,郑思肖坐卧必南向,不与北人交接,以示不忘赵宋王朝。其所画兰花不着根土,并称:“土为番人夺,忍着耶?”与之相适应,他们作品中的审美旨趣和表现技法也发生了改变。如钱选的粉笔禽卉在意趣上追求怡然自适、“老去无心赏物华”的情致,笔墨上则是简约冷逸,构图上往往一花一叶或一枝一禽而已。

第一节 绘画

此卷画齐州名山华不注和鹊山的秋天景色,画中平川洲渚,红树芦荻,渔舟出没,房舍隐现。绿荫丛中,两山突起,山势峻峭,遥遥相对。作者用写意笔法画山石树木,脱去精勾密皴之习,而参以董源笔意,树干只作简略的双钩,枝叶用墨点草草而成。山峦用细密柔和的皴线画出山体的凹凸层次,然后用淡彩,水墨浑染,使之显得湿润融,草木华滋。可见赵氏笔法灵活,画风苍秀简逸,学董源而又有创新。

自儒家思想在汉武帝时期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以来,汉族文人士大夫在千百年的历史演进中顽强地发展着华夏文化的优良传统,即使在少数民族入主中原的时代也努力地用积淀深厚的华夏文化同化外来文化。如在东晋十六国、南北朝、宋金对峙时期,少数民族政权占据中国北方半壁江山,在军事和政治上征服了汉民族;而汉族文化则在兼容并蓄的前提下,成功地实现了对征服者在文化上的反征服。元代亦复如此。

第二节 书法

赵孟頫,字子昂,汉族,号松雪道人,又号水精宫道人、鸥波,中年曾署孟俯。浙江吴兴人。元初著名书法家、画家、诗人,宋太祖赵匡胤十一世孙、秦王赵德芳嫡派子孙;其父赵与訔曾任南宋户部侍郎兼知临安府浙西安抚使。

元政府对汉族在政治上实行歧视政策,在成立之初就废除了科举制,直到元仁宗延祐二年才恢复。即使恢复了科举制,被列为第四等的“南人”仍然不易跻身仕途。而有幸进入元政府并登上高位的汉人,也时常遭受政治上的歧视。赵孟頫作为赵宋宗室入仕元代几十年且官居一品,既是元代画家中最显赫的一个,又是最苦闷的一个。他一方面遭受蒙古贵族的猜忌和排挤,另一方面又受南宋遗民的讽议,承受着“丧失民族气节”的指责。而在后世的评价中,“仕胡”问题也常被提及。明代诗人兼学者王世贞认为赵孟頫倘无“仕胡”问题,则其画与陶渊明的人品、文章可称为“真足三绝”。文徵明则认为“唯公以亡宋公族,仕于维新之朝,议者每以为恨”。当然,“仕胡”问题在今天看来不应该成为问题,更不应该因此而非议和责难赵孟頫。

第二章 元代代表画家的艺术风格及其藻鉴

关于赵孟頫有这样一段故事:元世祖忽必烈曾问赵孟頫:叶李与留梦炎哪个好。叶李字太白,杭州人。少年聪慧,性情耿直。20岁入太学读书,与朱清相友善。南宋末年因反对投降派被流放。终宋只为国子监生,大才不能仕。但是后出仕元朝,六年就做到了一品官职。在南宋贾似道当道时敢于直言相谏,结果被冤屈和贬斥。仕元后多次对忽必烈直谏,多有安邦治国之策,也受到忽必烈的接受和赞赏。而留梦炎,字汉辅,也是浙江人。宋理宗淳祐四年的甲辰科状元,中国历史上著名汉奸之一。赵孟頫说:“留梦炎是臣父亲的挚友,为人庄重厚道,很自信,多谋能断,有大臣之才。叶李所读的书我都读过,他所知所能的事,臣都能知能办。”

与政治上的歧视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元政府对于汉族正统文化极为重视,国号“大元”就取自《易经》乾卦“大哉乾元”之义。不仅如此,元代各种典章制度也参考甚至沿用汉族封建政权的礼仪规制。元世祖忽必烈想仿效汉人做一个有文化素养的皇帝,延请了许多汉族的博学鸿儒来到大都。在绘画上,元朝当政者如大长公主、元文宗等都涉猎其中,附庸风雅——良好的氛围使得文人画迅速发展起来。

第一节 遗民画诸家

忽必烈说:“你是认为留梦炎比叶李要贤吗?但是,留梦炎在宋朝为状元,位至丞相,而在贾似道欺上误国之时,却对贾似道阿谀顺从。叶李当时虽为平民,却敢于上书朝廷,斥责贾似道,显然贤于留梦炎。你因为留梦炎是你父亲的挚友,不敢非议,可赋诗以规劝他。”赵孟頫便赋诗一首,其中有“往事已非那可说,且将忠直报皇元”的话,忽必烈看后大加赞赏。赵孟頫退朝后对奉御彻里说:“陛下在谈论贾似道误国时,责备留梦炎当时不敢指责。如今,桑哥的罪恶甚于似道,而我等不加指责,将来如何能推卸责任?但我毕竟不是陛下亲信之臣,说话陛下必不听从。侍臣中读书知理、慷慨有气节而又为陛下所亲信的人中,没有能超过你的。捐出自己生命而为百姓除害,是仁者之事,希望你能这样!”彻里果然向忽必烈揭发桑哥的罪恶。忽必烈大怒,命卫士将他掌嘴,彻里口鼻血涌,倒在地上。再问,彻里还是斥责桑哥罪行,大臣也相继指责桑哥,忽必烈便将桑哥按罪诛杀,并废除尚书省,凡有罪的大臣也统统罢官。

宋元之际,汉族文人士大夫在政治上的正统性和优越感随着蒙古族铁骑的南下而幻灭,文化上的正统性和优越感成了他们能够坚守的最后的阵地。而赵孟頫的“古意说”正是这一文化心理在绘画思想上的反映,是元代绘画审美价值取向和意趣变化的理论基础。赵孟頫认为:“作画贵有古意。若无古意,虽工无益。今人但知用笔纤细,傅色浓艳,便自为能手;殊不知古意既亏,百病横生,岂可观也。”所谓“古意”是直接针对南宋院体“近世”而言的。赵孟頫主张取法唐与北宋绘画的正统技巧,以革除南宋院体绘画狭小纤靡的流弊,恢复传统绘画典雅中和的“原道”。而在深层的文化心理上,赵孟頫的“古意说”奉唐与北宋的艺术意蕴为圭臬,显然是在彰显汉族儒家文化的正统性和优越感。这一理念得到了元代大多数画家甚至元政府内部向往正统文化画家的认同,深刻地影响着元代粉笔禽卉的创作实践。

第二节 赵孟 和早期南方诸画家

赵孟頫人骑图卷

着色简淡的浅设色粉笔禽卉

第三节 高克恭和早期北方诸画家

明人王世贞曾说:“文人画起自东坡,至松雪敞开大门。”这句话基本上客观地道出了赵孟頫在中国绘画史上的地位。无论是研究中国绘画史,还是研究中国文人画史,赵孟頫都是一个不可绕开的关键人物。如果说唐宋绘画的意趣在于以文学化造境,那么,赵孟頫在其间起到了桥梁作用。如果说元以前的文人画运动主要表现为舆论上的准备,元以后的文人画运动以其成功的实践逐步取代正规画而演为画坛的主流,那么,引发这种变化的巨擘仍是赵孟頫。

浅设色粉笔禽卉以水墨为主,着色简淡,带有两宋院体画的痕迹,但更多地体现了元代墨花墨禽的特征,往往工中略带写意。这类作品中较有代表性的有赵孟頫的《幽篁戴胜图》、赵雍的《青影红心图》、陈琳的《溪凫图》以及张舜咨、雪界翁的《鹰桧图》等。

第四节 元四家和中后期的山水画诸家

赵孟頫《兰亭序》

赵孟頫系宋太祖次子赵德芳之后,聪慧过人,早年向钱选学习绘画,书法学习宋高宗赵构,且以在文学、书画方面的学识与才华成为“吴兴八俊”之首。入元后,赵孟頫深得元代皇帝恩宠,仕途一路通畅。晚年的元世祖还常把赵孟頫召进深宫谈古论今。元仁宗即位后,赵孟頫为翰林学士承旨、荣禄大夫,官居一品;逝世后,元英宗追封他为“魏国公”,谥号文敏,真可谓“荣际五朝,名满四海”。

第五节 中后期的花鸟画诸家

历史上每遇沧桑变易之际,文化颇易失范,人们总是以史为鉴,从古代的启示中去寻找医时救弊的良方,如孔子的“克己复礼”、魏晋“竹林七贤”的返朴归真、唐宋的“古文运动”等,重视传统成为中国文化的特色之一。赵孟頫提倡“古意”的出发点亦不例外,他引晋唐为法鉴,批评南宋险怪霸悍和琐细浓艳之风;不仅如此,作为一位士大夫画家,他还一反北宋以来文人画的墨戏态度,这是十分可贵的。作为价值学原则,赵孟頫既维护了文人画的人格趣味,又摈弃了文人画的游戏态度;作为形态学原则,赵孟頫既创建文人特有的表现形式,又使之无愧于正规画的功力格法,并在绘画的各种画科中进行全面的实践,从而确立了文人画在画坛上成为正规画的地位。应该说,赵孟頫使职业正规画与业余文人画这两种原本对立或并行的绘画传统得以交流融汇,从此,一个以文人画家为主角,以建构文人画图式为主题的绘画新时代,拉开了序幕。

第六节 中后期的人物画诸家

赵孟頫在中国书法艺术史上有着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和深远的影响力。他在书法上的贡献,不仅在他的书法作品,还在于他的书论。他有不少关于书法的精到见解。他认为:“学书有二,一曰笔法,二曰字形。笔法弗精,虽善犹恶;字形弗妙,虽熟犹生。学书能解此,始可以语书也。”“学书在玩味古人法帖,悉知其用笔之意,乃为有益。”在临写古人法帖上,他指出了颇有意义的事实:“昔人得古刻数行,专心而学之,便可名世。况兰亭是右军得意书,学之不已,何患不过人耶。”这些都可以给我们重要的启示。

第三章 元代代表书家的艺术风格及其藻鉴

他的文章冠绝时流,又旁通佛老之学。其绘画,山水取法董源、李成;人物、鞍马师法李公麟和唐人;工墨竹、花鸟,皆以笔墨圆润苍秀见长,以飞白法画石,以书法用笔写竹。力主变革南宋院体格调,自谓“作画贵有古意,若无古意,虽工无益”,遥追五代、北宋法度,论者谓:“有唐人之致去其纤;有北宋人之雄去其犷。”开创了元代新画风。交友甚广,与高克恭、钱选、王芝、李衎、郭祐之等相互切磋;直接受其指点的有陈琳、唐棣、朱德润、柯九思、黄公望、王蒙等。能诗文,风格和婉。兼工篆刻,以“圆朱文”著称。

第一节 赵孟 和早期诸书家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第二节 中后期诸书家

下编

元代绘画概论

元画简述

《江山秋色图》卷与钱选的山水画派

近世现古意

元上海画坛三家综述

云林故事惟文藻

元代墨花墨禽刍议

王渊考辨

边鲁考辨

元代禅宗画研究

室町时期的中国画典藏

元代书画史上的冷僻名头及其伪作

药王山壁画年代的考订

明代伪造元人书画之风

毗庐精舍画鉴

从书画典藏的历史看典藏观念演变

从艺术市场谈艺术品藻

后记

图版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