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的漫步者

日期: 2020-01-06 19:54 浏览次数 :

图片 1

我希望这世界上一切辛勤的人们都有空闲的时候,有平心静气的时候,有从容的在风景中散步、从容地品茶读书的时候。

朱训德手迹

鸟的翔影滑过暮色渐渐弥漫的天空,彼岸的林子上空腾起一片欢快的鸣叫,可以想见一片光洁的羽毛轻盈的飘落于地。声声鸟鸣直如飘渺的炊烟给人以温暖的怀想。

这是朱训德先生的工笔画作品《暮光》描写下的暮霭的村庄,那青黑的屋瓦、圆浑的茅棚,古老的窗牍,无不散发着幽古的清香和自然的气息。使人们在对原始、简朴以至寒沧而泛起淡淡的伤感时,也升起一阵阵的快慰。那敦厚的草垛、穿挂的瓜蔬,还有那庭前院后的果树,又给人带来丰收后的慰藉。野塘春水漫,花坞夕阳迟。劳作归来,站在湿漉漉的跳板上掬一捧清水洗把脸,或索性一骨碌钻进清凉的野塘中痛痛快快的扑通一阵想必是令人惬意的。在这一片静谧中,没有黄昏,没有昼夜,没有喧嚣,亦没有浮躁,人与自然,时间与空间,情与景,轻快与安谧交互而成一派田园诗章。

一个艺术家的感悟与思考是相辅相成的,且无不在作品中融和为一。画家通过一定的艺术手段,表现其特定的情绪感受,同时也表达了他的艺术观念乃至人生态度。朱训德先生的工笔画大都表现其对故土风情的描绘,或人物、或风景,画面凝重沉郁而涌动飞扬,表达了大自然美妙的诗意和生命的律动不息,表现了人与自然的亲和及亲和中的疏离。

人与自然的亲和关系,是中国文化艺术一条主脉。朱训德先生作品中人与自然亲和的情怀是炽热的、也是深沉的,对于勃勃生机的自然,哪怕是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倾注了先生无限的深意。聆听来自自然与天宇的呼吸,用胸襟感受大音希声的天乐,这种天人合一的关系正是构成先生绘画艺术丰富性和深刻性的原因所在。从流畅精细的线条,淡雅的用色,清新沉稳的画面到作品的由简而繁,色彩的由单纯而丰富,由清爽而浓丽,画面由静而趋于动,先生调动了种种表现手法,创造着画面的韵律和情感。从《村塘》、《暮光》中树叶、莲蓬、草垛的摇曳晃动,到《山月无声》和《山音》中树木、云、炊烟的有序升腾,再到《弦》、《山泉》中飞鸟、花、叶的旋转飘舞,先生作品浑厚、含蓄而凝重,深邃而幽静,仿佛透着自然的某种神秘与不可捉摸,透过他那律动的线,沉稳的色,微妙的形,仿佛可以聆听到山野的呼吸,大地的脉搏,感知着先生与自然、与人生、与故土的心灵交往。读先生的画,犹如跟着其脚步不知不觉的渐入佳境,如温馨的小屋,得品老酒,得闻山歌,有些微醺的陶然。

湖南,楚文化的发源地,有四水之灵秀,洞庭之浩淼,衡岳之高阔,湘西之诡异;湖湘文化,有巫鬼之凄美,楚呤之浪漫,衡山之正气,亦有船山之学风,曾文正公及湘军之事功,毛泽东之雄图伟业,更有齐白石之颠倒乾坤的书画。中国最早的三幅帛画就出土于湖南长沙的马王堆,马王堆的漆器盛载着汉代的雄浑,里耶古城的竹简抒写着远古的历史,岳麓书院的砖瓦蕴含着楚地的书香------湘楚之地的湖南铭刻着唯楚有才,于斯为盛的辉煌。在这独特而深厚的文化积淀影响下的朱训德先生在他的艺术世界里广博铺垫,探求本源,大胆创新,他吸收楚文化的浪漫诡异和汉文化的沉雄深厚,融合印象主义的色彩因素和表现主义的符号特征,在内涵上则更多的回归东方精神。把先生对自然和人生的感悟表现在一个个富有智慧创造的艺术语境中,底蕴丰厚而生机盎然,故先生的工笔画有着强烈的文化味、音乐感和表现性。在作品《春兆》中,先生表达的是一种大音希声的静态美,一种大空恒寂寥,静中寓动的宇宙意识。那大片空白是皑皑白雪覆盖下的屋瓦,而屋瓦下包容的是农家暖融融的春梦,烟窗里升腾出来的缕缕青烟是画家在心灵得以净化后吐出的快意,树枝上萌发的是这个民族的希冀,树干上的红纸裹着人们美好的信念和期望。在着银装素裹的世界里勃发的生机在冥冥中酝酿,纯洁与静穆在这里展示着无与伦比的力量。

好的音色,是弦外之音;妙的画境,为画外之画。动感或动势是作品产生音乐感的主要原因,这在先生的作品中表现尤为突出。他利用活泼而密集的线条,形成特定的组合和重复,利用色彩的总体单纯及局部的微妙变化,造成一定的旋律和节奏。如作品《山月无声》、《山音》、《冬语》、《弦》等,都关联着音乐和声音,在静谧空濛的寥廓中又分明听到天籁之音的荡漾,点线纵横的画面构成,光影闪烁,朴厚幽深,丰富的表现语言,体现了先生的智慧和思想内涵。而在作品《晚炊》中,凝重沉郁又涌动飞扬的线条和灿烂如烛的色彩意象中,传达着先生对人生深深的惆怅和对生命律动不息的礼赞。

中国艺术总是以其独特的表现形式,体现着中国哲学的宇宙观和自然意识,先生的绘画从来无意纠缠时尚的观念,却始终遵循着自己心灵对时代、对自然、对人生的感悟。

先生说:我常想远离这喧嚣躁动的都市,只为了能面对时空时有一份冷静,一份朴素而虚静的态度与自然对话。只有在清新的自然中才能灵思涌动。我用心静听大自然的和声,用自己的笔抒写自然与宇宙的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