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野生动物园举办大型环保行为艺术活动,行为艺术

日期: 2019-12-23 11:47 浏览次数 :

昨日,深圳野生动物园内,数万名观众面带各式动物和妖魔鬼怪面具与舒勇共同亲历一段惊心动魄的大型环保行为艺术活动《看,进化的人》。“他”一路走来,充斥着对动物的无情戕害、对自然的肆意掳掠,无知地构筑了一条畸形的发展轨迹“蒙昧状态--文明发展--破坏自然--文明毁灭” ,进而呼唤和平。 作为我国首次举办的与动物有关的大型环保主题艺术活动,《看,进化的人》场面宏大壮观,现场数万观众直接参与创作,艺术家舒勇更是以独特的方式,浓缩人类蜕变、进化、成长的历程,审视人类过去、现在、未来,着力体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想主义态度,表达方式堪称我国乃至世界艺术中的首创,具有深远的艺术价值与社会影响,是人类环保史、行为艺术史,乃至人类艺术史上可圈可点的开拓性尝试。 在作品中,数万名观众带上各式动物和妖魔鬼怪面具,亲身参与,与艺术家的创作产生对话、互动,凭借面具的象征意象,颠覆传统的思维定势,将人类进化蚕食、戕害动物的兽性、魔性夸张,提升到公众层面上进行客观反思,并在参与、创作中体味当代艺术的张力,继而深切感受到保护自然、爱护动物的重要与迫切。 著名环保艺术家舒勇在用近万平方米白色布匹覆盖的庄严而纯净的环境中创作出异样、出奇的现场、产生一种抽象的美感。一个巨大透明的球体在炎炎烈日下滚动,在高温封闭的球体内还有一个白色胎膜也在蠕动。几分钟后,胎膜破了。破壳而出一个穿西装的“文化动物”----人,诞生了。这个文化动物一开始随着音乐在透明的球体里用各种肢体语言展示人与动物的关系。十分钟后球体开始萎缩,文化动物也随着球体的萎缩而跌倒。开始呈S型线路在一个个铁笼一只只动物的身旁挣扎着匍匐爬行,当爬到老虎的身边时老虎开始吼叫,在笼子里转来转去并开始伸出瓜子来抓外面的爬地的艺术家,险象环身。艺术家继续在各个动物之间爬行。慢慢地完成由半直立到直立到现代文明的进化过程。与此同时,铁笼里、铁链上的动物也“遍体鳞伤”,黑色的“血液”滴在匍匐爬行的文化动物身上,浸染了人类来时的道路,而“他”并不自觉,带着摆脱野蛮、晋身“文明”之列的喜悦,身着西装,最终走进了仅有一台电视机的笼子,而且身不由己的穿起了“防护服”----因为大自然和人类社会都变得需要提防,而且是“防”不胜“防”。 可是那受到污染的墨汁般的“血迹”,依然浓烈而刺目,也象征着所谓的人类文明给圣洁的大地涂上了污点,动物的垂死的哀鸣依然响彻耳际,四处散落的动物“尸骸”犹如亡灵和冤魂,也依然有如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发出无声的控诉。终于,自然以它特有的方式向人类发出警告和反击:人类历史上的大灾难、近年发生的旱涝、SARS、禽流感等资讯在电视里出现了,人类并没有追求到真正意义的现代文明生活,此时的“他”已经不得不穿上了密不透风的白色“防护服”——白色的“枷锁”和“牢笼”向观众揭示了这样一个深刻的命题:人类对自然戕害,愚昧地造成了人与自然不和谐的关系,大自然也就必然报复人类,将人类禁锢在笼子里,没有自由,没有了广阔的天地;有的,只是畸形的、层层密封的人生。 艺术家舒勇贯穿于作品经脉的是:人类在追求文明的过程中,却在扭曲真实意义上的“文明”,天人合一的境界、自然与人谐和安详的理想正在湮没,这种矛盾、这种痛苦,这种遥遥无期的惊恐,在艺术家夸张、极致的方式下,以直接、迅疾、富于震撼力的视听效果呈现给观众。 这是艺术家舒勇与深圳野生动物园在深刻反思“SARS”、禽流感后,在全国200家动物园中率先以动物为主题,以行为艺术的先锋方式向人类发出警告与棒喝,不仅体现了主办者独特的艺术个性与创意,坚持艺术直接与大众对话,万人共创一幅经典之作,更希望籍此作品震撼与感召更多的人们,停止乱吃“野味”的陋习,掀起新一轮对动物,对生命,对环保,对生态问题的关注。 摘自:TOM.COM

图片 1

图片 2舒勇作品《泡女郎》  在佛山1506创意城,舒勇与工作人员一起,在工作室里忙碌着,创作50尊李小龙雕塑。这些功夫雕塑,将在8月7日,由彩色车队从佛山运送到上海世博园。舒勇现在的身份,是佛山参与2010年上海世博会工作领导小组的顾问,刚从上海回来,就又开始为17日的布展做准备。  姓名:舒勇 年龄:36岁 籍贯:湖南  情况:著名先锋艺术家,曾创作《地球在流血》等系列行为艺术,被称为中国环保艺术第一人;2000年,广东省批准由他设计中国第一座环保艺术馆;2009年,获佛罗伦萨国际当代艺术双年展终身成就奖,是第一位获此殊荣的亚洲人。  语录:佛山接受了泡女郎。她标志的是一种创新精神,见证的是思想解放和天马行空的创造力。  在佛山1506创意城,舒勇与工作人员一起,在工作室里忙碌着,创作50尊李小龙雕塑。这些功夫雕塑,将在8月7日,由彩色车队从佛山运送到上海世博园。舒勇现在的身份,是佛山参与2010年上海世博会工作领导小组的顾问,刚从上海回来,就又开始为17日的布展做准备。  在石湾民窑烧制生命之花  36岁的舒勇,是湖南怀化人,18岁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上了半年学便选择退学。之后,舒勇创作地球在流血、心系大自然等行为艺术,采用在女性裸体上浇颜料的方式,表示地球正在受伤害,这让舒勇备受争议。  2009年5月10日母亲节,舒勇用汶川地震中丧生的双胞胎女孩的骨灰创作的生命之花,在佛山石湾的民窑出窑绽放。这一次创作,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佛山陶瓷的魅力。舒勇回忆,当时差点就到景德镇烧制了,因为周围朋友的极力推荐,才有了与佛山的第一次合作。  2009年12月,佛山举行陶瓷文化节,舒勇创作的、号称世界最大乳房的当代艺术作品泡女郎与市民见面,之后长期在佛山南风古灶展出。泡女郎是舒勇创作于2006年的作品,在国内外引起广泛争议:2008年在北京798艺术空间展出时,离奇失踪。之后,舒勇向全国呼吁,寻求最有胸怀的城市,能接受泡女郎。佛山接受了‘泡女郎’。她标志的是一种创新精神,见证的是思想解放和天马行空的创造力。她不但挑战着佛山人的视觉神经,更挑战着佛山的现代文明和包容度,变成城市气度的一个测量器。  现在,舒勇依然感激佛山,这里有很强的文化包容性,所以我把工作室也搬来了。  创作中曾用到石湾公仔元素  陶瓷节后,应创意产业园老总邱代伦之邀,舒勇将工作室搬来佛山。  其实,舒勇与佛山的缘分,很早之前就开始了。1992年,舒勇就开始在广州居住。以前,来过佛山,考察佛山制造。舒勇说,其实之前的艺术创作中,也用到了石湾公仔的元素,来到佛山,才发现之前的公仔,发源地就在这里。  佛山是中国有名的制造业基地。舒勇解释,艺术家创作,最关键还是要把作品变成现实,佛山具备了这样的工艺,也有很好的陶艺工人。  现在,舒勇除了忙上海世博会,还准备在佛山建艺术制造基地。北京的工作室,依然负责向国际推广。舒勇称,现在的工作重心在佛山,因为,这里可以为艺术家实现梦想,提供平台。  舒勇与佛山  2009年5月 舒勇创作的生命之花,在石湾民窑出窑绽放。  2009年9月 佛山1000名各界人士穿红袍在舒勇的带领下同唱国歌,抒发爱国情怀。  2010年5月 舒勇在佛山创作了以农民工为主题的大型互动建筑景观艺术作品《筑梦》,呼吁全社会关注农民工群体的生存现状。  2010年7月 舒勇为佛山参展世博案例创造的CHINA功夫作品,因酷似李小龙的雕像脚踢50座包括台北101、大英博物馆等世界著名建筑物在内的造型,引起广泛关注。

应第二届创造艺术治疗国际组委会以及香港类自然健康工程研究院副院长王春红女士之邀。10月13日,先锋艺术家舒勇在山水甲天下的桂林永福,与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本地居民以及智障儿童创作了大型的行为艺术作品“1013”。

编辑:admin

马驰·安冬—— 与名人面对面

图片 3民间艺术家将舒勇和智障儿童围在中间

舒勇,1974年生于湖南,当代艺术家,被称为“中国环保艺术第一人”,“行为艺术营销”创始人。他活跃在行为艺术、油画、建筑、电影、策展、音乐、新媒体、环保、广告、营销等众多领域里,其中“地球在流血”被南方日报等媒体评为二十世纪十大前卫艺术。有关地球在流血的故事被写成报告文学和电影剧本,“新载体绘画”被《光明日报》等媒体评为2002年度十大社会焦点新闻。“九问深圳”引起轰动,被羊城晚报评为2005年十大文化事件。2005年应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邀请在国家图书馆创作“知识因传播而美丽”大型行为艺术,并被央视新闻联播报道,这是行为艺术首次进入新闻联播。“百问超女”作为中国第一个艺术游戏被新浪网重点推出,并在网上引起巨大反响。2000年创作亚洲最大型环保行为艺术,2002年创作中国第一部行为音乐,2002年与南方日报集团共同创作中国第一座“行为建筑”,2003创作万人行为艺术“汽车小康之梦”,2003年与珠江电影制片公司拍摄中国第一部行为艺术电影。2004年创作万人行为艺术“看进化的人”,这些艺术活动都广泛地引起关注和不同程度的轰动。2005年被北京大学聘为客座教授,2006年与陈逸飞、陈丹青、赵半狄等五人荣获“时代艺术家大奖”。2007年,作品“泡女郎”再次引起广泛关注。

应第二届创造艺术治疗国际组委会以及香港类自然健康工程研究院副院长王春红女士之邀。10月13日,先锋艺术家舒勇在山水甲天下的桂林永福,与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本地居民以及智障儿童创作了大型的行为艺术作品“1013”。在创作现场,几百名当地的民间艺术团队的队员将舒勇和智障儿童围在中央,在他么们的锣鼓声中,和他们优雅的舞姿中。围观的群众和专家们手牵手不断的挥舞着双手。

新报:你是中国最早做行为艺术的艺术家之一,公众对行为艺术充满着好奇,更多的是不理解。有那么多的艺术方式都可以表达自己,你为什么要选择行为艺术?

图片 4刚开始活动还 很有序 图片 580岁老太太在吹泡泡

舒勇:行为艺术是让艺术由静态转换为动态的最简单和最直接的艺术方式。我觉得艺术应该是大家的事,而不仅仅是自己个人的事,所以我希望大家的参与和互动。尤其在一个充满着变化的时代,对于艺术而言,互动和参与就显得尤为重要。

相关文章: 行为艺术怎么老跟吃的过不去? 奇!老太身体通电能点亮灯泡 还能头顶开砖 七旬老太发明奥运五环鲁班球 厦门车鼓弄--古稀老太和她的车鼓弄情节 鲁淑娥 操剪如飞鲁老太 希望带更多学生[图] 针线当笔绣唐诗 七旬老太的另类书法绝活[图]

新报:公众和媒体都很排斥血腥与暴力的行为艺术,而你的行为艺术作品却显得健康,温和?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第1页第2页

舒勇:公众和媒体不喜欢血腥和暴力的行为艺术是很正常的事情,因为这些超出了公众和媒体对艺术的理解范畴。实际上这个现象有些矛盾,一方面他们排斥这些,可是另一方面他们又很关注这些东西。因为血腥和暴力满足了隐藏在内心里的某种好奇,制造着某些快感。从我自身来说暴力和血腥是最没有力量的东西,所以我的作品较少出现暴力和血腥。如果有一天我的作品中出现了暴力和血腥的东西时,那将是我最脆弱和最无能的时候。

新报:你有一组图片,是在许多大企业家的办公室里吹肥皂泡泡,作为被拍摄的企业家,他们愿意以这种方式出现吗?

舒勇:这里面肯定是不能用愿不愿意来形容这种状态。因为没有谁希望别人在他的办公室里吹泡泡。这个过程特别复杂,所以根本就不是愿不愿意的问题。很大程度上是一种交锋和冲突。

新报:除了艺术家的身份,你还有过许多别的身份,比如说媒体的顾问与广告公司的策划人,我觉得这些身份会干扰你的艺术家身份,让大家觉得你的艺术活动里有商业的影子,你怎么看?

舒勇:我不会在乎别人说我的作品有商业的影子,商业本身就是一种积极和进步的力量。谁也没有办法回避商业,除非你回到原始社会。实际上商业最直接的反应了社会文明的进步程度。如果艺术可以借用这种力量,我想艺术将可以穿越很多平时无法穿越的壁垒和障碍,成为改造社会的重要力量,而不像现在这样总是被忽略,甚至被边缘化。我很多的作品就是以商业的名义完成了,如果只以艺术的名义将无法完成这些超越艺术范畴的作品。

新报:你的标志性作品“泡女郎”,有人认为很精彩,也有人认为很低俗,好像还有人砸过它,你怎么理解这种公众的反应?公众的情绪也是你艺术策划的一部分吗?

舒勇:首先我觉得公众情绪应该是艺术的组成部分,所以我在创作的时候会将公众情绪作为一个重点来考虑。我不会只以自己的情绪为中心来考虑作品。现在看来“泡女郎”被砸是一件很有意思的文化事件,它通过一个简单的暴力事件将作品引入到一个更深入的层面,来探讨和理解。被砸事件很客观地见证了中国当代社会的审美意识和形态,以及某些社会现状。泡女郎作品可以释放公众的某种极端情绪,其实也间接地说明了它不再被人忽视。艺术的力量已经超出了艺术之外。

新报:你用泡泡作为你的艺术符号,联想到现在到处都在争论关于“泡沫”的问题,在股市,在地产界,在艺术品市场,都是这样,你的泡泡符号是否和这些有直接关系?

舒勇:我想不仅是和这些有关系,泡泡和我们很多的生活都有关系,从生理上来说,身体上火了嘴里会莫名其妙地长泡泡,当身体被烫伤了马上就会出现水泡泡。水被烧开达到临界点的标志就是出现泡泡,你只要仔细观察生活我们周围到处都有不同形态不同感觉的泡泡。我喜欢泡泡,因为它可以给我带来绚烂的幻觉,让我在这种感觉中感受和触摸到另一种真实。同时也让我对生活和未来充满了阳光和希望。

新报:现在中国当代艺术的市场很火爆,许多艺术家在不断复制自己能够畅销的作品,你怎么看待艺术家和市场的这种暧昧关系?

舒勇:我可以理解他们不断复制自己能够畅销作品的行为,的确当代艺术的火爆来之不易。但是如果艺术只是为了获取更多财富的话,那我将放弃艺术,因为我有能力通过别的方式赚到更多的钱。艺术家在和市场的暧昧关系中很容易失去理想和创造力,我们应该警惕这种暧昧关系。

新报:艾未未自己就是中国当代艺术的一个重要符号,许多人都觉得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作为很熟悉的好朋友,你眼睛里的他是什么样子的?

舒勇:他是一个很纯粹的人,意志很坚定,一般的人很难影响到他。从媒体传达的信息来说,他的确是一个奇怪的人,也很难接近。如果真的了解他,你就会发现他特别的善良,为人仗义,根本就像一个小孩,确切地说是一个有大智慧的小孩。

新报:你是从广州去的北京,作为全国艺术家的中心,你觉得北京这个城市很适合你吗?和广州的艺术气氛有什么不一样?

舒勇:北京的艺术环境总体来说比广州要好,全国各地艺术家会聚在这里,让艺术的范畴变得很大,让你有更多的空间。在广州的十多年感觉自己特别的孤独,在那里几乎没有人可以和你分享艺术创作的各种感受,因为务实的广州人不太会去真正关注当代艺术。北京如果呆久了,我就会觉得自己很浮躁,经常要参加各种艺术活动和展览,到现在我很留恋广州的那种孤独,它让我有更多的时间考虑艺术本身。所以目前我喜欢穿梭于两地。

新报:这次来天津做展览,对天津的观众有什么样的期待?如果有观众对你的作品表示不理解,你会有怎样的解释?

舒勇:尽管天津离北京很近,但还是觉得它们之间有很大的区别,从艺术上来说天津特别纯粹,没有北京那么喧闹。这次虽然是一个较为静态的油画和雕塑展,但是我仍然期望天津的观众可以参与到我的作品中来,通过与他们的互动让我对这个城市留下一些特别的记忆。如果对作品表示不理解我认为这也是一种与作品交流的方式。要是刻意地去解释作品将显得有些狭隘。

本版撰文 马驰

采访手记:

当初在艾未未的艺术文件仓库看“泡女郎”的时候,就想到,这位舒勇一定是个很嬉皮的人。

在这次万通上游国际艺术馆舒勇的《中国神话》个展现场,和舒勇有了一次深入的交谈,倒觉得这位曾被各种媒体以各种角度报道过的艺术家还是很严肃的,好像不太爱开玩笑的样子,不像许多久混京城的造型各异的现代艺术家们,人都是好人,就是一张开嘴,什么都敢抡。但是在当代艺术的圈子里,舒勇做的事,确是很有影响的,他用吹肥皂泡作艺术符号的“泡泡”系列摄影坚持了许多年,凑成了一个完整的系列,才拿出来亮相,是很沉得住气的。今年,应该是中国的当代艺术年了,实在是火呀,几千万一张的画,在海外连着成交,谈论当代艺术的人也越来越多,似乎好多事都是这样,不值钱的时候,谁都说看不懂,一旦火了,值了钱了,一夜之间能站出来一大批明白人,看那架势都想给别人讲课,譬如古玩字画,譬如紫檀黄花梨,譬如房地产和股市,譬如当代艺术——这本就是一件有意思的事,用舒勇的意思来表达,就是“可爱的泡沫”。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