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大学美术学院2017届研究生毕业作品展开幕,百件油画作品等你来淘

日期: 2019-12-05 07:39 浏览次数 :

图片 1

图片 2

  2017年6月13日上午,贵州大学美术学院2017届研究生毕业作品展在贵大美院润正楼三楼的学院展厅中正式拉开帷幕。

  进入6月以来,各大院校的美术生毕业展陆续举办。年年岁岁“展”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学业成绩的汇报,未来道路的选择,学生们在大学里学了什么,未来准备做什么,都集中体现在一年一度的毕业展中。今年的毕业展有哪些变化?各美院对毕业创作有哪些不同要求?如何看待学生一毕业就进入市场的现象?

>>>>>>更多图片资讯

去年,由重庆晨报主办的首届高等院校毕业生油画作品品鉴展,推出后很受欢迎。5月25日,看未来重庆2013第二届高等院校毕业生油画作品品鉴展将在独立映像艺术空间开幕,展览持续到6月9日,免费对市民开放。

  

  日渐开放的毕业展

6月16日,《轻轻地我走了》毕业学生二人展在广州市大学城南亭村水井吧开幕,本次展览是由两名美院装饰设计系毕业的学生扬智和黄大中的作品联合展。

本次展览将展出重庆地区7所艺术院校毕业生的油画作品,包括四川美术学院,重庆大学艺术学院,西南大学美术学院,重庆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重庆三峡学院美术学院,长江师范学院美术学院以及重庆文理学院美术学院等。展览艺术总监傅文俊告诉记者,本次展览将展出作品近百件,虽然都是油画作品,但也能看出不同院校不同的特点。川美学生的创作风格多样;而西南大学学生的作品题材多以人物、静物等为主,风格沉静;重师美院的学生作品则以风景为主,装饰性很强。

图片 3

  在各艺术院校的毕业展中,传统的展示方式主要是集中在各校美术馆举办,而且往往限于场地面积,不得不分专业、分阶段展览。这也是目前大多数院校采用的方式。中国人民大学应届美术学博士毕业生李剑锋说:“今年人大毕业生作品展是分专业进行的,设计、新媒体、油画、国画(含书法)依次分别展出。我认为这样展览专业性更强,但是也存在弊端,因为不同专业的学生作品放在一起展览可以相互交流,了解彼此专业的创作情况,或许能受到一些启发、得到一些灵感;同时,对参观者而言,一次性可以看到艺术学院毕业生创作的全貌,而不用分几次来观看。如果可以分展厅同时展出各个专业的毕业生作品,这样展览效果可能更好。”

扬智的是油画作品《校园系列》的是他“中期”的作品,他以美术学院的宿舍楼和教学楼为题材总共创作了40多幅大概1*1米的,和一些尺寸比较小的作品,扬智表示:“我就生活在这里,已经四年左右,这个题材对我来说最熟悉,我能画得更深刻。并且,八大美院似乎没有人作过这个题材。建筑的形式感表现起来也比较有意思。”

本届展览将延续首届展卖结合的方式,观众如果对展品有兴趣,可以现场进行收藏。但与首届展览不同,本届展览的参展作品中,研究生的作品数量更多。去年不少观众就表示,如果一个本科生毕业后不再从事艺术创作工作,那么收藏他的作品就很难增值。傅文俊表示,相比本科生,研究生未来坚持艺术创作的可能性更大,而收藏其作品也更加有升值的可能。

  本次展览作为贵州大学美术美院(以下简称贵大美院)搬迁到新校区后第一次毕业成果展示。展览将各专业毕业生的创作成果整合,囊括了贵大美院中国画、油画、版画、视觉传达等几大品牌专业,共计37名2017级研究生的作品。进入展厅,按区域分割的展览处处充满惊喜。不仅作品的呈现凝结心思,在布展细节处也体现了学生们的思考。每一张作品的展签,除了有作品名称、作者、尺寸、画种等常规信息外,还有增加了作者的二维码。二维码作为与作者本人沟通的桥梁,方便观展观众了解作者,扫描展签上的二维码便可以添加到这位作者的微信。

  毕业展,是对学生几年学习成绩的展示,也是让社会了解学院教学研究与学术成果的一个窗口。一些专业院校采用了类似艺术节的方式,将毕业展览做成了一次全校的庆典。例如中国美术学院,全院4个一级学科、22个专业、88个专业方向,已经连续4年同时在毕业季展出,展览甚至已经成为杭州城市文化的一个节日。

黄大中展出的是陶艺和雕塑。哲学的寓意不造作地,或者说不经意地蕴涵在他的作品里面,《蜕变》还是他大二时候的木雕创作,参加过广东美术馆“广东美协成立十周年”的展览。四个并列的红色苹果讲述着一个自然生态中生命凋零的过程,在他的作品中,死亡不是一件悲哀的事,他赋予它美感,他把这定义为一种蜕变。《色即是空》和《美人》都以女性乳房为创作元素,表现丰满的女性肉体,但是却给人不安的感觉,他表示:“女性的乳房是社会男女关心的一个交点和美的共识点,同时也是生育的象征性。但是我不是作观众普遍认为的美,我只是把乳房作为一个元素。我喜欢怪怪的、另类的、能给人视觉刺激的作品。”也是这个原因,令他的作品能使观众产生不同的感官体验,《红色痕迹》同样的表现苹果形状,有人觉得可爱和有趣,而一些人觉得这是在表现色情,同时也是这个原因,他说到:“《色即是空》本来是我为毕业创作准备的两套作品其中一套,由于这套太另类了,有些人表示看了感觉不好,所以这套就没在美术馆展出,但是我导师是比较喜欢这一套的。” 策展人柯荣华这样评价他们:“静心盘坐难而自知,静下心来作一件事情更是难上加难,他们作了,作得俗与雅暂且留给观者。我相信,他们是用心来歌唱的。”

本次展览作品的收藏价格从1千元到几万元不等,大多数价位都集中在两三千元左右。作品经过学校的推荐和展览专业艺术顾问的挑选,质量有保证,喜欢油画的藏家不要错过这次淘宝的机会。

  

  对于这种同台展示的方式,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王赞说:“毕业季的集中展览,让各个专业学科之间有相互学习和交流的机会,也是形成竞争的一个机制。另外,分批展出难以显现各专业的差别,在同时推出的平台上,各专业的差异性也就显现出来了。”

水井吧的负责人同时也是广州著名的艺术家方亦秀表示,展出的作品都是经过选择的,达到一定水平才会考虑展出,因为位于美术学院很近,大部分作品都是美术学院学生创作性的作品。

编辑:admin

图片 4

  而对于展览场所的选择,王赞也结合着历年中国美术学院毕业展的情况谈了自己的观点:“学院可以大规模将所有教学场地提供给毕业展,而不是一定要把美术作品放在美术馆、博物馆里。在教学空间里,能够有机地显示出各学院和专业的特色。”

编辑:admin

  展览开幕式邀请到众多关注贵州高校美术教育的嘉宾代表,由贵大美院副院长徐恒主持。开幕式上贵大美院院长耿翊首先致辞,他表示,对于贵大美院而言,这是一次意义特殊的毕业季,是新校区搬迁后首次毕业展,是教学成果的收获展示。虽然这次展出的仅仅是学生作品的一小部分,但仍然反映出17级研究生三年来学习经历的沉淀,是一次专业展示与学术交流的舞台。贵州民族大学美术学院院长王建山,既是“兄弟”院校的领导,又是贵大美院特聘的版画专业研究生导师。本次开幕式上他作为研究生导师代表在开幕式上发言,对于本次毕业生作品的水平他给予高度评价。他说:“观看展览作品后感到很震撼,贵大美院一向十分注重展览的学术性,毕业生们也用作品展示了自身创作的高水平。”

  同样将毕业展办成一场艺术盛会的还有四川美术学院。历时半个月的2013“开放的六月·四川美术学院艺术游”活动暨2013届毕业创作、设计展在黄桷坪校区、虎溪校区两个校区同期举办,展出全校2013届1474位本科生和135位研究生的数千件毕业作品。这样的展示不仅仅局限于学校内部,也成为当地市民感受艺术的平台。

  “这次展览,既是开始、也是总结;既是一次汇报,也是一份精彩;既是一份祝福也是一份心愿!”开幕式最后,贵州大学党委副书记杨未对本次研究生毕业展致辞并宣布展览开幕

  毕业创作越来越受重视

  毕业展展示形式的变化,体现了各院校对毕业创作的重视和对学子的关爱,而学生的作品水准如何才是毕业展成功与否的关键。

  “千里之行”是由中央美术学院发起,全国各大美院共同参与的优秀毕业生作品巡展。作为今年“千里之行——2013《践行》艺术计划”的项目策划之一,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唐斌对于全国各个院校的毕业创作情况有着更直接的认识。在他看来,一些旧的问题仍然没有实质性改变,比如,众多美院的学生作品有趋同性,各美院学生与老师的作品也有很大的相似性。

  “‘千里之行’每年都会从中央美院扩展到全国9所美术学院,展出作品均为9所美术学院挑选的优秀毕业生作品。在这些作品中,会发现一些作品在题材、关注视角、表现方式上是比较一致的。一方面说明毕业生很关注现实,他们的关注点或兴趣点比较接近。我们也会在展览中猜测参展学生的老师是谁,但毕竟是毕业创作,不是学生独立完成的作品,经过了老师的悉心指导,所以在某方面相似也难免。”唐斌说。

  在毕业展的学术把关方面,各学院采用了不同的方式,但前提都是注重学生的毕业创作质量。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王英健介绍说,对于达不到一定艺术水准的作品,只会录入毕业作品集,而不会予以展出。而且近几年,通过学术上的严格要求,人大艺术学院每年都有不能毕业的学生,这样也促使学生更为重视毕业创作。

  如同学生对毕业展的期待一样,各院校也希望通过毕业展来检验各自的教学实践与成果。今年中国美术学院最突出的展览是跨媒体艺术学院的毕业创作,标志着跨媒体艺术学院在经过几年探索后,终于有了新的突破。王赞说:“新媒体专业的作品,虽然办了很多届,但今年的创作尤为注重媒体的表达,有了新层次的思考,展现了新媒体艺术的突飞猛进、艺术与科技融合的成果,同时也让我们感受到新媒体时代对传统美术学院办学提出的新挑战。”看了今年的展览,王赞连连称赞:“还是年轻人厉害啊,给我们很大的启发。”

  华东师范大学美术系教授王远表示,毕业论文与创作的情况直接体现艺术院校培养人才的“学术”水准,各大学对“学术”的理解各有不同,有的只是冠冕堂皇地说说而已,有的注重“学”,更多的只注重“术”。他建议重“术”轻“学”的学子们,应该认识到艺术不仅仅是个技术活儿,要主动地去研究艺术之“学”,将来才会有所成就。

  缺乏高层次展示平台

  在艺术与市场结合越来越紧密的今天,大学生的毕业创作也成为市场收藏的一个新热点,越来越多的艺术机构开始把关注的目光放在年轻学子身上,试图发现下一个市场明星。

  如何看待学生一毕业就进入市场的现象?王英健坦言:“艺术与经济联系在一起,阻止是不可能的,艺术机构介入毕业创作收藏,至少值得尝试。”只是在这个尝试的过程中,需要院校和学生冷静地思考和面对。

  王赞对于大学生进入市场也有着同样的担忧:“学生作品被认可、被收藏,我们很乐意看到,但总体上还是有所担忧——不希望学生的作品马上成为市场追逐的对象。毕业作品刚展出,就马上进入市场,这可能有问题。大学的艺术创作虽然要与市场接轨,但不能被市场牵引着走,更不能因为市场好卖,就迎合市场创作,迷失了自己。高校应该主导艺术的创新方向,去引领社会生活和艺术市场,而不是被艺术市场拉着走。”

  王赞认为,市场认可与学术认定是两个概念。艺术品的社会转化,学校很难完成。他建议可由文化部、教育部来组织一个大规模的毕业展,再推出一些精品,以这种高层次、专业的、有学术认定的方式推向市场,对学生的未来发展也有好处,而不是短期的市场行为。“让艺术品在学术的层面进行推广,使学生的创作与研究有了后续性的进展,还可以让下一届的学生看到,我的作品是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出去,而不是非得追逐市场。现在虽然有‘千里之行’的优秀作品展,但这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应届毕业生孟群对今年的毕业展览有着切身的感受。虽然她已经直接被保送为本院研究生,但身边的许多同学仍然希望借助毕业展能够更好地展示自己的作品,同时也能借此找到一份好的工作。她希望学校能够对毕业展加大宣传力度,给毕业生打造一个全方位的平台。“并且在展览空间上也能做好统筹安排,使不同专业的作品,都能有一个与之相对应的展示方式,不要办成‘摆地摊’式的大杂烩。”

  众多采访对象认为目前展示交流平台仍然不足,尤其缺少针对毕业生创作的高层次展示平台。湖北美术学院院长徐勇民说:“每年各高校的毕业展季,如果有一个传媒平台,能更集中、更便捷地展示各专业院校的毕业创作,将会有利于各高校教学成果的交流,也是对目前优秀作品巡展方式的有效补充。”

  唐斌也认为学校要从各方面提供良好的社会平台,让更多的媒介、机构能关注到学生。“中央美院不是要将学生推向市场,而是要培养具有适应市场能力的艺术家或艺术人才,只有自己具有独特的魅力和吸引力,才能吸引各种艺术机构对他们进行关注。”

  王赞还提出,艺术在当今社会生活中,已经成为一个重要部分,艺术学院的创作如何与社会结合,更好地服务社会,需要学校和学生共同思考。他说:“目前大学毕业创作的作品,还有很多需要调整的地方。比如题材方面范围很小,很大程度上关注点在于自身,很少真正涉及对社会民生的关注,缺少对广大民众生存状况的表达。比如设计产品,大部分还是关注城市人群生活的产品,而缺乏能应用于老百姓生活的产品设计。眼光要向下看,看看广大人民需要什么样的设计,产品才能更贴近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