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莹作品展即将在798玉兰堂开幕,当艺术成为打破幻象之

日期: 2019-12-02 04:32 浏览次数 :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海报

2012年9月1号下午三点;理想的后花园孙莹作品展预展开幕式在玉兰堂拉开帷幕。这是继2011年之后在玉兰堂的第二次个人作品展,共展出了2011年到2012年的33件绘画作品。

孙莹 心房 2011 布面油画 120 200 cm

活动现场

作品图片

孙莹的画里充满鲜艳明亮温暖的色调;画面温和,平静,清新。画中的小女孩都会有一件精细绣花的外套或者毛茸茸的帽子。画如其人,画面本身的所包含的事物,笔触和整体色调都在传达艺术家本人的成长经历与内在性格。孙莹是80后的女孩,身为独生子女的她,在父母的呵护中享受了美好的童年。木马,布偶小熊,兔子和小鸭子这些形象是对童年美丽时光的追忆与爱恋。她也画植物,仙人掌是她所钟爱的形象。她说,仙人掌浑身把自己包裹尖刺,知道如何坚强并保护自己。孙莹属于乖巧温和并坚韧的女孩,正如她的画面一般。总会有很多人从那些甜美的画中看出忧伤,但却不是彻头彻尾的那种。是听一段音乐或者读一首小诗就可以消解的淡淡忧伤。她善于轻盈地推倒生活中不如意的那堵墙,安慰自己的内心。

最初看到孙莹的画儿,像成人童话的绘图。等细细观看后,揣摩到一些女孩儿的心思意趣。俗语说:女孩儿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我发了一条微博,同时也是我对孙莹绘画作品的观点:小清新的代表典范,有关花季姑娘的青春季。

2018年12月1日到12月31日期间,由丁晓洁策划的“镜城”艺术展于陌斗艺术空间展出,此次展览是该空间的开幕首展。展览邀请了郝雪鹏、李宝荀、李璟、凌惠华、时砚亮、吴允铁、毋蓬勃、郑强八位出生于70年代和80年代的艺术家,共展出作品56幅。

理想的后花园

骑在枝叶缠绕美丽鹿角上提灯笼的女孩;身穿精致蕾丝边衣裙或戴面纱的女孩;托腮望着玩具火车沉浸于旅行中的女孩,总会让许多站在画外的女孩迈不开脚步。孙莹画面中的女孩是在画自己,但很多女孩都能在画里找到她们各自的身影。孙莹的专业是电影美术设计,这样的学业背景也影响着她把控画面所采取的表现手法,但无论何种技法,真诚是最珍贵的东西,画画表达真实纯粹的自我足以。它总会感动同样的一批人。

孙莹的绘画中,诉述故事是她钟情的表现方式。作为女性艺术家,她有着个人对生活经历体验的特殊敏感,故事中的背景、人物、动物、表情、状态等都是一种似乎长不大或者不想长大的情绪漫布其中,梦幻场景、主人公及动、植物构成的童话般的故事是孙莹绘画的主要特点,小清新风直扑观者心怀。

图片 5

我想用一部电影的上下篇的来比喻孙莹的三十三幅旧作与三十七幅新作之间的关系。故事的角色和剧情由孙莹设定,上篇好比是精致的人物局部特写,只能透过小女孩和兔子的眼神去揣测他们背后的故事;下篇则逐渐转向中长景镜头,故事发生的情境逐渐变得明晰:孙莹笔下的女孩和动物们正乘坐着木船,驶入他们理想的后花园(《远航》2011 布面油画 160100 cm2)。不如暂且用卡尔维诺笔下营造的《被施了魔的花园》来串起这段美妙的童话吧:高大树木的阴影突然没了踪迹,他们来到一片开阔的天空下,来到一个种满被修理过的矮牵牛和旋花的花坛前,然后是林荫小道和排排栏杆,还有行行的锦熟黄杨

每一个人都是在不断地了解自身过程中而往前方去,身后的时间愈加厚实,脸上的微笑也愈加从容。每一个时间段积攒的画作都是无意识表露自己思维印记,也是累积对生活的认知。

小清新的说法是最近一两年出现,最初指的是一种以清新唯美、随意创作风格见长的音乐类型,也就是人们常说的Indie Pop,即独立流行,这种音乐起源自1980年代的英国,以旋律优美清爽为特点。之后逐渐扩散到漫画、摄影、文学、电影、等各种艺术领域。如今,这种起初颇为小众的风格,现在已逐步形成一种青年亚文化现象,受到众多年轻人,特别是文艺青年的追捧。在中国,偏爱清新、唯美的文艺作品,生活方式深受清新风格影响的一批年轻人,也被叫做小清新。无论是作为一种理想的生活方式,还是个人憧憬的美好意境,小清新都是秉承淡雅、自然、朴实、超脱、静谧的显著特点而存在。而孙莹的作品无论是从色彩、内容和画面本身来说,在我看来是最贴切和契合这种小清新风格的,无疑是小清新的代表典范。而这种风格的形成,是和孙莹自身的成长经历有关的。

展览空间

主角们再度回归:少女天使般的脸上依旧带着一丝若隐若无的笑意,还有那只萌劲十足的兔子。他们没有张扬的表情,情绪内敛却不失饱满,偶尔从他们脸上划过一丝焦虑,焦虑他们随时可能被驱逐这个不属于他们的花园。孙莹不再满足于单个形象的描绘,她将触角延伸到对画面空间感的探索上,在背景的丰富性上下起了功夫。将嘟着小嘴的兔子置身于一片蒲公英的海洋;小女孩骑在树叶繁茂的牛角上,手上的萤火虫灯笼驱散了黑夜带来的恐惧;天鹅座化身天鹅船,载着小女孩驶向她想去的任何地方。这样一种导演式的思维方式或许和孙莹的戏剧影视美术设计的专业背景有着密切的关系。

孙莹从从事普通的工作转换到自由艺术家才短短几年时间,但迈出这一步就需要勇气坚持和承担。她用手中的笔造出一个理想中的后花园,园中的主角一直都在。这是一份事业,更是一份理想,需要强大内心成全。

孙莹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美术系,毕业后曾从事电影美术设计,广告策划,摄影记者等工作,由她担任美术设计的电影《入道》还在戛纳电影节获了奖。出身于专业电影美术的孙莹无疑对图像叙事有着充分的认识和个人的表达特点。

“监可取水于明月,因见其可以照行,故用以为镜。”从《女史箴图》到《镜前的维纳斯》,从古至今镜子经常出现在中外艺术作品中。每天早上醒来对镜梳妆打扮,都会看到映照在镜子里的另一个自己。在照相技术还没有的时代,除了水面,镜子是我们看到自己的唯一方式了。

我们身边的故事在迅速繁殖,选择诉说的方式和形态成了考验艺术家的一道难题,对孙莹来说,这甜美的童话并不是一条任性与简单的路途,不仅要掌控好色彩和布局,还要保持画面的厚重感。在这些女孩和动物身上,孙莹寄予了自己的美学理想,技巧上尽可能精简,却不失细腻微妙,用饱满的色彩塑造出干净、恬淡的理想美典范。

据悉,此次画展从9月8号正式开幕将持续展出至10月10号。

电影恰是图像叙事的典型代表。

“镜”和“城”也是丁晓洁赋予在陌斗这一全新艺术空间首展的主题。此次参展的八位艺术家生长在集体意识逐渐瓦解,和消费文化渐渐成为主导的年代。他们从日常生活入手,在绘画中表达个体化的意识和经验。

对孙莹而言,画画没有什么金科玉律,她甚至不能同时进行几幅作品,只有当最后一笔落下,她才能安心开始另一幅作品。凭着这股踏实的干劲,孙莹在一年的时间里,又拿出了三十七幅作品中,我不敢说她有多么勤奋,但至少看到的了这位年轻艺术家正不急不慢地匀速前进,并逐渐步入正轨。

编辑:admin

图像和语言从人类的器官功能性上来说,是可以在感情表达上相互转换的,因此,图像叙事和语言叙事具有表达的交互性。即两者通过构图和情节来实现对事件的描绘和记录。但是二者的特点却不同:图像,是组合了色彩和形体的图进而描述像;语言,是由词汇开始的叙述,组成情节来说明事件。孙莹的作品,正是巧妙的融合了二者互文关系,实现了图像的叙事功能的同时,也体现了绘画语言的叙事特点。通过自己的画笔,把她向往和感受到的青春世界描绘于画布上,而她笔下的童话世界是来源于成长中内心深处的记忆。

图片 6

潜伏在孙莹心中的那些灵感还在不断地迸发出来,故事的脚本则隐藏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而孙莹又将续写怎样的情节?下篇并不意味着终结,故事未完,且待续。

集体记忆从广义上说,不在于特定的历史时期,而是生活于每一个时代的个人都有同时代事物被影响的记忆,如果按常规把每一个十年作为一个时代来说的话,那么这十年里成长起来的艺术家一定会有某些共同的记忆,这些共同的记忆一定是社会进程中的事件和人物组成的普遍因素。在孙莹作品中出现的具有童话色彩的动、植物,色彩鲜明的指向了她内心深处对于美好故事的强烈向往,和对童年时代的追忆。

嘉宾在开幕式现场

展览日期:2012.09.08 -2012.10.08

不过,从她的画里,似乎看不到常有的对于美好过往后的失落和叹息,不同于80后普遍对于青春时光的不舍和缅怀,我看到的只是一抹忧伤轻轻拂于画中,这忧伤来自于对现实生活未能达到理想状态的忧郁和不解,画中孙莹以自己为原型刻画的女孩儿,却依然游离于自己幻想的童话世界之中。

图片 7

策展人:罗颖

青春无声无息,女孩儿痴情达意;时光三千,她只取花季一段。

郑强 《半个西瓜》《一个与半个》布面油画 2013年

展览地点:北京市 朝阳区 酒仙桥路2号院 798东街 玉兰堂画廊

编辑:admin

图片 8

编辑:admin

郑强 《酣睡》《昏睡》布面油画 2017年

在展览中,最有“镜子”意味的似乎当属郑强两幅并置的作品《半个西瓜》和《一个与半个》。左边这幅《半个西瓜》是鲜亮的放在一个模糊的环境中,构图完整平衡;而右边的《一个与半个》中的颜色却是有一点像照片的褪色,放在一块蓝色条纹桌布上,其中一半的西瓜处于画面的空间之外,似乎延伸到了真实的生活空间中,给了观者以想象的空间。炎炎夏日,坐在空调屋里吃西瓜是一大美事,作品中画得也是艺术家的日常生活,他将西瓜这一物象提取出来,作为画面的主角,并置的两幅作品更像是一种虚拟与现实的对比。

图片 9

吴允铁 《鱼岛》 水墨设色 2017年

本次展览里,吴允铁的作品算是为数不多的水墨作品。在他展出的两幅水墨设色作品都是“花园”系列,描绘了一个个充满幻想的世界。艺术家的创作灵感来源于博尔赫斯的小说《小径分叉的花园》,一件事情经过选择有不同的结果,关于时间的可能和平行世界。这幅《鱼岛》中一眼看上去会以为岛和岛的倒影是一种镜面的构图,而仔细看却发现原来倒影其实是一只巨大的鱼,小岛是在鱼背之上。一位少年坐在小岛上吹笛子,几只人鱼被优美的音乐吸引而来,与美轮美奂之境融为一体,就像是洛可可艺术家华托笔下爱情与诗神游乐的西苔岛。

图片 10

吴允铁 《夏日》 水墨设色 2017年

“花园”系列中的花花草草如同从芥子园画谱中样式的复制黏贴,其实是艺术家将生活中的花草提炼简化出一个个纹样然后在画面中以画笔复制下来,刻意构成了一种不真实感。所选用的纸张夹杂着真实的植物,而《夏日》中一个女孩子白色裙子上的花纹正是纸张本身带有的真实植物。在其中的女孩子都被艺术家符号化,以人偶的方式来画出,也增加了画面的虚假之感。每一幅画面都是艺术家宏大叙事中的一个小故事。在社会中我们接触到的事物并不是一开始的本体和整体,很多都是二次加工和复制品。花园是对自然界的复制,人偶是对人的模仿,也表达出了艺术家对于真实与虚假的反思。

图片 11

《迷失的群体》 油彩丙烯 2015年

外面的雾霾似乎也弥漫在了郝雪鹏的画作中。在《迷失的群体》集体式的合影中,人群的面孔被特意涂抹掉,其中用到的红色和黄色痕迹,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张晓刚“大家庭”系列作品中家庭式肖像中人物脸上红色和黄色的光斑。如若说张晓刚的政治波普作品是在强调血脉相承和集体记忆,那么郝雪鹏这张作品中其实是70后艺术家对于个体自由的追寻和对于集体主义的反思。

画面中,不仅人物的面孔被刻意涂抹,人物的穿着以及周围的环境背景都是模糊的,个人和集体身份在此消解。结合展览所在地曾经拆迁的背景,其实反映出了整个时代当中的缩影。在拆迁中城市的记忆也如同作品中模糊的背景一样,逐渐在历史中隐退,留下一片荒寂。虽然新的建筑和新的商业区在废墟中使得城市再次重生,但像是被雾霾笼罩下的人们,在历史留下的只剩下模糊的剪影,似乎也在影射着时代的“迷失”。

图片 12

图片 13

《群体特征》系列 油彩丙烯 2014年

《群体特征》系列中,原本可爱的动物形象如兔子和猴子,变得有些可怖和诡异。艺术家用动物来模拟家庭式的肖像合影,暗喻人的动物性,再现了群体在历史中的荒诞感与虚无感。划痕和破损的影像代表着他的思考与困惑,代表着时代的痕迹和遗存,也代表着一种个体的焦虑。

图片 14

李璟 《午后》 布面丙烯 2017年

图片 15

观众欣赏作品

文化学者戴锦华认为“镜子”作为隐喻具有丰富的文化内涵,是在反映生活,映照生活,而“镜像”就是“真实”的另一个副本。策展人丁晓洁认为在“镜子”中,现实和理想互相折射、东西方文化观念相互交错、主流价值观与非主流思想互相碰撞。

图片 16

展览现场

在拉康的镜像理论里,婴儿在前语言期的一个神秘瞬间,开始意识到镜子里的影像是自己而不是他者,自我意识开始形成。而正是他者的凝视使得我们成为另一个“镜子”中的自己,在VR、AI和无数电子信息网络编织而成的景观社会中“娱乐至死”,消费然后被消费,直到把真实世界遗忘。

唐太宗李世民说:“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艺术也是一面镜子,让我们看到他者的凝视,看到自我,透过艺术家画笔下的意象看到真实的世界。

图片 17

展览现场

图片 18

展览现场

图片 19

展览现场

图片 20

展览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