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纪念弘一大师出家百年文献公益展在海南,弘一法师李叔同个人资料必发:

日期: 2019-11-30 21:48 浏览次数 :

佛家讲因缘,序因居士起,光自春阳来。缘分是东方文化中人所尽知的常识:偌大世界,芸芸60亿众,有缘没分形同陌路,擦肩匆匆而过,有缘有分时隔多年,依然千里来聚。孟祥龙的大名我久有耳闻,那是1999年北京展出他的油画作品间,我以《世界装饰报》主编的身份观赏了他的画品,从那时起孟祥龙的名字便在我的心底刻下印痕,谁想时隔10年又有人提起并邀我为他写序,我欣然允诺。 孟祥龙的画室设在塞北古城宣化,当我走进画室时他的有些作品还在草图中,尚待颜料的涂抹。尽管如此,当他们把十几幅完成的作品向我一字摆开时,我直觉心底一亮,肺腑如同被一道无形的光体洞穿,顿觉透明清净,仿佛浸入一泓澄澈潭水,映出了遍体毛孔内的污秽。画上除了莲花、如意、祥云、花雨、天梯、佛陀、光柱等东方文化符号以外,就是纯净的天际,在向人们传递着一种境界。画家为其系列起名《妙悟》,除此外并未给一字提示,“空山无人,水流花开”,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他的每一幅图都是一句机心暗藏的偈语解析,每一幅画又包孕着一种自然崇拜的远古神秘文化缩影。画面通过光影、线条、色块的有机结合,符号与意蕴的完美统一,创造着想像力的升华,把审美者的心理体验“拉引天地,错综古今",跨越历史空间,超然时间规范,接引到无限和永恒,从而感知理解清净、平等、庄严的乐土。确切说这是一组超现实主义的佛界主题画。佛者,觉悟也。在涅槃中不生不灭,在天人、物我的剖析中明心见性得智慧无限。画家以禅的静虑、人的心灵影像、宇宙的尘灭、有形的物世界、尘世的幻象、瞬间永恒的亘古概念、色空时空的辩证、知与识的体验、物象与心体的关系、因缘和合的体现、光明与黑暗的界定,灵化后的澄明光亮、天人合一的祥和自然,用虔诚、接引、穿越,强力渗透主体情感,张扬东方文化的浑厚基调,达到化有为无,显现一种“万古长空,一朝风月"的瞬间永恒,在无相与空想之中回归自然的洒脱。这一系列画,使我联想到现代科学家对宇宙的生成由暗能量物质外扩内敛和世界存在十维空间的新探索,如果说李可染的粒子撞击图缘由李政道、杨振宁先生的启迪,迟静华的《生命》系列因自生命科学灵感的火花点燃,孟祥龙的《妙悟》系列又源流何出,力自何来?我徘徊于他的画室前,为生命、智慧和归宿求解,为他的创作另辟蹊径,在“雪中芭蕉绿,火里莲花长”的禅门境界中升华而喝彩。 孟祥龙1962年出生于河北尚义,草原的旷达陶冶他的胸襟,塞外马群的桀骜不驯磨砺他的意志胆识,张垣文化因子的熏染更给予他一颗博爱仁慈心,1983年他从河北轻工业学校美术专业毕业后不甘于小康之家的安逸,终又在1997年投考了中央美术学院,在壁画助教班进修两年后当上了专业画家。 在京的日厂里,他与人合租过朝阳区酒仙桥村民的小房,也住过通县农民的庭院,在和宋庄画家村的职业画家们相濡以沫中体味着甘苦与共的欢乐,潦倒、贫困与飘流的煎熬,享受着散漫、自由的空气、阳光,也虚构过粗俗、狡黠的回流,但就在这冒险、赌注的氛围里孟祥龙并没有随波逐流也没有焦虑和失落,而是孜孜不倦地追求着文化的内涵,默默实施着自己的艺术创作目标。果不其然,在画家群《后批判一九九九》的油画展中,他以中国古老文化载体《甲骨》为母题,以远占的《洛书》为依托的组画崭露头角,彰显出深厚的传统文化积淀和卓尔不凡的艺术创造想象力。2001他的这组画作获九五期间《五个一工程奖》。“众人皆醉我独醒”,在颠覆传统、颠覆形象、颠覆情节、颠覆技巧的后现代主义绘画理论甚嚣尘上,艺术被复制和亵渎的日子里,孟祥龙再不为浮燥、狂热、极端的画坛现状所诱惑,也不再留恋京城的灯红酒绿,2002年毅然决然地告别了画家村,回到宣化,开始了新一轮的绘画求索。 绘画是美术的意蕴,美术是一种不可知的心理活动,在扬弃了晨昏颠倒的颓废、晦晴不分的怅然岁月之后,孟祥龙进入“思痛”的日子,那段时间里他闭门谢客,挂笔卷画,反复思考着中西方文化的差异,油画的层次与格调,形式与情感,意识与灵感等问题,力图在纷芸扰攘的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中找出一条既有个性又适合油画丰富表现力的道路来。路在脚下,何不在自己的作品中找出根系!中国传统文化兼容并蓄,熔铸了儒、释、道三教的结晶,展现着东方文化的博大精深。在研究中国的甲骨文时,孟祥龙发现了“元”的词汇。“元”在甲骨文中像人首之形,引申为“初始”义;《说文解字》一书解释为:“元,始也。”又引申出“根源”,解释为:“本”,“万象统领”的意义,是人生命本来具有的觉性。心有灵犀,万法归宗,若要悟人,必先回归本然!这期间他有幸结识到一位佛门高师,孟祥龙以神光断臂对鳩摩罗什求禅的虔诚向大师求教。佛性是一种自性,大师在引渡他自我修持中教诲孟祥龙到“绝尘”里去“执”。在皈依的静绝尘氛中,孟祥龙感悟到自己过去计较一切的荒唐可笑,隔绝了尘世喧嚣促使自己的心灵从躁动复归平和。从此,他成为一位在家称念佛号,吃斋看经的居士,步李叔同后尘走向半艺半佛的艺术人生。 弘一大师李叔同皈依佛门在许多人心里一直是个谜,一个开创中国现代文化的先行者,一个“二十文章惊海内”的大师,集诗、词、书画、音乐、戏剧、文学于一身,在多个领域开中华文化先河的才子怎么一夜间就遁入空门,过上了青灯古佛、黄卷木鱼的生活?弘一大师如是说:“近来知识分子,多批评佛法谓之迷信。我辈详观各地寺庙,确有特别之习惯及通俗之仪式,又将神仙鬼怪混入佛法之内……但佛法本来面目则不如此,决无崇拜神仙鬼怪等事。其仪式庄严,规矩整齐,施超出他宗教之上。”“有人疑佛法为一种宗教,此说不然。佛法与宗教不同,近人著作中常言之,兹不详述。”“或有人疑佛法为一种哲学,此说不然。哲学之要求,在于真理,以其理智所推测而得之某种条件即为之真理。其结果。有一元、二元、唯心种种——何为‘真如’之意义?真真实实,平等一如,无妄情,无偏执,离于意想分别。”“常人以为佛法重玄想,科学重实验,遂谓佛法违背于科学。此说不然。”佛讲慈悲为怀,广济众生,爱国孝亲,戒律定慧,修持精进,弘法无我。 孟祥龙阅读弘一大师佛法如闻神山灵水的天籁之音,涓涓流入心灵,心境怡然清净,听高师指点迷津好似醍醐灌顶,开无限智慧。“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以求索”,他蛰伏8年不求显达,深居画室潜心佛智慧画的创作,他志在跨越太古时空,一边启蒙小学生作画一边体悟高师的喻言偈语,以艺术的感召形式表达自己的悟觉境相,用觉悟世界、觉悟人生来弘扬佛法,修持自己,传法渡人。 禅文化讲:不著一字,尽得风流。孟祥龙的画是悟觉灵通的交流,表象为艺术,真谛为天心,似空不空,似色无色,其中的内蕴神藏不露,有缘者心明如镜,无缘者莫名其妙,全在于每位观赏者的悟性。

必发 1

叶圣陶的佛教观 中国现代文化人中,与佛教佛法有缘者,确实大有人在。夏丐尊,丰子恺都是著名的居士,许地山的小说中弥漫着浓郁的佛学气息,王统照写过以深通佛理的老禅师为主要人物的小说《印空》,周作人甚至在他的五十自寿诗中公开宣称自己是“前世出家今在家,不将袍子换袈裟”。最典型的当然是李叔同,他作为中国第一个话剧团体“春柳社”的发起人的不磨功业,他作为中国最早提倡并身体力行地教授西方乐器与油画艺术的历史贡献,就远不如作为佛学大师的名气之大。因而,知道弘一法师者,自然也就大大地多于了解李叔同的人。叶圣陶与这些不同程度不同方式向往着西方极乐世界的文人,大都有着相当密切甚至可以说是极其亲密的关系。他与周作人、王统照、许地山同为文学研究会的发起人,与后二者还是极要好的朋友。周作人附逆之后,他曾表示过深深的惋惜。夏丐尊与他是儿女亲家,叶至善与夏满子的缔结秦晋,是叶圣陶在抗战八年辗转流离的辛劳生涯中堪称欣慰的一大乐事。1944年9月,叶圣陶在偏远的贵州迂道往访落魄中的丰子恺,老友在患难时代邂逅相逢,心中的高兴无可言喻,照老习惯边饮边谈,不到一个下午,三人竟喝尽四瓶,真应了酒逢知己千杯少的老话!对于弘一法师,他至少写过三篇文章:1927年的《两法师》,1937年的《弘一法师的书法》,1947年的《谈弘一法师临终偈语》——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恰好是每隔十年一篇,并且是分别写成于中国现代史上三个非常有代表性的年代里。所谓“两法师”,指的正是二十年代净土宗的大师印光法师与其皈依弟子弘一法师.他印象中的两位并肩而坐的法师,正是绝好的对比,弘一是水样的秀美、飘逸;印光是山样的浑朴、凝重。对于弘一法师的书法,他满怀敬意地指出,“艺术的事情大都始于摹仿,终于独创。不摹仿打不起根基,摹仿一辈子,就没有了自我,……从摹仿中蜕化出来,艺术就得到了新的生命——不傍门户,不落窠臼,就是所谓独创了。弘一法师近几年来的书法,可以说已经到了这般地步。”这境界,他称为“蕴藉有味,……好比一位温良谦恭的君子人,不亢不卑,和颜悦色,在那里从容论道。”这里赞美的是弘一大师的书法艺术,更是倡扬一种叶圣陶式的人格风范——他们在精神境界的最深层次,由理解而交融、升华、结晶。弘一法师圆寂以后,叶圣陶就其临终偈语“华枝春满,天心月圆”作了堪称知音的阐释:“他入世一场,经历种种,修习种种,至他临命终时,正当‘春满’‘月圆’的时候。这自然是‘好好的死’,但是‘好好的死’源于‘好好的活’。……一辈子‘好好的活’了,到如今‘好好的死’了,欢喜满足,了无缺憾。”据此理解,叶圣陶还写下两首四言诗颂扬,其一日:“‘华枝春满,天心月圆。’其谢与缺,罔非自然。至人参化,以入涅槃。此境胜美,亦质亦玄。”在叶圣陶的话语系统中,这样的几乎是全称肯定的赞誉,是极其少见的。

必发 2

编辑:admin

2018纪念弘一大师出家百年文献公益展

[佛教网 佛教百科]导读:弘一法师简介,弘一法师李叔同个人资料。弘一法师就是李叔同的法号,李叔同是著名音乐家、美术教育家、书法家、戏剧活动家,是中国话剧的开拓者之一。下面介绍弘一法师简介。

公益展合影

弘一法师简介

弘一大师作品

弘一法师简介

佛教在线讯 由福建省泉州弘一法师学术研究学会指导,陈珍珍会长亲自批示,林长弘副会长指导,北京弘一大师陈列纪念馆于4月举办了“纪念弘一大师出家百年文献公益巡展”福建泉州首展和江苏常州展。本公益巡展旨在零距离触摸馆藏文献,文艺沙龙形式共沾法喜,文化交流,广结善缘。5.8-18日,由北京和合家园海南三亚观音山分部和北京诚盾公司深圳分部赞助场地,分别为期5天举行“纪念弘一大师出家百年文献公益巡展”,并举办了“弘一美学与三亚元素室内设计”、“弘一大师论念佛法门和助念会”主题沙龙。

李叔同,又名李息霜、李岸、李良,谱名文涛,幼名成蹊,学名广侯,字息霜,别号漱筒。

民国时期的艺术家、思想家、革新家、教育家、音乐家、书法家、篆刻家、戏剧活动家,中国第一个引入西洋油画和钢琴教学的奇才、天才李叔同,就是1918年出家的僧俗两界享誉海内外的、爱国爱教高僧弘一法师。弘一大师是僧尼楷模,致力弘扬佛法南山戒律,一生持戒精严,主要著作《南山律在家备览略要》奠定了近现代佛法复兴的基石。他独创的“弘体”集法宝墨宝国宝于一身,闻字犹闻佛法,古拙超逸,究竟圆满生命境界,将古代书法艺术审美推向极致,在书法史上至今无法逾越。如鲁迅、郭沫若等曾以“乞”得大师墨宝为荣耀。

李叔同是著名音乐家、美术教育家、书法家、戏剧活动家,是中国话剧的开拓者之一。他从日本留学归国后,担任过教师、编辑之职,后剃度为僧,法名演音,号弘一,晚号晚晴老人,后被人尊称为弘一法师。

北京弘馆“如法保真办道清净圆满”原则弘扬正信佛法和弘一大师精神,直指极乐净土。展出文献包括弘一大师批注南山四分律经要、手抄佛经及律宗古籍资料、纪念弘一大师的历年文辑等五十余本的法宝典籍书册,近距离产生美与三亚和深圳民众分享法喜及对美好生活的品味。释宗开法师、王政昌、李光林等随缘参加了主题沙龙,并结缘天下第一佛---弘一大师榜书真迹复制品《佛》。

1913年受聘为浙江两级师范学校音乐、图画教师。1915年起兼任南京高等师范学校音乐、图画教师,并谱曲南京大学历史上第一首校歌。

展览将伴随弘一大师的《送别》歌曲版“南无阿弥陀佛”绕佛声中结束。河北张家口、黑龙江哈尔滨、新疆奎屯、甘肃张掖、河南、贵州、四川、湖北等等省市也将随后陆续举行公益巡展。

弘一法师李叔同对佛学的贡献

展出地址: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盛唐大厦东座1107室

弘一大师对佛学的贡献,主要体现在他对律宗的研究与弘扬上。弘一大师 为振兴律学,不畏艰难,深入研修,潜心戒律,著书说法,实践躬行。他是近世佛教界倍受尊敬的律宗大师,也是国内外佛教界著名的高僧。

展览咨询: 穆 兰

弘一大师入佛初期,除了阅读僧人必读的经典,其进修博览而广纳。何况,他原是个对任何事情,除非不做,做就要做得认真彻底的人。做了和尚,在佛学思想方面,自然也得做出自己的特色。对此,林子青概括说:弘一大师的佛学思想体系,是以华严为镜,四分律为行,导归净土为果的。也就是说,他研究的是华严,修持弘扬的是律行,崇信的是净土法门。他对晋唐诸译的华严经都有精深的研究。曾著有《华严集联三百》,可以窥见其用心之一斑。弘一法师一生严守律宗戒律,悲天悯人,生前每次在坐藤椅之前总是先摇一下,以免藏身其中的小虫被压死,其临终时曾要求弟子在龛脚垫上四碗水,以免蚂蚁爬上尸身被不小心烧死,其善心可见一斑。

18310741579

中国佛教律学,故译有四大律,即《十诵律》、《四分律》、《摹诃借祗律》、《五分律》。为弘扬律学,弘一大师穷研《四分律》,花了4年时间,著成《四分律比丘戎相表记》。此书和他晚年所撰的《南山律在家备览略篇》,弘扬佛法,合为精心撰述的两大名著。

弘一法师李叔同简介

弘一法师李叔同简介

一代高僧弘一,俗名李叔同,曾是中国二十世纪初一位才气横溢的艺术家、思想家、革新家和教育家。原籍浙江平湖,1880年10月23日生于天津官宦富商之家。年轻时喜读诗词散文,也好戏剧,兼学书法和篆刻。1898年,康梁变法失败,李叔同为避康梁同党嫌疑,于当年从天津携眷迁居上海,不久就加入城南文社。

1905年秋,李叔同戴着寻找救国之路的梦,东渡日本留学。次年2月他和一些志同道合的同学于东京创办了中国首创的《音乐小杂志》,9月入东京美术学校专供油画,同时在校外研学音乐戏剧,并创办中国第一个话剧社团春柳社。

1911年,32岁的李叔同回国,走上教育救国之路。1912年秋,被聘为浙江省两级师范学校的图画、音乐教师。李叔同以他高洁的人格魅力和高超的艺术修养,培养除了如画家丰子恺、音乐教育家刘质平这样的一代艺术大家,他的先器识而后文艺的教育思想,直到今天依然熠熠发光。李叔同无疑是中国近代艺术交游的开先河者。

一直在思索和追寻生命意义的李叔同,在他艺术和艺术教育生涯几近登峰造极时,作出了远离欲望所累的喧嚣尘世的决定。1918年7月,他于杭州虎跑定慧寺受三皈依,拜了悟和尚为师,取名弘一。之后不久,李叔同告别了任教六年的浙江省立一师,正式出家为僧。世事人事佛事的因缘,决定了弘一将是中国近代佛教史上最接触的一位高僧。

加如佛门后,弘一为严肃佛家德行,决心重建戒律,撰写了多部律学宏著,一并收于大藏经中。1929年,弘一到上海,会见弟子丰子恺,曾是李叔同艺校高才生的他现在也皈依佛教,成为了在家修行的居士。目睹时世杀机炽盛,丛林戒律松懈,弘一和丰子恺酝酿出了一个大计划,决定由丰子恺作画、弘一配诗,合作出版弘扬佛法的《护生画集》。

大师集儒释道之大成,一身廉洁,一世勤勉,常年云游往来于江浙、闽皖、上海一带,讲经说法,写下大量宣扬净土的文章,为中国佛教文化的传承和广大建立了丰功伟绩。

1942年10月13日,弘一法师圆寂于福建泉州。圆寂前,法师写下悲欣交集四字谢世。

一代高僧弘一,俗名李叔同,曾是中国二十世纪初一位才气横溢的艺术家、思想家、革新家和教育家。原籍浙江平湖,1880年10月23日生于天津官宦富商之家。年轻时喜读诗词散文,也好戏剧,兼学书法和篆刻。1898年,康梁变法失败,李叔同为避康梁同党嫌疑,于当年从天津携眷迁居上海,不久就加入城南文社。

1905年秋,李叔同戴着寻找救国之路的梦,东渡日本留学。次年2月他和一些志同道合的同学于东京创办了中国首创的《音乐小杂志》,9月入东京美术学校专供油画,同时在校外研学音乐戏剧,并创办中国第一个话剧社团春柳社。

1911年,32岁的李叔同回国,走上教育救国之路。1912年秋,被聘为浙江省两级师范学校的图画、音乐教师。李叔同以他高洁的人格魅力和高超的艺术修养,培养除了如画家丰子恺、音乐教育家刘质平这样的一代艺术大家,他的先器识而后文艺的教育思想,直到今天依然熠熠发光。李叔同无疑是中国近代艺术交游的开先河者。

一直在思索和追寻生命意义的李叔同,在他艺术和艺术教育生涯几近登峰造极时,作出了远离欲望所累的喧嚣尘世的决定。1918年7月,他于杭州虎跑定慧寺受三皈依,拜了悟和尚为师,取名弘一。之后不久,李叔同告别了任教六年的浙江省立一师,正式出家为僧。世事人事佛事的因缘,决定了弘一将是中国近代佛教史上最接触的一位高僧。

加如佛门后,弘一为严肃佛家德行,决心重建戒律,撰写了多部律学宏著,一并收于大藏经中。1929年,弘一到上海,会见弟子丰子恺,曾是李叔同艺校高才生的他现在也皈依佛教,成为了在家修行的居士。目睹时世杀机炽盛,丛林戒律松懈,弘一和丰子恺酝酿出了一个大计划,决定由丰子恺作画、弘一配诗,合作出版弘扬佛法的《护生画集》。

大师集儒释道之大成,一身廉洁,一世勤勉,常年云游往来于江浙、闽皖、上海一带,讲经说法,写下大量宣扬净土的文章,为中国佛教文化的传承和广大建立了丰功伟绩。

1942年10月13日,弘一法师圆寂于福建泉州。圆寂前,法师写下悲欣交集四字谢世。

以上就是弘一法师简介相关信息。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