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博会如何绝处逢生,ARCO艺博会欧洲媒体报道面面观

日期: 2019-11-29 20:48 浏览次数 :

图片 1

图片 2

艺术博览会如何在一派衰退的景象中生存?正在西班牙马德里举行的第28届ARCO艺博会从某种程度上给了我们答案。ARCO开幕那天,天气难得的风和日丽,伴随着这样的好天气,ARCO也带来了一个好的开场。

西班牙ARCO艺术博览会于2月11日在首都马德里开幕,虽然有部分画廊取消了原先的参展计划,很多伦敦的重要画廊也没有见到,但中国艺术家在博览会上仍表现出良好的势头。 参加本次博览会的中国艺术家有:欧阳春、关奉东、李晖、史金淞。艺术家关奉东的一系列名为从单细胞起日日夜夜不停在变的梦的油画作品受到广泛关注,并在开幕当天售出,让人在经济的寒冬看到阳光。 来自Die Tageszeitung日报的Thomsen这样写到:艺术和文化是社会的一面镜子,就像今年的ARCO,很多杰出的作品都没有人买,比如来自Georg Baselitz标价55万美元的作品,还有伟大的培根,他的一件标价2千万美元的作品也没有卖出去,当然,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此外,来自印度的年轻艺术家这次的心情也不太好,他们本来是被ARCO看好而特别邀请来,ARCO期待他们能像前几年的中国年轻艺术家一样大展宏图的。但显然,情形不如预料。 这是不可否认的,经济衰退影响了今年的ARCO,但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相信在未来的艺术和文化景观中,那些独立和自主的艺术家和艺术机构将成为市场的侧重点。

Haunch Of Venison画廊带来的来自印度艺术家Jitish Kallat的作品

这次的ARCO至少在这三个方面是值得称道的。第一是艺博会的规模,这一次ARCO不但没有缩小尺寸,相反,今年的ARCO的画廊总量达到了250家,这个数字比去年还多了25家。而且每个画廊都获得了比以往更大的空间,这使画廊呈现的东西非常多样。

编辑:admin

关于刚刚结束的ARCO艺术博览会,媒体对它的报道是混杂的,来自法国的报道说,这是一次值得庆祝的艺博会。来自Artinfo的报道说:这是一次没有阴云笼罩的艺博会。而根据ARCO负责人Lordes Fernandez的说法是,这是不可否认的,经济衰退影响了今年的ARCO。Lordes Fernandez说:这一次很多国外画廊都没有来,销售也不能和去年相比,但情形还没有到太坏的地步。

第二是画廊需要承担的费用比以前要低,很多画廊在接受采访时都说,他们取消了纽约军械库的参展计划,改成参加ARCO,他们说,今年一定有很多欧洲画廊因为无法承担军械库艺博会,相比之下,ARCO的价格让人更能接受。

ARCO开幕那天是难得的好天气,空气中都充满了乐观的味道。但来自南德报的记者Karcher在深入到这次博览会的细节的时候,他注意到了很多乐观情绪之下的一些被忽略的细节。比如,有41家画廊取消了原先的参展计划;很多伦敦的重要画廊没有见到;来参展的纽约画廊都很不起眼;除了Shanghart,其他来自中国,日本,俄罗斯的重要画廊都没有出现。

第三是不同价位的艺术品都有,很多画廊开始带来一些价格较低的艺术品,价格从几千欧元到几万欧元不等。在Pilar Parra &Romero的展位上,从39欧元的手绘帆布鞋到1000欧元的手提电脑都有,他们的展位是最受欢迎的展位,人们水泄不通的围着艺术家正在创作的作品,一旦一件作品出来,马上就被人买走了。

今年的ARCO组织者邀请了100多位藏家到来,他们的旅途费用都是ARCO报销的。至于这一招的效果怎么样呢?ARCO的组织者说:是的,他们确实买东西了。但来自Hauser&Wirth的负责人对Karcher说:他们来是来了,但花了更多时间在做决定上,对此,我们只能接受。

但像一些大画廊,比如英国的Lisson画廊今年就没有来参加ARCO,另外一些重要画廊虽然来了,但他们并没有刻意带来价格较低的艺术品,比如Thaddaeus Ropac画廊,该画廊的代表说:我们的作品不是属于泡沫的那部分,价格自然也不会下降。这些重要画廊带来的作品有些运气很好,比如Haunch of Venison第一天就销售了一件来自艺术家Bill Viola的视频作品,价格是19万欧元。但别的一些高价格的作品运气就不总是这么好了,来自Piero Manzoni的一件110万欧元的作品,和来自Louise Bourgeois的12.5万欧元的作品都无人问津。

来自Die Tageszeitung日报的HenrikeThomsen看到的也不是太乐观的景象,尤其是看到整个马德里都陷入经济危机挣扎中的情形下,Thomsen这样写到:艺术和文化是社会的一面镜子,就像今年的ARCO,很多杰出的作品都没有人买,比如来自Georg Baselitz标价55万美元的作品,还有伟大的培根,他的一件标价2千万美元的作品也没有卖出去,当然,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此外,来自印度的年轻艺术家这次的心情也不太好,他们本来是被ARCO看好而特别邀请来,ARCO期待他们能像前几年的中国年轻艺术家一样大展宏图的。但显然,情形不如预料。

今年来自印度的作品在Aicon画廊表现不错,他们带来的印度艺术家G.R. Iranna和Anandajit Ray的作品都找到了买家。一些画廊试图呈现目前马德里的艺术景观,比如今年ARCO最流行的艺术家要算是西班牙艺术家Alicia Framis,她目前生活在上海,一共有3个国家的4家画廊都有她的作品。值得一提的是,她用荒诞的方式画了很多中国城市的建筑,都是对受奥运会风潮影响的模仿性建筑。

为了渲染整篇文章的情绪,Thomsen还特别提到,印度最大的一家画廊Bodhi Art最近正式宣布关闭在德国的分支画廊,而这个画廊是一年前才刚刚在柏林设立的。此外,西班牙卡洛斯国王和索菲娅王后都没有参加这次ARCO,而往年可不是这样的。Thomsen最后总结说,他相信在未来的艺术和文化景观中,市场将不会是侧重点,取而代之的是那些独立和自主的艺术家和艺术机构。

总的来说,今年的ARCO看起来没有阴云笼罩,它已经有了一个好的开场,而且让人们在低迷的市场之下获得了一些振奋。就像来自Faggionato Fine Art的负责人Anne Pryer说的:我们对这次艺博会不抱太多期望,但目前为止,我们做得相当不错。

Thomsen说得也许对,也许不对,就像艺术本身是可以独立于市场而存在,没有市场,他们的存在理由反而越充分,但事实是,它们从出生那天起,就和市场骨肉相连了。只要有那么多的人在艺术这个行当里谋生,市场就会永远存在,并扮演主要角色。也许一段一段的时间里,具体情形会有一些变化,会有此消彼长,波峰波谷,但本质的东西是不会发生什么改变的。

编辑:admin

说到这里,ARCO今年的具体表现是怎样的似乎显得并不那么重要了,如果我们在阅读这些来自不同媒体的报道中获得了一些自己的见解,那也很好。

编辑:admin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