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艺术经销商Larry,从卡斯特里到当代超级画廊

日期: 2019-11-29 20:48 浏览次数 :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Larry Gagosian正在处理Cy Twombly的作品

左:拉里高古轩;由:一件未命名的作品。

很少有人能像拉里高古轩那样对当代艺术市场的异常保持密切的关注。这位颇有权势的纽约经销商在过去几十年中将自己的艺术网体系扩张成了遍布全球的12间画廊,这是这个产业里前所未有的。

物流与运输科技的进步,造就了二十世纪之后艺术家、作品和画商得以更便利的方式在不同地方密集往来。与二十世纪以前相比,艺术市场有着突飞猛进的发展。然而到二十一世纪,艺术市场绝对不只是快。尽管历经石油危机、网路泡沫化、九一一事件、SARS、金融海啸甚至中美贸易战,艺术市场依旧不断扩张。在欧美,它甚至逐渐成为艺术世界本身。

很多在艺术圈里的生意人往往都有雄厚的家族背景,但Larry Gagosian什么都没有,他是在一个不为人知的环境里长大的,他父亲是一个会计,脾气暴躁,喜欢酗酒。他的妈妈是一位家庭主妇。Larry的大学时光是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渡过的,他的专业是英语言文学,他还是学生的时候就和一位叫Gwyn Ellen Garside的女士结婚了,但婚礼是在不靠谱的拉斯维加斯举行的,结婚仪式只持续了5分钟。16天后,他们就分手了,Larry从此再也没有结过婚,而且他没有孩子。

Kelly Crow:你会对目前越加广泛的画廊分布感到力不从心吗?

拉里高古轩最新的分画廊将于下星期五正式亮相,这第13间高古轩画廊位于巴黎北部布歇尔机场上如同飞机棚一样的仓库中。占地17760平方英尺的展厅空间相当符合这位画廊主的口味他一直青睐于诸如理查德塞拉及杰夫昆斯等艺术家超大规模的作品。不过这次拉里高古轩选择了安塞尔姆基弗的一批新作来揭幕这个新空间。拉里高古轩表示由Jean Nouvel设计的新画廊也将向普通观众开放,不过他也很好奇究竟有没有客人愿意飞到这里来参观一番。毕竟这里享受不了其它机场所有的特权这里不是免税的,他说。

最近甫出版、以美国艺术产业为视角的著作《Boom: Mad Money, Mega Dealers, and the Rise of Contemporary Art》,作者迈克尔斯耶尔森(Michael Shnayerson)以独特的身分,透过研究并对多位画商、策展人、艺术家、评论家和艺术记者进行多次采访,详细介绍这样的转变。

Larry从来不掩饰他对挣大钱的兴趣,而且对此孜孜以求。他的前女友Nicolletee Ramirez说,他们两人的度假目的地从来都和收藏家有关,或者是那里有生意要做,在他们3年的约会中,她只有很少的时候看到过Larry眼中生意人以外的眼神。即使离他很近,像一个情人,但总有一个障碍存在着,一个壁垒,而且这个壁垒从来没有下降过。Ramirez说:对他来说,像大多数人一样恋爱,结婚,这些都不是他优先考虑的东西。

Larry Gagosian:从我个人的身体状况来说,我不太可能再做过多的旅行了。我希望通过我出现在展览开幕式现场的方式来支持我的艺术家,但我不可能永远都是这分钟在香港、而下一分钟马上飞去日内瓦。我所能控制的东西也有限制。我出售的都是独一无二的作品。我倒是希望自己是在做奢侈品生意,这样我只需要打给工厂,告诉他们我需要你们再生产1万件商品就可以了。但我不能这样做那样生产出来的便不是艺术品了。我喜欢对区域做出测验,但往往时间又不太够用。不过我想我应该不会在印度开一间画廊的。

上星期,来自《华尔街日报》的Kelly Crow对拉里高古轩进行了专访,谈论了关于他在拓展一个不太稳定的市场时所面临的风险和奖励。

高古轩画廊老板拉里高古轩(Larry Gagosian, 1945-)。图/取自phaidon

纽约客的艺术评论家Peter Schjeldahl,作为Larry很多大事的亲历者,他认为Larry是一个天才。他说:我们认为,天才是复杂的。但天才有时候是零部件最少的,Larry就是这样,他很简单,他基本上是一条鲨鱼,一个需要吃很多很多东西的鲨鱼。

Kelly Crow:你是觉得印度的前景比较暗淡?

Kelly Crow:你在已经陷入了欧元危机的欧洲开起了另一间画廊。那里的市场情绪如何?

90年代末的某个时候,发生了根本上的变化,美国《浮华世界》的特约编辑、同时也是这本书的作者说,艺术世界,从各方面的发展来看,已经变成艺术市场。

Larry喜欢冒险,喜欢赌博带来的刺激, 1985年他在纽约高档区切尔西开了第一家画廊,当时,这还是第一家开在那里的画廊,随着那一家的成功,更多的高档画廊搬到了那个区,这一次,Larry的赌博以高姿态的胜利告终。

Larry Gagosian:在伦敦会有一些印度藏家从我们画廊购买作品,但我们并不是真正地在将作品出售给在印度的藏家。也许是因为我们接触它的方式不太正确吧,又或者是我们没有关系。目前印度的藏家仍然将他们的注意力放在当地艺术上,那里的博物馆也不常展出更加国际化的作品。

Larry Gagosian:欧洲的人们都有一些忧虑,他们对事态往往持怀疑的态度。然而我具有一位企业家应该有的乐观精神,因而我想我们会很适应现在这种情况,即使它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还会变的萧条。我们仍然能从我们在巴黎、伦敦、日内瓦甚至是雅典的画廊中看到活力。我想能够在希腊拥有一间画廊已经演变成了我们的一块荣誉徽章。我们把雅典画廊里的作品的价格定得较低通常在100万美元以下我们和那些想要出售作品的藏家也保持着联系。在雅典的画廊是我们规模最小的画廊,不过我们将会尽力把它维持下去。

在20世纪中叶,艺术尚未如现在这般货币化之前,必须提到一位影响当今艺术销售与经纪制度甚巨的义裔美籍画商─李欧?卡斯特里(Leo Castelli, 1907-1999)。他凭借眼光与执行力观察艺术明日之星,并且以慷慨的资源资助当时尚未走红的艺术家如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贾斯培?琼斯(Jasper Johns)、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和罗伊?李奇登斯坦(Roy Lichtenstein)等。一直陪伴着艺术家,直到他们被收藏家与美术馆、博物馆认可,树立艺术产业史中、画商与艺术家合作之间的典范。甚至后来也让劳森伯格成为史上首位于拍卖市场上价格超过千万美元的在世艺术家。他对金钱的兴趣不如他在艺术领域。他非常喜欢与艺术家、与艺术交往。李奇登斯坦也曾这么介绍卡斯特里。卡斯特里1958年于卡斯克里画廊贾斯培琼斯个展展场。图/取自卡斯特里画廊。卡斯特里已高龄91岁逝世于上世纪末,斯耶尔森认为也象征一个时代的结束与新时代的崛起。在那之后的四间超级画廊─ 高古轩画廊、卓纳画廊(David Zwirner)、豪瑟沃斯画廊(Hauser&Wirth)以及佩斯画廊等艺术经销商来主导艺术市场。随着2018年美国艺术品销售额接近300亿美元,超级画廊占现在的销售额超过50%,而前20名艺术家的作品则占据了64%的市场份额。除此之外,藏家的结构也与上世纪有个相当大地不同。上述四间画廊的买家如对冲基金亿万富翁,政商寡头和中东政商等,他们狂热地收集达米安赫斯特(Damien Hirst),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尚米榭巴斯奇亚(Jean-Michel Basquiat),杰贺.李西特(Gerhard Richter)和杰夫昆斯(Jeff Koons)

Larry总是会出现在全世界最重要的拍卖场上,并时常以创记录的高价出价购买作品,这些购买很多是匿名收藏家委托他这么做的,也有藏家希望Larry Gagosian的购买让整件事情变得更光鲜体面。

相反我们在土耳其和中东倒是拥有一批有意思的藏家,我们已经开始看到收藏家队伍的轻微壮大了。目前他们大部分都来自拥有较高统治权的家庭,不过我想这种情况在卢浮宫和古根海姆博物馆的分馆在阿布达比酋长国正式亮相时会有所改变。

Kelly Crow:你是怎样让自己的展览符合来自全世界的观众的口味的?

这些艺术家的作品。而超级画商们也对上述艺术家的作品流通进行极其严密的控管。除了要有足够的钱之外,藏家还要有足够的社交资本与地位,才能拥有这些拍卖市场中的顶尖作品。

这也是他喜欢干的事情, Mr.Broad说:他喜欢看到他的名字出现在纽约时报上。

Kelly Crow:让我们回到美国来这里的市场情绪仿佛突然变得更加愉快轻松了。这是什么原因?

Larry Gagosian:艺术市场现在已经全球化了,而关于什么构成了品质优秀的艺术也已经达成了很大程度上的国际共识。看上去也不像我们在调整观众的口味。有人还觉得你在洛杉矶就应该出售那些带有棕榈树的图片呢,但那就太荒谬了。现在的人们都精于世故了,他们也会到处旅行。我们刚在香港展出了乔尔莫里森的作品;他在那里甚至都不太出名,但香港和大陆的收藏家仍然乐于购买其优秀的作品。

巴斯奇亚的作品《无题(头骨)》,175.9 X 207cm,1981。图/取自Wikipedia。

不管怎么说,如果想成为一个重要的藏家,你就很有必要认识一下Larry。比如,这时候你正想花3000万美元买一件杰夫-昆斯的作品,但你在苏富比和佳士得的拍卖名单里没有找到那件作品,这时候你就可以给Larry打一个电话,他能提供给你几乎任何想要的东西,而且是全世界范围内的。毫无疑问,Larry是一位能取悦世界上最富有收藏家的艺术经销商。

Larry Gagosian:与5年前相比,现在有更多的美国人开始收藏艺术品了。虽然艺术界永远不会像美国橄榄球联盟那样受欢迎,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购买艺术品了,我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对我们的艺术市场循环起到了缓冲的作用。在经济衰退最困难的时期,你可以看到到处的藏家都降低了购买艺术品的频率,但艺术市场从来没有跌倒过冰点。可以说艺术市场只是有些下沉,但没有程度更深的衰退。那些认为艺术将会一直向上发展的人很显然还没有在这个圈子里呆上太长的时间,不过进入其中的额外的藏家起到了一种安全网的作用。

Kelly Crow:现在正值中国经济发展减速的时期,你在香港的生意怎么样?

这些艺术家在拍卖市场上的价格,都远超过以前艺术家所能想像的高度。不可否认的是,当代艺术已成为一种另类的资产类别。四间超级画廊并不只贩售艺术品,更贩售着以各自为核心的一种阶级裙带关系,在能买得到一件巴斯奇亚的作品之前,你可能要先依照画廊的要求、购买它们正在培养的其他艺术家的作品。尽可能地出席画廊举办的活动,甚至,要能在画廊的年度餐会上能与画廊主握到手。因此,购藏本身也逐渐成为一种多样化的投资组合,艺术品也因此在二手市场上的价格逻辑也越来越吊诡。

但作为一个天才艺术经销商,Larry的能力还不止如此,比如,当Larry在饭桌上和人谈生意的时候,会有这样的对话发生,如果你想要Francis Bacon,那你需要给我 Lichtenstein和两件Basquiat。天知道,Larry的这些生意都是怎样在进行的这时候Bacon也许在别人手里,或者正躺在他的仓库里。当然,这些信息Larry是不会告诉你的。

Larry Gagosian:高古轩画廊在北京和印度尼西亚都开设了提供私人服务的办事处,不过香港仍然是我们关注的中心,人们对某些艺术家的兴趣仍然高昂比如曾梵志,今年夏天我们在香港之外也卖出了他的部分作品。但情况是这样的,我不能将理查德塞拉巨大的雕塑作品搬到我们位于香港的展厅中,所以我只能寻找另外的空间也许是仓库区域一个大型的生产空间,那种地方的租金也相对合理,至少在香港是这样。

编辑:江兵

目前来说,Larry最好的挣钱机会就是就是从以前那些富豪那里低价购买艺术品,由于经济衰退削弱了很多人的财富,他们可能会把作品私下出售给他,因为他们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们需要钱,或者因为别人认为这些作品可以在拍卖行卖到更高的价格,在低迷的市场,这是艺术品卖家无法说出的烦恼。

Kelly Crow:也就是说你在亚洲市场的潜力上下了很大功夫。还有哪里的新兴艺术市场能够激发你的兴趣?

艺术圈里背后流传这这样的说法,Larry做得太大了,这让他更容易翻船。比如,Bortolami女士就不是唯一的一个会这样认为的人,她说:如果说以前他的魅力和能量给他所有作品的价格后面都多加了一个零,那么,一旦他的大船面临困境的时候,这些所有附加值都会失去。

Larry Gagosian:当然是巴西了。我们刚在里约热内卢参加了ArtRio,可以说它超过了我的预期。之前我一直对它抱观望态度,因为如果我在自己的日程上添加了额外的艺博会,那就意味着我必须要把我的人送到那边去,为参展作品投保、举办宴会等各种事务也就纷至沓来。你还需要参展艺术品,但艺术家总是以他们想要的速度创作着作品。最后我被说服了去参加一下试试,结果发现那几乎是我们的全垒打,也许我们下一次会去到圣保罗。

但Ed Ruscha说:Larry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如果这是高古轩大船有了一个漏洞,他只要卷起一幅自己的画把那个洞堵上就好了。听起来很有道理,目前在全世界的艺术圈里,还有谁的船比高古轩的更大呢?而且,Larry的那些价值连城的艺术品哪一件不可以用来补一个漏洞呢?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