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重传统笔墨功底的陆俨少奖评出了,天光云影的山水画家陆俨少

日期: 2020-01-07 08:51 浏览次数 :

图片 1

中国画大家陆俨少先生曾讲过,“三分画画、三分写字、四分读书”。在“三分画画”中,强调地更多是走进传统,然后再从传统打出来。然而如何继承传统笔墨、如何走进生活,以及如何看待当下中国画发展所存在的问题,这从“陆俨少奖”的设置亦可管中窥豹:是否具有传统笔墨功底是入选“陆俨少奖”时是首要的审美标准,作品富有生活化则是入选的另一个必不可少的条件,为了参赛而画的作品是不受欢迎的。

在现代中国山水画家陆俨少先生的作品中,他运用了墨块和留白的表现手段,将重峦叠嶂的山水画面增添了一种天光云影的灿烂空间,使中国山水画面气象万千,开创了令人耳目一新的艺术境界。先生的画犹如唐代大诗人杜甫在《秋兴八首》中所描绘的江间波浪兼天涌,塞上风云接地阴。这是他中年时代,因战事与生活逼迫,颠沛流离,困顿旅居于西南时,过秦岭剑阁,闯三峡险滩,所亲临直观:山水与空间的交融变化。这种艺术形态的表现手段像宋元时代的那些山水画家,将自己隐逸生活中周边名山的南北风貌,概括成不同的山水画皴法符号。如范宽的豆瓣皴、燕文贵的鬼面皴,李唐的斧劈皴、董源与巨然的披麻皴、赵孟頫与王蒙的解索皴、倪云林的折带皴等。他们这种取法自然又高于自然的艺术概括手法,是真正现实主义写生、创作道路的典范。陆俨少先生作为一个绘画艺术家,不为生活逼仄而挫丧消沉,依然寄情于自然,放怀于山水之间。对朝夕所伴的万水千山,在风雨阴晴中的复杂变化,得以潜心观察、体悟,综合提炼成以墨块与留白的形式,表现出山水画面上天光云影富于诗意的生动景象。这有别于我们当代的许多山水画家,带着写生、创新的主观理念,跑遍祖国各地。而得到的只是各地山形地貌与风情物态的简单描述。加之对笔墨法度的认识和把握不足,学养平乏,不能化境为情,一味刻意制作。用笔或霸悍,或纤弱,冠诸地名,以为款式,成为一幅幅地地道道的风景示意图。或者是将这些地形、风物改变成一种抽象的主观要求,从而演变成另一种工艺性极强的风景装饰画,以致诗情画意荡然无存。这种对写生的认识,绝对有别于陆俨少先生和前人那样,是一种主观与客观相互映照、生发的天趣合成。同时,它也完全有别于当代有些山水画家运用现代光学观念,在作品中留白所制造的类似效果,其艺术行为的本质是完全不同的。陆俨少先生这种天光云影的山水景观,也反映了他在苦难环境中对美好生活的渴望与追求。以后他又将这种天光云影在山水画中的生动形象,有意识地形成一种创作上的自觉追求。也许,有意无意地受到当时现代美学的影响,在他一些优秀的作品中,这种墨块与留白的天光云影,契合了现代美术创作中的构成理念,不仅成为他个人作品的艺术形象,而且在中国的山水画家中成为独具一格的创新名家。我曾有趣地发现:将一张宋人《雪麓朝行图》,无论在作品上部、中部与下部的某一部位,穿插进一段陆俨少先生的天光云影的画面,顿时成了陆俨少先生创作的典型范本。

在中国当代画家里,专以深入传统笔墨精华乞求变法的,能获得成功的很少,能达到雅俗共赏的则更少。陆俨少极其善于画云、画水。著名鉴定家谢稚柳曾盛赞他画得江水,特别是江心处的漩涡,一根细线呈螺旋状写下来,极具动感。陆俨少从中国传统山水的临摹入手,形成了自己独具特色的山水笔墨语言。他常常是一直小笔从头画到尾,不管是勾勒,还是皴擦、点染,皆能运用自如。称他为二十世纪最为重要的山水画家,亦不为过。他发挥了中国毛笔潜在的表现力,把中国山水的险峻之感,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能深入传统而又形成自己突出风格的近代画家,除了黄宾虹先生之外,大约也只有陆俨少先生了。

第三届“陆俨少奖”全国中国画作品展近日在上海陆俨少艺术院开幕,“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注意到,此次评奖没有金奖。而对于金奖的空缺,主办方表示,在45件获奖作品中,大家一致认为没有一件作品可以鹤立鸡群;而任何一件作品仅仅因为奖项的设立而被“拉”至金奖,其实对其他作者是不公平的。

陆俨少先生早年致力于传统笔墨法度的研究,虽然他自己说很少完整地临摹过前人的作品,但是他对宋元以来南北各种山水流派与名家法度,皆予以潜心研究,认真思考其传承中笔性的亲缘关系。其中,找到了与自己笔性相近的元代山水画大家王蒙,作为自己致力的方向:笔墨圆劲滋润。其中勾勒水云,又见生动活泼,为之一绝。这可以从他上世纪60年代个人风格形成之前的一些作品中得以见证。他这种对传统心心相印的学习方法,比较于其他山水画家和当今学院派学生,徒有形式取貌遗神的所谓学贯宋元的临摹手法,其高下优劣,是不言而喻的。先生后来虽放笔于写生创作之中,其用笔墨块与勾勒相结合,线条于松秀灵活之处仍不失劲健。先生的作品,大多像范仲淹在《岳阳楼记》中描述的那样,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朝晖夕阴,气象万千。 但有时又如阴风怒号,浊浪排空,日星隐曜,山岳潜形也反映了先生早先的生活困顿与抑郁之情,未免在创作中多为泄出;画面风云突变,使原本壮美秀丽的山水,险象环生,面目狰狞。正如1989年8月发表于香港《收藏天地》创刊号,后又收录于2004年上海画报出版社的《对前辈中国画家的评论》一书中,我与陆俨少先生的通信所言:先生画,笔墨自见法度,当以画品论。综观先生的画,犹可见当年郁郁不得志时一种雄心不已,咄咄逼人的英雄气。神气完足,气象万千。以神品论,远非同辈画家所望尘可及。次日先生回信予以认同:我少好杜诗,或亦禀性相近,笔墨多有郁勃之气。尊论独具只眼。半世坎坷,结习未除,未能创游行自如境界。世传先生生前所创作的杜甫诗意百幅册页,就充分说明了先生内心的真实写照和艺术结晶。先生的创作成就与笔墨贡献为世所瞩目,但晚年未免因健康状况,疲于应酬,放笔之际,似有散乱之嫌。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从现场获悉,此次“第三届‘陆俨少奖’全国中国画作品展”通过初评、终评,有203件从千余件作品中脱颖而出,除金奖空缺之外,评选出银奖4件、铜奖6件、优秀奖35件。作品涵盖山水、花鸟、人物各科。展览作品在对传统笔墨的阐释的同时,更多表现了身边的生活。据悉,展览将持续至7月21日。

我认为,陆俨少先生天光云影的山水创作,是古为今用的成功典范,他与关良先生以洋为中用的手段表现的戏剧人物,及张大壮先生同样以古为今用的手法,以娴熟的山水画笔墨法度,所写生、表现的鱼虾蔬果,那样鲜活生动,其艺术高度与独特风格是相肩并称的。

图片 2

近现代所谓的海派文化,由于受中西方文化交流与碰撞的上海的地域影响,其作品大多具有不同程度的冲动脉象。就中国画而言,在传统意义上,海派绘画又受到自宋元至明清以来,文人画在江南传承之博大,其优势是显而易见的。加之西方现代美学的前沿影响,作品中,传统与创新的融合就成为了区域文化的特色与要求。其中艺术家的创新又成为主流和象征。2013年出版的一套《海派绘画系列》中,所推出的十三位优秀中国画家,其中虚谷、任伯年、吴昌硕已成为画史认同的海派早先三大家。他们这种个性独特的艺术风格和优秀的笔墨法度,对应之下,比较后来诸位,我认为:关良、张大壮、陆俨少也可称为海派后三大家。

第三届“陆俨少奖”全国中国画作品展

图片 3

银奖 《百花园的封闭空间 》 张大箴 浙江

“澎湃新闻”还针对此次展览的意义、陆俨少对于现当代中国山水画的意义以及如何看当下山水画所存在的问题等与陆俨少研究院院长王漪、浙江画院院长孙永展开了对话。

澎湃新闻:“陆俨少奖”已经举办了两届,这次是第三届,那么“陆俨少奖”的目的和意义是什么?

王漪:此次展览的目的主要是发现人才。什么样的人才?即具备传统笔墨功底与有生活化的青年画家。在评选作品过程中,所有的评委都是以传统笔墨作为第一个审美标准的。如果传统笔墨不行,我们基本是把作品淘汰掉,因此,传统笔墨是此次展览入门槛。现在很多展览是当代艺术,不讲笔墨,那么我们这里绝对是不允许的。在表现题材上,我们更加注重生活化,作品要接地气。展览中,你会看到扫地的人、码头工人等。另外,通过这样的展览来激励更多的人去正能量的创作。不要急于围绕市场转,画画为了赚钱。要为当下火热的生活而去正能量的创作。另外,也是为了传承陆俨少先生学习中国山水画的精神,今年是陆俨少先生诞辰110周年,这个展览也是纪念陆先生的预热活动。

图片 4

展览现场

澎湃新闻:陆俨少作为近现代不可忽视的山水大家,同时也是教育家,中国美术学院的山水画专业至今还保持着陆俨少所制定的山水画教学体系,那么他对近现代中国山水画有着怎样的意义?

王漪:陆俨少先生的“山水画的课徒画稿”、《山水画刍议》、《陆俨少自叙》这三本书对现当代学习山水画的人以及各大美术学院的学生影响很大,尤其是《山水画刍议》。历史上有很多山水画稿,陆俨少先生以他独特经历、独特的表述方式,把山水画的发展历史、笔墨技法讲得非常透彻。众所周知,《芥子园画谱》非常注重传统,但是由于印刷条件的限制,初学起来容易陷入“无从下笔”的境地。到了当代,印刷技术越来越好,陆俨少先生《山水画刍议》在艺术语言、陈述、一张张的演示稿图片等方面都变得更加直接了当,简单易懂,而且充满了辩证法,画画如何处理不平,如何制造矛盾,把这种对立统一的关系讲得非常详细。因而,今无论是山水画家、还是花鸟画家、人物画家都在参考、学习陆俨少先生在这本书。

《芥子园画谱》是清代画家王概以明代嘉定籍画家李流芳的课徒稿为基础所编绘的。在《芥子园画谱》的启蒙和熏陶之下,培养和造就了无以数计的中国画名家。近现代的一些画坛名家如黄宾虹、齐白石、潘天寿、傅抱石等,都把《芥子园画谱》作为进修的范本。陆俨少也是通过临摹《芥子园画谱》,迈出了画家生涯的第一步。

图片 5

银奖 《大国工匠》 陈三石 江苏

而同为嘉定人的陆俨少,他的这本《山水画刍议》自从问世以来一直影响着学习山水画的大学生、职业画家及绘画爱好者。因此,在古代有《芥子园画谱》,在当代有《山水画刍议》,不用多说,他对近代中国山水画的意义有多大,这是有目共睹的。

澎湃新闻:在展览中,陆俨少奖获奖作品不仅包括山水,还有花鸟、人物。画科的不限制,是不是体现“‘陆俨少奖’注重继承传统绘画的笔墨,而不是分门别类,除了山水画其他都不接纳”?

王漪:是的。此次展览涵盖了山水、人物、花鸟,众所周知,陆俨少先生在山水画上取得很高的成就,但是认为陆俨少只画山水,这是一种对陆俨少先生艺术的误读。陆俨少的花鸟画有独到之功,他通过山水的笔墨来画花鸟,特别有韵味。再说他的人物画,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解放初期没有正式的工作,为生活所迫,那么他是靠创作了一批连环画来维持生活。连环画《牛虻》,人物画《教妈妈识字》、《祖国新貌》等非常精彩,包括这一时期陆俨少所画人物线描稿,线条和人物形态都非常到位。所以‘陆俨少奖’不仅仅针对山水画,花鸟画、人物画同样受欢迎。只是这些作品必须讲求对传统笔墨的传承。

图片 6

铜奖 《东风舒卷辛夷雪 》 管懿 浙江

澎湃新闻:通过此次展览,请您谈一谈当下山水画创作的现状,或者说存在哪些问题?

孙永:如今的山水画学习,显而易见,已经形成了新的“程式化”,这个程式化简单地讲就是画家为了参赛而用一种套路在画画,已经不是为了自己喜欢的而画画了。程式化的东西讲究套路,那么怎么样一种套路能获奖,他们就怎么画。这样的现象我是非常地反对,年轻画家画画不是强调他们的创作能力,而是变成了看中他们的模仿能力。所以我们在评“陆俨少奖”时会排斥这一点。更加注重年轻画家作品的生活化,有自己的笔墨语言、独特的个人视角。

图片 7

铜奖 《秋声》 孙雯 浙江

另外一个就是山水写生出现了“跟风”。山水画强调写生是对的,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现在山水画写生出现了这两种现象,第一个是有的画家看别人出来写生,他也去写生,未免有些盲目;第二个是画家出来写生和在家里画的没有什么区别。对着自然山水画自己的东西,那么出来写生还有什么意义,这也是对大自然的不尊重。一年有计划地出去写生,作为一个艺术工作者的常态,去感知大自然,而不是一股风的问题。

图片 8

展览现场

澎湃新闻:对于学习山水画的年轻人来,如何更好地继承和发扬山水画,甚至说中国画?

孙永:年轻时一定要打好基本功。如果年轻时候基本功没有打好,到了一定的时候,你的发展会受到制约,有瓶颈期的。基本功有了,然后就是感知生活,用自己所学去描绘大自然,去写生。

图片 9

铜奖 《 秋氲漫谷》 南凝平 浙江

另外,诗词歌赋其实对艺术工作者是一种滋养,是润滑剂。陆俨少先生在这样方面也是近现代画家中非常拔尖的一个。这种滋养都是年轻时所积攒下来的。因为人到了一定阶段以后很难去学习某一样东西,年纪大了一般是听不进去很多东西的,因此学习要趁早,最好30岁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