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富比纽约,苏富比将推出西洋古典油画晚拍

日期: 2020-01-07 06:22 浏览次数 :

图片 1

摘要:苏富比将于1月30日西洋古典油画晚拍「 巾帼扬眉」专场中云集西洋古典女性艺术家之作,歌颂这群先驱人物的人生及创作。

摘要:蘇富比将于9月28日至10月3日,即香港秋季拍卖期间,同场呈献“遇见自然/西洋古典选粹”展售会,乃亚洲历来最大规模的欧洲古典油画及素描作品展售会。展售会将呈献46幅作品,展示西方艺术从文艺复兴到19世纪这段重要时...

随着世界各地陆续举行大型回顾展展出女性艺术家作品,包括伊莉萨白·路易丝·维热·勒·布伦 (Elisabeth Louise Vigée Le Brun)、米凯利纳·沃捷 (Michelina Wautier) 与阿尔泰米西娅·简提列斯基 (Artemesia Gentileschi),蘇富比亦将于1月30日西洋古典油画晚拍“巾帼扬眉”专场中云集西洋古典女性艺术家之作,歌颂这群先驱人物的人生及创作。本次拍卖荟萃出自十六至十九世纪顶尖女性艺术家之手的重要绘画、素描及雕塑,将于2019年1月纽约西洋古典艺术周举槌。

原标题:巾帼不让须眉 | 谁是世方女性艺术先驱?

蘇富比将于9月28日至10月3日,即香港秋季拍卖期间,同场呈献“遇见自然 / 西洋古典选粹”展售会,乃亚洲历来最大规模的欧洲古典油画及素描作品展售会。 展售会将呈献46幅作品,展示西方艺术从文艺复兴到19世纪这段重要时期的各主要领域,不仅囊括史上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家,如荷兰大师伦勃朗 · 哈曼兹 · 凡·瑞金(Rembrandt van Rijn,或译林布兰)等的作品,还有较鲜为人知的艺术家向前人致敬的杰作。 这次展售会将透过梳理各主题脉络,探究西方古典艺术之体裁。从文艺复兴艺术(约1500年)的宗教信仰题材,到随后数年兴起、并于17至18世纪蓬勃发展的风景画及静物画,皆囊括其中。此外,展售会亦会展出16到19世纪,画家为探索人像绘画而创作的肖像画及日常生活场景描绘。

费德·加利齐亚 (Fede Galizia):静物画门派奠基人

随着世界各地陆续举行大型回顾展展出女性艺术家作品,包括伊莉萨白路易丝维热勒布伦 (Elisabeth Louise Vigée Le Brun)、米凯利纳沃捷 (Michelina Wautier) 与阿尔泰米西娅简提列斯基 (Artemesia Gentileschi),苏富比亦将于1月30日西洋古典油画晚拍「 巾帼扬眉」专场中云集西洋古典女性艺术家之作,歌颂这群先驱人物的人生及创作。本次拍卖荟萃出自十六至十九世纪顶尖女性艺术家之手的重要绘画、素描及雕塑,将于2019年1月纽约西洋古典艺术周举槌。

蘇富比于1973年成为首家进驻亚洲的国际拍卖行,数十年来致力于区内拓展古代及现代中国艺术,成绩斐然。与此同时,我们亦透过拍卖和私人洽购,孜孜耕耘培养亚洲藏家对西方艺术的兴趣和需求。在蘇富比西洋古典艺术拍卖中,过去五年(2013-17)亚洲竞投人数增长一倍;而来自亚洲藏家的总成交额与2008-12年间相比,亦增加了十倍,反映他们对西方传统艺术需求日增。 —蘇富比亚洲区主席黄林诗韵 这次展售会将呈献一系列西洋古典艺术作品,涵盖多个题材,价位由25,000美元到超过100万美元不等。随着西洋古典艺术市场在亚洲巩固扎根,蘇富比将致力协助藏家拓展收藏版图,并透过聚焦于较鲜为人知的艺术家,呈献其笔下出类拔萃之作,配合相宜价格,吸引新晋及资深藏家的兴趣。有趣的是,西洋古典艺术与同一时期的中国艺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尤其体现于风景绘画及素描。两者互相参照,更显意趣无穷。 — 西洋古典油画部主管 Andrew Fletcher 收藏西洋古典艺术讲座 2018年9月11日 6:30 - 8pm 香港蘇富比艺术空间 金钟太古广场1期5楼 由伦敦蘇富比专家James Macdonald主讲,届时,专家将会分享如何欣赏及收藏西洋古典艺术、亚洲市场对这板块之兴趣等 展览重点介绍 宗教画像 在13至19世纪期间,基督教成为塑造欧洲文化的重要势力,并在欧洲视觉艺术传统中历历可见。画像主要描绘圣母或基督,灵感多源于圣经文本,放在教堂或家中受人敬拜,以建立和巩固信仰。

费德·加利齐亚之作《玻璃高脚果盘、蜜桃、茉莉花、榅桲与蚱蜢》完美地展示这位标新立异的女性艺术家对意大利静物画的贡献,而她更是在十七世纪初创立此一门派的奠基人。本作曾到世界各地展览,被誉为加利齐亚笔下最出色的画作之一,载于弗拉维奥·卡罗利为其作《玻璃高脚果盘与蜜桃》所写的权威专著第二版。本作虽尺幅小巧,但加利齐亚善用构图布局,以小见大。她对细节观察入微,例如蜜桃的柔软外皮、绿叶的渐变色调甚至是蚱蜢腹部的条纹皆细致逼真。

费德加利齐亚 (Fede Galizia):静物画门派奠基人

卡洛·多尔奇(Carlo Dolci)《圣家族与三位一体》 约1630年作,油彩铜画板 卡洛· 多尔奇是17世纪意大利巴洛克画家,其技艺超凡,巧夺天工。此画为画家早期作品,状况完好,以独特形式演绎《神圣对话》的传统主题。 风景画 在16世纪前,风景仅用作肖像、宗教、神话或历史绘画的背景。然而,从16到17世纪,社会对世俗艺术的需求增加,令风景画成为越来越受欢迎的体裁。风景画范畴广泛,并发展出两种主要类别:其中一类,风格独树一帜,能唤起对古典遗迹的联想,而另一类则着眼于具体地点的景观面貌。

费德加利齐亚之作《玻璃高脚果盘、蜜桃、茉莉花、榅桲与蚱蜢》(估价200–300万美元)完美地展示这位标新立异的女性艺术家对意大利静物画的贡献,而她更是在十七世纪初创立此一门派的奠基人。本作曾到世界各地展览,被誉为加利齐亚笔下最出色的画作之一,载于弗拉维奥卡罗利为其作《玻璃高脚果盘与蜜桃》所写的权威专著第二版。本作虽尺幅小巧,但加利齐亚善用构图布局,以小见大。她对细节观察入微,例如蜜桃的柔软外皮、绿叶的渐变色调甚至是蚱蜢腹部的条纹皆细致逼真。

鲁道夫·维格曼(Rudolf Wiegmann) 《罗马,南望台伯河之景观,远眺圣天使城堡及圣伯多禄大殿》 1834年作,油彩画布 本作出自德国画家、建筑师兼考古学家鲁道夫· 维格曼之手,展现18世纪欧洲人鉴赏意大利景观画作的品味。画家巨细靡遗地刻划名胜古迹,其精湛技巧可见于作品画面右侧的圣天使城堡,以及中央远处的圣伯多禄大殿,其独特圆顶映照于台伯河上。

费德加利齐亚之《玻璃高脚果盘、蜜桃、茉莉花、榅桲与蚱蜢》

杨·凡·霍延(Jan vanGoyen) 《鸽子屋与乡村景观》 1653年作,黑色粉笔、灰色渲染、部分棕色墨水描线 在17世纪上半叶,荷兰画家纷纷凭画歌颂祖国城乡平易近人的风貌,描绘庶民百姓日常生活,这种取材方式在西方艺术史上前所未见。凡· 霍延是其中一位贯彻此传统的风景画家。如本画所见,他凭着炉火纯青的素描和油画技法,将主题平凡的作品升华至壮丽之境;此前人们以为只有历史和宗教题材方可达到这种境界。 静物画 静物画最先于17世纪初的荷兰发展成独立的绘画体裁。此前,静物是宗教画或肖像画中的一部分,视作圣人的象征物或肖像画中人的道具,而非主体。尽管静物画的发展,主要是呼应城市化的社会,以及社会对世俗主题绘画与日俱增的兴趣,静物画却依旧保留其象征意义。例如,描绘花束的画像不但展示艺术造诣,还具道德寓意,提醒观者尘世繁华不过是昙花一现。静物画中的花卉名目繁多,来自不同国家的鲜花同时绽放,藉以暗示荷兰人对植物的了解,以及荷兰在全球花奔及植物贸易中的领先地位。

费德(约1578–1630年)为细密画及油画画家农西奥加利齐亚之女,师从其父。她自幼天赋过人,少年时已锋芒毕露,到二十之龄成为扬名四海的肖像及宗教画家。如同荷兰画家克拉拉佩特斯(约1589–1657年),费德是当时寥寥可数的女性艺术家之一,她们对于新兴冒起的静物画发展上占有重要地位。她创作构图精炼、自然逼真,然传世静物画不到二十幅,这些作品启迪一众追随者,且被视为她笔下最重要的画作。

约翰内斯· 博斯哈特(JohannesBosschaert) 《静物:花篮里的郁金香等花卉以及石台上的贝壳和果实》 1624年作,油彩画板 绘画神童约翰内斯· 博斯哈特出生于艺术世家,在家中排行第二,父亲是荷兰派静物画的创始人老安博休斯· 博斯哈特(Ambrosius Bosschaertthe Elder),舅舅更是当时著名的静物画画家巴尔萨泽·凡·德·阿斯特(Balthasar van der Ast)。本作保存极为完好,署年1624年,并有款识,是画家最早的花卉水果图。 人像绘画 人像画一直是视觉艺术的重要主题,自15世纪起蔚然成风,当时人体写生开始成为艺术训练中不可或缺的部分。这是最能直接呈现人类境况的艺术手法,而艺术家探索该主题的形式也层出不穷。

安格莉卡考夫曼 (Angelika Kauffmann):博学多才的音乐家及画家

维克多· 路易·莫特兹(Victor-Louis Mottez) 《梳发裸女》 1887年作,油彩画布 法国画家莫特兹曾为巴黎多间教堂设计装饰,卢浮宫马森厅(pavillon de Marsan)的壁画亦出自其手笔,声誉卓著。他曾绘画许多肖像画和家居生活场景作品,展现其细致入微的画法及优秀的用色技巧。

安格莉卡考夫曼

伦勃朗·哈曼兹·凡· 瑞金(Rembrandt van Rijn;或译林布兰) 《坐在高脚椅上的母子习作》 1640年代作,黑色粉笔、棕色墨水描线 伦勃朗是史上最伟大的画家之一,仅凭寥寥几笔,便能传递出深刻细腻的情绪与感情。在其艺术生涯中期,他创作了数幅如此作般的习作,探索母子间关系。此类作品一般并不作为任何油画习作,而仅是对人性的动人观察。伦勃朗在世之时,其素描作品已备受爱戴,如今其存世的纸上作品大部分藏于欧洲及美国重要博物馆之中。 错视画 “Trompe l’oeil”是错视的法文,是源自古希腊的艺术传统,画家利用写实逼真的画像制造错觉,误导观者以为眼前画像存在于三维空间。此类作品在17世纪佛兰芒及荷兰绘画发展中风靡一时,让画家达致写实风格的崭新境界。

《乔治娜史宾赛女爵、亨丽埃塔史宾赛女爵与奥尔索普子爵乔治肖像》

安德亚· 乌班尼(Andrea Urbani) 《错视画:木架上的花卉、一幅素描、剪刀、怀表、碟盘、执壶和一封信》 约1750年作,油彩画布 安德亚· 乌班尼是威尼斯画家,凭城市景观画及宫殿壁画设计而为人所知。此作是已知唯一具乌班尼签名的静物画。此画或可被引以为据,让一些早前被托于其他艺术家名下的静物画得以正名。 收藏西洋古典艺术讲 9月11日(周二) 晚上6时半至8时 香港蘇富比艺术空间 金钟道88号太古广场一座五楼 由伦敦蘇富比专家James Macdonald主讲 精选作品展览 9月10日至12日 香港蘇富比艺术空间 金钟道88号太古广场一座五楼 展售会详情 9月28日至10月3日 香港会议展览中心展览厅一

估价:600,000–800,000 美元

史宾赛家族是英格兰最富裕的名门望族之一,在安格莉卡考夫曼之作《乔治娜史宾赛女爵、亨丽埃塔史宾赛女爵与奥尔索普子爵乔治肖像》(估价60–80万美元)中描绘的年轻人是英格兰贵族的显赫人物,也是考夫曼最早期的英国赞助人。坐在画面左侧、手握一把鲜花的是乔治娜史宾赛,1774年与德文郡公爵五世威廉结婚,成为德文郡公爵夫人,亦是十八世纪英国上流社会最具影响力的名媛之一。其妹亨丽埃塔弗朗西丝女爵,即后来的贝斯伯勒伯爵夫人,出现于画面中央,手握一支箭。在她右边的是奥尔索普子爵乔治约翰,后来成为史宾赛伯爵二世,并先后担任北安普顿及萨里郡的国会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