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雷诺阿为何一生执着于画健壮女子的裸体,活在色彩斑斓里

日期: 2019-11-29 20:48 浏览次数 :

据纽约时报报道,近日,荷兰警方找回了22年前被盗的8幅珍贵名画,其中包括法国印象派大师雷诺阿和毕沙罗各一幅作品。这些画作,创作于17世纪和19世纪之间,1987年在荷兰南部城市马斯特里赫特的努尔特曼美术馆被盗,最近在公开出售时被荷兰警方发现。但是不幸的是,其中一些作品因为折叠而被损坏。嫌疑犯显然想设法把这些画作卖给保险公司,保险公司在这些作品丢失后已经赔付了200万英镑。荷兰国家公诉人办公室新闻发言人说。在过去的半年内这已经是荷兰第二次寻回被盗画作。在去年9月份,荷兰警方也找回了2002年在荷兰Frans Hals博物馆被盗的5幅名作,价值高达240万英镑。

图片 1

画家雷诺阿为何一生执着于画健壮女子的裸体

猎历史网 - www.373cn.com/2016-08-05/ 分类:历史名人/阅读: 画家雷诺阿 法国近代史上着名的印象派画家雷诺阿以擅长油画创作而着称,同时,他对雕塑与版画艺术也有着独到的研究。 画家雷诺阿剧照 1841年2月25日,雷诺阿出生于法国小镇里蒙的一个清贫之家。为了贴补家用,少年时期的雷诺阿当过徒工,也为工厂画过陶瓷、 ...

画家雷诺阿

法国近代史上着名的印象派画家雷诺阿以擅长油画创作而着称,同时,他对雕塑与版画艺术也有着独到的研究。

图片 2

1841年2月25日,雷诺阿出生于法国小镇里蒙的一个清贫之家。为了贴补家用,少年时期的雷诺阿当过徒工,也为工厂画过陶瓷、扇面、窗帘等器物上的图案,因此,他很早就对绘画有着浓厚的兴趣。

1860年,满怀创作热忱的雷诺阿来到巴黎,正式开始从事绘画工作,并在这里认识了许多优秀的画家朋友,其中也包括盛名远播的大画家莫奈。在与这些至交好友的交往中,画家雷诺阿终于寻找到了自己愿意终生为之奋斗的事业。

在长期的创作岁月里,雷诺阿经过摸索和实践,逐渐形成了自己独树一帜的绘画风格。他的作品多采用鲜明靓丽的色彩,着重描绘热闹的欢庆场面,女性、儿童细腻丰腴的可爱形象,以及明媚的自然风光,因而人们常说,画家雷诺阿为快乐而作画,他的画笔,只画阳光下最美好的事物。

在雷诺阿的众多创作题材中,他尤其偏爱以健壮女性丰满肌体为主题的作品。创作上,他十分擅长以特殊的传统手法,含情脉脉地描摹青年女性那柔润而又富有弹性的皮肤,将她们丰满的身躯和优雅的姿态完美呈现在画布上。他画裸女图的经历几乎贯穿了其终生,因而画家雷诺阿也博得了“一生致力于描绘女性人体魅力”的好评。

雷诺阿作品风格

在十九世纪法国印象派画家中,皮耶尔·奥古斯特·雷诺阿或许不是声明最显赫的一位,却很有可能是最受欢迎的一位,因为他的画作所呈现的得多是漂亮的鲜花,可爱的儿童,热闹的欢庆场面,这都是些让人身心愉悦的创作主题。

图片 3

在雷诺阿的众多画作中,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他擅长以丰满健壮的女性肌体为创作素材,将女人的的身躯之美直接描绘在画布上,所以,雷诺阿作品风格也表现出鲜明的华美细腻特点,在十九世纪的欧洲印象派绘画界堪称独树一帜。

据说在雷诺阿创作精力最旺盛的时期,他的许多好友都对雷诺阿作品风格中明显的女性赞美主义津津乐道,对此,雷诺阿毫不掩饰地称“如果上帝没有创造女人,或许我就不可能成为画家”,由此可见,雷诺阿对女性及女性创作题材的热爱,几乎已达到痴迷的程度。

这一时期的雷诺阿作品,多以展现年轻妇人的形象为主,画面上女性白皙的肌肤、丰腴的身躯和清丽的面容无不令人神往,刻画细致的人物姿态亦是栩栩如生,充满活力。

1881年,雷诺阿远赴意大利旅行,在旅途中有幸欣赏到了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大师拉斐尔的作品以及庞贝古城的壁画。

在伟大的艺术作品面前,雷诺阿深受感动与震撼,同时也领悟到艺术的永恒之美并不是仅凭瞬间的偶然情愫,而是应该有着厚积薄发的创作底蕴,至此之后雷诺阿作品风格也出现了转变,人们将他后期的创作风格称为新古典主义风格。

雷诺阿四大名画

十九世纪法国着名的印象派鼻祖皮耶尔·奥古斯特·雷诺阿,一生创作过四千多幅油画名作,是一位相当多产的画家。在雷诺阿的众多作品中,《游艇上的午餐》、《红磨坊街的舞会》、《丽莎》与《夏尔潘蒂埃夫人和她的孩子》被并称为雷诺阿四大名画,受到世人的广泛赞誉。

图片 4

雷诺阿名画《红磨坊街的舞会》

有关雷诺阿四大名画的说法,其实未必是雷阿诺生前公然宣称的最得意的代表作,更可信的说法是,它来源于后人对雷诺阿一生所创作的大量画作的总结性点评。

众所周知,雷诺阿是印象派领域中卓越的人物画大师,他的绘画在追求光感的同时,用鲜艳透明的色彩将古典传统和印象派绘画技巧做了最完善的结合,因此,在他的画作中,不论是丰腴的女性、天真的儿童,还是阳光照耀下的出浴的少女,皆充满了温暖、鲜明,和梦幻般的神秘魅力,令人见之忘俗,完全陶醉在享受自然之美的过程中。而雷诺阿四大名画,所指的当然不仅仅是绘画技艺上最出类拔萃的四幅作品,而是他的作品中最具争议和内涵,并且最为人所熟知的四幅代表作。

事实上,雷诺阿的其他绘画作品中,亦不乏艺术成就远高于“雷诺阿四大名画”的佳作,然而一百多年来,围绕这四幅画作的种种猜想和争议始终未曾间断,所以,至今欧洲文艺界依然有将这四幅画作视为印象派大师雷诺阿最经典的代表作的传统。

图片 5

相关背景资料

莫奈《印象日出》

奥古斯特雷诺阿 煎饼磨坊的舞会 131175cm 1876年

雷诺阿 (皮耶尔奥古斯特雷诺阿 Pierre-Auguste Renoir, 1841-1919):法国印象画派的著名画家、雕刻家。这位艺术家一生的作品大多以明快响亮的暖色调子描绘青年妇女,尤其是她们的裸体形象。他以特殊的传统手法,含情脉脉地描摹青年女性那柔润而又富有弹性的皮肤和丰满的身躯。他虽也画了不少外光风景画和天真无邪的儿童形象,然而裸体与妇女形象占据他一生作品的主流。雷诺阿一生都坚持户外写生与创作,共留了6000多幅充满光与影的嬉戏的户外作品。

19世纪法国大革命后,随着欧洲王室权威衰落,民众力量崛起,社会的主角从王公贵族变成了中产阶级市民。加上社会、经济和技术的发展,人们对绘画艺术的态度和要求发生了转变,不再喜欢宣杨理想主义的历史画和宗教画,也不喜欢墨守成规的传统画法(着色深暗、笔法细腻,被印象派画家戏称为用酱油汤画的)。

雷诺阿 自画像 41.333cm 1899年

毕沙罗(Pissarro,1830-1903):法国印象派大师,1830年生于安的列斯群岛的圣托马斯岛,1903年卒于巴黎。在他去世前一年,远在塔希提岛的高更写道:他是我的老师。在他去世后3年,现代绘画之父塞尚在自己的展出作品目录中恭敬地签上保罗塞尚,毕沙罗的学生。在印象派诸位大师中,毕沙罗是惟一一位参加了印象派所有8次展览的画家,可谓最坚定的印象派艺术大师。毕沙罗是始终如一的印象派画家,他对印象派的重要意义甚至超过莫奈,他品德高尚赢得所有人的钦佩,在印象派画家心目中,他是这个松散大家庭的家长,是印象派的先驱,因此人们尊称他为印象派的摩西(上帝的传喻者,以色列人的领袖)。

1867年,巴黎国际博览会展出了许多日本版画,令欧洲画家耳目一新。这时,以描写当代人现实生活为宗旨,捕捉大自然里光、色变化的印象主义绘画便脱颖而出,在此后的半个世纪里,各种现代的绘画流派如雨后春笋一般层出不穷,迎来了蔚为壮观的现代艺术潮流。

印象派绘画在世界美术史上占据重要地位,对后世影响深远。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1841-1919),作为与克劳德莫奈齐名的法国印象派大师,为现代绘画的主题及表现形式的创新做出了巨大贡献。而1903年在其倡导下创立的法国巴黎秋季艺术沙龙至今仍活跃在国际艺术舞台上,是推动现当代艺术发展的重要力量。

编辑:admin

印象主义画派的崛起

7月26日,由北京对外文创国际文化交流机构主办的百年印象雷诺阿及巴黎秋季艺术沙龙臻品展在紧邻北京CBD中心区的ART-more艺术中心开幕,作品少而精给前来参观的嘉宾们一次特别的零距离接触博物馆级艺术品的机会。据策展人谢尚晋介绍,本次展览展出是以风景和人物为主题的绘画和雕塑作品共计15件,包括法国雷诺阿艺术基金会收藏的艺术大师雷诺阿的雕塑代表作《浴女》、《孩童》和艺术大师毕加索的《家庭》,以及巴黎秋季艺术沙龙收藏的18、19世纪印象派艺术臻品《小镇的清晨》、《拾穗》和《滨江》等。

早在19世纪初期已经有画家开始放弃高、大、上的传统绘画题材,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周围熟悉、鲜活的现实生活中来。其中,巴比松画家柯罗对阳光照耀下的树木草丛的色彩明暗观察得细致入微,法国画家布丹(EBoudin)把天空里云彩的变化画得多姿多彩,大家都称他是天空大师。他们都特别热衷于户外写生,为了捕捉到变幻的光线,常常以极其迅速的速度作画。

在所有印象派画家中,雷诺阿也许是最受欢迎的一位,因为他所画的都是漂亮的儿童、花朵、美丽的景色,特别是可爱的女人。这些都会立刻把人吸引住。雷诺阿把从他们那里所得到的赏心悦目的感觉直接地表达在画布上。阳光、空气、水、鲜花、树木、原野、庭院,这就是他一生用丰富华美的色彩所弹奏的主题。

这时,有一群莘莘学子,怀揣着当画家的梦想聚集到这些老前辈的周围,他们是莫奈、雷诺阿、德加、毕沙罗、西斯莱和巴齐耶等人。布丹告诉他们:当场完成的画最有力量!有一种不可能在画室中再创造的技巧与活力。

雷诺阿在印象派绘画集团中是属于较年轻的一个,比莫奈小一岁。这位艺术家一生的作品大多以明快响亮的暖色调子描绘青年妇女,尤其是她们的裸体形象。他以特殊的传统手法,含情脉脉地描摹青年女性那柔润而又富有弹性的皮肤和丰满的身躯。虽然也画了不少风景画和天真无邪的儿童形象,然而裸体与妇女形象占据其一生作品的主流。他的人体油画不同于以前学派画家所追求的那样虚伪和做作。笔下的女人体,洋溢着一种欢乐与青春的活力,一个个都像是伊甸乐园里从未尝过禁果的夏娃,她们悠然自得,魅力惑人。

在老师的启发下,这些才华横溢的艺术青年或聚集在巴黎美术学生街的Bastignole咖啡馆里切磋讨论,或一起结伴外出写生,画遍了塞纳河两岸的风景,还远足到54公里外的枫丹白露。雷诺阿后来回忆道:这一段路要走上两天,只能在农户的牛棚中过夜。这些艺术青年的作品各有个性,画也相当好,但就是无人问津。画卖不出去,他们生活得相当艰难。

他曾说过:为什么艺术不能是美的呢?世界上丑恶的事已经够多的了。他还是女性形象的崇拜者,他说只有当我感觉能够触摸到画中的人时,我才算完成了人体肖像画。雷诺阿女性肖像画作品总能给人以赏心悦目之感。创作于1876年的油画肖像《阳光下的裸妇》现藏于法国巴黎奥赛博物馆。作品中的女子应该是在树下,她的肌肤上呈现着阳光与阴影交织而成的斑块,但决没有使人感到它是附加的,而是光照的必然,是美丽的肉体在阳光阴影下的自然真实状态。画家运用统一而较细腻的笔触描绘肉体,而以激情奔放的笔触画背景,造成一种对比,使人体发出诱人的光辉。

这是为什么呢?其一,他们外出写生势必要赶时间,笔法比较粗枝大叶,不在乎细节描述,对于广大看惯了古典传统作品的人来说,这些画好像还没有完成似的。其二,当时巴黎想当画家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就像现在青年梦想当明星一样),官方搞了一个艺术沙龙,类似现在的职业资格考试,只有作品通过并且在沙龙展览,才能够得到社会的承认和买家的追捧。而这些青年画家的作品却被官方沙龙屡屡拒之门外,也不能说这些评委都是有眼无珠,恐怕也也有羡慕嫉妒恨的成分吧!

又如画作《煎饼磨坊的舞会》,是印象主义绘画的重要代表作。雷诺阿用印象派绘法恣意表现规模宏大的场面、热闹欢乐的气氛。画面上,巴黎一露天咖啡馆兼舞场人头攒动、热闹非凡,人们形态各异,但都喜气洋洋,画面灵动欢悦,而人物脸上、身上,以及桌上、地上的斑驳光影,那种灵动闪烁迷离的光色变化,则是印象主义对光色变化高度敏感的充分体现。他用一种棉絮般的风格表现出流溢的光线中的人物,画面正中面向观众坐下的女士前额较暗色调,灵动地表现了阳光穿透树荫照在脸庞上呈现不同亮色的效果。

好在绘画与别的东西不同,挂出来让大家看看不就可以自有公论了吗?于是他们便自筹资金,从1874年开始到1886年的12年间举办了八次画展,参加展览会的画家大约近30人,在现代美术史上声名显赫的莫奈、雷诺阿、德加、毕沙罗、塞尚、梵高、高更和修拉等等都是从这里走出来的(注:塞尚、梵高、高更和修拉等属于后印象派画家,以后专文讨论)

在他的画笔下,女性丰满妩媚、娇丽动人;孩童天真纯洁,令人无限怜爱,光彩溢目,充满律动感,令人向往。他一生都不富足,甚至很多时候是贫困的,加上病痛的折磨,但作品却总是甜美与明丽的。他一生都坚持户外写生与创作,共留了6000多幅充满光与影的嬉戏的户外作品。1919年12月3日,78岁的雷诺阿长眠于法国南部的枫丹白露森林,阳光依然灿烂地洒下,天空仍然湛蓝,绿意依旧盎然,他用一生,活在色彩斑斓里。

群星璀璨的印象派大师

绘画于他,从来就不是职业。20多岁时曾有人问他,画画是不是为了玩儿。雷诺阿的回答若是不好玩儿,我就不画了。按他所言,绘画已经是他享受生活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与名利无关。经历过潦倒,作品也曾备受质疑,却始终没能阻止他将心中的快乐与欢愉记录在画布上。有人说雷诺阿绘画的激情源于色彩、光线和生活。他的绘画灵感,源于他心中的那一缕灿烂的阳光,尽管外表和性格是那样含蓄内敛。艺术气息充满了喜悦和平宁静以及对生命美好的礼赞!

当这些青年画家打算自立门户时,他们力挺法国画家马奈来当领军人物。出生于巴黎的官僚家庭的马奈是个富二代,从小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不喜读书却爱好素描。父亲原来想把他培养成律师当然这只能是一种奢望。

他热爱绘制斑驳的光影、年轻人的聚会、明媚丰腴的女子、天真的孩子、温馨的庭院他是艺术家中的暖男。此次展出的多件艺术臻品为当代公众再现印象派艺术的辉煌,展览展至8月9日。雷诺阿艺术基金会总裁沃肯贝戈维奇先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当他第一次来到艺术中心时不仅让他联想起当年秋季沙龙创办之初的首展,1903年雷诺阿和罗丹等人创办巴黎秋季艺术沙龙的历史,其最初目的是为落选法国官方绘画展览的艺术家提供展示作品的场合,以后逐渐成为推动法国现代艺术和发现艺术人才的重要活动。当年他们拒绝了在大皇宫的展览空间,第一次沙龙是在巴黎的小皇宫地下室举行的。

16岁时,马奈报名当了海军,随军舰远航巴西。旎丽的海上风光,鲜艳的天空色彩让他为之陶醉。回家后,他终于得到父亲的认同,到画家库退尔的门下学画六年。期间,他常常外出写生,还临摹了欧洲各大博物馆收藏的西班牙画家委拉维斯和戈雅的名画,练就一手好功夫。

印象派画家以轻松的笔调与色彩,勾勒出灿烂的阳光、斑驳的树影、欢快的妇女和孩童,给背负沉重历史包袱和社会使命的的中国画家以新的启示,指引他们用心感悟生活,在描绘日常生活的同时表达自我。印象派对感觉及个体认知的重视,正与中国传统艺术中对内在性的强调相呼应,因而成为受中国画家们欢迎的艺术形式。

但是,虽然与莫奈、德加等人常常在一起玩得很好,也喜欢到户外作画,但马奈并不能够算是印象派画家。因为一心希望能够得到官方沙龙承认,马奈并没有参加印象派自办的画展。他为了能够吸引评委的眼球,画了两幅离经叛道的作品《草地上的午餐》(图1)和《奥林匹亚》,(前者落选,后者入选),想不到不仅没有人点赞,反而引来了舆论一片哗然,拿破仑三世看到图1也拂袖而去。

图1. 马奈《草地上的午餐》

这样的结果让马奈大失所望,想自己的画也是参考了拉斐尔等古典名画创作的,为何观众不认同呢?

答案很简单:把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子画在画的中央,谁都会觉得画面淫秽不堪入目。要知道,古典名画里的裸体女子不是天使就是神仙,观众欣赏画的时候可以做到心无旁骛。马奈画的是现代人不是娼妓还能是谁?正因为当时的马奈已经臭名远扬了,所以大家力挺他做老大也没有错毕竟,有名要比没有名好。再者,马奈的画虽然主题不行,画技还是很过硬的。马奈也是不负众望,后来创作了许多优秀作品,凭实力在艺术史上留下了自己的位置。在他重病的时候,还创作了旷世杰作《牧女游乐园酒吧》,令人遗憾的是他过早去世,年仅51岁。

印象派画家中,人物画得最好的,要数法国画家雷诺阿,他是印象派画展的积极参与者,在世时便已经声名远扬,成为印象主义画家中最有知名度的大师。经历了多年贫困生活后,雷诺阿在19世纪70年代末期时来运转。他的作品主要表现巴黎人的悠闲生活:休闲,喝茶,跳舞。受到有钱人的青睐后,雷诺阿的作品便越来越好卖。

1882年,雷诺阿去意大利旅行,深感于意大利的美丽,他说:大街上挤满了异教神和《圣经》中的人物,每一个哺乳的妇女都是拉斐尔笔下的圣母。雷诺阿喜欢创作优美的主题,画中的人物都具有丰满、圆润的面孔和红彤彤的双颊(图2)。

图2. 雷诺阿《阳光下的少女》

有人批评雷诺阿的作品粉刷太平,称呼他是幸福先生。他觉得画家就是一种手艺人,应该把手艺弄好。19世纪90年代,雷诺阿因风湿性关节炎病,搬至法国南部生活,尽管行动不便,但他直到去世都没有停止画画。1919年,雷诺阿去世,享年78岁。

与雷诺阿一样,德加也是一位摄影达人。(图3)

图3. 德加拍摄的照片,坐者是雷诺阿

在德加的作品里可以看到快照的味道。现在的艺术史常把德加算作印象主义画家,事实上他只是与莫奈、马奈等比较熟悉,常常一起在咖啡馆里争论不休而已。与印象派画不同,德加从来不在户外作画。他那些关于户外赛马比赛的作品,都是参照从摄影师处购买的照片而画的,并非当场所画的速写。芭蕾舞演员是德加最热衷描绘的题材,他不仅表现小演员在舞台上的风姿,也记录她们离开舞台后的活动:系鞋带、排练(图4)

图4. 德加《芭蕾舞女孩》

德加终身未婚,却热衷于把细皮白肉的小姑娘画得水灵灵的,有人说他是有点恋童癖。德加晚年患有严重的眼疾,但这并没有阻碍他对艺术的热爱,他改画水粉画和泥塑像来满足自己的创作欲望。德加于1917年去世,享年83岁。

与马奈名气相当的画家是莫奈,事实上他才是印象主义画派的精神领袖。首先,印象派名字也起源于他的作品《印象日出》。

在第一次印象派画展沙龙上,莫奈的一幅参展作品《印象日出》(图5)横空出世,让观众看得目瞪口呆!

图5. 莫奈《印象日出》

在这幅色彩斑斓的画作里,形象变得模糊,主题不见,只见一条条横七竖八的色块和条纹,这难道就是前卫的新艺术吗?舆论把莫奈的这幅画讥之为印象,孰知这说法却歪打正着、形象地道出了该画派的宗旨:捕捉和发现眼前所见到的事物,特别是自然界中那些稍纵即逝的奇妙景象,也就是莫奈说的,要画出光与色的印象。

其二,莫奈说过一些话,虽然言简意赅,但表达了印象主义的核心价值观。例如,用眼睛作画;要画出用照相机拍不出来的画面;写生时,要忘记你眼前是什么东西,你看到的只是色彩,只是色彩之间的关系等等。

其三,莫奈的绘画实践真切体现了他的科学态度:他不仅坚持户外写生直到作品完成。为了客观地记录大自然的光、色变化,他常常摆开阵势,同时架起好几块画板,根据光照的不同分别写生记录。一次朋友来访,恰好他在准备作画,朋友问为什么还不动笔?莫奈答道:时间还没有到。朋友好生奇怪,难道作画也有开始的时间?事实上,莫奈的意思是光照还不够强,他在等太阳再升高一点。所以一些看起来平凡的主题,如干草堆都被他画上了25遍。

图6. 莫奈《干草堆》

除了上面介绍的四位大师,还有毕沙罗,他是印象派画家里资格最老的,名气屈居莫奈之下,在西斯莱之上。

毕沙罗对绘画的发展很有见地,修拉的点彩派、塞尚的立体主义和马蒂斯的野兽派都得到了他的指点,他不居功自傲,有长者之风。

巴齐耶和卡耶博特二人都是有钱的主儿,几次画展均有出资,按现在的说法,可以称为老板。但当年印象画派的圈子崇尚技术至上,所以,他们只能屁颠屁颠地跟在大师后面,巴齐耶在19世纪70年参加了志愿军在战斗中牺牲。另外还有两位女士,莫里索和卡萨特,他们共同组成了印象派的朋友圈。

图7.卡耶博特《雨天巴黎》

值得一提的是,这群年轻人虽然才华横溢、各具个性,遇到问题也会磕磕碰碰,甚至争吵,但是他们之间更多的是真诚和友谊。雷诺阿年轻时,如果有机会蹭饭吃,总要在兜里先放一个面包那是给莫奈留的。莫奈潦倒时,总是向马奈借钱也从来没有打算还过。马奈去世后,莫奈拉了几位朋友出资两万法郎,买下马奈的代表作《奥林匹亚》,并捐给法国国家博物馆。这样令人动容的故事还有不少。

图8.卡萨特《包厢》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