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洋子,也是婊子

日期: 2019-12-01 21:09 浏览次数 :

图片 1

图片 2.jpg)

图片 3

图片 4

11月22日,素来清净的上海凯旋路613号突然多出了80口棺材。 80口棺材长短不一,整齐地躺在可当代艺术中心前。棺材短的有120厘米长,多为180厘米长。棺材之间隔出约60厘米的空隙来。奇怪的是,每口棺材的头部都长了棵 1 米高的小树,这个位置似乎是从死者面部生长出来的。

近日,约翰.列侬的遗孀小野洋子在上海举行了首个中国个展。这位独立先锋艺术家在接受本报专访时透露,即使是披头士的老婆们,也都只是待在厨房里而已。而小野洋子走了出来,选择坐在了列侬身边。她说,如果女人很强势,男人就觉得难以接受,我想,我们不能害怕表现真正的本性,害怕显示出自己最自然的状态。

是女巫,也是婊子 她的胸有那么大么? ! 艺术展邀请函上是一张小野洋子本人的上半身照,一道深长的乳沟成为视觉重心。一位拿着邀请函的年轻女孩子在展厅嘀咕道,旁边的中年男子用眼角看了看,缓缓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她这样身份的人,哪能跟上海弄堂里七八十岁的老太婆一样!

职业寡妇 马上就到12月8号了,这天你通常会做点什么? 当本报记者问及列侬被刺的日子即小野洋子命运转折点时,墨镜后面的洋子,像猎人一样,紧盯着记者,然后松开神经,掏出双手握住了记者。

洋子的棺材作品《出口》, 表现了作者对这匿名的再生进行了动人且直接的思考小野洋子:职业寡妇小野洋子:是女巫,也是婊子小野洋子:说爱的局外人对话小野洋子:就算是披头士的女人们,也都只是待在厨房里而已

11月22 日,素来清净的上海凯旋路613 号突然多出了80 口棺材。

小野洋子小野洋子:职业寡妇小野洋子:是女巫,也是婊子小野洋子:说爱的局外人对话小野洋子:就算是披头士的女人们,也都只是待在厨房里而已

洋子作品《许愿树》,她在可当代艺术中心亲自写了自己的愿望 小野洋子:职业寡妇小野洋子:是女巫,也是婊子小野洋子:说爱的局外人对话小野洋子:就算是披头士的女人们,也都只是待在厨房里而已

19时许,空隙消失了,近千人站满了空地。19时40分许,棺材的作者小野洋子终于站到了可当代艺术中心的三楼天台上。 在雨夜和高楼的衬托下,这位摇滚之父列侬的遗孀变成了一个小黑点。白帽、黑衣,这位戴着比王家卫还大的墨镜,比王家卫年纪还要大几十岁的女艺术家俯身出场,热烈地喊了一声我爱你们。此后,她拿出LED 灯,打出小野秘语我爱你:按灯,闪一下是I,闪两下是love,闪三下是U。小野洋子一边按灯,一边像幼儿园老师,有节奏地、欢快地与带着迷你LED 灯的中国观众,一起呢喃道:我爱你。 她就是75岁的小野洋子,一头黄色染发,有着50岁女人的相貌,爱笑、多话,满世界做展览。她与三四十年前,那位安静地坐在列侬身边,神情冷淡、少言寡语、满头浓发的日本女人,已判若两人了。唯一相同的,可能还是列侬对娇妻的那句评价:她是世界上最著名而不为人知的艺术家:每个人都知道她的名字,可没有人知道她做了什么。 洋子退场后,观众开始参观;混乱中,人们鱼贯而入,有人踩坏了一口棺材。此前,洋子在自己的棺材作品《出口》上写了注释普通的棺材,像是由于一场灾难,一场战役,一场屠杀成排摆放在一片荒野上的那种??小野洋子表现了对人类处境和生存的脆弱,以及对那场戏剧性死亡之后重获希望的无把握性,以及对这匿名的再生进行了动人且直接的思考。 显然,大多数中国观众来不及进行动人且直接的思考,他们一边打着手机找寻失散的朋友,一边着急进场躲雨参观她在中国的首个个展。一名等候的观众,看了看周围被雨水浇注的棺材,向记者戏谑道:你看,若踩死了,正好旁边有口棺材。

80 口棺材长短不一,整齐地躺在可当代艺术中心前。棺材短的有120厘米长,多为180厘米长。棺材之间隔出约60 厘米的空隙来。奇怪的是,每口棺材的头部都长了棵 1 米高的小树,这个位置似乎是从死者面部生长出来的。

身体艺术是小野洋子乐于与观众讨论的话题。 从上世纪60年代的《切片》到此次抵沪的概念性作品《妈妈很美》,都与女性的身体有关。此次展出的《妈妈很美》是四幅海报摄影作品,照片展现了一个女子的乳房和阴道;作品注释上写着一个女性胴体上母性的特征,触发个人的记忆,以及触动社会对于这些胴体,也就是女性,不平等的对待。 展厅右边的一堵白墙,涂鸦了许多参观者对于自己母亲的记忆的话语;一名观众在上面写道,我妈妈比你妈妈美。 很多人不喜欢看到女性的身体,但我却要说,每个人都是从女人的身体里孕育的,人们应该记住这一点,而不是以此为耻。 回答问题时,小野洋子扭腰,双腿闲闲靠在沙发上,伸出手,指了指记者的身体。 那是不是因为你从小就是美女的缘故? 记者问。 从小,因为家境优越,洋子就被打扮成漂亮的洋娃娃。在她的记忆里,自己总是喜欢穿漂亮的衣服,长到很大的时候,我对自己的身体都没有感觉。 2000年,中国女性艺术家研究者廖雯在纽约亚洲文化协会做研究时,还曾听说过小野洋子的逸闻 :早年,她曾在那里打工,年轻,前卫,同事有时会看到她戴着胸罩在办公室打字。 1964年,小野洋子在纽约卡耐基中心表演的《切片》成为当时女性身体艺术的典型代表作,也成为上世纪60年代女性解放运动中值得一提的艺术事件一名亚洲女性在男性的凝视中,公然忍受被人切割衣服。中央美院教授李建群对此作品评述道明确表明女性身体如何成为一处战场。 音乐也是小野洋子的女性话题的又一个战场。 2003年,小野洋子的新专辑《日出计划》,她化装成慈禧太后,并在封底的标注写道:向这世上最后一位皇帝名为叶赫那拉的寡妇致意。 在英国,小野洋子有一个邪恶的外号暴龙女士(Dragon Lady)。 慈禧太后是暴龙第一,我是暴龙第二。小野洋子对此有点荣幸,英国人又把这个外号送给我了。 去年,小野洋子出了新唱片《是的,我是女巫》。同名单曲中,这位74 岁奶奶级别的人物大胆翻唱了1974 年自己作词的歌。她铿锵有力地唱道,是的,我是女巫,是的,我是婊子!我不介意你们怎么说,只有我的声音才是真实的。我不会为你们去死,你们最好面对这个事实,我会一直好好活下去。 创作这个典型的女权主义作品时,小野洋子处于与列侬分居的阶段。由于丈夫的婚外情,洋子自1973 年和列侬分居了一年半。这期间,她发行了两张女权主义唱片:《几近无限的宇宙》和《分居感受》。洋子在《分居感受》中写道:这些歌献给所有在男权世界里无法幸免于难、死于悲伤的女人。 她是自己描述的女巫,还是英国人心中的暴龙女士。 你不觉得我们很像么?小野洋子反问记者道,为什么强势的女人就是邪恶的?

谢谢你问这个问题,她简洁地答道。2008年,是小野洋子寡居的第28年。7 年前开始,每年这天,洋子会飞回东京,举办一场纪念列侬的演唱会。她把演唱会的钱,全部捐给非洲儿童,建立学校。至今,小野洋子已在非洲建立了75所学校。 小野洋子出生于1933年,是日本东京一个银行家的大女儿。她的幼年正逢第二次世界大战,但由于出身贵族,洋子还能太平地弹钢琴,并就读于限制甚严的贵族学校Peers,与天皇的孩子同校;此后,她成为贵族私立大学学习院第一位学哲学的女学生。1956年,她在纽约嫁给日本作曲家一柳慧;1963年,洋子离异,与美国爵士乐手兼独立制片人安索尼库克斯结婚,并生下女儿恭子禅库克斯。 1966 年9月,33岁的洋子在伦敦表演她的著名激浪派作品《切片》(Cut Piece)。当时,观众席上坐着列侬,而洋子笔挺地坐在台上,说:来吧,剪下我的衣服,随便哪里;每个人剪下的面积不要大于一张明信片,并请将这碎片送给任一个你爱的人。观众陆续登台,在缄默中剪割下洋子的衣服,直到她一丝不挂为止。这是列侬第一次见到洋子。 那时我们都已婚,都需要重新思考自己和以前的关系。洋子回忆道。 同年11月9日,洋子和列侬在伦敦Indica画廊再次相遇。她递给列侬一张邀请函,说:呼吸。她邀请列侬参加一个需付5先令,就可以把铁钉钉到木头里的行为艺术。列侬回答她说,好吧,我给你一个想象中的5先令和钉到木头里的钉子。 列侬曾谈及这段往事,那是我们真正的相遇。当时,我们看着对方,她明白了什么意思,我也明白了那意味着什么。 1969年3月20日,列侬和比他大七岁的洋子在直布罗陀结婚。 嫁给列侬后,列侬和洋子开始作为一个整体出现:两人一起创作实验音乐,发行唱片,创办睡袋电影公司。蜜月期间,两人躺在阿姆斯特丹的希尔顿饭店的床上一周,接受世界媒体采访,宣扬两人的床上和平行动(bed-in)。最出格的是,1968年两人发行唱片《两个处子》,唱片封面是全身正面裸体的列侬和洋子。 中国摇滚青年知道洋子,也多半是从列侬的歌曲中知道洋子其人,如《约翰与洋子的歌》、《哦,洋子!》、《亲爱的洋子》等等。 1970年,列侬和保罗麦卡特尼相互指责对方的妻子过分介入乐队的事务,从而引发口角乃至起诉,披头士乐队终于在当年解散。洋子也由此被推上受人指责的前台。 1980年12月8日晚,列侬和洋子从录音棚里走出来,他们当时正在为洋子的歌曲《如履薄冰》配完吉它曲。洋子和丈夫商量:要不我们回家前吃点晚饭吧?列侬回答:不了,我们回家吧,因为我想在睡觉前看看西恩。 像平常一样,这对回家看儿子的夫妻,走到曼哈顿自家的达科塔公寓大楼前,而在街道那边等待他们的却是马克大卫查普曼的子弹。死亡终结了洋子的第三段婚姻,这段婚姻长达12 年,最终让她成为音乐圈的第一寡妇,与她齐名的还有柯特科本的老婆考特尼拉夫。此后,28年来,洋子成为了列侬遗产的第一看门人,她自嘲是一名职业寡妇。 在上海的新闻发布会上,记者们大多讳言列侬,小野洋子却主动谈起了那位知名的丈夫,我知道全世界都恨我嫁给列侬。但爱和恨,同时都是一种强烈的情感力量。我有这种能力,将恨转化成爱。 迎接洋子到沪之前,可当代艺术中心视觉艺术部总监李小米承认自己对她多少有些恨意,她对洋子提出的要求感到心烦,此次到沪,洋子要求有保镖16 人,贴身保镖要有4 个。 不过,列侬是在她面前被人枪杀的,她又从没有来过中国,可能天生就有很强的不安全感。李小米叹道。

相关链接:小野洋子:职业寡妇小野洋子:是女巫,也是婊子小野洋子:说爱的局外人对话小野洋子:就算是披头士的女人们,也都只是待在厨房里而已

19 时许,空隙消失了,近千人站满了空地。19 时40 分许,棺材的作者小野洋子终于站到了可当代艺术中心的三楼天台上。

相关链接:小野洋子:职业寡妇小野洋子:是女巫,也是婊子小野洋子:说爱的局外人对话小野洋子:就算是披头士的女人们,也都只是待在厨房里而已

相关链接:小野洋子:职业寡妇小野洋子:是女巫,也是婊子小野洋子:说爱的局外人对话小野洋子:就算是披头士的女人们,也都只是待在厨房里而已

编辑:admin

在雨夜和高楼的衬托下,这位摇滚之父列侬的遗孀变成了一个小黑点。白帽、黑衣,这位戴着比王家卫还大的墨镜,比王家卫年纪还要大几十岁的女艺术家俯身出场,热烈地喊了一声我爱你们。此后,她拿出LED 灯,打出小野秘语我爱你:按灯,闪一下是I,闪两下是love,闪三下是U。小野洋子一边按灯,一边像幼儿园老师,有节奏地、欢快地与带着迷你LED 灯的中国观众,一起呢喃道:我爱你。

编辑:admin

编辑:admin

她就是75 岁的小野洋子,一头黄色染发,有着50 岁女人的相貌,爱笑、多话,满世界做展览。她与三四十年前,那位安静地坐在列侬身边,神情冷淡、少言寡语、满头浓发的日本女人,已判若两人了。唯一相同的,可能还是列侬对娇妻的那句评价:她是世界上最著名而不为人知的艺术家:每个人都知道她的名字,可没有人知道她做了什么。

洋子退场后,观众开始参观;混乱中,人们鱼贯而入,有人踩坏了一口棺材。此前,洋子在自己的棺材作品《出口》上写了注释普通的棺材,像是由于一场灾难,一场战役,一场屠杀成排摆放在一片荒野上的那种??小野洋子表现了对人类处境和生存的脆弱,以及对那场戏剧性死亡之后重获希望的无把握性,以及对这匿名的再生进行了动人且直接的思考。

显然,大多数中国观众来不及进行动人且直接的思考,他们一边打着手机找寻失散的朋友,一边着急进场躲雨参观她在中国的首个个展。一名等候的观众,看了看周围被雨水浇注的棺材,向记者戏谑道:你看,若踩死了,正好旁边有口棺材。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