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岛记,全球华人保钓论坛在厦门召开

日期: 2019-11-29 20:48 浏览次数 :

钓鱼岛记不是我蓄谋已久的展览,同大多数国人一样,作为围观者我以前从未真正关注过钓鱼岛。从六月份第一幅实验作品到如今整个展览的构思、创作、展出,只有三个月很短的时间。

在全球华人保钓行动又掀高潮的2003年岁末,全球华人保钓论坛12月26日至28日在厦门召开,海内外保钓人士回顾了以往的保钓行动,商讨建立联络机制,并为今后的保钓行动作周密筹划。保钓人士们最后一致通过了《保钓宣言》。 这次论坛由中国918爱国网等倡导发起,来自香港、台湾、北美、南美和大陆各地的30多位代表参加此次论坛。其中,大陆保钓人士童增、冯锦华、张立昆、李义强,香港保钓人士柯华、罗就和台湾保钓行动小组金介寿、黄锡麟等多人曾发起和参与了2003年的中国两次民间保钓行动。 大陆“老保钓”、浙江教育学院副教授高熊飞介绍,从1971年纽约华人兴起保钓运动以来,全球各种形式的华人保钓组织在高潮时曾达200余个。之后,华人保钓运动经历了一段平淡期。上世纪90年后期以来,随着日本在钓鱼岛的活动愈演愈烈,中国海峡两岸和香港等地都掀起了民间保钓运动。 会议期间,各地保钓代表纷纷表示: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神圣领土,保卫钓鱼岛是全球华人共同的事业。全球各地保钓组织也将进一步加强联系、统筹开展保钓行动。大家重申:“我们投入保钓是为了支持我国政府对于钓鱼岛拥有主权的严正立场,为了回击日本对我国领土钓鱼岛的无耻挑衅,更为了捍卫中华民族的尊严。我们的行动将严格控制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 经大陆保钓代表商议,决定在此间成立中国民间保钓联合会筹备会,统筹安排大陆的民间保钓活动。他们将于近期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请。 中国大陆民间保钓首航行动于2003年6月22日晨从浙江省玉环县始。保钓人士乘“浙玉渔1980”号在海上历经颠簸,于23日上午11时左右抵达距钓鱼岛约3海里的海域,在数艘日舰和数架飞机的围堵当中,保钓志愿者高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面朝钓鱼岛鞠躬;并向海中抛洒自制纸花,祭奠在1996年9月“全球华人保钓联盟”组织的保钓行动中投海辞世的港人陈毓祥。10月7日,中国海峡两岸与香港民间人士组织的“共同出海保钓”船“闽龙渔F861”号从厦门东渡渔港启航,保钓人士再次赴钓鱼岛宣示主权,渔船距离钓鱼岛最近仅100米,由于受到日方飞机和军舰的海空立体拦截,无奈返航。 附:《保钓宣言》全文 本宣言于公元2003年12月26日在中国厦门召开的《全球华人保钓论坛》通过。 我中华儿女,同兹决心,欲免后世再遭近代日人所施惨不堪言之战祸,以史为鉴,和平解决战争遗留问题,重振中华尊严,维护中华领土之完整,弘扬正义,保卫钓鱼岛,并为达此目的,尊重各所在地法律之规定及义务,久而弗懈,反击日本军国主义侵我国土、篡改侵华历史之卑鄙劣行。爰由大陆、香港、台湾及世界各地保钓人士共议本保钓宣言。 第一条宗旨及原则 本保钓宣言之发起人皆遵从如下宗旨:尽一切力量,对世人宣解日本政府窃占钓鱼岛问题之真相,阐明我中华儿女之严正立场;反击日本篡改侵华历史、掩盖战争罪行之卑劣行径,团结一切正义力量保卫钓鱼岛。 为求实现所述各宗旨起见,本保钓宣言之发起人应遵循如下原则: (1)一个团结之中华民族之原则:海内外中华儿女皆为中华民族一分子,大陆、台湾、港澳都是中国之一部分,民族成员团结一致争取领土完整。 (2)钓鱼岛中国主权原则:钓鱼列岛乃我中华之固有领土,属中华民族万代之基业,断不容任何外国势力染指。 第二条人员统属 宣言之发起人以共同之意愿自愿从事保钓之行动,其相互之间均以民族大局为重,相互协作,但无统属之机构联系。 第三条协作及立场 一、我们之行为乃在反击日本右翼势力及政府之篡改历史、侵占钓鱼岛之罪行,并否认战争暴行之险恶用心,非以一己之私,挑拨民族矛盾。 二、我们欢迎政府、组织、个人能促进我们的宗旨、原则之实现者,并认为实现宗旨及原则,此类援助必不可缺少。唯此类援助之接受与否及用途,需由各人在接受时商定,不对其他个体造成约束;并接受此类援助之目的,需以纯粹实现宗旨及原则为准绳,不得有挪用、贪污及分裂中华民族之行为。 三、有鉴于日本近年对我钓鱼岛已成侵略之势,日本之行为已严重危及保钓同仁人身安全,我们的保钓行动,更当同心并力,相互协助。今后所有保钓行动,皆当尽力协作,以中华民族之利益为重;不可因地域、政见之异,起牵制之心。其协作之手段包括:1、联合行动,以为中华主权之宣示;2、相互间以人力、物力进行辅助,以促成示威及平安归来;3、对彼此行动及立场之声援、救助及善后事宜之处理;4、视外部政治及安全形势,尽量对有关保钓示威、抗议及出海之行动,互通声气,并尽所能促成国际之重视与支持,以增进彼此之友好信任并合作关系。 四、保钓乃我中华儿女之共同事业,不可以此名义为颠覆、叛乱之行。我们亦当相互交换此类信息,以为彼此之警惕。我们中华历经磨难,至今形势复杂,并本保钓行为皆系民间发起,所涉个人立场难一,其中牵涉之因素,往往不能一言蔽之。我们当相互理解,以民族大义为重,凡事沟通理解,谨言慎行,不因政见、地域之私见,有相互攻击、污蔑之举。 第四条责任及义务 一、自宣言之日起,本宣言之保钓人士间即有互助之责。如因参与保钓事业而受迫害、监禁、伤残、死亡者,宣言中人皆有照顾之责,并以合法手段将案犯诉之以法,及促成国际之谴责和制裁。 二、我们立此宣言之目的在于保钓,但不影响各自对中日关系之主张。 三、保钓志士陈毓祥先生于1996年9月26日保钓行动中不幸牺牲。我们发起人特尊陈先生为我中华保钓事业之烈士,永志纪念并必将完成他未竟之遗愿。

图片 1 中国钓鱼岛

图片 2

之前,我还在憧憬着七月份的东京之行五月份时我和秦风受国内某机构邀请去日本参加中日建交40周年活动,并将联手表演古琴与水墨的行为艺术作品,但随着日本购岛闹剧的愈演愈烈导致活动一再降格最后,顺理成章的,我们正要办理签证时,被告之东京之行取消。

  【环球网报道 记者李柏涛】曾经15次出海保钓,誓言“不拿回钓鱼岛,保钓行动绝不终止”,年近50的世界华人保钓联盟会长、台湾“中华保钓协会”秘书长黄锡麟先生十几年来一直投身入民间保钓运动,7月9日,刚刚结束第15次保钓行动返航不久的黄锡麟做客环球网论坛牛人访,这也是他第一次接受论坛形式的在线访谈。

世界华人保钓联盟会长黄锡麟7月4日与其他“保钓”人士一起乘坐台湾“全家福”号渔船赴钓鱼岛,受到日舰跟踪拦截

我从来没有想过钓鱼岛能与我有什么联系,我一直很超然地看待钓鱼岛争端,我以为政府比我们还不着急。

  从1996年就开始投身于保钓运动,回忆起当时的情形,黄锡麟说,“当时台湾渔民受到日本保安厅的驱赶和逮捕,甚至还喷油漆在船上,把捕鱼网剪断。所以很多朋友来告知,我们很气愤,那时候我在新党,就跟金议员等人及香港保钓人士开始投以保钓运动至今”。

曾经15次出海保钓,誓言“不拿回钓鱼岛,保钓行动绝不终止”,年近50的世界华人保钓联盟会长、台湾“中华保钓协会”秘书长黄锡麟先生十几年来一直投身入民间保钓运动,7月9日,刚刚结束第15次保钓行动返航不久的黄锡麟做客环球网论坛牛人访,这也是他第一次接受论坛形式的在线访谈。

随后媒体披露,日本一批右翼分子悠哉游哉到钓鱼岛举行钓鱼大赛。政治家们的表演让我愤怒了,我愤怒的原因不是他们的肆无忌惮,而是我们无可奈何。此后,如同演双簧戏一般,日本和菲律宾、越南以及世界警察美国是你方唱罢我登场,呱噪之音不绝于耳,忙得不亦乐乎。

  谈到15次出海保钓印象最深刻的一次,黄锡麟说,“我对于每一次的印象都很深刻”。尤其2008年的时候马英九派台湾“海巡署”护航绕岛一周,“宣示我们的主权,赢的台湾人民的喝采”。

从1996年就开始投身于保钓运动,回忆起当时的情形,黄锡麟说,“当时台湾渔民受到日本保安厅的驱赶和逮捕,甚至还喷油漆在船上,把捕鱼网剪断。所以很多朋友来告知,我们很气愤,那时候我在新党,就跟金议员等人及香港保钓人士开始投以保钓运动至今”。

老实说我不是一个轻易动怒之人,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但我实在对自明代起我们前辈就称之为倭的友好邻邦难以释怀,于是我用八大的笔意,借鉴云林的构图,自嘲性地创作了一幅钓鱼岛的水墨画。

  对于家人对其投身保钓运动的态度,黄锡麟说,每次出海都是冒着生命危险的,因为钓鱼岛流非常湍急。家人总是会担心,我老婆说嫁错老公,父母亲更是担忧我的安危。谈到这里,黄锡麟连说了两遍“我坚信,我坚持”,强调“不拿回钓鱼岛(保钓)行动永不终止”。

谈到15次出海保钓印象最深刻的一次,黄锡麟说,“我对于每一次的印象都很深刻”。尤其2008年的时候马英九派台湾“海巡署”护航绕岛一周,“宣示我们的主权,赢的台湾人民的喝采”。

秦风先生看后觉得有点意思,说可以试着再发展一下。

  黄锡麟对于台湾保钓组织的现状也很无奈,他说,政府没有作为,还处处打压保钓人士,还派员收集我出海的情资,以阻饶我行动,而且也缺乏出海的经费。出海经费都是大陆、香港、澳门及海外人士赞助。

对于家人对其投身保钓运动的态度,黄锡麟说,每次出海都是冒着生命危险的,因为钓鱼岛流非常湍急。家人总是会担心,我老婆说嫁错老公,父母亲更是担忧我的安危。谈到这里,黄锡麟连说了两遍“我坚信,我坚持”,强调“不拿回钓鱼岛行动永不终止”。

这时我蹦出了一个大胆的构想:能否转借传统的水墨笔法,用当代的观念搞个钓鱼岛的主题性展览?

  黄锡麟指出,“数百年来钓鱼岛屿是台湾人的渔场,也是中国的领土”。两岸政府没有作为,受苦的还是我们台湾的渔民。两岸民间的合作有错吗?? 政府的合作有错吗?? 我们不要有意识形态,两岸携手共同合作,把钓鱼岛给拿回来,这才是我们中国人的骄傲。

黄锡麟对于台湾保钓组织的现状也很无奈,他说,政府没有作为,还处处打压保钓人士,还派员收集我出海的情资,以阻饶我行动,而且也缺乏出海的经费。出海经费都是大陆、香港、澳门及海外人士赞助。

我拒绝艺术被政治利用,我不煽动激进的民粹主义,但我赞同用艺术表达自己独立的政治观点。

  有环球网网友提到,一些人认为民间保钓运动就是乌合之众,竟给两岸的政府添乱,还有一些人担心民间保钓容易发生过激行为,会给保钓人员造成不必要的伤害,所以他们不支持民间保钓。

黄锡麟指出,“数百年来钓鱼岛屿是台湾人的渔场,也是中国的领土”。两岸政府没有作为,受苦的还是我们台湾的渔民。两岸民间的合作有错吗?? 政府的合作有错吗?? 我们不要有意识形态,两岸携手共同合作,把钓鱼岛给拿回来,这才是我们中国人的骄傲。

通过阅读大量的资料,尤其对钓鱼岛百年主权之争的脉络梳理,我理解了钓鱼岛主权之争只是多桀多难的中国一个缩影和延续,如同宿命一般长期存在。当代中国很多不可理喻的事情,必须回到近代历史的原点才能看得清楚。

  对于这样的质疑,黄锡麟说,每一次的出海活动,我们都有详尽的计划及培训。所以台湾每次出海都没发生什么意外,除非日方恶意挑衅,冲撞我船及逮捕保钓人士。届时两岸政府应同心合力来解决此问题。

有环球网网友提到,一些人认为民间保钓运动就是乌合之众,尽给两岸的政府添乱,还有一些人担心民间保钓容易发生过激行为,会给保钓人员造成不必要的伤害,所以他们不支持民间保钓。

我终于明白了日本这个一衣带水的友好领邦已经撕下掩饰多年友善的面纱,妄图把美国私相授受非法所得的钓鱼岛霸占变为既成事实所以,当中国的民间保钓死士艰难突破日本军方的围追堵截登陆时,我看到的是岛上静候多时严阵以待的日本警察,我看到的日本人轻蔑地扯下中国旗帜,而中国勇士只能是屈辱地束手就擒。

  黄锡麟说,世界华人保钓联盟是联合澳门、香港、大陆、美国、奥地利、加拿大等地华人所组成的。其宗旨是促进两岸政府携手合作共同拿回钓鱼岛。

对于这样的质疑,黄锡麟说,每一次的出海活动,我们都有详尽的计划及培训。所以台湾每次出海都没发生什么意外,除非日方恶意挑衅,冲撞我船及逮捕保钓人士。届时两岸政府应同心合力来解决此问题。

事实上,自上世纪70年代美国把钓鱼岛的管理权交付日本之时,发端于中国台湾、北美留学生轰轰烈烈的保钓运动就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退出历史舞台。现在已经进入了后保钓时代,我们应该有勇气效仿历代的民族英雄去收复钓鱼岛,而不是仅仅靠外交官的口水仗亦或是手无寸铁的民间人士的主权宣示。但我只是一个混迹于艺术圈的草民,有时候明白事理是一个很让人沮丧的事情,因此我只能从更超脱的层面上看,更多的是采用释家的理念表达我对钓鱼岛的看法。

  至于两岸政府在保钓问题应该有哪些工作可以做?黄锡麟认为,“民间交流,后两岸政府携手合作,也就是先经后政,不是一步到位的“

黄锡麟说,世界华人保钓联盟是联合澳门、香港、大陆、美国、奥地利、加拿大等地华人所组成的。其宗旨是促进两岸政府携手合作共同拿回钓鱼岛。

我所有的想法都包含在作品中,本人不需要做更多的解读。

  黄锡麟最后强调,“钓鱼岛目前被日本人所占领,是我台湾渔民之渔场,不拿回钓鱼岛。行动绝不终止!”

至于两岸政府在保钓问题应该有哪些工作可以做?黄锡麟认为,“民间交流,后两岸政府携手合作,也就是先经后政,不是一步到位的“

我想如果还有可能,在台湾、香港、澳门甚至东京、华盛顿搞一个全球巡回展览;如果还有可能,我愿意把作品拍卖以支持民间行动;如果还有可能,我以个人的名义特别邀请日本人到钓鱼岛观摩我的个展并与他们一起钓鱼观海

  小资料:黄锡麟1962年出生,原本是台北县永和智光商职机械科的实习老师。1996年时新党发起保钓运动,当时他是新党的义工,也参与保钓运动,从此全心全力投入,曾经9度出海参与保钓活动 。1998年代表新党参选永和市市民代表,截止2009年已经三连任 。2008年11月,黄锡麟和他的同仁们从台湾“内政部”拿到“中华保钓协会”的批文,从此30多年愈挫愈战的台湾民间“保钓”运动终于有了自己的合法组织。2008年11月9日中华保钓协会成立,黄锡麟先生被刘源俊先生理事长聘请为总干事,推动会务及负责规划今后活动。

黄锡麟最后强调,“钓鱼岛目前被日本人所占领,是我台湾渔民之渔场,不拿回钓鱼岛。行动绝不终止!”

最后,尽管累赘,我还是应该罗列对本次展览给予大力支持的朋友:北京当代艺术馆执行馆长吴震寰先生欣然担任策展人;哈佛大学秦风先生欣然出任学术主持;保钓先驱杨本华先生提供弥足珍贵的、上世纪七十年代北美第一次保钓会议录音,让我们在四十年后首次聆听到那个振聋发聩、慷慨激昂的历史强音;我采用明代城砖作为装置材料即是受了梁长胜先生的启发,他徒步与我游走于北京旧城区的废墟工地帮我寻找合适的城砖;黄与群先生建议钓鱼岛记的文字用木刻字体,并对展览的每个步骤都提出了建设性意见;我的老师、八十高龄的黄国强先生、钟正山先生欣然在我的作品上奋笔疾书;舒勇先生对装置展出提出了一些精辟的想法;王雁飞先生、范宝琪先生、牛宪锋先生、袁志华先生给予极大的帮助;洪金桥、戚彧、王皞、苏川等香山美术馆同事为巡展积极出谋划策;童雁汝南主持的杭州西湖当代美术馆无偿提供首展场地张罗统筹规划,香港博汇集团毕国栋先生雪中送炭为展览提供必要的资金赞助所有这些都保证了这个展览的顺利展出。

小资料:黄锡麟1962年出生,原本是台北县永和智光商职机械科的实习老师。1996年时新党发起保钓运动,当时他是新党的义工,也参与保钓运动,从此全心全力投入,曾经9度出海参与保钓活动 。1998年代表新党参选永和市市民代表,截止2009年已经三连任 。2008年11月,黄锡麟和他的同仁们从台湾“内政部”拿到“中华保钓协会”的批文,从此30多年愈挫愈战的台湾民间“保钓”运动终于有了自己的合法组织。2008年11月9日中华保钓协会成立,黄锡麟先生被刘源俊先生理事长聘请为总干事,推动会务及负责规划今后活动。

但我也很诚惶诚恐,虽然我汇总了总多方家的意见,但毕竟这个展览是个很仓促的急就章,很多作品还比较稚嫩甚至粗糙,我不敢期冀能产生多大的效果,作为七十年代生人我不想表述太多,只能谨以此展,以艺术的方式,向发端于四十年前、风起云涌的民间保钓运动致以深深的敬意。

李道柳

2012年8月26日北京

编辑:admin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