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省钱画廊搬家门口挂起铁锁,当代艺术在重创中反思

日期: 2019-11-29 20:48 浏览次数 :

图片 1

2008年,一场由美国华尔街雷曼兄弟公司倒闭所引发的全球金融风暴席卷世界,一个个经济巨头的皇冠落地,经济大国的神话瞬间破灭,导致以美元为核心的金融大厦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世界金融危机对中国的震荡主要表现在金融领域,特别是涉外的项目受影响最大。当然,中国的书画市场也毫无例外地受到了影响,其中损失最大的也是备受西方关注的当代艺术市场。同时,这场金融危机也不同程度地波及到中国美术界和中国的各阶层画家们。金融危机给中国画坛带来了怎样的思考?画家与市场的关系如何在危机中重组?画家在这场危机中有了什么样的收获与经验等等,都是我们所要了解的,本报将对上述问题在此后几期的报纸中逐一探讨。

2010年的春天来得有些早,北京城里刮着小风,非但不冷,还颇有些暖融融的感觉。已是中午艳阳高照,曾经一度火热的798艺术区却行人寥寥,这座由旧厂房改建的艺术区曾经是中国当代艺术的大本营,如今,却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喧嚣。偶尔,有一两个韩国、日本的旅行团,一群老太太走下大巴,惊喜地东拍拍西望望,可她们的热情丝毫提不起园区内大大小小画廊的兴趣,冷冰冰的大门始终关着,不少还索性挂起了休息的门牌。无独有偶,在上海的苏州河畔,曾经作为热门文化产业的M50艺术园区同样很萧条。除了门口的咖啡馆还有一两桌生意,园区内各家画廊几乎无人问津。

798画廊 资料图

当代艺术告别辉煌走进低谷

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么?虽然这样的说法常令人振奋,而事实上,这两年来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走势却一路下滑,其颓势至今面对着古代字画拍卖行情的一路走高,显得越发死气沉沉。回生何日?令人关注。

天气的变暖并没给油画收藏市场带来暖意。大山子艺术区显得格外冷清,记者走进几家画廊,参观者寥寥无几。就快交不起租金了。一家画廊的看门人告诉记者。与大山子艺术区一样,观音堂文化大道的画廊一条街也遭遇了寒冬,一些画廊门口开始挂起了铁锁,当代油画价格大部分腰斩。

当代艺术在北京奥运会前的市场行情一路飙升,一幅画可以拍出几千万元,尽管让人开始怀疑这一存在是否符合艺术规律,但毕竟是现代艺术在中国彰显辉煌的一个例证。就在大家谈资正浓时,市场风云突然变幻。从2008年秋拍开始,包括油画、雕塑在内的当代艺术品,无一例外惨败。当年香港苏富比的20世纪中国艺术品专场,成交率只有35%;香港佳士得的亚洲当代艺术夜场拍卖,成交额比春拍下降了64.3%;中国嘉德的油画成交额,比春拍下降了77.5%。业内人士评论认为:这恐怕是上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以来,当代艺术品市场表现最糟糕的一次。

来自画廊的回应

万元以上油画难卖

目前,油画收藏的市场价格直线下降,当代油画遍地可见的画作,价格被腰斩,最狠的才剩下两成。世纪翰墨画廊的经理林松说,以前一张油画几十万、上百万元,现在一些热捧中国油画的外国投资者纷纷捂紧了钱袋。拍卖市场屡创新低,现在市场是空跌啊。都美画廊经理赵庆伟说,现在不知道跌了多少,只知道还没有见底儿。处于市场的恐慌阶段,许多人都在观望,一些想借机抄底的人还在等待继续下跌,市场没人接着就还得跌。事实上,国内当代艺术品的市场表现让投资者们感到了失望。

回顾2009年的艺术品拍卖市场,当传统艺术板块的价格标杆被不断拉升,并一再突破人们的预期值时,已经沉寂了两个拍卖季的当代艺术,却依然没有借到强劲行情中的一丝东风,这个在两年前还是拍卖市场的绝对宠儿(《福布斯》杂志称,仅仅2005年一年,中国当代艺术的行情就涨了983%),自金融危机后却一蹶不振,不仅中国的艺术圈开始重新洗牌,连欧美几大展览都被迫推迟或取消。

几千元的油画还有市场,10万元以上的很难卖出去。观音堂文化大道上一家画廊老板告诉记者,来买画的大多作为家庭装饰,很少有人肯花钱投资收藏了。目前,油画收藏的市场价格直线下降,当代油画这边遍地可见画作的价格被腰斩,最狠的才剩下两成。世纪翰墨画廊的经理林松告诉记者,以前一张油画几十万、上百万,现在一些热捧中国油画的外国投资者纷纷捂紧了钱袋。

金融风暴把中国的书画市场中的现代艺术推向举步维艰的境地。还是先看看几个有代表性的现代艺术集散地的情况吧。

10年里,法国艺术价格网制定了当代艺术15人的成交额监测系统来观测当代艺术市场发生的变化。自2003年之后,4个艺术家占据了这份榜单的前4位:分别是简麦克巴斯奎特、达明赫斯特、杰夫昆斯和理查德普林斯。但自从中国当代艺术家在2006年迅速崛起之后,这份榜单出现了明显的变化。2006年,简麦克巴斯奎特把第一名的位置拱手让给了中国当代艺术家张晓刚,因为张晓刚作品在2006年的年度成交额达到了2490万美元。然而,到了2009年,收藏家和投资者都显得比较谨慎,拍卖公司的图录也变薄了,往昔的一切仿佛只是传奇。

拍卖市场屡创新低

当代艺术的热土798

不出意料,2009年全球当代艺术的成交整体低迷,泡沫破裂之后,市场行情又重新回到了2004年的水平。作为该板块中的一级市场画廊,首当其冲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再加上2009年底北京艺术区的大范围拆迁,无疑又为当代艺术的市场信心凭空浇了一盆冷水,疯狂竞争似乎早已成为明日黄花,一些画廊被迫倒闭,而坚持下来的,则在内忧外患中顽强地寻找着各自的生存空隙。

现在市场是空跌啊。都美画廊经理赵庆伟告诉记者,现在不知道跌了多少,只知道还没有见底儿。处于市场的恐慌阶段,许多人都在观望,一些想借机抄底的人还在等待继续下跌,市场没人接着就还得跌。

在天价中跌落

作为狂热之后的调整期,这样的结果完全是在意料之中,也是可以理解的。我甚至认为,这样很有必要。北京世纪翰墨负责人林松舒适地坐在798中的一家咖啡馆里,手头的事情很多,下午还要赶着出国,而此刻,说起当代艺术的现状,林松打开了话匣子,竟然忘记了一切。这位自1997年即参与艺术市场,主修美术理论出身的中年男子,亲身经历了中国当代艺术从无到有,从冷清到狂热的全过程。从2005年起的飞速发展,完全超过了人们的想象,但再大的热潮也总有过去的一天,面临冷静之后的调整。无论对市场,对画廊还是对艺术家本身,都绝对很有必要开始一次带有学术性、思想性的反思。可以说,今天所面临的一切,是中国当代艺术走向健康发展道路和完善收藏体系的必由阶段,无需大惊小怪。

事实上,国内当代艺术的市场表现让投资者们感到非常失望。从2008年秋拍开始,包括油画、雕塑在内的当代艺术品,无一例外惨败。香港苏富比的20世纪中国艺术专场,成交率只有35%;香港佳士得的亚洲当代艺术夜场拍卖,成交额比春拍下降了64.3%;中国嘉德的油画成交额,比春拍下降了77.5%。艺术评论家们认为:这恐怕是上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以来,当代艺术品市场表现最糟糕的一次。

北京的798最初是一家机场辅路上的无线电器材厂,建筑多为东德的包豪斯风格。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798厂逐渐衰落,后来被一群漂在北京的艺术家们发现,他们聚集于此办工作室、举办艺术活动,将废弃的厂房变成中国当代艺术圣地,浓厚的艺术家气息随后吸引近200家中外画廊来此。798也在随后4年的时间里,神奇地成为了中国最热门的当代艺术市场。

在林松看来,近年来当代艺术品市场正走向去芜存菁,正本清源的道路,优秀的作品并没有因为金融危机而损害其应有的价值,倒是那些泡沫式的繁荣,雷同且毫无艺术性可言的一般货,立马遭遇不同程度的下沉乃至淘汰。自我标准的不成熟,让当代艺术市场摸索了很长的阶段。如今,借着金融危机这个体面的理由,完全应该重塑一个更具艺术性的市场准则。林松丝毫不因为价格的下跌而影响了对当代艺术的由衷热爱。对于当代艺术的未来,他也始终满怀信心。当代艺术未来的道路一定会越来越好,因为这是一种符合时代、表现时代的先进艺术形式。创新、活力与新鲜感使之具有先天的亲和力。我们总强调自己拥有五千年的文明,可是今天能拿出来的是什么呢?所以,我们应该坚持创造符合当今时代的艺术作品,这是艺术家的使命,也是整个当代艺术行业的职责。

为省钱画廊搬家

从2005年起的短短3年内,中国当代艺术品价格以火箭式速度飙升。据英国《星期》周刊估算,2005年至2006年一年间,中国当代艺术品价格升幅达983%。年成交额几十亿的艺术品投资高潮带动了市场的拍卖交易和价格暴涨,它迅速让一小部分艺术家成了百万富翁,不少人兴奋地转行来到艺术领域,更多的画廊漫山遍野开在中国各地。

市场要符合艺术规律

在这种危机之下,国内刚刚兴起的画廊业面临着严酷挑战。记者了解到,北京大山子艺术区90%以上的画廊是当代艺术,部分画廊已经歇业,有些搬到了观音堂文化大道。798艺术区的日租金每平方米4至5元,观音堂文化大道每天的租金只有1元左右。一家400平方米的798艺术画廊一年租金就是60万左右,再加上运营成本一年得100万,没有生意就很难扛住。一家准备回家歇业的798画廊老板这样告诉记者。

于是,市场对中国当代艺术品的估价越来越高,有的甚至到了难以理解的地步。严培明的《瞎子叔叔》估价高达500万~700万元,张晓刚的《血缘系列:兄弟姐妹》(估价1000万~1500万港元)、刘炜的《革命家庭系列》估价1200万~1800万元,曾梵志的《安迪沃霍尔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估价2000万~3000万港元)。很多798制造的作品在这样狂热的气氛下,也拍出了令人咋舌的天价。

不可否认,市场价格是艺术作品的标签。然而,林松始终认为市场面对艺术,具有先天的滞后性。除非如同毕加索那样盖棺定论的艺术家,市场能够给予较为准确的定价,一般来说,当代艺术家市场定位始终与其作品的艺术性存在时间差,这其中就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洗牌在所难免

有人形容说:一张三年前才卖10万元不到的画,要卖到2000万元,这要比中石油、山西煤老板甚至美国军火商的利润还要高几千倍。正是在这种扭曲心态的催化下,北京的艺术品市场出现了一些很奇怪的风景:各地如雨后春笋般涌出的美术馆,3000多艺术家在集中营似的工作室里闭门创作,期望有一天能成功;而整个行业则呈现一种夜夜笙歌的奢华场面,韩国最大牌画廊之一的现代画廊北京分支DoArt2008开幕以来,每次展览都会用悍马车迎接往来酒会的客人,那里还集中了全北京画廊界最靓丽的销售小姐风景线,酒会上觥筹交错的都是西装革履、嘴叼雪茄的客人。由于无数的艺术家和画廊云集于此,798艺术区被称为当代艺术标杆和中国最活跃的艺术产品集散地。

作为画廊老板,我当然希望经营的作品能够一步到位,但那仅仅是内心想法,过程上则根本不能如此。我还是希望稳扎稳打,不希望速成,毕竟时间对当代艺术的考验至关重要。价值规律绝不能违背艺术规律。市场需要符合艺术家成长的规律。急于求成,违背艺术规律,正是林松认为当代艺术走到今天的症结之一。以方力钧、张晓刚、岳敏君、曾梵志、王广义、周春芽、杨少斌和祁志龙等如今当代艺术市场中身价最高的艺术家为例,林松一方面肯定了他们在初期对当代艺术的探索与突破,同时也不可否认,这批艺术家的迅速崛起正是典型的市场滞后艺术现象。上世纪90年代,当艺术品市场处于极不成熟的时期,一大批外国投资商与艺术机构迅速占领市场,直至2005年的飞速发展时期,这批画家从原先的几千元一幅早已上升到了上百万一幅。这是当代艺术市场的开端,这群幸运的既得利益者成为了载入史册的历史人物,同时不可否认的是,他们也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如果他们至今仍然一味重复自己的老一套,那恐怕很难成为大师级的艺术巨匠。市场是严酷的,一幅方力钧90年代的作品与近两年的作品就会有很大的差价。所以说,发展到今天,当代艺术已经需要一批全新的艺术家来代替他们,什么是更新更好的?新晋艺术家提供了无穷多的可能性。

目前艺术市场这种情况也不完全是外力造成的,更多是艺术市场自身在挤出泡沫。跟风搭车的艺术家会被自然淘汰。世纪翰墨画廊的经理林松告诉记者。目前是一个清理门户的机会,当代艺术品市场将重新洗牌,市场价格的调整将会使当代艺术品市场出现全新的格局,简单模仿、毫无艺术价值的作品将会被淘汰,而一些权威现代艺术大展的作品和有内涵价值的作品将会在危机过后重回主流市场。

蔓延全球的金融危机入侵了这里的艺术品市场,2009年春节过后,往常热闹喧嚣的798艺术区里仍有近一半的画廊闭门休整,敞开着的画廊也罕有收藏家光临,公告栏里画廊提包即可入住的转让广告随处可见,艺术圈里不时地传出画廊搬走倒闭的传言,在恐慌的气氛里,一些画廊经营者猜测今年至少会有1/3,或许更多的画廊撑不住。

面对当代艺术的冬季,林松从三方面给出了自己的解释。其一是市场自我调整的必然。由于这几年上升速度实在过快,当代艺术宛如空中楼阁一般,有时候,一张不可复制的宋元古画,还不及一张当代年轻艺术家的作品。这种明显的本末倒置必然是会得到改变的,即使金融危机不到来,也迟早会发生。其二,当代艺术的价格暴涨与西方审美趣味的主导密不可分。由于西方较早占有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因此来自国内的话语权反而缩小了。西方人以自己审美口味的好恶影响着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然而,这一局面在金融危机后有了动摇。无论是艺术财团、基金的投入还是西方个人收藏的投入,都由于这次大规模危机而处于停滞观望状态,市场金额大幅度减少了。其三,由于上升速度过快,导致参与者大幅度减少了。本来参与者就不多,遭遇市场调整之后,自然更少,这也是当代艺术市场未能进一步发展的很重要因素。

编辑:admin

拍卖行一直是艺术品市场的风向标,市场的数字直接影响着艺术品买家的信心,从而传导到作为一级市场的画廊。艺术品的经济神话已成了昨日黄花。规模小、经营不力的小画廊面临关闭,而那些专业性强、经营已上轨道的画廊,虽然不至有关门之危,但经营也变得异常艰难。

新兴的中产买家

一些海外画廊如曾经气派的DoArt也人去楼空;韩国都阿特画廊也因有股东撤资退出,正在重新调整;美国著名画廊佩斯在北京的分部佩斯北京在办完首次展览后,如今重新步入装修阶段。为了应对危机,几乎每一家画廊都在缩减成本,开源节流。

如今,林松主持的世纪翰墨,在2009年9月从798的旧址搬到了同区内相对位置较好并已装修一新的新空间内。2009年,为了让藏家看到画廊的信心,世纪翰墨连续参加了北京、上海和台湾的6个重要博览会,参展费用较之原来一下增加了3倍。在北京首届艺术酒店博览会中,我们卖了两三件小作品,同时却还买了20万的同行的货。除了这些作品的确值得收藏外,也是一种姿态为同行捧场。林松说,金融危机中,画廊间买卖反而增加了,比以前更加团结,可能大家都希望抱团取暖。

大山子艺术区格外冷清

除了为藏家展示信心,在作品种类上世纪翰墨也作了调整。我们组织了一些曾梵志的版画,几万元一张,基本一天就能卖出一张。林松说,画廊的买家中出现了一批中产者,他们买不起原作,版画对于他们就是一种很好的消费。他们花3万买作品的时候,不会想着过两年就升到10万。所以,当画廊本身的态度端正的时候,藏家也会跟着端正起来。这些买家会看很多作品,学习能力强,当他知道你的作品价格合理的时候,不会拦腰一刀地瞎砍价。

北京晚报2009年3月13日发表了记者傅洋的文章,以下是他的见闻:参观者寥寥,一些画廊门口挂起了铁锁,天气的变暖并没给油画收藏市场带来暖意。大山子艺术区显得格外冷清,就快交不起租金了。一家画廊的看门人告诉记者。与大山子艺术区一样,观音堂文化大道的画廊一条街也遭遇了寒冬,一些画廊门口开始挂起了铁锁,当代油画价格大部分腰斩。万元以上油画难卖,几千元的油画还有市场,10万元以上的很难卖出去。观音堂文化大道上一家画廊老板告诉记者,来买画的大多作为家庭装饰,很少有人肯花钱投资收藏了。

而在世纪翰墨的展厅中,林松还为藏家引入了世界著名室外装置艺术家克里斯托夫妇的作品,他说,中国艺术虚火太旺,把世界大师的作品拿来比较,就会让买家了解到一个合理的价格参考体系,并且在比较中获知,国内有些艺术家作品实在太贵了。比如克里斯托夫妇的这些作品照片,基本都只做300张,但是由于没有编号,只有签名,所以视为无限的艺术品对待,价格只卖2万人民币。而他的版画,也就8万元人民币。这些都是很鲜活的教材。

危机之下,国内刚刚兴起的画廊业面临着严酷挑战。北京大山子艺术区90%以上的画廊是当代艺术,部分画廊已经歇业,有些搬到了观音堂文化大道。798艺术区的日租金每平方米4至5元,观音堂文化大道每天的租金只有1元左右。一家400平方米的798艺术画廊一年租金就是60万元左右,再加上运营成本一年得100万元,没有生意就很难扛住。

编辑:admin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