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艺术家尹齐的,一个人的低吟浅唱

日期: 2019-11-29 20:48 浏览次数 :

尹齐在大三的时候进入中央美院四画室,成为四画室第一届学生。87年毕业后留在央美任教,89年春天就去了巴黎,先后就读于巴黎美院和巴黎高等造型艺术研究院。尽管巴黎高等造型艺术研究院存在的时间不长,但在法国当代艺术史上却具有特殊的地位。这是一所由巴黎市政府出资、由艺术家办学、学生享受奖学金的机构。尹齐赶上研究院最后一届招生,当时主持教学的就有著名的观念艺术家布伦。

图片 1

据尹齐回忆:学校上课就是聊天、争论、质疑,气氛很热烈。法国艺术教育的这种风气,一直保持到今天。今年七月我在阿维农邂逅一位中国画家,他被一个美术院校请去讲课。主管教学的校长反复叮嘱他:千万不要讲技法。回到巴黎我见到一个巴黎一大艺术系的一个中国学生,他以前学过设计,来一大之后选的是造型艺术专业。我问他是学油画、版画还是雕塑,他说什么都还没学,老师们讲的东西跟我的专业差不多,多半是哲学。

 ▲艺术家尹齐在其新作《沉睡的湖》作品前

尹齐在巴黎的熏陶,让他的作品也沾染了法国哲学的气息。二战之后,法国哲学进入她的黄金时期,现象学、存在主义、结构主义、解构主义、批判理论等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曾经问过一个法国哲学家朋友:为什么法国思想家都能做惊人之语?他的回答是:法语不像英语和汉语那样有大量的读者,没有惊人之语,就没有人再学法语了。这种语言生存危机感,激发了法国思想家们的创造力,书写了人类思想史上的辉煌篇章。巴黎的耳濡目染,塑造了尹齐思想的气质。

  近日,“沉睡的湖—尹齐个展”在亚洲艺术中心开幕,展览以“沉睡的湖”为题,意指一个意识沉降过程和一种在物层面的休眠。“沉睡的湖”如同休眠的理性,等待着直觉被唤醒,尹齐的新作随心所欲,游刃有余。然而我们也很好奇,尹齐独具特色的“第二自然”来自哪里?

但尹齐毕竟是个画家。从家庭教育开始,再到中央美院附中和大学,尹齐受过严格的科班训练,具有极强的造型能力。这种能力,目前巴黎艺术圈中那些夸夸其谈,言语中不断闪烁思想火花的艺术家们,多半都不具备。他们失去了锤炼技巧的耐心。其实,改变一个身体姿势,有时候要难于改变一个想法。思想与技巧的结合,让尹齐开创了一个属于他自己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他可以一个人低吟浅唱。当我们接近他所揭示的这个世界时,我们的观看、触摸和思索都被调动起来,眼与心在来回切换,灵与肉在不断交织。

  这是一场纯粹的展览,如果你也渴望自然,不妨来这里。

为了敞开一个世界,尹齐展开了空间探索。在二维平面上制造三维空间的幻觉,是绘画的朴素功能。在这种意义上可以说,绘画就是欺骗。借用里格尔的术语,现代绘画对平面性的追求,也许可以被理解为,艺术风格在完成了由触觉向视觉的发展之后,又由视觉回到了触觉。如果按照艺术史自身的发展动力,我们也可以说,在抽象绘画完成了视觉向触觉的回归之后,又有可能由触觉向视觉发展。如此不断循环,构成艺术史发展的轨迹。尹齐对空间的着迷,也许可以被理解为艺术史上第二轮由触角向视觉的发展。对此,尹齐本人有清醒的认识。他认为蒙德里安的平面和抽象的意义,在于世界本身并没有像他的绘画那样。尹齐将蒙德里安的教导记在心里:当世界的原则变得像他画中所显示的那样,他的画也就失去作用了。尹齐之所以不追求蒙德里安的抽象和平面,原因在于他发现现实世界变得越来越平面化和抽象的事实,应验了蒙德里安的自述。抽象和平面化在今天已不是形式的问题,而是现实本身的问题。换句话说,艺术总得与现实相异。当现实追求纵深的时候,艺术追求平面。当现实追求平面的时候,艺术追求纵深。今天不少理论家根据这种相异性原理,来辩护绘画的重生和美的回归。

  近日,“沉睡的湖—尹齐个展”在亚洲艺术中心开幕,展览以“沉睡的湖”为题,意指一个意识沉降过程和一种在物层面的休眠。笔者试图用最简短的文字,走进艺术家尹齐的“第二自然”。

但是,无论是重生还是回归,都不可能像第一次一样。乐观一点,我们可以将第二次回归视为是在克服正反双方的缺陷之后所达到的更高综合,因而更加接近真理。当然,也有悲观的看法,认为第一次出现是悲剧,第二次出现是闹剧。无论乐观的看法还是悲观的看法,都表明第二次与第一次不同。其中的最大不同在于,第一次接近本能活动,而第二次才是有意识、有选择的智力活动。因此,尽管尹齐对空间的探索,可以被视为现实主义的回归,但是由于回归不是重复,因此它们之间在气质上全然不同。如果说现实主义绘画,是对物理空间的科学探索,那么回归现实主义绘画或者第二次现实主义绘画,就有可能是对心理空间的艺术探索。尹齐的绘画所揭示的空间,尽管是我们能够识别的物理空间,比如室内,但是却具有明显的心理气质。与物理空间相比,尹齐的绘画空间经过了单纯化的处理,旨在表达某种感觉,而不是记录客观事实。换句话说,尹齐的空间,与摄影无关。它是尹齐自创的世界。在尹齐的世界中,没有他人可以闯入,只有一些具有象征意味的器具。这个世界的主角,就是作者自己,他以缺席的形式在场。因此,尹齐的绘画,与传统静物画非常不同,它们不是对物的客观再现,而是通过物让人们感受到艺术家的在场气息。这种特殊的在场方式,加深了我们对画面的神秘感。尽管艺术家并不在场,但是通过空间的安排,色彩的单纯化处理,我们无处不感受到艺术家在场的气息。但是,如果让我们确定艺术家在物理空间中的准确位置,我们却又无从下手。我们感到艺术家充满了空间,但又不在空间之中。这种无所不在又无处存在的感觉,有点类似于萨特所描绘的对虚无的感觉。

  艺术家简介

尹齐的世界,不仅有异于现实主义的物理空间,而且有别于超现实主义的梦幻空间。尹齐用笔触和颜色,时时提醒我们绘画自身的存在。他在成功地让我们沉入他所制的造幻觉世界的同时,似乎又不希望我们为幻觉所蛊惑。从绘画类型上来讲,尹齐在写实与抽象表现之间做了一次综合。我不认为这种综合是受到后现代主义拼贴影响的产物,我宁愿认为这种综合与尹齐所追求的心理感觉有关。亦真亦幻、一虚一实,能够让我既深入其中又超然物外。这种身心交织或者交叠的感觉,正是典型的审美经验。我们从尹齐的作品中,感受到的既不是社会批判,也不是知识传播,还不是道德教化,而是审美享受。在这种意义上,也许我们可以将尹齐的绘画,归入美的回归和新老大师的行列。当代艺术在经历观念性、批判性和新异性之后,又出现了回归审美性、人文性和技巧性的趋势。

  尹齐,1962年生于北京,1987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并留校任教,1989年起旅居法国,1996年毕业于巴黎高等造型艺术研究院,现工作生活于北京、巴黎。

编辑:李超

  尹齐在巴黎的艺术熏陶,让他的作品充满了法国哲学气息。现象学、存在主义、结构主义、解构主义、批判理论等哲学思辨,对他的艺术创作起到了重要作用。思想与技法的结合,尹齐开创了一个属于他自己的绘画世界。

  尹齐的绘画关注空间和物质、人与自我内心的关系。他的绘画不对客观事物进行直接叙述,而有着对自我及周遭事物的觉知,对事物、对自然以及对人的敏感,而彼此相互联系生成观念的觉知。他的绘画剥落原本的复杂性,试图直面原始(最初)绘画的心灵游曳和纯粹的物质过程。

  了解尹齐艺术作品的人,大都会探讨其绘画作品中人与物质、物质与空间、写实与抽象、自然与“第二自然”等等关系。即便有太多艺术性、专业性的语言来解读他历来的创作,我想其作品本身也离不开艺术家本人对生活对生命的感知,以及他内心的所思所想。

  尹齐的自然与“第二自然”

  艺术家尹齐将自己的个展取名为“沉睡的湖”,意指一个意识沉降过程,一种在物层面的休眠。尹齐正在做一个尝试,他的最新创作和理性无关,画的是艺术家本人的感知与直觉。

  在他看来,绘画的过程是身体,心意,肠胃,神经,意识等通过与材料的深度混合之后形成的沉睡之物。一个通道的关闭是为了另一个通道的敞开,在理性,思想和批判性思维之后对其关闭而产生的另一个通道;即直觉,觉知和一种更高的存在。

  在接受“凤凰艺术”记者专访时,尹齐谈到自己所理解的“沉睡”:

  理性思考和直觉和觉知并不能同时发生,他们不在一个层面上,沉降与休眠都是指把理性思考在绘画的终极阶段降到最低程度,为了使直觉和觉知出现,物质依然重要,概念是要被排除的。

  在《沉睡的湖》、《香格里拉的湖》中,我们依旧可以透过物质部分,更接近于艺术家本体。“以我观物,物皆着我之色彩”便是如此。艺术家尹齐将自己绘画中的物质人物化,这是他本人情有独钟的一种创作方式:

  其实我无时无刻不是在画人,只不过我是用物品、树、空间,哪怕是空气来代替人的存在,把其人物化,或者说,在我的身体之外产生另一个身体,把人变成一个能量场;气。也许这是我个人的胆大妄言,观者不必介意。

  从他描绘的山水自然中,我们能够感受到一股来自艺术家本人所独有的气场,这种自然更像是尹齐个人世界里重新创造的“第二自然”。物质与空间相互映衬,却传递着一丝微妙的关系。而我们也很好奇,尹齐的“第二自然”来自哪里?

  艺术家尹齐于1989年起旅居法国,1996年毕业于巴黎高等造型艺术研究院,正是这7年的法国生活让他邂逅了生命中最重要的妻子细毛。

  尹齐是一位内敛的职业艺术家,不善言辞,而细毛恰恰相反,外向、热情、快人快语。毕业于巴黎服装学院的她,做服装设计,兼职给国内的报纸杂志写旅游方面的文章,和巴黎的朋友一起拍些纪录片。

  尹齐和细毛在巴黎相识相恋。1991年刚到巴黎1年的细毛因为找房子的缘故经朋友介绍认识了早到2年来法国办画展的尹齐,原本是仗着尹齐找房子的,没想到却一下跌入了爱情之中,同居了二十年之后才进入婚姻的殿堂。

  1996年以后,一年的时间基本上被尹齐和细毛分成了若干份:几个月巴黎、几个月北京,还有2个月在美国,剩下的时间都在路上,便被两人拿来旅行。

  在北京,尹齐一家生活在远离北京城区的兴寿镇下苑村,和很多艺术家一样,他们居住的地方宁静祥和,闲暇时可以在后院种地、瓜果蔬菜都可以自给自足。

  他们有一个阳光厨房,是乡居生活里最重要的部分。厨房中央野蛮生长着一棵大树,春夏绿意盎然,秋冬落叶萧条,阳光撒进厨房,于是饭菜不仅有了温度,还有着大自然的气息。妻子细毛热衷厨房琐事,跟一起乡居的姑娘们创立一间食材工作室,专注研发有意思的新食谱,24个节气都要特地制作美味。

  家里养的猫和兔子“木兰”在菜地与花园中肆意玩耍,鸟儿与蝴蝶常来光顾......

  画室足够大,尹齐带上充饥的零食,关上门就是无人打扰的一整天。邻居家的小朋友来家里串门,都知道要去画室找零食。

  女儿樱桃很小的时候,爸爸一开门,小人儿就会充满激情的大声叫“哇,爸爸好棒啊!爸爸画得太棒啦!”妻子细毛也很喜欢看尹齐的画,常常在他不在画室的时候,一个人端了一杯茶,面对一幅画,安静下来,好长时间。

  这是尹齐一家的乡居生活,无法描绘每天抬眼就能看到远山,进厨房还能见到大树的心情,而尹齐本人也在家人的陪伴下的陪伴下一起体验农居生活。

  当谈到本次个展的创作灵感来源,艺术家尹齐坦诚说,这几幅新作与自己家居生活中所见有关,或许只是村子里某一处自然风景尤为触动,所以便有了今日“沉睡的湖”。

  写实与抽象,物质与空间

  本次个展中也展出了艺术家尹齐于2016年开始新作的几幅小尺寸油画作品。他在创作小尺寸油画的过程中,有意识地在绝对的写实或抽象形式与浑然的天地感之间形成通达的意识。通过将万物推远而安置身体,通过将万物拉近而识别自己,心眼有识而不违所见。人的意识投向哪儿,哪儿就有光,人、物与环境不再只是空间问题。

  而在展览现场,尹齐有意将这些油画作品和石版画放置于同一空间,他说这两者之间有着相辅相成的作用,都是实验直觉和觉知如何在身体里产生和呈现的,也是对以往创作的演变和延续。

  与其说尹齐是自由艺术家,不如说他是一名一百分的生活家,一如既往的编织帽和健壮的臂膀分明是乡居生活锻炼后的特有标识。他笔下描绘的“第二自然”有着陶渊明笔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既视感。于人与物质,物质与空间、写实与抽象、自然与“第二自然”的切换和对比中,没有刻意专研技法的突破,反而是表达生活及探讨内心。“沉睡的湖”如同休眠的理性,等待着直觉被唤醒,尹齐的新作随心所欲,游刃有余。

  展览信息

  “沉睡的湖-尹齐个展”

  艺术家:尹齐

  展览时间:2018年7月28日 - 2018年9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