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武汉北渚工作室,张广慧艺术展

日期: 2019-11-29 20:48 浏览次数 :

熟悉张广慧的人都知道他不善言辞,但在不善言辞的表象背后,他却又彰显出一种精于文字语言的表述,字里行间浸透着的是一个视觉知识分子的学养和文化关怀。

张广慧的视觉图像世界透露着一种追求版画艺术特性的纯正与虔诚,希冀不断强化版性去表达视觉图像,强调回到版性。他总是力图从自我的生活经验和生存体验中来表达自我对激变的社会、激变的人生的体察认知与体验。一方面,广慧内心深处强调的还是他作为版画家的特定身份,这表现为他既没有认同权力的认知标准,也曾尝试突破学院主义的藩篱,但体制权力的制约和学院艺术的规则却又不可避免地存在于它的艺术中。尽管他既没有以激进的姿态挑战学院艺术的规则,但他亦缺乏以一种前卫的立场融入纷繁与多样的当代艺术中。而他的确又以自我真诚而又真情的视觉描述为阅读者带来了他对社会艺术与人生激情思考和象征性表达,他的视觉图像世界通过非具象的片断山坡,并依托自然山体的形态,表达出两种生命状态,在雄奇伟岸的自然生命中,又蕴育着丰富的社会性及复杂多变的人性;另一方面,当代艺术所着力强调的问题意识、批判意识及态度和方法,又促使他必须从版画的特定领域中走出,去突破单一版种的束缚,而走向一种语言的更新、观念的突破、视觉表达的自由与个人精神自由的和谐统一。张广慧的视觉表达中那种既不被商业因素所困扰,又能远离意识形态的喧嚣,所带来的艺术的那份纯净与纯粹,快乐与浪漫,神秘与隽永的意境,特别是它带给人们心灵的那份愉悦与自由却也着实令人回味与难忘。

北渚工作室是张广慧在武汉的艺术工作室。我第一次正式接触广慧先生是在美院的版画系,那时上选修课,他的学生爆满。武汉盛夏,二十几个人挤在教室中体验图形转印,奔着先生给上课,热情比当时的气温要高几倍。后来我有机会到北渚工作室做客,渐与广慧先生交谈,得知北渚的来由。

初识广慧,木讷的外表却怎么也难以掩饰他对艺术和人生的激情及伴随这种激情而来的严谨与精细、内敛与沉稳,这种严谨反映在他的艺术上则是对自我视觉求的精益求精,反映在生活上则是他对自我的人生道路上有着细致入微的规划。

广慧真切地在他的视觉追问与追求中实现了自我的人生价值和终极关怀。

现在的北渚工作室背依凤凰山,面临沙湖,是先生作画迎客的地方。一进工作室,是一个明亮而宽敞的空间。左侧是一个矩形工作台,右侧是一台版画设备,进而靠窗边摆放的是茶几和竹藤编制的座椅。右侧的延伸空间是一个过道,也很宽敞,两侧分别是壁橱和书柜。壁橱旁挂了一些小尺寸的版画作品,还有他与友人的合影;书柜上部墙面上挂着先生的许多奖状,自80年代末至今,依次排列,最耀眼的当属鲁迅版画奖,据说那是中国版画界里的最高奖项。整个空间主体用原木装饰,色调温和、自然,与艺术作品浑然一体,有种宁静、纯粹、闲雅的感觉。

走进广慧的北渚工作室,扑面而来的是一种艺术家独有的才情与思想、学问与人品,且不说各种获奖证书,各色个展海报,单就墙面上的留言笺已清晰地透露出一个在艺术与人生的道路上,那颗孜孜以求、锲而不舍的敏感而又细腻的心灵。广慧是一个既能敏于时代的变迁,又能在社会的不同时段,针对不同的社会问题,作出有效回答的艺术家。

历史是激情的历史,当张广慧满怀激情地参与历史时,历史也因张广慧们的参与而灿烂无比。

听广慧先生说,北渚工作室正式落户在凤凰大厦在二零零四年,诚然,对于艺术家来说,拥有一个独立的工作室是十分重要的。北渚经历了种种颠簸之后,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稳定的空间,对先生来说固然十分重要。今天,志同道合的人能够有幸到北渚做客,在高雅的环境中一起品茶、谈艺,享受这大隐于市的艺术之家,可谓幸福至极。而在多年前,工作室起初是强行占用单位一间不到十平米的小屋,使用不到一个月就被勒令退出,接下来是不断的租房。包括漏雨的阁楼,后来是在粮道街郭家巷里的工作室,可开始租用的第二周,房主女儿自缢而死,看到她面色苍白,头发乌黑,令人不寒而栗。但是客观条件丝毫没有影响到先生的工作,他经常在工作室忙到深夜,坚持作画。至今,每天围绕先生的事依旧是画画、印画;印画,画画。也正是这三十年的坚守才造就了当代中国版画界的这位艺术精英。

说起北渚,或者说为什么要从北渚出发,也源于北渚不仅较早见诸于屈子的《九歌湘夫人》: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嫋嫋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更因北渚对于广慧而言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正是从北渚开始,广慧不仅确立了自我个性化的视觉语符,更以鲜明的视觉图式而在版画艺术领域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迹。

钻石艺术博物馆

我和广慧先生的画缘结于2010年初在湖北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的中瑞教师交流展。当时他的版画作品《节日系列》展出,尺寸较大,还正置展厅最显眼的地方。《情人节之十一》《情人节之十四》风格相近,整幅画面背景主黄色,一个概括的人物外轮廓置于画面正中,轮廓内洋洋洒洒斑驳的刀痕和印痕有节奏的排列,视觉呈现十分跳跃,有极强的韵律感。画面本身像是一首正在演奏生命的乐章,他在伴奏,而你正是这翩翩起舞的演绎命运的主人公。这是我当时最强烈的感觉,展厅本来就很空阔,当你走进这件艺术品时,心中便悠然升起一股喜悦的情感,品读其中,令人激动,心动,感动。后来有机会做客北渚,了解到他更多的艺术作品,包括《北渚》系列,《风景》系列等等,都更加喜爱。

正是北渚所透露出的那种诗情和文意,也让我们清晰地窥视到一个视觉知识分子对当代艺术与社会人生的清醒思考和激情表达。

2012年8月

广慧先生从艺30余年,他算是一位高产画家。以1984年第六届全国美展为起点,作品参加国内国际大型艺术展50余次,获得包括杰出版画家鲁迅版画奖全国当代青年艺术家作品展一等奖日本山梨版画展教育委员会奖等国内外殊荣,同时其作品也被知名大学、美术馆、博物馆等地收藏。其艺术成就深受国内外艺术界的广泛认同。他的版画作品具有独特的文化身份和艺术品质,洋溢着学院派学术化、规范化的特征,体现了学院版画的学术性、探索性、纯粹性特质。

探寻张广慧的视觉发展路径,不难发现,在其不断变幻的视觉表达方式背后,实则昭示出广慧来自三个不同方面的文化滋养,首先是浪漫诡异而神秘的楚文化对其全方位的滋养,还有就是来自美院自身的艺术训练,当然,当代艺术的批判激情与锋芒也对他的价值观生成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而张广慧的个人视觉叙事路径,也恰恰是和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历程有着密切的关联。

编辑:admin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他创作《水》系列、《鱼的自省》系列为代表作品,这一时期是艺术家对创作题材和版画材质革新的体验探索阶段。两个系列的作品风格奔放、飘洒、流动、充满了浪漫主义特质和诗意的美,散发着巨大的幻想性、象征性。《水》系列画面交织的线条形成薄雾蒙蒙般依稀飘渺的意境。楚水魅若空式的诗情,表现了一种对自然的信仰与亲近之情。1992年至1994年创作的《北渚》系列,既延续了上一阶段浪漫风情的表达,更融合个人情感愿望和社会文化认知于一体,用一个个美的化身诉说着对艺术、对文化的眷恋。《北渚湘夫人》《北渚凤飞过》《北渚1994》画面的主体都是一位半身裸体的女性形象。这些人物形象质朴单一,面部表情凝固,嘴角微微上翘,目光集中,眼神中流露出一种强烈的诉求感。色调氛围以及构图方式厚重,轮廓线比较硬朗明确,这种稍带程式化的人物造型隐约会让人联想起伟大的古埃及文明中所遵循的正面律法则和美的程式。当然,艺术家对楚文化有他独到的欣赏角度和解读方式,也许这种艺术程式从某种程度上讲蕴含的就是艺术家个体的文化崇拜、情感认知和艺术信仰。1996年至2003年创作《洗发休闲》系列,同样出于对文化本体的关注,通过系列洗发人的形象表达了他对当下社会现象的再认识和反思。2004年以来的作品,通过选择典型素材切入思考,将人、物、景都移植到他的创作中。其中以《情人节》系列为代表的人物题材,以《黄鹤楼》《北京奥运》《墙苏州》为代表的城市题材,以及以《花》《山地》《卷本》系列为代表的风景题材,各自从不同的角度阐释生活、生态、生命的状态,诠释艺术的意义、文化的意义和社会发展的意义。系列作品的诞生震撼整个版画界乃至艺术界,他的版画艺术讲述了版画形式语言的当代性和精神意蕴的当代性,是艺术家本人的艺术精神、文化心理、情感与版画语言的大一统。

广慧就像他这代大多数艺术家一样,有着曲折的从艺经历,当过工人,考上了美术学院,并有机会到中央美院研修,受过严格的版画训练,画里画外都透露着一种追求版画艺术特性的纯正与虔诚,希冀不断强化版性去表达视觉图像,强调回到版性,也正如格林伯格所言,这种意识实则是在学院的规则里转圈而难以有大的突破,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广慧没有以文化反叛的立场和个性的张扬来强调一种艺术的自由。他总是力图从自我的生活经验和生存体验中来表达自我对激变的社会、激变的人生的体察认知与体验。一方面,广慧内心深处强调的还是他作为版画家的特定身份,这表现为他既没有认同权力的认知标准,也曾尝试突破学院主义的藩篱,但体制权力的制约和学院艺术的规则却又不可避免地存在于它的艺术中。尽管他既没有以激进的姿态挑战学院艺术的规则,他亦缺乏以一种前卫的立场融入纷繁与多样的当代艺术中。但他的确又以自我真诚而又真情的视觉描述为阅读者带来了他对社会艺术与人生激情思考和象征性表达,他的视觉图像世界通过非具象的片断山坡,并依托自然山体的形态,表达出两种生命状态,在雄奇伟岸的自然生命中,又蕴育着丰富的社会性及复杂多变的人性;另一方面,当代艺术所着力强调的问题意识、批判意识及态度和方法,又促使他必须从版画的特定领域中走出,去突破单一版种的束缚,而走向一种语言的更新、观念的突破、视觉表达的自由与个人精神自由的和谐统一。由此不难理解为什么广慧的版画总是凸显着木版、丝网和铜版的交融,丝网版的一版多印,石版的颗粒感,铜版的网线,木版的那种直抒胸臆的抒发和酣畅淋漓的表达,特别是那种油然而生而又溢于言表的手绘的灵动及三棱刀的推线、刮挺与力度,而毛绒绒闪烁的光感和斑驳的远距离效果,又给人们一种隔世的想象,一种此在与彼在的分离,传统和现实的矛盾,当代的生活方式与传统的思维模式的冲突碰撞。面对此种悖论式的困境,广慧也没有刻意去回避,而是以一种自省的文化立场和态度,去寻求精神的解脱和心灵的自由。这从他的《鱼的自省》一文中亦可看到广慧的精神困惑与精神的寻找,鱼,唯鱼也,水,独水之。固读水以为观水,观鱼亦为读鱼,两者不可混淆。初省之,鱼水不可不分。水鱼自身也不可不别。星移斗转,化石鱼为鱼,壁上鱼为鱼,鱼中鱼为鱼,复生鱼为鱼,何为原鱼?寒暑交易,冰为水,雪为气,气为水,水为水,何为本水?雕版印之以为鱼象,铜版饰之以为鱼象,何究为从艺人之原物,何究为从艺人之原动机?吾省鱼,吾自省,鱼亦自省,省自,自省捉刀刻版以修每日功课。

认识他的人都感于他三十余年的艺术创作。事实上创作的不仅仅是作品本身,更是以艺术为载体的生活的历程、文化的历程、生命的历程!这些历程随着北渚的改变而演进着,这种演进又因生命的跌宕起伏而意味深长

正是艺术发生中的困惑与寻找,让我们充分领悟到那个融知识性、思考性与才情性的张广慧,也让我们看到那个激情满怀地把整个生命都投入到了对艺术孜孜以求、不懈努力的张广慧。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张广慧的叙事方式与叙事品格,恰恰印证了他的独特的生活经历和生命的历程,他的梦境般的思考和生存境遇,他的艺术历程如同他的生命历程一般,这种生命的历程既有风霜雨雪,也有荆棘丛生,但对未来的憧憬与希望却一直如影随形地伴随着他。他那青春的苦闷与迷茫,奔腾的激情与想像,人到中年的生命焦虑和思想的焦虑的交织与缠绕,无不折射出一个视觉知识分子人到中年的生存困惑及对人生无常的焦虑体验。诚如广军先生在半截子画展上的那个脍炙人口的前言:先生们对我们不满意,说我们是没有出壳的鸡;后生们对我们不满意,说们是腌过的蛋,难啊难。在人生的历程上,我们是土埋半截,在艺术探索的道路上,也刚走完了一半。广军一代人的苦闷与彷徨又和广慧有着惊人的相似,只不过现代性的困惑被后现代性的诸多困扰所取代,全球化的快捷与时代的变迁常常令广慧既无所适从,又不得不去追逐当代情境中的敏感话题。尽管他的《洗发》系列、《情人节》系列为他赢得了当代艺术的属性,但他的视觉表达中那种既不被商业因素所困扰,又能远离意识形态的喧嚣,所带来的艺术的那份纯净与纯粹,快乐与浪漫,神秘与隽永的意境,特别是它带给人们心灵的那份愉悦与自由却也着实令人回味与难忘。

再次走进北渚,又想起与广慧先生开的一个玩笑:当时我问,假若有一坛象征人生的醋,请用手指蘸醋品尝其味道,你觉得是酸的,是苦的,还是甜的?先生笑着说,是甜的!我没有多说,但心中暗自感叹。其实这来自一个宋代寓言:从前,孔子、释迦牟尼和老子站在象征人生的一坛醋前,各自用手指蘸醋品尝其味道。孔子说那是酸的,佛祖认为那是苦的,老子则断言那是甜的。道家对现世的所有都全盘接受,并且与儒者和佛教徒不同的是,道家尝试着从这个充满悲哀和痛苦的世界中找到美。虽然只是一个玩笑,却无法隐藏先生的真性情。我想,他就是那样一个有道的人。说到此,不由得又想到一个故事:驯琴伯牙驯琴引得龙门风雨大作,山崩地裂,群山轰鸣,连伯牙自己都分不清到底琴是伯牙,抑或伯牙是琴?读先生的作品,何尝不是?总能够奏响我们最美好的心灵乐章,拨动神秘的艺术琴弦,唤醒未知的心曲和长久尘封的记忆却不知是画在情里,抑或忘了是情在画中!

广慧真切地在他的视觉追问与追求中实现了自我的人生价值和终极关怀。但广慧又是孤独和神秘的,尽管他能游刃有余地穿梭在各个版种之间,并始终能够收放有度,进退自如,但如果没有艺术上的极度自信和充裕的知识储备,他是很难走到今天的。张广慧站在当代艺术的门槛上,他徘徊着、思索着,并试图走近它

此时,午后的阳光定照射着北渚的窗,温热着那茶在杯中泛起的情思,然后全都带着崭新的意义苏醒过来。让我们共同憧憬那大隐于市的艺术梦境吧。

卡西尔在《人论》中曾说:在艺术的领域里,如果没有丰富的个人经验就无法写出一部艺术史,而一个人如果不是一个系统的思想家,就不可能给我们提供一部哲学史。

张月泓 湖北美术馆助理策展人

历史是激情的历史,当张广慧满怀激情地参与历史时,历史也因张广慧们的参与而灿烂无比。

二零一零年 冬末于武汉

冀少峰

编辑:admin

2012年8月8日

编辑:admin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