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敏君的艺术,传统文化

日期: 2019-11-29 20:48 浏览次数 :

从全球化演变中观看文化的变化与差异已经成为一种重要课题,而抛弃欧洲中心的视岳敏君是一个富于思考的艺术家,尽管他显得沉默不多语。他在自己的艺术里程中始终保持着阅读和对问题的分析。在笑脸之后,岳敏君用了很多时间去思考什么是艺术?最初,他设置了寻找恐怖主义分子的迷宫,他认为政治、宗教、文化本身也许就是迷宫,人类从事着互不相关但事实上有联系的无聊游戏。迷宫系列作品是岳敏君思考的转换,很快,他就从之前对人类共识的文化背景转到对自身文化的传统的思考中。大约也是2007年左右的时间,他也开始用传统的园林来构筑艺术的迷宫,早年的学画经历也使他回首传统艺术家几乎就是那些用传统材料和工具作画的画家,他热爱他们的艺术,他在思考,为什么这些画家具有独特文明特征的作品没有被认为是当代艺术,他用趣的安排来让我们回顾这些中国画家,并建立了新的构图秩序。不过,岳对中国传统水墨更多的是持有一种反省的态度。他说: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很多人说,在迷宫系列中,我把传统国画的因素放在里面,是回归传统的表现。其实不是,我完全是从批判的角度来创作迷宫的。我们的民族经过了那么长时间的探索,我们面对世界已经很久了,有人竟然还处在一种自我封闭之中。我想告诉观众,中国的笔墨纸砚可能是很不值得一提的东西,并没有什么神秘的,也并不值得以独特的民族性去吹捧,那些东西那些效果用油画的方法轻而易举就能做到。我画这些东西,并不是在诠释传统文化,其实是在讽刺传统文化。我早期的作品对政治有比较直接的讨论,但政治只是文化的表象。我们这个民族的所有行为都是由我们的文化心理所造成的。我想,我应该从文化的角度来创作一些作品,这对于当代艺术可能更有价值。

岳敏君个展《文字花园》2015年1月17日晚,上海璘宝轩画廊呈献著名当代艺术家岳敏君个展《文字花园》,此次展出的作品来自岳敏君新的重要系列 迷宫。同时,也是此系列在上海的首次集中展示。不同于岳敏君最具有代表性的傻笑人形象,他的迷宫系列以完全不一样的形式展现了艺术家对于当代艺术及文化的思考。这些看似古朴的色调和传统书画元素并不代表岳敏君本人对传统的回归,相反,这样的画面代表了艺术家对传统文化的深刻反思。这次展出作品是建立在其傻笑人形象之上关于新时期画面的审美趣味讨论,也是一场立足于当下文化意识形态与传统美学的激烈讨论。艺术家岳敏君本次展览名为文字花园,在接受99艺术网采访时岳敏君表示,这个系列作品主要是他在2010年至2012年期间的创作,他用了复杂二字来形容创作此系列的状态。他觉得传统东方文化于他而言,存在着一种痛苦与纠结的感受。他将这种感受通过画面来表达,借助中国传统文化元素木石、花鸟、人物等符号入画,将文字变形为迷宫,来解读内心的世界。他将传统审美符号置于文字建构的花园中,以如此优雅的形式和他惯有的玩世趣味,对当代与传统文化的碰撞作出深刻反思。展览现场迷宫这个词语本身表明了岳敏君内心存在的困惑与问题,作为一个富于思考的艺术家,他始终在自己的艺术创作中保持着阅读和对问题的分析。在笑脸之后,岳敏君用了很多时间去思考什么是艺术?迷宫不仅仅是一次创作的尝试,还是岳敏君思考的一次转换。在岳敏君的迷宫中,传统的符号与现代事物并置,农耕时代的文化与当代文化相遇。岳敏君并非要回归传统的表现,恰恰相反,他从批判的角度来回首这些传统艺术家。通过对传统绘画中笔墨趣味和经营秩序的解构与重组,绘画中的讽刺与反省姿态也就不言而喻了。从这个角度来看,他从早期对政治的直接讨论中抽身而出,转而探寻表象之下的文化心理,从对人类共识的文化背景中转向对自身文化传统的思考。展览现场在迷宫系列作品中,岳敏君认为:中国传统园林的基本结构域布局,就是与象形文字的结构有关花园就是文字的述说,而文字也可以看成是花园的一种概括。这种思维逻辑与视角表明:中国当代艺术在新世纪里正在发生新的变化,其主要特征是将特定历史时期的意识形态和政治问题抛弃,而转向关注对不同文明进行重新审视、比较、分析与判断,并从多种视角观看不同文明与历史之间的关系。当岳敏君指出说狭隘的民族主义是有害的同时,也在提示多种文明的并存以及交互的可能性。这样的态度和立场既抛弃了陈腐的传统主义,也避开了非此即彼的狭隘中心主义逻辑,打开了艺术新的可能性。在一个什么都可能的时代,限制并从历史中寻找新的创作资源成为新自由的一种可能性,岳敏君正是在有限的绘画材料上为新世纪提供了新的艺术可能性及其具有审美意义上的成果。展览现场本次展览的主办方上海璘宝轩画廊继艺术家何多苓个展之后又推出此具有影响力的展览,目的在于为东方语境下的当代与传统提供讨论平台及对话可能性。无论是何多苓亦或岳敏君,他们展出的作品都同样探讨传统,却又有着截然不同的态度与思考。这也是璘宝轩画廊创立的初衷,即通过展示大师级艺术家的艺术精品,提出并参与有关传统与当代的讨论,并最终将问题给予观者以带来更多对当下的事物、生活的思考。这些思考对于现代的中国人而言是息息相关的:我们的时代承受着各种文化背景的冲击,如何以一个中国人的身份对于当下全球化的时代背景进行独立的审思是值得我们探讨的。据悉,本次展览将持续至2015年4月1日。

困岳敏君作品展开幕式现场

你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被某人的一个笑话或行为逗得喘不了气,而导致撕心裂肺的痛。这类含痛的笑其实和笑话本身无关系,已超越常识中我们对于笑的定义,转化为一种近乎疯癫的行为。而在艺术中,从东到西,从文艺复兴到近代艺术的千年中,除了如《蒙娜丽莎》中那含蓄的微笑与东方佛造像那慈悲上翘的嘴角,不要说这种疯癫的傻笑,就连正常的笑容都很少会出现在绘画作品中。但在当代的中国艺术中,却有那么一人,将这种疯癫,乃至笑烂了嘴的傻笑镶嵌进了自己的作品中,形成自我的标志,并通过二十多年的时间对其延生、发展。

的确,使用迷宫这个词表明艺术家的内心存在着困惑与问题,至少,他开始将分析与批判用于对自身文明的经典背景。这时艺术家的出发点,可是,那些出现在不同时期不同艺术家的作品中的形象被均匀地安排在一个平面上,这不意味着艺术家要恢复散点透视的态度,而是一种评价:不同时期的艺术应该等量齐观,这样可以发现艺术本身的问题。可是,艺术家没有解释为什么他会很流畅地画出那些人们熟悉的形象,为什么会使用一种灰蓝色,而这样的蓝色在不同形象的组合下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青花的趣味,何况画面是那样地具有审美联想的可能性。

编辑:周瑾

我想告诉观众,中国的笔墨纸砚可能是很不值得一提的东西,并没有什么神秘的,也并不值得以独特的民族性去吹捧,那些东西那些效果用油画的方法轻而易举就能做到。我画这些东西,并不是在诠释传统文化,其实是在讽刺传统文化。

看到疯癫、傻笑、笑烂了嘴等关键词,对中国当代艺术熟悉的人,应该已经知道说的是谁了。但那你又是否了解他岳敏君,傻笑背后的意图与诞生的缘由?

艺术家还说:

岳敏君

岳敏君是谁?

艺术发展到今天,在不可避免地与世界融合后,竟然还有那么多人拿着毛笔绘山画水,并主张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很多时候我们都说,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这都是把自身民族与世界割裂开来的观点,而没有把世界各个民族所创造的东西也看作是自身的一部分,看作自己的营养。我们总爱从民族主义角度看其他民族艺术创作的东西,这是一种过于自尊的有点狭窄的姿态。

岳敏君早已是大家熟知的在国内外最具知名度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之一,他的笑脸系列成为中国当代艺术中的经典符号,并几乎成为一个时代精神气候的象征。在傻笑人之外,其实岳敏君一直探索并实验着新的艺术表现形式。

岳敏君是谁?或许大部分人认为,他不就是在艺术市场中被万众追捧的f4之一,不就是在2008年作为唯一中国人入选纽约时代周刊2007年度风云人物之人吗?但这个岳敏君只是已被大众认知的岳敏君,对于那个傻笑形成之源,早年的岳敏君你又知道多少?

然而,即便是在同样使用中国画、国画、水墨画这个术语下进行画画的人,仍存在着是否属于当代的实验这个问题。尤其是在2000年之后,如何角重新审视艺术史的任务已经摆在人们的面前,简单地从观念逻辑和符号逻辑上对艺术进行是否当代的判断已经非常困难了。这样,只要我们更为全面地审视人类文明现实时,就可以发现,不同国家、民族以及地区的艺术变化有可能会呈现一种摆脱已有惯性的判断逻辑。

《困》,岳敏君首次成都个展

如今国内的艺术媒体,对于岳敏君的艺术梳理与介绍大部分都放在了90年代后期,其成名后的阶段。只有少部分的艺术批评家将其成长与傻笑成因做了相关分析,冀少峰便是其中一位。在冀少峰看来,岳敏君的少年时期是充满了浪漫主义的幻想与永无止境地解答精神困惑:

岳敏君在迷宫系列中将传统符号与现代事物并置,是一种反思中国从传统农耕社会文化和当代文化之间的冲突的问题出发点,同时,他也想通过这种均质性的平面体现一种文化的困境。起码,艺术家承认这是他的出发点甚至主题。然而,画面本身的物理性以及呈现出来的信息具有多重与复杂性,这些图像给很容易引发熟悉其文明背景的观众的联想、思考与悲悯。而艺术家的手法和产生的效果也完全可能导致新的审美同情,进而转化为一种新的趣味甚至风格。无论怎样,岳敏君新的批判因其出发点的特殊性而创造出新的绘画倾向,这个倾向与之前的笑脸在出发点的逻辑上虽然具有一致性,却因为形象与符号的不可避免的历史性特征而遮蔽了出发点的针对性,结果,产生出观众对这个新阶段的作品的另外的理解与阅读。进而,将这个阅读与这个时期知识与文化领域对传统文明的冷静反省的潮流联系起来。

2012年9月29日下午4点,由成都当代美术馆主办的困岳敏君作品展在位于成都高新区天府软件园的成都当代美术馆开幕,这是他首次在成都举办的个展。展览由成都当代美术馆馆长、艺术史学家吕澎亲自策展,展出由传统绘画元素构成的迷宫系列和书法系列的19件油画作品和2005年到2012年间的103幅手稿。展览主题困既暗示岳敏君的新作迷宫系列象征着一个困局,隐喻传统文化面临的困境,也表明艺术家在面对传统文化时内心的困惑与质疑。历史文化中有超稳定的一种感觉,而且这么多中国的思想家、文学家、艺术家,一直困惑在自身的文化里边,给世人一种很封闭的感受,而且这些东西都可能有碍于文化艺术的发展。那么用一种新的艺术表现手法尝试对传统的批判与反思,也阐述了他对于当代艺术的理解和立场。而整个展的展墙也排成困字形,与展览主题困遥相呼应,回旋往复的展墙提供了一种迷宫式的观看路线。

1971年和兄弟在一起。右一:岳敏君

迷宫是岳敏君最新时期的实验,这种对艺术问题的转向以及图像的历史延续表明:中国当代艺术在新世纪里正在发生新的变化,其主要特征是将特定历史时期的意识形态和政治问题抛弃,而转向关注对不同文明进行重新审视、比较、分析语判断,并从多种视角观看不同文明与历史之间的关系。当岳敏君指出说狭隘的民族主义是有害的同时,也在提示多种文明的并存以及交互的可能性。这样的态度和立场既抛弃了本质论逻辑,也避开了非此即彼的狭隘中心主义逻辑,打开了艺术新的可能性。在什么都可能的时代,限制成为新自由的一种可能性,岳敏君正是在有限的绘画材料上为新世纪提供了新的艺术可能性及其具有审美意义上的成果。

迷宫是思考的转换

谈起岳敏君,人们往往会想起他的傻笑,的确岳敏君的崛起,不能不说带有某种传奇性色彩,这不仅仅因为他的傻笑已成为一种样式和符号,更因为这种样式和符号的简洁、直率而且有一种直指人心的力量,随着岳敏君和他的傻笑不断走向国内和国际的展览,它不仅成了中国当代艺术的标志性符号之一,这个符号还裹挟着岳敏君童年的回忆和浪漫主义的幻想,及永无止境地充满着精神困惑的寻找,给中国当代艺术注入一股清新的活力。由此也奠定了岳敏君在当代艺术版图中真实而又牢固的位置。(冀少峰)

节选自吕澎《岳敏君的艺术》

作为本次展览的重头戏 迷宫系列作品是岳敏君思考的转换。正如艺术家本人所说的那样,很多人说,在迷宫系列中,我把传统国画的因素放在里面,是回归传统的表现。其实不是,我完全是从批判的角度来创作迷宫的。我们的民族经过了那么长时间的探索,我们面对世界已经很久了,有人竟然还处在一种自我封闭之中。我想告诉观众,中国的笔墨纸砚可能是很不值得一提的东西,并没有什么神秘的,也并不值得以独特的民族性去吹捧,那些东西那些效果用油画的方法轻而易举就能做到。我画这些东西,并不是在诠释传统文化,其实是在讽刺传统文化。

《画家和他的朋友们》1991年

2012年7月于成都

编辑:admin

在冀少峰所撰写的《1960系列专题二是什么让岳敏君与众不同?》一文中,青少年时期的岳敏君大致可以归纳为两点;一则是,60年代出身的他们这一代,由于青少年时期身处在文革尾巴与改革开放初期的夹缝中,既没有有过文革那种激动人心大时代的经历,又对国家极速改革与市场极速市场的方式感到迷茫。以至于他们这一代自我感觉犹如一根无足轻重的羽毛,在时代与时空中飘荡。

编辑:admin

《轰轰》1993年

《金鱼》1993年

我们诞生在60年代,当世界正处于激变的时刻我们还不懂事,当我们长大了,听说着、回味着那个大时代种种激动人心的事迹与风景,我们的遗憾是那么大。我们轻易地被60年代甩了出来,成了他最无足轻重的尾声和一根羽毛。崔健对我们这代人的总结:红旗下的蛋,但是,它下得太晚了。这就决定了我们的宿命:一方面,我们不甘平庸,因为我们毕竟赶上了大时代的尾声

《希阿岛的屠杀》1994年

而另一则来自岳敏君自身的生活经历;岳敏君生于大庆,长在湖南、湖北,求学于河北师范大学;做过海上钻井平台的电工,当过学院老师,而这种种快速、流离般的身份与场所的转换,让其形成了不安分守己的性格特征。以至于90年代初期,当国内的个人意识开始不断增强时,岳敏君也主动放弃自己在体制内所拥有的一切,选择落草于圆明园,成为一名职业画家。

《处决》1996年

随着80年代学潮的一去不复返和英雄主义的失落,青年艺术家和当时大多数年轻人一样,陷入一种信仰危机中,感到无所适从和精神困惑,因此,新生代画家的作品基本上都是以写实的形象来表现他们自己的生活,但画面上的情调是消沉的,令人失望的;还有一种类型是调侃的、反讽的,在题材与主题上反映了这一代人的价值观念,带有浓厚的个人主义倾向,以及对正在兴起的都市文化的兴趣,与80年代的非官方的乡土现实主义有着明显的区别。

1991年圆明园工作室

这两点,或许也能从侧面解读其傻笑背后的初原,以及其以后由傻笑所延伸出的处理与迷宫等系列题材的创作动机。

岳敏君经历过新经济的繁荣,这些经历异常清晰地体现在这张脸上。这个笑容不仅仅滑稽可笑,它表达着在繁荣景象的阴影下,深度不安的情绪。被贴上玩世现实主义的标签,这个笑容被解释为荒谬一切的玩笑,或者是生活中欢乐的形象在不可避免地走向灭绝。

1990年河北画室,华北石油教育学院

从展览说起

对于艺术家来说,作品当然最为关键;但有时从某种角度来讲,展览或许更为重要。因为,特定的展览不仅涵纳了艺术家每个阶段的作品,并进行解读。更甚者,有些展览的动机已超越了作品本身,成为艺术家艺术态度的宣言,19世纪中期印象派所举办的落选展便是如此。而对于岳敏君来说,他的第一个展也有异曲同工之处:

《自由引导人民》1996年

第一声呐喊S造型艺术展

对于岳敏君来说,1987年他和两个同学在河北博物馆举办的S造型艺术展,是他艺术道路上的初试牛刀,也是他艺术进程中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岳敏君与两位同学,以S造型艺术展,对当时轰轰烈烈的85美术思潮进行了回应。冀少峰曾对这次展览有过以下的评价:

《教皇》1997年

这个展览在当时美术界,甚至是本地区也并不怎么知名,并未得到圈内的响应,但作为一个大学二年级的学生,这个举措,这个展览还是显得有些特立独行和与众不同,因为很多教师在这种纷纭变幻的社会思潮面前还未来得及响应,甚至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时,又怎么能要求一个自己的学生怎么样?因而不能不让老师和同学们震惊,展览什么并不重要,画了什么,怎么画的仍然不重要,以至于很难查询到当年的文本,只留下几张照片,作为对那次展览的明证,但重要的是85美术思潮时期,就像前面提到的那些群体一样,河北的85历史又丰富了许多。

因而这个展览可以视为岳敏君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界的第一声呐喊。

1987年河北省展览馆S造型艺术展展会现场

红色的海洋

为中国当代艺术在西方创造强势舆论基础

2000年,岳敏君带着他那已经成熟的傻笑登陆道路伦敦,举办了个展《红色的海洋:岳敏君作品展》。伦敦,这个从1994年到1999年都没有和岳敏君邂逅的欧洲最重要也最活跃的艺术品市场,终于迎来了极具代表性的中国当代画家和他自我复制的偶像作品。当天,岳敏君顶着国际当红中国当代画家这个略显拗口的帽子参与了相关活动,并先后接受了BBC和CNN的访问。而该展览也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岳敏君,乃至中国当代艺术进一步受到西方主流媒体的关注,并为中国当代艺术进入西方市场创造了更强势的舆论基础。

1987年河北省展览馆S造型艺术展展会现场2

偶像的复制与制作

而从2006年的个展复制偶像开始,在此后的多个个展中,偶像一词都出现在了其展览主题中,如2013在澳门当代艺术博物馆的偶像制作与2017在如今在武汉美术馆所举办的偶像中的圆形。

对于偶像,十年前栗宪庭和岳敏君有个对话。岳:现在有一个特别大的问题,中国现在社会不像其他时代,好像造不出什么偶像来了。商业的偶像,那边刚刚出现,这边就倒了,歌星刚红了又不行了,政治上的人物也是这样。栗说:时代的节奏越来越快,偶像就越来越肤浅。你在制造肤浅的偶像。现在不是说争着上电视,为了先混个脸熟吗,你不断地重复制造自己傻笑和怪动作的作品,已经自觉不自觉地触及到你说的这个偶像频繁起落的时代感觉了。

《公主》1997年

而在06年复制偶像展览的策展人冯博一眼中,偶像是这样的:

岳敏君是中国当代艺术舞台上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家之一,其作品主要是以一系列傻笑的光头偶像而着称。这些偶像色调艳丽、形态怪异,甚至还有些血腥气。虽然是一种赖皮赖脸的嬉笑,却又有着犯忌般的快感与幽默。他的艺术创作是一种张扬的叙事,放纵的想象,不间断地实验,以荒谬的形式凸显存在的本质。可以看出岳敏君的用意是把画面中的一个关键性的视觉形象同时赋予了内容和形式方面的最大效果,具有明确、丰富的象征和隐喻。于是,视觉的图像从非现实的层面进入到一个可以指涉的现实层面,以此来表达他对当下现实社会生存的深刻关注。所以,与其说这是被时代复制了他自己的统一表情,不如说是岳敏君在制造一种具有中国历史与时代特征的偶像。

《革命者》2000年

《垃圾场》2003年

迷宫,被迷的是自我还是传统文化

在笑脸之后,岳敏君用了很多时间去思考什么是艺术?而从2012开始的迷宫系列作品展,既表明了岳敏君内心存在的困惑与问题,也说明作为一个富于思考的艺术家,他始终在自己的艺术创作中保持着阅读和对问题的分析。迷宫不仅仅是一次创作的尝试,还是岳敏君思考的一次转换。在岳敏君的迷宫中,传统的符号与现代事物并置,农耕时代的文化与当代文化相遇。岳敏君并非要回归传统的表现,恰恰相反,他从批判的角度来回首这些传统艺术家。通过对传统绘画中笔墨趣味和经营秩序的解构与重组,绘画中的讽刺与反省姿态也就不言而喻了。从这个角度来看,他从早期对政治的直接讨论中抽身而出,转而探寻表象之下的文化心理,从对人类共识的文化背景中转向对自身文化传统的思考。

《大笨鸟》2004年

《大天鹅》2005年

傻笑背后的另一种可能

至今,岳敏君的作品虽然已从傻笑延生到了处理、迷宫、名画等系列;但这也不可动摇,其傻笑已成为他标志性的图像记忆。对于那些傻笑的解读,岳敏君始终认为,只有愚蠢的人才会笑,因为在笑的时候,人们是不思考的。但这看似玩世不恭,愚蠢的傻笑下,会不会隐藏着另外的一种可能。而这种可能便是文章初段所提到的因笑而痛。

《大天鹅》2006年

《草地上的午餐》2006年

作为一名艺术家,最为重要一点便是对所在当下的感与受,感受是因,表达是果,一切艺术品的最终形态都有其因果关联。当岳敏君以傻笑反应出当下空虚无聊的精神世界时,会不会也以这些怪诞、焦虑困惑的笑脸与动作,对现状感到痛心。而这种痛,不仅是艺术家对快速变迁中的社会的真实表达,更是一为艺术家立处于社会所担当的职责。当以傻笑释放出内心压力之后,或许才能以更好的状态重新出发,才会希望与憧憬明天会更好。

《大风大浪》2007年

《后花园》2007年

《迎客松》2007年

《永恒的记忆》2007年

《公元3009》2008年

《再肖像系列》2009年

《占领总统府》2009年

《基督复活》2010年

《八大山人》2011年

《重叠系列》2012年

《迷宫-3 乾隆》2013年

编辑:江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