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

日期: 2019-12-06 02:21 浏览次数 :

当下某些绘画作品的画面中充斥呆滞、媚俗、色情、变态、暴力或血腥,并且被冠以“中国当代艺术”的名义,被人狂炒。一些收藏者开始疑惑了,怀疑起自己的审美取向和艺术理解能力。在被忽悠了一段时期后,更多的人清醒:这是一场对艺术进行恶搞的游戏。 “丑恶”和“媚俗”已成为某些中国当代绘画的时尚和潮流 某些中国当代油画作品中的丑态图像表现为:形态丑陋或呆板、色彩媚艳或苍白、趣味怪异或庸俗,以及运用图式化的政治符号。这些作品采用丑化人物、反讽政治的方式来不适当地表现中国的社会与文化。这样的作品根本不能真正反映中国的社会文化现实状况,也没有任何文化方面的反思意义,而只呈现出一种模式化、片面化、庸俗化的艺术形态,是一种文化无知和思想浅薄的表现。“丑恶”和“媚俗”已成为某些中国当代绘画的时尚和潮流,并假扮成一种前卫的姿态,影响着中国当代绘画的主流审美思潮,以所谓“当代”的名义对艺术进行着恶搞。 五分之四以上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在海外藏家手中 有数据统计,目前五分之四以上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是被海外少数收藏者所购买的,他们成为拥有大量“中国当代艺术品”的大庄家。海外投机者拉动这些作品的价格,使这些作品在短时期内升值巨大,并将他们的价值标准强加给国内的收藏者。国内的资本不得不被动跟随成为跟风者,最后,真正获益的是少数海外投机者。由于这一收藏链条中,缺少真正终端的专业藏家参与,所以,被恶搞了的“中国当代艺术”根本就没有真形成国际艺术收藏的板块。 前苏联也曾经出现过所谓的当代艺术热现象 早在二十多年前国内“85美术新潮”时期,海外某些所谓的艺术品投资者(或叫投机者)已经在一些受西方文化影响较深的东南亚和港台地区,设下了一个文化价值观的圈套。那些被市场所吹捧的“当代艺术”,在相当程度上折射出西方的价值观念,之后也在中国当代艺术界产生了一定的“战略效应”。 现在中国“当代艺术”的这些所谓的现象,过去曾经在前苏联和东欧等地区出现过。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当时的前苏联也曾经涌现出一批所谓的“前卫艺术家”,并被西方媒体大肆炒作,他们的作品价格被某些西方炒家一手操纵,一路飙升。然而好景不长,如今,这些“前卫艺术”作品身价早已一落千丈,无人问津,那些原来被西方捧红了的前苏联艺术家也没人理了。

有数据统计,五分之四以上的中国当代艺术是被国外极少数收藏者所购买,以至他们成为了拥有大量中国当代艺术品的大庄家。海外资本投机者拉动这些东西在短时期内巨额升值,并将他们的价值标准强加给中国人,而国内的资本却不得不只能成为被动跟随的跟风者。然而最后真正获益的却是少数西方投机者。因为其中没有终端的专业藏家参与,所以被恶搞了的中国当代艺术根本就没有真正形成国际艺术收藏的板块。

某些当代艺术作品一味迎合少数西方收藏者不健康的审美口味 近百年来,由于各种原因,东西方的社会经济和文化艺术发展已严重失衡。这导致了西方文化价值体系在一定程度上主导了世界的文化话语权。中国的某些当代艺术作品在有的人眼中,似乎需要得到西方的认可才能名正言顺。面对金钱的诱惑,一些“艺术家”抛开了自己的优秀的文化传统、审美判断和良知,制作了一些充满低级趣味、政治符号和媚俗的丑陋图式,去主动迎合西方少数收藏者对中国社会、政治、文化的不健康的想象,使自己制作的作品中的“丑态”变成了西方人眼中的中国形象,如同“耍猴”般地供少数西方收藏者“观赏”,并以此为荣。虽然人们无法对这些“伪艺术”产生敬仰之情,但是对它身后的市场价格数字可能发出了“惊叹”。这些所谓的当代艺术家在得到了金钱和“荣誉”的同时,或许也满足了部分投机者的需求,却难以使大多数的中国观众产生由衷的艺术共鸣。长此以往,这些由西方文化价值观所“催生”的所谓的当代艺术品主导了中国当代艺术的话语权,那么就会让更多的本土收藏家误入圈套。 某些美术学院的学生也参与了“丑态当代艺术作品”的“制作” 现在有些所谓的当代艺术家,在自己工作室,准确地应该说是“艺术工厂”,组织二、三十名制作人员,疯狂地重复制作和“生产”一些被西方“认可”的所谓当代文化垃圾,完全失去了艺术创作的态度和意义。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在我们有的美术院校,一些对社会缺少认知和生活体验的在校学生,也已经被所谓的美术机构或画廊签约,并被包装、策划成所谓的“新锐艺术家”,重复制作这些所谓的丑态当代艺术作品,这是极大的悲哀,是对真正的艺术的亵渎。

某些中国当代油画中的丑态图象表现为:形态丑陋或呆板、色彩媚艳或苍白、趣味怪异或庸俗,以及运用图式化的中国政治符号等形式。他们采用丑化人物、反讽政治的方式来表现中国社会与文化的现象。这些文化垃圾并不能真正表达对当代社会的文化反思,而是一种样式化、片面化、庸俗化的低级文化形态,是一种文化无知和思想浅薄的表现。丑恶和媚俗已成为中国当代绘画的一种时尚、一种潮流,并假扮成一种前卫的姿态,影响着中国当代绘画的主流艺术审美,以当代的名义对艺术进行着恶搞。

编辑:admin

值得商榷的市场审丑风早在二十多年前国内的85美术新潮时期,西方某些利益集团也已经在中国大陆外围的一些受西方文化影响较深的东南亚和港台地区,花巨资灌输他们的思想价值体系,如同设下了一个文化价值观的圈套。在今天,那些被市场所吹捧的当代艺术,无不折射出代表西方价值体系的强大文化攻势已经在中国当代艺术界产生了一定的战略效应。

近百年来由于各种原因,东西方的社会经济和文化艺术发展已严重失衡,导致了西方文化价值体系在一定程度上主导了世界的文化话语权。因而中国的当代艺术在某些人眼中,似乎需要得到西方的认可才能名正言顺。面对金钱的诱惑,为了满足西方人披着商业的外衣而隐藏着的、不可告人的文化侵略,一些艺术家完全出卖了灵魂,完全抛开了自己的文化良知和人格品德,制作的一些低俗或媚俗的丑态图式以及政治映射的符号,去主动迎合西方社会对中国社会、政治、文化的想象,使自己的丑态变成了西方人眼中的中国形象,如同耍猴般地供西方人观赏,并以此为荣。虽然人们无法对这些伪艺术产生敬仰之情,但是对它身后的价格数字可能发出了惊叹!他们在得到了金钱和荣誉的同时,或许也满足了部分投机者的需求,却难以使大多数的中国观众产生由衷的艺术共鸣。长此以往,西方文化价值体系一旦全盘替代了中国当代艺术的话语权,那么善良的人们就会不知不觉地中了它们的圈套。

警惕新锐艺术家的学术缺失现在有些当代艺术家,在自己的工作室,准确地说是生产工厂,组织二、三十名工作人员,疯狂地制作和生产这些被西方认可的当代文化垃圾,完全失去了艺术创作的态度和意义;还有在一些美术院校,许多对社会没有有深刻认知、没有生活丰富体验、没有学术独立的在校学生,已经被某些美术机构或画廊签约,并被包装、策划成所谓的新锐艺术家,这不是在欺骗艺术爱好者和收藏者吗?这现象本身就是对艺术的亵渎和恶搞。

最近一期的美国《艺术报》中,西方评论家直指中国当代艺术的混乱现状,认为能被称得上当代艺术的中国绘画仅二成而已,并指出中国艺术市场绝非单单的不成熟,艺术评审和艺术教育问题更严重。种种迹象表明,国内的一些伪当代艺术越来越被人们所识破,并被世界主流学术界所质疑。

当代的中国社会经济持续发展,必将带来大国文化的崛起。艺术家、理论家和收藏家应该坚持自身的文化立场和审美主张,坚持站在本土的文化背景和历史的高度上去思考当代艺术的发展方向,坚持以学术独立的角度去考察包括西方文化价值体系在内的当前世界文化和中国文化的现状。

郭庆祥 1993年涉足书画收藏,成立玥宝斋,1997年至今负责大连万达集团的企业收藏。去年,郭庆祥针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现状撰写了一系列炮轰文章,引起了较大争议,并因此入选2007艺术权利榜100人。(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