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圈头衔买卖那些事,反腐引发书画市场洗牌

日期: 2019-12-02 23:32 浏览次数 :

这些心照不宣的游离于法规之外的潜规则,既上不得台面、见不得阳光,又背离了正义和法规,侵犯了主流意识形态或法规所维护的利益。 它们凭借着私下的规则而获取到法规所不能提供的利益,因此,有一部分人不仅利用潜规则牟利,而且热衷于潜规则的弘扬。更有甚者,有些人为了一己利益而创造一些别人闻所未闻的潜规则。

图片 1

图片 2

  不久前,新华网一篇题为《谁让“大师”满天飞?文化腐败牵扯官员腐败》的文章引起了读者的广泛关注。文中抨击了当代文化市场上“大师”称呼泛滥以及书画作品被某些官员中饱私囊、用以贿赂的丑恶现象。文中还提到书画笔会现已成为利益交换的场所,无形中助长了官员腐败、文化腐败。

前不久,北京西城法院受理了伪造领导人题字骗走某市组织部9万元润笔费的案件。案情是河南省某市委组织部为了扩大自己主创的电影剧本在拍成电影后的影响,听从制片方的建议,通过中间人找领导题写片名。最终,中间人伪造领导题字,骗走了商丘市委组织部9万元的润笔费。其中涉嫌诈骗的中间人北京京都黄港书画艺术研究院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在法庭上不仅否认自己故意诈骗,而且还称在无法拿到某些人题字时,模仿对方字体自行题写是书画界比较普遍的做法,即使被对方发现,把钱退还就可以了。这里所说的比较普遍的做法,实际上就是流行的说词潜规则。 对于这样的潜规则,如果不是类如从事这一生意的业内人士,一般的人可能是难以知晓。而这样的潜规则,或者说是比较普遍的做法,并没有潜规则定义中所说的能够得到大多数人的默许或随从,而只是他们极少数所奉行的。所谓的比较普遍的做法,在书画界是子虚乌有,其实质是对于诈骗这一罪行的狡辩。如果认同这种潜规则,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了诈骗。 但是,与之相关的却有这样一些潜规则,比如大事小事都要请领导题字;题字就要给红包;领导不要秘书要。拿上述的为电视剧题字来说,电视拍得不好,再大的领导题字也没用;而画得不好,再大的领导题字也没有用。又比如不管画还是不画,画得好还是画得不好,都可以注册一个画院;然后自封院长;最终是以画院的名义捞名捞利。上述的那个书画艺术研究院的总经理原本就是一个建材商人,而这个书画艺术研究院根本没有去研究书画,而是在研究如何用这个牌子和凭借潜规则或创造潜规则去赚钱。所以,如今画院到处是,院长遍地走。 现在的潜规则还有很多:举凡稍微大一点的事情或者找到一些由头,都要捐画举办展览,实际上事情过后就是卖画;卖画是一种官位一种价格,因此,官位的竞争以一种潜规则的方式反映出一种市场的价格;价格可以用各种方式去提升,你追我赶已经成为新时代的竞技,其基本的方法就是炒作;炒作是史无前例的多方协力,普遍的是不择手段去宣传;宣传就是自吹自擂,自我定位,因而媒体广泛参与,出版物泛滥;泛滥的书画成为工农商学兵的一种卡拉OK,专业的书画很业余,业余的精神很专业 。

反腐引发书画市场洗牌

书画圈头衔买卖那些事儿

  在采访、调查过程中,记者目睹了某企业老总亲自在公司开设场地,邀请各路“大师”参与笔会的全过程。“大师”们谈笑风生,挥毫泼墨,“平步青云”“花开富贵”等题材比比皆是,而且“创作”时间基本可以用“神速”来形容。在收到酬谢的“红包”后,他们大多就匆匆离开了。

编辑:admin

之前抢破头的书协、美协官衔,如今成了烫手的山芋,在陕西省清理了8名省级领导干部担任书协主席、副主席等问题后,随着书画界反腐的深入,官员请辞书协美协职务渐成趋势。官本位在书画圈形成的利益链条面临断裂危机。有的官员曾是书协领导,毛笔一挥金钱滚滚来,写字就是写钱,落马后作品却跌到白菜价也无人问津。一些专门代理书画界官员作品的画廊则经营困难,有的甚至关门停业,反腐对书画市场产生的连锁反应近期已引发业内人士极大关注。

如果有幸接过某些书画家的名片,绝对会令你眼前一晕,各种虚虚实实的职务和头衔五花八门,不乏许多美术机构会员、理事,甚至有些头衔高得吓人,联合国大师、亚洲勋章、世界某艺术组织负责人等。业内人士表示,花钱买荣誉、奖项在许多比赛和评选中已成为潜规则。那么,谁在为这类获奖画家、职称画家颁发这些虚构的头衔?其假荣誉背后又有着怎样的利益链?

  近些年,艺术市场火热,各种名目的笔会泛滥。然而,需要审视的是,这类活动是书画界文人雅士的聚会,还是逢场作戏、利益交易的伪文化盛宴呢?

乱象浮出水面

是评奖还是拿钱买奖

  渐行渐远的雅集

陕西省政协原副主席、陕西省委统战部部长周一波于去年12月2日在《人民日报》刊发《让书画家协会少一些官气》一文,提出从政就不要往艺术界挤,引发强烈关注。12月7日,周一波正式宣布辞去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主席职务。

在书画界,艺术展览、大赛评选原本是一件很常见的事,对于身居幕后、潜心研究艺术的书画家们是一次难得的展示机会,可如今,越来越多的艺术展览和评选已经变味了。如某组委会评选出来的所谓十大德艺双馨艺术家,该评奖组委会对外称联合中国画院、中国当代诗书画研究中心等多家国家级主办单位,将颁奖放在钓鱼台、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行等,表面看似冠冕堂皇,实则大相径庭。前段时间就有报道称,某画家应邀参加共和国脊梁十大杰出艺术成就奖,称只要参加者缴纳9800元会务费便可获奖。该画家拒绝并表示,此行为不是颁奖,而是卖奖。而后,有网友称共和国脊梁在十年前已开始评选,当时的价格是3600元。

  “群贤毕至,少长咸集。”王羲之《兰亭集序》中描绘的场景,文人之间畅叙幽情的气氛令无数人心向往之。“雅集”一词,有人认为源于北宋著名的“西园雅集”。但雅集这种形式,在伯牙、子期生活的先秦时代应该就有了。顾名思义,雅集指的是文人雅士的集会,志趣相投的一些文化人聚在一起作诗、抚琴、赏画、谈艺。可以说,雅集体现了中国传统文人士大夫的一种情怀,反映了他们寄情文化、超越尘世的人生理想与追求。

其实早在2013年,陕西省书法家协会的一次换届就曾掀起轩然大波,原因是书协主席、常务副主席等领导加起来足足有64位之多(两人为兼职),成员中多数都是在职或退休政府官员、企业家。一个并没什么实权的虚职,竟如此受青睐。

现在某些民间协会组织的书画评选活动已经沦为利益买卖的工具,价格从几百元到几千元直至数万元,头衔分量与价格密切相关,按照价格可任意挑选各级别的奖项。某位知情人士表示。

  随着近些年来文化事业的发展,书画市场日趋火热,一些单位、机构和个人热衷于搞笔会、“雅集”,很多书画家不甘寂寞,到处走穴,奔走于层出不穷的笔会,大赚润笔费。“真正的雅集,有个条件是‘群贤毕至’,是有文化、有影响的聚会,是为了提升艺术的一种活动。过去参加雅集的是文人骚客,对歌、吟诗、作画。但现在的‘雅集’更像是‘赶集’。”画家杨延文打趣说。

再往前的2010年,陕西省美术家协会改选时,选出的协会主席便多达24人,还有26位顾问,总数达50位,其中也不乏政府官员,这在当时引起各方热议。

市场上最常见的是作品选集和《人物大典》之类的评选,以书画大师、领袖命名的书籍、画册大行其道。有些所谓书法家会拿出《中国书坛五大领袖》的书籍作为证明自我身份的资本,书中五位人物中有四位是大家所熟悉的,分别是欧阳中石、沈鹏、启功、张海,其余一位便是这位书家。据业内人士透露,其实这是市面上常见的包装大师的方法,很多类似如《画坛十大巨匠》、《领域大师20人》、《当代中国百名字画家》等具有豪华名称的书籍,往往采取名字并置的操作手法,即将响当当的书画名家编在书籍的前后段,而不甚知名、徒有虚名的那位则夹在这些人物中间,企图借名家之名来宣扬自己,达到鱼目混珠、愚弄百姓的目的。而其背后的出版商对作品质量根本没有要求。

  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书法家张瑞田告诉《美术文化周刊》记者,现在做笔会主要有两种形式:一种是个人爱好,拿出点钱,请自己投缘的、志同道合的艺术家写几幅字、画几幅画,作为私人收藏,这种形式以文化和非功利目的为主,举办这种活动的人也多是真正的艺术爱好者。还有一种是一些机构举办的类似“堂会”的活动,请来名家、名角能显示出主办方的面子。这种活动还会请去一些经销商谈项目,这些人不太了解书画,只是借机想认识书画家并得到其作品。

一个协会领导多得如此令人瞠目结舌并不是陕西书协、美协的独创,在全国的书画协会中已成普遍现象。对比收藏市场上,各书协、美协、画院领导几千到数万元不等的作品行情,不难看出艺术官衔背后的利益推动。

评奖缘何成为香饽饽

  笔会虽多,产出的作品却多半是书画家的应景之作。从创作内容来讲,现在笔会的举办方多是企业或政府机构,其中又以商人为主,因此,“紫藤苍鹰”“平步青云”“飞黄腾达”“马到成功”等通俗易懂、契合吉祥富贵主题的作品就很受欢迎。相较之下,那些体现艺术家创作才思的作品,可能因为过于阳春白雪反而不符合出资方的要求。画家贺伟国解释说:“笔会时间短,需求量大,要求多写、多画,通常笔会上还有演出助阵,书画家要和领导合影,要接受新闻媒体采访,做这些事情的同时还要抓紧时间创作,在短短的两三个小时创作出尽可能多的作品,应酬之作也就难免了。”

广东省书协理事刘佑局在2011年公开退出中国书协。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协会官方化,恰恰被一些投机钻营的人利用,很多在艺术创作上平庸的人,通过各种关系,不择手段去争当协会的正副主席。只要如愿,就会变得身价百倍。

放眼全国,今日被冠以大师、名家、领袖称号的人,多于以往任何时代。大师多如牛毛,致使大师称谓在中国几乎成了负面流行语。一位书画界业内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没有大师就包装大师。现在评奖活动太泛滥,大多是一些社会机构组织举办,并且用各种方法圈钱,包括收取会费或者会务宣传费等。书画家被获奖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有一些书画家主动花钱买奖,这也是当代书画界有这样的需求所致。

  谁使“雅集”变“俗集”

书协、美协领导来源两种,一种是现任或退休政府官员,一种是职业书画家、企业家等民间人士。每家协会是一个山头,都在造山,目的是捞好处。书画圈资深人士老张说,他从事书画收藏研究多年,跟协会领导都很熟,担心得罪了圈中权贵,将来对自己不利。

书画圈内有一些不成文的潜规则,比如重头衔而轻艺术,美协会员高于非美协会员,画院院长、美协主席高于一般画家。业内很多德艺双馨的老画家水准很高,但由于某些条件却难以加入协会,而有些书画家年纪轻轻就通过各种手段和资源挤进书协、美协,因为一旦有了这些头衔,其作品就有了市场定价,往往会比以前暴涨几倍甚至几十倍。这种现象极大地影响了大家的判断力,听头衔大小而买画。如此一来书画界好名成风,入了协会还要加入圈内成立的难以尽数的画派、团体,没有头衔的争相以各种手段获得头衔,甚至出现了花钱买头衔、职务,借各类评奖机构为自己脸上贴金的现象,这种需求也变相催生了这个市场,导致真真假假各种奖项越来越多,缺乏权威性。

  “现在不存在文人这样一个群体,只有专业群体。在这种情况下,所谓雅集,也就只是画家雅集,或书法家雅集,甚至只是笔会而非雅集。现在受市场经济影响,如果没有钞票,谁也没有兴趣来参加这样一种集会。”广东省文联主席刘斯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干脆称时下的“雅集”其实是“俗集”。

圈内人都知道美协是哪几个在疯狂炒作,就他们在市场里面折腾,形成一个利益链条。老张说,北京书画官员们的模式,地方的书画官员们上行下效,都学会了市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击鼓传花,最后投资者倒霉。他们的老师都是一些已故的书画家,是在中国美术史上定位的人,他们自己的作品还没有在美术史上定位,价格就比老师卖得都高,行话说叫活人压故人。

正如有新闻称,某画院院长竟然得了文华奖,众所周知,文华奖是舞台艺术奖,按理说是不会颁给书画家的,其实,背后是不法分子冒名中外文化交流中心违法颁奖。这些在幕后操作的利欲熏心、别有企图的各种主办方、出版商等商业机构受到利益的驱使,只要书画家愿意出钱,不讲求真才实学、书画功底、人生阅历、专业水平,就可以让书画家获奖、让其成名。

  传统文人的消亡,利益交换的实质,使得“雅集”再也雅不起来。参与、组织笔会成为现在书画界一种心照不宣的时尚乃至潜规则,经常受到笔会邀请俨然是艺术水准的一种证明。

其实书协、美协的艺术官衔乱象近年来一直饱受诟病,但是因其涉及利益关系错综复杂,特别是某些协会领导还是政府要员,圈内人士对于背后借机敛财、权力寻租的暗门心知肚明却又无可奈何。

评奖泛滥如何遏制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社长李毅峰曾撰文道出了这种现状的危害:“其一,破坏了中国画的市场秩序。中国的绘画市场至今尚未形成规范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因为笔会的存在和愈演愈烈,笔会成为吸引画家、影响市场的操盘手。其二,笔会的形式从某种意义上说,破坏了中国画的创作规律,把本来严肃的创作变成了表演甚至是杂耍。它降低了中国画的品位,丑化了民族艺术的形象,使公众对国画艺术产生了误解。其三,娇生惯养出画家的许多不良习气。也许,笔会的繁荣,从某种意义上可以理解为国画艺术的价值被市场认可的程度,但是繁荣背后的灰暗、陷阱及遗害却足以令人警醒。”

1月20日,中纪委网站刊文《领导干部应该还文艺一份纯粹》。文章称,治理书画协会官气太重的问题,不仅是为了净化政治生态,也是为了还文艺一份纯粹。为官发财,理应两道;从政与搞艺术,也理应界限更清晰一些,领导干部不要到艺术家的盘子里抢肉吃。意味着在国家持续反腐背景下,书画界官员腐败乱象将会得到遏制。

评奖活动的目的本来是为了鼓励优秀,但目前泛滥的评奖、排行,真真假假的组织者,不能为外人道的潜规则,把本具参考意义的评选搞得乌烟瘴气。为了追逐名利,一些艺术家、书画商业机构在市场利益驱动下联手,使得原本应该彰显学术艺术内涵的展览和评奖活动流于表面的浮华,以及各种应运而生的协会、研究院、沙龙以及满满当当的会长、主席、院长头衔,误导了普通大众的审美、收藏偏好。

  事实上,雅集演变成现在的状态,有其特定的原因,归结起来,社会文化的大环境是症结所在。正如张瑞田所说:“笔会是中国文化的缩影,它准确地诠释了中国世俗生活中文化与商业的关系、需求与供应的关系,以及附庸风雅和谋取财富的关系。这其中既有商业的东西,又有人情的东西,是个交际的平台,但说到底,是供求关系和价格决定了笔会的质量和方向。”

官位利益链条断裂

业内人士表示,真正的评奖活动是不应该收费的,像中国美术家协会组织的全国美展,具有很高的透明度,在书画界具有很大的影响力。艺术家的头衔应该由正规的国家级艺术机构颁发,从地方协会到国家级的协会,这些国家级机构每年都会组织不同级别的书画活动,并提供一定数量的会员资格,而这些机构认可的头衔身份在业内具有较高的认可度。著名画家顾大明表示。

  在当今极重交际的社会环境中,多种方式的联谊应运而生。举办笔会、赠送书画作品,是当前社交活动中最能显示文化档次的方式。一些企业以“雅集”的形式邀请有书画爱好的领导参加,既让人不好直接推脱,同时又能表明自己的心意。此外,“一些书画家去地方采风,临行前参加一些地方企业组织的小型笔会,这样可以赚回些路费和旅游费。”张瑞田说。

画廊也是投市场所好,有着官方头衔的各级书协、美协的主席作品是礼品画首选。市级书协、美协主席身价百万,省级主席千万,换届押对某副主席的书画作品,一夜之间赚个盆满钵满。

对于书画头衔的评选乱象,当代著名山水画家于志学表示,一方面国家级艺术机构评选要遏制评奖泛滥,另一方面要靠书画家自律,参加正规的书画评选活动,同时不要迷信头衔、奖项是万能的。说到底,书画家最终还是要凭自身作品中体现的价值说话。

  企业投资必然追求收益,收藏书画作品是当下很流行的一种投资,书画作品的升值空间被许多人看好。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某企业10年前收藏的一批名人书画作品,购入时一共花了280万元,现在已经升值到两个亿了。其实早在10年前,就有不少企业有过这种经历。相较当下,当时的“大家”更容易被请到,出场费和润笔费也不是很高。几次笔会下来,企业就积攒了数量可观的名人字画。近几年,投资环境不佳,唯独艺术品市场一枝独秀,于是收藏艺术品越来越成为权贵阶层体现身份的象征。

但是自从国家规范三公消费以来,礼品画交易一直在大幅下滑,导致去年更明显感觉到整个书画市场交易份额萎缩近一半。书画市场看山东,山东市场看青州,这是在全国书画市场流传甚广的一句话。目前青州有九大书画市场,书画经营业户765家,书画从业人员15000多人,据不完全统计,2013年的书画成交额有上百亿,而对于山东书画市场崩盘的传闻,更多的是指以青州为代表的书画市场。

有专家指出,对于书画家来说,他们需要一个可以安心创作的平台,而另一个包装、推广作品的平台,可采取与画廊、经纪人合作的方式更妥当。艺术作为一种产业,产、供、销的程序都要艺术家一个人去完成是不可想象的。

  在看似繁荣的“收藏热”背后,很多企业的负责人并不清楚自己所购作品的好坏,更多是一些中介机构和经纪人在其中运作。书画家参与笔会活动,主要是为利益而来,因此作品质量的好坏也跟润笔费直接相关。“艺术家参加笔会的根本目的不在于艺术本身,而在于艺术价值的实现,能够被人赏识和购买、收藏是艺术家参加笔会的根本动力之一。”暨南大学教授陈志平说。

书画界反腐对艺术品市场产生很大影响,画廊和拍卖行的书画成交量都有所下降。老张专门去了一趟山东青州书画市场,即使在周末,市场里的人也很少,展览没几个人参观,店员没事喝茶闲聊,看不到顾客上门,店主纷纷表示生意不好做。

相关链接

  “笔会的润笔费给多少,取决于中介,润笔费高低直接决定了参加的书画家能不能出精品。给得高,或许写得内容就多一些,多花一些心思;给得少,也就是写几个大字或是画些简单的内容。”书法家曾翔一向快言快语,并不讳言其中的奥秘。

老张认为,青州画店的模式以代理书画界官员作品为主,比如书协、美协主席、画院院长等,他们把市场风向标挂歪了,让人们误以为官员画代表当代书画最高水平,其实只是官员作品在送礼时更有分量而已。一些人没当协会领导之前,画得还不错,当官之后被利益绑架反而水平下降了,实际上在书画界不是什么协会会员的大师级艺术家大有人在。

书画家如何炒作知名度

  笔会作品参差不齐,精品难觅,一些质量很差的作品便被出资方淘汰而流入市场。“这无形中对美术事业起到了销蚀的作用,更对一些艺术爱好者的理念产生了误导,让大众对于艺术作品的评判标准形成错误的认识。”杨延文说。

有人说那些中国古代鼎鼎大名的书家,大部分也是朝中重臣,比如王羲之是右将军,米芾出身功臣世家等,为何今天官员写字、进书法家协会就不行了呢?答案在于当下的书画圈里官位等于价位。某地书协曾对官位等级明码标价,划分为五个档次,主席一档,副主席、理事一档,普通会员一档等等,主席必定比副主席好,副主席必定比会员好。

途径1:出版画册

  短时间难去俗还雅

去年年底,一则画家集体跪拜画院院长的消息引发美术圈热议,有业内人士指出,画家们跪拜的正是书画界官员背后的权力和财富。这也造成了一种新现象,那就是一些想暴富的画家不惜重金花钱买官,有些人甚至为此争得头破血流,从而导致社会上印发小册子,卖官等招摇撞骗的现象。

各类出版社、出版商以画家入选国内十大画家、画坛五大巨匠等虚构名头邀请画家入册,来骗取书画家作品和高额的入册费以及评选费用。而这些画册在外行人看来挺美,实则根本不被认可。此外,冒充摄制组为书画家拍摄、发行专题片、作品集也成为新晋手段之一。

  “只要市场经济持续下去,中国书画就会有市场,这种情况就会一直存在下去。因为这其中存在着一种供求的默契。”张瑞田表示,既然现代的笔会、雅集有其复杂的大环境及成因,就不宜从单一的角度去看待这一现象。“虽然这一现状一时无法得到根本上的改变,但是我们应该有很明确的意识去时时警醒、反思以改变这种现状。”

据媒体披露,河南省委原常委、郑州市委原书记王有杰自诩是一位笔耕不辍的书法爱好者,曾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出版有《王有杰书法集》。他在台上时,有评估其书法价格为每平方尺上千元。落马后,某拍卖行曾通过网络拍卖一幅王有杰的书法作品,起拍价仅30元,却无人问津。

途径2:虚构画展

  杨延文认为,泛滥的笔会对严肃的创作有很大的负面作用。艺术家首先应有一份对艺术创作负责的心态,要分清艺术现实和理想之间的差异,把握好出世和入世之间的距离,不能盲目跟风。“艺术家应具备负责任的良心,艺术是冷静之后的千锤百炼,对于艺术的把握要有多方面的修养和高超的技巧。”

官位和作品是两码事,有的书画界官员下台后,他的作品打半折都没人要,艺术含量不够。老张说,艺术品市场水很深,也很黑,良性的市场机制没有建立起来,协会之类市场指导者是有责任的,某些官员产生的负面影响,把市场给带坏了。

各类主办方冒名中美协、中书协等名义,或者虚构国际书画研究中心、当代诗书画名家研究中心等看似正规、大牌的机构,并以在高档展览馆举行书画展览的方式,向全国各地的著名书画家发出自制的邀请函,以此来骗取书画作品和参展费。

  对于某些书画家沉迷于这类活动所带来的金钱和利益,陈志平认为:“改善这种状况主要取决于艺术家的态度,艺术家一定要有独立的人格,如能做到不奔走江湖也能有所收益,这才是自己获得尊严的开始。”

市场需要良性机制

途径3:买卖头衔

  作为收藏机构,一些企业负责人对于书画并不了解且缺乏敬畏之心,只是把书画作品作为一种吸金的手段。曾翔建议:“企业家要从内心里喜欢文化,如果要想搞收藏,应该先去学习这方面的知识,开阔眼界,在具备了一定的欣赏水平后再进行有效的收藏,这对于提高个人、企业乃至整个国家文化的发展才是有益的。”

在画家杨旭看来,书画市场上名人效应根深蒂固,不管画得如何,首先得要有名,另外官本位现象严重。美协、画院变成官办权威,协会主席就是行业霸主垄断艺术家的话语权,全国美展、比赛都是他们在操控,书画官员手中有特权,不是拿作品平等竞争,以官位驾驭别人的艺术生命,让你上,你就能出名,能卖高价,如果不喜欢你,你的作品就永远得不到机会。

很多藏家听名头大小买画,以致书画界推崇官大字贵,有人便钻此空子,暗地里操作画家头衔价格,也就出现市面上琳琅满目的大师头衔,真真假假,多为骗取外行的行为。

  此外,社会上一些已经偏离艺术规律的认知也亟待纠正,比如对于从事艺术创作的官员,职务高不一定就代表创作水平高,要能够客观看待这些人的艺术水准。贺伟国说:“笔会上有不少哗众取宠、自我炒作的,画家有称各种‘王’的,书法有称‘功夫书法’的,为制造视觉冲击力吸引眼球,借创新之名哗众取宠。”

吴冠中先生生前就曾提出应该取消美协画院,反腐会让书画圈的权贵们收敛一些,再拿着国家的俸禄,给自己敛财时就得多一份顾虑了,但是外界对他们监督也很难,一幅画在家里卖几十万、几百万也不会到税务机关登记,目前还得靠他们的自律。杨旭说。

途径4:海外推广

  与此同时,应该规范健全艺术中介、经纪人制度,逐渐改变笔会的“潜规则”。政府机构的领导人也应从自身做起,不参与这种活动,发挥引导社会舆论的作用。

老张觉得书画界反腐也暴露出市场机制本身的漏洞,没有地位,没有平台,炒作不了,所以宁愿花重金买主席、买院长官衔。另外有些收藏界人士竟扬言说:我只收藏各级美协秘书长以上的东西。在他们看来:美协主席的作品比副主席的好,副主席的作品比秘书长的好,秘书长的作品比普通会员的好。这样一种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的收藏观念导致美协官员扎堆。

有人打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字画采购商、当代字画海外商业组委会等虚假旗号,以国外市场宣传、包装及国际贸易等为幌子,对书画家实行海外推介的诱惑,骗取包装费和书画作品。

  让笔会去俗还雅,让雅集重现于今,是受访书画家的心声。“有必要倡导一种健康、绿色的笔会,以研讨艺术、提高创作水平为主。艺术家要有尊严和良知,这样他的艺术才会珍贵。”陈志平如此建议。

杨旭也觉得多数人是在听话,并没有去欣赏艺术品本身的价值,谁的名头大,谁的市场就好,书画官员里也有优秀的画家,社会职务与艺术含金量相符,他们不太关注市场,不被金钱和市场绑架,但是这样专业的领导如果不炒作的话,他们的画反而得不到收藏者关注。

编辑:江兵

  “书画本寂寞之道,过去是雅室焚香,茗茶参禅静心创作,在现在这种节奏快、功利心重、浮躁忙乱的环境下是不可能创作出精品的!”贺伟国说。

书画市场又是一个人情市场,一个圈子里傍一个名头大的人,大家一起去发财。我去看全国美展时,感觉是一场盛大的失败的展览,没有震撼人心的作品,大量的重复的制作,为了参展而画,为了拿奖而画,失去了艺术本真的东西。杨旭说。

反腐肯定会让书画市场重新洗牌,一些官员作品将被洗掉,但新的权贵会出来。老张觉得并不乐观,书画市场已经形成一个任性怪癖,就连美院学生、名家学生的作品,都高得脱离实际,这个市场已经被宠坏了,有点名气、有点特色的人就觉得自己不得了了。多数书画圈人士希望市场回归理性,画廊、拍卖行冷静良性培养市场,买方卖方不是投机生产暴利,而是回归价值和诚信。

编辑:陈荷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