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曾用400多万根头发,用女性经血做作品

日期: 2019-12-01 12:46 浏览次数 :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5)作品曾用400多万根头发 遭遇犹太人示威

谷文达:纽约职业艺术家。美术界八五新潮中的重要领军人物。目前正在筹备用中国红灯笼包裹荷兰鹿特丹桥梁的作品《天堂红灯》,预计在明年上海世博会期间完成此作品。 他曾用犹太人头发做行为艺术遭到他们的抵制和游行示威,他把女性经血、人体胎盘都运用到他的作品中去。他动用各个人种的头发研制基金墨汁 (1)文革影响了中国当代书法 搜狐博客:各位网友大家好,今天我们搜狐博客文化客厅请到的嘉宾是一位前卫的艺术家,他就是谷文达谷老师。谷老师您好。我这里有一份谷老师的简历。我就从这里开始说起吧。1955年生于上海,祖籍是浙江上虞。我发现很多有水墨气质的艺术家都是来自于江南。您后来去过浙江吗?

我本想说,他是一个背叛江浙的男人。出生于上海,祖籍浙江,却很讨厌小市民和都市文化的纠结。他不是上海巷弄里走出来的王安忆或者张爱玲。他喜欢长江与黄河的气魄,这在他的作品中有着宏大的体现。

(6)闯破禁忌的艺术家:用女性经血做作品

搜狐博客:刚才我们简单回顾了您来到纽约的前前后后。下面来谈谈您的作品。最早的时候做的是水墨作品,接下来就做了很多的装置艺术品,并且最有特点的就是使用人体材料。包括《联合国系列》,《天堂红灯》这些。谷老师最早是什么时候开始做联合国系列的主题装置艺术? 谷文达:我离开中国的时候就离开了文字,当时我对文字几乎失去了信任,最后就进入了一个对物质的理解层面。很多科学家预测,生物科学、遗传工程学是人类科学的踪迹,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够反映出科学的发展,所以我选择人体材料。我在美国生活了若干年以后,感觉有两点,第一,很少有艺术家能够突破三个创作方式,一个是纯粹中国的,一个是纯西方化,一个是综合的。还有一点,纽约作为一个城市,集结了更多文化和不同的民族因素。那么一个作品如何把多元的文化因素体现出来?因此我开始做联合国系列。我做了十几年了,做了二十多幅都是大规模纪念碑式的作品。主题就是当地的头发。我把当地的文化、当地的人种都包含在我的作品里面,到现在为止有400多万世界各地人的头发在我们的作品里面。在美术史上很少有作品能达到这个范畴。当时我有一个创作的野心,我作为一个中国的艺术家,希望不仅仅是作为中国文化的代言,我希望我有胸襟能够包容世界各国的文化。这个系列作品通过我十几年的创作,在形式上和意义上都有所体现。 搜狐博客:但是,您的一些作品也触及到各个国家不同的文化底线? 谷文达:从开始我们讨论的时候,就说到作品的思考性、挑战性。我的作品一直以来充满争议性。我作为一个中国的艺术家到世界各个地方去展览,不是简单的把一张画挪过去。我的作品都和观众的参与有关系。当地人的身体材料都被我的作品引用进来,这就是一个直接的参与性。有参与性就有文化上的体现,包括讨论和争议。 搜狐博客:当时做《犹太人联合国系列》的时候,就曾经引起了犹太人的抗议? 谷文达:对。当时我们都有预感。因为犹太人头发在他们历史博物馆中也都有陈放。当时纳粹德国曾经用犹太人的头发做材料,比如沙发垫。他们屠杀犹太人,把头发留下来。这是一个很悲惨的一个历史经历。我的作品计划拿到展览馆策展人的起初,引起了很大争议。以色列的国家大报出了一个头版头条报道,采访当地政府、策展人、诗人,与他们交流要不要落实这个作品。我到以色列机场的时候,也已经碰到了一些人在示威。后来我和策展人一起,在以色列的陆军电台,和以色列的国会议会主席有一个实况对话。我说我做联合国的作品是个人类大同的理想,没有犹太人的头发就不完善。作为一个犹太民族,它缔造了西方文明的基础。西方的宗教起源于犹太。这一点打动了他们。我们和纳粹使用犹太人头发的缘由是背道而驰的。我做了这个作品以后,以色列电台的一二三台都在追踪报道。最后我离开机场的时候非常感动,机场的管理人都会问我,你还需要犹太人的头发吗?他们会捐助。这让我非常感动,这个作品鼓励了他们的参与。 搜狐博客:在我的概念里面,我觉得艺术家很少去触及政治,您在做这些作品的时候,是怎么考虑的? 谷文达:这里面有几个原因,一个是因为我参与中国的八五运动,八五运动本身就带着政治色彩,它带着对改革开放的追求,是以对传统保守势力的挑战面貌出现,这就给我的作品定了一个基调,我的作品不仅仅是纯粹唯美、纯粹艺术的。第二,这符合国际的潮流。形式主义的美术在世界范围内截止于80年代末期。90年代初我们做外来主义艺术,那时候任何一个作品都带着它对文化、社会的讨论,也带着社会问题来创作,这和以前纯粹的抽象化或者是唯美艺术不同。我早期的工作与参加八五运动和当代艺术创作正好形成一个默契,所以我的作品对文化价值、历史、社会提出一定的问题,才引起了大家的争议。纯粹审美的艺术是一个静止的审美过程,对社会、文化没有冲击力。 搜狐博客:刚才我们也提到谷文达老师把一些人体废料做成作品,这其中包括头发。头发是您作品中一个主要的元素之一。可不可以说是头发崇拜? 谷文达:材料服从创作主题,我希望我做的每一幅画里,都能涵盖所有的人种因素。头发容易收藏,这是其一。第二点,一根头发带有个人身份特征的DNA,是无法复制的。 搜狐博客:谷老师自己的头发也很有意思。前面看是一个平头,后面很长。您的头发有多长? 谷文达:到大腿这里。我不喜欢去理发店弄头发,一直都是我和我太太一起剪。在八五运动的时候我是平头,我太太给我剪后面,我自己剪前面。后来,她先我离开中国,头发于是就这样留长了。我做行为艺术的时候经常用到它。 搜狐博客:在哪些行为艺术中得到过体现? 谷文达:我有过一个比较大的系列,和人种文化有关系的:《婚礼的延续性》,这里面就用到了头发。 搜狐博客:你当了很多次的新郎? 谷文达:是。很幸运,做了很多次的新郎,和每个不同人种的新娘结婚,这个行为艺术在加拿大、德国、中国、印度、日本都做过,我一直认为文化的交流还是表面的,要解决真正的种族矛盾,唯一能做到的就是采用杂交的方式,让每个人的身上都拥有不同的血统,用这个方法才可以解决种族歧视。这也是一个理想主义的作品。蛮有意思的。

谷文达:去过,我最早去的时候是6岁,那时候是我第一次见山,因为上海是看不见山的。母亲告诉我这是山。这和我以后画山水画有一定的关系。搜狐博客:您觉得江浙的气质对您画画,或者是之后做一些艺术有什么样的影响吗?谷文达:我不太喜欢江南大都市的一些市民文化,也是因为这个原因,79年我离开上海,之后我一直在浙江、美国。 搜狐博客:您在1973年毕业于上海工艺美术学校,那个时候已经到文革的末期。您觉得文革的这一段经历对您的生活有什么样的影响? 谷文达:文革是1966年到76年,我是73年毕业,直接去工艺美校,那个时候是上海工艺美术学校第一次招生。我也是一个偶然,就去了。文革早期,我是小学三年级,听课是最开心的,当然我那个时候不知道文革是什么原因。我还记得学校老师每天要面壁,我们小学生都在教室,感觉很兴奋,很开心,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期的文革影响,我发现文革很大的影响了中国当代的书法。尽管从美术史的角度还没有这样的认可,但是我感觉文革大字报的书法很有特点,它真正体现了创作者的激情,它的书法都是出自于那些文人,普通的工农兵。有很多文理上不通的地方,或者是错别字,后来也影响我创造了一批假字、伪字的大师画。

所以,谷文达更多的集中了中国北方和纽约人的特质。用他的话说两栖动物、一半一半。其实,与其说他是一个行为艺术家、职业画家,不如说是一个优秀的魔幻建筑师。我所认识的行为艺术家,从黄岩开始,就发现,他们是一群擅于想象并制造奇迹的人。 在2007年搜狐博客大会行为艺术专场的筹划阶段,我常常与黄岩坐在一起聊天,每聊一次就都是一种新的想法,他脑子里思绪繁千,令人兴奋,并且能够为他想法的实践而大动干戈。比如说,他说要拉一个吊车进场,然后把一支乐队吊在半空进行演奏。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他的奇思妙想都被压制,但是仍然让我心动不已。而换掉自行车轮胎,在上面刻中国字诸如这样的小伎俩,都只是小伎俩而已了。 只要你敢想,没什么不可能。但是在谷文达身上,我却发现了某些行为艺术家不曾有的气质他是世界化的人。他要用中国的红灯笼包裹荷兰的整个天主教堂,他要跟市长对话签约。他做联合国犹太人系列作品的时候,遭遇犹太人示威。后来,他在以色列的陆军电台,和国会议会主席做实况对话,来解释他艺术的初衷,和纳粹党不同。包括他用人体胎盘做艺术,这都触及一个国家的政治和文化底线。 我本以为,艺术家总是纯粹的艺术家,是体制外的人,怎么能触及政治?即使理解政治,更多的人是试图用作品去抗议政治,但也不会有操纵体制内建筑的野心。但是谷文达做到了,即使因为西藏事件,他的红灯笼没能包裹荷兰的大教堂,但是却选择了另一所极具荷兰意义的鹿特丹桥梁,并筹备在明年世博会期间,利用上海与荷兰某市的友好关系,来实践这个伟大的行为艺术。他说中国的八五运动本身就是一场政治运动,而他是八五新潮中美术界的领军人物,并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存在。 我想,这就是他艺术融合政治的缘由所在吧。他做基因墨水,动用了几百万不同种族的人的头发来研制。用那样的墨作画,真是融合了世界各族人民的基因。要解决真正的种族矛盾,唯一能做到的就是采用杂交的方式,让每个人的身上都拥有不同的血统,用这个方法才可以解决种族歧视。这是个理想主义的作品。他说。你不得不惊叹他的观点和想法。并且永无穷尽。

搜狐博客:您这样的想法特别大胆。包括您在90年的时候来到美国的第二年,那个时候也做了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作品,是关于《2000死亡》的,能具体说一下这个作品吗? 谷文达:这个作品从89年开始,是我用人体材料作为生物时代的象征的开端。其中,联合国系列做的是最持久、最出名的。之前我做了一系列利用人体材料做的作品。最有争议的是用妇女月经棉做作品。这和我整个用人体材料的作品有关系。 那是在美国非常有争议的一个年代。身体材料从宗教、文化角度都是一直被禁忌的范畴。用人体材料是一个非常前卫的方法。有一些美国女性的艺术家用自己身体的经血做作品,她的争议范畴就非常小。首先,我作为一个男性的艺术家,这里面就有一个性别之间的对话。我是男性与女性之间的对话,这引起了争议。第二点,我的作品里面不只是一个妇女的参与,我发动了来自从16个国家的60个妇女参与进来,她们不光把她的月经血寄给我,还寄给我有关的文字,其中包括她捐献的理由。她们涵盖了科学家、艺术家、文学家,她的文字涉及到各个方面的问题,包括社会问题、性的问题、爱情问题、宗教问题,我的作品的特点就是有很大的涵盖量。这两点引起很大的争议。 搜狐博客:在最初采集的时候,您是怎么发布这个消息的? 谷文达:我有一个便利。我在欧洲做巡回演讲,结束时就提出我新的研究项目,并把整个过程、观念讲解给听课者。到最后,台湾香港的一些报纸都给我登调侃的广告。我的作品第一次展览是在加州,这在某种程度上停止了我多年的专业生涯,就是因为他过分充满挑战性。很多美术馆感觉展览这样的作品会比较麻烦,会有太多负面的情况。我在澳大利亚当代艺术馆展览的时候,因为作品充满争议性,董事会就提出异议,一些赞助单位也停止运营的赞助。在加拿大展览的时候,政治议员也参与了讨论,他们质疑这是作品还是非作品,是否应该展览。我希望这些有人体材料的作品哪一天在北京展示。虽然那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作品,但还是希望引起大家对女性、人体问题的探讨。 搜狐博客:在人体材料方面,除了头发,您还有什么样其他新的想法? 谷文达:我做过一些胎盘装置艺术,从在中国人的角度,胎盘很健康,甚至作为民间补品。但是我搜集了不同婴儿的胎盘、打胎母亲的胎盘、死亡婴儿的胎盘可能是由父母不良的生活习惯或者是各种原因引起的。这代表各种社会问题,这个作品也引起了争议。 搜狐博客:这是之前做过的,现在有没有在人体取材上一些新的创举? 谷文达:那就要切入到我的第三阶段了,我现在不是以人体材料为主,我当下在思考的是,怎么把中国传统文化精英的东西和当代文化、大都市文化、商业文化结合起来。举一个例子,用霓红灯做中国的书法,霓红灯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一个产物,中国人没有那么深刻的感觉,但对于从西方回来的中国人来说,他到大城市,首先铺天盖地感觉到是霓红灯,任何国家任何都市都没有这样辉煌的展示。我觉得作为中国传统的文化,如果不能和中国最现代的特色结合起来的话,它就会慢慢的失去它的色彩。比如说我把传统水墨画和动画片进行结合。这也是中国的水墨画、传统文人、国粹的东西和大众文化的结合。 搜狐博客:那是最近的事情了。 谷文达:是。 搜狐博客:从您用人体废料说起,再接下来的阶段就是做碑林的阶段,那已经到了90年代? 谷文达:碑林的项目和联合国项目是同时进行的,延续的时间也差不多,都是十几年。碑林这个作品也是从90年代开始的。是90年代兴起因特网的时候是国际文化的潮流,是美国主义的扩张阶段。不同文化的矛盾和冲突导致文化身份的重新认可。联合国和碑林项目都包含这个主题。碑林就是是文化翻译,通过翻译把中国的传统语言和英语进行误解,因为语言代表文化之间的文化冲突。碑林是我唐诗的翻译,翻译的方法比较奇怪,是为了通过误解来再创造唐诗。我的碑上最后刻的是从英译的唐诗再翻译回中文的字符,这看起来是很荒诞的翻译。 搜狐博客:后来您就开始做动漫与水墨结合的装置艺术,那已经到了2002年。 谷文达:对。动画片和水墨画结合,霓红灯和书法结合,我想把中国传统的精英文化和当代的文化结合起来,而不只是保留传统的东西。

相关链接:谷文达:一个试图操纵世界的男人 谷文达:(一)用女性经血做作品谷文达(二):学生眼里会跳霹雳舞的前卫教师谷文达(三):1987年,美国人的字典里没有中国谷文达(四):卖第一幅作品时我有罪恶感谷文达(六):闯破禁忌的艺术家:用女性经血做作品谷文达(七):山寨文化是一种波普艺术谷文达(八):《天堂红灯》将中国红灯笼包裹荷兰天主教堂谷文达(九):当今中国 六十年代的纽约

相关链接:谷文达:一个试图操纵世界的男人 谷文达(二):学生眼里会跳霹雳舞的前卫教师谷文达(三):1987年,美国人的字典里没有中国谷文达(四):卖第一幅作品时我有罪恶感谷文达(五):作品曾用400多万根头发 遭遇犹太人示威谷文达(六):闯破禁忌的艺术家:用女性经血做作品谷文达(七):山寨文化是一种波普艺术谷文达(八):《天堂红灯》将中国红灯笼包裹荷兰天主教堂谷文达(九):当今中国 六十年代的纽约

相关链接:谷文达:一个试图操纵世界的男人 谷文达:(一)用女性经血做作品谷文达(二):学生眼里会跳霹雳舞的前卫教师谷文达(三):1987年,美国人的字典里没有中国谷文达(四):卖第一幅作品时我有罪恶感谷文达(五):作品曾用400多万根头发 遭遇犹太人示威谷文达(六):闯破禁忌的艺术家:用女性经血做作品谷文达(七):山寨文化是一种波普艺术谷文达(八):《天堂红灯》将中国红灯笼包裹荷兰天主教堂谷文达(九):当今中国 六十年代的纽约

相关链接:谷文达:一个试图操纵世界的男人 谷文达:(一)用女性经血做作品谷文达(二):学生眼里会跳霹雳舞的前卫教师谷文达(三):1987年,美国人的字典里没有中国谷文达(四):卖第一幅作品时我有罪恶感谷文达(五):作品曾用400多万根头发 遭遇犹太人示威谷文达(七):山寨文化是一种波普艺术谷文达(八):《天堂红灯》将中国红灯笼包裹荷兰天主教堂谷文达(九):当今中国 六十年代的纽约

编辑:admin

编辑:admin

编辑:admin

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