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届AAC艺术中国年度艺术家,陈文令的作品超出传统雕塑的界定

日期: 2019-11-29 20:48 浏览次数 :

如果在思想史的视野中来讨论中国当代艺术,陈文令的作品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个案。从《红色记忆》、《幸福生活》、《英勇奋斗》、《中国风景》系列,到2012年《异度风景:陈文令个展》展出的《超验的方舟》、《城市公牛》、《葫芦厅》、《幻界》、《漂流欲室》、《人文山水》、《异度空间》等雕塑及装置,显示了消费时代的视觉狂欢,是当下社会的美学寓言。

艺术家简介

2012年9月8日下午4时《异度风景》陈文令个展即将在品画廊展出,展出2011年2012年的新作。上午11 时陈文令作品研讨会《“后世俗社会”与当代艺术》在品画廊醇元会所举行,研讨会由王明贤主持,与会嘉 宾有方振宁、高岭、黄笃、鲁虹、余丁、展望、王端廷、张晴、杭春晓、党丹、陈文令、裴刚。

图片 1

陈文令作品让人联想到哈贝马斯使用的后世俗社会概念。哈贝马斯是当代最重要的思想家之一,在对葛兰西、霍克海默、阿多诺、马尔库塞、阿尔都塞批判理论的继承中, 他反思新的问题,并在21世纪以来着重思考后世俗社会与宗教的问题。在他看来当代社会具有这样一个特点,一方面是世俗化的持续进行,另一方面是宗教团体和宗教力量的继续存在在有些国家和地区,宗教甚至还有进一步扩大规范和影响的趋势。也就是说,我们既不能简单地把当代社会看作一个世俗社会,也不能简单地把它看作不是一个世俗社会。在这个社会中,传统的和新出现的许多非世俗化现象,往往是几百年世俗化过程的结果;而这些非世俗化现象又反过来要求我们对正在全球范围内加速展开的世俗化过程进行新的思考。(见童世骏: 《后世俗社会的批判理论哈贝马斯与宗教》,《社会科学》2008年第1期 ) 陈文令的作品正是后世俗社会的生动写照,诚如黄笃所说: 陈文令的艺术与其说是生动而形象地再现了人和资本之间的复杂搏弈关系,倒不如说是分析和揭示了视觉表征背后令人沉思的道德危机、信誉危机和信仰危机。这才是陈文令艺术观念的真正本质。《超验的方舟》船舱内部装有一个人心脏跳动的声音装置,并配置灯光与心跳声同步闪烁,船舱的两层甲板上装有几百只各种动物模型,在场观众能在作品中穿行互动,形成别有意味的异度风景。在人类精神失语的今天,在方舟上人们寻求救赎,并寻找各种可能的救赎途径,是人类的一种本能,然而对当下生存图景的焦虑却是无法摆脱的梦魇。

陈文令,1969年出生于福建安溪。1991年毕业于厦门工艺美术学院,1994年结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现为职业艺术家。

王明贤:咱们的不研讨会开始。我们研讨会的主题是借用哈贝马斯的概念,后氏族社会,讨论的后氏族 社会与当代艺术,我们从陈文令的新作开始谈起。

展览海报

陈文令的艺术具有非凡的魅力,许多批评家专门讨论文令作品的独创性, 探究其艺术创作的真正谜底。范迪安认为陈文令的艺术透露出一种强烈的新现实主义的特征。他敏感于在一个极速膨胀的消费时代里滋生的享乐主义,一直在寻找表达、揭露并批判这种世俗现实的语言,其结果是在人与动物的生物性上找到了表达的契机。陈文令在探索的过程中获得了一种拟人化和拟物化并置的方法,并不断按照这种方法在作品中使语言获得增值与繁衍,由此形成一种自足的具有内在驱动力的发展态势。邹跃进则强调陈文令的艺术智慧表现在通过几种方式改造了西式的雕塑样式,而使其具有较明确的中国性从艺术语言的角度看,我认为首先是鲜艳的色彩与光滑的触觉和视觉效果两种因素的介入,使陈文令的雕塑富有浓厚的中国意味。在高岭看来,陈文令是一个消费时代的视觉魔术师,高岭并从创作方法论的角度来评价陈文令,指出他的艺术不同于其他雕塑艺术家的特殊之处,即他借鉴和搬用了民间艺术中丰满和健硕体态这种表现手法,该手法原本是为了直接表现中国底层社会对幸福和丰盛的愿望而使用的。陈文令的借鉴和搬用,由于文化和历史语境的不同,当然具有一种文化上的批判性,这种批判性直接指向时下盛行的物质主义快乐原则。而更为富有意义的是,他的这种借鉴和搬用,应和了世界范围内相当长时期里对感官身体的重新发现。皮力谈到陈文令的作品的绝妙之处在于他的疯狂和力量感:他的作品中所有的造型都是圆形趣味,体量丰硕,充满肉欲而毫无优雅可言。从趣味上说,这种简单直接的造型脱胎于耕种文明的民间文化,相比当代社会而言,他们多少有点不堪如目,过于粗鄙而不登当代都市生活的大雅之堂。但是,草根出生的陈文令的文化目的恰恰是要用这种粗鄙的农民趣味来呈现当代都市文化被高雅所遮蔽的原始冲动。再如批评家彭德、孙振华、朱青生、李小山、查长平、王端廷、冀少峰、朱其、萧春雷、童焱、洪顺章、夏彦国、徐钢和千野成夫等也都对陈文令的作品作了精辟的论述,使人们对陈文令艺术的意义有了更深的理解。

陈文令一直用自己独有的艺术风格诠释者他对人生的理解。是新一代中国当代艺术家的重要代表之一。他的雕塑表现了消费社会在中国形成后的精神群像。他的雕塑使用了一种寓言化的形象,揭示了九十年代的物质主义对一代人的精神渗透,以及九十年代以来中国人的自我状况和后意识形态的日常精神形式。

黄笃:您先给我解释一下,哈贝马斯的方面讲“后世俗社会”主要针对是什么?

《异度风景》陈文令2012年大型个人艺术展,将于2012年9月8日在798艺术区的品画廊盛大开幕。

我们还欣喜地发现,陈文令2011年2012年的新作在学术上有了进一步的突破,不同于西方古代写实雕塑,也不同于完全抽象的现代雕塑,建构了雕塑新的场所精神。历史上,雕塑和建筑有许多渊源,陈文令对此深有体会。大同云岗石窟给了他灵感,由此决定了这批新作的形式。一般来说,一个雕塑是一个实体,是不能使用的建筑。但是陈文令这批新作是能走进内部的,《超验的方舟》、《城市公牛》都能走进去。对面的物体映在亮晶晶的不锈钢镜面上,或者说外面的风景映衬在里边,形成内外之景。里外的边界模糊,雕塑和风景交融,杂糅,有着中国式的似是而非,有如奇异的风景山水。若论山水,必想起郭熙所云 君子之所以爱夫山水者,其旨安在?丘园养素,所常处也;泉石啸傲,所常乐也;渔樵隐逸,所常适也;猿鹤飞鸣,所常亲也。尘嚣韁锁,此人情所常厌也;烟霞仙圣,此人情所常愿而不得见也。然则林泉之志,烟霞之侣,梦寐在焉,耳目断绝。今得妙手郁然出之,不下堂筵,坐穷泉壑,猿声鸟啼,依约在耳,山光水色,滉漾夺目。此岂不快人意,实获我心哉?虽然后世俗社会的异度风景已非林泉高致, 但我们在《异度风景》这样的场所中体验到截然不同的城市山林感受。董豫赣认为《超验的方舟》 它不但有着动植物杂交的口感,还有城市与乡村杂交的意味,其如方舟的造型意向,虽是柯布西耶为现代公寓提供的城市意象,舟底如章鱼触手般的根须却有着明显的林木意象,而舟上蹲着的猴,忽然给予它城市山林里的山之意象,而城市山林,正是中国文人对居住于城市而杂合山居的混杂意象。此次展出的作品的生成方式也颇堪玩味 :一方面奇妙哲思,另一方面又花最大的功夫一锤子一锤子锻造,手工性非常强。作品观念之有趣,气势之恢宏,手艺之精湛,在当代艺术中是不多见的。

主要艺术活动

王明贤:哈贝马斯比较关注后世俗社会,很多论文讨论后世俗社会跟宗教的关系,我想陈文令的作品, 际上恰恰是对全球化范围内不断发展的世俗化过程的一种反思,所以我想从这个角度来谈,包括引了你谈到 陈文令的作品中关于信仰危机、道德危机各方面,所以我觉得这恰恰是跟后世俗社会有紧密的联系。

本次展览延续了陈文令天马行空的创造风格,又将观者带入一种新的风景中。陈文令的新作趋于对当今社会对待生活的一种态度一种反思。这是一种建立在雕塑与场所、情节与原型、混杂与纯粹、风情与关系之上的视觉语言,他紧紧抓住了把风情置于风景之中的理念,并在观念和形式上对经典雕塑进行了华丽的变身,将艺术家对社会阴暗面批判的态度及对美好的向往贯穿其中,将给广大观众以全新的视觉语言倾听和灵魂深处的体验。

当今是混乱与无序的时代,也是人类精神需要救赎的时代。英国大文豪狄更斯在《双城记》的开头写道: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这段名言简直就是今天中国与世界的极妙描写;而中国当代艺术界,同样也是如此不堪而又辉煌。在对中国当代艺术已经有点麻木的时候,观陈文令《异度风景》新作,感受到新浪漫主义的精神和草根英雄主义的冲击,看到将人们连接在一起的精神纽带对心灵救赎的反思,无疑能体会到一种真正的感动。

2012年9月8号,《异度风景》陈文令2012年大型个人艺术展在798举办。展览延续了陈文令天马行空的创造风格,又将观者带入一种新的异度风景中。陈文令的新作趋于对当今社会及当代艺术的反思,这是一种建立在雕塑与场所、情节与原型、混杂与纯粹、风情与关系之上的视觉探索。

黄笃:我想案例讲起,我不想讲很多的理论。雕塑的发展到今天的状态,我想陈文令这次的展览给我感 觉很吃惊的,因为的确下了很大的工夫,也是准备了一年多时间,而且这个展览基本上是个非常新的样态的 作品,它把雕塑更加抽象化了,跟以往的叙事性的雕塑有很大的区别,你刚才讲的有关系后世俗社会,因为 作品里充满着跟消费文化,或者视觉上对人的感官的冲击有很大的关系在里面。比如它作品里利用机械性和自然的纠结在作品里也很充分。《城市公民》、《章鱼》都是纠结在工业性 和自然之间的纠结。

著名建筑师评论家董豫赣谈到陈文令的新作《城市公牛》甚至用了迷恋一词,作品以自然物与城市人造物媾和了人工与自然的奇特关系,而此次展览的另一件重要作品《超验的方舟》,它不但有着动植物杂交的口感,还有城市与乡村杂交的意味,其如方舟的造型意向,虽是柯布西耶为现代公寓提供的城市意象,舟底如章鱼触手般的根须却有着明显的林木意象,而舟上蹲着的猴,忽然给予它城市山林里的山之意象,而城市山林,正是中国文人对居住于城市间杂合的山居意象。

王明贤

他紧紧抓住了把风情置于“风景”之中的理念,并在观念和形式上对经典雕塑进行了华丽的变身,将艺术家对社会文化批判的态度及对美好的向往贯穿其中,将给广大观众以全新的视觉语言倾听和灵魂深处的体验。

今天我们要谈雕塑问题其实挺复杂的,其实我想克劳斯在他70年代的一篇文章中,关于对雕塑的理解。 雕塑的概念已经在60年代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要理解这个雕塑,不能从雕塑的概念去理解, 雕塑的结构去理解。它不是指雕塑自身的结果,而是雕塑所蕴含的跟条件跟语境,甚至跟媒介的关系。

此次展览著名的评论家王明贤担任学术主持,他将陈文令的独具匠心的创作构成了一个新的视觉空间,从某种意义上讲,展览本身已经超过了以往的展览模式,更像是别有一番风情在其中的风景。

2012年8月29日

创作成就与影响

所以我认为在文令的作品里,已经超出了我们现在传统意义上“雕塑”的界定, 也反应出了很多让我们思考的一些问题。比如他把声音等其他的媒介融入到作品里,引用了一些现成品,当然现成品也不是新的东西。但是我想在他的作品里有一种对延伸性、可能性的把握。所以我想整个这个展览给我的印象还是有很震撼,视觉方面的震撼。

编辑:文凌佳

编辑:admin

《异度空间》展将陈文令的独具匠心的创作构成了一个新的视觉空间,从某种意义上讲,展览本身已经超过了以往的展览模式,更像是别有一番风情在其中的“风景”。

陈文令作品里延续了一贯的美学的东西,跟世俗社会趣味的关系,当然世俗社会不是讨好,世俗社会有一种批判性,或者有一种寓意在里面,所以我想他的作品里有这样一些意义或者一些含义在雕塑里体现出来。

陈文令的作品让人联想到当代最重要的思想家之一哈贝马斯曾说过的“后世俗社会”的概念,促使我们对全球化时代加速展开的世俗化过程进行新的思考。